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序章 雨夜
  3. 第一章 初识
  4. 第二章 揭示
即使只有三分钟热度,我也要让这三分钟变得更精彩。
我想成为一名小马

————第一章 初识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2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10 天前 • 0人收藏 • 59人看过

雨还在下。

开春以来,马哈顿的雨就连绵不断。已经三天了,一点阳光都没有。成片成片的乌云像层层叠叠的厚实的棉被一样,压得马喘不过气来。雨连绵不绝,大街上,撑着花花绿绿雨伞帽的行马和匀速行走的机械马分成了对比鲜明的两列,就像仍未混合的咖啡和牛奶一般,流动着向前走着,在车站前分成了鲜明的两队,之后分别从前后两门走上了车厢。

位于马哈顿西北角格里莫街区北大街马哈顿第七学堂的上课铃在风雨中摇摆着准时响了起来,紧接着,摇响铃铛的机械马立即恢复了站立的姿势,站在楼顶的亭子上,淋着雨,一动不动,目不转睛地望向前方。

“上课!”

“起立!”班长带头喊道,紧接着学生们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凳子和课桌的碰撞声响成一片。大家都用两条后腿站立着,两条前蹄支撑在课桌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石榴花老师。

石榴花老师面不改色,一脸严肃。她用橘黄色的双眼匀速地扫视了一圈教室,紧接着像往常一样将放在讲台上的课本用嘴摊开,“坐下吧。”

石榴花老师也是机械马。得益于希尔斯教授所提出的全新的架构,马工智能在这8年来如雨后春笋般发展。现在,机械马已经是非常常见的了。但由于机械马的售价十分高昂,普通人家仍旧买不起。紫葡萄的家庭就是其中之一。这匹拥有品红色鬃毛,茶色皮毛,葡萄绿眼睛的天马小雌驹,父母都是来马哈顿务工的普通工人,而现在,她正面临着父母双双下岗的风险。她所能见到的有机械马的地方,除了工厂里越来越多的工人马,就只有学校的石榴花老师了。

大家纷纷坐了下来,教室里又响起了一片挪凳子的声音。

“在今天的课开始之前,我们先来发一下上次的考卷。”石榴花老师转身从鞍包里面又拿出了一叠试卷,然后将它们轻轻放在了讲台上,试卷堆叠得方方正正的,惊人的整齐。

“蓝风铃。”一匹天青色的小马在听到声音之后火速地走向了讲台,将试卷叼了起来放在了蹄子上,看了一眼,然后羞愧胆怯地向台下走去。

“火焰鸟。”她的同桌,一匹皮毛黝黑,鬃毛红黄相间的天马,自信地走上了讲台。但当他看见了他的试卷之后,他那自信的表情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被莫名的恐惧洗得彻彻底底。即使这样,石榴花老师也没有多看他一眼,而是继续看向了讲台上剩下的试卷。

“紫葡萄。”她的名字被冷冰冰地读了出来。她小步走上了讲台,感觉自己的四只蹄子都在发抖。她颤颤巍巍地取下了试卷,放在蹄子上一看,用红笔以均匀的墨迹书写而成的工整的“59”赫然出现在了成绩框内。

果然,又差一点就及格了。她和其他小马一样失望地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在坐到座位上之前,她偷偷瞟了一眼同桌抽屉里的试卷,看见了他的成绩:53。她的同桌好像也意识到了,拼命地用蹄子将他的试卷往抽屉的深处塞。

其实不只是他们,拿到卷子的小马们全部都是一脸愁苦,除了一匹小马。

“秋阳。”石榴花老师念这名字的时候,和念其他名字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但紫葡萄很明显感受到了老师偏袒的感觉。这种感觉在下一句之中更加强烈了:“即使这次的试卷非常难,秋阳仍旧考了100分,大家一定要多多向他学习!”

秋阳,那个有着天青色鬃毛,橘黄色皮毛,浅橙色眼睛的陆马高材生,在1年前转到了他们班之后,几乎包揽了他们班所有的第一名。秋阳蹄高气昂地走向讲台,然后轻松地将讲台上的试卷叼了起来,紧接着就仰着头向他的位置上大步走了过去。

对于秋阳,紫葡萄是又喜欢他又恨他。不过,她更多的是恨她自己——她的成绩,在班级里面只能排到中下,而这匹机械马老师在她看来根本就不会教书。而在父母即将双双下岗的未来,她将是整个家庭的顶梁支柱。而在马工智能如此遥不可及,但又如此泛滥的当下,没有良好的学历基础,她又凭什么能斗争过马工智能呢?

“试卷已经全部发完了,原理都在课本上,望请大家在课后仔细订正。接下来我们开始讲新课,请大家把课本翻到……”教室里响起了一片翻书声,紫葡萄用嘴随便地叼到一页,然后就摊开书本,漫无目的地望向窗外的阴天——她靠窗坐。

窗外阴雨绵绵,但路上的车流仍旧川流不息。喇叭声和抗议马群的叫喊声响成一片——越来越多的小马开始罢工上街游行,表达对被马工智能取代的不满。但这又有什么用呢——她的父母也去过几次,可是没有一次不是被警察狠狠地抓住,打得遍体鳞伤之后才被放回来的。后来他们甚至都不抱希望了——他们也开始嘲笑这些抗议的人群,称他们争取的只是“徒劳的希望”。

她又望向秋阳。秋阳背挺得直直地望向老师。他不记笔记——他从来不记笔记。鬼知道他是怎么复习的——但是他就是能够考一百分。估计是天分吧,抑或是超忆症。否则一名普通的小马,要能做到这种水平,估计都可以直接保送中心城第一魔法学院了。

会不会是马工智能呢?

她立即打消了这个可笑的想法——秋阳的屁股上是有可爱标记的。虽然简陋,但他屁股上那类似天气预报晴朗图标的符号正是他作为小马的证明。机器马没有可爱标记,只会在他们原本可爱标记应该存在的地方——存放魔法核心的箱盖上镌刻上一小串型号和序列号。这是区分机械马和普通小马最显著的标志。

她一直神游着,直到下课铃从风雨中传来。和往常一样,她又匆匆在老师将黑板上的字迹完美抹去之前疾速抄完了整个黑板,然后一知半解地对照着书本回忆着刚才老师讲的内容——说是回忆,其实自己根本没听。

 

放学了,小马们陆续地在主教学楼的门前撑起雨伞帽,然后稳稳地戴在自己的头上,走下楼梯离开校园。所有的老师们都下来了,不停地挥手道别——这也是她们程序的一部分。紫葡萄拿出了她灰绿色的雨伞帽,在雨中像一顶荷叶一样撑了起来,和大家一样戴在头上,紧接着迈入了风雨之中,混进了马哈顿放学下班的马流里面。

她目光呆滞地盯着前面一匹靛青色小马来回摇摆的尾巴,任凭流水一般的行马将自己推向自己家的方向,脑中仍在担心着自己的未来。她究竟要去哪?她又究竟能去哪?

“嘿!”有马打断了她,她猛地转头一看,是那匹橘黄小马。“在想啥呢?”

“呃……”紫葡萄猛地晃了晃脑袋,“什么都没有?怎么了?”

“我看你最近以来都是这样一幅走神的样子,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啥,我很好。”紫葡萄尬笑了两声,“谢谢关心。”

秋阳爽朗地笑了。

紫葡萄的眼睛一直在左右的地面上瞟来瞟去,最终向上抬起了头,将视线落在了秋阳身上,“对了,你是怎么学习的?能不能教教我?呃……虽然我知道这样问显然是不合适的。”

“这没什么,我生来就不……”他愣住了一下,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不……不知道自己居然有逢考必过的超能力。就是我看完书,它就全映在我的脑海里面了。”

“真希望我也能有这样的超能力啊。”紫葡萄轻轻地叹了一声。

两匹马沉默了一会儿。他们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前面的人行道上,绿灯投射出来的光芒在阴暗的雨天十分显眼。马群仿佛送葬的队伍一般,不停地向前涌着,将十字路口划分成了三段。

“你肯定有什么心事。”秋阳转身俯下脖子,边和紫葡萄同步走着边盯着一脸愁容的她。秋阳只是和紫葡萄在这一段顺路。过了十字路口,紫葡萄将会向前走去,而秋阳则是向右转然后走向市内。紫葡萄现在只希望能够快点过了这个十字路口,这样她就不会显得太尴尬了。

我有什么心事你还看不出来吗?现在我只想考一所比较好的大学,将来能混口饭吃!这是你一个超能力者所体会不到……

“小心!”正在生闷气的她突然感觉到什么东西猛地推倒了自己,紧接着她在地面上不停的翻滚着。就在她翻滚时,她听到了重型车辆从她的身后呼啸而过的刺耳的一声,风从她的皮毛之间穿过。

等她恢复知觉的时候,她已经仰面躺在了马路上,湿答答的雨水胡乱地拍在她的脸上。等她好不容与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发现秋阳正趴在自己的身上,紧紧地压着自己!

她猛地跳了起来,秋阳的余温还存留在她的肚皮上。她望向四周,发现不远处有一辆冲进了店铺橱窗内的载煤大卡车,后面装煤的箱子侧翻了,煤也已经撒了一地。马行道上的马群惊恐地四散开来,现场一片混乱。

“你……你救了我?”她转头望向秋阳,秋阳仍旧趴在地上,但用着浅橙色的双眼盯着她。

“注意!注意!404区3号警员有发现!那位试图驾车逃离的异常机械马已停车!在17口53号位!”她的身边,一匹穿着警服的小马呼啸而过,边跑着边对着脖颈上的麦克风喊道,“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她望了一眼那个警员,转头又望回了秋阳。秋阳已经站了起来,掸着身上的泥土。

“秋阳,你没事吧……”她走上前去,抬起了一只蹄子,“你的……可爱标记……”

听到“可爱标记”,秋阳像触电般立刻惊恐地回过了头,紧接着向马群多的地方奔去,隐匿在了仍旧惊魂未定的马群之中!

“还有泥……”她抬起的那只蹄子还没来得及放下。

 

过了3个街区,又转进了一条小巷,紫葡萄终于回到了家。她打开了门锁。果不其然,她的父母一如既往地木讷地坐在沙发上,用黯淡无光的眼睛漫无目的地扫着电视。她的父亲——一匹灰色的,因瘦削而显得高挑的,灰色皮毛白色鬃毛的陆马,咕咕地向自己的体内灌着酒,他身旁的酒瓶已经摞满了一摞。而同样瘦削的母亲只是蜷缩在沙发上,呆呆地,像一尊塑像,又像一具还未裹上纱布的木乃伊。房间里一盏灯也没开——准确来说,为了省电,她们家把灯泡全部卸了下来。只有电视机微弱的亮光,十分压抑。

她转身锁上了门。

“爸,妈,我回来了。”

没有马回应,父亲的酒瓶里面仍旧冒着大颗大颗的气泡,整个房间里全都是酒味,闻起来酸臭到令马想吐。紫葡萄顶着刺鼻的气味,咬着牙走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砰”的一声狠狠地关上了房间的门,迫不及待地打开了窗户,大口大口地吸着带着下雨时青草味的清新空气。

她拿起了桌面上的相框。这张相片是他们八年前的时候照的,小小的她被夹在父母之间,那时的父母看起来是那么健康,那么幸福——但现在呢?

她不想去想。说是要造福马类的马工智能,究竟造福了谁呢?

马工智能其实已经有好几十年的研发历史了。研发马工智能的初衷,是为了解放马哈顿乃至整个小马利亚的低级劳动力,使他们能够有时间和精力学习和从事更高级的工种,进而带动整个小马利亚的科技进步。但早期的马工智能是基于传统的计算机结构的,不仅效率低下,而且体积大,耗电量也大。这样的马工智能,根本不适合大批量生产,因此只在极少的领域被使用过。

但直到8年前,蒂亚1341年,有个叫作火流山岳(希尔斯)的教授,提出了基于三元输出架构的马工智能体系,这个体系仿造了小马脑部的工作原理,可以使马工智能的思考方式更接近于小马。而这个鬼才教授,为了解决机械马的耗能问题,竟然提出并证明了魔法场谐振理论,并且配套研发出了“魔法核心”!“魔法核心”的强大力量,使得机械小马可以利用魔法来维持自己“生命”的运转。这种架构的机械马便宜轻便了不少,于是它们像毒瘤般扩散开来——它们扩散的速度远远超过了社会所能提供的新型就业岗位数,最终使这些工人纷纷下岗,成为了加速矛盾的罪魁祸首。虽然政府和社会都在极力设法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最终均以失败告终——在这种架构的机械马所带来的利润面前,任何精明的商人都难以抵挡。

她趴在桌子上,不知不觉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早已经黑了。

她走出门,忍着那熏人的酒气。太阳下山之后,客厅变得更加昏暗了,简直像停尸房一般。

只有电视机的声音在不停地响着。

“下面播报一则新闻:一匹照看动物园的机械马将动物园里的狮子放出,目前已造成两马死亡,该机械马已经趁乱逃走,它的型号是……”

母亲用蹄子按了按遥控器。

“我要去吃饭了,你们要吃什么?”紫葡萄问道。

父母都没作声。只有电视在响着,“暂时不清楚该名异常机械马偷走十六瓶喷漆的作用,但是……”

母亲继续调台。

“你们要吃什么?”紫葡萄忍着酒气抬高了声调。

“如果你有发现以下逃逸机械马的线索,请……”

母亲关闭了电视。

“机械马,”母亲终于开口了,声音异常低沉沙哑,“又是机械马。”

“所以你们要吃什么?”

沉默,死一般的寂静。屋子里面几乎是黑漆漆的一片,在外面霓虹灯光的照映下,她看见母亲以一种阴郁的眼神望着她,像是责备,又像是控诉

“行吧,那就和往常一样。”她凭着感觉将破旧橱柜上的钥匙叼在嘴里面,然后用牙拧开门锁,推开门走了出去。

雨已经停了。路边花花绿绿的霓虹灯和她的家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以前,对于马哈顿城里的小马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逛夜市原本是紫葡萄和家人的一大乐趣。但现在的街上走的基本上是机械马组成的大军,明显比放学时零星了不少。街角有家面包店,那正是紫葡萄要去的地方——那是为数不多的还是真正小马经营的店铺,店长知道他们的处境,因此特意给他们的面包算上最优惠的价格。即使这样,靠着补贴,他们也只能勉强度日。

她混进了机械马群之中。这时,忽然有一个力量把她往机械马群外面拉!

她还来不及尖叫,就被拉进了一个小巷之中。她抬头一看,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前——是秋阳。

秋阳一脸阴沉,“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