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云暴计划(Cloudstorm Program)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1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3-16 • 1人收藏 • 161人看过
5,005字 • 1评论 • 0 HighPraise
关于本书

publish于 2019-03-16 创建

pageview被阅读过 161 次

assessment共 5,005 字

chat有 1 条评论

thumb_up有 0 个HighPraise

云暴计划(Cloudstorm Program)

“我们从不讨厌公主,但我们憎恨公主本身。”

1.水

  它们是水,清澈而明净,反复蒸馏后,被一匹金色狮鹫装在某支针管里。

  “我们已经失败太多次了;而且,大公主压根就不想支持我们!她说我们要把她们每一匹都臆想成敌人!”另一匹天蓝色狮鹫抱怨道。
  “噢,伟大仁慈的毁灭了旧共和国的塞拉斯蒂娅,请您再施舍我们一笔经费吧!”那匹金色雄鹫挖苦道。
  “她才不在乎哪!'云暴'计划是我们用来帮助那些生灵摆脱天马用魔法独揽天空的独立计划,亲爱的卡罗(Carol, 颂歌)。”蓝色雌鹫不高兴地回应道。
  “别忘了狮鹫和骏鹰,他们也和那帮家伙一样…(天生自带天气魔法)”卡罗轻轻地拍拍她,“但不是每一匹都是敌人…”

  水被注入了那台微型离心机,他们用来验证整个理论的造云器,仿佛是重生仪式的祭品。
  “通过伯鹿利方程与流体力学方程,再考虑当地,现在即雏驹山山顶,的气压与温度,亲爱的,设置造云器的转速为…”水在特制的储存部中,随着离心功能部的角速度开始飙升,无数晶莹的水珠在水晶缸中翻腾,穿梭于水面之间,一次次消失又重聚。正如……

  记得那晚,当她在马蹄港大学(Horseshoe Harbour University, one of the hearts of Eastern Forestists' civilization)的独立的舞会上,如小风仙一般优雅地…
  “尊贵的公主,我能…”他红着脸,小声低语。
  “但在东林的驻地…”她急忙摇摇头,而她那蔚蓝的双翼很可爱地上下摇动,“对不起,我从不是什么公主!”
  “怕什么,晚上可没有艳阳!”一匹金鬃白驹微笑着插嘴,“况且,这的公主可从不统治!”
  “但您是我心中不可或缺的星辉…”他凝视着,她的眼睛却忽然闪过一种渴望——在万籁的和弦中,白雾与金丝水乳交融…

  “真是天生一对儿!要点音乐吗?”金翅雀飘起一张舞会唱片,嘀咕着,“为了爱情与正义,几百年前,一位小马王子背叛坎特洛特皇室,加入了东林一族,哈,我的祖先!”

 

2.雾

  “分离云雾!”卡罗回过神,惊呼。云雾是液态与气态的混沌,水汽由于过饱和而液化为小水珠,彼此包容,充满着朦胧…

  “月光作银丝,穿连彼此心。月夜传私语…”
  “共诉纯友谊!”
  “我知道更像是爱情,卡罗!月色真美,但理论上,有月之夜无星空,月亮反光掩星容。”
  “但传说露娜,在堕落为梦魇之月后,被塞莉(Celie/Celestia)用谐律锁在'月亮'上。但那个'月亮',其实只是块大石头,被魔法场约束着,被塞莉用自己的角所发送的载息诱导电波所'支配'而已 。”他对着她微笑。
  “那为什么不用谐律救她回来!她一定、一定很孤独,她需要一颗星星!噢,不!…”
  “我愿成为那颗启明星,永远陪伴你……”他紧紧地抱着她,两颗心,朦胧融…

  “别把政治搅和进浪漫,你们两个学生!”一只身材魁梧的浣熊和蔼地打断了这对狮鹫,“我知道你们在干啥!不过,衷心地警告你们,'政治毁友谊!'”
  “是,斑圈主任!”他们羞涩地道歉…

 

3.云

  “卡罗,加注遥控核心,维持云雾混沌状态!”这对狮鹫气象学家,凝视着那些包裹着微型电磁振检仪、在那些核心周围生长的洁白的精灵,含情脉脉…

  没有庄严的钟声,也没有艳丽的玫瑰,有的,仅仅是命运的见证者…

  “…卡罗先生,你愿意娶她为妻,承担…”金翅雀故作镇定,却忍不住窃笑。
  “荣誉贵如生命,真爱坚如信仰!我必像忠于人民利益、忠于信仰凤哲一样忠于她!”
  卡罗转向她,而她的目光恰好与他的汇聚。
  “别含情脉脉了!大家都在等你俩…”她终于放声大笑,金鬃在欢悦中飘荡…
  随着体温的流动,他们周围都在天旋地转…

  “哼,小崽子,娶了匹东林狮鹫!我们才因为揭露了小马遗传学的真相,被逐至东马国;现在你长大了,又净找麻烦!”狮心撅着喙。

  “你们不也入伙了吗,老鹫!”一条紫红色的雌龙故意粗鲁地起哄。“够了,老龙…”

  “得了吧,老鹫,别管那条曾抢过你儿媳一本《凤哲》的野兽啦!”一匹紫罗兰色的雌驹安慰道,“看,老麟在算命——”

  “又多了至少三个'反动分子'!”一匹金红色鬃毛的白色麒麟用她赭红的树杈飘起她的写字板,喃喃自语。

  在前排嘉宾席上,四个老友在为其中一位的儿子分析着未来的命运…

 

4.云暴

  “终于长出果子了!亲爱的,我已经算出那些流体力学方程的值了,准备编码云朵…”
  那些注入了微型电磁振检仪(即遥控核心,纯科学产物)的云朵,原本其整体若隐若现,而现在却个个都泾渭分明,正像待检阅的军士,默默等待着。遥控核心向云的某处施加了一个交变电磁场,打破了云朵的混沌平衡。
  魔泡女士曾说过:“正如反馈,两支大军对阵,谁先打响了第一枪,实际上另一方却占据了优势。”
  “通过链式反应,在满足统计数学的情况下,这些小云朵会因其内部电磁场被扰动为向内塌缩,成为高密云。”卡罗自言自语。
  “我控制的是低密云!为了使气压趋于平衡,云汽会从高密流向低密;如果速度够快,流云又会造成流体压差,从而吸收周围的(水汽),成为相对密度更高的云,如此往复,呣,气旋!”她开心地接嘴。
  云汽开始循环,像芭蕾中不停的转圈,并愈演愈烈。“我感受到了它微小的吸引力,却如此真实。卡罗,如果再大些,就能形成云暴(Cloudstorm)了…”
  云朵间相互支持,就像…

  “成为新晋父母了,小混球!责任像脑波一样凌驾于你俩,哼!我们可不像那帮皇家天角马有什么天生的生物学优势,所以去给他找个可爱标记吧,看看他的天赋究竟是什么!但是,我倒希望他能长出个'凤标'来,忠于人民。”他的父亲,狮心教授,总是用生物学术语骂马,尤其对他儿子。
  “但是,父亲,每一个生命都是神圣的!无论我们背负着什么出生,披戴上何种彩羽,我们,本该合为大同,让正义与爱,引领孩子,引向光明的未来!况且,只要是真心为人民服务的,就都应该是同志!”
  “小卡罗,别幻想对小孩子嚷着颂歌了!玉陨之耻,终日必报…”

 

5.雷暴

  白色的气旋低吼着,仿佛是在重生仪式上吼着禁忌的咒语。每颗水珠都在猛烈地振动,“爆发爆发!”
  “卡罗,云暴稳定生成了!耶!我们成功了!云暴计划成功了!”她眼里迸射出喜悦,但随即被那个逐渐壮大的微型云暴所吞噬,“但云暴除了可以集中降水等,还可以…”
  “但'云暴'计划是帮助我们完全在不借助任何天气魔法下操控气候的民用项目!”卡罗紧闭上眼,回忆着…

  几年前,在那堂气象课上,“云朵会在气旋中猛烈地摩擦,囤积着大量的电荷,有机率触发放电。而雷暴(Thunderstorm)则是猛烈放电的云暴,它们极难受控,所到之处被其雷劈洪淹、撕成碎片!”
  “但是我们可以利用它们!”一匹金鬃小骏鹰愤愤地吼道,“战争允许一切蹄段!据龙信使斯帕克林小姐的历史记载,千年之前,在捍卫旧共和国的玉陨之战中,夜骐通过他们操纵天气的魔法能力,曾用它们一度威胁到侵略者(西马国)的核心!”
  “但我们为什么战斗! 你以为两公主真的愿意! 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我们应该化恨为爱、修复破碎!否则,当初女王怎会力排众议,请求宽恕狮鹫公爵他那本不该因为他的邪恶而被诛灭的妻儿!剪影公主!”

  “啊啊啊啊!”剪影正了正她头上那祖先传下来的狮鹫皇冠,“这天杀的剥削制度,对谁都邪恶!卡罗教授!”

  “任何一个政治实体必须无条件绝对忠诚地为自己所代表的利益集团服务,无论其个体上是否存在其它意志。——影凤女王(Qn. Shadow Phoenix,东林林民一族酋长)《凤哲》”

 

6.结论

  乳白色的气旋终于因超过度饱和而变灰黑,成为了一个雷暴。“快启动自毁!”卡罗从记忆中挣脱,惊慌失措。
  但那个小雷暴不甘心就此消亡。“它电了我一下,卡罗!”她故意娇声嚷道,“但我们可以通过控云,来驯服雷暴,亲爱的,'化恨为爱、治愈万物'!”
  卡罗咧开喙,“是孩子们决定着未来!”
  但他没有注意到,此时她眼里却有些异样…

 

7.尾声

  这对狮鹫气象学家向坎特洛特皇家政府展示了“云暴”系统——“完美极了,从此我们可以让陆马自行完全管理农业了,可以腾出更多天马来……”

  “你做了什么,姑娘!”卡罗十分震惊,“你想向皇家宣战吗?为什么不通过和平蹄段!”
  “我是东林狮鹫,我绝不会做剥削者的走狗!你听听剪影的话吧!我们必将也必须独立,重建共和国!只有那样,孩子们才能真正地过得更好!”她撕心裂肺地哭诉,“对不起,卡罗!我把最后一批遥控云暴,供展示我们的科研成果的,编码来袭击那些名流马了!”
  一队黑云,包裹着遥控核心,像慷慨赴死的突击队员,从雏驹山气象站,进军向坎特洛特…
  “噫噫噫…对不起我骗了你!”

  “啊,东林复国主义,难道这就是命运吗?可是,我也是东林一员;唉,现在还太早了…”卡罗安慰她,但自己也心如刀绞,“…时刻准备着!”

  “你们的气旋袭击了皇家花园,电了那里的…”塞拉斯蒂娅愤愤不平。
  “名流马,浪费社会资源的寄生虫!它们浪费的资源都够我们重复这些实验好几百次了!尊敬的塞拉斯蒂娅公主,您真的甘心为它们发声吗? ”
  塞莉扭过头,发现了一个小雷暴在实验台
上呐喊。“讨厌的云暴!”它被她用魔法撕裂,但是,“啊,它咬我!”
  “是您先伤害…”卡罗冷冷地盯着大公主,露出了爪上的雷云。
  “一堆水汽?!哼,准备好拼死战斗,来抗议我们拖欠债务啦!”塞莉不屑地说。
  “至少三个月了。”卡罗回击道。
  “我们会妥善处理好一切,但你们要停止一切实验!”
  “但我们已经成功了!那些可怜的生灵不会再被天马等欺负了!我们再也不需要你们的那点儿仁慈的施舍了!”她和着卡罗,吐着舌头,随时准备好死斗。
  “好自为之吧!”“你们也是,剥削者。”
  塞莉高傲地飞出去,但是,泪水在她的眼里打转,“对不起,影凤姐姐;对不起,东林林民……”她知道,总有一天,他们会再度崛起…

  雷暴早已倒下,重新凝结为水珠;但因为放电,水和氧气与氮气反应生成的铵盐混合在它的残骸里。“雷雨,肥庄稼!”水完成了重生仪式,结束了它那平凡而伟大的一生,成为滋养,哺育着新的生命,促使它生长成一支力量…

  “截获雏驹山气象局基因密码加密文件!已经全部解密,密码为狮鹫气象学家卡罗的家族识别基因,斑圈部长!”一头棕熊咆哮道。
  “那一定是他们的'云暴'天气控制系统的全套技术蓝图!他们叛逃了。太毛躁了,对吧,狮心…”那只身材魁梧的浣熊倍感焦虑…

 

  就在那匹光翼天角马因为坚称谐律精华有七个而被迫堕落以至终被流放的那夜,在充满着名为“民革”的水汽的东林残部驻地,一个巨大的云暴开始形成……

  “天好昏暗啊,我去叫天马们把雨云打扫干净,姐姐!”露娜抱怨道。
  “去好好淋雨吧,我们已经无伞可撑了…”

 

 

8.东军军委会成员名录(节选):
金翅雀社长(Unicorn):原皇家学院第一学生(作为间谍),塞莉之远亲,《马蹄港时尚学报》社长,“马港时尚”董事长,“马蹄港时尚”学派核心领袖,东林首席艺术家,中将。
在坎特洛特行动之前几天,潜入皇宫刺杀塞莉,仅差0.01秒成功,但成功逃脱。

狮心教授(Griffon):马蹄港大学生物学系主任,原狮鹫岩首席生物学家,医疗部总顾问,中将。
魔泡部长(Unicorn): 原马蹄港大学生物学系主任,“北漠生物科技”董事长,医疗部部长,上将。
秋枫经理(Kirin): 原马蹄港大学数学系主任,东林首席经济学家,“暗影马国际劳务”总经理兼执行董事,中将。
在北漠保卫战中和助手一同生擒塞莉。

晶心部长(Dragon):原龙族强盗,极好书籍,现东林首席地质学家兼部长,上将。

剪影(骏鹰战斗机Hippogriff):千年前野心家狮鹫公爵后裔,顶上魔法“暗虹”传承者,心理学家,《东林央报》最佳前线记者,中校。曾在云中城飞行学院短暂插班,与小蝶为挚友。
在云中城战役,于半小时内,通过连续激发十二个彩虹音爆,独自全歼守城皇家军团。

斑圈中将(Raccoon):马蹄港大学物理学系主任,东林林间动物中最强科学家,东军动物部队总军长,科学部代部长(部长为影凤女王)。
在小马谷战役,在联络员泽可拉(Zebra)协助下,协同友军解放了小马谷,并截毁叛军所发射的瞄准坎特洛特的数枚微型能量超聚导弹。

Hu  独角兽 #1
回复 云暴计划(Cloudstorm Program)

虽然应该没事关系,但我还是想到了DDR和BPD……看得有些懵逼,但感觉不错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