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流月轻语

————第七章

4.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2 人评价
5
50% 4
5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3-14 • 0人收藏 • 98人看过
3,933字 • 1评论 • 0 HighPraise

“上次来的时候...我应该...标记一下位置的...”独角兽一边努力用蹄子勾住陡峭的岩石,一边自言自语着,却总是被大口的喘气打断。“那群十几岁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啊哈...爬上来的啊!”

 

就算有传送魔法的存在,一匹老练的独角兽也不会将传送点定位在一个并不那么熟悉的地方。万一坐标有什么错误,把身体卡在石头木头里是很痛苦的事情。所以,谐星只能选择一点点爬上去...带着他那包括半空的零食袋子,四把长剑,一本厚厚的日记本在内的大布包。至于上次是怎么上来的...由队里那匹可怜天马负责。

 

“要是不小心松蹄掉下去...”谐星看着蹄下缭绕的云雾,不自主的打了个颤。“不低头...不低头,应该已经快到了,虽然这边看的不是很清楚...

 

然而独角兽并不知道,在他的目的地...还有另外一匹马在做着他正想做的事情。

 

“我来拿回本就应给我的东西,前辈。二位应该早些告诉我的,现在我也没必要冒着那么大风险回来...”蓝色天马蹲坐在石台前,看着那两块石头。“实际上,你们已经被发现了,或者正在被发现的路上。我没有在书架上找到我的日记本,这意味着...肯定有哪匹马在读它,也许今天,或者明天,就会有一群披着金甲的护卫来把二位带走。”

 

“我们只是想看戏而已,所以为自己保存了一点灵体。这点,我很早就和你说过。要知道,我们会把力量给你和她,是因为过于无聊,那不代表你们就是被钦定的继承者。”黑色的石头散发出微弱光芒,空灵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月’会侵蚀使用者的理智...不断撕扯他,一点点吞噬他,直到他变成一具可悲的空壳...你的意志要强大到能够驾驭‘月’的力量,否则便是在自寻死路。”

 

“为了守护...不够强大吗?一路以来的羁绊,信赖,真诚相待,汇聚而成的心,不能够承受那最后一丝稻草...?”天马抖了抖翅膀,尖端蓝色的圆圈十分显眼。“我只是想让我的朋友不受到伤害...谁能想到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看看它...这是为力量而留下的痕迹。已经过去很多年了,我并没有感受到丝毫异样,反而让我充满了希望...即使就在数天前,那位将我培养成战士的主已经离开我们。”

 

“还汇聚成了一个可怕的军队,作为叛军存在于这片领土之上。不过没关系,这也是我们想看的。我允许你将我们两个带走,以元素结晶的形式。同时,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情。”两块石头在光团的簇拥在飘了起来,落在天马身前,散发出柔和的光...由黑与白交织而成。“正如你所说,确实有马找上门来了,不过只有一匹独角兽。他曾经来过这里,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

 

天马没有回答,默默地站起身,飘起两块水晶,踏上了幽暗的楼梯。

 

“终于...啊,终于...不行...休息...啊哈...”一只沾满灰尘的前蹄搭上岩壁,疲倦的身影瘫倒在山洞旁。谐星有气无力的嚼着草干,看向黑暗的洞穴。“上次来的时候还有光亮来着...

 

但很快,一个逐渐走出阴影的身形让他停下了一切动作。四目相对,谐星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眼前的是谁,接下来他会干什么,而自己会怎么样。面对敌军首领,谐星没有任何把握能够赢得胜利,在他的主场。

 

“请问...您是?”岚翼并没有发起攻击,或者做出其他带有敌意的动作。只是很有礼貌的伸出蹄子,向谐星挥了挥。“在下岚翼,守望者的领袖,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叛军统领...对吧?”

 

打招呼...为什么还会是这种反应?谐星有些恐惧,也许这就是身为领袖的气魄吧。“我们...不是敌马吗?”

 

“但这一刻并不。”岚翼微笑着,但在谐星看来,微笑并不那么友善。“我会在交战前询问对手的名字,以便战斗结束后能够为他立块墓碑...如果胜利属于我。如果输了,我也希望他能够为我立一块。”

 

“啊...谐睦星闪,隶属于Celestia公主麾下的皇家卫队。”谐星收好布包,咽下草干,飘起一把长剑,上面碎裂般的纹路清晰可见。“准备好战斗了吗?”

 

“不要那么着急...你的武器看起来不是很牢固?以什么原理...”岚翼试探性的朝谐星靠近了一步,几乎就在同一瞬间,那把长剑笔直戳向了他的前胸。带着一点惊讶与差异,双翅振开猛地一扇,向后滑去的同时,蹄尖轻点在剑身之上。一道异光闪过,长剑被硬生生改变了轨道,没入地面。“...要是每一位士兵都像你一样,我们早就败了。”

 

“专注战斗,不要分心。”第二把长剑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岚翼的前额之上,剩下两把护在谐星身旁,魔法波频的震动,在谐星周围形成了一层护盾。

 

“法器...”羽尖上,那显眼的圆圈微微亮起蓝光。传送术标志性的闪烁让谐星更加确认了一点,在他眼前...是一匹掌控着古老魔法元素的天马。牵引回两把长剑,盯着在空中徘徊的岚翼,谐星快速地思考着...该如何应对。

 

岚翼的脸上多了一丝猩红的血线,徘徊在空中,始终与谐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知为何,天马总是不着急进攻,只是细细询问着...“我的日记本,是你拿走的吧?”

 

墨绿色填充了其中一把长剑的裂痕,聊天流战术对“咒怨”的成员们并不怎么适用。在谐星看来,这是一个摸清楚对方战斗能力的绝佳时机,但首先他要确保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不是很喜欢说话呢... 那呼啸而来的长剑,比之前的两把多了一点重量...与更多的魔法波纹。剑身的一样让岚翼不敢掉以轻心,他很清楚自己正在经历一场复仇战,这匹独角兽绝对会用尽一切代价来杀死自己。

 

蓝色弧光再度出现,阻拦在长剑与天马之间。谐星并没有让自己的武器做出什么闪躲动作,或者寻找更轻松一点的突破路线,而是很有自信般,硬生生的撞在护盾之上,甚至没有发出什么猛烈碰撞的声响,它碎了。

 

如同粉末,散落开来,无数铁屑从岚翼的面前,身后飘过,连他都不敢相信,一件法器竟然会如此脆弱。但谐星脸上并没有丝毫挫败感,或是畏缩,又让他提高了警惕。

 

借着背光的阴影,岚翼注意到,那些碎片之间,隐约能够看到一些墨绿丝线,将它们连接在一起...其中的一些甚至穿过了自己的身体。

 

死亡的阴影拂过背脊,阵阵凉意涌上心头。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已经许久未曾有过,而现在却被一个刚交蹄不到数分钟的独角兽逼入这种境地。

 

幽暗的绿光牵引着剑的碎片,将它们快速拼合在一起。若是不能够及时逃脱,与被长剑穿身而过没有什么区别,但他绝不能够葬身于此。

 

双方都在试探着,想要摸清楚敌马的战斗方式与能力。表面上都试图置对方于死地,但心中总是盘算该如何逃离。

 

即便如此,战斗时该有的凌厉,果断,机敏与智慧都不会有丝毫减少。钟表的一次滴答声响,都有可能见证数次生死存亡的关键。

 

奇招至多只是穿到了几片薄羽,而身边的护盾却遭受到了魔法能量猛烈地还击。谐星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哪一匹独角兽能够将魔法运用的如此纯熟,更别提只是一个会魔法的天马而已。

 

事实摆在眼前,没有谁可以否认。不容得谐星丝毫分心,岚翼夹杂着魔法的蹄子已经在护盾上留下不少印记。轻盈的身体为天马提供速度,而魔法又能够填补力量的不足,甚至将敏捷再抬高一个档次。如果不做点什么,护盾终将会破碎,而肉搏战,自己不可能是这匹天马的对手。虽然四把长剑在极力阻挠天马的行动,但很明显碎剑不能够再伤到岚翼第二次。他总是能想到办法在闪躲的同时,用蹄子或者由魔法汇聚成的羽毛状攻击法术为护盾添上一点花纹...

 

谐星终归想要有点保留,现在自己还有路可退,没有必要拼尽全力...但岚翼并没有那么想。持久战不论对需要全神贯注闪躲攻击的天马,还是对需要维持护盾与四把长剑不断骚扰的独角兽来说,都不是什么好局势。

 

过去永远不会被遗忘更何况那根本算不上‘过去’

 

字字低语刺透耳膜,让谐星的意识恍惚了一下。灰色几乎在瞬间侵吞了独角兽的视线,这个世界在他眼中只剩下暗淡无光。很快他就发现,自身的魔法光耀,在这片灰蒙蒙中,没有随之一起消沉,而是变得更加显眼。

 

“月亮那不为马知的背面,欢迎来到我的世界。”也许是错觉,又或者确实如此,谐星看到自己的长剑动作开始变得缓慢,而岚翼的身形却飘忽不定,一颗怪异的篮球在他蹄尖汇聚。是幻术,还是结界?“有些时候,看的更清楚并不是什么好事...让我们来结束这一切吧。十分抱歉,是我赢了。”

 

“不...不,不一定,也许我会死,但绝对不会由你来摘下胜利的红花。”谐星冷笑着,魔力的过度消耗让他十分疲倦。“我有最后一个要确认的事情。你还有什么保留吗,这是一层结界吗,在这之内,你会变成什么样的怪物?我想我可以靠自己来确定其中一个答案。”

 

做出一个决定,困难与否,在于压上去的赌注与决心。机会转瞬即逝,赌注可大可小,但当你铭记初意时,决心永远不会改变。

 

“付出代价!”悬崖边,独角兽的前蹄狠狠地砸在地面上,随着上身的晃动,独角在空中划出一道绚烂的魔法火花。

 

边缘开始崩塌,脆弱的岩石无法承受蹄力与魔法波纹的双重压力。谐星没有做出任何动作,让自己的身体扑向大地母亲怀中。在坠落之前,他干了两件事情。

 

岚翼十分轻松地避开了那道月牙形切割魔法,甚至没有用上传送或者魔法加速。在平时的训练中,这道切割魔法的速度比满弦的长弓速度还要快上许多。

 

若是结界,预判,感知提升,需要消耗大量的魔力。若是幻术,被施咒者的动作减缓,视觉能力降低。

 

在大脑陷入一片空白之前,这是他能在那三秒内做出的判断。随后,他用最后一点魔法,勾了一下自己放在洞口的布包,让它能够随着自己一起坠入悬崖。

 

睁着眼睛,睁着眼睛,睁着眼睛。

 

谐星不断轻声重复着,声音细微到自己都无法听见。

 

直到他看到了那模糊而扭曲的空间,而眼界的灰暗还未消散的时候。

 

“也许我能得到两个...

 

然后醒来。

 

 

这是在他意识消散之前,印象里的最后一句话。

 

魔法师T_T  站务 #1
回复 第七章

感觉动作戏稍微有点乱额,不过能写成这样也还可以了。谐星后面要抢宝石了吗?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