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scream
Lv.19 6051/6460 夜骐站务小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降龙记

本作评价
14()
()0

002aMdz2zy787klor2gc8&690.jpg

Celestia vs. Garble

降 龙 记


作者:Rambling Writer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46703/celestia-vs-garble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恶龙小子嘉宝赢得了龙王选拔的烈焰试炼,赢得了龙王的血石权杖。得知此事后,赛蕾丝蒂娅决定挺身而出阻止这位暴虐的新龙王,为了艾奎斯陲亚和龙之谷的未来命运和他一对一决斗,一只不朽的、力量足以移动太阳的、已经有数千年经验的不朽天角兽,对决一只基本上没有什么经验的少年龙族。嘉宝接受了决斗邀请。


第一回合……开始!

* * *

  无序真得需要一些帮助来好好学习派对上的社交,而不是通过他的力量来让情况全都陷入彻底的疯狂!于是赛蕾丝蒂娅亲自邀请他来参加她的某些单对单花园派对,对象是她精心挑选的坎特拉皇城精英。最幸运的是,无序居然还真的同意了,而且表现还非常规矩。他们已经在和平而友好的安详气氛中详谈了足足一分多钟了,目前物理法则还没有被无序踩进烂泥巴里去。其中大部分原因可能是他正在讲一个故事;不管他扯得有多离谱也好,起码无序是个挺不错的演讲者,知道分享经验是何等重要。

  “然后啊,我啊~~~就说了,”无序告诉花花短裤。“要是你的童子军饼干义卖的童子军饼干是拿真的童子军做的该怎么办呢?就算她们会尿床而且烤不好也罢。”

  非常不幸的是,无序还没学到讲故事得多些题材,上个月的每个派对,他对每只小马讲的都是这个故事。好吧,当然了,他每次讲述的听众都不一样,不过赛蕾丝蒂娅可是耳朵都起茧子了,他讲这个老掉牙的故事的时候甚至连腔调都没啥变化。哎,好吧,至少这只是婴儿学步的阶段,以后的事以后再学。

  “然后啊,她啊~~~就说了,‘这甚至都不算是讽刺,那是字面意义和模棱两可的语法,就好像说婴儿粉是用真正的婴儿做的。’”

  让赛蕾丝蒂娅稍微有点惊讶的是,随着绿色的光焰,一封卷轴忽然从斯派克那里送了过来。他不是该被招去听龙王的诏令吗?诏令的内容倒无关紧要,反正龙王的什么诏令他都得听。没准儿这封信和龙王有关?(现任龙王应该还是炬焰,对吧?她相当肯定),公主飘起卷轴,把信展开了。

  “然后啊,我啊~~~就说了,‘好吧,要是你那么聪明的话,敢问一下何为讽刺?’”

  

亲爱的赛蕾丝蒂娅公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一只名叫嘉宝的年轻龙族在龙族的烈焰试炼中获胜啦,现在他是新的龙王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明天就要带着龙族大军前来袭击艾奎斯陲亚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诚的,

  斯派克

  P.S: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年轻龙族……龙王……”赛蕾丝蒂娅一边阅读着那封信一边喃喃着,然后她用蹄子揉着额头叹了口气。“又来了,怎么前任龙王就从来没好好教过臣民他们的再前任惹上我是何等弥天大错?”她长叹不已,看来又是小小的惯例再重来一遍的时候了。她飘来羽毛笔,墨水瓶和羊皮纸,开始写回信。

  “然后啊,她啊~~~就说了,‘使用语言传达的意图是在其字面意思之外的,那才是讽刺!’”

  

亲爱的斯派克

  要是他还在旁边,请转告龙王嘉宝(“这什么白痴名字啊?”她嘀咕着),我希望避免任何不必要的流血冲突(请给我加上些头衔比如‘艾奎斯陲亚太阳公主’之类的),并且,告诉他,我要和他一对一决斗,时间是明天正午,地点

  

  写到这里她顿住了,用羽毛笔轻轻敲着自己的下巴。哪儿呢?哦,在哪儿比较合适呢?什么地方比较适合打架?要找到一个好的战场,还得跟上次地方不一样,可真是件痛苦的麻烦事。这地方必须得恰当,充满戏剧性,而且还得离任何城镇都够远,免得引起民众们恐慌什么的。小马们最不擅长的就是应付恐慌这回事。赛蕾丝蒂娅首先想到的地方是山脉,不过她最后很不情愿地放弃了那里。老是山,每次她都往山里钻。这次她真得想个什么新鲜地方了。

  “然后啊,我啊~~~就说了,‘那好那好,谁请你来当艾奎斯陲亚语文老师了,小聪明小姐?’”

  暮光闪闪……哦!闪光平原!太完美了!那是个漂亮地方(不知为何这点依然悬而未决),广阔而平坦,从一边地平线延伸到另一边地平线,而且还离龙族领土够近,嘉宝应该能接受。对,那地方非常不错!

  

  ……在闪光平原,就在荒芜之地以北。胜者赢得一切,艾奎斯陲亚还有龙族领地都归其所有。我倒要看看他要怎么对付每天移动太阳的那位小马。

  真诚的

  赛蕾丝蒂娅公主

  P.S: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个大头鬼。

  

  “然后啊,她啊~~~就说了,‘其实学校请过我,要是你想要的话我可以给你证明证明。’”

  又把回信仔细看了一遍,赛蕾丝蒂娅点点头,这样应该没问题了。她无声地用魔法把它发了出去,送到了斯派克那里,然后把注意力重新回到不远处的无序和花花短裤身上。哦,还好。他刚刚讲到了精彩部分。

  “然后啊,那个流星啊~~~就说了-”

  * * *

  赛蕾丝蒂娅到了闪光平原已经差不多一刻钟了,而且还在耐心等待,她到得比任何龙族都早,比约好的正午时分还要早得多。如果有谁在看,而且够精明的话,就会注意到她的角正在发光,而且已经持续了好一阵子。不过他们也可能会注意到,这附近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

  她是孤身前来的,没必要吓着自己的卫兵,露娜也决定这次不来看了(“不过记得告诉我他们下次什么时候来。”她是这么说的)。暮暮,斯派克和瑞瑞都已经安全回家了,而且都被吓得不轻,不过赛蕾丝蒂娅已经让他们安下心来了,告诉他们,自己没有危险。反复告诉他们,一遍又一遍,而且还不得不把他们都传送回坎特拉皇城去。

  毫无疑问,嘉宝上钩了。他当然会上钩。足以蠢到对艾奎斯陲亚宣战的少年龙族都是白痴,这场宣战仅仅表露出了一个征兆:宣战者对自己的信心太过头了。他根本不可能拒绝这样的决斗邀请。实际上他八成还会把所有的龙都带过来,要当面向他们展示自己是如何大获全胜的。对赛蕾丝蒂娅而言,这样反而更好。

  而接下来的情况正如所料,嘉宝在正午之前总算也到达闪光平原了,还跟着一大群的龙族跟班,大部分都跟他年龄相仿,比她个头要小一些。也有几只个头非常大的年长龙族,看起来真是威风凛凛,不过他们全都是一脸无聊的表情。很显然,他们之前就已经见识过这种事了,现在不过是想再回顾回顾,起码有些龙还是学到了教训的。

  年轻的龙族们想尽一切办法制造喧闹和噪音,他们咆哮,他们嚎叫,他们捶打地面,尽最大努力表达着自己的愚蠢。嘉宝则在他们面前踱来踱去,耀武扬威地挥舞着那根血石权杖,活像是个蹩脚的指挥家在指挥交响乐团。赛蕾丝蒂娅百无聊赖地看着他们犯傻,眼睛半睁半闭,懒洋洋地等待着。

  嘉宝把血石权杖一挥,于是龙族们沉寂下来了。他挥动权杖指向赛蕾丝蒂娅低声咆哮,声音倒还挺震撼的。“艾奎斯陲亚之小马公主!”听起来他正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更富有古典的皇家韵味。“我是乃-”(赛蕾丝蒂娅的眼睛抽搐了一下。这才几个字,语法就全见鬼去了)“龙族国度之龙王的嘉宝,我特此来前是为了-”(赛蕾丝蒂娅的嘴唇绷紧了。)“-将摧坏的-”(赛蕾丝蒂娅听着那乱七八糟的语法,腿都直打哆嗦)“-阁下你,并且夺取之汝-”(赛蕾丝蒂娅勉强克制着把他的尾巴杵进他嗓子眼里的冲动,这家伙简直是语法的屠杀者)“-领土,阁下有话什么可以说?”

  哦,哎呀……“阁下”?他不知道这称呼是平级或者下级称呼上级才会用的吗?就这智商,对付他绝对是小菜一碟了。赛蕾丝蒂娅清清嗓子,在面前飘起一个盘子来。“蛋糕还是死亡?”

  嘉宝放低了权杖,皱起了眉头。“什么?”

  “你可以道歉,我会原谅你,然后我们可以在这里共同品尝一些美味的蛋糕。”赛蕾丝蒂娅非常耐心地告诉他。“不然你也可以继续侵略,我则会反击,并且让你明白为什么你不该欺负我的小马们,而你会死。”她非常夸张地抬起一只蹄子放在嘴边,压低声音大声告诉他。“选蛋糕,这是我的忠告。”

  嘉宝哈哈大笑,“哈!蛋糕?你以为我会为了蛋糕而停止侵略吗?”很明显,劝告太过于正经,就会妨碍信息的正常传递。

  赛蕾丝蒂娅尝了一小口蛋糕。“说真的,这蛋糕真的非常非常不错。”

  “扭捏小马公主除此之外也不可能有别的花招了。”嘉宝嘲笑着,他举起了权杖,上面的宝石亮起了险恶的红光,他大吼道,“准备受死吧!”

  “先等我吃完蛋糕行吗?”

  嘉宝眨了眨眼睛,权杖的光弱了下去。“……嗯?”

  “我的蛋糕,我可以先吃完蛋糕吗?”

  一片沉默,然后嘉宝冲着赛蕾丝蒂娅瞪起了眼睛,权杖再次亮了起来。“不!”他挥动权杖,于是一连串的魔法飞弹就像火箭炮一样朝赛蕾丝蒂娅打了过去,每一发魔法飞弹都充满了魔力,那强大的威力甚至撕裂了空气。

  那些魔法飞弹就在赛蕾丝蒂娅布下的魔法护盾前纷纷弹开,就像是一连串乒乓球砸在砖墙上一样弹向空中。“不过这蛋糕真的很好吃!”她说着又美滋滋地吃了一口。“你真该尝尝看的。”

  嘉宝咆哮如雷,权杖的光更加刺目。他活像风车一样一遍遍地挥舞着权杖,每一次都有一发威力十足的魔法飞弹在赛蕾丝蒂娅身前炸开。大地在震撼,一时间天昏地暗,魔力的乱流和爆炸激起的烟尘遮天蔽日,把赛蕾丝蒂娅和她的魔法护盾都给完全淹没了。

  最后,嘉宝终于停止了挥舞权杖。气喘吁吁的年轻龙王得意洋洋地大喊,“哈!你再挡啊,你这扭捏小马!”

  一阵清风吹过,带走了爆炸的烟尘。赛蕾丝蒂娅的魔法护盾毫无动摇,连光泽都没变。

  “如果你能稍微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那么我会非常感激。”赛蕾丝蒂娅评价道,慢条斯理地用餐巾抹着嘴。“身为龙王,此等言行乃是非常不得体的。”

  嘉宝的下巴掉了下来。“可、可是……”他结结巴巴。“可、可是……”

  “现在嘛,既然这是一场决斗,”赛蕾丝蒂娅宣布,“我想该轮到我的回合了。”她随便使了个心灵传送魔法,就把那柄血石权杖从嘉宝的爪子里抢了过来,把它夹到了自己的翅膀下面。

  “嘿!”嘉宝大叫道,他慌忙冲向前来想把权杖抢回去,结果却撞到了一面无形的墙壁上。不知什么时候,赛蕾丝蒂娅已经在他身边设了一层环形的力场,这直径大约两米的力场像管道一样从地面一直高耸到云间。“嘿!”他又嚷嚷起来。“这是什么情况?”

  赛蕾丝蒂娅只是抬起头往上看了看。“三……二……一……”

  就在此刻,一道炽热到无法想象的等离子束从天而降。这束极热等离子来自太阳,赛蕾丝蒂娅都已经耐心地召唤了它足足二十分钟,现在它终于来临,以接近光速的速度砸到了它的目标头上。

  * * *

  太阳很热,真的非常热。你可能不会相信那颗巨大的天体热到了怎样一种难以置信的地步。我是说,你也许会觉得八月里空调坏掉就已经热得要命了,但那和太阳简直没得比。听仔细了,太阳的表面是最凉的部分,但就算是这里,也足以让水分子裂解成氢原子和氧原子状态。而太阳的核心则热到了一种看起来简直荒唐可笑的地步(大约一千五百万摄氏度,或者两千七百万华氏度,看你喜欢哪个单位了),在这种程度的热量之下,原子核之所以还没有挣脱强核力而散架的唯一原因就是这宏大到荒唐地步的强大能量同时也造成了难以置信的巨大压力。温度也好压力也好,所有的一切数值都大到了简直能令你瞠目结舌的地步。

  太阳的温度,是一种那些头脑守旧的凡俗之辈所无法理解的温度。无论怎么解释,那些脑子总是一个反应:真是太他喵的热了!

  如果你碰巧是一只白色的,永生不死的,力量足以移动太阳的天角兽,那么这热量就是你无可阻挡的必杀武器。不过悲哀的是,虽然这必杀武器听起来很厉害,但是用起来可是限制多多,就算能控制自如也罢。其中大部分因素都跟距离有关,假设这魔法能以光速传递,到达太阳也得花上足足几分钟时间,然后再从太阳里牵引出一束极热等离子体,再把它拖回来。几十分钟,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太久。但是在战场上交锋之际还得保持长达数分钟的施法状态,龙都张牙舞爪地攻过来了,你还得费心费力地去算洛伦兹公式的话……因此,基于这种情况,太阳的真正威力很少能得到充分利用的机会。

  ……当然,除非你的对手非常宽宏大量地让你提前选好了战场和时间。

  * * *

  嘉宝没有化为飞灰,这意味着会有灰烬残留下来。

  他也没有汽化蒸发,这意味着至少还有些蒸汽之类的留着。

  他甚至都没有裂解成原子态,这意味着至少组成他的原子还有剩下来的。

  这么说吧,嘉宝一点儿都没剩下,组成他身体的众多元素都在巨大的能量作用之中或者融合,或者裂变。他的整个身体连一个原子都剩不下来了。

  简而言之,嘉宝死了,何止是死了,简直就是死了。他没有倒下,他没有错愕,也没有疲倦感或者垂死挣扎。他消失了,彻底湮灭了,冰消瓦解了。他的整个身体已经化为虚无,下了黄泉去见鬼了。他的生命戛然而止,神魂俱灭。龙王嘉宝已经完完全全地归天了。

  就连他之前所站的那片地面也成了历史。虽然大部分的热量都已经被赛蕾丝蒂娅的护盾力场所安全地隔离包围,那泄露出去的零星热力还是把周围几百步之内的地面都烧化了。而力场之内,尽管赛蕾丝蒂娅已经尽了最大努力,等离子体还是在地上烧了足有几十米深。超高压之下,熔化的土地飞溅到了半英里之外,爆出一个超过五十英尺宽的熔坑。至于冲击波,倒是被赛蕾丝蒂娅确确实实地抑制住了,没有让它把周围围观群众的骨头震成齑粉。这扩散的狂暴气浪只是在护盾内反弹纵横,激发出了怪异可怖的轰鸣声,听起来就像是野狼的夜嚎和大瀑布的轰鸣加在一起又放大了上百倍。

  围观龙群全都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熔坑看。后面,能听到年长的龙族正在“哦……”地赞叹着,有几只老龙甚至在鼓掌喝彩。赛蕾丝蒂娅依然在金色的力场之中夹着那根权杖巍然不动,虽然她现在是展翅悬停在熔坑的上方,但基本上,她还是巍然不动,连一寸都没动。“他该选蛋糕的。”她轻声叹息着,“为什么他们就从来不选蛋糕呢?”

  公主优雅地飞过冒着烟的熔坑边缘,在烧化的地面上降落,把权杖插在她面前的石头上。“要是你们有谁想要这东西,”她朝周围大大小小的龙们叫道,“尽管过来拿就是了,我唯一的请求,就是请不要伤害我的小马们。”

  所有的龙们齐刷刷地看着那根权杖,然后齐刷刷地看着赛蕾丝蒂娅,又齐刷刷看着之前嘉宝所在的那个熔坑。权杖,赛蕾丝蒂娅,熔坑。他们不约而同地咽了口唾沫,整齐划一地,龙们全体退后了一步。

  嗯,也不是全都整齐划一。

  一只鳞片有如蓝宝石的小龙信步走出战栗不前的围观龙群,朝权杖俯冲了下来。她捡起了权杖,向前飞了几步,在赛蕾丝蒂娅面前停下,抬头正视着公主,开口道:“我,余焰,新的龙王,特来此选择蛋糕。”

  赛蕾丝蒂娅笑得无比甜蜜:“雪芳蛋糕,云石蛋糕,还是红丝绒蛋糕?”



The End


thumb_up14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The-Pony-Alex Lv.2 天马
回复 降龙记

看见没,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2019-01-01
2楼
The-Pony-Alex Lv.2 天马
回复 降龙记

话说小马没有手,她们是怎么判断洛伦兹力方向的

2019-01-01
3楼
回复 降龙记

能量和物质不会消失,只会相互转化,所以嘉宝的身体完全消失意味着其全部质量(理论上来说不可能,但这是魔法,管他呢)以E=mc2放射出来,假设其质量为200kg,则能量为18000000000000000000J,即1.8乘以10的19次方焦耳,这个能量已经是无数吨TNT当量了(原谅我懒得算),方圆数十里早已化为灰烬,所以,大公主的防御盾已经防御住了上千颗核弹!!!

2019-09-21
4楼
极光闪耀 Lv.6 独角兽
回复 降龙记

数理化小说

4 天前
5楼
五柳恨水 Lv.1 独角兽
回复 降龙记

如果你碰巧是一只白色的,永生不死的,力量足以移动太阳的天角兽,那么这热量就是你无可阻挡的必杀武器。不过悲哀的是,虽然这必杀武器听起来很厉害,但是用起来可是限制多多,就算能控制自如也罢。其中大部分因素都跟距离有关,假设这魔法能以光速传递,到达太阳也得花上足足几分钟时间,然后再从太阳里牵引出一束极热等离子体,再把它拖回来。几十分钟,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太久。但是在战场上交锋之际还得保持长达数分钟的施法状态,龙都张牙舞爪地攻过来了,你还得费心费力地去算洛伦兹公式的话……因此,基于这种情况,太阳的真正威力很少能得到充分利用的机会。

这就是大PP是战5渣的理由:ftemoji_sunspicious:

4 天前
6楼
Nightscream Lv.19 夜骐站务小编
回复 降龙记

回复3592 @The-Pony-Alex :

天琴表示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FimTale Telegram: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