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备战法考,随缘更新,摸鱼中。。。。
【短篇翻译】你知道我能感觉到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8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8 天前 • 1人收藏 • 338人看过

 

你知道我能感觉到

          作者:Rated Ponystar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32967/you-know-i-can-feel-that

          译者:Zinogre

 

“你知道我可以感觉的到,对吧?”

加鲁斯停下了爪中正在写字的笔,慢慢转向房间里仅剩的另一个正在学习的伙伴,后者正在用它那湛蓝的昆虫眼睛看着它。其他马全都已经离开了,只剩下它们留下来完成作业。一个接一个,它们的朋友们都离开了,诺达的房间中只剩下它们两个。“感觉到什么,作业的草稿?”他环顾图书馆,试图找到一个开着的窗户,但是一阵愉快的咯咯笑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我说,早些时候,当你看着银溪的时候,我可是感觉到了你心里的感受。”奥瑟鲁斯会心一笑,弄的加鲁斯莫名其妙的眨了眨眼睛。然后他突然明白了奥瑟鲁斯的意思,他立刻转过身来,隐藏住他脸颊上的红晕。

 “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加鲁斯干咳道,“我只是注意到银溪今天换了一个新的鬃毛毛型。”

 “嗯哼,尤娜一直在教我们如何像牦牛们一样编毛,但是。。你知道的,我没有毛,这对我来说不好使。”奥瑟鲁斯慢慢地伸到自己的头上,苦恼地缩了缩脖子。加鲁斯可以想象到,对于她那又直又潮的鬃毛来说,牦牛们的蹄子并不好使。而且斯莫尔身上没有毛发,因此她那个时候没有和他们在一起。

加鲁斯睁大了眼睛,随后一抹意味深长的渐渐浮现在她的下颌上,“慢着,你的意思是沙坝确实做了一个编毛?告诉我你有那个时候的照片。”

 “没,而且我们发誓不再把这件事当成笑料了,尽管这很难。”奥瑟鲁斯轻声笑了笑,然后清了一下喉咙,“回归正题,我知道你对银溪的意思。”

 “有啥感觉?我只是把她当作一个亲密的朋友罢了”,加鲁斯说道,拿起她的书,收进包里。“你不过是在胡思乱想罢了,我要歇了。”

正当她打算离开的时候,奥瑟鲁斯说道,“你知道我是一个幻形灵,对吧?”

 “嗯?”

 “我们以爱为食,对吧?”

 “奥瑟鲁斯,我想这件事现在是个活着的生物都知道。”

 “那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们从别的马那里感受不到爱呢?”

在它们之间,产生了一段很长的时间的寂静,加鲁斯盯着在她面前傻笑的幻形灵,她现在只想找到一个借口,狠狠地掴这只幻形灵一巴掌。然而在面前这个对一切了然于心的幻形灵的眼中,一切狡辩都显得那么苍白,快速地排除了可能的否认的理由之后,加鲁斯叹了一口气,坐下来,把头放在手掌上。“彳亍口巴,我对她的感觉。。。的确有些不同。”

 “二货,你恋爱了。”奥瑟鲁斯轻笑道,加鲁斯看着她,很快停下来轻笑。“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哟。。。我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我和她没有机会?”他的回答就如同在说天经地义的事情一样。

 “你认真的吗?银溪可是一个好女孩,而且自从那次洞穴事件之后,你们的关系就变得很亲密了。”

加鲁斯咬着舌头,想起了那天他和他的朋友在试图了解友谊是否刻在他们的天性里的时候,被困住了。银溪很高兴找到了他而在他的心中,他也很高兴找到了银溪。帮助她战胜了她对风暴之王的恐惧,而她对他的感谢也让他感受到了从来没有感受到的东西。就如同是一种成就感,在一生中做了一次正确的事情的成就感。他在来上学之前的生活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糟糕的经历,而且他的所有行为,都一点用都没有。帮助银溪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他真正作为一个朋友,因为他曾经认为,他不能也不配和他的朋友们建立起这么紧密的关系。他很高兴他向那些质疑他的以及他自己证明了,他是一个够格的真朋友。

更别提那个拥抱了。。。 那感觉是真的。。。好。。。他想着,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柔和的微笑

 “我又感觉到了”

 “艹,别跟雷达似的扫描我的感情。”加鲁斯咆哮道,“我不否认我们更加亲密了。看着她和风暴之王斗争,也需要勇气,即使这只是幻觉。她这么强大的一面,可不是经常能够见到的”

 “然后我看见你俩在周末约飞和约游。”奥瑟鲁斯点道。

眯着他的眼睛,加鲁斯说道,“嗯哼,现在我算是明白为什么其他生物总是说你们幻形灵是潜行者了。是啊,我们的确在一起飞翔和游泳。我们在一起,我教她怎么飞得更好,反过来,她教我怎么更好地游泳。你要知道,直到最近,她和她的同族们才生活在陆地上,以前她们生活在海里。她们的游泳技术可比飞行技术好多了”

 “那,你又怎么会想着去学习怎么游的更好呢?你已经是一个不赖的泳者了,至少比尤娜好多了。”

加鲁斯的脸颊刷的一下就红了,他揉了揉他的后颈,“这。。。这个嘛,她说这个是作为我帮助她的回报。我跟她说其实这没有必要,但是她坚持这样做。我。。我只是想着这样我们之间的友谊会不会更加亲密。”

 “好吧,”奥瑟鲁斯揶揄一笑,“你俩互相帮助,相互关心,关系更进一步,对吧?我的意思是,你确实很在意她?”

啊嗯?是的,因为她是我的朋友,加鲁斯喃喃道,慵懒的倚靠在椅子上。他闭上眼睛,他真希望自己现在不在这里。“听着,如果硬要我说的话,我关心你们所有的人。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甚至在暖心夜前夕,尽管我弄糟了很多事情,你们也依然对我不离不弃。沙坝总是希望能于我一起放松,而且每个周末就会邀请我去他家里共进晚餐。我想他希望我能够感觉到我是他们家庭的一份子。斯莫尔则是这里的开心果。此外,她还是体育竞赛和恶作剧的好对手。尤娜,虽然她比较烦人话痨,但是她还是很善良的,和她一起玩还是很开心的。而你,就是我愿意倾诉的对象,因为你对于他人更加感性。而且,你也总是愿意帮我写作业”

 “那是因为你总是没法准时完成,”奥瑟鲁斯干巴巴地指出。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加鲁斯摆了摆爪子,视线朝下,叹了一口气。“银溪呢。。。老实说,她一直总是这么积极乐观向上。她一直在拥抱他人,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不因任何事情而沮丧。在狮鹫岛长大的经历简直糟透了,因为那里的社会环境就是如此。起初,我和她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样貌,这让她觉得很焦虑,但当我真正开始了解她之后,我想我发现我自己开始期待过上如同她一般的生活,每天像她一样去感受周围的一切,因为这真的是太。。。”

 

加鲁斯试图找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每当银溪给予了他一个比阳光还要灿烂的微笑的时候,这种奇怪的感觉就油然而生。当银溪站在他的身边,海洋的波澜如同鬃毛一般挥舞时,那份温暖就如同一股光芒在他的体内跃动。她的一颦一簇,她的一啼一笑,如同他从未感受到的也无法理解的情感的交响曲在他的脑内回响。

 “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这种感觉,就是觉得。。。我想要更多。。。”加鲁斯低垂着眼睛,看着奥瑟鲁斯,“我不确定这就是爱,但,我确实感受到了什么。然而,尽管我的确是这样喜欢她,我想这应该也不会起作用的。”

 “怎么会呢?我想银溪会很乐于尝试的。”奥瑟鲁斯偏过头说。

 “额,我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她是骏鹰皇室出身,而我呢,只不过是狮鹫岛的一个孤儿,没有背景,穷困潦倒,甚至都几乎无法养活自己?”加鲁斯双臂交叉,低声道。加鲁斯盯着这桌子,咬牙切齿道,“我曾经问过她一次,如果她的姨妈,母亲或者表妹出了什么事情,她就是第三顺位的王位继承人。这意味着她基本上就是一个公主。 ”

 “好吧。。。假设我们两个真的开始约会了,你猜又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你真的认为她的家族真的会赞成她和我这样的无名小卒约会?一个连完整的家庭都没有的家伙,更别提什么贵族血统了,再说了,她的王国里的贵族也肯定是持反对票的,”他摇着头,继续道,“她应该会被要求去和与她地位相当的小马约会,甚至会如同她的父母长辈那样,被安排对象。“幸运”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会逐渐爱上对方。到那个时候,即使我想要做一些什么,奥瑟鲁斯,你也知道,是不能被允许的。”

 “。。。。我懂,”奥瑟鲁斯你难道,笑容逐渐消逝,“你说的不无道理,贵族们为了他们的名望,更希望门当户对。”

 是啊,我又有什么机会呢?我并非英雄、贵族、也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就只是。。。。加鲁斯而已。

 “然而我想这就是银溪所需要的。”奥瑟鲁斯又一次笑了,“银溪看起来像是那种会让贵族身份或者威望这种东西作为她交朋友的标准的鹰吗?我们之中的其他人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也不是贵族。当然了,我们并不是孤儿,但是我们也并不是来自上流社会的啊。”她从椅子上起身,走到她的朋友旁边,将一只蹄子放在加鲁斯的肩膀上,“银溪或许是我们之中最高贵以及最富庶的一级,但她只不过是一个来这里学习如何教朋友的一只骏鹰罢了。她敞开心扉,愿意与你共度那么多时光,就是为了向你表明,如果你希望你们的关系能够更进一步,我想她也会乐于接受。”

 “但,她的家族那边怎么说?”加鲁斯问道,挠着后脑勺。

 “当我们要分开的时候,她却愿意和我们一起走,不是吗?我想她也会愿意强烈地忤逆她的家族,如同和你在一起那次一样,以朋友。。。或者是男友的立场,”奥瑟鲁斯朝他眨了眨眼睛。“这是女孩的第六感。”

虽然加鲁斯还是持有一部分的疑问,但是他并不否认奥瑟鲁斯说的有些道理。他发现他一边傻笑,一边想着有关他和银溪的事情。那一次共进午餐,以及爪牵爪。。。共赏日落。

 “好吧,或许有一天我会把这些告诉她,”加鲁斯说道,慢慢地离开他的椅子。“但仅仅是当我准备好的时候,我对目前的状况很满意。”

 “某天?”奥瑟鲁斯说道,同时她开始收拾她的书

 “是啊,指不定哪天。”

当这对朋友开始离开图书馆的时候,加鲁斯问道,“既然你可以感受到其他马心中类似的感觉。那你直到在我们圈子里有人有着同样的感觉吗?”

奥瑟鲁斯狡黠一笑,“噢,最近沙坝他的情感倒是很活跃。”

 “真的假的?我们的太空学员也坠入了爱河?和谁?”

 “嗯哼,知道他为什么没有邀请你去见他的家长吗?理由就和你刚才说的一样。。。”

 “。。。。。。。你在逗我吧。”

 

1516  幻形灵 #1
回复 【短篇翻译】你知道我能感觉到

一开始看到“斯莫尔”的反应:这谁啊?后来才反应过来。

感觉这文中用句号延长省略号有点意思……哈!

幻形灵情感扫描机,你值得拥有。

回复 【短篇翻译】你知道我能感觉到

这结尾真的是......算了直接开花吧.

回复 【短篇翻译】你知道我能感觉到

双 倍 快 乐

hdldm  海马 #4
回复 【短篇翻译】你知道我能感觉到

这个结尾emmmmm

回复 【短篇翻译】你知道我能感觉到

加鲁斯可以想象到,对于她那又直又潮的鬃毛来说,

“她”是谁来着......幻型灵和龙都没有毛......吧?

另外用中文句号作省略号真的是刻意为之吗?

银溪很高兴找到了他而在他的心中,他也很高兴找到了银溪。帮助她战胜了她对风暴之王的恐惧,而她对他的感谢也让他感受到了从来没有感受到的东西。就如同是一种成就感,在一生中做了一次正确的事情的成就感。他在来上学之前的生活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的糟糕的经历,而且他的所有行为,都一点用都没有。

这段不通

她一直在拥抱他人,

我有点怀疑,这可能是原作者写下的话,却不是原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我读到的感觉就是加鲁斯好像在说之前银溪抱他不是什么大事

这意味着她基本上就是一个公主。 ”

“好吧。。。假设我们两个真的开始约会了,

同一个人说话跨两段,上一段的下引号省去

以及“go on dating”在英文中专指表白之后的情侣,不一定真的是指“约会”,“约会”放在这里也不通顺,建议改为“假如我们两个真的在一起了”

回复 【短篇翻译】你知道我能感觉到

另外结尾没看懂......沙坝的家长是谁来着?

 

Zinogre  陆马 #7
回复 【短篇翻译】你知道我能感觉到

回复#5 @殷佳俊 :

收,关于引号的问题,是原文作者好像就是这样分的,在整理格式的时候我可能漏了,感谢指错

立冬  独角兽 #8
回复 【短篇翻译】你知道我能感觉到

令马深思的结尾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