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DLC吉祥物故事 《纯洁之心》

————三·《相依》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2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3-17 • 0人收藏 • 40人看过
4,240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笔者:Hazysky

腐烂的叶子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微弱的雾气在树林间环绕,仿佛在宣告这这片林地的寂静。

绫心和云皓互相搀扶着,艰难的在林子跋涉。雾气极大程度上的削弱了他们的视野,唯一能刺激他们感官貌似也只剩下了踩碎枯叶发出的令人心烦的咔嚓声。

嘛,也不能抱怨太多,毕竟在他们跌下来之前,这地方可能数百年都没有小马来过。

云皓抬起了头,担忧的看向了远方的天空。慢慢颇具的暮色像是欲坠的刀锋,压在了这两匹小马的脖颈上。

也许微弱的星光可以指明方向,但是那高耸的山峰,却是他们两个绝对无法跨过的天堑。

暮色之中的森林有多危险,云皓再清楚不过了。但是这时间,绝不会对他们两个降下怜悯。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

“那个,绫心,在这么满干下去…咳…我们恐怕会有危险……”云皓轻轻的咳嗽了几下,随着暮色渐起的瘴气让他的身体很难受。

绫心无言,只是紧紧的抱着云皓的蹄子,尽力的支撑着他的身体。

“咳……”云皓轻轻的推开了绫心,虚弱的倚着树根坐了下来。

“云皓……”绫心看着依靠着树根的云皓,几度想要伸出的蹄中终究还是没有伸出,这瘴气对她的玩偶身体作用不大,但是对云皓那种血肉之躯可是有着致命的威胁。

目光借着月色缓缓移向那高耸的山峰,云皓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

恐怕要倒在这里了吧……但是至少要让她回去啊……

“绫心,敢赌一下吗?赌我们是否能活着回到村子……”云皓冲着绫心露出了那依旧温暖的笑容,尽管这笑容中满是虚弱与无奈。

“诶?”绫心看着云皓,发出了惊诧的询问声。

“抛下我,向那个山峰进发,如果没了我这个累赘,你一定能……”

“不要!绫心打断了云皓的话,炙热的泪珠滴在了云皓的身体上。

“绫心……”云皓看着绫心,一时语塞。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这样的结局,我不接受!”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力气,绫心倔强的拉起了云皓的蹄中,很是勉强的将他背在了背后。

“哪怕只有这近乎于无的希望,我有不会放弃为我们的命运祈祷!”沙哑的声音混着哽咽,绫心哭喊着,背着云皓向山峰爬去。

“我……”云皓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意识却不受控制的渐渐模糊。

风混着粘稠的瘴气,席卷林中。

“原来玩偶,也是会流泪的啊……”

仿佛是感慨,又好似一声轻叹,漆黑的身影在绫心与云皓的身后显现出来,可惜已经极度疲惫的绫心并没有注意到他。

——咚——

绫心倒了下来,小小的身体终于也到了极限。

“本来是为了调查梦魇异动,但是这也算是意外收获吧……”黑衣小马走到了倒地不起的两只小马的身前。

“帮你们一把好咯,毕竟玩偶的眼泪可是很珍贵的……”黑衣小马看了看山峰,露出了一个充满魅力的微笑,仅凭肉体扛起了绫心和云皓,向山巅飞驰而去。

…………

不知道是他们那微不足道的祈祷得到了回应,亦或是他们强烈的求生意志引发了奇迹。总之,在曙光照亮山坡之时,缓缓醒来的他们找到了回村庄的路。

当那简陋的村口大门在他们眼前浮现时,心中浮现的,除了那劫后余生的喜悦,也多了那么一丝温柔的羁绊。

“这就是,你的村庄?”绫心虚弱的看向云皓,淡绿色的双眸中噙满了欣喜的泪水。

“如果不是幻觉的话……”云皓露出了了苦涩的微笑,拍落了卡在绫心头发上的落叶。

“啊……这样啊……”绫心看着村庄渐渐升起的烟火,一种久违的安心感涌上了心头。

那是她还是一个普通小马时,经常能刚感觉到的那种,看见故乡的安心。

好像从未仔细的端详过这座城市呢,作为怪物的自己,一直只敢在这小镇周围徘徊游荡。

“是时候为这一切画上一个句号了。”云皓拖着疲惫的身体,拉着绫心缓步向村庄走去。

“你不是什么怪物,从来不是。”云皓轻声说着:“我一定会让他们,让这个镇子里的小马知道的。”

黎明时分的城镇通常是很安静的,安静的让云皓心中升起了一丝不详的感觉。

镇子不大,屹立在镇子中心的那个建筑在充当市政厅的同时也他们这些守卫的驻地。

这也便是云皓此行的目的地。如果能够说服村长和自己的那一众守卫朋友,那么绫心,就可以在这个村庄留下来——以一个正常小马的身份。

嘈杂的声音冲那扇紧闭的大门里传了出来,也许是争吵,也有可能是讨论。云皓拉着绫心,在大门前停下了脚步。

看了是他自己想的太简单了呢。

…………

“塞缪尔!不能再拖了!你必须让你带领你骑士去把那个小伙子找回来!”一个穿着丝绸大衣的老独角兽冲着那个被称为塞缪尔的老者怒吼着。

“我拒绝,我不能冒着再损失人手的风险,去做一个结果不确定的决定。”老者的语气很平淡,一如既往。

“那个,头,让我们去吧,为了找回云皓,我们不怕危险。”一个坐在侧位上的天马护卫站起了,眼含着热泪,向老者说着。

“住嘴!如果你们真有那个勇气,就不会像这样灰溜溜的跑回来!”老者斥责着,深蓝色的眼眸中透露出悸动的神采。

“你们可以在战场上为彼此出生入死,但是现在我必须为你们每一个小马的生命负责!要知道,除了那匹林子以外,还有那个正体不明的怪物……”突如其来的开门声打断了老者的话。

云皓推开了们,走了进来。

“已经没有什么怪物了……”云皓憔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受伤了?”老者看着云皓被包扎过的后蹄,不淡定的从下首位上跳了下来。

“先别提那个,莱耶斯,拜托你了。”老者回头,向着那个穿着丝绸长袍的老独角兽发出了请求。

“好说好说。”老独角兽站了起来,淡金色的雷霆在他的独角上汇聚。

“毕竟这小子,可是你的徒弟啊。”淡金色的雷霆化为了一道温和的光柱,笼罩了云皓的身体。

一个昼夜所积攒下来的伤痛与疲惫,在那金色光辉的洗涤下于此刻化为了乌有。

“两位……”云皓看着这两个老头子,一时间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老者看着云皓的表情,有些不满的拍了拍他的肩。

“啊,头?”云皓惊诧的应了一声。

“你说怪物已经没有了,是什么意思?”老者板起了脸,严肃的问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其实,打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怪物,那只是一个受到了诅咒的小姑娘。”云皓说着,脸上的笑容透露出了一丝苦涩的味道。

“你,此言当真?”老者看着云皓的眼睛,深邃的目光透露出不容置疑的气息。

“是的,头。”云皓有些心虚的避开了老者的眼睛,继续说道:“现在,请容许我向大家介绍一匹小马。”

云皓推开了大门,露出了门外,那早已等侯多时了的绫心。

“头,村长,还有同为守卫的大家,这就是那个被我们称为怪物的,那个被诅咒的姑娘 。”云皓看着大家,尽量保持着笑容。绫心则就是那样呆呆的愣在了原地,不敢有丝毫妄动。

大厅里一时间静的可怕。

“身体几乎已经变成了玩偶,却还能保持着基础机能,这是某种诅咒吗?”莱耶斯捋了捋自己的胡子,走到了绫心身旁。

“我……”绫心听着老者的话,胆怯的向后退了一步。

“村长?”云皓想要上去阻止,却被自己的老师拉住了胳膊。

莱耶斯抬起了绫心的脸,撇了一眼云皓,冷漠的向绫心询问着:“你就没想过向村里求助吗?”

“我,害怕……”绫心拍开了莱耶斯的蹄子,惊恐避开了他的目光。

“欸……能说明一下你诅咒的来源吗?”看着绫心那几乎要蜷缩成一团的身体,莱耶斯换了种问法。

“是因为,梦魇……”绫心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了几分哽咽的味道。

“能再详细……算了。”看到绫心眼睛的泪水,村长终究还是心软了。

“行吧……”村长回过了头,冲着老者说道:“如果云皓和这个丫头的话是真的……那么我们必须把这个丫头送去坎特拉。”

“莱耶斯,这个诅咒你解不掉吗?”塞缪尔有些惊讶的看向了自己的老伙计。

“要是知道原理还凑合,如果我年轻个二三十岁也许会试试,至于现在,把她送给老师是最稳妥的选择。”莱耶斯甩了一下自己的丝绸长袍,摇了摇头。

“难为你了……”塞缪尔的眼神有些暗淡,随即看向了一旁被自己拉住的云皓,说道:“既然你这么关心这个小姑娘,就自己去把她护送到坎特拉怎么样啊?”

“头,我……”云皓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到自己师父眼中的怒气,终究还是闭上了嘴。

“明天就去吧!就当作你小子逞英雄的惩罚。”莱耶斯拍了拍云皓的肩膀,露出了宽慰的笑容。

“呃,好吧。”云皓叹了一口,接下命令。

“来吧,我给你还有那个玩偶姑娘安排房间。”老者松开了拉着云皓的蹄子,一边招呼着,一边向大厅外走去……

“看来,事情没有我想的那般顺利……”云皓有些歉意的拉起了趴着地上的绫心。

“本来也没指望大家接受我……”绫心尽可能平淡的说着,但是那违心的意味却怎么也藏不住。

“先休息吧……明天还有赶路……”云皓说着,跟随着自己师傅的背影离去。

…………

休息,调整装备,还有就是面对下一次离别。

一夜无话。

又是一个平淡如水的黎明。云皓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至少守时这一点,你还没有忘记。”

云皓听到了这句话,习惯性的向屋顶看了过去。不出所料,自己的师傅,也就是那位被称为塞缪尔的老者,正蹲着房檐上,冷冷的看着自己。

“师傅……”云皓招呼着老者。

“知道我昨天为什么生气吗?”老者从房檐上一跃而下,质问着云皓。

“我……”云皓挠了挠头表示费解。

“你们那么关心那个姑娘,却忽视了那些在关心着你的战友……”老者说着,语气中充斥着一股肃杀。

“欸……”云皓低下了头,表示认错。

看着自己这个不成气候的弟子,老者揉了揉鼻子,将训斥的话咽回了肚子里。随即将自己的佩剑递给了云皓。

“保护好那个小姑娘,跟随自己的心前行。”老者一边说着,一边向村子里面晃悠悠的走去。

“该出发了哦,云皓!”

耳边传来了同僚催促自己的声音,云皓呆呆的看向蹄中的长剑,内心有些迷茫。

没有欢送,没有祝福,甚至没有几匹来送行的小马,迎着黎明时的雾气,云皓和绫心离开了那个被称之为故乡的村庄。

临别之时,村长特意嘱咐过自己,要避开马口密集的地方以防绫心的诅咒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所以这下他们两个可真就像逃犯一样了。

同行无话,虽然两只小马都是心事重重。

“那个云皓……”看着那已经从视野之中消失的村庄绫心率先打破了沉默。

“什么事?”云皓看向欲言又止的绫心。

“我们,能不去坎特拉吗?”绫心小声的说着,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云皓一点也不意外,但是还是出于习惯的询问了一下绫心下定这个决心的缘由。

“我,知道解开自己诅咒的方法……”绫心说道。

“真的?为什么不告诉村长大人和师傅?”云皓有些疑惑。

“因为,我不想在面对过多的小马了……”绫心低下了头,露出的忧伤的神色

“好吧,那么换你来带路!”云皓平淡的说着。

“诶?就这么同意?村长的命令没关系吗?”绫心差异的看向云皓。

“没关系。”云皓自信的看了看腰间的长剑。

“跟随自己的心,即可。”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