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幽光亮亮的幸福生活

Lesson Six:睡衣派对与恶作剧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3,637 字

publish于 2019-04-02 发表

pageview共 413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4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当初在幽光亮亮获得斯派克的时候,他和赛蕾丝蒂娅遇到了一个小小问题:不管什么时候,当小龙宝宝过于兴奋之际,他就开始抱着随便哪只小马的大腿进行一些很不雅的,不应该在公开场合进行的举动。这让幽光被很多图书馆踢出了门外。他和他的老师在很多政治事务方面都因此非常尴尬,而且也给幽光亮亮带来了很多麻烦。最终,幽光别无选择,只能阉掉他的龙。这非常困难,但是他们最后还是找到了一位愿意动手术的兽医。

  于是斯派克停止了这种抱着小马大腿然后禁则事项的行为,乖了十个月。但是他的大哥很快发现了一个讨厌的大惊喜:所有的龙都有再生能力,而且会在春天把丢了的部分完全长回来。因此,幽光不得不把阉掉斯派克作为一种每年例行的仪式,就像春季大扫除或者给花园浇水一样。

  当斯派克已经到了可以为自己思考的年龄(更不用提他已经大到知道自己每年都丢失的东西在生理上到底是什么作用)的时候,他要求他应该被许可保留他的男子汉气概。看到他的头号助手终于长大了,幽光亮亮也就答应了他。

  还没到来年春天,他们就遇到另外一个大惊喜:斯派克长了第二幅蛋蛋。斯派克的再生周期似乎和雄鹿一样——雄鹿在每年的交配季节都会长出一对新的角。但是这还是有些不同的,因为雄鹿的角在每个冬天都会自行脱落。而斯派克的蛋蛋却换不下来。这情况非常古怪,因为在他被阉割之前,他的尴尬部位也没多长出来过。(赛蕾丝蒂娅对此的推测是斯派克可能有部分多头蛇的血统,……好吧我离题了)斯派克对这种发展非常开心,但是遗憾的是,他必须除掉他长多了的部分。

  于是一项新的仪式就这么开始了。每个春天,斯派克都必须去坎特拉皇城特别兽医那里把多出来的部分清除,并且把本来就该有的部分保留下来。当然,这对于任何牵涉在内的知情者而言,依然是一个非常非常尴尬的话题。所以他们创造了个短语“斯派克到坎特拉皇城去执行皇家公务了”,不仅完全避免了这个话题,而且也增加了斯派克的声誉。

  如果你觉得这个开头实在是恶心透顶并且想要马上把它忘掉,我为我浪费了你的时间而衷心表示歉意,并且建议你用大锤,球棒,或者其他棍棒类的物体反复锤击自己的头部直到你杀死了足够的脑细胞来把记忆完全消除干净。如果你没找到什么工具或者武器来给自己造成钝击伤害甚至轻微脑震荡,那就用电脑旁边的墙壁试试看。

  …………

  ……你犯完傻了吗?很好,那就继续往下读吧。

  

 

  外面是雷电交加的暴风雨天气,天气管理队缺了最近的几场雨,所以他们不得不在今晚组织一场巨大的暴风雨来弥补之前的工作进度。幽光和崔克茜的家里只剩他们自己,他们完全处于孤独状态了。

  一声惊雷从外面传来,苹果杰克摇摇晃晃地和瑞瑞一起钻进了图书馆。“我们可以留下来过夜吗?”她们几乎异口同声。

  “你们在外面干嘛?”图书管理员问道,“外面雨大得像是瓢泼一样!”

  “我们知道的,”苹果杰克说道,“但是我们的家要隔着半个镇子远呢!”

  “那,我们再重复一遍:我们可以留下来过夜吗,作为你的访客?”瑞瑞说道,“当然,在苹果杰克在外面把蹄子洗干净之后。”

  “给我等一下!”农家女争辩道,“我绝不会再跑到外面的暴风雨里去了!”

  “面对事实吧,”瑞瑞说道,“你把泥巴踩得地板上到处都是,还有,我也在雨里把我的蹄子洗干净了,所以这很公平。”

  “在吵什么吵啊?”崔克茜从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没想到会有访客,她还戴着时髦的眼镜并且披着披肩,“天下无双的崔克茜正在睡觉呢!”

  “只是瑞瑞和苹果杰克啦,”幽光解释道。“她们赶上暴风雨了,所以她们今晚会留在这里。”

  “什么?不行!”崔克茜叫道,“崔克茜绝对不能允许!”

  “为什么不行?”幽光说道,有点为难,“别告诉我你还那么刻薄,你到目前为止进步已经很大了!”

  “崔克茜不是在说这个,”她小声嘀咕着,“她是在担心这俩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会在日出之前就把这地方撕成碎片的。”

  “别傻了,”房东笑道,“瑞瑞和苹果杰克从来都没有那么讨厌彼此……”与此同时,苹果杰克板着脸走了回来。再次证明当你是一只陆马的时候,软管的使用非常非常麻烦,尤其是目标还是洗你的蹄子。瑞瑞尽她最大的努力维持着淑女一般的笑容,她带着一丝暗爽从窗户里欣赏了全过程。看着这对典型冤家,幽光发出一声叹息。

  “好吧,也许她们确实如此,但是这对我们大家也是个让我们更加了解彼此的好机会。”他充满希望地表示。

  “你只是想同时跟三个女生共宿一室,对吧?”崔克茜板着脸。

  “睡衣派对!!!”幽光大声宣布,把他学生的问题回避过去了。

  “哦!”瑞瑞的眼睛亮了起来,“这听起来很有意思!”

  “睡衣派对?”苹果杰克重复道,“对我们来说是不是太幼稚了点儿?”

  “对,”崔克茜用蹄子捂在了脸上,“我们确实是的。”

  “斯派克呢?”苹果杰克问道。

  “他到坎特拉皇城执行皇家公务去了。”幽光亮亮说道,面上带着孩童一般幸福纯真的表情。

  “哦,你心里那个纯洁的小姑娘跑哪里去了,苹果杰克?”瑞瑞嘲笑道,“你不想玩得开心点儿吗?”

  “你对童贞的概念又在哪里,瑞瑞?”苹果农家女反驳道。

  “哦,是吗?”时尚达人的火气慢慢地上来了,“你谁啊,也配给一个贞洁女士上课?”

  “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嗯?”

  “哎呀,没什么意思,亲爱的,我只是在说我有时候睡不好觉的问题,因为你跟你哥大半夜那个邪恶的钟点在谷仓里干活儿的时候声音实在太吵了。”

  “把你说的关于大麦克的坏话全都收回去,马上!否则你就等着被轰杀至渣吧!”

  “嘿!”幽光亮亮在局面失控之前打断了她们,“我们就别在这里纠缠私怨了好不好。干嘛不集中精神来玩真心话大冒险?”他的访客们之间互相瞪视了片刻,在气氛几乎窒息的片刻之后,她们点了点头。

  “太好了,”他笑着说道,相信一切已经重回正轨,“苹果杰克,为什么你不先开始呢?”

  “真心话,”苹果杰克选择道,“我没什么可隐瞒的,尤其是关于我家庭的价值观。”

  “非常好,”瑞瑞说道,“那就绝对诚实地回答这个问题:夺走了你童贞的究竟是谁?而且那是什么情况?”

  “那是个很昏暗的时候,”金发的女孩有点含糊地说道,“结果焦糖插错洞了。”

  “哇哦,”瑞瑞说道,一时间震惊了。“这还真简单,我猜你代表的可是诚实元素,亲爱的,我得向你道歉。(我假设你说的焦糖就是我想的那个,而不是你的那个表亲。)”

  “谢谢,”苹果杰克说道,她很满意。“你不能把SPA时候听来的每一句八卦都当真,你知道的。”她转向崔克茜,“现在该你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崔克茜说道。

  “大失所望啊,”苹果杰克皱起了眉头。“我本来还想让你大冒险去整个晚上都不自夸你是这世上最重要的小马呢。好吧,问题如下:你关于自己的家族能告诉我们些什么?”

  “首先,”崔克茜稍微有点恼火地说道,“崔克茜才没那么自满,因为那可不是自夸,那是事实!”

  “有小马在回避问题了哦~~”瑞瑞唱歌一样起哄。

  “那是因为崔克茜的家族实在没多少可谈的事情。”崔克茜为自己辩解道。

  “这个嘛,现在你已经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了,”幽光说道。“你必须现在就告诉我们!”

  “好好好,”崔克茜无可奈何地说道,“一开始,在崔克茜成为被你们熟知而敬爱的,天下无双的崔克茜之前……”

  “你还真会定义‘敬爱’这个词。”苹果杰克咕哝着。

  “……她就只是崔克茜而已,十六个姐妹中的第十四个。”蓝色的魔法师戏剧性地诉说着。

  “十六个姐妹?”其他小马异口同声地叫了出来。

  “是的,”崔克茜说道,享受着她们的敬畏和关注。“我们是一个名为‘不可思议的璐拉穆恩家庭马戏团’的巡回演出团,团主就是我们的妈妈,高顶帐篷,因为我的姐妹们长得和我看起来都差不多,我妈妈觉得给我们起押韵的名字会让我们显得更可爱。从大到小,我们是皮茜,米茜,迪茜,威茜,菲茜,尼茜,碧茜,蕾茜,丝黛茜,温茜,奇茜,缇茜(别跟迪茜搞混了),杰茜,天下无双的崔克茜我自己,莉茜还有茜茜。”

  在浑身发抖的瑞瑞和苹果杰克想象着还有十五个崔克茜们在艾奎斯陲亚四处乱跑的恐怖情景时,幽光亮亮用蹄子托着自己的下颌。“你说,‘不可思议的璐拉穆恩家庭马戏团’?你知道那里有谁叫做普雷斯托吗?”

  “干嘛?”崔克茜淡淡地说。“你是在说崔克茜的爸爸?”

  “哦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幽光说道,“你和那位伟大者普雷斯托有直接关系?!!”

  “如果我的见识太落伍的话还请原谅,”苹果杰克插进话来,“但是那个‘伟大者普雷斯托’到底是谁啊?”

  “没错,”瑞瑞用同样无知的腔调跟着说道,“我从来也没听说过他。”

  “谁是伟大者普雷斯托?”幽光说话的声音活像他刚刚被扇了一记耳光,“你们居然问谁是伟大者普雷斯托???姑娘们,他是他那个时代最天才的幻象魔法使用者!他是我童年时代的英雄!在我获得我的可爱标记之前,我一直都想成为像他那样的小马!”幽光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书架开始旋转,露出他搬到小马镇之后发现的一个秘密隔间。在里面,他给普雷斯托建立了一个隐蔽的明星祠,上面摆放着他的几张画像。一只雄驹戴着和崔克茜样式相仿的巫师帽和斗篷,和他女儿的鬃毛颜色一致的胡须随风飘扬。普雷斯托的肖像和塑像被小心地摆放在神龛周围,仿佛他所有著名的表演和戏法都在此辉煌重现一般。

  “哇哦,崔克茜,”瑞瑞咧嘴笑着,“你现在肯定非常非常享受吧?”

  “实际上,”崔克茜深深吸了口气,“崔克茜通常会接受这样的恭维。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崔克茜还是低调些吧。”

  “你一定要把他所有的技巧都告诉我!”幽光恳求着,“等等!不,我希望他的秘密永远被保守住,毕竟,一个魔法师是绝对不会公开他的方法的。不不不,我想让你现在就告诉我!别听我的,不管我说什么,一个字也别告诉我!听我说,我希望你告诉我一切!”

  “嗯……我们可以回到真心话大冒险了吗?”崔克茜有点不自在地请求道。

  “哦,”幽光有点惭愧地说,“对了,我刚刚想起来,普雷斯托在数年之前失踪了,之后再也没有谁听过他的音讯。如果你不想谈论你过世的父亲,我能理解。”他内疚地低下了头。

  “我老爸可没死,”表演小马挥挥蹄子回答道,说得就像是她爸爸出去买东西了。“他只是改了名字,到他买下来的一些私家岛屿上过退休生活去了。还说了些一定要远离你这样的疯狂粉丝之类的话。”

  幽光的脸红得简直像是他刚刚在公开场合声嘶力竭地高唱过“艾奎斯陲亚的姑娘”同时还跳了时髦的小鸡舞。

  “现在,崔克茜相信该是轮到棉花糖了,”她说道,指向瑞瑞。“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我就选大冒险,”瑞瑞的眼睛眯了起来,她还是对崔克茜怎么看都看不顺眼,因为她从来没有原谅她把她的鬃毛变成绿色那件事。

  “崔克茜就让你大冒险去……”

  “等等!”苹果杰克打断了她的话,“我刚刚为瑞瑞想到了一个最合适的大冒险,因为我更了解她嘛。”幽光觉得气氛又开始紧张起来了。一股寒意沿着他的脊椎油然直升上来。

  或许我该告诉苹果杰克还有瑞瑞,我们这里还有几把雨伞,直接打发她们上路,这晚上就这么算了。他考虑着。

  “我让你大冒险去站到外面的雨里,把你那每五分钟就打理一次的宝贝鬃毛全都弄糟!”苹果杰克坏笑着。

  ……然而,让这一切继续往下多发展一点儿也没什么。幽光想道。

  瑞瑞的样子活像是被逼着跳进沸腾的油锅。她用颤抖的蹄子推开了门,在慢慢地把自己关到外面的时候,她含泪默默地与她的发型生离死别。雨水把戏剧女王淋成了落汤鸡的同时,瑞瑞发誓她感觉到自己灵魂的一部分死了。当她回到屋里的时候,她一脸怒容地把门重重摔上。

  幽光亮亮对瑞瑞异乎寻常的美丽而感到无比惊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她湿毛自己就来电,但是他就是很来电。他时常猜测他会不会有鬃毛情结,瑞瑞浑身湿透的那一幕让他在无数个夜晚都难以入眠。

  苹果杰克对瑞瑞高昂的损失没心没肺地大笑,时尚教主则不像她那么愉快。

  “很好,”她说道,指向苹果杰克。“现在我让你大冒险去穿上能想得到的最闪亮最可爱的花裙子!”

  “我可不觉得幽光会有什么裙子哦。”苹果杰克狡猾地笑着。

  “我来解决这个问题好了。”瑞瑞脸上的微笑近乎邪恶。“我的针线盒总是从不离身,毕竟,我只需要斯派克给我们上茶时候穿的那条围裙,以及一些桌布,以及一些窗帘……”

  哦不……苹果杰克恐惧地想,望着瑞瑞的眼睛里在险恶的魅力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点子。告诉我她可别……

  “实际上,我都好长时间没给别的小马做全身打扮了~~~”瑞瑞说着,与此同时剪刀、缝衣针和毛刷齐刷刷地从她的包包里飞了出来,于是苹果杰克非常肯定,她完蛋了。

  苹果杰克现在从头到尾都覆盖着缎带和蕾丝花边。一顶尖尖的公主帽顶在她的头上,她的前蹄上还紧紧地系着粉红色蝴蝶结,让苹果杰克想起了皇家卫兵用来和罪犯们战斗时穿戴的蹄甲。她用线绳紧紧地绑好的鬃毛,完全浸泡在(她感觉)瑞瑞花了几个小时给她使用的那些诸如洗发香波,发卷,吹风机还有只有公主知道是什么的用在了农家女鬃毛上的那些鬼东西里面。她很确定,就算是马戏团里的小丑穿得也不会比她更花哨了。

  “你看,”瑞瑞对她的工作非常自豪,“现在你看上去简直就像一位真正的坎特拉皇城淑女!”

  “谁在乎我看上去怎么样?我穿着这束胸都没法喘气了!”苹果杰克发着牢骚,“我可以挑选下一个是谁吗?”

  “哦,你就不能多花点时间来有点儿女孩子样吗?亲爱的!”棉花糖坚持道,“你不觉得你现在看上去简直漂亮得难以置信吗?”苹果杰克尽她所能盯着镜子猛看,好像她在看一本名叫《沃利小呆在哪里?》的书。

  “不。”傻丫头说道,模仿着她哥哥的样子。

  “哼,真是没品。”白色独角兽喘着粗气。

  “以瑞瑞的信誉起誓,”幽光说道,“你看上去真的像是我在坎特拉皇城所见的那些名流女士们。”

  “如果你觉得这很有趣的话,”苹果杰克说道,把幽光的评价当成了马身攻击。“那我让你大冒险,去穿上崔克茜一天到晚四处穿着走的那套恶俗不堪的行头!”

  “不要啊!”崔克茜倒吸一口凉气,“那是崔克茜的幸运外套!”

  “太糟糕了,”陆马说道,“这可是大冒险,他没得选。”于是幽光穿上了崔克茜的衣服,出乎意料的是,这衣服很合身。崔克茜开始七窍生烟了。

  “崔克茜让你大冒险不许谈论有关苹果的事情十分钟!”表演小马叫道。

  “那我就让你大冒险不许谈论有关你自己的事情十秒钟!”苹果杰克吼回去。

  “崔克茜让独角鲸大冒险去做些模仿这个小马镇的土包子的行为,而不是像坎特拉皇城的幽光!”

  “那得等我先让苹果杰克大冒险去学一些礼仪再说。”瑞瑞说道,她的声音越来越高。

  “那我让瑞瑞大冒险去参加下一回的牛仔比赛!”苹果杰克叫道。

  “我让你大冒险不去参加下一次的牛仔比赛!”瑞瑞吼道。

  “我让崔克茜大冒险把衣服全脱光!”苹果杰克说道。

  崔克茜把她的眼镜和披肩扔到了地上,“好!现在,崔克茜让你个死农民大冒险去跟幽光亲亲,至少二十秒!”

  “我早就亲过了!而且比你说的时间要长得多!!”苹果杰克咆哮着。惊天秘闻曝光之际,房间里一阵死寂,谁也不敢说一个字。幽光汗如雨下,眼睛的瞳孔都缩成小点了。瑞瑞的脸涨得越来越红,最后简直像是煮熟的龙虾。

  “我要灭了你!!!”她尖叫道,像头野狼一样向苹果杰克飞扑过去。

  幽光亮亮眼看着两个姑娘陷入了狂热的战斗中。瑞瑞的鬃毛还是处于湿透的状态,而她正撕扯着她刚刚给苹果杰克做好的衣服,把衣服撕得就像是有谁在苹果树上缠满了手纸。从衣物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的苹果杰克则不甘示弱地开始反击。她拉扯着瑞瑞的鬃毛,但是因为太滑溜而不好用力。瑞瑞则咬了苹果农家女的腿作为报复。两个女孩的热战逐渐升级。在苹果杰克的裙子最终被完全摧毁之际,她露出了性感内衣,完整的贴身裤,一根贴颈项链,以及一件紧身束胸。

  幽光亮亮发现他对眼前的这一幕扯旗了。

  “停止这场无意义的斗殴!”崔克茜说道,“天下无双的崔克茜非得硬把你们分开不可吗?”

  “稍等一下,崔克茜!”瑞瑞咆哮着,“我得给这个婊子一个教训。”

  “那你又凭什么认为幽光是属于你的,嗯?”苹果杰克叫道,“他从来没真正喜欢过你,你不过是一直对他死缠烂打罢了,不管他多少次叫你停止!”

  “他从来没叫我停止过!”瑞瑞的话里充满暗示。于是苹果杰克的怒气真的被这一点勾起来了。她回到了战斗中,采用了新的策略,这次她用后腿直立起来,用前蹄照瑞瑞脸上就是一记重击。瑞瑞使劲晃着脑袋把自己从农家女的攻击中摇醒。湿淋淋的独角兽把从嘴角流出来的血丝抹了下去。

  “我本来没想打你打得像我想的那么狠的,因为这说不定会搞糟了我修过的蹄子,”她满脸是汗地说道。“但是现在,那些都无所谓了!”她张牙舞爪地朝苹果杰克猛扑上来。但她被崔克茜一个漂亮的擒抱动作给阻止住了。

  “我们得停止这场殴斗,”蓝色独角兽咬牙切齿地说道,“现在就停止!”挣扎了一分钟之后,瑞瑞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我想我要是把苹果杰克宰了的话那会是很不淑女的行为,”她冷冷地怒视着苹果杰克,“即使是她身为朋友却企图勾引我的真爱对我而言是多么深重的背叛。”

  “而我也不能一直对我的朋友们那么生气。”苹果杰克说道,她毫不相让地瞪回去。“哪怕是她们像得了狂犬病一样扑上来攻击我。”

  “很好!”时尚达人提高声音说道。

  “很好!”苹果杰克用同样的音量重复道。

  “好吧,现在既然事情解决了,”幽光说道,拼命试图平缓房间内的杀气,但是毫无作用。“我们就开始讲鬼故事怎么样?”灯光熄灭了,小马们传递着照亮的电筒,把它照在自己的脸上。

  苹果杰克首先开始,“好吧,我听说过一个神经质的幽灵,她不会把小马们吓跑,但是会用过分的洁癖将其他小马逼疯。”她“呜喔喔喔喔喔呼呼”地烘托着故事的气氛。

  瑞瑞粗暴地把电筒从苹果杰克那里抢了过来,“我有个更恐怖的故事:一个邪恶的女淫魔,她会追着你朋友的男朋友亲个没完!”她同样“呜喔喔喔喔喔呼呼”地叫着。

  “幽光不是你男朋友!”苹果杰克抗议道。

  “你们的故事都烂透了!”崔克茜直截了当地评价道,从她们那里抢过电筒,这回用上了魔法。“这才是真正的鬼故事……”

  

  “……简直荒唐透顶!”当崔克茜的故事讲完之后,瑞瑞忍不住大叫起来。“一个可怕的变态给小马刷鬃毛绑马尾辫子,这有什么恐怖的?”

  “那不只是刷鬃毛绑辫子而已。”崔克茜撅着嘴。

  “没~~错。”苹果杰克讽刺地说道,“他还揉你的肚子呢,哦,真人性化啊。”

  “至少比你们那两个要强了。”崔克茜板着脸,“告诉你们也无妨,在崔克茜还是个小幼驹的时候,这个故事让她晚上尿了床!”她把电筒递给幽光,“好了,你都安静了这么长时间,你有什么可讲的吗?”

  “嗯……”幽光亮亮摆弄着他的蹄子。“我只知道一个鬼故事,而且我觉得你们恐怕不会喜欢它。”

  “别那么胆小,”苹果杰克翻翻白眼,笑话着他,“也不会那么糟糕吧。”

  “你确定吗?”房主说道。“这可是真的很可怕哦……”

  “现在你把我们的好奇心都给惹起来了,”瑞瑞抱怨道。“讲给我们听就是了,达令!”

  “好吧,”幽光说道,三个女孩发誓她们感受温度都降低了一点。“故事是这样的……”

  

  在无尽之森的深处,住着一个神秘的生物,名叫瘦长马(Slenderpony)。他个子比赛蕾丝蒂娅公主还要高,总是穿着黑色的西装。没有小马知道他是从哪里来,他是什么东西,或者是他的头骨下面隐藏着怎样残酷的梦想。有小马说,他就是无尽之森的心脏和灵魂,他就是森林中所有邪恶和黑暗的根源。甚至没有小马知道他的脸是什么样子……因为他本来就没有脸。

  

  “我有个问题,”苹果杰克开了口,把气氛全破坏了。“要是没有脸,那他怎么吃饭?不是应该用嘴吃的吗?”

  “嘘——!”崔克茜让她安静,“现在感觉正好呢!”

  

  不管怎么说,瘦长马不需要食物,不需要水,甚至不需要空气。他唯一的想要的,他唯一渴望的……就是恐惧。他会通过杀戮来获取它。

  要达成这一点,他会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就像是今晚,挑选一只不幸的小马,他会让你玩一个恶心的游戏,游戏的赌注珍贵至极,因为赌注就是你的命。

  

  “什、什么游戏?”瑞瑞抖得像筛糠。“沙狐球?巴棋戏?红灯绿灯?”

  

  游戏规则很简单:你在深深的森林中醒来……身边只有一个电池快用完的电筒。它总是无法点亮,漆黑一团。你只能希望你的电筒不会把电池彻底用光,或者在黑暗中绊倒。有八张纸条藏在森林的不同位置,你的目标就是寻找到它们。

  

  “就是这样?”崔克茜插话道,“你只能在黑暗中玩寻宝游戏?”

  

  可没那么简单,因为,瘦长马就在紧紧盯着你的一举一动。最后,你会确信,他就站在你背后。但是不管怎么样,如果他在的话,你绝不能回头看他;因为那是你绝对,绝对不能违反的一条规则。如果你回头,你就输了,如果你输了,你就没命了。谁也没有赢过瘦长马的游戏,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三个胆战心惊的姑娘问道,完全被幽光的故事给迷住了。

  

  因为,当你找到了最后一片纸片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冰冷,沉重的呼吸吹拂在你的脖子上,一只惨白色的蹄子像老虎钳子一样环绕住了你的肩膀。你终于知道了,任何对自由的承诺都是谎言,这一夜,你注定要死。他俯身在你耳畔细语,你这辈子从来没听过这样的声音,感觉就像是来自于你灵魂最黑暗的地方,但是却和你的心产生了共鸣,仿佛暗夜里对月长嗥的一大群怪物。

  你知道为什么孩子们会怕黑吗?

  你感觉血液都冻成了冰,你失去了控制肌肉的能力,你所有的本能都在告诉你回头看看后面,你鼓起你所有的勇气……啊啊啊看你们背后!姑娘们!是他!!!真的就是他!!!他要把我们全都杀了!!!!

  三个听众尖叫着齐刷刷地转过头,本来满心以为会看到瘦长马伴随着他所有的恐怖出现在她们面前。她们看到的东西让她们又安心又失望,不过是一堵墙。

  “那一点都不好玩,幽光!”崔克茜的脸红得发烧,幽光亮亮却哈哈大笑,笑得倒在地上直打滚。(腹黑?)

  “哈哈哈哈,哦,但是确实是的,”他打开灯,擦干笑出来的眼泪,“你们真应该看看自己的表情,噗哈哈哈哈哈!”

  “我还以为你很绅士呢!”瑞瑞严厉地说。

  “我已经厌烦鬼故事了。”苹果杰克一边尽力平复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一边说道。“我还是去烤点儿丝摩饼干吧。”

  “确实,”瘦长马说道,他正站在窗户外面,朝窗户里看着。四只小马谁也没有在风暴中看到他或者是听到他,但是他们仍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一只巨大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这个故事真把我差点吓死。”

 

  关于如何烘烤丝摩饼干的问题又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瑞瑞希望的是造型完美匀称,所以她提出,烘烤的功夫必须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让饼干不能有难看的烤焦的地方。苹果杰克想要直接在壁炉上烤,但是崔克茜争辩说壁炉必须纯粹用于装饰,因为如果要是真的点起火来的话(别忘了,这可是在一颗树里面),会把这地方烧成平地的。幽光亮亮对此不太确定,因为他在来到小马镇的短短时间内还没有机会使用过壁炉。

  没错,有很多笑话都是关于瑞瑞变成棉花糖的桥段。我就不一一列举给你了,你就自己想象吧。

  最后,终于是睡觉时间了。崔克茜强烈反对两个姑娘睡在幽光屋里,但是她的反对最终被驳回了。

  幽光躺在床上,听着两个姑娘在拌嘴。

  “给我挪挪地方!”苹果杰克要求道,“你把所有的铺盖都霸占了!”

  “我才没霸占它们,”瑞瑞说道,“我必须重新整理床铺,因为你把床单弄得一团糟。还有,你能不能别挤着我?”

  “像这样吗?”

  “哎哟!你是故意的,你这个恶棍!”

  “是的,但这个可不是故意的。”传来啪的一声。瑞瑞被从床上推下去了。

  “啊,真是没礼貌到家了。我要你马上给我道歉!”

  “听不见你,我睡着了。”苹果杰克开始假装打呼噜,声音里几乎能听出讽刺的味道来。

  幽光亮亮听到争吵声总算消失了。如果他更清醒点的话,他就会对吵架结束得如此突然感觉非常可疑,但是他正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而他只是因为终于能安然入梦而感到很开心。

  出乎他的意料,他感到被子被掀动了,有谁爬上了他的床,他翻过身,正好看到瑞瑞的脸距离他只有几英寸远。

  “晚安,达令。”时尚达人用他极度熟悉的,充满诱惑的声音说道,“想我了吗?”

  “瑞瑞!”幽光恐慌地喊了起来,然后他意识到要是苹果杰克听到并且看到他们这种样子,那他就死定了。他压低音量到耳语的程度,“你上这儿来干嘛?!”

  “用不着那么小声,我的王子,”她安慰道,她笼罩在黑夜中的眼睛一直凝望着他。“我在我们周围放了一个小小的隔音魔法,你知道,并不是只有你才会些魔法方面的拿手好戏的。”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幽光用正常音量说。

  “哦,那真是糟糕透了,”她撅起嘴,声音活像是小宝宝在撒娇。“那个刻薄的苹果杰克把我踢下了床,所以人家今夜没地方睡觉了嘛。”

  “那就去崔克茜的床。”幽光迟钝地说道。

  瑞瑞面无表情,“你搞错重点了。”她靠得更近了些,“我,想,要,你。”她伸过一条后腿,跨过他的身体,把她和他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了。他能感觉到她火热的气息吹拂在他的脸上,他们的胸口压在一起,他能感觉到瑞瑞的心跳得非常快。幽光只能猜得出,瑞瑞等这一刻等了很久很久了。

  “真不公平,苹果杰克居然在我之前就吻了你。”戏剧女王抱怨道,“露娜那丫头碰过你那美丽的双唇一次,我还可以不在乎,但是苹果杰克简直不可饶恕。”

  “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幽光问道。

  “嘘……”瑞瑞示意他安静下来,“别多说,此外,你要用嘴来忙的事情还多着呢……我想让你给我留下这样的回忆:强壮,沉默,喜欢任我摆布的类型。”

  “瑞瑞,我真的认为你应该现在就停下,在我们都作出不可挽回的唔唔唔……!“在瑞瑞的舌头滑进他嘴里的时候,幽光的话被堵住了。于是热吻开始了,幽光开始怀疑自己。他真的想让她停下吗?瑞瑞不肯放弃是因为她明白自己在心中深爱着他吗?在他们双唇相融的三分钟之内,他的意识也融化了。在他最后终于把自己拉回来的时候,他意识到,他也向她吻回去有一段时间了。

  “这是错的。”他说道。但是这感觉是如此正确……他把这个想法逐出了自己的脑袋。

  “这……简直太神奇了,”瑞瑞微微地喘息着,“我一直都在怀疑,我想象中的初吻究竟如何梦想成真,但是你消除了我所有的疑虑。你是我真正的白马王子。”她紧紧地拥抱着他,偎依着他的脖颈。

  “拜托,”他尽力解释着,“我并不是你想象中那种完美的白马王子,我就是我,我不能……”瑞瑞轻轻地把蹄子放在幽光的嘴前,止住了他的话,微笑起来。

  “你比我遇到的任何男孩子都要不可思议。”白色独角兽说道,“别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拒绝我。当然我知道你并不完美,而这只让我对你的憧憬更加真实。比如……”她轻轻凑到他耳边。“我见过你看我(鬃毛湿透时候)的那个眼神儿。”

  幽光的眼睛睁得像是盘子那么大。“你知道?”他红着脸说道。说实话,他不能否认瑞瑞对她的吸引力。比如说,他曾经因为他们两个一起淋浴那件事而足足梦遗了两周。

  “当然,你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瑞瑞暗示道。

  “你跑去浴室把你的鬃毛弄湿了?”

  “别傻了,那会把床单和床垫都搞得一团糟的。”她回答道,一下子就意外地从“调皮版瑞瑞”变回了“洁癖版瑞瑞”,但是很快,她又变成了“淑女版瑞瑞”。“你依次吻过了公主,苹果杰克,还有我,对吗?”

  “对……”

  “我相信一位淑女不该满足于平局的局面,她为了夺得领先应该付出她所有的一切。”

  幽光一点也不喜欢情况的发展,对他而言幸运(或者不幸)的是,瑞瑞的隔音魔法阻隔的是声音,而不是决定自己邀请自己进屋的小马们。被子又被掀了起来,另一个女孩从另一边钻进了幽光的被窝。知道有谁来破坏她的计划了,瑞瑞此时不敢出声。

  “是谁?”幽光问道,翻过身来面朝另一个女孩。

  “闭嘴!”崔克茜急忙示意道,她不知道自己通过了隔音屏障。“你想吵醒那两个疯婆子吗?”

  幽光决定继续玩下去,猜测着瑞瑞是怎么在崔克茜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偷偷钻进来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别、别搞错了,”崔克茜警告道,“我只是要在这里守夜,以确保不会有谁来做些有趣的事。”

  太晚了,幽光和瑞瑞一起想道,不过很意外地,瑞瑞却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开心。

  “另外,天下无双的崔克茜才、才没喜欢你还是什么的,”崔克茜撒着谎,“我是说,你知道崔克茜在小星座熊那会儿跟你说过的事情只是说着玩的,对吧?”窗外划过一道闪电,蓝色独角兽不由自主地离自己的导师更近了些。她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瑞瑞此时则为了她的爱正在和另一个女生分享亲密时刻而开始七窍生烟。

  “崔克茜,你怕打雷?”幽光理解地小声说道。

  “别犯傻了!”崔克茜回答的声音有点高过了头。“你、你之前见识过崔克茜召唤雷云的本事,为什么她会害怕打、打雷?此外,天下无双的崔克茜无所畏惧!”

  喀隆隆!

  “……但、但是,如果你把她抱紧一点,她会更感激的。”

  “到此为止了!”瑞瑞尖叫起来,她彻底破了功,“马上停下,你这个小寄生虫!我看到你在干什么了!”

  “什么??”崔克茜一时间被搞糊涂了,“你怎么会在幽光的床上?!”

  “情侣在他们的卧室里干什么关你什么事!”瑞瑞谆谆教导。

  于是枕头战的第一个枕头扔出去的时间开始了,而且打击效果拔群。

  瑞瑞从半空飞过,摔到房间另一侧的苹果杰克身上,在她集中力被打断的时候,隔音魔法也消除了。

  “他喵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苹果杰克吼道。

  “崔克茜抓到幽光和她在床上……办事!”崔克茜把大秘密抖了出来。

  “好啊,我真没……”苹果杰克喘着粗气,“我就知道事情不对劲,因为太安静了!”她抓起另一个枕头猛砸向还在因为崔克茜的攻击而晕眩的瑞瑞。

  “姑娘们,拜托……”幽光恳求道,“这是个非常大的误会!”

  “闭嘴,骗子!”一个枕头砸到了他脸上。

  最后,恢复了足够集中力的瑞瑞狂热地回到了战斗之中,枕头仗也随即升级成了枕头血战。苹果杰克用后腿把枕头飞踢向她的对手,而两只独角兽则用魔法把她们的弹药变成悬浮追踪飞弹。每个姑娘都像粗鲁的水手一般宣泄着最低级的语言和肉体攻击。大战持续了三十分钟,然后被一道特别接近的落雷打断了,那道落雷击中了外面一棵靠得很近的树。

  “那棵树要砸坏酸梅酒的房子了!”苹果杰克叫道,打开窗户抽出了她的备用绳套。

  “苹果杰克,停下!你会……”

  太晚了。苹果杰克把树的上半截拉进了图书馆的卧室里。

  “……把树拽进来的。”瑞瑞说完了后半句。

  

  房间里现在简直是一场灾难,树枝散落在地板上,雨水疯狂地从敞开的窗口灌了进来。苹果杰克把脑袋伸出乱糟糟的枝叶,看到瑞瑞正在清理书架上的一些雨水。

  “你在干什么?”苹果杰克叫道,“别再擦那些小地方,过来帮我把这树给弄出去!”

  “有一只雌驹,看到她的两个朋友一起躺在床上就吓得不知所措,但是她却背着一个朋友吻另一个,还说那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瑞瑞喘着粗气,“我才不要听你教训我只顾自己呢。”

  苹果杰克看到她没法从瑞瑞那里得到什么幸运,于是转向崔克茜,“那你呢?你也会魔法的吧,过来帮我!”

  “又不是崔克茜把那棵树拽进来的,”表演小马说道,“而且靠近一步都会打破崔克茜对自己的誓言!”

  “什么誓言?”

  “崔克茜绝对不会靠近那个……那个……贱货十步之内!”她伸出蹄子指着瑞瑞。

  “听我说,”苹果杰克向另外两个姑娘说道,“我知道我们都有足够的理由对彼此生气,但是现在比起为一个蠢小子打得不可开交,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解决。如果我们不齐心协力的话,我们就要陷入比蛇坑还深的更麻烦的乱子里了。现在,谁来帮我?”

  安静了片刻后,“好吧,”瑞瑞恨恨地说道,“我猜我可以放下我们的梁子来帮你,就这一次。”

  “崔克茜……也同意。”崔克茜赞同道,“她一点也不喜欢你们俩,但是她会帮你们把这烂摊子解决掉。”

  “等等,”幽光插进话来,“我记得这里装了魔法避雷针的。”

  “所以?”

  “所以,它不是应该有避雷功能的吗?”说着,坠落的树枝在一阵逻辑推理中消失无踪。卧室的窗户恢复了正常,看起来就像是从来没有打开过,而外面的树更是完好无损。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崔克茜问道,打破了有史以来最尴尬的沉默。

  “我不知道。”幽光说道,就和其他小马一样困惑不已,“我只是指出了一个细节,难道我意外地纠正了被现实暂时遗忘的一些东西?”

  “难倒我了,”苹果杰克耸耸肩,“这种情况我一般会去问萍琪。”

  “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吹毛求疵,”瑞瑞感激地说道。“或许我们应该回到床上去躺下并且再也不提这件事?”

  “等等,小姐,”苹果杰克说道。“我说让幽光睡到楼下的沙发去,这样的话,亲爱的洁癖狂躁小姐在这里也没啥可闹的。”

  “我想这是不用说的。”幽光承认道。

 

 

  亲爱的赛蕾丝蒂娅公主:

  大家都知道,睡衣派对是非常有趣的,但是对于这种派对,存在时间和场合的限制,那限制称之为‘童年’,尤其是你打算和异性共度睡衣派对的时候更是如此。虽然我因为从来不能经历美好的睡衣派对而有些伤感,但是我猜,和银甲和韵律玩书本城堡的回忆,会很好地在我记忆中代替它。

  您忠实的学生

  幽光亮亮

  PS:我很抱歉这封邮件必须通过小呆快递寄给您,但是如您所知,往年的时候又到了,斯派克得和您一起去执行坎特拉皇城皇家公务。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