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umnNirvania
 独角兽

简洁而有力。

赖账者与讨债者

本作评价
7()
()0

attachment 1 名小编推荐过此文章

[FT精选#12(EqCN 2019-05-03)]作者将魔法与科技成功结合在一起,为读者展示了一个极其有趣的、具有科幻风格的奇幻世界。而对两名主要角色的一系列心理和对话、动作描写,让他们的形象充满了真实感,阅读时仿佛真的看到他们在奇迹般的摩天建筑上唇枪舌战。
——jazspid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如果你总是喘不过这口气的话,也许你该考虑换个工作了。”贾拉克在那匹正大口喘气的红色小马的旁边打趣的说道。

“不,呼,想都别想,”他在喘气之间打了个响鼻,“我说了会跟你到死的。”

“你不是跟我说的,你是跟那些要债的雇主说的。”贾拉克用灰色的蹄子举起小榔头,把魔法强化过的铆钉捶入左侧的铁架交界处,“得了吧,菲尔斯,你知道就算死皮赖脸地缠着我,我也拿不出钱来的。真不知道什么样的小马才会找你们那种公司来帮忙追债。”

菲尔斯想找个地方靠着歇一下,但差点踩空。他慌忙的用魔法托起那只悬空的蹄子。他可不想从这三百多米的高空摔下去,尽管他知道下面大约五六十米的空中会有一个魔法力场接住他。

“你们这些小马国建设部的陆马有点是钱。单是坎特洛特到水晶帝国的那条高速通道你们就不知道赚了多少钱!”菲尔斯愤愤地说,飘逸的黄色鬃毛在这略显虚假的愤怒中抖动不已。

“钱都到那些施悬浮魔法和动力魔法的独角兽鞍包里去了。我们这些造基础构造的陆马拿不到什么钱。”贾拉克的脸上和语气里全是漠不关心的感觉,抬蹄将另一颗钉子敲了进去,“看看你周围吧,高贵的独角兽,就连这坎特洛特空二环的收益最终都会飞进那些防止风引共振的天马和施法的独角兽的鞍包里去。”

菲尔斯环顾了一下四周,在这个他跟着贾拉克爬了个把小时云梯才到达的高度上,一个直径约有六公里的钢铁圆环呈现在他的眼前。它包裹着中间直径只有两公里的坎特洛特空中第一绕城环道和中心公主城堡。修建圆环的钢材产自云中城气钢工厂——他们把造云机和铸铁炉联合运作,铸出能悬浮在空中的“气钢”。一旦圆环铸成并投入运作,它将成为小马国史上继坎特洛特—水晶帝国高速通道后又一大工程奇迹。

菲尔斯回头看向贾拉克。他正在将附魔铆钉一颗颗打入交错的钢条之中,另外三只蹄子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踩空。这些造就史诗的小马却正因六千多比特——大概十分之一辆中档流云牌浮空梭的价格——而被债主讨债。而菲尔斯所在的这家三流独角兽追债公司月薪就有四千比特。

如果成功让顾客满意地追回一单,还有几百比特的提成。

“我能理解 贾拉克,我……”他尝试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同理心,这是个惯用的伎俩,而且很多小马都吃这一套。

但贾拉克好像除外。

“省省你那些屁话吧,留给你的下一任跟到死的目标用。”他的语气里依旧一股与自己无关的感觉,但是却用力的、看似无意的砸歪了自己的榔头,“你可以直接回去报告,就说这个目标太‘硬’了,然后去这个大环的另一边缠另一匹陆马。不要浪费了时间。”

一个魔法合成的雌驹声从贾拉克脖子处的扩音器里穿了出来。

“侦测到蓄意破坏,贾拉克先生,如果您再一次做出如此行为,将受到三百比特的罚金。”

“看吧,就连这玩意都比你更马性化,‘她’至少还会提醒一下我。”贾拉克用榔头的木把蹄戳了戳那个扩音器。

他懂得还真多。菲尔斯心想。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了看贾拉克头上黄色的安全帽,那是不知道多久以前的老式配色了。他再摸了摸自己头上的鬃毛,那飘逸的发型是他前几天看杂志时学来的。那张照片上年迈的沙坝依旧有着逼人的帅气,菲尔斯觉得就是因为这个发型。他一直想见到沙坝本马,听说现在有个新的法术正在实验,可以让千里之外的小马看到一个地方的实时影响,而且感觉就和真的一样。

菲尔斯眨眨眼,回过神来。他可不能让贾拉克发现他在走神。

“说的在理, 我们这一行奉行的精神是什么。”菲尔斯用魔法正正领带。

“对,死皮赖脸。”

“不,是坚持不懈。”

“真好听,那你把‘赖账’也给我换换?”满脸微笑却又眼神鄙视地看着菲尔斯。

完了。菲尔斯心想。这是个圈套。但是他还是必须把这盘棋下完。

他也微笑起来。

…………

菲尔斯沿着云梯一步一颠地往下走。这个该死的高度上,外面正好是高空魔力拦截带。只见里面悬浮着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垃圾,他们在两三百、三四百米高的巨型气钢—水泥楼之间辗转缥缈。要不了多久,定时运行的清理者空梭就会来把它们给收拾掉。

这些垃圾又让他想起了先前的那把破棋。当他不知道是该说不出来直接认输还是说一个好听的来让他反驳时,他知道他输了。

真该死。

现在,云梯外面变成了川流不息的高空交通网。形态各异的空梭在有序的飞行,组成的梭流酷似被搅混的彩虹。它们中有的有着完美的流线型和强劲的魔法动力源;还有些装配着大得惊马的翅膀(完美的避开了任何符合空气动力学的形状)。等到第二绕城环道修好以后,它们在其中的飞行速度至少要提高一倍以上。至于那有多快?如果不是环道里有稀释过的大气和只有符合空气动力学的空梭才能进入,双虹音爆是肯定没说了。

自从他下降开始已有近半小时,现在他可以在这个空域叫一辆出租空梭,而不是一蹄蹄地敲击这气钢铁板。就像他跟着贾拉克上来时那样。

他现在要回家去,好好享受妻子炖的西兰花汤。报告的事就留在明天吧。

…………

菲尔斯已经走了有…半晌了吧。反正下工的时间到了。有几个邻位的工友已经先他跳下去了。贾拉克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心里想到那匹愚蠢的独角兽,又嗤笑了一下。

他想到脑袋冒汗都没有想出来一个合适的替代词,最后只得尴尬地看着贾拉克。

贾拉克叹了口气,对他说:“你有孩子吗?”

“有。”他点点头。

“他叫什么?”

“是,叫妮兰娜。”

“那么她今晚上课吗?”贾拉克没有注意这个名字,他在设下另一个圈套。他把视线重新挪回到榔头和铆钉上,那天杀的传送带又已经给他带来了十多颗铆钉了。

“…不…”菲尔斯用蹄尖搓搓后脑勺,那里沿着鬃毛流下去的汗水在背后下起了一场小雨。

“所以或许你该回家陪陪她。”贾拉克熟练且迅速地将那堆铆钉一个个送入蓝图中设计好的位置上去,很快,多出的钉子用完了,他的速度又变回和传送带同步了。“她可比你这份破工作重要多了。”

他又看了一眼菲尔斯,他的后蹄又在铁架上急促地搓了两下。他一定明白贾拉克这是在送客了。

“好吧,不过我会回来的。”他的视线从传送带回到贾拉克身上,却发现贾拉克也在看着自己,于是他又把目光甩了回去。

希望如此。”贾拉克嘲讽般地说。

“我也希望如此。”这又是另外一个伎俩,菲尔斯在装傻。

然后他便转身小跑向云梯了,刚转身时就又差一点踩空。这一次,他的另外三只蹄子剧烈地在钢板上猛踏了几下。

“尊敬的游客,陆马建设部提醒您,游览时请注意安全。”贾拉克脖子上电子合成的雌驹声反应速度比菲尔斯自己还快。

“我自己知道。”他小声嘟哝道。

就这样,他走了。贾拉克终于又可以安心工作,来赢取优秀员工的微薄奖金了。

他完全没想到会如此容易,也许菲尔斯以前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应对他的茬儿。

现在,贾拉克正站在圆环的内边缘,寻找一个往下跳的合适时机。他可不想径直砸在某匹小马不小心掉在力场里面悬停着的金属盒上。还有三分钟清理梭就会吸光这一片区域所有的垃圾。待会儿如果他运气好的话,受到他速度和质量拉扯扭曲的魔力场会一路托着他缓降到底,然后他就可以舒舒服服地小跑回家;运气不好的话,他就还得多走一段云梯。

但最终他都会到家的,那里还有个乖女儿等着他呢。

…………

“哦,菲尔斯!你今天回来吃饭了!”一匹穿着围裙,有着蓝色鬃毛的白色独角兽向菲尔斯给予了一个惊奇而欣喜的微笑,魔法里还挥舞着一把锅铲。

“是的甜心,是的。”他回应给了她一个拥抱,“我们的乖宝贝呢?”

“在客厅里,还带回来了一位小客人。”她淡蓝色的眼睛一定是看到了自己的疲态,菲尔斯知道。因为她在尝试隐藏自己的忧虑时,额头上第三道抬头纹总是会褶起来。“怎么了,今天又碰到硬茬了吗?”她俏皮地笑了笑。

“差不多吧。”菲尔斯在门垫上擦了下蹄子,把西装给扒下来,挂在落地窗上的钩子上——那外面是七十二层的高空。

“你先去陪她们吧,我去把最后一道菜给弄好。”她说完转身回到厨房,魔法里的锅铲划了个圈,有几滴油滴了下来。

他看到了和女儿一起在客厅玩着魔法投影机的那匹陆马雌驹。他走过去用两只前蹄分别揉了揉她们的小脑袋。那匹小雌驹惊乍地跑开了,脸上一副惊讶与怀疑混合而成的表情;妮兰娜则用魔法举起了一个枕头,向菲尔斯的头砸了过来。

菲尔斯咯咯笑了两声,向前迈了一蹄。他向小雌驹扬扬下巴,对妮兰娜说——

“怎么,不打算介绍给爸爸认识一下吗?”

在“爸爸”这个词出口后,菲尔斯这才看到那匹小雌驹脸上的狐疑消散了。妮兰娜吸了口气,刚要说什么(从她的表情看,多半是什么气话),那匹小雌驹就打断了她,用轻松而愉悦的语气说了句让菲尔斯不那么轻松的话。

…………

贾拉克推开家门,把钥匙塞回鞍包。他在门垫上擦擦蹄子,头顶着的安全帽被他取下来,扔进了右手边通向楼下洗衣房的盥洗通道里。

“嘿,亲爱的。”贾拉克对正在沙发上打盹的雌驹说,尽管这并没有唤醒她。虽然她是陆马建设部的一名会计,但是她的工资实际上比贾拉克的还要低一点。

他已经习惯了。一般这个时候她已经吃了饭了,现在应该还有一碗小火煲着的热汤和用来和汤泡饭的冷饭等着他。

但现在他还不想吃饭,今天的事让他想起来一些其他必须要办的事。

他看着沙发上的雌驹。就算她在别的小马眼中不起眼,但是他想不出一匹更美丽的小马了。她就是最好的。

“啊!”贾拉克一个跟头蹦到沙发上,吓醒了她,“你干什么!?”她满脸笑意,却又睡眼惺忪的嗔怒道。

“莉亚呢?”

“她去同学家玩了。”

“就是那匹一直和她很合得来的那匹独角兽?”

“对。”

“所以究竟是哪个?”

“你刚刚自己都说了。”

“事实上那指向两匹小马,一匹叫德妮芬,另一匹叫……”

他咽了口口水。

“妮兰娜?”他的声音似乎有些发抖。

“对,就是她。”

“妮兰娜·菲尔斯?”

“对,你怎么知道她的姓?”

该死。贾拉克在心底里谩骂,却不知道菲尔斯此时和他心里想的一样。

“叔叔你好,我叫莉亚,莉亚·贾拉克。”

该死,真该死。

 

 

 

 

 

 

thumb_up7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回复 赖账者与讨债者

有些错别字呢XD,不过文还是很棒啦,骚蹄子加油~

2019-03-25
#2
魔法师T_T 站务赞助者
回复 赖账者与讨债者

文中的场景描写真的超棒,可以用专业来形容了,对小马国未来大都市的描写简直历历在目,相当漂亮。同时,故事里角色的塑造也非常自然流场,讨债者和欠债者两人的对话一直都非常符合自己的身份,而且性格非常鲜明,跃然纸上。结尾也挺值得玩味的:嘴炮技术一流,把菲尔斯说得哑口无言的贾拉克,却万万没想到自己女儿跑到了对方家里。他此刻大概回认为“哦豁完蛋,我落了个把柄在菲尔斯手里了”。不过我觉得按文中描写的性格来说,菲尔斯大概不会做出绑票这类事,到有可能拿着个事情来稍微要挟一下。

因此就引出一个我觉得故事略显不足的地方了:前期冲突很棒,最后结尾似乎不够用力,有点对不上前面花大力气塑造的角色和剧情。怎么说呢,就像我上面所说,我看了全文感觉菲尔斯是个好人,不会对贾拉克女儿做出什么事,而且对讨债这个事情他也不是很上心,有点无关痛痒的感觉;同时贾拉克也没那么老赖,我自己都快觉得他有苦衷很可怜了。因此就感觉结尾的冲突不够戏剧性,就算女儿在菲尔斯家里似乎也不会对讨债这件事产生根本什么影响。

或许……如果前文把贾拉克再塑造老赖一点,再抠门一点,也就是再“坏”一点(比如不还钱只是因为抠门或者脸皮厚);同时把菲尔斯塑造得再可怜一点,再惨一点(比如要不到这笔钱他就要滚蛋了);这样贾拉克珍爱的女儿落到对方手里就会显得更有戏剧性了。

当然这都是我的个人想法,不管怎么样这也是个优秀的故事~

2019-05-01
#3
Zinogre 陆马
回复 赖账者与讨债者

回复#2 @魔法师T_T :

出现了,法师的长评

2019-05-01
#4
Fytus 天马
回复 赖账者与讨债者

我心目中的马国都市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结尾倒是有点戏剧性,不过想笑却又不知道为了什么笑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