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序章
  3. 第一章:不速之客
  4. 第二章:水晶帝国的迷案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流星雨之夜I·神秘魔书

————第二章:水晶帝国的迷案

- 分
sta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0 人评价
5
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3 天前 • 0人收藏 • 23人看过

列车到达水晶帝国时,刚好是下午一点。

 

宽广的大街上,水晶小马们悠闲地散步,或者互相快活地谈笑风声,却被七位狂奔的小马撞开了几米。他们晕头转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些小马瞬间不见了影。

 

“对不起!”萍琪朝身后大喊,也顾不上他们究竟听没听见,便用双倍的速度赶到马群中。“快啊,暮光!我们已经迟到一小时了!”“你就少说点吧,大嘴龙。”星光是喘着气说出每个字的,只不过这条小龙带来的压力实在是够多了。

 

所幸暮光并没有认真听他们的对话,周围的一切全让她着急的心情抵消了,倒是不远处的水晶城堡她看得清清楚楚。“我们得向银甲闪闪和韵律公主解释,哦,但愿还来得及。”

 

两位黄色的天马守卫严肃地看守住城门,比平时更加严肃,眼睛眨都不眨,自然也没在意旁边飞奔而来的小马们。

 

“打扰……一下,我……我是……暮光……闪闪,求见……求见。”她话根本说不好,一到这里就和其他马趴倒了。守卫仍旧面不改色:“韵律公主有令:在她回来之前,任何小马不得进入。这是铁令,就算你也是公主,我们还是不能放你们进入城堡。”

 

守卫竟然拒绝了她们的请求,这对她们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要是在以前,星光熠熠早让怒火随魔法排出了,不过现在她学会了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往前一步打算和守卫谈判。斯派克抢先冲到守卫前,轻蔑地伸爪拦下星光:“不如还是交给我这位水晶帝国的大英雄来解决吧。”他昂首挺胸,口还没开,守卫们就迅速恭敬地下跪行礼。

 

斯派克得意得快上天了,傲慢地瞧瞧暮光,幻想接下来要怎样带有英雄风范来命令他们。一个激动的声音强行把他拉回了现实。

 

“小暮!”

 

“银甲闪闪!”在场的小马幸福地望着这对兄妹在一起的温馨场景,斯派克只能接受现实,到一旁吐舌头,不屑地喷烟。此时的银甲戴上了紫黄头盔,抚摸暮光整齐的鬃毛,看不出多少气愤的样子。

 

“让你们久等了。”银甲摘了头盔。“我知道今天和你约好共进午饭,可偏偏在昨晚,水晶帝国的图书馆出了问题。”“实际上……问题?”他沉默许久,重新戴好头盔后才开口:“随我来吧,如果你们想了解的话。”

 

水晶帝国的图书馆反射了太阳的光辉,十分耀眼。但今天,这里增添了大批守卫把它包围得密不得风,过路的小马都赶紧饶道。在银甲闪闪与守卫交流后,他们才让出一条道允许暮光她们进去,压抑的气息却还在围绕着她们。

 

小蝶被守卫凶狠的样子吓得躲到阿杰身后,阿杰将她推到前面,走进这宽敞明亮的大厅。“看起来没出事啊,明明挺好的。”瑞瑞不知从哪掏出一顶侦探帽,压低帽檐走着:“不要被它表面的现象迷惑了,阿杰,我的侦探直觉告诉我,此处,发生过大事。”

 

“瑞瑞说得没错。”银甲领着她们向左厅走去。“昨晚凌晨,我接到了巡逻兵的报警,有一匹可疑的小马闯进了图书馆,偷走了一样东西。我率领精英部队赶来捉捕,竟然还让她跑了。”

 

正说着,暮光突然尖叫起来。许多被推翻水晶书架支离破碎,好多好多的书更是残缺不全,破损的封面和纸张让她分外心痛。地上的碎片也并未扫除。

 

“小心点,别踩到了。”韵律从顶部飞下来,递给她们几双护靴。“真没想到她这么厉害。”暮光检查了碎片,又顺着韵律的方向观察顶部的一个大洞。“你们怎么发现她的。”银甲不禁笑出声:“能不发现吗?顶上撞出那么个洞动静便够大了,她居然还想叫图书管理员。”

 

韵律也跟看笑了下,温柔地抱住暮光。一名守卫跑来对银甲耳语。“我得走了,小暮。希望这不会影响到你的心情,要是你感兴趣的话,我不介意你帮忙。”

 

暮光闪闪还没来得及答话,银甲闪闪就和守卫离开了。“有什么问题吗?”韵律温柔地抱住她。斯派克替暮光回答:“我们还赶着回……”“才不是!别听他说的,韵律,我们可以帮个忙。”暮光边说边让斯派克离开。“去弄些纸和笔来。”

 

云宝摇摇头,同时躲开一片掉下来的水晶碎片。顶部的大洞看上去真不是一般小马能砸开的,最多都要用魔法。暮光很清楚这点,虽然水晶帝国的建筑都是用水晶建成的,但那些水晶全是经过了严格的挑选加工后才可以使用的,就和石头一样坚硬。

 

“也就是说,她当时是直接从上方砸了个洞进入的?”星光用魔法把自己飘浮起来,紧盯洞口的边缘。边缘参差不齐,时尖时缓,并无平整之处。瑞瑞收集起水晶碎片,确实与洞的边缘吻合,其中有几块较大的碎片。

 

星光从瑞瑞那儿接过一块,表面略有烧焦的痕迹。“我快晕了,她到底是如何砸开的。”“是喷火枪!不对,是火锤!”“压根儿就没那些玩意,萍琪。”“谁知道那名疯狂收藏家收藏了多少稀奇古怪的玩意。”

 

两匹小马争论起来,萍琪身边的小蝶偷偷地离开,独自飞到墙边。她真的被这里的气氛吓坏了,昨晚会不会同时发生了血案?那可就太可怕了,所幸她没有听说有哪位小马受伤或死亡的。

 

她轻柔地降落,墙边没有守卫和其他马,总算能自在点了。这时,她似乎感觉有东西,在一块水晶底下发光。

 

“好吧,如果她真带了喷火枪什么的话,这块水晶早就被烧毁了!”“你不知道调整强度吗?!”暮光拉开萍琪,把所有的碎片拼起来。韵律若有所思。“雪儿有时喜欢乱射激光,但每次她炸出的洞边缘都是平整的。”

 

暮光同意她的说法,指着上面的烧痕:“它不可能是被激光砸开的,不过我也不相信会用萍琪说的那些玩意。攻击魔法也会出现这种痕迹,不一定是火烧出来的。”

 

萍琪退步了,小蝶面带笑容地回来:“你们绝不敢相信我发现了什么。”阿杰的身体颤动了下,赶忙故作无事地看小蝶轻轻地张开翅膀拿出她的“宝物”。

 

光芒充满了整个空间。暮光闪闪从没见过那样的――羽毛。火红和明黄交织、流动,轻巧地在蹄心上几乎没感觉,它的亮光如同是朝阳赐予,明亮而柔和。

 

“它真闪亮,而且很大!我太喜欢它了!”萍琪派围着小蝶转了一圈又一圈。为了不让小蝶被她转晕,星光只得用浮空术定住她。瑞瑞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不断凑近羽毛,恨不得贴上去:“这简直就是件完美的艺术品!我可以把它缝在我的最新系列上,我跟你们说过的。”

 

小马们的目光都瞬间移动到那里,小蝶倒没感到害羞。“也不知是哪个小动物迷路了,跑到这里来,希望它没受伤。”

 

“我不认为这是小动物的!”

 

小蝶毛汗直立,一名高大的红色飞马夺来那根羽毛,气愤地盯着它。没在意韵律的脚步声。“罗尔斯顿!看在你是新来的守卫份上,我不会怎么罚你,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对客人如此无礼!尤其是对我的妹妹和她朋友!”

 

他脸色大变,深深下跪忏悔,之前的怒气荡然无存,恐惧地发抖。“公主,我知错了,我只是仍对追捕失败感到气愤。我捉到她时被她用前蹄打到,那时我看见她的斗篷下有只翅膀,颜色和这根羽毛完全一样,所以才会如此无礼,请您谅解。”

 

暮光扶他起身,意外地注意到他的右前蹄装的是假肢。“是她干的吗?!”“不,这是我曾经在一次登山事故中失去它的。不过这个地方让碎片刮了一点。”

 

他指的地方出现了轻微的磨损,表层削去了一片。“我抓捕时太使劲了,撞倒了这些书架,最后也没抓到她。”“书架是你撞翻的?我以为是那匹小马干的。”暮光怎么也没料到这点,照这样看来,她应该是不愿引起注意,可为何又要弄那么大的动静砸出这个洞?

 

萍琪从头发中取出她的黑白格纹帽,另附泡泡烟斗,泡泡一个接一个上升。“或许你想说,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又或许想问,为什么小马国最近多灾多难?而我能告诉你,因为她做了充足的准备来迷惑我们,那名飞马就是个诡计多端的罪犯。”

 

“飞马?”云宝戳破几个泡泡,以便直视她的脸:“我说萍琪,你没必要瞎猜吧,这比飞马的羽毛大太多了,连天角兽的羽毛都没这么大。”她还刻意拾起羽毛好使她看得更清楚。

 

斯派克刚刚从别处借来了卷轴和笔交给暮暮,发现这沉默的一幕有些不解:“案件不顺利吗?”“完全不顺利,矛盾的地方太多我头都快炸了。”然后,她睁眼瞧见了一个卷轴……

 

笔尖在纸上“沙沙”地响动,墨水整齐地排成一行行文字,暮光紧锁眉头,汗珠在她额头上密布,顺势流下。角上的魔法光握着笔,笔都有些撑不住,要被折断了。周围是一群小马疑惑的眼神,更多的还是期盼。

 

阿杰也在马群中望着,耳边忽然出现了轻微的叹息。她猛然回头,后面没有任何小马,仅有那根羽毛。她趁大家高度关注暮暮时,溜到了后边。

 

又是一声叹息。她听得很清楚,似乎就是专门对她说的。美丽的羽毛光辉依旧,但它再怎么漂亮,也是无生命物体,咋可能会叹息呢?这不科学。不过,在这个世界里,科学好像也不是那么靠谱。

 

阿杰掏掏耳朵,侧耳倾听。后来干脆靠进羽毛听,这一次,什么也没有。“搞什么鬼?”她抱怨着转身,耳边一下子又换了个声音:“咋了?”

 

她吓得冒出了冷汗,但至少没小蝶夸张。这次阿杰绝不会再相信没问题了,要是萍琪的话,肯定会说“羽毛成精”或者其它的啥,当然,她选择自己弄清情况,蹄子和羽毛间越来越近。

 

“苹果杰克,亲爱的,你在那儿干嘛呢?”她怔住了,蹄尖就差一丁点,最后,她缩了回去。“没啥,你刚才有听到啥吗?就像叹息声类似的。”

 

“你幻听了吧,快过来,暮暮已经整理好信息了。”

 

阿杰快步过来,把神秘之声迅速抛之脑后,既然瑞瑞都这样答了,其他马恐怕更不会相信了。

 

暮光闪闪满意地托起卷轴飞起来,确保所有小马都已到齐。“之前的线索确实有许多矛盾的地方,但总比没有好。所以我们得理清思路。韵律,你记得她偷的是什么吗?”

 

“我没看见,她用斗篷遮住了。”

 

一提到“斗篷”,暮光就变得大惊失色。她在纸上添了几笔,不敢抬头看韵律担忧的样子。“我询问了罗尔斯顿,他说只有一匹小马在那,而且拥有一对翅膀。关于羽毛的问题云宝是对的,普通飞马和天角兽都不可能有那类翅膀……如果,她根本就不是小马呢?”

 

这个结论还不算太令马吃惊,星光熠熠却皱起了眉头。“小马国最近和其他种族的交往都很和谐,谁又会想到来图书馆偷东西呢?再说,他们的羽毛也不是那样的啊。”

 

瑞瑞快速捡回羽毛,中途阿杰刻意凝视了它。“亲爱的,你是不是很喜欢它,如果案子结束后用不着它了,我还是能考虑送给你的。”“不用了,你拿去吧。”

 

每匹马都在努力回想自己了解的种族,风仙子、龙、甚至是夜骐。可就是找不到有这类羽毛的。“幻形灵!”熟悉的喊声从马群中蹦出来。“萍琪?”“什么,没听到吗?幻形灵啊,他们想变啥就能变啥,嗨,说不定是邪茧女王!”

 

“邪茧女王?有可能。”这下萍琪可自豪了,自顾自的打开了脑洞:“她想毁掉小马国的珍贵古籍来复仇,就先故意制造动静,再变成一匹奇怪的斗篷马来误导我们,好让我们怀疑不到她头上!哼,想的真美。”

 

暮光终于看到了一线希望,虽然萍琪的推测基本上不靠谱,但如果这次恰好对了呢?更何况现在也没有其他可能了呀。“暮暮,你确定是邪茧吗?”“我猜想,有这个可能。”

 

韵律看看一片狼藉的图书馆,又看看暮光和她朋友,不胜感激地敬了个礼:“真是辛苦你们了,可惜我们的午餐不得不改期了呢。希望你们不介意我们没有接见你们,为了保证安全我才向守卫下了铁令,害你们久等了。”

 

暮光刚要答话,萍琪派的嘴却又停不下来了:“其实一点也不麻烦,我们同样迟到喽,因为暮暮家失……”“失火了!!”

 

她不知所措地推开萍琪,韵律的脸上浮现了吃惊和担忧,暮暮连忙左顾右盼,话都没经过大脑思考便脱口而出:“是这样的,我昨晚看书时点了蜡烛,然后肚子饿了去吃夜宵,不小心把蜡烛撞翻了,然后……然后……”

 

小马们排成一排躲到后边,暮光的蹄子疯狂地朝云宝、瑞瑞、小蝶、星光、萍琪、斯派克和阿杰暗示。她们长久不愿动弹,直到暮光可怕的神情快要摆出后,才无可奈何地站出来……

 

“然后我在云上睡觉时感觉不对劲,睁眼就看见城堡七窍生烟,火光冲天,就用超音速冲过去救火。”

 

“当时我和小蝶也在城堡里,蜡烛点着了图书馆,又蹿出来烧了我挂的丝绸制品,之后连墙都开始烧了,我们就赶去救火,结果没有水。”

 

“那些小动物可害怕了,在城堡里到处乱跑,撞翻了柱子、花瓶、衣柜、厨具什么的。有只小兔子弄掉了一盏煤油灯,到处都是好大好大的火。”

 

“火势太大了我也解决不了,幸好云宝黛茜急中生智,搬来了一大堆雷雨云,结果雨势又太大了,熄灭了火,水漫出城堡停不下来,小马镇便遭了洪水,城堡里的东西都成了灰被水冲走了。我们就疏散群众直到水退去。”

 

“所以呢我们不得不重新整理、清扫、装修城堡。花了一个通宵和一上午,终于把城堡扫得干干净净,还是擦得干干净净?或者洗得干干净净?要不就扫擦洗得干干净净?”

 

“你把话说清就行,之后我这位头号小助手提醒了暮光,我们就立即赶了过来,这就是事情的部全,哦,全部!一切都没事了。”

 

“呃……可能是吧。”

 

她们紧张地面对歪着头的韵律和她无不怀疑的眼神,是谎编得太离谱了吗?她会不会已经看出来了?暮光越想越慌。

 

“既然这样,我想我们算扯平了。”韵律笑着用一种不可描述的奇怪表情做出反应,也许是无语,或是安慰。待她的身影逐渐远去,云宝发现暮光脱了护靴离开,匆忙跟过去拦下她。

 

“你要去哪?!”“别这样,云宝,我只想独自一马。”云宝不依不饶地站在她的路上。“那你又为啥让我们编谎,你不是很担心你的书吗?”“我不能让他们担心两起失窃案了,我要去编条咒语来追踪邪茧,之后就回去。”

 

她绕开云宝,无论云宝喊声再大,她也置之不理。自家的麻烦还没解决,但又不能让哥嫂失望。要是同一个小偷就好了,他们能齐心协力抓住她,让一切恢复安宁。“慢慢来,事情总会变好的。”她自我安慰,一个巨大的身影再次拦住了她的去路。

 

上一章 目录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