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希望本凋零于现实,但却最终植根于表达与概念的舞蹈中。”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长篇翻译】再择前路(51/56)

————第七章 散

4.8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5 人评价
5
80% 4
2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3-16 • 0人收藏 • 160人看过
3,813字 • 0评论 • 0 HighPraise

散    Crumbling

 

 

“好,就快到了...”暮光的声音满是疲惫与怒意。她将一双无力的眼睛看向朋友们。她们还在吵,还在闹,甚至要打起来。看着眼前的惨状,暮光觉得自己的心都要沉下去了。她摇了摇头,又看向远处终于出现在视野里的图书馆。‘希望斯派克不要有事...’她想。

 

 

她把图书馆上下打量了个遍,发现这里居然没有像镇上的其他地方那样惨遭毒手。木头还是木头,不仅外观上是木头,性质上也还是木头,树叶也都在原本的位置。就仿佛,整个世界都变成了一团乱,只有这里还安稳如山。

 

 

于是她向上看去。

 

 

“云宝?!”她惊讶地叫道,睁大眼睛停在原地。确实如此,蓝色的天马坐在图书馆上空的一朵云上,像一只猎食的猛禽打量着下方。说实话,她的眼神看上去让暮光...毛骨悚然。暮光的呼唤,她充耳不闻,而是看向另一旁。暮光的耳朵垂了下去:“云宝...云宝,是我啊!暮暮!”

 

 

“滚。”云宝狠狠地说,看都不看她一眼。

 

 

暮光缩了缩,向后退了一步。“云、云宝...?”泪水在她眼里打转。

 

 

“我很忙。”天马喝道,终于扭过头看向暮光。她眼神中的火与冰让暮光的血液仿佛凝固了。“我没时间管你。”

 

 

“那如果,我来管你呢?”小蝶嘲讽道,带着恶毒的微笑飞到云宝面前。

 

 

“滚,开!”云宝低声说,伸出蹄子向她打去——用尽全力。小蝶惊叫一声,被击飞出去,翅膀一时乱了节奏。

 

 

暮光站直身子,脑袋里有怒火闪过:“云宝!你干什么?!”

 

 

蓝色的雌驹没有理她,依然出神地看着下方的地面,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行啦,我看我们不要管她了!”瑞瑞面露不悦,把鼻子高高翘到天上去,“至少,本小姐可不想和这种恶心的东西有什么交集,再说,她要是想偷走汤姆怎么办?”

 

 

暮光感觉自己全身都被无可忍耐的怒火烧得通红了,但最终只是泄了气似地叹了口气,她肩膀垂了下去,用魔法推开图书馆的门:“大家...都进去吧,拜托了。”

 

 

“才不。”苹果杰克粗鲁地说着走进门里。

 

 

小蝶什么也没有说,但她经过门边装饰用的灌木丛时,故意伸蹄踩了一下。

 

 

“图书馆最讨厌了!”萍琪噘着嘴走进图书馆里。

 

 

瑞瑞努力想要把名为“汤姆”的巨石放回背上,但是,一路把这块巨大的石头背到这里,她已经一点力气也不剩了。

 

 

暮光瞪了她一眼:“瑞瑞,进去。”

 

 

“没有汤姆,我哪也不去!”瑞瑞咆哮道,紧紧抱住石头,像只发飙的猫似地嘶叫起来。

 

 

真是够了。

 

 

“瑞瑞...”暮光开口了,她的声音飘忽着、颤抖着。她点亮独角,抓住瑞瑞的尾巴,一把把她拎到空中:“我受够了。听好,你到我的图书馆里来,帮我找到谐律元素,和我一起去用友谊大炮轰死无序,然后我们就再也不用见面了...”瑞瑞头朝下,和暮光四目相对,后者看上去随时准备下狠蹄。“你听懂了吗?”

 

 

瑞瑞咽了咽口水:“呃,嗯...”

 

 

暮光点点头,转身将瑞瑞丢进图书馆的门里,让她在木地板上滑了出去,一头撞在远处的墙上,书架上的书哗啦哗啦地砸了她一头。“乖。”

 

 

暮光停顿片刻,放缓了呼吸,看向上方的云宝,她依然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暮光的耳朵垂了下去,心中的怒火被哀伤一洗而尽。她叹了口气,走进图书馆里。刚一进门,便听到泼水的声音,斯派克忽然被浇了个透心凉,冷得直吸凉气。

 

 

小蝶看着可怜的小龙不知所措的样子,得意地笑了起来。终于,斯派克抬起头,困惑地看向小蝶:“你为什么拿冷水泼我啊,小蝶?”

 

 

小蝶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看上去太安闲了。”

 

 

斯派克犹疑不决地说:“我,什...啥?”

 

 

暮光于是插入进来,从斯派克身边走过,顺便把他捞起来放到背上:“别管她,别管她们几个了。”

 

 

“啥?这是怎么了?”斯派克不安地问,看了看图书馆里另外几只雌驹,“为什么她们都...灰扑扑的?”

 

 

“别问。”暮光干干地说,在一排书架前停下蹄步,“帮我找一下谐律元素的参考指南,好吗?”

 

 

“啊,遵命!”斯派克敬了个礼,从暮光背上跳了下来,跑去找书。

 

 

“在?谁被水浇了?”小蝶飞在半空中问道。

 

 

暮光懒得好好说话,直接点亮独角,抓着尾巴把小蝶拉到地上。“我不知道,也懒得管,坐在这里,闭上嘴。”她简单粗暴地说着,两眼扫过书架。

 

 

“诶,找到啦!”斯派克喊道,在不远处书架上抽下一本书。

 

 

“好,快拿过——”暮光还没说完,小蝶飞上前去,又倒了一大桶冰水到斯派克头上——还有他爪中的书上。暮光瞪大了眼睛,看着斯派克从梯子上跌了下来,连同那本已经湿透了的书一起。暮光感觉有什么东西紧绷了起来,她深吸一口气,努力想要冷静下来。

 

 

小蝶放声嘲笑起来。

 

 

“滚出去!!”暮光扯开嗓子大喊,她的独角亮起一层层的魔法,一道冲击波从她的角尖飞出,将她和斯派克以外图书馆里所有的生物都毫不留情面地甩到墙上。她转过身,把她们摁在墙上。“都滚出去!!滚外面去!!”她的独角之上,魔法的光弧危险地舞蹈着,紫色的光环包裹了四只雌驹。

 

 

“放开我,杂——”瑞瑞的话没能说完。她和另外三只雌驹一起,被从图书馆正门丢了出去。门紧接着便被甩上了。

 

 

静滞。

 

 

沉默。

 

 

暮光眨了眨眼,独角暗了下来。她跌坐在地,耳朵紧贴头顶:“...斯派克?”

 

 

小龙宝宝只能小心翼翼地呜了一声。他慢慢地、慢慢地走上前来,两根食指在胸前对戳:“暮暮...?”

 

 

又是沉默,暮光心中百感交集,而说不出口。她忍不住啜泣了。“...我办不到...”她终于绝望地呜咽起来。

 

 

“你能办到的,”斯派克轻声安慰,将一只爪子放在她肩膀上,“你连梦魇之月都打败了,记得吗?”

 

 

“是,可是——”暮光又抽泣一声,全身不住地颤抖,“可、可是我当时有朋友...现在...”

 

 

“你现在也有朋友啊,暮暮。”斯派克轻声说,握紧她的肩膀,伸出另一只爪子抬起暮光的下巴,同她对视,“还有你的头号助理呢。”

 

 

暮光闭上眼睛,嘴唇颤抖,打了个寒战。她无力地伸出前腿,搂住斯派克。漫长的一分钟里,暮光与斯派克无言相拥,她在他肩上大哭。好一会儿,她才重又睁开眼睛。在泪水朦胧的视线里,她觉察到了...异样。眨了眨眼,仔细看去,双眼圆睁,原来如此。

 

 

谐律元素的参考指南湿透了,变得皱皱巴巴,但封面却凹凸不平,里面像是有东西。里面像是有头冠和星形的水晶。里面像是有她的谐律元素。

 

 

暮光仍在颤抖,她轻轻松开斯派克,艰难地走到已经破败不堪的书前。斯派克顺着她的视线,同她一起走上前来。起先,他们什么也没有做,只是直直地盯着书页上的突起;随后,斯派克伸出爪子,拉开书的残骸,露出里面的东西来。惊呼两声。

 

 

参考指南下——不,参考指南里,正藏着全部的谐律元素。五条项链,一个头冠,乱七八糟地堆在书里,很可能是在书掉下来时乱作了一团。有那么一瞬间,暮光的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她用魔法拿起一个个谐律元素,脸上浮现出希望之光。“好...好啊,我们还有机会。”她弱弱地说。

 

 

“这可不像我认识的暮暮,”斯派克轻声批判道,“再用点劲,自信一点,用云宝一直想教给我们的激情。”

 

 

暮光用力点点头,希望中多了几分决心。“我们能办到的,我们会办到的,我们要打倒无序,让一切恢复正常,谁也别想阻挡我们!”起先她的声音有些迟疑,但很快便充满了决心与自信。

 

 

斯派克微笑起来。“这就对啦!没问题的!”他拍了拍暮光的肩膀,点了一点头。暮光心中的火焰重新燃起,明亮而强健,她打开大门,重又跑进一片混沌的世界里去。

 

 

停顿。她睁大眼睛,张大嘴巴。

 

 

不见了。

 

 

都不见了。地上棋盘似的纹路里,留下了被重物拉过的痕迹。翻起的泥土一路往小镇深处的建筑丛中去了。除此之外,图书馆外没有一点朋友们的痕迹。暮光抬起头,惊恐地发现就连云宝和她的云都不见了。

 

 

“啥...去哪了...?”她哽住了,刚刚才燃起的希望一瞬间又熄灭了。

 

 

“谁会想被用魔法丢来丢去呢?”无序说着出现在一棵树边,随便靠了上去,“我还以为和云宝混了这么久,你能长点记性呢。”

 

 

“你对她们做了什么!?”暮光喝问道,跺了一跺蹄子。

 

 

无序无辜地耸耸肩:“我?老天,你怎会觉得是我有谋?分明是你自己让她们滚出来的罢。”

 

 

“无序...”暮光低吼道,又向前踏了一步。

 

 

“好吧,她们都回家去了。你把她们都气走了——除了云宝,我不知道她去哪儿了,但大概的确是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凉快去了罢。”无序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凭空变了个五仁月饼出来,“呜呼哀哉哎哟喂啊。”

 

 

暮光的怒火散去了,剩下的是惭愧、悔恨,还有...孤独。

 

 

“你正需要她们...可叹兮。”无序说着消失在一片白光之中。

 

 

“暮暮?”斯派克在门口看着这一切,这时才开口说话。暮光没有回答,她低下头,跌坐在地,全身色彩渐渐散去,和她刚刚失去的朋友们一样黯淡。

 

 

“...别...别管我了,斯派克...我需要反省...”暮光轻声说。她的话在斯派克的耳中回响,好似丧钟。

 

 

暮光一言不发,用颤抖的腿勉强站了起来,向远处走去。斯派克独身立于金橡木图书馆的门前。

 

 

- - -注 释- - -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