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The Maretian - 小马国火星救援

Sols 40 ~ 41 - 太阳日40 ~ 41

本章发表于 2019-04-01 • 0人收藏 • 336人看过 • 6,189字 • 11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AMICITAS飞行任务三任务日37

ARES 太阳日40

 

        活马上就要干完了。

        四小时的忙碌之后,那堆高氯酸盐现在只剩下火球屁股那么高了,宽度也削减到比他从吻到尾稍长的程度。再过两个小时,就能放下铲子,用扫帚畚箕收尾了。

        火球想着,真是可惜了,这么多辣味的东西就得全部倒出去,任由稀薄的火星风系慢慢席卷而去。他想要留下一些以备后用。那些单调乏味的晶石吃起来会很无聊,马克又吝啬于分享调味料。至少他得找些东西来让等待救援的日子变得好过一些,例如眼前的这些高氯酸盐当调味料应该就挺不错的。

        当然马克肯定不会愿意为此事白白浪费他的瓶瓶罐罐。他之前明明白白表明过他不想再看到这坨黄白之物出现在庇护所附近。但要是火球把这些东西存在Amicitas的厨房里,他总不可能反对吧?那里的照明现在能用,舱内空气也没什么问题,甚至还比外边暖和一点。要是他愿意的话他就能去飞船上吃饭,那只猴子肯定也拿他没办法。

        而且,要是这堆东西没马要的话,为什么他就不应该拿走呢?要是大家都不要的话,这些东西不就自然归他了吗?

        没毛病。火球,这些全都归你了。就拿一点总不可能出事。

        时间到了中午,大家都准备好回漫游车上吃午饭了。马克正加固着之前给老大与飞火的雪橇挽具打的结。蜓蜓正准备把魔法电池扛到背上;而星光则因为用魔法连续铲了四小时土,现在正坐在地上抽风,抖得像个筛糠。并没有谁能注意到火球的行动。

        然而此时火球为数不多的理智朝他吼道:“你个智障,要是你要等到没马能阻止你的时候再去干某件事的话,那就说明是个坏主意!放着别动!要是真想要的话那只独角兽也随时可以弄来的!”

        但是他其余的心智早已被一种诡异的歌声占据:“给我......给我......”,而很少有龙能抵挡得住这种曲调的魅惑。推波助澜的还有另外一点(对于大多数智慧生物皆是如此),你想到的主意越糟糕,你就越是克制不住想动手的冲动。

        火球从他太空服的工具袋里取出了一个完整的食物包塑料包装袋。他留下了几包,等他受不了天天吃石英的时候可以拿出来缓解一下,但他同时还保留了一些包装袋,一部分原因是龙的天性使然,而另一部分则是因为他觉得以后可能会用得上。

        就比如现在这种情况,他走向那堆东西,想用它取一勺有益于身心健康的高氯酸盐调味粉。


        小马们的食物包是由一位在休嘶顿太空中心工作的幻形灵大厨负责的,倔脾气跟甲壳与寒霜[1]差不多。食物被魔法真空密封在一种廉价的塑料气密包装里,由位于马哈顿一位同时作为幻形灵太空计划与小马国太空署的上游承包商生产。包装好的食物一般存放于防火柜内,但是并未考虑过对包装本身进行防火处理,毕竟有马说过,“在太空里要是连这种东西都着火了的话,你最好还是先去操心别的大麻烦再说。”

        相比之下,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一众承包商们则是严阵以待。他们几乎使尽全身解数,来确保就算近距离接近一根点着的焊接喷枪,任务设备使用的碳纤维与塑料材料都不会燃烧。当然盛装土壤样本的塑封袋属于少数可燃的例外,但也只是在融化后缓慢燃烧一小会便熄灭。就算真像马克极度担心的那样用取样桶把高氯酸盐移出洞穴,也不太可能发生什么大事。

        与此同时,假若高氯酸盐如同洞穴环境一样保持着冰点以下温度的话,就更不可能出事了。不过这次情况有变。一段时间以来高氯酸盐一直缓缓吸收着周围空气与底下土壤中的痕量水分。这个潮解过程放出的热量使得那堆高氯酸盐一定程度上的温度上升。上层物质对下层的压力同时也贡献出了微小的一份热。而先前挖下的每一铲,使用的每一次魔法,压缩着扰动着这堆高氯酸盐,无异于是火上浇油。

        这堆高氯酸盐看上去依然是那么冷,但这种程度的寒冷已经不足以保障马克他们的安全了。

        就算这个空塑封袋在正常情况下并没有火灾隐患,要是条件满足,时机一到,小身材便能绽放出大能量。

        火球试探着尽可能靠近那堆东西,同时注意着没踩上去;他前倾着蜿蜒的上肢,小心地用包装袋舀起黏滑的粉尘。起初袋口张的不够大没能成功;而第二次尝试稍好一些,不过粘稠的高氯酸盐面对包装袋边缘仍不肯束手就擒。

        正当火球试图尝试第三次时,包装袋周围的黏液开始翻腾出气泡。火球吃了一惊,丢下包装袋,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迷惑地观察着泡沫翻腾之势如滚水般愈演愈烈。

        袋口蹿出了一簇火苗。

        突然间一团黑影跃出,以极快的速度把那条龙从高氯酸盐堆旁撞开了。

        一秒之后,那堆高氯酸盐轰然起爆。


记录抄本 水利电报交换机 ESA马尔的摩中心 <-> ESA飞船AMICITAS

 

AMICITASAmicitas呼叫马尔的摩完毕。

马尔的摩:马尔的摩呼叫Amicitas,之前联系不上,发生什么事了?完毕。

AMICITAS:莓莓——发生意外事故。外星人以及两名组员受伤。实验无限期推迟。等待后续通知。完毕。

马尔的摩:请重复一遍,没有成功接收。蹄速过慢。完毕。

AMICITAS:蜓蜓——发生意外事故。外星人以及两名组员受伤。实验qqq(脸滚键盘)

马尔的摩:马尔的摩呼叫Amicitas,完毕。

AMICITAS:蜓蜓——发生意外事故。外星人以及有且仅有一名组员受伤。另一名组员处于饥饿状态。下次联络前实验暂停。完毕。

马尔的摩:茧茧——在我来之前你们一个都不准死。完毕。

AMICITAS: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完毕。

马尔的摩:暮暮——具体时间等待进一步研究。完毕。

AMICITAS:蜓蜓——得去睡觉了。以后将敦促指挥官对摩嘶电码多加练习。完毕。

马尔的摩:是一名还是两名组员受伤?完毕。

AMICITAS:莓莓——两名。完毕。

AMICITAS蜓蜓——一名。完毕。

马尔的摩:已抄收,两名组员受伤。等待下次联络,通讯结束。

 

任务日志太阳日41

 

        我此时正躺在自己的铺位上。火球帮忙拿来了我的笔电好让我记录这篇日志,同时也跟我说了句“抱歉,真是太抱歉了。”这几个词肯定是他从星光或是蜓蜓那里学来的,毕竟我不相信他曾经用小马语说过类似的词。

        好消息是:我还活着。我从一堆高氯酸盐分解并四处喷射出的如同凝固汽油弹般的碎屑中成功脱身。经历了太空服破损,以及太空服破损处右上臂一二度烧伤后的我仍然活了下来。

        坏消息是:我现在痛的要死。感觉简直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刚才我有没有提到过因为我上臂二度烧伤起的水泡,导致我现在必须得仰卧或躺在左侧?要是再加上比太阳日6那次醒来后更糟糕的减压式头痛呢?简直是生不如死。

        这里我大致能描述一下在我印象里事件发生的经过。两个太阳日前,火球为自娱自乐进行了肉桂粉挑战[2]之后显然吃上了瘾,于是在没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在太空服里夹带出一个空的食物包试图存下一些留作私用。

        这也怪不得他。自我们昨天停工吃午饭之后,我几乎就忘了我们处理的可是两种危险氧化剂的混合物。那堆东西就是一直没动静。而且不管怎样,他就算吃了一些也不过就是打了个能着火的嗝。这样一来他当然就忘记了可能的危险性。不过考虑到我也忘了,所以这事可不能完全怪他。

        有可能他们给的药同时也帮我冷静下来了。飞火从他们的医药箱里给我找了一些强效镇痛剂。爽爆!虽然还是能感觉得到疼,但是与此同时我感到十分愉悦,充分适应了这个世界以至于我几乎把那件事抛到脑后了。我很确信一旦我们与小马政府建立了完整的外交关系后使用这种药物肯定会被禁止。我还很担心成瘾的风险呢,但是拜托,你们给我的医疗用品里主要就剩下各种片状或注射用的阿片类制剂了。这样一来不是没什么区别吗?

        回到正题。我刚给飞火解下挽具的系带时就注意到火球正俯身走向土堆。我们当时的进度还蛮顺利的,按估计甚至能提早收工,但是午饭时那里还剩下了不少。刚开始我只是很好奇;他鬼鬼祟祟的要在那玩意附近干什么?他是不想跟我们回漫游车上吃饭,决定自己出去在外面野餐吗?

        当他吓了一跳往后退的时候我已经开始朝他那边走过去了。(很是小心翼翼,因为就算看起来很像,但我还没有完全变成一个睿智)之后我就看到了那个食物包装袋。我当时叫嚷着让他后退,但很显然他听不到我——我们的太空服通话系统并不互通。之后我便看到袋口窜出了第一股火苗。

        没错。所以我们有了开放火源,火源周围的镁氧化剂,再加上有机可燃物。

        见此情此景你大概会开始疯狂爆粗。当然了,这是自然反应。我就在这里等着看你妈过来用肥皂给你洗嘴。

        我朝右跑了三步,找准角度后便转过来开始加速,撞向火球的一侧把他从边上撞开了。不得不说就算考虑到火星引力的影响,火球还是轻的惊人。他飞出去撞上了洞穴另一侧内壁的晶石,幸好力度不大没有刺破他的太空服。

        可惜牛顿他老人家是个混蛋,因为这一过程中我把几乎所有动量转移给了火球,这样我自己就剩不下多少了,而且还失去了平衡。我只来得及稳住自己没摔倒,向前迈了一步,那堆高氯酸盐就爆炸了。

        爆炸过程与好莱坞电影中的那种大不相同。实际上更像是翻腾着泥浆的泉眼里冒出的气泡破开,四处喷溅着污泥的情景,不过这次喷出的泥浆着了火。有一团飞出来撞上了我朝向土堆的身体右侧,而挂在我上臂的那一部分正在熊熊燃烧。

        NASA的太空服设计时就能经受得起极高温度,而且耐火性极好,但是黏滑的高氯酸盐就这么挂了上去,疯狂地啃噬着我的衣袖。那时的我自然也不能躺下来在四处盖满燃着的高氯酸盐的地面上打滚,所以几秒后我手臂上的那团东西就烧穿了太空服。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很有趣了。而且还极其痛苦。

        我并不记得持续了多长时间,不过肯定没超过几秒,否则我就活不下来了。估计我中间什么时候昏了过去,但是也记不得了。(这让我想起了读芝加哥大学期间参加过的几场派对,不过印象里只有一次跟火有关。)当我醒来时已经来到了漫游车上,身上穿着的是脏兮兮的连衣裤右臂烧没了一半,身边还躺着一只穿着太空服昏过去的独角兽。

        显然星光当时注意到了事情的经过,于是便一次性把魔法电池的剩余能量注入自身,再奔过来把我们传送进了漫游车,只留下了那件破损的太空服还有一大堆高氯酸盐。这次的快速施法救了我的命,不过看来她的小身板并没能承受得住。

        她现在还昏睡在我对面的床铺上。莓莓说她暂时还没醒来过。而就算磕了药,我还是对此有些担心。

        昨天其余发生的事情我都记不得了,估计是因为我休克了。(想想也是,毕竟今早我醒来的时候居住区里几乎所有的毯子都盖在我身上,还有一条在星光那里。)根据小马他们的说法,我是唯一不幸受迸溅出的燃烧高氯酸盐波及的成员。当我和星光成功离开洞穴之后,其余队员纷纷以非魔法方式溜之大吉。

        我只记得蜓蜓从漫游车气闸里进来,哄我坐到驾驶座位上。为此她甚至模仿出了李将军的号角声来确保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不过也可能是我梦境中的情景,因为我同时还记得约翰森站在我旁边,靠着我的肩膀。“加油,马克,”我听到她的话语,“你能做到的。”

        现在想想,我当时一定是在做梦。不管怎样,自我上次见到我的组员们已有超过三十个太阳日的时间了。但是我清楚地看见她就那么站在那里,穿着与我一样杂乱不堪的衣服,在身边陪伴着我。我认为我当时应该说了句,“我爱你。”(要是哪天贝克看到这段东西的话他一定会气疯的,但是拜托老兄您想一想——要是你一直不肯跟你的CP开口表露心声的话,我想在我的梦里跟她干什么就只能怪你不争气了。)

        之后她便说了一句让我感到振聋发聩的话:“我们为爱而生,因爱而活。”要是我能有块墓碑的话我一定得把这句刻在上面。

        我又想了想,发现这个想法蛮蠢的。刚刚我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大群僵尸呻吟着“心……心……”的画面。

        不说了。总之不管是因为梦境还是幻觉什么的,我恍惚中把漫游车开回了居住区。除了我刚才提到的内容以外的驾驶过程我一点都记不得了。小马们先下了车,给我带来了我的一件完好的EVA太空服——至少我记得是他们哄我穿上的。今早醒来的时候右边的衣袖蹭到手臂上烧伤的地方,简直是疼到骨子里了。火球居然还抓着我那只手臂通过气闸把我从漫游车上挪回了居住区,真是痛彻心扉。

        我也记得他们把星光扛回了居住区。之后是蜓蜓。对于这点我还是蛮吃惊的。今天我还看到那只虫子在四处转悠,不过她看起来状态似乎不太好。他们刚来这里的时候她的翅膀还是油亮油亮的。现在可没了,而且我感觉她翅膀和蹄子上的洞又变大了一些。

        为什么我之前老是想不起要去问问蜓蜓究竟是怎么过活的?现在唯一能回答我的那只小马正睡得死死的,叫也叫不醒。

        长话短说;本来事情的结果可能会更糟糕的。我损失了一件太空服,但是毕竟它已经穿了一个洞了,所以这点我并不是很挂念。最近几周我得一直戴着包扎手臂的敷料,等着烧伤的伤口痊愈。之后我手上可能会留下一些类似水痘印的疤痕。这段时间内我也得限制活动量,所以小马们暂时得替我干更多活了。


        还有那个火球。我记住他了。他这次算欠我一个很大的人情,而且我觉得他应该也知道,毕竟他给我端来了一份热好的食物包。幸好我之前教过小马们怎么操作微波炉。

        吃好东西就该休息了,之前随意看了一些刘易斯留下的七十年代辣鸡电视剧。我现在并不怎么想看有关赛博朋克的内容……在小马们进一步学习英语之前估计是看不懂大多数非音乐剧类型的情景喜剧的。

        刚刚翻出一部“电子伙伴”,描述里只有短短一句:“PBS 1971-1977”。好吧,要是真是PBS出品的,那还是睡着的时候看比较好。

 

任务日志太阳日41 (2)

 

        小马们今天花了一整天围在我的床铺旁看着这部愚蠢、迂腐、幼稚又极致操蛋的节目。这种事情日复一日,几乎要成为日常了。在看帕曲吉一家前也是如此,甚至有取而代之的势头。

        星光刚刚醒了过来。她换了个姿势扑在床上,这样方便她看到屏幕。真可怜,她看起来绝对累坏了,可还是用她那磕磕绊绊的英语对着我唠叨,好让我放下手头的日志再给他们放一集。

        我感觉接下来的日子应该会顺利一些。不过这也可能是嗑药带来的错觉。

 

 

【附注:】

1、 Carapace/Heavy Frosting:参见CSP Chapter 1,皆为虫巢曾卧底于中心城的特务虫,其中Heavy Frosting有厨师经验。(此处 “Frost” 可作 “糖霜” 解。)

2、 Cinnamon Challenge:肉桂粉挑战,外国先前风行的沙雕挑战,挑战人吞下一大勺肉桂粉并全程进行视频记录。画面不进行描述。

LRlicious  麒麟 #1
回复 Sols 40 ~ 41 - 太阳日40 ~ 41

终于,更新了.......

回复 Sols 40 ~ 41 - 太阳日40 ~ 41

回复#1 @LRlicious :

_(:3」∠)_

Patrny Rorenber  天马 #3
回复 Sols 40 ~ 41 - 太阳日40 ~ 41

更新了!

ohhhhhhhhhhhhhhhhhhhh

回复 Sols 40 ~ 41 - 太阳日40 ~ 41

回复#3 @Patrny Rorenber :

ヾ(≧▽≦*)o

PEGASUS DEVICE  天马 #5
回复 Sols 40 ~ 41 - 太阳日40 ~ 41

更了!

回复 Sols 40 ~ 41 - 太阳日40 ~ 41

回复#5 @PEGASUS DEVICE :

_(:3」∠)_

Maestro_麻将  独角兽 #7
回复 Sols 40 ~ 41 - 太阳日40 ~ 41

"天啊,刘易斯指挥官,你就不能留下点什么不是迪斯科的东西吗?"

回复 Sols 40 ~ 41 - 太阳日40 ~ 41

回复#7 @麻将_Hisparkle :

别忘了还有肥皂剧(逃

Maestro_麻将  独角兽 #9
回复 Sols 40 ~ 41 - 太阳日40 ~ 41

回复#8 @Equus :

三人行(绝望

Maestro_麻将  独角兽 #10
回复 Sols 40 ~ 41 - 太阳日40 ~ 41

回复#8 @Equus :

头像原图网址来一个好吗?秋梨膏?!

回复 Sols 40 ~ 41 - 太阳日40 ~ 41

回复#10 @麻将_Hisparkle :

emmm...

我直接贴图上来吧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