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魔法的本质是科学。(由于考试周临近,为保证不挂科,考试周结束前暂不开新坑,但会保证EWU的第二轮校对和原创小说的周更,感谢支持!)(有bug可以私信或QQ私聊,欢迎扩列,加好友的话记得写备注)
没有我们的地球(Earth Without Us)

————第三章 第七节 101号文明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2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3-14 • 0人收藏 • 489人看过
11,564字 • 2评论 • 0 HighPraise

亲爱的日记,

迄今为止我发现的小马从两匹增到了五十匹。我找到了一辆我认为是从养老院来的车,我们在路上被袭击了。为了保护他们的安全,我们不得不战斗,但我们只损失了一匹马。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偷偷地盯上我们的。现在他们不会盯着了。我们不把尸体带回来的。

这些老人很可爱。呃……也许这是个错误的词,但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我不是指他们说话的方式——老练、耐心、漫无目的。他们看起来不再老了,但这无关紧要。

我们又找到了一个完整的公寓楼——从相同的混凝土砖和统一的内部设计来看,我觉得它像是第8区。有趣的是,一些最简陋的最贫穷的住房比住宅区的住宅还要长久。

我只能用“长久”来形容,但那真的是非常久的。这个结构很坚固,天花板好像没有掉进去。玻璃很脏,但完好无损。它们并没有弯曲融化堆到框架底端。我曾经认为玻璃全都是会那样的,这就是为什么老式建筑的窗户看起来都是弯曲的。不,这和玻璃制造工艺有关。事件前的玻璃是在熔化的锡槽上制作的,所以它总是非常平的。希望我们也能做成这样!

这就是我们所能说的关于大楼的一切资源了。它已经被剥去了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没有家具不是倒塌在一边的,电线似乎已经腐蚀消失,管道也不见了。所有的塑料制品都没有幸存下来,大部分木材也变成了木浆。

我又一次发现这里腐烂的程度不一致,因此我不得不向这些新的小马坦言我不知道世界末日以来究竟过了多少年。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他们,试图把重点放在最简单和最容易接受的细节上。当他们相信我的时候,更艰难的阶段就会来了。

这座大楼相当大,有八层,除了最底下的两层之外(那里有娱乐室、洗衣房等),每层有十几个独立的公寓。我们只能假设这些空间的用途是什么,因为机器和家具都不见了。不过,这对于安置这一小群先驱者还是很有效的。楼梯还是安全的,只要稍微打扫一下窗户,它甚至可以成为一个良好的地方。

更好的是我们在镇上一个非常贫穷的地方。底层很厚,窗户上有金属条。当内部线路被破坏的时候,这些东西是如何不生锈的,这是另一个让我在晚上难以入眠的谜团。这可能是魔法导致的。

这个街区有许多完整的建筑,所有这些建筑环绕着一个变成森林的公园。这块地可能有半英亩,这是我们开始复兴大业的好地方。

我说过我觉得这些小马很可爱。一方面我也意味着他们对旧世界了解得很多。这里现在聚集着这么多的难民——比我那么久以来看到的都要多,而且都是刚从地球上穿过来的。就好像他们在这周围创造了一个美国文化的小窗口,窗子足够大,我能用我的魔法感知到。在这其中,就像在寒冷中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回到温暖的房间一般。很高兴能够再次感受到这种乐观情绪,那种十足的信心,去相信如果我们有足够的决心和足够的努力,任何事情都可以实现。

当我们的车停在公寓旁边时,我用车上的急救箱包扎了那些小伤口。包扎完之后,我去让罗伯特和疾步离开我们原来的藏身处。

罗伯特听到这个消息后很兴奋,但疾步……并不那么乐意。她边自己去觅食,边抱怨说要喂饱这么多的嘴是不可能的。也许她没有错。

等我回来的时候,汤姆告诉我他们已经选了我为他们的“新美马协(New American Equine Association)”的临时主席,至少在他们“起草正式的宪法并在11月组织一次适当的选举”之前是这样。这可不是我胡编的。

听起来他们做的像我在亚历山大时做的一样,那时我比现在更有条理十几倍,也有一群更有能力,更努力工作的小马。我觉得你,乔,你两者兼备。

想想这个难题吧:你有一辆大巴,油箱里的柴油几乎是满的,食物也足够再吃一顿午餐。但你必须一直要让53匹小马吃饱,而且没有工具和种子,也没有足够的收割时间。你该怎么做?

我会告诉你答案,这也是一个无聊的答案。有没有想过从头开始重建文明?大多数人没有。不过“新美马协”(顺便说一下,这个名字糟透了)很幸运,我写了一本关于这个问题的书。我不禁注意到这些新的小马没有一匹是单独出现的。总有一天,我会知道埃兹和杰西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了简明(扼要,我不知道怎么能够找到我那有更多空白日记纸的鞍包,所以我会尽可能节省剩余的空间),我会一直写得很抽象。

你要做的就是整理你的午餐,在那之中挑选出任何可以种植的植物。西红柿、草莓、小麦浆果(这真是这一地段的黄金)。胡萝卜,土豆(耶!土豆!)。这像是上天一点小小的恩惠,就像这辆车运送的不是那些只吃婴儿食品的残疾老人一样。但我们生产不了豌豆酱。

这让我们回到了一个问题:你如何重启文明?

1.让小马们活下来。

还记得需求金字塔吗(注:指马斯洛需求理论,最底层是生理需求,往上依次是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最底层的那个就是我们的首要任务,它对我们来说也是最困难的。如果这是冬天,这些小马中的大多数注定要挨饿。然而,现在不是冬天,芳草遍地萌芽,饿死的现象不会发生。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这会很容易。

水是很容易获得的——在离建筑物后面大约一百码的地方有一条河,它还分出一条离我们更近的小溪。走过去不需要很长时间,而且我们有足够的容器来储水。

只要小马可以睡在空房间的地板上或者有洞的公共汽车里,我们就有庇护所。不管怎样,在短期内,任何新的建筑都是我们无法企及的。

我们也花了些时间让这些小马习惯四处走动,我就把每个人分成小组。罗伯特和疾步各带一组,但疾步一句英语也不会说,这些难民也不懂荷兰语。

另一个小组帮助清理了一楼——任何不是前门的入口都是倾倒垃圾的好地方,大家将垃圾堆得很高,要想进来需要花大力气。不是说建筑物是安全的——有些窗户是有栏杆的,但更多窗户的栏杆老化脱落了。一匹能够飞的小马就非常容易进入,更不用说我见过的那些能拆掉砖墙的陆马。

二楼的(以前的)洗衣房没有窗户,所以他们为另一个小组制定了完美的目标——让他们把所有有价值东西都从车里拿出来。NAEA(又来一个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名字)的小马们只想过一日游,但他们带了大量的照相机,还有一些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更不用说那些衣服、DVD播放器、灭火器、机械工具箱、急救箱和数不清的个人用品。

我相信在我们用掉所有这些之前,我们必须投票或做些什么,但是……我们也快用光了。为了省电,我让他们都关掉了所有的电源。当我们发展之后,我确信我们可以将温度调得更高一点,我觉得我能拆解一些东西,利用里面的零件来做一个能与雅典娜连接的通讯设备。

但这并不容易。在我们更迫切的需求面前,我只能先把它放一放。

最后一个小组全是陆马,他们的任务最艰巨。位于街区中心的公园——从街上看不到的公园——将成为我们的第一片田地。虽然只有半英亩,但是我们只能空着蹄子用着极强的意志力开垦它。

陆马很强壮,而且它们熟悉土地。碎片掉落着,树桩松动着,巨石滚落着。他们中有几个以前务农过,因此他们熟悉务农的总体思想。岩石简单地划分了我们的三个区域:

土豆、小麦和蔬菜,大小差不多。到现在为止,路上还有很多树,我们避开了那些树。我们还不能把它们砍掉。

哦,那还不是所有的地方。还需要挖几个茅坑,更不用说我还需要一片大的露天工作区。

你可以看到,我不在任何一个队伍之中。他们经常来找我要求我指示或阐明,但我更多还是要投入另一个任务之中。

2.利用火。

火是建设文明的工具。甚至在事件之前,我们所做的几乎每件事都要依赖火。我们的工业耕作系统依靠天然气的热量来生产肥料,我们的房子用烧煤来照明,我们的汽车靠烧油穿行在大街小巷之中。HPI可能不会燃烧燃料,但(当我离开时)它们仍旧依赖于热量,他们让氢进行聚变,用产生的热量烧水(注:目前核电站的工作原理均为利用固体的传热定律,将水加热之后所产生的水蒸气带动发电机进行发电)。

我们不能那么做。我们必须利用我们所能达到的技术,然后慢慢地恢复到先进技术。我们将通过自力更生把自己拉回到技术领域,然后告诉全世界它不会谋杀或虐待难民们。

所以我在清理土地的小马的帮助下挖了一条沟。我们把在清理土地时收集到的所有木材都放入那条沟里。(这只是我们能收集的,活着的树现在还在生长)。

沟的最下面还有很多小东西——引火物和树叶,这些东西很容易引火,但随后就会化成灰,留下一个空洞。无数的新鲜树枝堆在上面,最上层覆盖着一片无尽的泥土。

沟的一端是开着的,我点燃了一场大火,除一个通气孔外,大部分都被封起来了,这个开口应该可以一直延伸到坑另一侧的开口。

任何读过我关于重启文明的书(当然这书显然不存在)的人都知道我在做什么:制造木炭。光靠木材燃烧不能产生我们所需要的温度,所以我们在低氧环境中缓慢燃烧木材,以驱走挥发物,并将其浓缩成一种基本上是纯碳的燃料。

如果我们想去哪里的话,我们需要工具。这个城市到处都是金属废料。我在这几天里见过三种主要的材料:钢、铜和铝。我们会先从铝开始——如果你燃料选对了,你甚至不需要一个合适的炉子。我们可以倒进可以用蹄子塑造的的沙土模具中。

当然,铝也是软的,我们最终必须使用更高级更持久的金属。不幸的是,铝金属不那么活泼,但钢太喜欢生锈了,我们看到的大多数钢是都在某种程度上发生了腐蚀。金属还在……但我们需要先把它精炼,排出氧气,然后才能做些新的东西。炼钢将需要一个高炉,以及令人痛苦的缓慢锻造过程。

我想我太执着于细节了。只能说今天没再出现新的严重的问题就很好了。在木炭生产的过程中,搜寻者带回来的食物不是太多,但大多是我们可以种植的东西,因此这很好。我们把车上剩下的东西都吃光了,我们不能吃肉(因此我们剩下很多午餐肉,只有一只狮鹫能吃,他真幸运)。

好吧,我这么说,但我不能说肉听起来很开胃。我很久没吃过了。在我的生活中,我喜欢吃肉的那一段记忆与其他记忆相比是如此短暂。我甚至不太记得了……直到我离开艾奎斯陲亚,我才开始能够记清一切。

我们种下了我们所有的东西(令人沮丧的是,几乎没有什么),我告诉小马们如何给予每一颗种子所需要的温柔的关怀。在种下去之后,我们就没有食物了。明天,小马们将领略到放牧的奇观。

南希和我呆了一整天。她一直……处在震惊中,在早上的事情之后就这样了。但至少她在我身边很舒服。我想她知道我信守我的承诺。

今天有5匹马因为我死了。5匹马死了,但好在还有50多匹马没有被殴打、抢劫、虐待、侵犯、谋杀……

不仅如此,50匹马总比4匹马躲在空房子里要好得多。这些可能已经是老马了,但他们很能干。他们中整整二十个都是参加过这样那样战争的老兵。很多雌驹都有着很有用的技能——她们还掌握着旧时的技能,烹饪和缝纫等等这些我们需要的技能。

我真想能够一口气在多个现场上。我是最好的组织者,也是唯一知道如何做技术性工作的人。我是唯一一个能教他们种族魔法的人,如果他们要在这座城市的废墟中活着的话,他们都必须迅速学会这些魔法。这些我不能一口气做完。

所以我最后做的不是太多,只是给出指示,了解大家正在做什么。

我的伤口很严重,但是药箱里有消毒剂和液体绷带。我想我不会被感染的。

小马大多住在三楼,分布在十几个公寓里面。我和我的小团队有一个,这感觉太棒了。明天还有很多垃圾需要清理。

我们有岗哨,轮班的那种。我也想要轮,但小马们根本就不让我发表意见。不出所料。

不过,我不希望下一次袭击近期就会来。据我所知,目前在该市还没有这种规模的团体。我们打败的那伙人可能是最大的一伙。

当然,如果我做得对,我们迟早有一天会繁荣起来的。坏小马会聚在一起希望取代我们。一群饥饿但坚定的小马会向我们扫荡,试图摧毁我们所建造的一切。在那之前我必须对这些小马有所防备。

我们会活下来,我们会壮大起来。一旦我们有了任何值得去做的事情,我们就可以传播这样一句话:努力工作会为任何人赢得一席之地。

我希望你在听,雅典娜,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是时候从零开始,为后人留下富庶的城市了。

——临时总统哈格德(NAEA)

(我一直想成为什么的总统!几十个老人和一栋破公寓楼的也行吧。)

 

亚历克斯能感觉到她前蹄不停地流汗,甚至在她临时戴的护目镜后面,锻造炉的高热几乎使她窒息。“我们需要尽快开始做皮革替代品,否则更多的小马会被烧死。”锻造厂坐落在他们的公寓楼旁边,这是一个由清除出来的砖块和植物砂浆制成的临时建筑。它刚好足以容纳四匹小马挤在里面,所有的小马都是陆马。呃,除了她。

圆形建筑的中心是火炉,大约三英尺宽,灼热的木炭冒出旺盛的火焰。在底部有一个开口,在那里其中一匹小马在弓形风箱上上下移动着马蹄,挤出的空气腾的点燃了火焰,使死去的钢铁苏生。”边工作边仔细听一下!”她喊道,把刀刃放在铁砧的平台上——那实际上只是一大块坚实的致密钢,他们把铁锈刮掉了。”仔细听钢铁的声音。它是由地球的血液化成的,她(指地球)会告诉你里面还剩下多少碳!”

她把锤子的带子绕在左蹄上,然后将锤子砰地摔在发光的金属上,向他们演示着正确的技术动作。即使她再也感觉不到金属在告诉她什么,在这声音中她还是获得了一种深深的满足感。

“它看起来已经平了!”其中一个有抱负的铁匠,一匹皮毛黝黑,鬃毛微红的母马,挥着锤子大声喊道,“为什么你不现在淬火,然后开始磨尖呢?”

“因为钢里的杂质还是太多了!”她边打着铁边回答说。每次挥锤都会让她的腿一阵酸麻,但她还是坚持着。这些陆马几乎不知道什么叫做累,但其他小马知道这种感觉,所以她为他们树立一个能被认可的榜样其实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如果没有更先进的方法,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用蛮力把他们赶走!我们不能用铸模铸造——铸铁太脆了!只有钢铁才硬。”

她不停地锤击,把刀刃翻了几下,然后精确地敲击。事实上,从她在亚历山大的第一个世纪开始,她就已经从事这样的工作很多很多年了。但这没关系。时间可不能抹去她的记忆。

最后,她将刀刃淬了火,一团厚厚的蒸汽充满了这个小房间。”我们必须再重复这个过程几次。当你接触到钢的时候,你会感觉到的。你只要用铁砧的表面做比较,直到你能在头脑中把它搞清楚为止。”

“对于一把剑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工作,”雌驹埃莉诺拉(Elinora)说。“中世纪的人是如何处理这一切的?”

“就是耐心,”她回答,“这就是武器如此珍贵的原因。我们不会永远这样。最终,我们将能够自己冲压和加工钢铁零件。但我们需要……上千匹小马,电力,化学,还有——“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转过身。

那是一头独角兽,一匹淡色种马,脸上带着歉意,”对不起,亚历克斯?你有时间吗?”他的蹄和腿上覆盖着湿粘土——他是从做陶器的小马那里过来的。

她转向她的学生们。”你们都……会了吗?”

他们看上去很不安,但还是点了点头。”我想看你把这整件事都做完。我想知道完成后的情况,”埃莉诺拉说。

“是的,但……有时间再说吧,”她摘下蹄套,那实际上只是用别人切下的钱包做成的皮圈。“我希望看见你每一次都能试着将刀刃做到最好。埃莉诺拉,你可以开始了。拿些废钢开始吧。我会……马上回来的。”

她急忙从铁匠棚子里跑出来,把最后一点保护措施挂在外面的木钩上。”怎么了,克里(Kerry)?”

他不好意思地把目光移开。这些小马似乎对她能够记得大家名字,并且在一起这么短时间后就能够一直用名字称呼它们的能力印象深刻。她很好地向他们表明她重视他们的个人贡献。”嗯,呃……还记得你是怎么说开裂的吗?”

她点点头。“让我猜猜看。第一批罐子从窑里出来,就都裂了。”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很确定会发生这种事,”她咕哝着,和他朝着做陶罐的那边稳步走去。他们在离建筑大约500米远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粘土层,这块地他们还不需要,所以他们只用了一根扁木梁作为桌子。

他们的窑炉实际上只是一些找到的砖瓦,下面烧着木炭,并用金属板和一个装水的小容器保持稳定。水沸腾的速度使其内部的温度有了一个较为精确的近似值,这是亚历克斯为他们临时想出的一个换算方法。

现在这里熄火了,当他们靠近时,她看到桌子上有十几个干掉的锅、碗和盘子——它们的边缘都不约而同地有着大大的裂痕。

聚在一起的小马,包括克里在内的另外五匹,都显显现出了不同程度的尴尬和抱歉,“我们没有……”

“我知道。”亚历克斯尽量保持冷静,“没什么大不了的。粘土也不是稀缺资源。”但它们的燃料却是。他们扩建了木炭沟,让火一直燃烧,但窑炉和铁匠铺消耗着大量的热量。他们迟早会耗尽树木,他们就不得不把树木从城市各处拉回来,以制造更多的燃料。

“我们按你说的做了!”克里坚持说。“就像你说的那样一直燃烧着……”

亚历克斯抬起蹄子示意他闭嘴,检查着一个没有上釉的罐子上长长的裂缝。“这真扫兴。它们的形状……我知道了。”她把罐子放了下来,“你冷却得太快了。你必须非常缓慢地降低温度,特别是在大约440度左右。粘土中的二氧化硅突然收缩,这就是造成这些裂缝的原因。”

她又详细地解释了这个过程。他们听着,看起来没有那么不安,也更加坚定了。最终她解释完了,”不要扔掉任何破碎的东西,”她说。“把它分成可以拿的小块,并把它存储在某个地方。破碎的陶器也有用途。”

“亚历克斯!”另一匹小马喊道,那是一匹小天马,几乎跟她一样高。”亚历克斯!”她在泥泞中滑了几英尺才停下来,因为刚刚的疾速飞行而喘着粗气。

“嗯?”她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离开陶瓷工作站。”怎么了,梅丽莎(Melissa)?”

“警卫发现有人试图潜入仓库!”她喊道。“又一个野蛮人——还拿着刀!”

“快!”她转过身来,在几秒钟内就开始飞奔,速度太快了,早已惊呆的梅丽莎完全赶不上。她一边跑一边拍打着翅膀,试图想象这可能会拨动空气使她加速。夜骐可能不像天马那样敏捷,但他们是真的快。有时她觉得自己的蹄子几乎没碰到地面,她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点乐趣。

只是现实一直把她从想象中带回来。亚历克斯什么都能做……除了这么新的小马,似乎更经常她做的一切。“不管怎样,我必须卸下一些担子。”问题是,没有其他小马能像她那样教大家。在数字时代之前的那一段时间,这些小马中有很多都拥有有用的技能:木工、水管工、电工。不幸的是,他们的科技素养还没有达到能够使他们的技能在此刻发挥作用的地步。

在她到达大楼之前,她都能听到他们储藏室里的骚动声,她优雅地躲在越来越多的人群中间。她每三级楼梯一步地跳着,比简单的跳跃更加拱起。

楼上的储藏室里放着他们从车上拿走的所有贵重物品,他们所有的财产,以及他们所有可以保存的食物(大部分是水果)。单独一匹土马背靠在墙上,一把刀紧紧地缠在他的一只蹄子上。她这边的一个“卫兵”摔倒在地上,捂着一条断腿,其它的几个也被割伤了。

“沃日!”她推开了围成一圈的看守。”这是怎么回事?”

“他袭击了杰瑞(Jerry)!”她的一个守卫,一只瘦弱的独角兽喊道,“把他关起来。他夺走了装着我们所有食物的包,看到了吗?就是你做的那个‘鞍包’。”

“你们快点放我出去!”陆马向旁边冲去,砸碎了他们临时搭建的木架子,把手提箱弄翻了。”要不然我就要杀马了!”

亚历克斯转过身来,面对警卫。”你们所有人,去门口。清场。”

尽管这不是军事组织,他们还是服从了。他们没有小心翼翼地撤退,而是拖着伤员蹒跚而行。

“花姑娘做得好,”那匹雄驹咕哝道。她甚至能从这里闻到他的味道,显然洗澡不是他会优先考虑的事情。”快滚开,不会有人受伤的。我只拿你这包,就走。”

“你只要把这包放下。”亚历克斯踢起地上的长矛,那实际上只是一根尖尖的棍子,然后用一只翅膀抓住了它。当然,她不能那样攻击,但她可以把它靠在墙上准备。”你就可以走了。”

他笑了,挥舞着他那带着血的刀。“你说什么,小妞?我不知道你们都是从哪里来的,但你们每个人都无知得要死。这食物是我的,因为我现在得到了它。懂吗?”

“这里的小马正试图重建,兰迪·奥布莱恩(Randy O'Brien)。我们将为每一个人带来文明,但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保留我们收集的物资。那些苹果并不是你的。”

不像罗伯特那样,那匹雄驹对她的话既震惊又羞耻。他的笑容消失了,他冷笑了一下,露出了牙齿。“什么,你以为你会骗我把我的东西给你?我比你更明白。我见过能把东西直接举到空中的人。但是你没有角,所以我不必担心。你现在就让我走,不然我就把你撕碎。

她正对着一匹陆马,这次他没有爬上一座金属和橡胶的建筑。砖头和水泥不能阻挡他的力量。”你比我强壮,兰迪·奥布莱恩。如果你打架,我就得杀了你。”她放平长矛,开始绕着地上的小马转来转去,盯着它的一举一动。“这不公平。”

“因为你有翅膀,我没有,”他说,并降低接近地面——准备猛冲。尽管他没意识到,他的肢体语言已经很明显了。”你们都会被我轻松杀死。你并不会和他们死法不同。”

“请不要,”亚历克斯说,她的语气尽可能平缓。“实际上,我想说的是因为我已经四百岁了,我知道人类或小马所教过的每一种战斗方式。我不知道你在这片废墟里抢劫谋杀多久了,但你从来没有和我这样的人打架过。”她碰见了他的眼睛,并召唤着她所拥有的每一丝力量。那并没有多少。档案太弱了。”我是不朽的,兰迪·奥布莱恩。即使你杀了我,我也会回来找你。快接受我们的投降请求,并仁慈一点。”

他的表情动摇了,似乎最艰难的阶段已经过去了。他瞥了一眼她身边门口的小马,然后又转了回来,”我……我真不敢相信那些蠢货会蠢到相信这些。也许你死后我会让他们成为我手下的白痴!我也没有理由不能成为‘不朽的人’!”他冲锋了。

但兰迪·奥布莱恩可不是一个不朽的人。亚历克斯的长矛刺中了他的喉咙,他死在地上,血淋淋的,凌乱不堪。

“愿上帝指引你上天堂。”她的一个“卫兵”慢慢靠近她,她仍然站在那里,身上淋着鲜血,沾满了灰尘和碎片。是汤姆(Tom)。“他甚至都没碰到你。”长矛从他脖子后面穿了出来,她往里面刺了一整英尺。尸体周围血流成河,动脉破裂了,汩汩地流着深红色的血。

“我警告过他的,”档案一屁股坐在废墟中央,盯着她血淋淋的蹄子,声音很痛苦。“这些小马甚至都没有受过训练。”

“你告诉他真相了吗,亚历克斯?”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小到她怀疑门口伸头看的小马是否会看见。

“怎么办?”

“现在不行。”她又站起来,转过身去对着尸体,从他兜里的布上撕下刀来。她把尖端浸入他的血中,在小马尸体的背上精确地画了17条线,然后吐出了嘴里的刀刃。刀刃尝起来像铜。”汤姆,用你的角触碰这个标记。要在正中央。”

尸体在短暂的火焰中消失了,它被简单的埋葬法术完全吞噬。就连他周围地上的血迹也不见了。亚历克斯转过身来,“回到你的巡逻队去吧,”她慢慢地走出房间,说道,“杰瑞在哪里?我们去看看他那条腿。”

又过了几个小时,亚历克斯前去河边,在冰冷的寒风中洗去皮毛上的血。南希边看着边玩着河边的野花。水流过她的感觉真的很好,那是一种麻木,能够冲走另一种生活所带来的痛苦。

“冷,”南希将一只蹄子轻轻地点了一下水,然后边说边抽了回来。

“嗯。”她尽力对这个字的出现感到平常——尽管她听到那小马说话很兴奋。“至少我们中有一个人正在恢复。”“你不必下来了。我很快就好了。”

她听到其它小马靠近了,之后她才看见他们——毕竟夜骐的大耳朵还是有点好处的。汤姆看上去想要说什么,但他经过最后一棵树时很快转过身去。”对不起!”他喊道。“我可以等,哈格德女士。”

她因尴尬而冷笑了几声。其实她觉得这并没有什么——裸体早就不是禁忌了,在其他归来者那里也是这样。几百年的生活让她习惯了这一点。”再等一下,汤姆。“她从水里走出来,抖了抖。没有毛巾,但她也不需要。她干得够快。南希跟在她后面,将亚历克斯挤在她和雄驹之间。”我猜你还需要多加看护。”“好吧。又怎么了?我希望不会再有什么紧急情况了。”

“那倒没有。”他回头了,耳朵垂了下来,但他没有转过身去。其实他们之中没有一个穿着很多衣服。”并不是那样的。只是……我希望你能出面解释一下。我不是唯一一个,呃……其他人都对你感到很紧张。在那场战斗之后。他们害怕你。”

她叹了口气。“如果你们要我离开,我会尊重你们的投票。我们的民主再小,也是这唯一的法律。”

“不,没有那样的事。”汤姆在十英尺外看着她。她也能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些恐惧。这恐惧上次还没有的。”杰瑞……他开始向大家说你是某种复仇的天使。也许上帝派你来保护我们所有人。因为祂早就知道我们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了,然后以这样的形式回来了。”

档案的视线没有离开他,她把她的一只翅膀保护性地放在南希的肩膀上。”那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就是奇迹,”汤姆说。“就在你做这些的时候感受到的。整个城市都被摧毁了,你知道我们会在哪里出现。我看见两次你杀人时,你看起来总是很后悔。我想也许他有道理。”

“我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但这并不能让我成为神明。我是由自然法则创造的。任何小马都可以经历我经历过的那些,并且最终会有同样的能力。”

“你确定你的名字不是加百利(Gabriel,七大天使之一,上帝传送好消息给人类的使者)吗?”

她叹了口气:“乐观点。这些年来我遇到过许多奇怪的生物,其中一些是不可思议的……但我从未见过上帝。”

“那么告诉我,哈格德女士。你为什么诚心想要帮助我们?”

她没有把目光移开。”因为我想看到文明的回归。我想看到所有被放逐的人团结在一起,我们的力量、智慧和机智结合在一起。我希望你们都能活得长久快乐,不要被这个可怕的地方摧毁。因为,有一天,我想看到这座城市的重建。我想看到饥饿、绝望和暴力的结束,看到城市里的每一匹小马都能加入我们的行列。“汤姆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看,但她没有退缩。”汤姆,我经历过世界末日。我曾经帮助重建过文明。在你们的帮助下,我可以再做一次的。”

 

“档案啊,你不知道我找你多久了。”声音很安静,亚历克斯一开始以为她可能会想到是谁。她僵住了,在周围寻找小马可能藏身的地方。是南希在找她吗?

并不是,在高高的草地后面有一个只有几英寸深,但和鲤鱼塘一样宽的大水坑。树丛里一个人影站了起来,他的身形隐约透明,里面还有着孑孓。水形成的那个轮廓高高的,很英俊,很自信。他仍然穿着一件看起来很贵的西装,尽管它和他其他部位一样由水组成。

“我只能想想罢了,”她在离水边十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离得足够近,可以轻松地交谈,但却不站在那生物容易接近的地方。“如果你一直等下去就好了。”

“在过去的那些星期里,我们一直无法继续我们的对话。我一直在寻找你,但你却成了一个难寻的梦。”

“想象一下,”她从池塘边侧着步子,眼睛扫视着周围的区域。当她被这个生物的注意力分散的时候,她不想让什么东西偷偷溜到她身上。

她知道,卡里布狄斯只能在这附近的范围内作用他的一小部分力量。但是她周围活着的随从们可能仍然试图利用她谈话时被分散的注意力。

“你喜欢我对我的星球所做的一切吗,档案?”卡里布狄斯没有从水边的草地上走过。他的表情和她所见过的一切一样不友好,不知怎么地,他的微笑表达了像大海一样无尽的仇恨。”你的城市都变成了灰烬。你的‘技术’被遗忘了,你的盟友也变成了乌鸦的盛宴。我真希望我杀了他们的时候你能在这里。满城都是死尸,够一千代苍蝇的蛆虫吃的。”

档案对她自己感到憎恨。她两边的翅膀不自觉地弯曲着,每一块精致的骨头都像人掰手那样咔咔响着。”别以为我会忘记的,你这灵魂。总有一天,我会看到你的下场和你哥哥一样。我的物种很强大——他们会重建一切,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壮大。什么都不会被忘记的,因为我记得它们。“她用一只脚轻敲着自己的头侧。”你想笑尽管笑,怪物。看谁会笑到最后。”

卡里布狄斯的笑容消失了。”你可能会对你说的这些感到后悔的,档案。通过展示你的力量,你为我和我所有的仆人提出了一个目标。我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打败你——你自己的行为已经开始了你的消亡。我会加快这速度的,这个你不用担心。你显然需要提醒自己什么是痛苦。我肯定这次你会是最后一个死的,而不是第一个。当我数以亿计的仆人大军来找你的时候,我希望你能想起这一天。你会想起你所许的要毁灭我的诺言,然后会看见那诺言能带你走多远。

档案感到胸口一阵寒意,呼吸急促。卡里布狄斯真的能够指使那么多大军吗?他能毫不费力地使她重建文明的进程破灭吗?她的整个任务都失败了吗?

“不会是今天,”她说,她感到胸口的愤怒在沸腾。当她按照看守人的命令与欧迪姆(Odium)作战时,她也感到了同样的愤怒。”也不在这里。你在我的城市不受欢迎,你这个恶魔。给我滚!”力量在她周围短暂地涌动,力量在她周围不断增长的人口中流动。这不是天角兽的力量,甚至不是真正的咒语。即便如此,这已经足够了,她说话的时候,魔法从她周围迸发出来。在她周围,数以百计的小水坑升腾成蒸汽。这个个体对这种影响并不免疫,他向外爆开,愤怒地向她延展着。时间太短了,这远远不够。

过了一会儿,她身边的水都烧成了一片空白,停止施力的档案喘着粗气。

LRlicious  麒麟 #1
回复 第三章 第七节 101号文明

开始文明科技树中远古时期的制陶、冶炼、种植...这科技树攀到现代要多久啊……虽然估计所有的尤里卡都触发了

怎么到那个时候发电还是烧开水啊!

枪兵孤日NB!

立冬  独角兽 #2
回复 第三章 第七节 101号文明

给日记加了个5毛钱特效……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