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黑羽和赟轩是两匹合作写作绘画的小马,不定期更新小说(高二学业重,请见谅0.0)
【小马同人文(废话)】派对之后(pp(pk)xcs)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2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9 天前 • 0人收藏 • 140人看过

       “哦,萍琪派,十分感谢你今天的派对……”云宝黛西打了打哈气,十分疲倦的说道:“不过眼下有点太晚了,我想我应该回去睡觉了,明天还有工作要做呢…”

“哦,小笨笨,这才几点钟啊,让我们在狂欢一会吧~”

       “都已经11点了啊,萍琪派!!”云宝飞到钟表旁,指了指时针已经指到了11点的钟表。

       “哦,求你了,云宝…”萍琪派用双蹄比划出一个非常小的缝隙,脸上一副央求的表情:“就在陪我那么一小小小小小会儿可以吗?”

       “可是我真的很困了,萍琪…”

       “那…那好吧…”萍琪派刚刚说完吧字,一道彩虹闪过,云宝已经从窗户冲了出去——她是今晚留下的最后一位客人了……

       整个大厅,现在只剩下萍琪派一匹小马了……

       她先是注视着云宝离开的地方,呆呆地望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约10秒钟后,她才回过神来,甩了甩她那棉花糖般的鬃毛:

       “哦,没关系的萍琪,派对还在继续,不是吗?”她安慰自己道。随即,她再一次跟着音乐的节拍跳舞,摇摆着自己的四蹄与身体。但没过两分钟,她就开始有点慌张了,她不停转头,目光不停地向四周望去,她似乎想找到一匹小马——哪怕是个活物也好啊……

       但空荡荡的大厅里没有她想要的,只有那格外响亮的音乐在大厅中回响。渐渐的,萍琪派的舞动幅度越来越小,她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最终她停了下来,脸上布满了伤心的神色。她缓缓地向了放音机,想要关上它。在即将关上的前一秒,她还是决定再望一圈。

       她转过头去,汗从头顶冒出,用仔细的目光寻找着那一丝的希望。

       幸运的是,萍琪找到了——站在桌子上的嘎米。

       “哇哇哦,亲爱的嘎米,今天的小寿星,我就知道你想与我继续这个派对的!”她快速冲到桌旁——准确来说是扑了过去,并开始围着桌子跳来跳去:“来吧,让我们一起跳吧!”

       嘎米只是日常的闭上了眼,又缓缓的睁开。

       正当她要抱起嘎米继续跳时,音乐声突然停下了,一匹有这修长直发的粉色陆马默默的将放音机关上了。

       “hi,萍卡美娜,你怎么把音乐给关上了?小嘎米还想与我跳一支舞呢!”萍琪派笑着向萍卡美娜摆蹄子。而萍卡转过身来,用一双失去光泽的失望目光看着她,让她感到了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我并不想打击你,萍琪派…”萍卡美娜的语调同往常一样的悲伤,缓缓的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派对已经…结…束…了…”

       听到最后这几个字时,萍琪显然微微震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便“大笑”起来:“哦,萍卡美娜,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们的派对永远不会结束的,不是吗?”

       “不要再骗自己了!!!”萍卡美娜的一声吼叫将幻境与现实的镜子击成粉碎,萍琪派——或者说萍卡美娜•戴安•派,她就趴在大厅的正中央,也就是刚刚跳舞的地方,丝滑的暗粉色鬃毛凌乱的散在了身上,有的已经落在了地上。

       或许是停电了,整个房间已经没有了灯光的照射,十分的黑暗,刚刚的音乐似乎还在回响,但节拍似乎变得很慢,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蓝色的伤感。只剩下窗外一轮月光,透过了窗户,打在了萍卡身上,淡淡的月光也照亮了她周围的景象。

       周围,已经没有了那些狂欢的派对小马们,也没有了欢声笑语的交谈声。只剩下了那一地的奶油、纸带还有不小心挤炸的气球碎片了。萍卡失望的盯着这一幕,眼中渐渐地闪出泪花,她将头埋在了双蹄下哭了出来——她似乎一直无法忍受这种奇特的感觉——上一秒纵情狂欢,下一秒黯然失色……

       “派对…已经结束了…”她重复着那句话,像一个泄气的气球。

       孤独是一匹马的狂欢,狂欢是一群马的孤独;萍琪派喜欢狂欢,但她十分害怕孤独;很不巧,萍卡美娜是孤独的,但她对狂欢却不感兴趣……

       或许,故事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但我们的作者却喜欢好结局!

       就在这时,那扇紧紧关闭的“很久”的门被缓缓打开了。萍卡起初认为是风声,并没有理会,继续啜泣着,直到她听到了清晰的蹄声后,她才缓缓抬起头,发现一匹小马正在向她慢慢的走来。不过屋内太黑,她看不清那是谁——不过就算看的清,她也不会不想知道的。

       “抱歉,这匹小马……”萍卡用着悲伤而轻柔的语调说道:“派对已经结束了……”

       泪水在她脸上,被月光反射着。

       那匹小马听到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直径走了过去,走到了她的身边,在月光的照射下,萍卡看到了那匹小马——黄色的陆马,有着棕色的卷发,带着黑色的帽子和披风,身后背着那个标有“2”的无骨鸡。萍卡美娜记起这匹小马了——除了他的名字,她再一次忘记了。

       看到满脸惊讶和一脸茫然的她,芝士三明治还是忍俊不禁了:“哦,萍卡美娜•戴安•派,我都一直记着你那么长长的名字了,而我芝士三明治那么短的名字,你却一直记不住呢?”

       “抱…抱歉…芝士…”萍卡尬笑了一声,随即又陷入了痛苦之中。

       “哦,你怎么了,萍卡美娜?我的芝士感应告诉我你的状态有点不太好,难道发生什么不快之事了吗?”芝士三明治摸了摸萍卡的调皮,询问着:“着可不太像平时的你!”

       萍卡站了起来,抬起头说道:“没什么,之事每次派对结束时,我都会有一种极大的悲伤感…”萍卡说着,泪水似乎就已经开始聚集了。

       “如果真的想哭,那就发泄出来吧,又不是所有的派对策划师都要一直微笑…”芝士说道:“如果一匹小马想要哭,他就应该宣泄出来不是吗…”

       萍卡美娜惊奇的看着芝士三明治,忍住了泪水,下一秒便扑向了他的怀中,将头埋在了他的胸怀里,嚎啕大哭起来。而芝士三明治只是默默的搂着萍卡美娜,用一种严肃而伤感的目光看着他怀中哭泣的萍卡,轻声感叹道:

       “可怜的萍卡美娜,她可以轻松逗乐身边的每一匹小马,却总在悲伤的时刻忘记如何让自己微笑……”

       大约三分钟后,萍卡的哭泣声渐渐的变弱了。“哦,谢谢你,芝士……我感觉好多了…”她将头抬起,看着芝士,而芝士也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泪珠。

       “听着,萍卡美娜,东方有句俗话,天下没有不散的派对,我有时也会想让派对无限延伸,不过小马们总是需要休息的。所以每当你的派对结束时,你就不要总是陷入这狂欢后的绝望,而是多想想你在这次派对中给大家带来了多少欢笑~”

       “可正是如此,芝士,我越想那时的欢笑,就会越陷越深……”

       “那就寄心于未来吧,像我一样…”芝士对萍卡说道。

       “未来?”萍卡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知道吗,我的梦想是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都开一场派对,所以我没开完一场派对,都要直接出发,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并计划下一场派对,所以没有时间想那些悲伤事——或者说派对还没有结束我就默默离开了…反正,萍卡,你想想离你下一个派对还有多久,你可以想想那时的欢快之景!”

       “可是我又没有那么多的事,今天是小嘎米的生日,下一场生日派对还要等一个月呢!萍琪可熬不了这么久的…”

       “哈哈…萍卡美娜,你真是神奇的小马,你可以记住全小马谷小马们的生日,却总是忘记自己的生日呢!”芝士笑的泪都出来了。这时,萍卡美娜才顿悟到,明天是她自己的生日。

       “可就算明天再来一场,还有29天啊…”

       “哦,萍卡,这就是我要找你的原因啊!”说着,芝士三明治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两张图纸,一张是地图,另一张写满了字,开心的说道:“你知道吗,萍卡美娜,小马利亚有一项很有趣的派对记录——在全世界的30个地方开派对——一匹传送精通的小马用31天完成了这项纪录,而虽然他传送很快,却在举行派对的速度上慢的不是一点半点,所以我想我们完全可以去打破这项纪录!”

       “你是说…我们?”萍卡的眼中冒出了异样的光芒。

       “对,我想要邀请你与我一起完成这项纪录,毕竟这是个团队纪录嘛~我们或许可以叫做芝士派?哈哈,这个名字听起来很逗趣不是吗?”

       听到这里,萍卡的身体开始微微颤动,不到3秒,蹭的一声就炸毛了,回到了那个粉红色的棉花糖的样子:“哦哦,你说的是真的吗?可以带着我一起连续举办那么多场派对,还在不同的地点?”

       “当然了~”看她开心成这样,芝士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咚……”十二点了,新的一天开始了。

       “哦~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第一场派对?给谁开?我还需要准备什么呢?哦哦,我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兴奋了!”

      “哈哈,明天…哦不,或者应该说是今天,我们要在小马谷为一匹叫做萍卡美娜•戴安•派的小马举办一场生日派对呀!”

       “哦…我总是忘记自己的生日呢…”

       “对了,萍卡美娜,既然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想我也应该给你一份生日礼物吧~”芝士将悲伤的没骨头2号叼起,并放在了萍琪背上:“听说没骨头为了拯救世界变成钥匙了,那我就把没骨头2号送给你当礼物吧~”

       “那你呢?”萍琪派一边说着,一边将没骨头2号甩了甩:“难道还有没骨头3号?”她似乎听到没骨头2号里有一个小东西在里面,便从对着月光从没骨头2号的嘴中乡里面望去,里面有个东西反射出微弱的光满,而当萍琪看清楚里面的东西时,她瞬间楞在了那里,脸颊微红,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闪亮的东西…

       “3号是有的,不过使在咱们这次旅行的最后一个地方了,里面也有个惊喜呢~”芝士走向萍琪,搂住了她,幽默的说:“所以接下来这一个月,我只好来养一匹粉色的棉花糖来代替我的宠物了~”他坏笑道。

       没骨头2号里面藏着一颗钻戒……

       “哦…这…我都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萍琪抬头看看芝士,又低头看了看钻戒,脸上的红晕越来越大。“你可以接受这份礼物吗,萍卡美娜?”

       萍琪没有说话,只是用双蹄抱住了芝士三明治的脖子,又亲了他一下,露出了欣喜的微笑,许久,她离开了芝士的怀抱,随即又尬笑了一下:“对了,我还有一个‘小’问题…”

       “怎么了,萍卡美娜•戴安•派?”芝士似乎已经猜到她的问题了。

       “抱歉,呢个,你(我)叫什么名字……我(你)又忘记了…”两马异口同声的说道,随即一起大声大笑起来……

图片来自哔哩哔哩,作者未知qwq

回复 【小马同人文(废话)】派对之后(pp(pk)xcs)

读的很舒服的一篇文章

回复 【小马同人文(废话)】派对之后(pp(pk)xcs)

谢谢~回复#1 @画徒 :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