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DLC吉祥物故事 《纯洁之心》

————二·《相扶》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2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3-17 • 0人收藏 • 44人看过
4,976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笔者:斯沃 

下落地很快,云硞始终没有松开,直到颠簸使绫心重新清醒,她不能现在躺下。

“你不该下来!”绫心全力地大喊让声音在嘈杂中能被分辨,从心底来说,她压抑了太久,见过了太多的马,她不愿让任何一匹马再次发现这些,很多时候,新的接触甚至比那晚更令她难受。“我说过,我不想让你看到我。”其实她更不愿他马为自己再付出代价。

    两匹马,已经身处混乱的谷底,还有碎石在不断地向下跌落,而那棵树断折在两马的旁边。

“这是我的责任。”云硞寻着方向在一片浑黄中摸索,不顾绫心地挣扎。

“相信我,你这样做会害了我。”仍是一些记忆闪过绫心的脑海,曾经几次,面对巡逻的卫队,她想要张口,来不及辩解,便要面临箭弩。她知道自己难以去怨恨那些同样无辜的小马们,来缓解自己的伤愁。只是,既要令他马恐惧,又要重复地刺痛自己的心,她宁愿永远这样下去,她终于狠狠地甩开蹄子,将云硞向前推开,“你出去吧,不要管我!”

这令雄驹打了个趔趄,紧接着他便意识到自己不再找着到绫心。

“你在做什么!这里很危险!”

“我知道!”

“那你是在做什么!”

“你不会理解的!”

云硞还是顶着尘土石屑,寻声再次到了绫心旁边,并死死的攥住了绫心的一只蹄子,这一次他才发现更难解的异常,这不像是一匹真正小马的蹄子应有的质感。而这双蹄子下意识地反抗想要挣脱,但现在他们还处于危险,云硞无暇去管,只是一味地攥地更紧。

绫心没有能力抵抗,被拖拽似的向着更为明亮的地方跑。只是刚刚相遇,却发生了这样的危险。慌乱,惶恐,占据着她,她还没有准备好再一次尝试寻求帮助。

一段时间里,两匹马没有说话,与时间赛跑,永远令马焦灼。直到被压缩成一线的天际重新脱开黄色,最后一声巨响回荡在身后,又慢慢消失。云硞才深喘了口气,松开蹄子。

“你难道不能停下来好好谈谈,要知道你差一点就出不来了。”

“你不明白!我叫你不要插蹄!”绫心很反感这次的遇见,也无法知道这匹马在知道真正的自己后会作何反应,是否还会像最开始那样温和,当然自己也可能就此结束居无定所的生活。“如果你不追我,这些都不会发生!”

云硞被这样激动的回答惊住了,这不像那双眼所透露出的,他从未见过一匹小马能够这样。还在调整呼吸的云硞抬起了头。

“你快躲开!”绫心听到了吼叫,但没有听清,声音的来源似乎很惊恐。

“你没有听到吗?”绫心看到对面小马拔出了佩剑,这一刻她惊异事情转变之快,她不知道对方究竟为何,但无论怎样,她只打算多站一会。没有什么再值得她去顾虑。

“快离开那开!”绫心终于看清云硞是在向自己扑来,她没有反抗,其实刚刚她就应该真正地离开这个令她伤感的地方了,而面前的马害这些发生,还要救自己出来,最后终于又要亲自动蹄。

“但是为什么?”绫心在心里问,这样的反常令她费解,不过她不愿再想,现在也许在厌恶这匹马的同时会更加想要体验什么是身体上的痛觉。

紧接着,绫心已经被推到了崖壁的夹角,此时她仍然没有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看到那匹马背对着自己,挡在前方,标志性的还是那些云雾般的鬃毛。

巨大的石头砸在地上,再次淹没一切的声音,这还没有结束,云硞熟悉另一侧山壁的土石,松动却夹杂着不规则的岩块,而他蹄里最坚硬的物品可能便是那把钢铁打造的佩剑,它被独角操控,横在云硞面前。

绫心,在这一刻竟然难以动弹,她比她面对过的许多还要更为震撼。她不知所措地发现自己刚刚还在鄙夷的马却挡在前面。

清脆的碰撞声,是来自那把剑的,云硞没有多想,便做出了刚刚的一切,除了后怕,他更加在意刚刚的所见。那只像布偶一样的小马,究竟经历了些什么?云硞没有过多地在意外表,只是他觉得这样消极的表现,只能来自于自己无法想象的压抑。实际上,云硞难以顶住这样的冲击,已经将近把控不住重心,最后的一次终于超出了他的能力,控制的魔法被直接击溃,他感觉得出剑被弹开后插入了自己的后蹄,而之后他失去了意识,石块在同时击中了他的头盔。

这些发生的太快,绫心没有来得及抑制住恐惧,面前已经有马倒下。

“他,是为了救我?”绫心不敢相信,说出的话都有些颤抖。她卧倒在地,死盯着前面的一切,想要适应。终于她从震慑中清醒了头脑,如履薄冰地慢慢接近血泊,血还在从剑的血槽中喷涌,她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但她不能不鼓起勇气,更不能离开,这样她亲蹄会害死唯一一匹保护她的小马。她不希望自己已经是一匹忘恩负义的小马,当然如果她还能算作是一匹小马的话。

其实当血液独有的气息深入她的鼻腔,火一样烈的味道刺激到她的心底,绫心流泪了,在那件事之后,第一次为了另一匹陌生的小马流泪。这件事上,她才是一切坏事的开端,自己已然可弃的生命,却要另一匹马来换。她难以原谅自己,也只能做到尽力挽救。

 

……

 

绫心靠着岩壁蜷着,她想找一个支持,心灵上的早就垮塌了。而面前的,还是昏倒在地。不久前,绫心下了平生最大的勇气,拔出血淋淋的剑,找来随那些山体的碎块一起坠下的藤蔓,来帮助止血。她如果不这样做,在这匹马恢复自主意识之前就会因为失血休克失去生命。她祈求着,对方能够醒来。

她明白了,那些对自己的吼叫,明明也是为了自己。

“我难道真的完全不信任友善了吗?”绫心为自己当时的想法痛心。

“但每一匹马都始终向往着美好。”是云硞的声音。

绫心愣了一下,惊喜地反应过来:“你醒了!”这无疑是对她来说最好的消息。刚刚她甚至已经不抱希望。

“当然,我的责任还没有尽到。”云硞笑了笑,刚刚振荡对他并不十分严重,之后他又看向自己的左后蹄,“谢谢你救了我,我知道那一下应该能伤到动脉。”

绫心又是一愣,她没有想到对方会说出这样的话,她还有能力去搭救别马。可是,她清楚这一切是怎么来的,“不,你不应该谢我,我做错了太多,就连我自己能够站在这里也是因为你。”绫心又垂下了头。

我说过,这是我应该做的。云硞觉得这样并不能令她好受,这样吧,你相信我吗?

绫心犹豫了,她也确实难以立刻决定。很抱歉,但我没有理由现在相信你,你从未了解过我究竟经历过什么。

以后会了解的,不管怎么样,现在你必须和我一起出去。之后你想怎样都可以。还有我从不介意你现在如何。

“真的?”绫心看了看自己松软的蹄子。

“真的。”

“那好吧,谢谢你能这样说,看来我目前也只能和你同路了”

“那就听我的,现在开始,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必须先回到城内。”云硞尝试着站起来,尽量不使左后蹄受力。“对了,你看见……”

“哦,在这呢。”绫心清楚一把剑对于一位守卫的重要性,“我帮你插回剑匣吧。”

“……谢谢。”

这个词始终令绫心感到别样的温暖,但她仍旧愧疚于造成了这一切,难以马上接受这种突如其来的关怀。“我再问一次,你真的不反感我吗?我刚刚差一点就害得你……”

“想听实话吗?”云硞打断了绫心。

绫心也点了点头。

“一开始是的,我以为真如他们所说,这里来了一只怪物,”云硞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反应,“但很快我就清楚,你从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绫心显然好受了些,终于又有马能够正常地与自己交流,可她还想知道后半句的疑问,“可我还是伤害了你,不是吗?我真觉的自己就是个怪物。”

“从没有那匹小马是怪物,你和我们并没有什么实质上的不同。”云硞提高了声音,接着又回归了平缓,也是你救了我,不是吗?

“这不可比,是因为我犯了这个错误,我只是想去挽救,我不敢想象还会发生什么。”

“你没有离开,就说明你做好了面对我的准备。你做出了这一切,说明你拥有一颗和我们一样的心”

绫心没有多说,她好像找到了什么。

之后,他们走的并不快。峡谷也移动地缓慢,云硞不在意伤痛,她还没有了解到,对方究竟经历过什么。

“话说,你一定有名字吧。”云硞找了一个话头。

“嗯,只是很久没有马叫了。”绫心生疏了该如何去交一个朋友,“我的名字是绫心。”

“你可以叫我云硞。”云硞转了下头,“我能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吗?这绝不是一般魔法造成的。”

先是一段的沉默,“可能还不行,我没有准备好。”绫心很想暂时忘记那段回忆。

“那就等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再告诉我,这样我才好帮助你,没有关系的。”

“也许吧。”绫心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感激,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她清楚帮助自己,也许也会收到牵连,还有,这本就是她一马的事情。

“好吧,”云硞不敢触及她马不愿讲起的内心深处,转移了话题,试图改变一下气氛:“我记得这里,前面不愿就是开阔地了,很快我们就可以走出这个峡谷了。”

“你确定?”绫心笑着问,她与云硞的意图一样。

“当然,虽然这个地方鲜有马迹,但至少这个峡谷还比较突兀,记记地形也是我的工作。”

“我打赌浇花也是你的工作之一吧。”绫心看到过这些守卫在花园里做过的事情。

“没错,”云硞猜到了,这本就不是秘密,“那些可是最考验耐力的。”

两匹马笑在了一起,绫心才发现,云硞也是如此的诙谐。

 

……

 

峡谷的尽头在谈笑中不觉地接近,他们互相讲了许多笑话,只是云硞一直注意着没去问及对方的过去。视野终于开始暂时地开阔,绿色也不再只属于头顶,小的石块夹杂在花草中,延续着很久一段时间都未被打破的宁静。

我们现在已经到山口了。云硞第一时间向绫心介绍。你能看到那边那片茂密的林子吗?穿过之后就是我们住的地方了。

“也许你会喜欢我们帮忙照看的花草的。”云硞接着问,没有回应。

她们刚踩上草地,绫心便不再向前,只是站在原地,就在峡谷的出口,目送着云硞。

你怎么了?云硞发现了异常,也不再走动。

我很感谢你的帮助,也谢谢你救了我,但我不可能和你回去。绫心已经离开这个社会太久了。“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我也该继续赶路了。”

“等等,为什么?”云硞望着绫心,他没料到绫心真的会这样做。

绫心不愿对方为自己再付出什么。“你没有必要知道的,这本就与你无关。”

“但现在有关了。”云硞并不赞同,“刚刚我们还……”

“不,你还不明白,”绫心想要解释清楚,却难以出口,最后才明白这名卫队长是这样的执着,“我也不知道后面会有多么危险。”

“我从不畏怯危险。”云硞义正辞严。

“但我害怕!”绫心不为所动,甚至哽咽起来,“我已经如此了,我不能再牵扯其它马的生活。”

“你真的……”

“真的!我确定。”

“那好吧,”云硞无奈转回了头,他需要尊重对方的选择,而且一开始,他也是这样说承诺的,不能干预绫心的路,“注意安全,出了这个地方我就管不了你了,要知道即使是现在我们离村子也还不近,”还是没有回答,云硞望了一眼前面不远的幽绿,大雾笼罩其中,令他不安。

“走出周围这片林子并不容易。”云硞重新看向绫心,总想要再嘱咐一句,他们都还前路未卜。“你可以等在这,雾散了还会好些。”

“嗯。”绫心的回答很轻,她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听到。

云硞移动地仍旧不快,使得他始终在绫心的视线里,就和碎石砸下时一样,绫心无法放下对方,先行离开。而这里并不平坦云硞走地也十分蹒跚,他受伤的蹄子还是不小心绊到了一处凸起。

绫心就在后面,当她听到了一声低吟,竟然不顾一切越到云硞的身边,将他扶住。

云硞似乎也很意外,笑着问“所以说,你还是打算继续?”

“不知道,但我清楚你需要我扶着点。”绫心不知该不该后悔这一选择,这次跟上,可能会改变一切,而未来仍旧令其恐惧。

别害怕,他们都和我一样,我相信他们能够理解。云硞似乎察觉到了。

绫心只是微颔,“我不清楚。”

“算了,我不问了,你先和我回去,一切还是由你决定。”云硞又指了指前面,语气轻缓了许多,“我们不能等了,希望天黑之前可以回去。”

“两匹马多少安全一点,”绫心默认了云硞的说法,也用蹄子指向了另一边的翠绿,“我猜我们是从那个方向上的山。”

“没错,你说的对,所以现在我们需要往那里走,才能找到熟悉的路。”云硞扬着脖子望了一眼,换回了讲笑话时滑稽的语调,“放轻松,一切会好起来的。起码我们已经相遇了。”

“你说的对,我门还可以先看看这些花,”绫心也将不愉快的话题抛在脑后,扬着嘴角,现在她还扶着云硞,小心点,我猜要是被你的战友看到了,他们能调侃很长时间。

你又对了,不过这次不一样。云硞已经调整好了蹄子,好了,可以松蹄了。

嗯。绫心回答了一声,刚想松开,云硞就打了个趔趄。“看来还是先这样吧,你也别逞能了。”

“好吧。”云硞觉得这还真是事实。

两匹马走着,又一次进入了林子,未散的雾里,绫心扶着云硞,而云硞扶住了她的心。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