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王考拉
王考拉Lv.2
麒麟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长篇原创】王国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八章 (省的你们说我咕)

chrome_reader_mode 5,727 event 2019 年 3 月 22 日 thumb_up 1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423 forum 6

令手下烧了那纸马之后,李德倚坐在床上,心里倒也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他确信他的做法的确会杀害很多生灵,有本国的,也有那个什么小马利亚的,但是也确信这个做法能为他的大汉带来更好的未来。在他眼里,这场战争就是一个以少数本国士兵和大量外国民众的生命为赌注所作的一场豪赌。如果赢了,赢回的是大汉至少百年的兴盛-----他有这个自信,如果输了,他所损失的也仅仅只有士兵将领的生命。

这场乍一听很划算的战争就是这样扯淡,他甚至可以狠狠的痛骂一顿这个毫无马道主义精神的决策者,把他下入死牢,以最血腥痛苦的凌迟死罪处理,切成片之后挂至市井示众---虽然是他自己。但是他也清楚只是在起初时他觉得自己是被逼迫如此的,而现在,他乐此不疲。因为他清楚,自从他当上了皇帝之后,就好像发生一起绑架案,而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他绑架了大汉,还是大汉绑架了他。他现在是大汉的决策者,代名词,他就是大汉。

可是,作为一个国家,马道主义精神并不适用。没有一个国家会在无穷无尽的对消亡的恐惧中考虑一个小小的马道主义,就算它再强大,再富有,它也明白,终有一天,总会有某支铁骑踏破他们的河山,踩着那些统治者们被砍下的头颅登上王位。

万事万物都有终结,不仅仅是国家,物种,星球,真理,或是世界都是如此。没有谁能难逃一死。他们所能做的就是歇斯底里拼尽一切的去延长,去延伸;或是拿着一壶老酒躺在床上,着眼于其他无关紧要的事情,享受着离别前的狂欢,妄图忘掉自己的宿命。

马道主义?那些只是一些绅士的,有风度的,有谋略的小马用来装饰,填充,武装自己的。他们从不用考虑马道主义精神在国家的博弈间起到什么作用。

所以所有小马都喜欢<<桃花源记>>中那世外桃源一样的生活,把那篇文章吹上了天,还要求学生会背会写,尽管谁都知道那不可能存在,那文章写的也贼不好看.

而一个种族,一个国家,只靠着追求一种虚幻的自律可没办法活下来。

所以这场战争,划算就够了。那些难听的话,留给小酒馆里的失意墨客来讲就可以了。

而他却是皇帝,是一国之君.就算是他无比喜欢那个曾经游玩过很长时间的小马利亚,他也需要趁着它近乎畸形的军事没有被它科技提携着飞速发展时,杀它搓手不及,杀它个血流成河.而这一切只是为了他的子民能在这之后更加富强,他的国家少一个隐患.

“所有东西在阳光下都有影子,光越强,影子越暗,”李德想:“越文明和谐的国家,它阴影处所存在的东西就越野蛮,越混乱。”

当他的子民在阳光下,草坪上嬉笑打闹时,就得有一匹小马拿起屠刀,切开某些小马的喉管,把喷出的鲜血酿成足够应景的彩虹。

没有谁规定世间是某个纯色,就算你把它染白了,你仍需得还债。

而他明白,他就是那个拿起屠刀还债的。纵使他得心如铁石,心狠手辣,甚至亲自杀死自己的朋友兄长。

命该如此!

“哈哈哈哈.....”李德又突然大笑了起来,而营帐里的将军和虎贲卫早就走了,只留下侍从一匹小马。

“扑腾!”的一声,这侍从就跪下了,这是吓了不知多少次了,几乎成了条件反射。常言道,伴君如伴虎,恐怕这侍从最有体会了。

“陛。。。陛下,且不知陛下突然发笑,是为何故?”侍从跪在床前,头都不敢抬。

“你去给司马将军通报一声,就说把我原定的计划全部撤掉,先固守水晶帝国和亚克斯坦一段时间,等根基牢固之后让他自行谋划打算。”

“这是为何?陛下之前的计划天衣无缝,现在已经成功了一半,那个叫什么塞拉斯蒂亚公主现在肯定在上床纠结自责为什么会想出把卫队分成两队的傻瓜决策,这时不应该按着趁她心智迷乱发动几次佯攻吗?”

“起来吧,你能考虑这么多,我倒是很欣喜,倒也能想的挺周到的,好好培养你应该是个材料,首先那公主只是慌了,她也绝非没有计谋想法的家伙,是个需要注意的对手”李德看了看他,从床上爬了起来:“而最难缠的是我的兄长,我清楚他认真时那堪称恐怖的智力,如果正规的让我们在这片战场上进行一次博弈,我会输的一干二净。”

“但是这是现实,我们手上拥有的东西完全不同,而我最大的优势就是他并不清楚我军的现状,所以我把我之前的计划全部推掉了,”李德笑了笑:“虽然我每走一步,他都能根据我的性格和习惯看出接下来我会干什么。但是如果他连我走了哪一步都不知道,或者是连在和谁对抗都不清楚呢?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他只清楚自己的势力,而我赌的就是这个。”

“皇上!皇上英明!但是贱奴还有一点不解.”

“但讲无妨!”

“陛下若是回去了,又要干些什么呢?”

“如果徐焉这妖道出现在这的话,我想事情接下来会闹得很大,我可不想在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被他那法术搅了局,我回去得找道家的小马谈谈了。而且,既然徐焉都来了,自然也免不了进行一场‘大清洗’运动了。”

侍从抬了抬头,瞄见了李德的脸,那真是笑得令马直起冷汗。

 

于是这侍从便四下安排妥当,择了个最近的黄道吉日回了国。

先不说这走了之后,司马尚军他们如何如何,单是李德回国要料理的事务,就足够说书成章。

话说这之前,司马尚军在前头带兵跨海入了这雪原,而这后方的种种,李德却没有推让给别的臣子,全是他一马干的。这头一件事,就是拿着掠夺来的财富,募了新兵。

他也清楚说会有闲话说他穷兵赎武,可这里边有他自己的打算,之前司马尚军在那奇葩镇子搜刮的古董什物,金银宝器,充了军饷之后还富余不少,真是比想象中多多了,而这些剩余东西自然是都运了过来。他命手下挑了一些能用的之后,把剩下的如同送礼般典当到了一些贵族财阀手里,毕竟是异国宝物,物以稀为贵,再加上是皇帝手里的,就算是本来不值很多钱的,也标出了个好价钱,自然是收得一大笔的银子,也落得了施惠于贵驹名声。

他心里明白,虽然这些贵族财阀甚至能靠啃基业,吃税赋和层层的马脉关系只手遮天,可是要想办实事,还得靠银子。而他就是要一点一点的从他们嘴里撬。

然后把这银子拿给军部,让军部的官员招募兵勇,算是把无业游民收编,省的招谣造势,也算是国家直接干预经济,改善之前大汉一些地区“撑死的撑死,饿死的饿死”的局面。

于是李德遣兵点将,让一些老将军带着这新军,分块化部,在各地磨炼,搜剿残匪,出榜安民,奖励工商,赈济饥庶。他相信经过一番调理,不仅能使很多座萧条的城市再次复兴,也能平定匪患。

书要简短。洪武元年春三月这一天晚上,李德正在后宫观看批阅奏折,忽有密使报道:"苏州王张士诚准备起大兵十万,而且是严密封锁消息,要不是有之前安下的探子马眼,可能就被他蒙混过去了。"

李德闻听倒是没有大怒,而是饶有兴趣,马上密探传旨,召群臣密殿议事。

 

  时间不长,文武群臣来到金銮宝殿,朝贺已毕,列立两旁。

  李德道:"朕与张士诚素无冤仇,如今无故招兵,量其意夺我疆土,杀我爱将,实属欺马太甚。朕欲兴师问罪,卿等以为如何?"

诶?这实际上是皇上在自己群臣班子里挑马,看看孰忠孰奸。

刚说罢,定国王武殿章出班奏道:"张士诚坐镇苏州,已有十几个年头。他手下兵多将广,能事者甚多。原是先帝手下一员猛将,可此马嫉贤妒能,妄想独吞天下,若非先帝雄才大略,气度惊人,也镇不住他。可如今先帝驾崩,尸骨未寒,他就想犯上弑君,实乃我大汗一害。本应乘此机会,收复东南。可今出师无名,陛下可强加一差事,然后以行事不周,削他官职权势。"

“这是个不带脑子的,”李德想:“不过看这态度和神态也算是忠心。”

这时,丞相道:"想那张士诚、陈友谅、方国珍、马增善等,名为亲王义军,实则净做不义之事。万岁欲全心平远,必先收拾这南方几省,以解后顾之忧。但按战事看来,眼下并不是是出兵之时也。"

李德听罢,略一思索,倒是反问一句“为什么?”

“因为先帝的开国元帅中山王徐达重病在身,不能出征;万岁的左膀右臂司马尚军正在开疆辟土,尚未归来;还有戴辛和他的神机营按先帝遗嘱隐居在了先帝的皇陵附近,未在身边不持事,且神机营行军缓慢,如此急战派不上用场,而且若是出征期间有举棋不定的官员势力,一看您没了镇军的大将,座山观虎,误了行程,不说伤着了陛下,若是期间司马尚军那儿出了什么事,万岁您可没法处理。”他将心思对李德述说了一番,又说道:"此番出征,何马能领兵带队?望陛下另谋方法啊。"

李德听了,把双蹄一合,说道:“爱卿说的有理,朕也正有此意,丞相,朕且问你,你可知道招兵十万要多少天?”

“若是按军部规定的程序走,招兵十万,得四五个年头。可这厮肯定是图谋不轨,也不会按正规流程走,想来是用强拉伙夫,欺压百姓的手段,微臣估计,不出三月,十万大军,大概就能披挂上阵了。”

李德笑了笑,拜了拜蹄子,示意他们退下。

他心里早就有了打算。

这次算是他在徐焉手上吃了亏,如果再在这掺和,只不一定又被他下个什么咒。所以说回去才是最好的决策,也正好腾出空来收拾这事。

书说简短,不出四五天,李德就带着侍从还有虎贲卫回到了大汉。这刚一落脚,李德就派人修书一封给苏州王张士诚送去。说是他刚及弱冠,经验不足,关于治国方略,攻伐之道还并不清楚,于是想找各路亲王请教一二,而中山王病重,除中山王外天下能有此才能者非他苏州王莫属,愿亲自前往王府,酌杯叙旧,请教一二。

这封信送去,还顺带送了一小箱剩下的异国珍宝,聊表敬意。

皇上能这样也算是绝了。

话说这张士诚刚接了这信,就慌啊。为啥啊?他心里有鬼啊。可看完了这信,大概知道了怎么回事。盘算盘算,如果自己推辞,有失颜面,而且如果皇上是有心杀他,也能用这个缘由说他欺君之罪。可他的十万大军还没招多少,这时候真打起来了,不一定鹿死谁手。可他要是接受,万一皇上过来了,发现不对劲。回去就是起兵讨贼。

于是这张士诚拉着谋士斟酌了一下,决定让他过来,不管李德是不是有其他的想法,等到宴酣正乐之时,派上一队刀斧手闯上大殿,当场了结了皇帝,这时候就算封锁不住消息,天下大乱,他苏州王也能凭借着现成的大军横扫六合。

于是苏州王也修书一封,让信使送去,说是贤侄如此上进,作为叔父很是欣慰,一定不负先皇的在天之灵,把自己的所知所学尽数交予他,望他赶快过来。

李德收到了信,不由得欣喜,这是正中他的下怀,便命侍从整理行装,给满朝文武放了消息,说是自己要去苏州王府几日。便带了虎贲卫里身手较好的几位,前往了苏州。

苏州算是江下充要之地,是个富饶的地方。可这李德带着手下还没到苏州境内,就见着不少游民都奔着苏州境外跑,李德看了,也在意料之中,便命侍从掏了点银子给遇到的游民当盘缠。

于是他们就这么走着走着就到了苏州城。

其实这苏州城是个极美的地方,有诗为证:

烟水吴都郭,阊门架碧流。绿杨深浅巷,青翰往来舟。

本来如果不是正事要紧,李德甚至想在这玩上几天,但是最近事多,使得他没有这个兴致,再者,偌大一个苏州城,外围的平民区竟然没有几户开门的,实在是败兴。

张士诚征兵犯上的事儿,基本就稳了。

到了王府,就看到张士诚在就带着他跪着的百官在门口等待,李德一来,他就堆着笑脸跑了过来:“诶!贤侄!你可来了,可把我这老骨头给盼的啊!!来来来,快进府里,咱们有话好好说,诶?!还不快说万岁万岁万万岁?这群小兔崽子光吃响吃傻了。光跪着啥都不会了。”边说,他边没有一点架子的把李德往府里送。

到了金碧辉煌的内廷,李德发现酒席已经摆好了,那是山珍海味无不齐全,直馋的侍从流口水,李德对着张士诚行了礼---这是把自己放在晚辈的位置上,张士诚也忙回礼,说自己受不起,客套了几圈之后,众马坐了各自应该坐的位置。

“来!咱们先喝酒!”张士诚二话不说,先是拿着金樽“吨吨吨”的干了一整碗:“来! 贤侄!喝。”

李德也不惧,他用了藏在袖子里的象牙筷试过了,酒里倒是没有毒。于是他也小酌了几杯,和苏州王喝了几个来回,之后,李德就装成不好意思的样子:“叔父,朕不剩酒力,恐怕这再喝就是要误事了。不过这酒喝到尽兴,我倒也想让叔父帮我看个宝贝。”说罢,他让侍从拿出了之前赏给他的那把龙鸣剑:“这剑原是先皇给我的佩剑,只是最近老是在我办事的时候能听到有在切切私语,还老想晃动,实在是令我心烦。叔父见多识广,不如给我看看?”

“欸?!这还真是个怪事,来让叔父给你看看!”这张士诚挺着大肚子,往前一凑,就打算见识见识这宝贝。

于是李德给侍从使了个眼色,侍从就捧着剑送到了张士诚跟前。

这侍从懂李德什么意思啊,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张士诚刚想接过宝剑,侍从就大喊一声:“呔!逆贼!还不快快受死!”抽出宝剑就向前砍去。

这张士诚虽然做了准备,穿了一身金丝宝甲,可它哪能挡得住天子的佩剑啊,就算是吨的侍从蹄子疼,可这剑仍旧给苏州王划开了个大口子。

“你!你!”张士诚吃了一惊,忙捂着伤口往后退。这换成其他的小马,早就慌了神了,可这张士诚也是不是什么等闲之辈,面对此情此景,脑子还没发懵,仔细一想这伤不重,这时叫上刀斧手还能周旋一番,于是大喊一声:“刀斧手!”便忙着向后退去。

可这李德不给张士诚逃跑的机会,一个瞬移术,就到了他的面前,顺手夺来那把龙鸣剑,冲着那侍从划开的大口子就插了过去。“扑!”的一声,还没等张士诚再说话,就直刺入了他的肺管。

这时,宫廷里早乱了套,谁都没想到,刚刚还是和颜悦色的俩马,下一刻就见了血,死了马,提前知道苏州王盘算着什么的,也都吓了一跳,谁都没想到苏州王就这么躺倒在了这。

这苏州王还有一口气,只是肺被切了个大口子,只有往外出的气没有往里进的气,只能就这么硁硁咔咔的发颤。李德吧前蹄踩在了他的脖子上,拔出了剑,抬头看了看纷乱的四周,轻笑了一声,又低下头,用剑拍了拍苏州王的脸。

啪。。啪。。

“就没个谁教过你,观棋不语吗?”李德边笑着边对倒在血泊的苏州王说。

这时,大殿下埋伏的刀斧手冲了上来,可一看这场景,,就都愣在了那儿,看着李德沾满鲜血的双蹄,不知道该干什么。

“汝等救驾有功,朕甚是欣喜,都退下吧。”

这时,有个机灵的刀斧手,突然跪了下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属下救驾来迟,望陛下恕罪!”

李德扫了一眼,心想倒有个知道下台阶的,摆了蹄子让他们下去。这时旁边的跌倒的侍从缓过神,他这时候才明白自己刚刚干了个什么事,吓得突然打了个寒战,一股热流就这么从裤裆里窜了出来。

“还不起来?指望着我会拉你吗?”

侍从尴尬的笑了笑  脑子里还跟一团浆糊一样蒙

thumb_up 14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PEGASUS DEVICE Lv.2 天马
评论 第八章 (省的你们说我咕)

《明史●马国传》

2019 年 3 月 22 日
王考拉 Lv.2 麒麟
评论 第八章 (省的你们说我咕)

回复8898 @PEGASUS DEVICE :

还行吧...   张士诚和其他几个的确是明代人物名字  

2019 年 3 月 22 日
王考拉 Lv.2 麒麟
评论 第八章 (省的你们说我咕)

算是赶出来的   质量不高 见谅

2019 年 3 月 22 日
学识混合 Lv.8 独角兽
评论 第八章 (省的你们说我咕)

回复8901 @考拉 :

还行,用评论置个顶先 蹄动滑稽

于是这张士诚拉着谋士斟酌了一下,决定让他过来,不管李德是不是有其他的想法,等到宴酣正乐之时,派上一队刀斧手闯上大殿,当场了结了皇帝,这时候就算封锁不住消息,天下大乱,他苏州王也能凭借着现成的大军横扫六合。

不自知的迟早会挂掉

3 月 20 日
极光闪耀 Lv.9 独角兽
评论 第八章 (省的你们说我咕)

感觉暴君形象刻画的很好,如果如此与民争利,只要小马利亚能顶住攻击,所谓的汉的人和不攻自破,如果能从内部安插一个类似于蒙什维克的组织在民众层面离间效果会更好,至于人道主义问题,这个神逻辑在下拜服

14 天前
王考拉 Lv.2 麒麟
评论 第八章 (省的你们说我咕)

回复60127 @极光闪耀 :

哇哦  我都忘了自己还写过这东西  可惜越大越忙  也没空填坑了  感谢你让我想起了这个小说  本来是无聊点开FIM怀旧一下的  没想到真的有人去看这个很久之前的东西了

呐  你咋翻出来这个小说的

1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马圈巨坑集

    DreamsSetFree

  • 人类与小马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