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游龙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https://afdian.net/@nigel 欢迎各位前来赞助~ 各位的支持就是我不咕咕的动力~ 哎嘿~
【支持者回馈系列】魔晶石之影

————游龙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3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10 天前 • 0人收藏 • 67人看过

游龙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他每天早晨八点半准时起床,把面包片放进魔晶石吐司机里,然后在炉子上烧一壶水。在等待面包片烤至松脆,壶里的水烧开的这段时间,他会去浴室里简单地冲个澡,洗脸刷牙,同时和路过浴室窗口的送奶小工打个招呼。

早啊,飞毛腿。

噢,早上好游龙先生。您昨晚睡得好嘛?

非常好,谢谢你的关心。

在这期间,面包片其实早已烤好,灶台也被精致的小型计时器关闭了。这些都是游龙预先设计好的:面包片在刚刚烤出来的时候非常烫嘴,而且会硬到划嗓子;茶壶中的水只是需要烧开而已,可是冲泡咖啡的最佳水温是八十七摄氏度,他可没有时间坐在餐桌旁,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早餐,同时等着刚刚烧开的水慢慢变凉。

不不不,这样一点都不完美。

更何况,游龙也需要和送牛奶的小工打好关系。他绝对不想因为牛奶质量不符合他的要求而和别的马怄气。那个穿着红色工作衫的小伙子会帮他处理好这一切的,毕竟,每一只马都希望友善对待,更何况是这种工资又少又辛苦的活计。

洗漱毕,游龙回到了厨房,用隔热唇套取下水壶,然后将一只煎锅放在灶台上。刚刚烧过水的灶眼依旧有些许余温,这会让锅中的黄油早大约两秒钟融化。之后,游龙会从魔晶石冰箱里拿出一颗鸡蛋,在灶台上敲开,然后小心翼翼地铺进融化的黄油上。

滋啦……~

一阵令马愉悦的声响顿时充满了整个厨房,游龙叼起锅柄轻轻摇晃着锅中的鸡蛋,好让它均匀地在锅中摊开,随后开始制作他完美的咖啡。没错,游龙的挂耳咖啡是从白尾山脉的魔晶石现代化生产园中买来的,因为工作的原因,他拿到了很多折扣,甚至还可以享受白金会员专享的无忧运输服务。非常完美,不是吗?这正是他所需要的,他不希望自己平静的生活被任何事物打破,他希望自己遇到的波折越少越好。

因为,即便他的生活非常平静,他也有很多烦恼,和大部分的小马没有什么区别。

终于,游龙完美的早餐做好了。他坐在桌前小口小口地吃着。和以往一样,他又把煎蛋弄得稍微焦了一点,而且他的面包片依旧有点划嗓子。没关系了,他的咖啡依旧非常完美,非常纯粹的可可浓香,没有太多烟熏的味道,同时也没有劣质果汁尖锐的酸味。其实游龙完美的早餐有这一杯咖啡就足够了,只是因为咖啡必然会加快小马体内的能量消耗,让他更容易饿肚子。没有马会喜欢在工作的时候被饥饿感折磨,尤其是做设计工作的游龙。

确切地说,是魔晶石冰箱的设计工作。这是游龙目前的主业,同时也是他烦恼的主要来源。

设计师这种工作是非常完美的。设计师们通常只会接到他们需要进行的订单和交稿日期。不需要每天都起个大早赶地铁上班,也不需要因为某些愚蠢的决定而熬夜到天亮。他只需要每天做一点,有条不紊地把工作做完即可,甚至都可以不用离开家门。只要坐在自己舒适的书房中,他便可以轻松拿到很多小马跑断腿都赚不到的金币。

值得一提,游龙屋中的冰箱便是自己设计的,贝壳一般圆润,精致得就像一块天然形成的玉石,从来没有使用过魔晶石冰箱的小马甚至会认为这只是一件现代艺术品。更完美的是,游龙的冰箱设计获得了去年的小马国设计大奖,他的上司决定免费赠予他一只自己设计出来的冰箱,并为他提供终身魔晶石替换服务。这是整个魔晶石冰箱企业中没有马得到过的殊荣。

可是对于游龙来说,这些只是徒增他的烦恼罢了。

吃过早饭,他把餐具放进了魔晶石洗碗机之中,装进清洗剂,设定好洗碗流程,便重新回到了浴室之中。他需要打理一下自己的鬃毛,清理掉口中那些难闻的早餐气味。游龙今天想要出门,我们的天才设计师需要换一下环境和心情,否则他的下一个设计稿就无法按时完成了。

是啊,这是他现在的烦恼之一,只不过不是最令他难受的就是了。

在一番打理之后,他走出了自己的屋子,向着他的目的地走去。噢,他甚至都不需要锁门。游龙的家位于鹿山矶一个新开发的住宅区之中。这里依山傍海,空气中充满了大海那令马心旷神怡的味道,同时全年温暖宜马,并且享有整个鹿山矶最好的治安。当然,住在这里并不便宜,可是这些对于我们完美的游龙来说,金钱完全不是问题。

早上好珍珠太太,昨天晚上您睡得好吗?

噢,早上好游龙先生,托您的福,我睡得好极了。

游龙坐上了专门从住宅区通向临近商业区的公交车,他坐在了窗边的位置上,整个车厢除了他之外,只有一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马。完美,他现在并不希望和某些熟马交谈,他需要用这段乘车时光好好思考一下,思考他究竟应该用何种方式度过这段瓶颈期。

顺便一提,他只是在随身的鞍包里装了一只速写本,一只铅笔,以及足够的金币。他没有带已经完成一半的设计稿,那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他还有一周多的时间呢,而且只要他愿意,他一个晚上便能完成。不不不,他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看到那些令他感到难过的东西。

前方到站购物区,鹿山矶新购物中心,嗯……这些名字听起来也不是特别好啊。哎,算了。

没错,正如公交车司机所说,这个地区非常新,以至于都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这样的地方对于游龙来说简直是再完美不过了。街道上铺设的都是崭新的鹅卵石,没有扫不干净的灰尘,也没有饮料撒在地上的污点;整个街区都是一种仿中心城的造型,唯一的区别就是全部的建筑都是新建的,走在街上都能闻到新鲜木材,涂料,还有对于刚刚创业的马来说非常兴奋的味道。每一扇窗户都被屋子的主马或者租用屋子开商店的马擦得锃亮,有些店家已经在一尘不染的玻璃窗后摆上了他们店内的商品:精致的餐具,玻璃器皿,全新款式的魔晶石家具,布置精美的餐桌,还有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家店的橱窗里甚至摆着两个栩栩如生的小马模型。当然,也有的窗上只是贴着店铺招租的告示,或者只能看到屋内凌乱的木板条箱和各种工具。这个街区刚刚建成,地产开发的马们甚至都没有开始正式宣传,这里的店铺就已经基本销售完毕了。毕竟临近鹿山矶的新城区嘛,每一只马都不愿放过这一全新的商机。

不过那两个小马模型还是令游龙感到略微有些吃惊。是某个服装设计师吗?他们为什么需要那种仿佛在盯着街上行马的小马模型来做店内的模特呢?不知道,多半只是想要吸引街上马的注意罢了。

游龙清了清嗓子,从那扇橱窗上收回视线,继续向他的目的地走去。噢,忘记说了,这里对于游龙来说非常完美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这里没有太多马。清晨的购物区的确不会有太多的马,更何况是新建成的购物区,街上来来往往的大多是进行装修改造的建筑工马,没有蹲在鹿山矶街角的小报记者,也没有一眼就能认出游龙的狂热粉丝,这里非常清净,清净到近乎完美。

当然,只是近乎完美。由于大部分的店铺还在装修的缘故,整个城区充满了一种令马烦躁的喧嚣。

游龙在十字路口转了一个弯,假装继续向前走,但实际上推开了身边的一家店铺的大门。这是一间在中心城随处可见的街角咖啡馆。当然,刻意强调中心城是有原因的。鹿山矶也有像这样的地方,但是呢,噢不不不,那些个吵吵嚷嚷的街道,老旧的摩天大楼,加上干草汉堡店一样的氛围,那样的店根本不能称得上是咖啡馆,你只要去过一次就能明白我说的是什么了。

好啦好啦,不要再哭了好吗?我说了我会帮你解决的。哎有客马来了……早上好先生,欢迎来到乘风的小店,请随便坐,我马上就把菜单给您拿来。

游龙对着那只浅蓝色的雌驹简单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坐在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上。

能找到这么一间没有马的咖啡馆简直是游龙的幸运。和整个城区一样,这里几乎没有客马,而且店内的装饰非常古朴雅致。说真的,坐在窗前向街道上眺望的时候,你会觉得自己其实身处于中心城,而不是吵吵嚷嚷的鹿山矶。没有什么比宁静的感觉更好了,尤其是在马充满心事的时候。

游龙从鞍袋里拿出了他的速写本,铅笔,以及专门为他定做的蹄用铅笔夹。游龙的速写本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和他一贯的整洁优雅显得非常不搭。速写本已经有一半左右的纸页被画上了格式各样的草图,其中大多是鲜花,风景,街道,小马,以及其他和魔晶石冰箱完全不相关的东西。草草浏览一遍,你就会发现上面不仅没有冰箱的设计图,甚至都没有任何看起来像是方形的东西。

没错,这便是游龙的主要烦恼所在。游龙并不缺乏绘画和设计的灵感,设计新的魔晶石冰箱也不在话下。可是他却依然十分迷茫。以他的绘画天赋,他完全可以把心中所有美好的景象绘制出来,在某个画廊里展出,获得远比现在多好几倍的荣誉和收入,成为整个小马国知名画家,甚至都有机会被公主邀请参加皇宫里的各种晚会,成为小马国为数不多的非独角兽贵族。是啊,这种生活听起来是不是很棒。可是游龙现在的生活已然非常舒适,他有稳定的工作,豪华的住所,还有终身都不会断电的魔晶石冰箱来储存各种各样完美的食物。他……真的需要去追寻画家这一梦想吗?这样会让他彻底告别现在平静的生活吗?

这些都是马生之中艰难的抉择啊。游龙开始陷入了沉思,他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他如此的专注,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乘风已经将菜单放在了他的面前,也没有注意到在吧台后方,有一只马一直在轻声啜泣。

打扰一下,先生。乘风小心翼翼地问道,请问……您需要喝些什么呢?

游龙收回了他的视线,他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非常自然的微笑。

你有什么推荐吗,女士?

噢!呃……”乘风急忙俯下身把菜单翻了过来,店里几天前刚刚从南边进来一批新鲜的绿茶,好像是叫灵鼠之尾……还是别的什么,非常不错,极力推荐!乘风尴尬地沉默了一小会儿,见游龙没有反应,她脸上的微笑也渐渐僵硬了起来。抱歉,呃……其实我对现在这些茶叶的名字并不是非常熟悉,希望我没有叫错……”

噢不,听起来非常不错,我就来一壶这个好了。游龙依旧友善地笑着。像这样的茶适合搭配一些什么样的茶点呢?说实话我一般不怎么喝茶,不过现在发现茶叶也是非常美味的饮料啊,你说呢?

是啊,没错。乘风快速地点着头。……您需要一些茶点吗?

是的,那样真是再好不过了。游龙回答。

……茶点的话……我有些昨天晚上烤的饼干,您看可以嘛……”乘风回答得有些紧张。……现在店里其实并没有准备太多吃的东西,非常抱歉,我们正在……”

当然,饼干就挺好的。游龙温柔地打断了她的话,非常感谢。

……嗯嗯!乘风说着急忙寻找着她的记事本,忙乱地摸索了足足五秒钟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把点餐用的本子装在身上。那就是……一壶灵鼠之尾,外加一份饼干,对吗?

没错。游龙从容地点了点头。

……您还需要什么别的东西吗?蜂蜜?牛奶?乘风继续问道。

噢,不必了,这样就很好,非常感谢。游龙也继续从容地回答道。

噢,好的!乘风的声音顿时变得很尖,她急忙清了一下嗓子。请稍等片刻喔,您点的饮料很快就来。

没问题。

咖啡馆的店员总算离开了,她小声对着吧台后的啜泣声说了些什么,然后便走进了后厨。和这间咖啡馆一样,开店的马也一定是个新马。正好,她的技术还是值得肯定的,而且作为一只稍微有些羞涩的母马,无论游龙在店里坐多久,她也不会把游龙赶走。游龙今天正好需要一点时间来好好考虑一下今后的生活,他需要的正是一整天宁静时光。

没有错,游龙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光顾这家咖啡馆了。当他需要换一个环境来考虑一些事情的时候,他都会坐公交车到这里来。他并不是非常清楚那只叫做乘风的陆马是否已经对他熟识,不过她每一次都像欢迎新客马一样热情地欢迎游龙的到来,每一次都非常紧张地向游龙推荐着店里的饮品,而且每一次制作的茶点都有所不同。最重要的是,她从来都不会多嘴。所以,这一切对于游龙来说是那样的完美。没错,他只希望得到完美的东西。只要有一丁点的不完美,他都会皱起眉头,露出他那种招牌式的嫌弃。噢,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描述,不过你只要见过他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其实现在就有一点点不完美的地方。吧台后的啜泣声始终没有停止,不过无所谓了,谁还没有一两天不顺心的时候呢?更何况是一般的小马。

喂,芭尔,别哭了,我不是已经在帮你了吗?乘风从后厨走了出来,小声地对啜泣声说道,来,跟我到后厨吧,我这里还要做生意呢。

顺便一提,乘风只是自以为声音很小而已,其实整个咖啡馆都能听得到。不过,游龙依旧全神贯注地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完全没有在意别的事情。

……你确定你会帮我,对吗?那只叫芭尔的马说话了,嗯,是母马的声音,而且从吧台后还能看到紫色的魔法光芒。……你要保证!我现在只能依靠你了,真的!

当然,当然,你……快给我站起来,不要那副表情,好嘛!乘风急切地小声说道,当然她的声音还是整个咖啡馆都能听得到。

不,我……我还是在这里待一会儿好了。放心,我绝对不会影响你营业的。芭尔哽咽地回答道。这里……比较凉快,你今天早晨又把什么东西烤糊了吧?不,我现在不想闻到那种气味……”

噢!闭嘴,不要说那个……”乘风急忙从吧台后面探出头来看了一眼店内的顾客,不过呢,游龙整只马都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店里都发生了什么。

或者,其实他都已经听到了,只是不愿插蹄而已。

眼下,游龙用铅笔在速写本上随意地画着什么,圆形,三角形,各种各样的图形线条杂乱无章地堆砌在一起,但渐渐地似乎形成了一个模糊的形状。

那是一只插着鲜花的花瓶。

创作对于游龙来说就是这么轻松加愉快。他甚至可以在思考其他事情的时候进行创作,当然,画出来的东西会比较奇怪就是了。游龙系现在并不是在进行创作,只是他的蹄子不能因此闲下来,他需要稍微分散一点自己的注意力,否则他会对吧台后面发生的事情非常好奇的。

没错,他其实都听到了,只是不愿插蹄而已。

游龙在想什么来着……噢对了,他在想自己是否愿意成为一个真正的画家。真正的画家意味着什么……他不再需要设计魔晶冰箱,他终于可以执笔绘制他喜欢的东西,而且他也终于可以让全小马国的马看到他心中的完美究竟是什么样子。但是,真正的画家也意味着他没有办法通过冰箱设计拿到收入,他需要开拓一种全新的生存方式,而这种新的方式很可能会完全打破他现在平静的生活,毕竟他现在唯一的收入来源就是小马国鼎鼎有名的魔晶石家电制造商。

而他最讨厌自己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这一点我们上文也提到过。

……您好,您点的茶和饼干来啦。乘风说着走了过来,从推车上取下一只精致的茶壶和茶杯,以及一小碟看上去疙里疙瘩的饼干,请慢用喔。

谢谢你,亲爱的。游龙微笑着回答。

不过,游龙还有非常多的存款,足够支撑他度过一年左右平静的生活,让他尽情地沉浸在他的创作之中。一只马在一年的时间里能创作出什么呢?一幅普通的油画大概需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那是游龙曾经非常擅长的领域,但是那并算不上什么创作。不不不,那只是把现实中的景象搬到画布上而已。他希望一些……更能打动马心的东西。观众们只要看到,就会发出阵阵惊呼,然后便沉浸在他所描绘的世界中去。没错,这样才是完美的艺术创作,和什么呆板的魔晶石冰箱一点关系都没有。

可是……什么样的创作才能达到这种效果,这种生活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游龙完全不知道。这正是他真正的烦恼所在。

他现在只知道,吧台后的两只马又开始聊天了。

你要吃点饼干吗?乘风问道。

不了,谢谢。芭尔说着又吸了一下鼻子。你的饼干经常都是糊的,我才不……”

你说的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乘风突然提高声音打断了芭尔的话,我是说……现在的我已经不一样了,好吗?现在我的厨艺已经进步很多了呢……”

乘风探出头来看了一眼游龙,还好, 游龙依旧在本子上画着,他的视线投在窗外的街道上,似乎对街道另一边出故障的马车非常感兴趣。

好好好,乘风酱做的什么都好吃。芭尔回答,她听起来不再啜泣了,这应该是一件好事。

那,你需要我帮你做些什么呢?

我只是…………”芭尔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还记得你之前说过你赢过一笔彩票嘛?

是啊,所以我才有钱开这么一家茶舍。乘风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游龙能够想象那只天蓝色的陆马对着吧台后面另一只没有见过样子的母独角兽挥了一下蹄子。怎么样?还不错吧?

什么?芭尔听起来显得有些不可思议,你把所有的金币都花在了这里……?!

是啊,开一间茶舍是我毕生的梦想。一定是我的诚恳打动了上天,于是它就把这份大奖送给了我!你看,只要脚踏实地,就一定能得到好结果的。所以答应我,不要再做那些投机取巧的事情了,好吗?

芭尔又啜泣了起来。

嘿,好啦好啦,不要哭了。乘风急忙安慰道。所以说,你来找我就是钱的问题,对吗?

是的。芭尔哽咽着回答,游龙同时想象着她应该是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委屈巴巴地点着头,就像一只做错事的小马驹。

你欠了别的马多少?乘风继续问道。

一百二十枚。芭尔继续委屈巴巴地回答。

听到这里游龙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还好,他急忙往嘴里塞了一块饼干,警惕地瞟了一眼吧台。幸好,那两只母马并没有探出头来看他。原来一百二十枚金币就能把一只马逼到这种地步吗?不完美的生物啊……做什么事情都会被束缚。

一百二十枚金币大概是多少呢?这么说吧,游龙每次画完设计稿都能轻松地赚到三百枚金币,而且这还不算冰箱销售的分红。即便是看一场马哈顿著名剧团的歌剧演出,vip包厢外加精致的餐点,也不过四十枚金币而已。游龙再也想不到其他什么别的比喻了,总之,对他来说一百二十枚金币不算是一个大数字,可能稍微多了一点,但也不是一个值得去求朋友,并且委屈巴巴地躲在朋友家里抹眼泪的数目。

他的脑子里甚至闪过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为什么我不能去帮她把这笔钱付清呢?游龙并不缺这一百二十枚金币,而且他说不定可以因此交到更多的朋友,尤其还是他最喜欢的咖啡店店主的朋友,说不定他再来店里都能享受一些优惠呢,或者是以后在街区里变得热闹起来之后,他依旧能在店里找到一个宁静的角落。

对呀,这说不定是一个完美的主意。

问题就在于,游龙根本不认识这只名叫芭尔的马。

……这么多啊……”眼下,吧台后面的对话还在继续着。……你一点都付不出来吗?

我最多也就能掏出来二十金币吧,别的就已经凑不出来了。

那么凑不出来会发生什么呢?

我不知道……好像听说我的魔法可以买点钱来抵债,可是我不清楚能抵多少……”

魔法?你指的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啊好烦马啊!你就没有别的钱了吗?多少都好,帮我凑一点吧,拜托啦!

当然当然,我会帮你想办法的。你就不要再闹了好吗?

噢,所以那个叫芭尔的家伙只是因为一百金币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啊……

游龙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又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游龙已经吃完了疙疙瘩瘩的饼干,他的速写本上也出现了一幅精美的绘画:灰白的圆形花盆中盛开着两只惨白的郁金香。

游龙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想要走过去,和躲在吧台里面的两只马聊聊天,安慰一下那只叫做芭尔的家伙,然后说不定再帮她还清欠下的债务。是啊,这样多好,游龙又帮助了一只素不相识的小马,而且他的心中也会平添一份快乐。说起来,游龙好像听说过一些出名的画家会积极做慈善,事实上,他的书房里就挂着一幅慈善拍卖会上买来的画作。据说那次拍卖筹得的善款全部用于资助了小马国的孤儿院,拍卖会现场还请来了一位孤儿代表呢,游龙到现在都忘不了那只小雌驹脸上紧张的神情。

先生?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吗?先生?

乘风的声音令游龙重新回到了现实。他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吧台前,他的速写本还摆在几步开外的桌子上,旁边放着一杯已经半温的茶。

噢,这次一共多少金币?游龙说着露出了一个微笑。

一共……一共三枚金币,先生!乘风说着蹄忙脚乱地打开了收银机,……这壶茶味道怎么样呢?

非常好,我想,我还从来没有喝过如此美味的绿茶呢。游龙回答。

游龙非常随意地向下瞟了一眼。他看到了, 一只深紫色的独角兽正向上望着游龙。她的眼睛红红的,身上穿着一身凌乱的燕尾服,而且她的鬃毛看上去就像三天都没有洗过一样。

直觉告诉游龙,这只独角兽是一个潜在的麻烦。对待这种麻烦对正确的做法是什么呢?游龙感觉心里的一只蜡烛被熄灭了,他从紫色的独角兽身上收回了视线,极力装作对吧台内部的一只精致的弧形水罐非常感兴趣。

是吗?只要你喜欢就好。乘风笑着回答。

游龙只是简单地笑了笑,他把金币留在了吧台上,收拾好画具,然后离开了乘风的咖啡馆。

噢,其实这是一间茶舍,不是什么咖啡馆来着。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游龙原本计划在这里待一整天的,他平时都会这么做,不过今天的游龙决定不必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他还没有决定要不要从一个魔晶冰箱设计师转行去做一个职业画家,这样的烦恼根本不是来喝喝茶就能解决的,他只是不愿让任何事情打搅他完美平静的生活。

乘风的茶馆确实拥有着最完美的氛围,但是……或许以后游龙要重新找一个宁静的冥想之所了。

 

 

目录
回复 游龙只想过平静的生活

第一章用来塑造角色了!猜测接下来的几章也是每一章都塑造一个角色吧!

游龙是个很典型的傲慢、冷酷的中产阶级呢。。。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