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DLC吉祥物故事 《纯洁之心》

————四·《皇城护卫》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1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3-17 • 0人收藏 • 47人看过
4,328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笔者:Feather_D

已经走了几天,一路上很平静,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不过同时,我心中一直挂着一个挥之不去的疑问。

绫心我叫着篝火旁布偶雌驹的名字。找到守护者,然后,向东,寻找一个理想之地,对吗?

雌驹听到我的话,抬头看着我,在篝火的照射下,我看到了一种无比复杂的情感的涌动。“……是的沉默许久,她轻轻地点了下头。

那么,你有什么头绪嘛?怎么找到那个守护者?那个理想之地具体又是哪里?我接着问她。

“……”她看了我一眼,低下头。然后便是沉默,长时间的沉默,说明她对于这些东西也没有头绪——是的,太常给的引导从来都不知所云的,搞得很多小马们做得到了引导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我个马是根本没在意过太常说过的话的

不过……梦魇的诅咒,这种事的线索能有一点就是一点吧,毕竟当务之急是帮绫心解决那个让她变成布偶的诅咒。

想到这里,我有些沮丧地长吐出一口气没有头绪…”我嘟囔着,然后一阵微微的困意从脑中袭向全身,我把自己的头盔往下按了按,依靠着它的遮拦偷偷看了看绫心。她仍然坐在那里,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篝火,脸上刻着一股无法掩饰的失落与困倦。

她现在的心情我基本都可以猜到,之前自己的情况她也有对我讲过,每天被名为幻象的这种虚无缥缈的恶魔纠缠,换成别马可能早就已经崩溃了。

……可能吧。

 

 

 

夜逐渐深了,露娜公主的月光到了星河的正中央,皎洁的月光从夜空中撒向我们身处的这片丛林之中,将一切撒上了银白色的光辉。不知何时,绫心蜷在那里,静静地睡着了。挺好的,这么多天这是她第一次去睡得这么安静,难道是梦魇也累了?

我胡思乱想着,抵抗着已经愈发明显的困倦——说起来自己从离开村子就没有好好睡过觉。

好吧,我投降。在用尽了各种办法驱赶困意失败之后,我选择举蹄投降。不远处有条小溪,洗把脸好了我嘟囔着站起身,摇摇晃晃地向印象中溪流的方向走去。

刚才一直在坐着,自己根本没有意识到,但刚走出几步,自己眼前强烈晃动的物体提示着我或许真的该休息了。

我站定,狠狠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然后瞪着眼睛努力让周围的一切变得稳定而清晰。

当目的达到以后,我抬蹄按摩着因为长时间没眨眼而酸痛的眼睛,絮絮地叨叨着:和那次还真的有点像,不过至少不会再跳出来几只木狼了吧。说到这里,我脑中的一根弦猛的一下绷紧了。回过头向绫心看去,映入我眼帘的她慢慢地让我快速绷紧的神经放松了下来。

她静静地躺在那里温暖的火光和素美的月光同时撒在她的脸上,烘托着她终于露出一起笑容的脸庞,给马一种降世天使的感觉。

是梦到之前了吗……我嘟囔着,脸上不自觉地也露出一丝笑容。

希望如此,我根本没有见过她露出过笑容。这么想着,扭过头继续向前走。在出几步之后,感觉到蹄尖猛然传来一阵剧痛,眼看地面朝着自己的双眼冲来。

……”我揉着自己刚才摔上地面的的额头,气愤地看着刚才把我绊倒的的石块哪里跑来的石头?我记得白天的时候没看到周围有石头啊。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至少不困了,我心想着。继续朝自己的目的地前进。

这里是远离狮甲城的一出丛林,我和同僚执行巡逻和护送任务的时候来过几次,也算是有些记忆。

我蹒跚着向印象中的小溪走去。

夜晚的森林,安静得有些可怕,即便有着月光的庇护,我的神经也下意识地紧绷了起来。不知时因为心里的紧张还是别的什么,感觉到周围飘起了愈发浓厚的雾气,显得阴森而诡异。

我停下脚步,环视着周围的雾气,尽可能地调匀了自己的呼吸。我承认,虽然我面对大雾的环境应该感到安心,但是不得不说,面前的这些雾,让我从心中升起了一种紧张与动摇。

这个场景……和那时太像了。

“嗷——”还来不及思考,一骇马的嘶吼便撕裂着雾气冲击着我的耳膜,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几乎让我叫了起来。

“木狼!”我用魔法将腰间的长剑快速地拔了出来,将剑身挡在自己面前,预防着迷雾中的潜伏者。

我拼命地压制着自己的颤抖,尝试着集中精神,对自己周围的未知环境尽可能地保持足够的敏锐,否则自己十有八九会变成木狼口中的一顿美餐。

“嗷——”又是一声长长的嚎叫。我轻微地改变了下自己的动作,让自己可以在偷袭者发动袭击的瞬间,最快地做出防御动作。

然后便是漫长,无声的对峙,对于战士来说,这便是最恐怖的——不知道对方在哪里,不是到他会何时发动攻击。

“沙沙……”迷雾中的树丛传来一阵阵轻轻的响动,然后逐渐向我的远方移动,直到消失。

“……?”终于得以稍稍放松的我向声音消失的方向走了两步,思考着木狼放弃猎物的原因。

“它们不会轻易放弃猎物,除非……”我轻声嘀咕着,在脑海中尝试搜索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除非有更容易进攻的猎物。”我呆立了一会,瞬间意识到它们的新目标是谁。

“绫心!”这个答案几乎让我跳了起来。我把自己的剑插回剑鞘,然后在尽自己可能地向绫心休息的空地跑去。

看不到眼前的任何东西,焦虑与紧张让我忘记了使用自己最擅长的雾魔法。我奔跑着,朝着自己印象中的方向不停地奔跑着,企图赶在掠食者之前回到绫心身边。没有我,绫心完全就是一个无法反抗的猎物。

在奔跑的途中,我看到了眼前近乎漆黑的雾气中,一点一点地传来光芒,起初微弱无比,然后一点一点地变大变亮“篝火吗?”没听到木狼的声音令我感到一丝安心,至少说明绫心还是安全的。我加快脚步,朝着篝火的光芒跑去。

绫心!我冲向近在咫尺的火光,然后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雾气像是一面墙,我感觉到眼前的雾气在一瞬间便消失殆尽,而雾气之后,呈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

虽然隔了那么多年,我还是清晰的记得这里"皇城……宫?"我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步军校尉云硞在对战影魔军队时指挥错误,临阵潜逃,导致五个队的

士兵被消灭殆尽,而且他又受到了影魔的诅咒。此等不祥之马,理应斩首。望吾皇圣裁。"一个声音将我从惊诧中拉回现实,我向声音的方向看去,看到了一群小马聚集在王座之前,文臣武将,每一匹小马脸上都充斥着严肃与焦躁的神色。而身着龙袍的皇帝则坐在王座上,双目紧闭,严肃的表情说明着他正在思考该如何处决这个负罪者。而那个罪马则被四个近卫士兵用白色的魔法结界禁锢着,押在殿前。他无声的地坐在那里,之前的那身校尉金甲已经被脱去,露出了他被敌马追击时留下的一道道伤痕,而他的首鬃和尾鬃则飘动着,一次次地企图冲破禁卫兵的结界。

"……这不可能……"我不敢相信地嘀咕着,怔怔地看着在我梦中不断重演的噩梦,其实我本来已经习惯了这一切,但这次这一切为什么如此真实和清晰?

……不该只是噩梦吗?

"吾皇,云校尉战功累累,乃皇城马民们的英雄,匆匆判决有失王者之智,况且……"一位武将模样的马——我记得是大将军,听了刚才文官的话,急忙替我辩解着。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那个文官打断了:"况且什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在下相信皇城马民不会再叫他英雄,此举做于情于理都没有问题。"

"但是……"将军仍然想替我辩驳。

"影魔战事已熄,马民需要安定吗?"文官脸上露出一丝鄙夷的微笑,正当他看到将军脸上诧异的表情时,那种令马厌恶的笑容变得更加狰狞。"你不要忘了。"他指向结界中的"""他受到了影魔的毒咒,已经是一个带着不详印记的马了。有他在,马民们会安心吗!?作为校尉,除了完成任务,守护自己的士兵,不是更重要吗!"

听了这句话,将军的反击被彻底的瓦解了,他往后退了两步,不甘心的咬着牙,盯着自己的对蹄:"吾皇!请你三思啊,毕竟云硞他是……"

"够了!"久久没有说话的皇帝猛地拍了一下王座的扶蹄,平息了大殿之中的骚动,同时也将我从思绪之中拉了回来。

等待安静之后他从王座上站了起来,然后睁开双眼,环视着自己的臣下,而我再次陷入怔忡。

我在梦中无数次地经历过这个场景,但是我一次都不曾见过那双眼睛,而现在,我看到了。

那双曾散发着王者与智慧气息的湛蓝色双眼仿佛蒙了一层厚重的雾,已然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失神的瞳孔之下划过一个个细微的感情:失望,痛苦,自责,悲伤,惋惜,还有……一丝希望。

"……云硞,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良久,皇帝向结界中的""发问。

"……认罪。"然后便是良久的沉默。在场的每匹马都注视着皇帝,等待着他的话。

我看到,在皇帝的眼中,悲伤变得更为浓厚。

"好吧……"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将自己的精神集中在自己的独角上,金色的光辉在角上聚集,然后化作一道耀眼的光束,冲向结界中的""

没有喊声,没有挣扎,这并不是带走伤害性的魔法,而是一种皇室秘传的封印魔法,在金色光芒的环绕中,我那显得杀意浓重的雾鬃逐渐平静下来。

"作为统治者,"施法完成之后,皇帝叹了一口气"我宣判,步军校尉云硞因犯下多条罪行,贬为士兵,调至狮甲城边境的村庄,将功补过。"一些文臣武将还想说些什么,但皇帝轻轻挥了挥自己的蹄子"把他带下去接受发配,散朝。"说完这些,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大臣们静静地立在原地,然后他们开始稀稀落落的离开皇宫,几匹马想和""说话,但稍作犹豫后,他们放弃了。他们从""身边默默地走了过去,穿过站在门口的我的身体,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我是……幻影吗?"我抬起蹄子,看着它,然后又看了看眼前的一切,并没有像刚才一样感到震惊。

这时那些禁卫士兵用魔法带起结界,向门口走去。结界中的小马一直没有动弹,但我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什么。

我永远也忘不了自己那时在想什么。

在心中一遍遍念着那些回不来了的战友的名字,然后强忍着自己的眼泪。

然后我眼前的一切逐渐消失,当一切化为乌有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无底洞,在漆黑的深渊中下坠,下坠。

感谢皇帝,我的罪行并没有和我一起到达狮甲城,我在那里重新过上了正常马的生活,有了新的师傅,有了新的朋友,有了全新的一切。

 

"话虽然是这么说。"是师傅的声音,"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要护送她吗?"

这是出发的前一晚,师傅对我说的话。

"是的师傅,我了解她的感受,我和她有相似的过去。而且……我也不想在犯当年的错了。"我回答道。

"……好吧……好吧。"

 

 

………………

 

"云硞,云硞。"一个温柔的声音进我的耳中,将昏迷的我逐渐唤醒。

我睁开双眼,迷迷糊糊地看着眼前的绫心,问:"怎么了?"

"我早晨起来发现你不在空地……就在周围找你,发现你昏死

在这里,我还想问你怎么了。"绫心有些嗔怪地对我发着脾气。

"好啦好啦,"我尴尬地笑了笑,然后说"差不多该出发啦。"我站起身,哄着绫心往露营地走去。

"守护者嘛……不管怎样,守护好她是我的职责。"我看着绫心的背影,在心里默默道。

 

"这样吗……"远处的草丛中,一个黑影看着蹄中萦着淡青色光芒的卷轴,他沉默了几秒,将卷轴塞入鞍包,然后借着阴影,向远方离去。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