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兔肉乌冬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Hasta la vista, baby!

【短篇】蓝花楹

本作评价

attachment 1 名小编推荐过此文章

[FT精选#2(EqCN 2019-01-15)]《蓝花楹》讲述了一位在马哈顿挣扎求生的女伶的故事,是一篇典型的散文体小说。作者非常细腻地描写了这位名为Calla的小马的心理变化。角色的情绪从“波动”到“崩溃”然后“爆发”,最后又重归平静,整个过程丝滑顺畅,仿佛在观看一出舞台剧。
——jazspid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Calla Jacaranda是个戏子,拿演技和青春换口粮的营生。于导演她是戏台上能动的摆件,对观众她是幕布前灵动的艺术,至于自己,只是马哈顿中的求生者。


这是又一个平凡的工作日,她提前来到了化妆间,倒不是因为勤奋,只是在戏台外柴米油盐的生活单调而又枯燥。虽然提前了不少,化妆间内却聚集了三两早到的同行,他们各自呆在这房间的角落,维持了一份静穆的秩序。


她端详起衣装。素青的连衣短裙盖过膝盖,钛白的蕾丝花纹从裙摆向胸口缠绕,略紧的修长剪裁勾勒出她身体的曲线,却不显暴露,倒是一番淡口的清秀。这份清纯恰好衬出她二妹的角色。不像那大姐,能当得门面,不得大红大紫。不似那小妹,得不来宠爱,不衬娇艳的粉。她只是二妹,像是一家马的配角,有了她这台戏才完整似的,可缺了她,这一家子也无短缺。


那大姐,是戏班子的头牌,染金色的毛发和艳红的鬃毛即使在满是红花的戏班子里也依然吸引着所有的目光。Calla挺喜欢那姑娘的,她有着最暖心的笑容,虽不说倾国倾城,却足以让见过她的雌驹感到嫉妒。除了工作和家庭,她几乎将所有的爱倾注给了她那只英俊的独角兽。他乌黑油亮的皮毛下隐藏着一身紧致的肌肉,无一丝多余的脂肪,线条感十足的面庞上嵌了对蓝宝石般的眼睛。他是某个中心城官员的子嗣,是Calla望不见的阶级,由于常在后台,倒也和Calla有过交流,虽然听不着遥不可及的生活,但也知晓他们间的爱情。


一个富有却空虚的公子哥,对舞台上的公主一见钟情,可她却不觉。直到一天她一反常态,不知因为想避开熟马为孤独感到哀愁还是什么的,在一家她从未去过的酒吧里独自买醉。而他在繁杂的马群里认出了昔日的她,只是多了些落魄和几分世俗。而后几杯下肚,她得到了她的渴求,他实现了他的欲望。这样简单到几个字就能解释清楚的老套爱情,却被戏台后雌驹朝思暮想。


雄驹环抱着雌驹,嘴中吐出腻死马的情话,用魔法替放松她本就不怎么僵硬的肌肉。那女孩看着剧本,偶尔抬起头来对他笑,那女孩脸上的笑同朝日的晨露般充满了灵气,那笑是Calla最为欣赏的,可她又却极珍惜那笑容,只有面对特别的他和她所热爱的舞台时才会滥用,却只得来憨憨的回应。


Calla常会幻想爱情,但在像马哈顿这样冰冷的城市里寻找那份温存却如大海捞针,更何况她身上的胭脂气染上了酒精臭,将过去的温存熏成了一摊烂醉。Calla尝试过戒酒,但这分微不足道的决心也随着那个月的金钱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大概放弃了这个梦,可她也自知她混的是青春饭,终有一天没法给自己挣那份酒钱,甚至是饭钱,她得想着未来。


当Calla回过神时,已是开工的时间,后台一下慌乱了起来。她看着化妆师匆匆为演员身上堆满装饰,而化完妆的新马则小声却又过于激昂地念着她们不多的台词。甜腻的情侣已经分开,那雄驹已经前往观众席,而那雌驹依然呆在那里,少了环抱也停止了笑,她忽然发现Calla望着她,便也又抬高了嘴角挥舞前蹄。那个笑容突然让Calla有了些实感,两匹雌驹在短暂的目光交流后回又到了蹄头的的工作上。Calla望向镜中的自己,那马美得寻常,花丛中引不来她心中的青睐,也带不来她梦里的爱情。恍然大悟般的,她略微收短了裙摆,露出来些许足以透出青春的肌肤,她又抄起眼线,在淡妆的眼角涂抹了层难以发觉的妩媚,怀揣那难以实现的梦想,她走到幕后,等待着舞台的金碧辉煌,却更在意临幸于她的目光。


舞台上的生活是一种火焰,它迸发着一种热情的星点,在观众前展现架空现实中短暂的马生,在瞳孔刻录下壮丽的炫彩,而后却只剩空荡荡的舞台和一颗颗燃尽了的心,沉下些余烬留由回味。Calla是这片火焰中不起眼柴,燃烧后大概也想留些余香,但这由不得她,眼缘都是天注定,不会因她的意愿而改变,她只是烧干的炭火,寻找着能再次点燃激情的东西。


Calla的青春属于那金碧辉煌的剧院,她扮演着不一样的马生,只为维持自己的生活。但她的灵魂却归属于这,这家名为Valkyries Hide的小酒馆,这里同样容纳了太多马的故事,记录了数不清的喜怒哀乐。可Calla更喜欢这里一些,也许是因为这里的故事更加真实,也许只是因为她只用作为一个听众,只用面对真实到刺骨的感情流露和麻痹了神经的酒精反应。随着开门牵连的一声清脆的铃响,她又来到了这个温柔乡。一丝消毒水味弥漫在空气中,混合挥发的酒精臭和发霉的木板气,一股洗也洗不掉平凡。幸而这里实在昏暗,寥寥几根显得老化的灯管被罩上淡紫色的滤光板,散发着照明了吧台座的桌面和调酒师背后酒柜的光辉,老式的显像管电视被悬在屋顶角落里,用刺眼的亮度播放着一些没马关心的娱乐节目,它溢出了一大片光明,让Calla足以看清女调酒师可爱的脸和没什么顾客的店面。


“欢…是Calla呀~”


“…我就那么不值得欢迎吗…”


“那么~欢迎光临!亲爱的Calla,请问您是要先吃饭,先洗澡,还是只~喝~酒~呢?”


“…老样子吧…”


“大杯的啤酒马上就好~”Calla看着那女孩转过身去,在柜台后翻找起来。她在过去的半年中几乎每天都要造访这里,她喜欢用一大杯带着麦香与苦涩的饮料洗去一天的疲惫,伴着酒精忘记遥不可及的梦。


“来了~”


“啊,谢谢。”Calla接过递来的啤酒,将那杯子捧在蹄间。她注视着这金色的液体,看着气泡从杯底升起浮向表面,它们愈发膨胀却最终消失在空气中。那些没炸裂的,却堆积起来,变成一片空虚,它终究又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亡,周而复始。


“Calla?你还好吗?”


“嗯………啊!我没事的,只是最近有点忙,有点累…而且…不,我只是累了…”喉咙有如干枯了一般,紧锁着说不出话来,两大口啤酒下肚,却无济于事,仅仅在舌根处堆积了无法忍受的苦味。残杯酒面倒影出被气泡打碎的自己的面庞,她忽然燃起了一阵恶心。


“我想你半年以来的生活都很辛苦,但…你一直都过得挺顺利的不是吗?”


“没,我过两天要交房租了,可能要稍微努力些…”Calla感到鼻头有些酸,她突然像是要隐藏什么似的低下了头,然后继续说“不…我想…你是对的,只是…你能想象那种每天推着石头上山,却看到它滚下去的感受吗?”她低头盯着紧抱空酒杯的双蹄,看着它们慢慢变得模糊。


“Calla…”


“每天,我都望着那个发光的山顶,幻想着光明,期望着哪天能把石头从深渊里推上去,但…我从没能做到不是吗?我每天都在重复,一遍一遍的…可我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每天…每天都面对一模一样的景色。那块破石头一点都没有前进,我…一点都没有前进…”她用双蹄捂住了脸,但眼泪依然沿着蹄间的缝隙滴落在那有些发霉的吧台桌上。


“也许你真的只是累了而已。”


“而且,我的这块石头又不大,比起其它马所背负的…我的石头他妈的一点都不大!”


“Calla!”调酒师突然吼了起来,然后用平常的语调继续说“你只是累了,需要好生休息。这杯算我头上。”


“可我…”


“没什么“可我”的,你已经累坏了。”


“谢谢…”道谢后她站起来准备离开。


“Calla!明天会好起来的,请笑着回来。”


“嗯。”她迈出了酒馆。


已经是这个城市沉睡的时间,大街上空无一马,Calla独自一马行走在路中心。她看着源源不断的路灯从远方出现,划过视野消失在脑后,直到她最终拐入她的小巷。小巷垂直于街道,将街区从中切开,和其它巷道交错,形成了一张巨大的黑暗的网。Calla在这无光的狭窄网络中穿行,两边高耸的黑色建筑压得她难受,她只想快点回家,然后…她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但这样的生活很难继续下去,她必须终结些什么。


当她站在门口时,她却突然楞住了,她透过建筑间的缝隙望见了繁星,还有那皎洁的月。她突然狂笑了起来,对着月光,对着繁星,对着这片漆黑的建筑群,也许是觉得自己太过愚蠢,也许只是丧了心。她不久后便回复了平静,当她将钥匙插入锁孔时,她恍然大悟似的对自己说:


“明天会好起来的。”

#1
回复 【短篇】蓝花楹

彼此彼此

2018-11-17
#2
回复 【短篇】蓝花楹

我也是

2018-11-17
#3
兔肉乌冬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回复 【短篇】蓝花楹

回复#1 @和诣秩序 :

抱抱~

2018-11-17
#4
回复 【短篇】蓝花楹

2018-11-17
#5
回复 【短篇】蓝花楹

2018-11-17
#6
回复 【短篇】蓝花楹

头牌提供特殊服务吗?

2018-12-30
#7
兔肉乌冬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回复 【短篇】蓝花楹

回复#6 @榴莲炸弹 :

不能,只是更能吸引目光而已~

2018-12-30
#8
回复 【短篇】蓝花楹

回复#7 @兔肉乌冬 :

咳,那还有啥意思!

2018-12-30
#9
回复 【短篇】蓝花楹

回复#7 @兔肉乌冬 :

为啥没有特殊服务嘛

2018-12-30
#10
兔肉乌冬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回复 【短篇】蓝花楹

回复#9 @榴莲炸弹 :

这只是普通的小剧场而已~

2018-12-30
#11
回复 【短篇】蓝花楹

欧尼酱!

2018-12-30
#12
兔肉乌冬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回复 【短篇】蓝花楹

回复#11 @爆燃心火.艾普 :

哎嘿~

2018-12-30
#13
s6_tian1  陆马
回复 【短篇】蓝花楹

瓦尔哈拉...

2019-01-15
#14
兔肉乌冬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回复 【短篇】蓝花楹

回复#13 @s6_tian1 :

其实灵感来源于赛博朋克酒保行动~

2019-01-15
#15
s6_tian1  陆马
回复 【短篇】蓝花楹

回复#14 @兔肉乌冬 :

能看到一点影子,文章很不错,加油

2019-01-15
#16
立冬  独角兽 站务 赞助者
回复 【短篇】蓝花楹

为乌冬的文笔点赞!

2019-03-09
#17
晨曦灿灿  独角兽
回复 【短篇】蓝花楹

乌冬的文笔日渐长进!!……

22 天前
#18
歌者  幻形灵
回复 【短篇】蓝花楹

感觉乌冬大佬的对于内心的刻画很棒,用轻柔的笔触深刻的写出了主角对于现实生活不断的重复,而自己的青春却被时间不断夺走的恐惧。但主角心中的梦想仍在。她对爱情的渴望,对舞台的喜爱,对于如舞台角色那样美好生活的向往才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吧。可是世界的残酷不给她机会导致她不得不在酒精里沉沦忘记现实。而在最后她或许幡然醒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个角色。

乌冬大佬的文章不知道为什么都是橘黄色的,充满着阳光般的温暖。

 

1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