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简洁而有力。
阿尔伯特·小呆·爱因斯坦系列

————暮光的接纳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3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4-04 • 0人收藏 • 155人看过
5,074字 • 2评论 • 0 HighPraise

暮光闪闪趴在床上生着闷气,对着面前水晶城堡的墙壁暗自嘟哝。

她当然看到那篇论文了,全小马国的居民都看到了。但是她仍旧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白胡子星璇的理论被完全推翻了,她所学习过关于魔法与现实的一切都被推翻了。她忽然怀疑起了自己做这么多学问的意义,那都是些无用功吗?

但是,科学是要讲证据的,这是小呆她自己说的。没有确凿的实验数据说明,她就还不是对的,她说的一切都还只是理论罢了。

按照坎特洛特皇家学院的惯例,一个关于这个理论的研讨会将在下个礼拜举行,届时小呆会前往,而暮光闪闪将亲自推翻这个理论。

世界的秘密可不能就由几根织线说了算。

“事实上是成千上万乃至无数根织线。”

“啊!”暮光尖叫一声,从沉思之中被吓醒,“斯派克,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呃…事实上…很早以前……哈哈。”他挠了挠后脑勺,面对暮光出乎意料的愤怒,他尴尬地笑了笑。

暮光打了个响鼻。

“所以……”斯派克继续说道,脚步迈向床边,“你究竟看过那篇论文没有?”

“看过了。”暮光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语气。

“那么…你觉得她说得对吗?”

“不。”

“不?”

“对。”她点点头。

“对?”

“不,我是说不对!”暮光突然把头转过来朝斯派克吼道。

“哦……那…为什么不对呢?”斯派克有些胆怯,上一次暮光这样是多久以前了?她还不知道银甲的妻子是韵律的时候?

“为什么?首先,一匹从天外来的小马住进了小呆的脑袋这件事本身就够荒唐了!”她的声音已经接近咆哮咆哮了。

“她说她是个…人,就和余晖烁烁那个世界的人一样。”

暮光没有理会斯派克无力的插嘴,她继续道:

“还有她在上一篇什么《人类物理学》中提到的量子什么的东西,更是荒唐至极!就是没有任何依据的胡说八道!”

“她说这些都已经在她那个世界里证明过了…”

“那是她的世界,不是我们的!余晖的世界里也从没有过叫爱因斯坦的人”她在床上跺了下蹄子。

“但是我们都生活在同一个宇宙里啊,所有的物理……”

“宇宙?!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说这些奇怪的词了!”暮光的语气中多了一份惊奇和更多的愤怒,而这些都是冲着斯派克去的。

斯派克吓得后退了两步,比起恐惧,他内心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你怎么了暮光,发生什么了?”

暮光脸上的愤怒凝固了,重新浮现的是悲伤。她默默地把头转回去,把下巴放在交叉的蹄子上。

“或许是我研究了那么久星璇的文献,她却一口给我否定了吧。”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星璇呢?他肯定也看了那篇论文了吧。”

“不,不行。”她一口否决。

“为什么?”

“不行就是不行,我要亲自证明她是错的。”

“就这个礼拜?”

“对,就这个礼拜。”

“行吧。”斯派克耸耸肩,“那么……想要点新出炉的马芬吗?”

“当然。”

…………

“嗯……大概就是这样吧。”斯派克对着面前的幻像说。

幻象里的星璇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暮光这次理解错了,小呆的理论没有和我的产生任何冲突。两者之间看起来完全不同的原因,只是小呆的理论是基础级别,而我的理论是现象级别的。更深一点的原因便是我们没有人类物理学。”魔法传过来的声音有些沙哑,声波在铁基座的药水中溅起波纹,让幻象也不稳定起来。Tempest的这个法术还有待改进。很大的改进。

“呃……”紫色小龙扣扣脑袋,很显然他没听懂。

星璇叹了口气,翻个白眼。

“就是说,即便我们都说的,而且都说对了同一件事情,我们写出来的东西也是不一样的。”

“哦。”也许斯派克听懂了,也许没有,但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但是现在暮光已经三天没睡觉了,她已经完全进入‘暮癫疯’状态了!”

“所以你找我就是想让我劝说她吗?”

“不!”斯派克当即回答道,“她说觉得不能让你帮忙。要是知道了我和你说了这些的话,她多半会在瑞瑞面前说我坏……的。”

“那么你究竟……唉,我想想。”星璇的角闪烁起来,一本沾满书签的笔记本被魔法裹挟着从视野外漂浮进来。他把本子翻来翻去,蹄子在上面指着一段段斯派克看不清的句子。许久之后,他合上笔记本,它再一次消失在了斯派克的视野里。

“这样吧,你告诉暮光一句话。”

“说吧。”

“魔法存于万物之中。”

……………

“魔法存于万物之中?这不是书里明摆着的吗?!”暮光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斯派克去找了星璇帮忙,而是立即开始琢磨这两句话,“除非…他是想提醒我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你也要睡一觉才能明白它。”斯派克把空盘子从昏暗灯光照亮的书桌上挪到托盘中,有拿出一杯刚打的水放在桌上。

“也许吧。”这句随意的回答然斯派克看到了希望。

斯派克压制住自己的情绪,立即把灯给关上了。

“那就快睡吧。”他说。

“到时候我输了,你可要负责。”暮光嘴上说着,蹄子还是迈向了床铺。她本来还想继续研究辩述语的,但是星璇的这句话完全打乱了她的思路。

“只要你是对的,你就绝对不会输。”

“嗯。”暮光最后回应道,三天以来的劳累让她立即陷入了沉睡。

只要你是对的。斯派克心想。但愿吧。

…………

暮光再一次理了理桌子上的稿子。前天她就已经给学院方面写信要到了这个辩论席位。在这张环形会场中心的长桌面前,正坐着六匹来自小马国各方的魔法学者,他们全都为小呆提出的“人类物理学”而来。

灯光熄灭,嘈杂隐退,小呆出现在聚光灯照亮的讲台中心:她的眼睛不再像原来那样错乱,而且仪态得体地向台下的小马们鞠了一躬。

“感谢各位的到场,”她说,“既然大家今天已经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了,我想应该已经读过我那篇拙劣的论文了吧。”

“是啊,拙劣。”暮光小声嘟哝。

“既然是这样,那我想今天这场研讨会的内容更多是答疑……”

“但如果您的理论本身就存在问题呢?”暮光突然大声地打断了她,整个会场陷入了一整沉默。

小呆顿了一下,看向暮光,眼中透露出惊喜而……算得上是欢乐的光彩。她吐出先前留给被打断的那句话的气儿,另外呼吸了一下。

“那我当然希望你们能帮我指出来。”

暮光对这眼神里露出的东西感到疑惑,但她马上就将其摒弃在脑后。辩论时,怀疑是最要命的东西。

“那,我就有几个问题想说说。”

“请便。”小呆微微屈膝。

暮光微微颔首。其实她根本不想和这个没有依据就否定星璇的小马更多的礼节。

“首先我想说的是,既然你这篇论文中对世界和魔法本质的论述与全小马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星璇的论述完全不一致,而且你也说过,你在不久之前才来到这个世界,怎么能对他做出一个比研习了它几十年的天才魔法师所得的理论更正确的理论呢?”

“嗯。”小呆点点头,表示接收到了这些说辞,“呃,我第一个要澄清的是,我的理论实际上是站在星璇的观点上完成的,只不过我的表达更接近本源,而星璇法师的更多是停留在现象级别,所以说我和他要表达的东西是一样的。”小呆顿了一下,“还有,在之前我说过,整个宇宙——也就是星璇所说的星星所通往的所有世界的集合——拥有的世界本质是一致的。但是我原本所在的世界没有魔法,使我的研究受限。现在,在魔法的帮助下,我曾经几十年时间里研究所得到的不确定的东西都得到了验证,这个理论就得以完成。”

所以她不敢公然的反对星璇。暮光想。“那你的证据又有些什么呢?”

小呆看了眼另几匹等待着辩论的小马,他们显然也没想到这次研讨会会开始的如此突然,她自己也没想到。

“这说来话长。当我苏醒时,就已经注意到了魔法对这个世界做出的、超乎想象的改变,它就犹如生活的基本要素一般存在于我们的社会之中。没有它,我们几乎无法生存。星璇对世界本质所做出其由魔法构成的假设正是在贴合这一点。它太重要了。但是当我开始检测小马国各地的岩石样本时,或其他任何东西时,我发现它们与我另一个故乡中的同类没有任何区别。除了在元素的含量有少许的差异以外,种类都是一样的。”  

“但这并不能说明世界的本质不是魔法。”暮光补充道。

“是的,并不能。”小呆点点头,“它只能说明两个世界都由或不由魔法组成。但令我感到奇怪的是,两颗星球的环境如此相似,我指的是宇宙环境、陆地覆盖率、大气密度、重力加速度全都如此相似的情况下,小马国进化出的生物智能普遍较高,而且体内几乎都封存有魔法。在地球上,根本没有这种情况发生。”

“你在《人类物理学》中提到的电力难道不是你们的魔法吗?”

“不,这不一样。电是有电子作为介质的,我们可以推演出用电器是由电池中的能量转化为电子的动能——既电能——然后再转化为机械能或其他形式的能量。就算是通过没有接触的电磁场做功,也是提供电磁场的电荷与其之间的相互作用力,而且这些电荷也会收到与受力物体受到的力大小相同的力。魔法则不一样,比如你不可能用脖子顶起一块巨石,但是你可以用魔法举起它。”

“所以你认为区别在于你曾经使用的能量你很了解,而我们对自己使用的能量并不了解。”

“就前面这句话来说,是的。”

“但其实我们对魔法很了解。”

“不,我们只知道如何使用它。这就和一匹小马驹使用照相机一样。他只知道摁下开关会有图片出来,但他知道为什么吗?”

“但是我们使用魔法的是一个文明,我们当然了解它,否则我们的文明是怎么发展的呢?”

“如果魔法是宇宙中最接近本源的东西——正如你的导师所说——那么我们整个文明对其的使用也只是处于蹒跚学步的阶段。”

对,就是这样。暮光心想。“然而你却把它解释出来了。”

“我想我是那么做了。”

“但是你甚至只是‘学步的小孩’中很小的一粒沙子。”

“我曾经的世界里有一句话叫‘旁观者清,当事者迷’。当一个从未接触过魔法的智慧生物观测这个世界时,事情会有很大不同。更何况我还有最伟大的魔法师——星璇的助力。”

星璇帮助过他?!那现在暮光终于知道该用什么来击败她了。

“然而对于一个文明来说,你们依旧……微不足道。”暮光吃力地说出最后四个字。

“是的。但是当一匹小马驹学会走路时,全身上下往往只有少数的大脑细胞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他们代表了一个集体中最优秀的小马们。今天在做座的各位都是其中的一员,暮光公主你自己不也是发现友谊魔法的少数小马之一吗?”

“所以,是你和星璇一起发现了这些织线?”

“严格意义上来说它们也不是织线。它们只是像线一样,又凑巧编织出了整个世界。”小呆缓了一下,“我和星璇发现魔法能量的输出是有一个最小值的,非此既零。而且这个数值与我在另一故乡内其他科学家们得到的光的一个最小的数值相吻合。于是我认为魔法所代表的纯粹能量和具有波粒二象性的光由相同的基础因子组成。又因为我们在天马造云工厂中得到了最小的云雾微粒,它全部转化为能量的大小与前方所得到的数值依旧是一样的。我们认为这不是巧合。”

“所以就得到了物质或能量的最小单位是一样的。”

“对,而且我们发现当我们施放最小单位的魔法时,它在每个位置都会沿着不同且固定的方向减弱传播。”

“就像有一根线引导这一样。”

“是的,所以最后我和星璇得出了这个结论。”

“嗯…然后,”暮光故意停顿。就是这个了,她接不下来的,“你先说你的理论与星璇的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而且你们两匹马都是正确的。”

“是的。”

“那为什么在你的理论中,魔法只属于宇宙中极少数的地区和种族,但是在星璇的理论中,”她戏剧性地停顿一下,“魔法存于万物之间?”

小呆想也没想,她回答道:“‘魔法’是广义上的魔法,而他们由织线组成,织线又组成一切,故魔法存于万物之中。”

暮光呆住了,她怎么会没有注意到,如此简单的逻辑!更令她吃惊的是,星璇给她的答案,居然是没用的!

小呆微微偏了下头,对暮光突然愣住感到不解。这不是什么高深的问题啊。

“还有什么问题吗?”

暮光缓缓摇了摇头,重新坐了下去。

在剩下的时间里,暮光没有听清任何其他的问题,或许根本就没有。当一切都结束之后,小马们开始陆续离场,但她仍然坐着不动。

“有时候,你要知晓质疑权威的重要性,哪怕那个权威是我,或你自己。”一个声音从台上传来,“也许,这能给你上一课了。”

这熟悉的声音让暮光立即抬起了头,她发现星璇正站在台上。

星璇就是………小呆?

哦不,并不是,小呆已经走到了观众席前。暮光惊奇地发现她的眼睛又回到了原来错位的模样。

“什……什么?你是故意的?!”暮光结巴道。

星璇耸耸肩。

“或许小呆本身就是对的呢?”

暮光看看小呆,她又露出了平常憨厚的微笑,和先前的科学家判若两马。她冲过来抱住了暮光,勒得她喘不过气。

“不管你怎么反对,怎么和我吵,你都是我的朋友啊,难道我已经不是你的了吗?”

是啊,这两位是她的朋友啊,她在想什么啊。

“小……爱因斯坦?”暮光从干涸的肺部挤出一口气,想呼唤她的另一个马格。

“怎么?”

“我还知道另一个人类世界,而那里,你从没出现过。”

 

「本节完」

 

 

 

 

 

 

 

回复 暮光的接纳

啊,我好像想起不知道在哪听说过的话:“超过所有生物理解范围的高科技即是魔法。”

AutumnNirvania  独角兽 #2
回复 暮光的接纳

回复#1 @钟浩 :

嗯,我也有点熟,但是这个魔法是专指小马的。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