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DLC吉祥物故事 《纯洁之心》

————六·《征程再起》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2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3-17 • 0人收藏 • 52人看过
9,656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笔者:斯沃

    早上,青烟从焦黑的木柴中升起。不知何时云硞找到这里,并架起了这堆柴。而现在他正透过如缕的薄烟,注视着安睡的绫心。

“昨晚真不知是怎么了?”云硞回想他迷路的经历,现在还有些后怕。晚上时直到他最后找到绫心,确认了她的安然无恙,才感到深深的释然。“同样的错误就不要再犯了。”他又回想起一些更久远的往事,心中怔了一下。

绫心突然动弹,打破了云硞的沉思。“你醒了?”云硞试探着问。

绫心还未缓过神来,并没有听到问候,只是接着揉了揉眼,适应着阳光,坐起身。云硞则耐心地看着。

“……云硞?”绫心用一双带着莫名的眼睛望向对面。

“我在这,很抱歉回来晚了。我可能迷路了。”

“没关系,你在这就好。”绫心松了口气。 云硞也是一样。

周围还是一如既往的茂密的绿色,路的界限并不清晰,当那缕烟变得更细直至消失,绫心打破了短暂的寂静。

“对不起让你找了那么久……当时我很害怕,就什么也顾不上了。”绫心知道没有谁做错了什么。

“我不该离开你周围的……”云硞的语气显得十分自责,他避开了绫心的眼睛,看向一块不起眼的小石头。“我早该意识到,我每一次这样做都会发生些什么……”

“你说什么?怎样做?”绫心没有明白。

“哦,没什么。”云硞搪塞了,立即站起身来,“还有我们该继续启程了。希望我还记得昨晚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嗯,时间是不早了。”绫心同样站起来,没有接着追问。走近了云硞的旁边,后者则踏了踏那堆燃烧后的残骸,将它们压平。

此时他们才环顾周围,走进了树丛中唯一较为宽敞的间隙。

“我想我们已经往这片林子里走了几天了,”过了一会儿云硞发觉自己并未走在昨夜探得的路上,“我能感受到,我们在越走越深。”

“我也是,但我觉得我们已经离那个地方很近了。”绫心也有些忧心,却仍向前走着。

“所以你觉得这条路是对的?”云硞将头扭向旁边。

“其实我也不确定,但确实有一种感觉在我心里越来越强烈。”后半句的语气十分坚定。

“好吧,我相信你。”云硞转回头,望了望,深吸气又缓缓地呼出,前面蜿蜒的路总在不远的地方又拐进另一处密林的遮挡,始终难以被看到尽头,就好像令马窒息地在不断延伸。但至少绫心的话让他的感觉好了许多。

“你有什么事吗?”绫心问地很谨慎,也有些突然,“最近几天你的状态并不是很好。”

“我没事。”云硞回答的时候停顿了,“可能是不适应这片林子吧……有时候我觉得它太密了,有些压的不透气。”

“不,我知道不只是这个原因。”语气已经有了些质问的感觉,“最近休息时你经常心不在焉。”

“你看这!我知道我一定来过这里,但我记得当时这是一个岔路口,不知道为什么另一条路现在消失了。”云硞觉得自己可能是在刻意回避绫心的提问,不过这个发现确实更能引起他的注意。此时他正指向一棵树的树干,上面刻着两道突兀的槽,是探路时他用剑留下的。

绫心并未注意对方的发现,停在了原地。“云硞!告诉我,你究竟怎么了?”她提高声调大喊对方的名字。

被突然的大声喊叫定住了。

“究竟怎么了?”绫心又问了一遍。

“真的没什么。”云硞收回蹄子,仍然在搪塞。“只是些小事。”

“但无论是什么,我能看得出它对你的影响!”绫心在口角中愈发激动,对方的支支吾吾让她更想进一步探知真相,“为什么不能告诉我?”

“因为这不重要!”

“怎么不重要?”

云硞终于不再压着声音,“你明白吗?我们现在的目的是为了找到纯净之地,找到能让你从诅咒中解脱的方法!而不是为了我的一点往事,就在这里大费周章!”说完,云硞深吸了口气,始终不再看向绫心的方向。

绫心语塞了,她有些惭愧地凝视了许久,她知道自己牵动了太多别马的精力了,”……抱歉,我只是不希望你也像之前的我一样。”她同样知道,难以排解的伤痛被压在心底,究竟能带来多大的伤痛。

直到绫心把话说完,云硞的眼神明显地抖了一下,头也有所晃动。

“刚开始的时候,你从来没有花过那么多的时间去眼神暗淡地盯着某个地方。还有你总说一些我并不理解的话。”绫心哽咽了一下,抬起她自己的一只蹄子,尝试着用了用力,“就像是我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时候。”

绫心望着背影在等待着对方的回应。这个时候云硞想了许多,他意识到也许每一匹马都会需要一些慰藉,无论来处。

“好吧,你真的想听。”云硞重新与绫心对视着。

“嗯,真的。”

云硞打算先从在这里的经过说起,“……最近我常常做一些梦,有关我的之前。”

绫心点头,但她发现这段时间自己的情况也是如出一辙,尤其是昨夜的事情更加离奇。也许这并不是巧合。

“这让我重新回忆起一些我不愿再去想起的事情。”云硞吁了口气尽量使自己显得淡然。“……其实,我并不像你想得那样。”

“这没有关系的。”绫心没有预想到她将会听到的。

“希望如此,”云硞的脸上挂着淡淡的苦涩,“之前我并不住在那个镇里。”

这并不是什么令马吃惊的事情,绫心接着问:“那么你是从哪来到那的?”

“这不好说,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那个时候我还是一名步兵校尉。”这件事云硞几乎从未提起过。

“那你怎么会来到那个小镇?”绫心十分吃惊于对方的话。

“这有关我犯过的最大的一个错误。”云硞紧锁了眉头,直到现在,再次回想仍会让他如此地憾恨。声音也让马觉得很难受。

从刚刚开始,云硞的眼睛就游离了,这次似乎是因为他也不知该如何继续讲起,两匹马就这样沉默了。清爽的林子让他们感到萧瑟。

“抱歉……我不该追问的。”绫心从语气里意识到自己触到了云硞的痛处,也许自己能体会这是一种怎么样的状态,但终难以想象云硞的感受。“你不用再讲了,我理解你。”

“没关系,我已经决定告诉你了。”云硞打算不再隐瞒,因为绫心,他明白了:说出来也不会发生什么,“只能说,它压在我心里实在太久了,我之前几乎已经让自己忘记了这件事。”

“所以,你真的想告诉我?”

“真的。”云硞向前挪步,“我想我们还是边走边说比较好。”

“嗯,谁知道我们还要走多远。”绫心紧忙跟上了。

两匹马蹄下的,还算不上路。这条小径仍然清幽却不再静谧。

“不算太久以前,有一场战争,也许你知道。”

“听说那场战争声势浩大,不过很快就结束了。”他们又拐过一个弯。

“那件事就发生在战争将结束的时候,”云硞中途抿了抿嘴,“那个阶段对方已经无力挽回大局。而我接到的任务是领着四队马深入敌区,为战争的胜利作为最后的接应。这是我那场战争里的最后一个任务。”

“虽然我知道,我们的行动并不对胜局有什么大的影响,但我仍然服从了命令。”云硞有些陷得深了,“……如果我当时抗命,那些都不会发生了。可是我知道我没有任何的理由,更没有料想到结果。”

“那么后来呢?究竟发生了什么?”绫心的步子沉重了。

“我们当晚就驻扎在一条深幽的峡谷,我想过就经验来说这不会妥当,但以当时的情况,这是最优的,只有少数马同意,但我还是坚持了命令。我认为敌人绝不会想到要来这里,也绝不会耗费精力探此虚实。因为我们的情报告诉我这周围的敌马都早已收缩兵力退守要塞。

“安排完后,我决定在晚上去探探那座要塞,以便决定第二天的任务,我只告诉了几位我的挚友,保证自己很快回来。”

云硞颤抖着,第一次在绫心面前流泪,“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这个决定究竟是对我的眷顾,还是一种惩罚……”

绫心没有说话,她被震撼了,她觉得云硞的情感从未像现在这样沉重,那些泪水更让她思考:自己是不是问了一个恰当的问题?

“……之后,我确实看见了要塞,但那里只有寥寥可数的守卫。我不知该欣喜还是担忧,但我必须马上返程。”云硞调整了呼吸,继续讲着,“走了一会儿,我发现远处火光冲天,正是那个峡谷的方向。我以最快的速度跑着,直到我清楚地听到那些厮杀时的呐喊,我意识到是自己害了他们。

“我们的士兵被堵在谷口,难以施展,峡谷里马乱做一团,向出口拥着,无数石块和箭矢就像雨一样覆盖着那片狭窄的天,我看得出他们的恐惧与慌张,那种极力的对生的渴望……而我只能远远地望着,向那个方向竭力地跑,阻止不了他们在我面前一个个地失去生命。”这么久了云硞始终难以释怀那一幕,那时的惨烈是他记忆中最悲痛的部分。

绫心没有想象过这样残酷的情景,她甚至有些害怕对方所经历的过往。她相信这种感觉比她自己的要更加难受。

“很快,当我离那里越来越近,他们终于发现了我,我什么也不顾地拔剑挥舞,只想杀到谷口,开出一条路来救他们出来。可是我没有这个能力,我的面前也是黑压压的一片。我几次尝试向前,却都被密集的刀剑逼回,我不知自己的剑沾上了多少的鲜血,直到最后,我感到无力,透过冰冷的光影,我最后一次对视我的战友,”云硞的声音也被涕泪所模糊,像是颤抖的低吼,“他对我笑了,用蹄子告诉我‘撤退’。我恍惚了,被推着后退,他的脸就一点点地被遮挡不见。就这样,我转向身后,用着最后的力气冲出了还没有成型的包围,甩开追赶跑回了主战线的边界。那时候我几乎遍体鳞伤,我甚至问自己,为什么不在那个峡谷和他们一起死去。”

绫心想去安慰却不知如何去做,叙述的时间里小径格外暗淡。

云硞没有隐瞒地继续说着,“除了大营我无处可去,所以我只能选择回到当时出发的地方。于是,我成了逃兵,做出了错误的决策却撇下整个队伍全军覆没,自己逃回来。不详的名声也一并落到我的头上。我犯了这样的错可是没有被处死,反而被送到那个镇子开始了几乎从未有过的安逸生活,我的罪名没有一起来到那里,但很长的时间里,我不愿去做任何事情,只想找一个地方让那天的事再次刺痛自己,想象着如果自己没有那样做,想象着再次见到战友的脸庞。”

绫心忍不住了眼泪,“云硞,我想如果是我也会和你一样的。”

“谢谢你听完,但也许我已经不再是你眼中的那匹马了。”云硞抹了把脸,声音变得很轻。

“不,我只知道过去的终究是过去,而现在的你就在我面前。”

“你真的这样想?”

“真的,”绫心感到心酸,“也许你不能弥补过去,但对于我来说你救过我的命,也救过我的心。”

不知是有所预感还是意料之外,绫心的回答对云硞有着很深的触动,“……其实,你也是一样。”云硞接着讲后面的事情,这部分轻松许多,“……之后,每当我那样镇上的马都会像你一样去安慰我,起初我无法接受,因为他们始终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我也没有打算透露,但渐渐地我发现我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我不能浪费他们对我付出的精力,于是我开始帮他们做些小事,就这样我竟融入了他们,认识了新的朋友,也有了现在的师傅……总之是他们给我一个家的感觉。”

最后这句话让绫心觉得如此地熟悉,”为了他们,我们应该好好的。”这是有感而发。

“你说的对。我们确实应该想想,此时此刻那些还在挂念我们的马。”云硞多停顿了一会儿,像是走出来了,又重新回到现在,“……还有,谢谢你。”

绫心没有反应过来。

“其实我一直认为这始终是我自己的心事,但你却让我觉得……也许早该将这些说出来。”

“有些事情不能压得太久。”绫心微低着头,“你知道吗?昨夜我做了一个梦,和以往的很不一样,也梦到了之前的一些事物。”

“介意讲讲吗?”云硞有些好奇,此时他已经不再困于自己的事。此外他同样察觉到这两个梦可能不是偶然发生的。

“嗯……梦里我回到了我的家,我之前一直生活的镇子。”绫心说得很慢,似乎是想再回想那个地方。“我走出家但镇上的马都好像形同陌路,我很害怕,他们会变成这样,最后我忍受不了只能找到一个小巷去哭泣。那个时候又是我孤身一马了。”

云硞注意到绫心的表情变得呆滞,眼睛里什么也没有。

“我当时以为这都是真的,我的周围开始变得越来越昏暗,我甚至觉得这会是解脱,但当一切都消失,只剩下我,我只能感受到更深的孤独和恐惧,我想我已经被它们所吞噬了……”

“那之后呢?”云硞不敢相信,昨夜他找到绫心时,绫心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

“我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她告诉我她就是纯净之地的守护者。”绫心突然转回头让瞳孔重新聚焦在云硞身上,“我觉得这一切都很突然,但我只能去信任她。她让我去回想那些美好的事情,脱离梦魇的困境。”

“纯净之地?”云硞有些惊讶,“你是说她守护的就是我们在寻找的地方?”

“应该是这样的。”绫心点了点头。

“那她还对你说过什么吗?”

“嗯……”绫心回忆了一下,“她好像说我通过了什么测试,证明了自己的纯洁善良,通往纯净之地大门的路也会为我开拓。”

“我想她说的测试应该就是那个梦境……”云硞也想起自己的梦,话并没有说完。

“嗯,你一说,我也这么觉得。”绫心恍然大悟。

云硞接着说:“……我想我可能没有通过。”

这句话带给绫心突然的惊异,蹄子踩在地面上的声音仍然有序,但此刻也便只有这些声音使得气氛不至于更加沉寂。

不长的几刻里,两匹马都没有反应,很快绫心就小心翼翼地问:“你……在说什么?”

“我觉得我没有通过有关纯净之地的测试。”云硞叹了口气,对视着绫心,“最近我也做过一个梦,和你说的一样,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梦,梦里再现了那次的审判,却没有给我重新选择的机会,最后也只让我再去听听这次临行所前下的决心。而这是我从未忘记的。”

“你说得是什么??”

“只是不再让自己犯同样的错误。”云硞没有直说,“但我还是差点铸成大错,如果你昨晚真的发生什么意外,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不能再让你单独一马了,只是……”云硞咽下了后面的话。

绫心不需要问的更加明白。“你不用担心,如果你真的没有通过什么测试,不能和我一起去纯净之地,那么我也不会去的,我现在已经不在乎这个诅咒了,无论有没有它我都可以生活。”

“不,你来这里本就是为了解开诅咒的,不能随便谈什么放弃,而我也只是保护你直到破解的时候。”云硞极力地反驳。

“也许我再也不能回去,再也不能去见其它的马,但我不能再让其他的马为我而提心吊胆,现在就已经很好了,起码你们可以接纳我,我还可以回去你的镇子。”绫心停下蹄子,就停在原地,不在向前。“……就算……小镇难以容下我,我想去坎特洛特也不是没有解除诅咒的希望,即使被封锁音讯或是再难离开总也算是有个容身之所。”

云硞也停了下来,显得沉重,“……好吧,我确实是放不下心,但也仅此而已,你不值得继续被诅咒只为实现我的一个小小的决心。”

“梦魇已经不能再影响我的心了,可是我知道的是:那种事你再也不能去经历第二次了。”绫心关切的可能有关一匹马的未来。

云硞沉默了许久去思考该如何回答,他甚至在思考究竟是谁在守护着谁。最后他知道没有马不在想着对方,“如果你仍旧承受着诅咒,我一样不会好受的。”

这次绫心难以反驳。实际上他们都难以再进一步讨论这个还没有解的问题。

“我想到了时候总会知道该怎么做的,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纯净之地呢。”云硞微笑着结束了这次的争辩,“还有,你想听听我刚刚发现吗?”

绫心同样知道这件事现在很难有一个结果,她虽然不想就这样滞留一个如此重要的问题,但也只好微点了头。

“我们很快就要到纯净之地了。”云硞的语气十分肯定。

“为什么?”绫心面前的景致几乎和今早刚进入林子时的一模一样。

“我做过一些标记,以便在岔路中找到回来的方向。还记得那会儿我指着一颗带有刻痕的树吗?”

“嗯,抱歉那时候打断你,我太想知道你究竟怎么了。”绫心声音很低。

“没关系,我现在反而觉得好多了,”云硞没有用欺骗来安慰对方,“终于有马能让我吐露。”

“谢谢你。”绫心终于展颜而笑。

“我继续说。虽然我标记过那棵树,但那里并不是一个岔路。”

“嗯,你当时还很惊奇。”绫心仍是不解。

“你有没有发现我们这一路都没有见过岔路。”

绫心愣了一下,忽地明白了,“所以说这就是为我而开拓的那条路?这就是通往纯净之地大门的路!”

“我想应该是的。”云硞抬眉看着惊喜的绫心,“所以我们该继续走了。”

“哦……对。”绫心试探地抬了蹄子,反应着这些,“那我到前面等你。”随后她便跑向前去。

心中所困,总不能永远令马时刻去注意与沉重,或许更远仍然未知,但眼前与蹄下的路,已经如此清楚。

云硞望着背影展了展身子,“别那么快。”他也追了上去。

 

尽头往往预示着开始。

 

肃穆的岩壁高耸地隔绝着两旁,巨幅的符文编织出门的轮廓,正对着这些掩映在石缝中植被下的暗色沟痕的,是一片林中少有的开阔草地。而此时它们正等待着。

时间过得很快,两匹马确实来到了这个地方,当他们从同样环绕这里的密林中探出头来,真正临近那个传说中的地方,便感受到一种莫名而来的敬畏与震撼。

“我想我们到了。”云硞最先张口,声音不是十分自然。

绫心的心中同样并不平静,“嗯,我们到了。”

他们缓步靠近了符文仍然不敢松开紧张的神经,但只是这里并不是最终的目的地。

“云硞,我能感受得到,纯净之地就在它后面。”语气里透露着欣喜。

云硞用蹄子触摸着石壁,“但我们怎么进去?”这是个现实的问题。

此时,响动突然从另一侧传来,引得两匹马一齐看去。灌木被拨开,一匹白色的雌驹向着他们靠近,随后黑色的兜帽被魔法摘下,将这匹小马的独角露出。

这段时间里,两匹马都屏息着,直到对方放缓了步子。

“你是这里的守护者?”云硞再也想不出第二匹马,在这里他与绫心从没有听说过任何其他的马了。

“没错,我确实是纯洁之地的守护者,我们家族世世代代也都守护着这里。”夕音微笑着说,她已经不需要伪装或隐匿了,当然她也很久没有像这样出现在其它马的面前过了。

“谢谢你在梦里帮我。”绫心立刻就认出了这个声音,和她梦中的一模一样,“我能请问你的名字吗?”

“没关系。还有,当然可以,毕竟我也知道你们的名字。”夕音停在了他们几步远的前面,“你们可以叫我夕音。”

“你真的知道我们都叫什么?”云硞将蹄子从石壁上收回。

“当然,云硞。”夕音准确地叫出了他的名字,“当你们一起回到小镇之前,进入那片树林,我就认识你们了。”

绫心在吃惊之余发出了疑问:“既然你是这里的守护者,那你一定知道该如何进到纯净之地的,对吧?”

“没错,这也是我会与你们见面的原因。”夕音转身面向符文,“纯净之地会为那些纯洁善良,真正需要帮助的小马开启,而这扇门的钥匙,离我们很近,它是每一匹小马心中纯净美好的情感和回忆。纯净之地会去甄别他们的过往、品质与所求。”

“那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

夕音接着说:“请你把蹄子放在符文的中间。”

绫心照做了,她信任夕音。与此同时云硞只是一直看着,他不知道之后该何去何从。

夕音点亮独角,让一张照片出现在绫心的面前,“绫心,其实这才是你昨夜的梦境,想想你所关心的马,想想之前发生过的美好,就像那次一样,还有想想你来这所追寻的结果。”

绫心看到照片,看到照片上的自己和其他的小马,之后才慢慢便闭上了眼,她没有想到那场噩梦的真相会是这样美好。

夕音同时浮起梦笛,让旋律建立起纯净之地与绫心心灵的桥梁,这是开启纯净之地的魔法,她同样是第一次成功地使用。

笛声十分动听,绫心重温着记忆,她觉得自己好像也在和纯净之地对话。而夕音也在看着这些温暖的往事。

符文开始发光,这标志着魔法的启动,它正一圈一圈地延伸,蔓延至整面石壁。云硞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希望绫心可以成功,但他不能让绫心为了自己而放弃,也难以做到任绫心一匹马独自前往。他在想有没有其它的方法。

而另两匹马还不能分神。此时梦笛发生了夕音从未知晓的变化,如缕的游丝从笛子中浮出又潜入夕音的脑海,夕音感受到了,这是她的记忆,她经历的很多事中的细节与感受。

绫心的蹄子越发地感受到温暖,当笛声停止,两匹马睁开双眼,符文已经全部亮起。他们都在看着绫心蹄子所触的地方,那里的石壁变成了一层金色的光幕,仿佛可以看到对面的天空。

“这……就是纯净之地。”绫心很激动。

“是的,对面就是。”夕音转过身,传送出另一张照片,这次她面向云硞,“很抱歉。”

云硞只能表现得笑的坦然,“我知道,我不能再继续了。”

绫心也回了头,“夕音,他……”

“是的,我想他可能不能和你一起进去。”夕音将照片递了出去,那上面记载着属于云硞的噩梦,“我相信你,也希望你能够完成这次的任务,即使你没有完成来自守护者的测试——逃开梦境。其实,我知道的之前所有没有走出‘梦’的马都没能最终进入那个地方,所以我认为你……好吧,我只能说:纯净之地也许不是你解开心结的终点。我其实我只看到了那一小部分,所以并不知道你的过去,也无从可知:你的心是否真的也犯了错。”

“谢谢你,但我想我也不知道。”云硞接过了照片。

“他不能和我同时进去吗,我是说我们同时跨过去。”绫心急迫地询问着。

“很抱歉,按我的经验来说,并不可以,光幕会将其它马拦住的。”夕音的经验裹挟着件心酸的事。

“你真的确定?”她觉得还有希望。

“嗯。我确定……”夕音接着说,“我的小时候,父亲为了一段真相进去,在他走入光幕时我追了上去,但只是重重的撞上,那之后直到今天以前大门便再也没有开启过。”

“你是说你的父亲就在里面?”云硞没有想到。

“嗯,因为那次我试过,所以我知道那样做不行。”

绫心接着问:“但既然你知道打开门的方法,为什么再也没有打开它?”

“我确实太想打开它了,但父亲为了不让我去找他,取走了我的那把‘钥匙’,我不再记得记忆中有关他马的美好的细节与感受,他最后告诉我,当我足够成熟时便会重新记起。”夕音的眼睛有些湿润,“我想那个时候便是因为这样,我才不能跟随他,也因为这,我不能自己打开这扇门。不过刚才,我想是这个魔法的成功,代表了我的‘成熟’,你知道吗?我终于想起了那些……”

“很抱歉,”云硞知道起码自己任何时候都能回忆与感触过去。

“没关系,已经过去很久了。”夕音抹了抹眼角,“再者说我也终会去寻找他的,而现在,绫心该你选择了。”

绫心没有说话,看看光幕,又看看云硞,好像怎样做都难以释怀。

“夕音,我想托你一件事。”云硞突然说话,他想到了一个方法。“虽然我才刚刚认识你。”

夕音则有些不知所措。

“说实话,这可能有些仓促。如果你找回了记忆,那么你应该可以进去。”云硞接着说,可以看出他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能去托付他马,“如果你要寻找你的父亲,我想拜托你和绫心同行,起码她不会孤身一马,而且我相信你更加懂得该如何在自然中去生存。”

夕音在认真的思考,确实,这么久以来,她一直想进去一探究竟,而对于绫心,她也同样会不放心。这段时间的跟随,让她足够了解面前的马。

“云硞,你是说你真的不再和我一起走了?”绫心意识到事情突然的变化。

“嗯,你必须去解开诅咒,如果夕音可以代替我保护你,”云硞总是柔和地对绫心说话,“那么我也会放心的。”

“……云硞他说得没错。”夕音向前靠近拉住了绫心的蹄子,她想明白了。“我迟早也要去寻找我的答案,所以我会和你一起的。”

“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这已经是最好的方法了。云硞你也可以放心。”

“谢谢。”云硞深深地低下了颈,他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三匹马无言了很久,夕音终于搭着绫心向光幕走去,穿过时的感觉十分奇妙,她们都通过了,当她们站定,回头,云硞正目视着。他们准备好了面对这道门的关闭。

……

但是,纯净之地的大门仍旧敞开。

当他们共同发现了这一点,夕音开始觉得他们都过早下了定论,“别站着了,它在等你,云硞。”

“云硞,我就知道。”绫心在招她的蹄子,刚刚忍住的泪却在此时淌下。

云硞不敢相信,他甚至没有说得出话。只是开始缓慢地靠近光幕,伸出发颤的蹄子,尝试穿过,当温暖传递到蹄尖,云硞加快了步子,先是半个蹄子,然后是一个蹄子,他们都在盯着这一幕,直到云硞穿过光幕。

最后,光芒消失在了云硞身后,他已经站在了另两匹马的面前。

“等等,这是为什么。”云硞止不住疑惑。

“纯净之地,有它自己的选择。”夕音拉着绫心站在了并排的位置,“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在前方。”

绫心望着远处深吸了一口气,这种感觉十分清爽,“那么之后就是我们三匹马了。”

“嗯,征程又开始了。”云硞先后看了另两匹马,微风在轻抚着他们的脸庞,虽然前路未知,但已无可畏惧。

前方是一片新的天空与丛林,这里是纯净之地。

 

 

 

我们如天上的星

你像远处的野岭

不需要什么指令

我们始终前行

 

我们如林中溪水

你像无边的苍翠

不需要什么鼓吹

我们始终追随

 

你是征程

我们已经启程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