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这里是迪许,卡文的那个。

————路

4.4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8 人评价
5
50% 4
38% 3
13%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3-16 • 0人收藏 • 650人看过
8,962字 • 3评论 • 0 HighPraise

    她们三个挤在一起,看那金色的身影略过天际,时而盘旋,时而滑翔。眼见着她伸展的翅膀轻轻一抖,身体似是一震,像是失去了平衡,要摔了下来!她却直擦着地面拉升起来,旋转着身体,鬃毛和尾毛转出一圈残影。原来她是佯装失误摔下,来吊地上观众们的胃口。

    她们仨的心也确实提到了嗓子眼,又瞪着眼看她从头顶掠过,带起的劲风几乎要把她们掀翻,金色的残影直扑到她们的面前。

    “我的天啊...”艾瑞格斯呆望着那条闪闪发光的尾迹线,“她太...简直太厉害了!”

    “是啊,真的...”奥德奈瑞也移不开眼睛,“真的太强了,飞行原来可以这么...帅气。”

    其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这种激动,想了半天,就挤出了一个“帅气”,不过这也已经穷尽她有限的词汇量了。

    “我也想那样飞,假如我是流火,哇...那样俯冲的感觉,一定棒极了!”

    “那,我们也可以学习呐,我是说,花式飞行。”小奥激动得探出脖子,“她飞的那么精彩,我们也可以的!”

    “好呀,我支持!我们仨可以一起表演花式飞行!我们一起!”一旁听着的克劳德也转过脸来。

    “那,说干就干!”小艾扬起前蹄。

 


 

    “绝对不是这样啊...”小克单蹄捂脸,“你这个姿势...噗嗤...”

    “笑什么...你不也不会嘛?诶还笑!打你哦。”小艾从小板凳上一翻身,仰面朝天摔在地上,却夸张地用前蹄去够小克的卷卷鬃毛。

    “的确是啊...”小奥也看不下去了,“书上是这么说的...可我们就是垫着凳子也没法做出这么复杂的动作...”

    “但流火看起来那么简单就...连贯下来了”小克撑撑翅膀,她也累坏了。

    “这才第一周呐,朋友们...”小奥看着朋友一坐一躺,她也对自己笨拙的翅膀失望透顶,“至少咱们明白这有多难了...是吧?”

    “真难!”小克空挥着翅膀,“你看,这么多步骤,要依次做出来。”

    “没有简单一些的方法吗?方便做这些花样?”

    “没有啊,小艾,”奥德奈瑞耸了耸肩,“只能一遍遍练习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像流火那样优秀的花式飞行员啊...”小艾漫不经心地蹬了蹬腿,顺便把尾巴从身下抽了出来。

    “可能...我们没有这个天赋...”小克小声补充,“我们的可爱标记...都和花式飞行无关...所以我们不适合这件事,对吧...”

 

    说到这里,躺着,坐着,站着的雌驹脑海里不约而同地浮现起一周前,那精彩的飞行表演给她们带来的震撼,那金色的流光跃过她们的头顶,一直把她们的思绪带到天顶。

    “可能是吧...”小艾翻过身,卧在地上,“不过...我还是想当花式飞行员...”

    “嗯,所以才需要练习嘛,”小奥又拉过来一个板凳,“我们好像...确实没有天赋,所以才要练习嘛...毕竟...我们还要一起飞呐。”

    “好吧...”小艾也起身,“希望明天我能学会这招。”“小克,你也来啊。”“我有些累,你们先继续吧,我看你们。”

 


 

    再往后的日子,她们大部分时间都在那红色的小木屋度过。总是小艾和小奥在板凳上翻腾,小克在一旁看着,对着书给她们挑毛病,从一开始什么也看不懂的《飞行之术》到不知道为什么要看的《飞行用空气动力学》,再到闪电飞马队编著的通俗教程《起飞与降落》。

    在这样日复一日的摸索和牢骚里,她们向着若隐若现的,花式飞行员之梦,慢慢挪着步子。

 

    “小奥,你把左翅压下的时候,就要准备扭身了,”小克瞧了瞧小奥仍略显笨拙的动作,“小艾,你这样...好像不是书上说的动作。”

    “为什么一定要按照书来呢?你看我这样,”小艾像是用翅膀划水,又摆摆头,带得鬃毛左右晃动,“也挺好的吧?”

    “额...是还不错的。”

    “那不就是了嘛,我这一周,学会了好多技巧,现在能表演一整套花式飞行了!”

    “那你也得能飞起来,在空中做出来才行呐”小奥抬起头嘀咕,“我觉得,咱们动作这么不自然,是因为一直没有真的飞起来试试。”

    “哈哈,你是羡慕我比你学得快吧,小奥奥?”

    “才不是...”小奥有些脸红,她确实有些羡慕小艾这么快就琢磨出了自己的技巧,能在板凳上大显神通了。不过还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既不像小克那样耐得住性子天天看书看表演,又没有小艾那样自学的天赋,似乎只能每天努力做这些笨笨的练习,努力让翅膀更有力,更灵活那么一点点。

 


 

    这天,一如往常的,小艾出去给她的朋友们表演了,小克也去捧场,小奥去了几次,但觉得小艾的水平离流火还远,就自己在屋里练习挥翅膀。她在小板凳上的练习目标已经达成,现在已经可以在屋里简单扑棱了,不过离出门飞行以至于表演,还差得远。

    她一直希望小克能和她一起练习,打发时间,不过小克坚持自己没有花式飞行的天分,还是不要丢马的好。

 

    “小奥!你还在这扇翅膀呢?告诉你一个大――秘密!”小艾神秘兮兮地踱了进来。

    “什么事啊?你可别跟我卖关子!”

    “我加入了一个花式飞行协会!众多飞行协会里的一个!”

    “噢...恭喜你呀...”

    “这还不是最棒的,”小艾挤挤眼,“我发现协会里有很多厉害的天马。”

    小奥继续上下挥动翅膀,“所以...?”

    “她们告诉了我,练习的诀窍!”

    小奥听到“练习的诀窍”,不由得停了下来,“什么?什么诀窍?”

    “嘿嘿,能让你进步飞快呐!比这样干扑腾翅膀要高效得多!”

    “诶,到底是什么啊?”

    “来,我带你去看。”小艾蹦跳着出了门。

 

    小奥跟着小艾到了一片空地,地上搭着一个不小的...舞台?小克也在那舞台边上。

    “你看好了,小奥奥。”

    小艾留下一抹神秘的坏笑,走上舞台,“小克,开始吧!”小克伸蹄拾起一瓶水,慢慢倒进了漏斗一样的管道口。只见小艾身下一股气流涌起,把她托到了半空中,她张开翅膀,在上升气流里如履平地一样跳起舞。

    这不就是吹风器嘛...小奥心想。不过小艾没了重力的干扰,在半空中自在地翻滚,摇摆尾巴,甚至还跳了她独创的海带舞!

    “小奥奥!你也来试试!”

    小奥想了想,也走进气流。

 

    上升的平稳气流把小奥高高托起,她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翅膀不需要顾忌身体的重量,和在板凳上一样轻松,可以自在地做出各种酷炫的姿势,甚至可以头朝下转圈!

    小克看着她俩在天上玩闹,一度也想走进气流里,体会一下花式飞行的感觉,但她还是打心底认为自己不适合这个领域,虽然还是忍不住天天看飞行的书,有飞行展也是第一个去观看。

    “板凳上我都做不好,在这也一样吧。”小克默默地想,“算了,看她们飞,也挺好的。”

 

    过了半小时,欢脱的俩飞马下到地面。“怎么样?是不是很简单?我就说花式飞行绝对有诀窍嘛。”

    “确实,不过像流火那样的飞行员,好像都没有这样被吹起来表演过。”

    “流火啊...不要只盯着一个流火嘛,小马国飞得好的天马那么多,”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我们社团不怎么谈论流火,她可是闪电飞马队队员,她那是专业的,我们就是玩玩,也没必要那么死板,是吧?我们社团有好多大大,都是自学成才的。”

    “自学?自学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不信你就跟我来吧,跟大大们交个朋友,大家都会帮你的,我在那里,感觉每天都很充实。”

    是吗?小奥这段时间一直在苦恼翅膀角度的问题,没注意到各种各样的社团像雨后春笋一样冒了出来。

 


 

    小艾,小克都在,小奥便也加入了这个叫“天马飞行交流圈”的大社团。这里的小马基本上都是被那场表演吸引来的,每天都会有一些有趣的小马,和大家分享她们进步的日常,大家也都热情地支持她们一步步实现自己的梦想。

    更多的,这里有很多大家叫做“大大”的大佬们,深得小马们的欢迎,她们也时常走上造风器,给粉丝们表演一段精彩的空中舞蹈,偶尔还带一带萌新小马们,像是小奥这样刚刚加入,不懂不会花式飞行诀窍的小马。

    当然这也是刚刚刮起的风潮,之前则是所有小马都不太懂花式飞行,大家一起学飞,互相搀着扶着,哭着笑着,后来吹风器逐渐流行了起来,飞得好的大佬们越来越多了,圈子也越来越异彩纷呈,更多小马加入了进来。

    小艾居然已经在这里认识了不少小马,还凭借自己当初在板凳上练成的海带舞,吸引了不少小马的目光。

    她甚至带了不少学徒,天天都有师父大大的来来去去,以及和其他大大的插科打诨,日子别提有多快乐了。大家都说,艾佬最擅长海带舞,实在是海带公主。噢!这个有趣的名号还是小克封的,她可是小艾粉丝团的团长。

 

    在艾佬的鼓励下,小奥也试着给大家表演了一些自己会了的飞行技术。不过她不太习惯无重力表演,并没有用吹风器,只是很简单地,把自己勉强会的,十六种使用翅膀的方式展示了一下。

    不过偌大的社团里,没有几只小马看她的表演。

    “是我做的不好吗..?”她有些失望。她问小克,“我尽力把表演做好了,为什么大家都...不喜欢我呢?”

    “因为你的飞行方式太死板了嘛...你蛮用心的,不过这可是社团,又不是闪电飞马队。”小克这么跟她说,“不过你的水平,其实离闪电飞马队还挺远的。”

    小奥有点伤心。她相信小克的判断,小克看了那么多书和表演,知道的比一般的天马多太多了,虽然小克始终觉得自己不适合飞行表演,只在看大大们此起彼伏时,有一丝家的感觉。

    小克看了太多大大们的表演,再怎么样的节目,都能不动声色、面无表情了,嘴里却连声叫好——一视同仁嘛。

    “对啊,你看小橙大大,她的橘子舞多可爱,还有柚子哥的螺旋升天术,他俩都是大家的焦点呐。”艾佬闲来也这么跟小奥说,“你得多跟大家交流嘛,看看大家喜欢什么飞行技巧,别天天自己在那对着镜子扇翅膀了,好傻的呢。”

    是啊,是挺傻的。小克带着粉丝们问艾佬问题的时候,小奥不在;小克带大家给艾佬拉票的时候,小奥不在;艾佬高兴地跨行唱起歌的时候,也是小克在一旁带着大家一起唱,小奥还是不在。

 

    不过小奥总觉得,艾佬的海草舞,小橙的橘子舞,柚子哥的螺旋飞天术,她都不那么那么喜欢。压在她心底的,还是流火从半空坠下又折起的,那一霎那的震撼——现在她也弄明白了,那叫“流火音爆”——让她记忆犹新的那场闪电飞马队夏日花式表演。她觉得,那才是花式飞行。

    对,在她心底,那才是花式飞行。

 


 

    所以她呆了一阵子,离开了社团,回到了那个红木搭建的小屋子,继续她朴素又不美观的扇翅膀,扭身体练习。又听流火的指导加入了翅膀俯卧撑和引体向上的训练,虽然小克一直说花式飞行没必要学这些专业内容。

    除了小克小艾这俩老朋友偶尔来看她,她的生活是那么枯燥无聊,不过她却过得津津有味,不时被自己的某个小动作搞得笑个不停,更多的是对着镜子愁眉苦脸地振翅。

    艾佬说她这个表情叫“苦大仇深”,就是太严肃啦。

 

    小奥在一天的大汗淋漓之后,有时候会跟朋友们说一些闲事。不过天天听艾佬讲社团里有趣的事,大大们的互动什么的,却让小奥感到有些无聊以至厌烦,毕竟此前她们在一起谈的事可多啦,从蛋糕到彩叶草,从秃头老罗到红宝石。闪电飞马队也注意到了这些社团,一直派新的队员来各个社团表演,不过再也赶不上流火的那场了,至少小奥这样认为。

 

    不过这天,艾佬却像是有些不高兴,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

    小奥看出来不对劲,“小艾?今天社团有什么事情吗?”

    艾佬翻了翻眼皮,“唉,今天小橙跟我吵了一架...”

    “啊?为什么呢?”

    “因为她觉得我的粉丝们看她的表演时嚷嚷我的海带舞,让她很不舒服。”

    “那...你怎么跟她说的?”

    “艾佬没有说,我去说的。”小克插进了嘴,“不过小橙的粉丝真是不可理喻,她们甚至还说海带舞‘也就那样’,好像她们的大大才是最好的,好像我们的艾佬是盗她的舞一样!”

    “所以...?”

    “所以粉丝们吵了一架,小橙的粉丝还说吹风器调恒功率不敢开阵风的都是假把式。”

    “她们才是!气死我了...我也要改吹风器功率,不能在设备上低了她!”

    “但...但是,飞得比她好才能...”小奥说了一半,发现两位好朋友没有听她讲话,各自生着闷气,就闭上了嘴。

    小艾以前从没有这么生气过,小克以前也从没有这么咄咄逼马,让马害怕。至少小奥记得是这样。

    她有些难过,却不知道该安慰谁,怎么安慰,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难过。

 


 

    艾佬果然把自己的吹风器改成了变风速,还用金黄色的,亮眼的大大标签贴在机器上:“变风速飞行表演!!!”

    虽然变速让她难以适应,不过她的粉丝觉得她敢于挑战,用变速风都能飞得这么好,而且海带舞明明是她首创的,绝对是小橙抄袭了她。

    果不其然,她抢干净了小橙的粉丝,更有不少小马粉转黑。艾佬现在真的成了社团最大的大大,又称太太。小橙哭着砸了自己的造风器,嚷着退什么什么的,就这么走了,也没有马再提起她。

    小奥倒是在自己的高难度实战飞行练习里天天摔得鼻青脸肿,她听小克说了这些事。问起小橙,小克却也不知道。

    小奥心想真的是有些可惜了,小橙虽然只会那么一些飞行技巧,但有她自己的主意在里面,她一直在琢磨新的节目——这也是当年小橙迅速被推崇为太太的原因。

    小奥真希望小橙没有突然消失,毕竟自己还是蛮喜欢她的新奇点子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可以和她一起探讨新的表演形式。

 

    她甚至去找了柚子哥,不过他也说不知道,只是给自己的粉丝们转告了小橙走了的消息而已,毕竟大家都是朋友。而自己的粉丝们却开始议论纷纷了。

    柚子哥很无奈地说,社团最近有些乱,或者说一直都是这样。

    或许吧,柚子哥也不知道曾经的社团是什么样。反正像这样的事情,不少,当年最有贡献的太太们也倒的倒,走的走。这些日子,他一直想做些新的节目让大家高兴一下,不过最后都不了了之了。粉丝们想说,连公主也拦不住,不是吗?小奥一想,也是,实在是难为他了。

 

    小奥继续她的自娱自乐和自讨苦吃,不过艾佬和小克越来越不常来看她了。她们已经声名鹊起,每天都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哪有时间来看老朋友日复一日的无聊生活。

    社团越来越多了。各种团中团,同城团,飞行队,飞行展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大家的话题也从飞行扩展到了生活的全部,隔壁的母鸡掉毛了啊,谁吃蒜皮过敏了啊之类有趣的小事,整个飞行圈一片欣欣向荣。

 


 

    过了不知道多久的这一天,艾佬正如往常一样,进行着她的收费表演。表演当然是有偿的了,虽然她并不缺钱。她还是个萌新的时候,就看身边几乎所有的大大都仔细地写了一张周密的表格,规定了什么表演收多少钱,加一个跟头加多少钱,带一只雌驹表演加多少,雄驹又是多少,分分明明,于是她也写了这么一份。虽然这些价格让小奥颇为吃惊,但她已经是屈尊按照“大大”而不是“太太”的标准定价了,甚至比其他的大大还要合理,还要亲民,粉丝们更是无法拒绝。

    就算是这样,她还时刻自称“渣渣”,越是这样,粉丝们就越夸赞她的谦虚、德才兼备。她太喜欢自己独创的海带舞了,每天都想随便扭一扭让大家陶醉片刻,反响也都相当热烈,一片叫好。

 

    但她在气流里兴高采烈地跳“海带舞”到了一半,一个声音却从马群里传出:“她根本不会花式飞行!只会这些花里胡哨的!什么太太,也就这样嘛。”

    她要气炸了,“什么?你说我不会,那你来试试?”一看,这马原来是小橙。蹄下败将啊。艾佬有些放心了。

    “你就是不会,不然你飞出气流试试?”

    地面上的粉丝们开始推搡小橙,谩骂她无理取闹,说她才走了几天就把社团友谊第一的精神忘得一干二净,说出去都丢圈子的面子,让她赶紧滚蛋。小克却没有动,这时候作为粉丝团长,不该出面帮太太化解危机吗?

    艾佬头皮一硬,这时候似乎由不得自己了。她想了想,振翅向气流外挪动。

    “你看!我们的太太才不是你诬陷的那样,她只是平时懒得出去而已!”

    “就是,过气小马来我们这做什么?”

    小橙没吭声,抬头看了一眼艾佬,满意地顶着众马的鄙夷眼光走开了,走得坚定,再也没有回头。有的粉丝自愿拿起了拖把来洗地,把小橙的蹄印抹掉了,舞台又变得干干净净。

    艾佬飞到了气流的边缘,她感觉有些害怕了。

    她低头,看到那么多粉丝正在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自豪和期待,便又向前了一些,虽然她的翅膀在发抖。

 

    艾佬的身体一抖,在边缘的乱流里侧翻过去,直挺挺地向下坠落!她拼命扇着翅膀,把贴纸和花瓣甩得到处都是,还是止不住地扎向地面。

    她眼睁睁看着粉丝们和舞台离自己越来越近,竟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反倒闭上了眼。

    在她坠地的前一刻,一道天蓝色的影子略过粉丝头顶,直冲艾佬而去。

    小奥只一抖身子,便反身稳稳地接住了小艾,顺势扭过身,竟擦着粉丝们旋转着拉升起来,翅膀翻腾着,像横着的飓风,鬃毛和尾毛带起宝蓝色的残影,一直刮到马群的边缘。

    她把小艾稳稳地放到地面。

    “啊...小奥?你怎么...”

    小奥正要张嘴。

 

    “原来她也就如此。”

    “啊,刚才的那个谁说的没错啊。”

    “我早就想说了。”

    “每天的表演都一样,好无聊,大大们都在偷懒,真是的。”

    “那个天蓝色的天马是谁?”

    “她的翅膀好结实噢...”

    “不过她那么敏捷!”

    “小奥!那是我朋友,奥佬!”马群里的小克冒出头来。

    “对!那是我朋友!奥佬!她飞得可好啦,大家刚才也都看到了吧。她是个飞行天才!我朋友!飞行天才!”

    “对哦,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飞行表演!”

    “太太你的大腿还缺挂件吗?”

    “哇,太太多少钱飞一次啊?就一只雌驹。第一次免费行吗?”

    “太太用的是什么吹风器啊?我也要买那个牌子的!”

    “太太来我们社团玩吧?给您地址...”

    小奥看着小克和身边越来越多的马,她们眼里亮着白光。而小艾默默地躲在了她的背后,一言不发,努力把自己轻薄可爱的翅膀收到看不见的地方。

    小奥还看见了小马圈子的边上,有三只小雌驹,头挨着头往这边张望,想靠近又不太敢接近这些你推我搡的粉丝们,满脸的震撼和惊奇。

    她突然想起了那个遥远的下午,同样的三只小小雌驹,对着帅气的流火约定,约定将来的哪一天,要一起表演。

    她看着小克,小克还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地盯着她。她没有扭头,就能感觉到在自己身后颤抖的小艾。她本来想说些什么的,竟有些憋屈,话又咽回肚里。

 

    “我不是被吹上天的,我自己飞。”

 

    她只说了这一句,就转身走了。

    她突然发现,自己长大了。她也突然发现,自己无意间超越了自己的偶像流火,却没有想象里那么快乐,脑海里流火的身影突然模糊了不少,花式飞行也变得如此陌生。

    她想不通,明明流火还是流火,花式飞行也还是花式飞行,闪电飞马队还在派出新的队员表演,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她需要静下来好好想想了。

 

    小艾也悄悄地走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没有回红木屋,社团里也没有马留心她怎么样了,有马说她去找小橙了,和小橙成了好朋友,不过也没有马在乎这消息的真假,俩死对头,怎么可能凑到一起呢?真是的。

    大家都跟着粉丝团长小克,追随下一个太太去了。闪电飞马队宣布花式表演将会完结,代以新的飞行表演,可能会更加刺激,更合小马们的胃口,不少粉丝和大大在讨论这件事,各种活动顺便安排上了。小克团长也逐渐觉得肩上的担子越来越沉了,不过越来越多苹果商、梨商和自己的社团合作,她能看见那一扇扇大门向自己和团员们敞开。她咬咬牙,继续为自己的社团殚精竭虑,总要对得起这些因为爱而相聚的小马们。

    柚子哥也终于消失了,他的粉丝们纷纷四散到了其他大大身下,有的粉丝执拗地找了他几天,终于作罢,跟上了小克的步伐,不过她们内心空空的――那是柚子哥的位置,旁边可能还有曾经某些大大们的位置,坑坑洼洼的。

    无论小克怎么跟小奥说她飞得真好,大家想见识一下,小奥都没有答应。最后小奥也搬走了,不知道去了哪。红木屋彻底空空荡荡,只留下整整齐齐的三个小板凳和一面镜子,和她们来这里之前一样。小克推开门看到这副场景,一度皱了皱眉,眼睛睁得老大――这已经是她表情的极限啦。

    小克却没有那么地失望,粉丝们也大多没有记住这个恃才傲物的什么奥佬——自私到不愿意和大家分享快乐的奥佬。她很快找到了后起之秀――小紫。小紫会倒着飞行!当然也是在吹风器上了,不过谁在乎呢?毕竟能倒着飞,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而粉丝们太缺乏新的大大来膜拜了。

    不过,还是有很多的粉丝们,慢慢地也走了,他们去找大大们了?还是不喜欢花式飞行了?谁也不知道。可能他们只是累了吧。

    还有一些粉丝,走了又回来,又走,再回来,远远地望着,终于走了。他们也长大了。

 


 

    每天,小克团长主持的社团活动结束后,大家面无表情地走在各回各家的路上,偶尔有几只小马抬起头,便会看到一道深蓝色的曲线划过月亮。那月亮也真是,那么大,那么圆,让那蓝色残影都不忍离开,绕着月轮转啊转,转得露娜都晕了呢,这才拉满一个半圆,消失在群山与密林深处。

    不过谁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可能是流星吧?那种一闪而过,谁也抓不住的星星。它们那么自由,想到哪里,就到哪里,又那么笨笨的,有没有小马在看,都是一个样子。

    有时候,小克忙完了各种群里那些错综复杂的各类事情,劳累之余,抬头看看那些蓝影,眉头不自觉就皱了起来。也许,不知何处的小艾和小橙,也许还有柚子哥,也在看吧?望向同一轮蓝月的时候,她们在想些什么呢?

 

     斯马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回复 路

勿忘本心谈何容易,终究是在道路上迷失了方向,被外界的声音搅乱了方寸,或是在追寻的路上终于随波逐流,亦或是未忘本心而先忘自我。

可悲!可哀!可叹哉!

文笔轻松自然,甚至可以说是随意,却是将一个沉重的事实摆在了纸面上,实为可贵。人物刻画也并非草草了事,若是非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作为短篇,出场人物有些多,比较令读者头秃?

阅读本章,各位不妨扪心自问,自己是否还记得曾经追寻的天空?

回复 路

有故事的作者(⊙o⊙)!

CelestAI  FakeAI #3
回复 路

这是在讽刺某些为了利益而不择手段的主播吧。

上香 吐痰 放屁 走人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