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I am the Shadow hid in the Light !
随心(Follow the Heart)

————File.29 游记后记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1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3-17 • 0人收藏 • 58人看过
5,341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所以呢,你玩得怎么样?”

  “也不算玩啦,就是回趟家,打扫个卫生,见了见以前的朋友而已。”幽影放下鞍包,将里面的书摆在了她的书架上。

  “对了,你们的表演实在是太棒了!”幽影激动不已,然后又抱有歉意地挠了挠头说,“不过,有些可惜的是,咱本来是想去后台找你们的,。一结束咱就跑向后台了,可是……咱没有通行证,守卫不准咱进入。所以,对不起啊,咱们没见面。”

  “哦!”奥克塔维娅懊悔地拍了拍自己的头,“我们忘记给你通行证了!这……也怪我们了。”

  维尼尔走到幽影身边,笑着揉了揉幽影的小脑袋:“但没事,只要你看了我们的演出,觉得还不错,喜欢,我们就很满意了。对吧,奥提?”

  “嗯,是啊。”

  “话说,开场的那只雌驹是谁呢?”幽影歪了歪头,问道,“咱喜欢她的钢琴呢!而且超搞笑好玩!虽然时间很短,而且上台下场都很仓促,但她的钢琴却超富有感染力!连露娜公主都沉浸其中了呢!”她说着,两眼放着无垠的光芒,宛如当时演奏的就是她自己。

  “你都说到了点子上了,幽影,很棒哦!她叫随律音弦,是一位很优秀的钢琴家。她的表演都是这个风格的,幽默、搞笑,但正经弹曲子时,功底深厚、技艺精湛。而且,她所弹奏的曲子每一曲都是她的现场即兴创作,很厉害哟!而且,我和她提到了你哦!”奥提微笑着眨了眨眼。

  “哦哦!她说了什么?”幽影兴奋地跳了起来。

  “她说如果有机会,她很乐意与你见见。不过……”奥提微微皱了眉,“她可是位来无影去无踪的艺术家,碰到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没关系,或许哪一天,咱可以和她意外相见呢~”幽影乐观地笑着说。

  严格来说,这事并不是很难。想见她,咱只需要……嘻~

  “哈?崔克茜早就走了?”幽影惊讶地大声问道,“咱还以为她没来接咱是在练习魔法呢?”

  “嗯哼。”暮光闪闪翻着一本书解释道,“她几天走的,她说她要继续她的巡游演出。她说她想要让小马知道她可不止个只会说大话空话的骗子术师,还是位充满魔力而又伟大的大魔术师!”暮暮挥舞着蹄子学起了崔克茜的口气。

  “噫!谁知道咱还得过多少集才能见到她啦!唉!”幽影叹了口气,耸了耸肩。最后,她还是释然地微笑了起来:“算了,咱就祝咱亲爱的姐姐可以获得成功吧!那,她的魔法怎么样了?”

  暮暮叹着气说:“我只交给了她一些基础魔法的理论知识,并且示范给她了几次。她……怎么说,她理论到懂了,只是实践……一塌糊涂!这块我始终没有教好她。也许是我的教学方法并不是太合适崔克茜吧。或者,能教好她的老师并不是我吧。”

  “原来如此。但是,还是谢谢暮暮你了!”幽影若有所思。

  “嗯,没关系的。”

  “能真真教会咱姐姐的小马……知道咱有想到谁吗?”幽影朝你眨了眨眼,“某只散漫了‘星光’的淡紫色小马~不是暮暮!你们……懂得~”

  “哦,对了,还有这个。”幽影从鞍包里拿出一本书,递给了暮暮。

  “这是……”待暮暮看清书的封皮,她像拥有一对翅膀般瞬间一跃而起,差点撞到了书屋屋顶,“无畏天马的最新小说!还有她的亲笔签名!我超想去她在坎特洛特的那场签售会的!可是塞拉斯蒂娅公主有事找我,没去成!哦哦,幽影,你这是要送我吗?”

  “当然!”幽影背靠着书架双蹄站立着,撩了撩鬃毛,笑着说,“咱去坎特洛特那几天正好赶上,所以要索性给你和云宝带两本咯。咱已经交给云宝她的那本了。咱们还约定明天进行飞行比赛呢!”

  “哦,真是谢谢你幽影!飞行比赛?如果明天我有空,我一定会去捧场的!”

  “好呀~到时候可别光顾着第无数次遍翻看这部小说哦!”幽影眨了眨眼说。

  “不会啦!”暮暮红着脸回答说。

  幽影忍不住打趣道:“红心姐姐,你的脸有些红哦!”

  “哪有!别瞎说!”

  “嘻嘻~”幽影笑着将最后一个箱子合上。

  “总之,还是谢谢你愿意来帮我整理药品,幽影。”红心护士给幽影递来一杯果汁。

  “没关系的啦!小事一桩~”幽影接过果汁,喝了一口,“哦,nice~红心姐姐照顾咱那么久,咱当然要来帮帮忙啦!”

  “嘿,照顾病马可是我身为护士的职责!”红心说着正了正她的护士帽。

  “嘛,实在不行就当咱义务劳作啦!况且,这样还能随便为红心姐姐你要些戏份~”幽影笑着眨了眨眼。

  “哦……”红心护士皱了皱眉,“现在的小孩子为什么总是说些让成年小马听不懂的话?”

  “听明白了!这里禁止任何小马进入!请各位保持冷静,退到黄线以外!”一名警察大声地警告着面前拥挤涌动的马群。

  一座旅店发生火灾,烧死数十只小马死亡!这么严重的事故在整个艾奎斯陲亚都很少发生!这条新闻瞬间引爆了坎特洛特周边。无数的当地居民、外来游客,还有新闻记者都蜂拥而至。真不知道他们除了这座烧焦的大楼还想看什么景色?

  小警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唉,这里发生了什么?”马圈边缘,一只米黄色陆马雌驹从这里经过。转头,她惊讶地望着面前那座宛如经过一只小幼驹烘烤过的小楼:“哦,天哪,火灾?嘿,先生,这里是发生了火灾吗?” 她问向了身边的一只雄驹。

  “哦?你没有看今天的新闻或报纸吗?”那只雄驹转身回答道,“既然如此,来一份吧!”

  “呃……”糖糖后背直冒汗地望着递过来的一份报纸,“真是毫不‘出乎意料’的销售方式……”

  实话说,糖糖真的不想离开她亲爱的天琴,孤身来到这座都市。但是没办法,她某种即将买完的糖果的原料只在坎特洛特有卖。哦,虽说她糖果店的顾客并不是太多——毕竟有萍琪她们的甜点屋在——但谁让这就是她热爱的工作呢?

  她付了钱,详细地阅读这则头条:“嗯……就是火灾啊……老板员工住客全被烧死!塞拉斯蒂娅在上……这也太惨了!”

  “火灾于今日凌晨十二点左右发生,多片地区的居民看见冲天的火光……塞拉斯蒂娅公主发出沉痛悼念……有旅客在旅店后的小巷拾到该旅店的住房记录表……一只名叫幽影夜寂的雌驹于昨日晚十点登记退房……‘最幸运的住客’……八年前吉普赛孤儿院火灾幸存者……火灾发生几小时前被收养……”

  幽影夜寂?不是维尼尔家的那只小雌驹吗?她怎么和这火灾扯上关系了?之前的聚会,我还和这孩子聊过天呢……

  夹心糖果皱了皱眉,收起报纸,从马群中挤了进去。

  “抱歉,抱歉!”

  跋山涉水之后,她来到了黄线前。“嘿,朋友,可以让我进去察看一眼吗?”她朝那位警察请求道。

  警察靠近黄线,来到夹心糖果面前解释道:“抱歉小姐,这里禁止——”

  她微微一笑,小声打断道:“你听说过……‘Sun!Sun!Sun!’吗?”

  听到这几个词的警察立即瞪大了双眼,站立敬礼道:“抱歉,长官!请跟我来!”

  哦,虽然她所在的特工组织被塞拉斯蒂娅公主关闭,但她依旧是一位随时待命的秘密特工。而特工的职位,比艾奎斯陲亚的警察高,而那句暗语,就是供警察分辨她们用的。

  哦哦,当然,她是特工这件事天琴并不知情,可千万不要告诉她哦,你们这些!

  夹心糖果跟随那位小警察走进了这座废墟。这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剩下一个大致形状了。

  “火灾是怎么发生的?”她问道。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似乎是从这里起火的。”警察领着她来到了旅店二楼的一间客房里。哦,从门外看,这间房间的惨不忍睹程度就比其他地方要高得多,更不用说里面的东西。床铺,书桌,几乎成了一堆固体。房间的墙壁犹如抹上了一层厚的可怕的黑色油漆。这墙皮烤得嘎嘣脆的,一看就能让小马们“充满食欲”。

  “这房间里的是两只雄驹,一只独角,一只天马。他们似乎为了某事起了争执,独角兽的魔法意外点燃了窗帘及床单,火灾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了。”警察指着房间一角干枯的黑色框架——似乎在告诉小马这里曾是一扇窗帘——解释道。

  “哦,了解了。遇害的小马什么情况?”夹心糖果若有所思地注视着烧焦的房间。

  “这么多遇害者中,只有旅店老板是雌驹。剩下的基本是强壮的雄驹。他们的鼻子、嘴巴里充满了烟灰,可以确定他们就是被大火烧死的。”警察补充道,“哦,我们在旅店的库房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长官,这边请!”

  路上,夹心糖果不断回想着那只墨绿色小雌驹欢乐真实的笑容。

  火灾……幸存……这些事应该和你没有什么关系吧,幽影?

  “我们去找幽影吧!她不是说住在小马镇吗?”冬青蜜晶,也就是AC提议道,“反正这次休假我们也没有什么地方太想去玩的。”

  “哦,这么说,我可以亲眼见到DJ&Cellist了!”赛恩激动不已地叫道。他的痴样很是让AC无语。

  黄昏低语思索了一番,点了点头:“可以,就去小马镇。不过,在此之前,把你们的活抓紧干完吧!别只想着休假不好好工作哦!”

  “知道了黄昏!”

  “黄色玩具?旅店库房里怎么就这种东西?”夹心糖果惊吓地望着面前桌子上摆着一排排的玩具。

  “我们还无从得知这些东西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它们不是太容易被烧毁,因此保存得还算比较完好。”

  “嗯……”夹心糖果环望着这间狭小的“库房”,皱紧了眉头,“显而易见,这里绝不是单纯‘库房’这么简单……啧,带我去天台看看吧。这里已经被毁得差不多了。”她望着身旁几小时前曾是一张床的黑色物体。

  一张小床,一堆性爱玩具,缠绕在空中的怪线,还有这墙上……

  “当然,长官!”

  “当然是去小马镇了!”卡龙笑着和他的同事们说道。

  “哦,卡龙,那里有你的小女朋友吗?这么仅有的假期你都要去那儿?”办公室里顿时一片笑声。

  “不。”卡龙正了正他的眼镜,微笑着说,“我是要去看望我的小妹妹。”

  “妹妹?”

  “嗯哼?”夹心糖果眯起了她的双眼,“这扇通向天台的门是从里面撞开的啊……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长官,这扇门在我们来到这里以前就是大开的。请来看这边。”

  夹心糖果疑惑地看着地上的铁栅栏:“哈?这里从哪里来——哦,这里吗?”她越过栅栏,向前走去,她看见了——“通风口?通向哪儿的?”

  “报告长官,这个通风口通向二楼的另一间客房。”

  “二楼……通向天台?这构造似乎没什么毛病……”夹心糖果揉了揉脑袋。

  这个通风口这么小,一只成年小马可没法通过,除了……年轻的幼驹……

  这案子越来越有意思了……幽影……

  “幽影,加油!云宝也是!”

  “幽影,注意安全!”

  小马镇外的草地上,奥克塔维亚、维尼尔、暮暮和她的朋友们聚集在这里——哦,包括原本要看管图书馆的可伶的斯派克,幽影可不会放过这么一位可爱的观众。她们一同注视着两只蓄势待发的雌驹。

  拥有一双强劲有力翅膀的云宝黛西,小马镇最酷炫的彩虹小马。

  拥有一双魔法变出来的翅膀但绝没有成为天角兽公主的幽影夜寂,小马镇最……哦,她没什么最的,大概就是一只非常正常的十三岁小雌驹吧。啊哈,还是有一个的——小马镇最喜爱露娜公主的墨绿小马。

  今天,她们相聚在这里,进行一场约定已久的飞行比赛。比的,当然就是速度了。

  云宝黛西活动着筋骨,笑着说道:“幽影,你不如早点放弃吧,你可不是一只真正天生的天马!小心开始后一秒你就看不到酷炫了20%的我了!”

  “哼哼,我的翅膀的确只是魔法。”幽影夜寂舒展她的翅膀,毫不客气地回应道,“但这翅膀的使用熟练程度,可全凭咱自己锻炼。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可别小瞧咱,云宝大姐姐~咱们终点见哦!”

  “终点见!”

  斯派克走到她们面前,清了清嗓子:“三,二,一!”说完,他立刻鼓起嘴向前当喷出一束炽热的火焰!

  “开始!!!”暮暮大声喊道。

  两只雌驹眨眼间如离弦箭冲向了云霄,一瞬间在湛蓝天空上留下两道残影。

  她们究竟谁能率先冲过终点线呢?敬请期待吧!

  哦,说实话,咱越发觉得这种由多个小情节堆积而成的章节,超级像某些电影结尾的彩蛋合集了呢!一个模式差不多啦~总之,为咱加油吧,呜呼!

  这只小雌驹又在向你眨眼了……

  “呜——”

  熟悉的汽笛声又一次响起,又一辆火车停靠在了小马镇,又一波各色各异的小马走了下来。但这下车啊,可不能着急啊——

  “砰!”

  “哎哟!”

  四只小马几乎同一时间想从那并不算宽裕的车门出来,结果可想而知——他们撞在了一起,一同摔出了车门,跌倒在站台上。

  “哦,抱歉!我也许有点太着急了!你们没事吧?”一只褐色的陆马雄驹揉着脑袋说道。

  “不不,我们也有错。”有着火红色鬃毛的陆马雌驹缓缓地站起了身,黄昏转身问道,“嘿,你们两个没事吧?”

  “黄昏,虽然说马上就能见到幽影了,但你也不用太着急了吧!我的眼镜差点撞碎!”名为AC的青蓝色独角兽雌驹用魔法拾起来掉在地上的眼镜。

  “喂喂,怎么变成我造成的了……”黄昏无奈不已。

  “而且,刚才AC你,明明也一个劲地往前冲来着!”

  “闭嘴啦赛恩!”

  哦,请为这只没有动作描写的灰色天马雄驹赛恩,默哀个零点一两秒吧!

  “好啦,别吵啦,我们这次休假来小马镇是为了找幽影玩的,别磨叽,快走吧!”和事佬加大姐头的黄昏低语说道。

  “唉,等等!”刚才的褐色雄驹,卡龙叫停道,“你们也是来找幽影夜寂的?”

  “你也是?”三只小马齐声惊呼道。

  哦,幽影这小雌驹的几位好友在小马镇车站意外地相遇了。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

  且看下回分解啦~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