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引子
  3. 第一章:浓云压天 Overcast
  4. 第二章:凭空出现的星球 Planet from Nowhere
  5. 第三章:无序的澄清 Discordant Clarification
  6. 第四章:宝盒 Box
  7. 第五章:钻石 It’s DIAMOND!!
  8. 第六章:露娜之夜 Luna’s Night
  9. 第七章:星璇所遗 Legacy of Star Swirl
  10. 第八章:上升 Up
  11. 第九章:黑影 Shadow Over the Montes
  12. 第十章:低落的萍琪派 Pinkie Depressed
  13. 第十一章:公主讲话 Princesses’ Speech
  14. 第十二章:恐惧 Dread
  15. 第十三章:重复 Reprise
  16. 第十四章:眼中的一道光 A Glimpse of Light In Her Eyes
  17. 第十五章:萍卡美娜·戴安·派 Pinkamena Diane Pie
  18. 第十六章:关门,放斯派克? Spike, To the Rescue?
  19. 第十七章:秘密派对 Secret Party
  20. 第十八章:计划的第二步 Second Part of the Plan
  21. 第十九章:拜见公主殿下 Greetings, Your Highness
  22. 第二十章:天角对决 the Duel Between Alicorns
  23. 第二十一章:灵丹妙药 Sovereign Remedy
  24. 第二十二章:沩中伪:上 Camouflage Impossible: Part I
马国博士2:午夜王国

————第二十二章:沩中伪:上 Camouflage Impossible: Part I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1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4 天前 • 0人收藏 • 44人看过

“停下……对就是你们,来者何马?”

坎特洛特中心城的大门口,一位显然被午夜公主控制了的皇家士兵拦住了他面前缓缓走来的两只小马。她们其中一只是斑马,她用自己的嘴叼着一根粗绳,绳子连向她身后不远处的一只紫色小马身上的沉重镣铐——在午夜公主的子体库中不存在她们俩。。

噢,你好士兵,我是泽科拉。”这只斑马不紧不慢地解释道,“我代表斑马种族,于此声明臣服于午夜公主殿下。

听到这里,这位皇家士兵看起来有些疑惑,好像这句话包含的信息量超出了他的最大承受范围。他看了一眼泽科拉的脸,接着又端详了一下她身后的暮光,后者一言不发地低着头,看起来十分沮丧。

当泽科拉看到卫兵的神态之后,清了清嗓子,接着重申道:“为了表达我们斑马真挚的意愿,我们带来了之前逃走的犯人。捉住她着实不太方便。

“我不敢相信,泽科拉。”暮光的整个脸庞都耷拉着,看起来就像快化掉的蜡像。她接着幽幽地瞪了她面前的斑马一眼,十分沮丧地说道:“负伤来到你的屋子,换来的却是你对我们友谊的背叛。”

这种盔甲能够阻隔双向的传送魔法,所以即使她是魔力强大的天角兽也不怕。”泽科拉看了看身后的小马,接着继续对士兵解释道。

“稍等。”答非所问地,士兵呆滞地说,接着转身走回到门口旁,并在那里站稳。忽然,他动作从原先的略发慵懒的站立变成直立抬头,就像在站军姿……甚至就像是触了电一样。

暮光默默地看着那士兵的模样,想到了斯派克之前在医院里的表现,从而得出了一个结论:士兵此前一直处于自由状态——自由地在午夜公主的控制和命令之下像一个程序一样遵守着指令,并受命看守坎特洛特的门口,因为午夜公主如今的能力毕竟还没有达到同时完全控制所有小马意识和行为的强度。现在,他做出如此动作是为了重新连接午夜公主——自己的主人——就像给上司打电话一样,他相信在皇宫里的公主会“接”这“电话”的。

很快地(实际上,这一过程只持续了不到一秒),这位皇家士兵的身体再次放松了下来,而这一次,他的眼神变得十分机敏,甚至充满了心机。面前忧郁地看着自己的暮光很清楚,现在正控制着那位皇家士兵的,已经是自己真正的、最大的敌人了。

“噢!是你,泽科拉!”皇家卫兵四周环顾了一下,接着看见了泽科拉,于是惊异地喊道。她走动了起来,她的行为举止出奇地轻浮,比她在几天之前控制红鹰时还要更飘。

卫兵眯着眼睛走到了那只淡定的斑马旁边,仔细地打量着她,说道,“你知道的,虽然说小马镇里的其他小马对你没有什么很大的印象,但是在萍琪派的脑子里,你的形象还是很生动的呢:黑白色的皮肤、各种金色的首饰、耳环、脖环——我的意思是,你是怎么做到把这么些东西套在你身上的,你不勒得慌吗?”

泽科拉只是默默注视着他,一言不发;而在她的背后,暮光听着午夜公主通过卫兵的嘴巴说出的话语,默默地咬上了牙齿,她的眼神中渐渐透露出了厌烦的光芒。

“还有你……”转头看到被牢牢禁锢住的紫色天马,皇家卫兵的面容从原先的慵懒与不屑,在一瞬间变化成了极度的厌恶和憎恨,他甚至一度使用了皇家坎特洛特的语调来强调他如此的腻烦之感,“我当初就该去补一刀!我早就知道我不该不过去察看你的死活就离开永恒自由森林的!”不过当他睥睨地望向暮光,看到镣铐里这只天角兽绝望的眼神,午夜公主的内心深处却产生了一种十分奇怪的快感,所以很快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士兵清了清嗓子,接着一个大变脸,故作欢迎地说:“既然如泽科拉所说,斑马族已经投靠于我,并且把这只该死的小母马带来了……你们都已经到门口了,何不进去看一看、坐一坐呢?我现在穿的这件外衣——或者说是盔甲——过于难看笨重了,很快我的本体也会亲自来‘接待’你们的。”

咧开了嘴,皇家卫兵笑了笑,接着拖着自己的身体走到了大门旁边,礼貌地举起了一只蹄子示意泽科拉和暮光走进去。

他默默地笑着,看着泽科拉充满黑白条纹的脑袋、身体、四肢、甚至是尾巴;看着她巨大的金色耳环和脖圈,以及她臀部上奇怪的可爱标记似的灰色条纹;看着她嘴上所衔着的粗绳,连接着暮光的盔甲;看着暮光暗暗的眼神和她微微张着的嘴巴;看着盔甲上一处又一处铁锈、一条又一条稳固的铁链和铁带;看着她被泥土覆盖的身体、鬃毛、镣铐和腰间发出微微蓝光的药瓶。在两只小马的尾巴都进入到特洛特内部的时候,卫兵把自己举起来的那只蹄子放了下去,接着转身跟随着她们进去了。

 

--------------------------------------------

 

当泽科拉看到士兵正跟随着自己并向前迈进,最后超过自己而在队前领路的时候,她叼着连接暮光镣铐的绳子向前方拽了拽,让后面的小马跟紧自己。在城市中低着头前行的时候,暮光斜着眼,不停环顾着坎特洛特的街景。

在暮光离开这里的这短短几天中,坎特洛特内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先中心城周围常常排着长长队伍的店铺全部已经马去楼空,如今不管是时装店、迪斯科舞厅、大型商城还是赌场,都一个一个地紧闭着自己的大门。

街头两侧零零散散地站着两排小马:他们原本都是小马国的居民,现在却被皇家士兵控制着,脚上戴着镣铐——虽然说与暮光全身铠甲似的装备没法比,但是暮光对他们还是产生了不小的同情心——他们在看到沿着路中央走来的泽科拉和暮光两只小马时,纷纷露出了惊讶和恐惧的神色,并在叽叽喳喳地互相讨论着什么。但很快,他们之间的讨论就被旁边被午夜公主所控制的士兵们制止了。

这整个景象让暮光的大脑产生了十分强烈的既视感:在水晶帝国的一段黑暗的历史中,黑晶王曾禁锢住他的子民,并让他们带上脚铐,在帝国的道路上被士兵们押送。如今小马国的中心城,也变成了这副残败的、堕落的模样,而这一切都仅仅来自于那一只如今端坐在原本属于两个公主的皇宫里的小马……体内的高傲自大的怪物。

“放心,暮光闪闪。”得意地,那位皇家士兵回头看了一眼暮光,看到她观察两边小马时露出的神态后,对这只被束缚的天角兽说道,“我并不会对这里的普通平民做些什么,他们基本上只会成为我的劳动力,为我计划的第三步——也是耗时最长,最为宏大的步骤——打下结实的基础。”

“所以你的第三步究竟是什么?看在塞拉斯缇娅公主的份上,我这个问题已经贯穿好几天了。”暮光咬着牙说道,她的视线仍然盯着自己的前方,没有转头去看那位士兵的迹象。

“噢不不不不,亲爱的。”继续押送着暮光和泽科拉,这位士兵摇着头拒绝道,“你知道任何马都不会把自己的所有计划告诉自己的敌人,难——道——不——是——吗?”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士兵后退了几步,将自己的脸凑到暮光的面前,逐字地将自己的语言从自己的嘴里生生地挤出来,好像他的嘴对于说这几个字不够大一样,接着又露出了午夜公主专属的那种诡异得让小马们背后发凉的微笑。

暮光冷冷地瞥了士兵一眼便扭过头去,看着另一个方向,嘴巴紧紧闭着,只字不说。

“切,你可放心吧,暮光。只要我不在我自己母体——也就是萍琪派——的身体里,我是无法夺取其他小马意识的,尽管你是我的敌人,但这一点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皇家卫兵看着暮光滑稽的行为,不禁讥笑着出了声,“但这并不代表我不想夺取你的力量。”

很快,他们便来到了皇宫的门口。

泽科拉走上台阶,但是这位皇家卫兵快速地跑到了她面前,挡住了她,笑了笑,接着装作十分热心地自告奋勇道:“让我带着你们走吧。你知道的,相对于我来说,你们十分不熟悉这里。”

“你要带我们要去哪?”暮光在卫兵的背后喊道,他能感觉到她的语言里充满了不屑,但这个问题对她来说却不得不提,这种在其他小马内心里产生矛盾的冲击感让士兵——或使其中的午夜公主——十分满足。

“还用你问,小傻瓜。”模仿着萍琪派的声音——似乎是为了气暮光,皇家卫兵说道,“当然是到我本体所在的地方去了!”

“你模仿萍琪派的声音说话的时候,样子真是恶心。”暮光听完以后甚至摆出了一副合上自己耳朵的动作,并厌恶地朝着旁边的地面吐了吐舌头。

没有理会暮光,皇家卫兵不紧不慢地带领着泽科拉牵着暮光在道路复杂交错的城堡里四处走着,城堡里熙熙攘攘的马群让暮光感觉他们似乎都在此时此刻想要分别去到城堡里的各个角落去一样。这里有些小马被控制了,有些没有;有些轻装上阵,有些戴着镣铐;有些皇家士兵身披着金黄色的盔甲,而有些小马身上则沾满了泥土,就像暮光现在的状态一样。

随着他们前进,进入城堡的中央,周围小马的数量好像越来越多了,越来越密集的马群让暮光的身体——或者说是镣铐——与其他各式各样的小马发生了碰撞。

有一些小马与暮光碰撞的力度是如此之大,对这只天角兽来说甚至可以算作是强烈的冲击。八成是因为对方被控制,并被午夜公主要求去做什么紧急的事情。

别的小马的身体接连不断地撞击到暮光的盔甲,而这促使着盔甲一刻不停地撞击暮光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让她感到有些痛苦。

最后,他们终于离开了马群,走到了一个走廊的尽头。这里,在他们的面前,是一排通往城堡地下的楼梯。

暮光不得不承认士兵刚才在进入城堡之前所说的话是对的:这个地方自她出生以来,确实从来没有来到过。

冒昧问一句,尊敬的士兵。”泽科拉看了看楼梯的底部,恭敬地询问道,“什么房间在楼梯的最低处,而不在地面上的大厅?

“这里,是你们小马国原先的两位公主,曾经最不常用的角落……”看了看身后的两只小马,皇家卫兵的语调甚至破天荒地变得沉重了起来,“这里是坎特洛特的地牢。”

“地牢?”暮光在泽科拉的身后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神色,但她很快抑制住了自己的心情,“我只在公主们的话语中听到过寥寥几次。”

“是的,你的朋友们:云宝、苹果杰克、瑞瑞和小蝶,都被关在了这里。”

间接地听到自己朋友们都十分安全时,暮光在内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她甚至担心那卫兵有没有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叹气声。

带领着后面的两只小马,皇家卫兵走下了楼梯,泽科拉和暮光紧跟其后,来到了这个未曾被自己所踏足的皇家地牢中。

皇家地牢不愧是皇家专用,连地牢里的景象也是那么有牌面。即使这里已经被搁置了很久,但是透过石柱上绿色的苔藓和藤蔓、铁栏上的铁锈和斑斑痕迹,也不难看出它在以前年代里所拥有的华丽姿态,和它曾给小马们带来的庄肃之感。

若不是这些石头都有着深蓝发黑的颜色,并且道路两侧有着一个个由铁笼围成的牢笼,暮光绝对不会相信这里是一处地牢,而不是皇家宫殿的什么已经被废弃掉的正殿。道路了两侧摆放着两排火烛,燃烧着耀眼但因微风而不住摇摆的火光。

在走到楼梯最深处的底部的时候,他们看见了午夜公主的本体。粉色的皮肤、侧臀部上所印刻的三只气球、瀑布一般的深色头发、细长的独角和华丽的天角兽翅膀,就像几天前那样,但是更加令暮光感到恶心。

“我们到了。”尽管泽科拉和暮光都很清楚她们身处何处,那皇家卫兵还是尽职尽责地这么说了一声,说完后便好不着急地走到了墙边。

接着,泽科拉和暮光转头看到在他身上又出现了一个触电似的动作,只不过这一次“触电”之后,他的动作变得僵硬了很多,也呆滞了很多,显然午夜公主对他的控制已经解除了。现在,他看起来只是被赋予了一项新的“使命”:看守这处大牢。

午夜公主转过身来,与地牢楼梯旁不远处的暮光和泽科拉互相面对着,接着她缓缓朝她们走了过来。

“哦,你来了。”她蓄意挑衅地说,午夜公主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很久没有见到她一样,虽然带她们来到地牢里的卫兵便是她的意识所控制的。

暮光把自己的视角从午夜公主身上移开,她转头看着地牢的侧壁,同时瞥了一眼自己盔甲上凹槽中的蓝色药瓶,确保它还在自己身上。

“感觉我们上一次相见就是在几秒以前呢,呵呵呵……”她诡异地微笑着,眼神好像有些疯狂。

泽科拉转头瞥了一眼身后的暮光,紫色的天角兽看到泽科拉的眼神之后,把一只蹄子伸向了自己腰间的药瓶。

泽科拉又把头转了回去。

是的,午夜公主殿下,正如我在坎特洛特门口所说。”泽科拉伏下了身子,做出鞠躬的感觉,将午夜公主迎接到了她的身前,“我将逃走的暮光带来,这样她就不能在森林里龟缩。

“暮光?!”

紫色天角的耳朵动了动:她听到了什么小马在喊她的名字。而这声喊叫是从午夜公主身后——地牢尽头的一间牢房里传来的,而这声音出奇的熟悉。

“云……”暮光意识到了那声音的发出者,于是抬起了头,“云宝?是你吗?!”

“天哪!真的是她!”那声音又传来了,接着远处的牢房里传来了叽叽喳喳的讨论声。

“我们以为……我们以为……”另外一个声音传来,那有些浮夸的嗓门辨识度很高,八成来自瑞瑞,“我们都以为你在那场爆炸里……爆炸里……”

“真是的,不管其他小马怎么样想,我一直以来可没有这么以为过,瑞瑞。”接着,这是苹果杰克的声音,“我跟你们说过,暮光就是暮光,她不会那么容易就……嗯嗯……的。”

“Yay~”小蝶的声音同样也传来了,她的声音就像一只在空中随风飘舞的蒲公英花团。

午夜公主的耳朵抽动着,听着自己身后小马的声音时一直在保持着自己脸上的微笑,似乎想要等到声音停止之后再继续讲话。

但是她身后的小马们议论的声音持续不断,并且越来越吵闹。午夜公主仍然笑着,但她的眼皮开始抽搐,嘴巴也变得愈发僵硬,直到现在这个时候,她控制不住自己地转过头去,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吼道:“你们他娘希匹的都给我闭嘴!!!

就在公主转过脑袋的同时,泽科拉注意到了机会。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使劲一咬嘴里的粗线,接着猛地一拉,暮光身上的盔甲应声而落。而暮光早已准备好的右蹄迅速接到了从自己的侧腰上掉落下来的药瓶,在镣铐松开之际,没有丝毫犹豫地张开翅膀飞到了空中。正好在午夜公主听到这里的动静,反应过来并转过头来的同时,暮光用出自己最大的气力,一把将蹄子上的药瓶以最快的速度扔了出去。

那看起来十分玲珑的、装着浅蓝色液体的药瓶,随着暮光的发力便如同发射的弓箭一样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而又优雅的斜抛运动曲线,并狠狠地击中了午夜公主的脸庞。

“CRAAAAAAAAAASH!!!”

突然的玻璃碎开的尖锐噪音划破了地牢里的寂静。玻璃瓶尽管很小,却因为暮光带有魔法力量的全力投掷而产生了极强的冲击力,这力量将午夜公主的脸向后砸去,使她的全身猛地向后一仰,向后摔了过去。浅蓝色的液体在玻璃瓶的碎裂中溅了出来,以公主的脸为中心点向着她的身体上和身后撒去,如同河流中的鱼雷爆炸,又像一颗陨石猛烈地撞击了一颗固态星球,洒出数量难以估测的碎尘。浅蓝色的液体夹杂着玻璃碎片如同暴风雨中的雨点一样洒到了公主身后的地面上,在午夜公主的身躯倒在地上前于地面的石块上画出了由蓝点和泼洒出的线条所构成的水彩画。

泽科拉和暮光的面前,午夜公主轰然倒地,玻璃碎渣和蓝色的液体撒得地牢里到处都是,在这么一场混乱的盛宴之后,地牢里恢复了一片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上一章 目录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