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正文
本人即为Westwind。平时写一写小说,翻一翻外文,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对了,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可以收藏一下以持续关注。欢迎在文章下方打分和评论,你们的支持将是我最大的更文动力。本人qq:2638819841
你在用什么洗头?!

————正文

4.7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9 人评价
5
67% 4
33%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9 天前 • 0人收藏 • 180人看过

“上铺是我的!”萍琪派在她爬上楼梯,走向余晖烁烁的软床时喊道。

这是这个月最后一个周五,女孩们决定再开一个睡衣派对。就像萍琪派所说的,“就是为了开心。”但是这一回还是有点特殊。因为这是第一次在余晖烁烁家开睡衣派对。

“啊!真不敢相信过了这么久我们才到你家里开睡衣派对,余晖。”云宝黛西将书包放到面前的桌子上,瘫倒到沙发上。

“这也许不是最大的或者最奢华的地方,所以我想这里不太适合开派对。”余晖回答道。

“甜心,如果我们能在被云宝称为房间的灾区中幸存下来,那在你这里开就不成问题了。”苹果杰克面无表情地说。

云宝立刻跳了起来,一脸愤慨。“嘿!我的房间非常—嗯—有序!是的,那是一种有序的混乱。”云宝说完之后点点头,交叉胳膊,结束了话题。

“它—嗯—非常舒适。”在一阵沉默后,小蝶轻声说。

“看,小蝶同意了!”

“亲爱的,她说的是舒适,不是有序。”瑞瑞反驳道。说话时,她放下包,打开它,拿出一个更小的化妆包。“余晖,你介意我用一下你的卫生间吗?我害怕雨把我的妆弄花了。”

 “当然不了。你不要急,慢慢来。但如果水管坏了,你喊一下我就行了。”

“哦,那不是问题。”时尚女王回答道。她走进浴室并关上了门。

“所以,我们今晚都要到阁楼上睡还是怎么样?”云宝重新吸引了女孩们的注意力,问道。

 “我阁楼上没有坚固的围栏,” 余晖指向那将阁楼边缘围住的唯一栏杆,那围栏把阁楼边和陡坡隔开,“尽管睡在床上很舒服,但我可不想看到咱们中某些太过兴奋的人在裹着睡袋滚下去。”

 “啊—真糟!”萍琪派喊道,把头探出上铺,望着下面的女孩们。“这里真的真的很舒服!”

 “我们会让下面也很舒服的,萍琪派。”余晖烁烁回答,“况且,房间本来就小,我们随便布置一下就能很舒适了。”

“呃,是啊。”萍琪派耸了耸肩,结束了话题,从阁楼上的平台直接掉了下来。

余晖正要转身去责备这位弹簧般的朋友,但责备的话刚到她的嘴边,浴室的门突然打开,瑞瑞走了出来,看上去快晕倒了。

“瑞瑞,水管坏了?”余晖问道。

瑞瑞仔细的扫视了余晖烁烁:“哦不,亲爱的,水管没坏。你的维修水平很好的。但是…”瑞瑞挑起一只眉毛,仔细斟酌词语:“我在浴室里发现了一个……很特别的东西”

“嗯?”余晖不知道说什么。她不记得自己在浴室里放过任何奇怪的东西。“你在说什么?就是些普通的洗浴用品啊。”

瑞瑞咬着嘴唇,组织语句:“嗯…余晖,亲爱的,那你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吗?”她说话时将一个有着蓝绿标签的大瓶子放到桌子上。

余晖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接着困惑的扬起眉毛:“我的香波,怎么了?”

很明显,这个答案不对,因为突然余晖感觉到所有人都在看着她。“怎么了?就是香波啊。”

“呃…余晖?”暮光说道。她扶了扶眼镜,又看了一眼瓶子以确保她没看错。“你一定知道瓶子上写的是‘洗毛香波’,对吧?”

余晖侧过脸:“是啊。”

暮光加重语气:“那你用洗毛香波来干嘛?”

余晖的头仍然侧着,困惑的眨了眨眼:“洗鬃毛和尾巴?”

“所以你用它干什么?”

余晖又眨了眨眼,伸手捋起她的刘海,指着它。

“等等!”苹果杰克插话,两只手都举了起来,“你是在说你一直用给马用的香波洗头发吗?”

“是小马。”余晖插道。

“啊,小马。但你为什么要用…小马用的…”苹果杰克声音越来越小。

这瞬间似乎整个房间都变亮了。

余晖仅仅交叉了前臂:“你们都忘了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小马,对吗?”

瑞瑞咳嗽了几声:“好吧,魔法方面的不多。毕竟这部分我们还是记得的。”瑞瑞尴尬的指出,摆弄着脖子上的晶石。“但我想说你作为一只小马有点…过头了。”

云宝黛西笑了几声,把胳膊放到余晖肩上:“真的,不管你是不是小马你都用洗毛香波?接着是什么?吃草吗?”

余晖耸了耸肩:“如果没煮熟的话,不会的。而且我确实想吃一个好的向日葵沙拉。但,是的,我用洗毛香波。啊,我甚至还有护发素,要不然你们认为我头发是怎么这么有弹性的?”她说着卷了卷她的头发。

“所以你是说,”瑞瑞小心地指出,“它好使?”

余晖点点头:“对我来说,是的。它让我想起当我在凯特洛特学习时曾经用的。”

瑞瑞眼睛睁大了:“皇家香波?”

“是的,这很可能是为什么我还在用它。让我想到了家。”余晖留恋地笑了。

“小马经常洗鬃毛吗?”小蝶小声说,向前靠了靠。她急于想知道那些可爱的小马和她们怎么照顾自己,几乎忘了自己的羞怯。

余晖哼了一声:“当然,恰当的鬃毛,;皮毛和尾巴护理是小马利亚最基本的特点之一,也是最赚钱的行业。甚至最小的城镇都有独立的SPA,而且每一只小马至少每周去一次。”

“呃,男生也去吗?”云宝怀疑地问。

余晖点点头:“是的,只有很少一些小马认为这‘不酷’,大多数小马只是来享受关照的,而且正确护理后的效果也不言而喻你会比一周的充分睡眠更放松,你的皮毛像水晶的长袍,你的鬃毛和尾巴感觉比空气还轻。”余晖留恋地叹了口气。

“听起来某人想在人类世界做SPA了?”瑞瑞戏弄地说。

余晖叹了口气:“是啊,但一个好的SPA贵的离谱,我也在一周的预算中没有那么多钱。”

“胡说,亲爱的。”瑞瑞嘲弄道,挥去余晖的担忧,“我想要向你介绍我们当地的SPA,我跟那儿的女孩很熟。我确信我们可以去预约,让你放松一下。”

“那…你真是太慷慨了。但我不想因为我而麻烦你。”余晖说。她感觉到自己好像利用了朋友。

“哦,我这几年一直想让云宝相信去SPA没什么‘不酷’的。听说我们学校最坚韧的女孩认为SPA是她文化里重要的一部分?如果你不来我们这儿也享受一下的话,对我来说就是一种侮辱了。它们或许不像你熟悉的。因为它们是为人而建造的,不是小马—这提醒了我,你一定要告诉我小马SPA是什么样的,以及这里的SPA和你那里的比起来怎么样—但我确信你会喜欢的。”

“谢谢你,瑞瑞。”余晖说道,笑着。接着她笑的更开心了,看向瑞瑞和她拿的瓶子:“你想试试?”

瑞瑞瞥了一眼手里的瓶子和余晖的头发。她想要试试皇家香波,但她知道那是小马用的产品。两者正在她的头脑中进行激烈的斗争。

“我……会考虑的,或许明早试试看。”她说。

余晖耸了耸肩:“什么时候都行。现在不如来吃晚饭吧?我厨房里食物不多,我们是吃速食还是出去吃?”

“哦哦,”萍琪派小声说,“我知道离这几条街远的地方有一家好地方。”

接着,这群朋友继续她们的睡衣派对了。这次经历算是刷新了他们对某位朋友在心中的印象。

目录
回复 正文

可还行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