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逝罪》的小小后传———《窥探》

————分歧章节:炽怒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1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3-10 • 0人收藏 • 552人看过
10,220字 • 7评论 • 0 HighPraise

==============================================================================================================================================

 

 

Glimpses

                                                                    

   

By Pen Stroke

Variance 1

Fury

====================

炽怒

 

分歧一       炽怒

   

    浪花击打在岩石岛屿的海岸边上,被来自南方永不停歇的狂风鼓动着。没有可以用来阻拦风势的灌木丛,没有可为生物提供庇护的树木。这是一个贫瘠的岛屿,比一个普通的城市街区还要小。哪怕有海风无时无刻不在吹拂着这座岛屿,硫磺的气味依然飘进了女王的鼻子里,她从她的小帆船上走了下来。

    “也许是因为他们是龙类,但我还是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会愿意在这样一个糟糕透顶的地方生活。”女王一边说,一边等待她的卫兵们下船。在他们背后的是一支舰队,几十艘小马国最精良的飞艇飘扬着他们的旗帜,就像一群趾高气扬的雄孔雀。在他们面前,一条石头小径蜿蜒爬上了一段陡坡。在小路的尽头——这座岛屿的制高点上的是一片平整的陆地,那里就是他们的目的地。在那个地方,她将与著名的龙酋进行一场面对面的会议。

    女王的翅膀不安分地抖动着。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直接飞上那里,但是龙酋对这场会议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他们不能以飞行的姿态接近。正常来说,她会不屑于去遵守这样的一个要求,但是龙族已经证明了他们比任何一个被收归在她羽翼之下的国家更加顽固。另外,一个掠过整座岛屿的影子也在提醒她上面有正在观望的龙们,他们会确保她会服从他们的要求。

    “应该还会有更多的才对。”女王低声自语道,她和她的护卫开始沿着小路往上走。她极目远眺,也只能看见一头飞在空中的龙和一头漂浮在水面上的龙。她认识那头漂浮在水上的龙。火炬,体型最大,且依然存活于世上的龙类之一,前龙酋。他漂浮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像是一只被惹恼的短吻鳄。只有他的背部和半个头还露出在水面的上方。他的眼睛紧盯着正在走上小路的女王。几缕黑烟从他的鼻孔冒了出来,很快就消散在海风中。

    女王能看出他的眼睛里写满了愤怒和厌恶,只是她无法理解。“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护卫们?”

    她的六名护卫不安地在铠甲里扭动着,短暂地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其中的一位开口说道:“当然,陛下。”   

    “换做是你,你会愿意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吗?一个没有可耕作土地的岛屿,一个在文化、技术和教育方面如此严重地落后于其他开化地区的王国。我都能想象,其中的一些龙族甚至可能都没有对‘车轮’这个词的概念。整个王国只有一座‘城市’,或者更应该说是一座在过去十年间仓促拼凑出来的贫民窟。这样的东西,真的能拿来跟小马国相提并论吗?”

    “不能,陛下。”护卫们异口同声。

    “它当然不能。”女王说话的这会儿,她和她的护卫已经临近这条小路的尽头。这座岛屿的制高点进入了他们的视野。他们能看见已经被安置在那里的木质桌子,不过她很快就注意到那里没有任何可以用来坐的坐垫。“任何一种明智的生物都会希望能被正处于黄金时代的小马国的荣光照耀到,而这一切也只是证明了龙族那臭名昭著的固执,而自然地,龙酋也证明了她自己是龙族中最固执的那一个。”

    “这也是为什么我会如此胜任这份工作的其中一部分原因。”

    女王踏出了最后的几步,抵达了最高的那层台阶,转过身来看见站在桌子另一端的两位角色。他们分别是龙酋余焰和她最卓越的骑士,斯派克。虽然比起火炬还是小得可怜,但站起来的余焰还是与已经女王一般高了,而斯派克还要高出几个头来。自他们第一次相遇以来已经过去了十年,他们都已经长成熟了。斯派克长出了他的翅膀,现在已经拥有了一对宽厚的肩膀以及一副超级英雄般的体格。余焰和他一样强壮,只是她的肌肉线条更符合雌龙的审美。

    “哦,真的吗?我刚还在想一条龙的髋部肯定得有一里宽的呢。”女王说着走到桌子边上,不过她的注意力很快便转移了。“斯派克,真是好久不见了。你看着气色不错嘛,喜欢你的翅膀,虽然还是没法跟我的比。不过不是一贯如此吗?最好的翅膀,最强的法力,最敏慧的头脑,简直就是小马国有史以来最完美的小马。”

    “开始相信你自己的自吹自擂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凝心雪儿。”斯派克说。只是他的话音刚落,余焰就清了清她的喉咙。他向她望了一眼,咕哝了一句道歉的话语,然后把目光落回到凝心雪儿身上,合上嘴并将双臂交叉在胸前。

    “噢,余焰,不要这么扫兴嘛。我还在跟斯派克叙旧呢。”凝心雪儿轻拍她那飘逸的长鬃毛,然后伸直了她的翅膀。它们的尺寸相比她的身材已经不成比例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程度。有在她之前所有天角兽的翼展的两倍多,凝心雪儿将她的一只翅膀伸展到了整张桌子的另一头,遮盖住了桌面,然后猛地扫开,与此同时,她的角也亮了起来。在她羽翼的末端从桌面上扫过之后,桌面上出现了一套茶具和几个盛在盘子上的纸杯蛋糕。“外交会议上怎么能少得了点心和饮料呢?海水和宝石恐怕实在是不合我的胃口,你不会介意的,对吧?”

    “不,我们当然不会。”余焰说着翻了个白眼。她和斯派克在桌子的另一端坐下来,余焰跪坐着,斯派克则是盘腿坐下。凝心雪儿将站立的姿势维持了几秒钟,然后用魔法变戏法般地又变出了一朵软绵绵的云。她端坐在松软的云朵上,开始沏茶。

    “所以.........为什么我再没有听到来自你的消息了呢,斯派克?卷轴和羽毛笔在这里肯定不是什么稀有货品。你建起来的那个可爱小山丘里面肯定也有那么一个地方你用来放这些东西的,对吧?如果实在没有,我肯定会安排一下,送来几箱物资,作为一份礼物,这些年轻的龙如此匮乏学习读和写的机会,实在是一件憾事。”

    余焰在桌面上叩击了几下她的左龙爪。“为了这场会议,你纠缠了我们几个月,然后现在却来跟我们聊这些无关痛痒的事?”

    凝心雪儿为斯派克倒好了一杯茶,将它飘向桌子的另一端,做完这些之后,她才开始倒自己的那一杯。“斯派克,怎么说我们也先得聊上一小会儿天,再进入正题吧。你的伤疤怎么样了?我相信它已经修复得挺好了。”

    斯派克向茶杯伸出龙爪,却蓄意打翻了它,打翻的茶水流向了凝心雪儿的方向。“没有,它依然是一条丑陋的伤疤,还在你当初留下的位置上。”

    “哦,我对此感觉真是糟糕极了,”凝心雪儿飘起了她的茶杯,但在把杯沿送到她的嘴唇边之前又补充了一句,“不过,那次争吵可是你的错。”

    斯派克站了起来,两道冲天而起的黑烟从他的鼻孔冒出,龙息从牙缝间渗出,舔舐着他的嘴唇。“在你做完你对暮暮、对聂克丝、对瑞瑞和其他小马做的所有一切之后,你不可能真的以为我会——”

    “斯派克,”余焰的语气里充满了坚定,她伸出龙爪搭在他的龙爪上,那已足以让斯派克将龙爪攥成拳头,坐回到座位上了,只是滚滚黑烟依然伴着他的每一次吐息往外冒。

    直到她确认了斯派克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之后,余焰才将她的目光转向凝心雪儿。“你没法将我一直无视下去的。”余焰伸出手臂,帮自己拿来了一个杯糕。她并没有吃它,只是将它放置在自己面前的桌面上,用它代替她之前回拒了的那杯茶。

    凝心雪儿观察着斯派克,抿着她的茶,保持着她的微笑,就像是在欣赏一场趣味十足的舞台戏。等到她终于把茶杯从她的嘴唇边移开,她才将目光转向余焰。“那好,商事总是要置于家事之前的。我相信在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你肯定已经对那些消息有所听闻了吧。狮鹫已经投身于我那光荣的革命浪潮之中,他们那长久以来一直被他们糟蹋的故居——狮鹫岩现在正进行着有条不紊地重建。我们甚至还帮他们把他们那个老旧的小饰品从深渊里挖了出来。”

    “难道你不觉得现在也该是你采取我那个提议,并跟随时代大潮的时候了吗?”凝心雪儿问。

    “我们的立场不会改变,”余焰斩钉截铁地说,“还有,别拿那群狮鹫来说事。我有充足的证据来证明你毒杀了他们领导层的绝大多数成员,以至于到最后还掌握的政治权力的就只剩下了一只狮鹫,一只还恰恰是你那邪教团伙一员的狮鹫。”

    “你不认为这么说似乎有失偏颇吗?邪教团伙?真的应该用这样的称谓来称呼它吗?在我看来,它——”

    “他们认为你是一个神,而且你鼓励他们这么做。”

    凝心雪儿狡黠地一笑,同时给自己拿了一个杯糕。在把它飘向她的途中,她很用心地用她的魔法剥开了它的包装纸。“你总不能责备他们那高涨的热情吧,而我自然也不能让那些崇拜者们失望,毕竟只有我是天生的天角兽,爸爸妈妈总把这当做是我天生便与众不同的标志。那些在教堂里的小马也不过是与他们感同身受而已,他们不过是以我那光芒万丈的形象为楷模,希望这能为他们的生活带来快乐安康。”

    余焰对待她自己的杯糕可就不像凝心雪儿那样小心翼翼了。她用龙爪把杯糕底撕了下来,随便向后一抛,只留下了糖霜顶。“对对,不过你可能会觉得,一个神对待她自己的家人会更仁慈一些的。”

    “有时候,最好的仁慈就是强制他们退休。”凝心雪儿抬起蹄子指向她身上的特殊小饰物。为了这次出访她放弃了她的王冠,但一条金光闪闪的项链还被掩盖在她的鬃毛下,一颗暗紫色的球形钻石镶嵌在正中间,“再说了,在我那英明神武,理智决绝和仁慈慷慨的统治下,小马国从未像现在的它那样,那么的幸福和安详过。”

    “你的慷慨就快要变得像牙疼那样泛滥且恼龙了。”余焰说着,开始用龙爪扣挖那个杯糕的上半截,大块大块的杯糕被弄得粉碎,她的龙爪沾上了糖霜,但她似乎并不在意。她摧毁了这份点心,任由它的碎屑落回到桌面上,然后开始舔掉沾在她爪子上的糖霜。

    “说得好像小马国以前有过的比这好得多似的。”凝心雪儿慢慢地站起身来,魔力场中握着她的杯糕。她从上面刮了一小块下来,送进了她的嘴里,嚼了嚼,然后咽了下去,同时转过身去背对桌面,眼睛向海的另一端眺望,扫视着地平线,最后它们捕捉到了从远方云层发出来的一缕转瞬即逝的微光。她的嘴角扬起了一抹不易觉察的微笑。

    “我们有这么多的天角兽,这么多的领导者,这意味着我们会有很多各自的见解和思维模式。不同会引向不和。在不久的将来,友谊终将会朽烂,我已经预见到了这一点。而不和最后会转变成武力冲突。不过是的,正如我阿姨教导我的那样,友谊是一件强而有力的东西,”凝心雪儿向后瞥了一眼,看见斯派克的龙爪深深地扎进了桌面,他的翅膀再一次抽动起来,“但,哪怕是在朋友之间,也有且只能有一名真正的领袖。”

    “这才是我所要求的,”凝心雪儿的目光再一次切换,这一次是直接聚焦在了余焰的身上。“我想要成为你的朋友,那你需要做的只是稍微听从一下我,然后再采纳一些富有建设性的建议而已。”

    “如果你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得到这个,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的答案依旧不变。”余焰站直身体,展开双肩和翅膀,表现出她强硬的立场,“巨龙之地的龙族将永远不会向你屈服。”

    凝心雪儿叹了一口气,眼睛依然凝视着海面,她特意花了点时间咬下两口杯糕,然后才接着说:“真是遗憾,你是一个聪明的领袖,余焰,真的,我甚至都不会废黜你,你也还能继续统治你那些........”她的话语声顿了顿,凝心雪儿把临近她蹄子边的一小块石头踢了出去,使得它滚下了山坡,“......美丽的岛屿。”

    凝心雪儿再一次叹气,同时将她的杯糕抛向空中。“看来,我只能跟你的继任者做朋友了。”凝心雪儿的杯糕抵达了它那弧形抛物线的最高点,下一刹那就被凌空劈成两半。凝心雪儿听到了箭矢破空的声音,还有当弓弦松开时发出的弹拨声回荡在岩石表面的声音。她并没有听到重物倒地的声响,但斯派克从他的座位上猛地站起来时弄出的动静弥补了视觉的缺席。她能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幅此刻的斯派克冲上前去,托住余焰那无力的躯体,抱着她,血在她的龙鳞上流淌,她眸子里的生命光芒不断流逝的画面。

    “我很抱歉,斯派克,”凝心雪儿的话语声听起来充满了同情,但她并没有克制她脸上笑意的绽放,“我知道,这看起来似乎我总是在夺走你在乎的龙和小马的性命,但我这是为了这个世界着想。余焰就像是聂克丝,永远都看不到我这么做的缘由,而你是在她的影响下受到了蛊惑。虽说如此,我会补偿你的。不如我让你去看守皇家宝藏库怎么样?它贮藏品的数量现在已经变得相当可观了。你可以在那上面睡上好几年,我敢打赌到那时候你会长得比火炬还大。不过如果你想当龙酋的话,我肯定也是没有意见的,只要你——”

    “抱歉,但恐怕我还得在龙酋的位置上多待一阵子。”

    笑意从凝心雪儿的脸上滑落,她快速转过身来,眼角抽搐着。她看向余焰所在的方向,后者挺直着腰,依然自信地站立在原地。那支箭矢,那支附上了十几种致死诅咒,从很远处用魔法释放并射出的箭矢,并没有如凝心雪儿命令的那般嵌入余焰的胸口或是头部。它刺进了桌子里,设法将整张桌子硬生生地劈开一半后才失去动能。

    “龙族永不屈服。”余焰龇牙低吼道。

    “难道样样事都非得要我亲自动手吗?”她的角亮了起来,但却是暗影在她的眼睛里摇曳。在余焰来得及反应之前,她的脚就已经被黑色水晶层层裹住,将她钉在原地。余焰试着挣脱,斯派克上前一步想去提供帮助,却被一阵爆炸波击中了胸脯,爆炸的猛烈并不表示它能穿透他的鳞甲,但已足以将他击退,把他砸进一块围绕着这个会议场地的岩石里。“好了,如果你能乖乖站好别动,我会尽量快点完事的。”

    余焰还在拉扯那些水晶,努力想解放她自己的脚。“她是对的,你早就已经计划好了一切。”

    “她?”凝心雪儿问,角依然在亮着光,“余焰,我亲爱的余焰,难道你有一个探子吗?能看清我的计划,那她肯定得有相当大的本事。不过,我可不会说你现在已经脱离了险境。”凝心雪儿的魔力场显现在那支箭矢的周围,她知道那支箭矢上还携带着早先施放在它上面的致命诅咒。她猛拉了一把,将它拔出了桌面,飘回体侧,准备用她自己的悬浮术将它刺入余焰的身体。

    在凝心雪儿射出自己的箭矢之前,她的余光注意到了一些异动——她的守卫们正在向她靠拢,他们是唯一随她出访的活物。这六名守卫,分别是由她最亲信的将军们亲自从各个军团中挑选出来的。但有些东西不对劲了,他们现在都在用闪闪发光的,绿松石色的眼睛盯着她看。

    凝心雪儿扬起双翼,向前猛扇,一阵飓风级破坏力的狂风击中了他们。他们全都被击得向后飞去,或者,更确切地说,他们的铠甲被击得向后飞去。被裹在里面的躯体这时变得像浓雾般粘稠,浓雾中钻出金属板,缠绕上了她的羽翼。浓雾开始凝聚出形体,首先成型的是一把剑,一记横劈将致命毒箭斩为两截,迫使附在上面的悬浮力场消散,紧随其后的是一只从缭绕的烟雾中升起的蹄子,它与凝心雪儿的下巴相撞,给她来了一记结结实实的上勾蹄。

    她的牙齿在这股巨力的作用下被迫合拢,凝心雪儿的脑袋嗡嗡作响,血的铁腥味充斥了她的口腔。她再一次鼓动双翼,这一次是为了飞行,她迅速地将一只蹄子伸向她的嘴唇。她的神经末梢在尖叫,疼痛在她的脑壳里肆虐。她释放了一个法术,所有的疼痛感都被隐去,但她随后感觉到了某样东西在她的口腔里滚动。她将它吐了出来,用悬浮术抓住它,飘到眼前仔细端详。

    那是她的一截舌尖,被她自己的牙齿齐根咬断。

    “你这从地狱来的畜生,你将会被我判以处决。”凝心雪儿说,她的牙齿被染得血红,一些血液从她的嘴唇间漏出来,落向下方的地面。

    “一次真正的处决?上一次,你可是把刀子捅进了我的心脏里。”熟悉的声音从那团云雾中传出来,它旋转扭曲着,一只小马的形体逐渐显现出来。一位带着蓝色盾牌可爱标志的黑色天角兽在凝心雪儿眼前成形。她的身体覆盖着巨龙之地的古铜色铠甲。

    “我杀了你。”凝心雪儿嘶声道,同时飞到了更高的高度。

    “你试了。”聂克丝向前一跃,展开双翼,开始在空中追逐凝心雪儿。凝心雪儿先发制马,点亮独角释放出一阵魔能轰炸。这样的魔能轰炸,可以把一个营的兵力化为齑粉,但聂克丝只是将她自己包裹在一层闪烁着微光的泡泡护盾里。魔能轰击在聂克丝的护盾上,却没能击穿它。

    在天空的战役开始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天空下方的战役也打响了。余焰发出了一声高亢的龙啸,这个岩石嶙峋的岛屿开始摇晃起来。巨龙们纷纷从泥土和石块下面现身,在这之前他们全身上下都被埋进了土里,只留下鼻孔通气。他们朝着凝心雪儿的护卫舰飞了过去。船舰是拥有火焰魔法防护的,但与正向着它们喷吐的龙息相比还是杯水车薪。斯派克充当了部分冲锋的角色,仅仅凭着他的赤爪空拳,他把那些水晶傀儡即凝心雪儿的军队撕得粉碎,然后全都抛向下方的海床。

    “所以你就是余焰的探子,”凝心雪儿说,她已经放弃了照料她那流血不止的舌头的尝试,转而将注意力集中在施咒上。她在放出单发大杀伤力魔法光弹的同时也在用数以百计的密集小型魔法光弹填充着弹幕,哪怕此刻她的嘴唇和牙齿已被鲜血染得鲜红。“你是她的眼,你是她的耳,你知道了我的计划,你偏转了我的箭矢!”

    聂克丝挥出了她的剑,几乎将凝心雪儿拦胸斩断,她的魔法护盾依然维持,为她抵挡住密集的魔能火力网。面对凝心雪儿接二连三的指控,她并没有作答,她的眼睛专注于这场战斗。凝心雪儿和聂克丝围绕着对方往来冲突,迂回躲闪,跳着这支惊险的空中华尔兹,而同时她们下方的战斗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所以那天我杀掉的究竟是什么?”

    凝心雪儿向右侧一个猛拐,试图从另一个角度轰击聂克丝的护盾。

    “一个复制体?”

    魔法护盾的各个角度都固若金汤,迫使凝心雪儿采取一种新的战术。她飞上高空,延展双翼,然后施放出新一轮的火力:成百上千的细小魔法尖刺,可以把任何东西瞬间射成刺猬。然而,聂克丝并没有退缩。她只是对凝心雪儿怒目而视,依然待在她那牢不可破的护盾的保护之下。

    看到自己的魔法尖刺撞在聂克丝的护盾上,像是牙签撞在了钢板上被悉数弹开后,凝心雪儿咬紧了牙关。“不,如果那只是一个复制体,你就不会等待这么长的时间了。”她开始向下俯冲,两团巨大的魔能在她两边的翅膀末端凝聚。等她靠得足够近后,凝心雪儿将翅膀向前扇出,把她的魔能球像一对破楼锤那样,重重捶在聂克丝的护盾上。

    护盾依旧维持,甚至连一丝裂痕都不舍得施与。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我的好堂姐?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看见自己的魔法无法穿透聂克丝的护盾,她转身向下方的战场俯冲,捡起数个她自己的水晶傀儡,像投石器一样用魔力将它们抛向聂克丝。聂克丝暂时降下了她的护盾,转而运用她的飞行技巧躲开来犯的攻击。聂克丝盘旋,俯冲,侧翻,直到凝心雪儿丢出她最后的那个傀儡,然后,她发动了反击:从她角尖迸射出来的一道闪电。

    凝心雪儿升起了一道护盾,咬紧牙关为迎接那一击做好准备。聂克丝的法术释放,闪电袭来,隆隆雷声在凝心雪儿的耳膜里轰然炸响,耀眼的电光致盲了她的眼睛。她吐出一句恶毒的咒骂,闭上双眼并用一只蹄子揉搓它们,同时也依然不忘维护她的护盾法术。等到她的视野开始恢复正常,她再次睁开眼睛向前望去。

    聂克丝就在她的护盾外面。如果没有凝心雪儿的护盾,也许她们就可以闻到对方呼吸时发出的气味。聂克丝的长剑直刺向前,魔力之刃贯穿护盾。凝心雪儿试图躲闪,但血已沾刃。它刺穿了凝心雪儿的项链,将链条劈断,还在她脖颈的根部留下了一条深长的切口。

    凝心雪儿用了另一记有力的翅膀挥击将聂克丝推开,留给自己一点喘息和思考的时间。新生伤口的痛感以及聂克丝击穿她护盾的随意令她暴怒,她的舌头依然血流不止,下巴已经被血染得鲜红,她在说出每一个词,做出每一次呼吸的时候都会有血从她的口腔里流出来。凝心雪儿向她的护卫舰群投去短短的一瞥。绝大部分的空舰都已经沉没,而她也清楚,等到最后一艘空舰沉没,巨龙会将会他们的焦点全都转向她。

    “下次见面,你就死定了。”凝心雪儿咬牙切齿地说,说完她的角尖涌动出魔法,一道亮光闪过,她把自己传送了出去。她的法术将她传送回了她的王国,回到了位于水晶帝国即她首都的王座厅。然后她的雷霆之音响彻了整座城堡,震颤至它的地基。

    “召来医生!召来将军!给我要来那个负责焚化聂克丝的家伙的脑袋!”

    

~~~

    “我们没能留下她。”斯派克与余焰并肩站在谈判桌的边上,他的龙爪搂着她的腰。

    “就算我们想,我们也无法在今天杀掉她,你清楚这一点的,”聂克丝降落到地面上,“我们唯一的目标就是阻止凝心雪儿杀死余焰。今天我们所取得的其他成就都算是锦上添花。”

    余焰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不过我还是很抱歉害得你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凝心雪儿现在知道我还活着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她就能找到我,”聂克丝让她的剑瓦解在空中,上面余留的几滴凝心雪儿的血在法术瓦解的高温中汽化,“变形术和复制魔法是一个相当有效的组合。到最后,她的多疑只会让她犯下致命的错误。”

    “也许吧,”斯派克说,“我也很高兴看到余焰平安无事,但是........她当时就站在那儿,”他缓慢地坐到了桌子的边缘上,“就算我们杀不掉她,也许我们也可以.........这么多年过去了——”来自余焰的轻柔抚摸止住了他的话头,她用龙爪轻抚他背上的一小块部位,感受着他两翼之间那块伤疤组织的粗糙。斯派克露出了微笑,握住她另一只没在忙的龙爪,轻点一下头以示感激。“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做得更好,而不仅仅只是弄沉她的几艘空舰以及给她下巴来上一蹄子。”

    “哦,那也许这个可以让你感觉好受一些。”聂克丝说着飘起了那一条之前环绕在凝心雪儿脖颈上的金边项链,它中间安放着那块巨大的紫色钻石。“不过既然她的‘斯派克小亲亲’已经长大成龙,而且都有自己的女朋友了,我想她多少也会感到有点失望吧。”

    听到这儿,斯派克和余焰的身体姿势紧张了起来。他们面面相觑,然后又把目光转回到聂克丝拿着的项链上。斯派克伸出他那颤抖不已的龙爪,摊开掌心,好让聂克丝将项链降至他的抓握中。他把它收回到胸前,捧在掌心上,仿佛它是用轻薄娇嫩的玻璃制成的。“那时你说她并没有——”

    钻石的表面闪了闪,一股气味散发出来,钻进了斯派克的鼻孔里。他深深地吸气,一阵奇异的慰藉席卷全身。“那是........瑞瑞的香水,甚至在这么多年过后........”

    “那气味真的很难忘记。”余焰打趣道,同时龙爪继续揉搓他背上那条敏感的伤疤,“有些时候我会怀疑她是不是会用那玩意儿倒满自己的浴缸。”

    “把她们变回原来样子的希望渺茫。”聂克丝用魔法摘下她的战盔,她的魔力云鬃从一团烟云变回了正常的紫色鬃发,“但至少她已经脱离了凝心雪儿的掌控。有瑞瑞的眼作辅,凝心雪儿有几次差点就害得我当场暴露身份,而且那还没有算上瑞瑞的天角之力。没有了这条项链,我们距离最终阻止凝心雪儿又迈进了一步。”

     “这可是个好消息。”余焰说着朝斯派克的那边凑了凑,“斯派克和我该回到城市中,并开始计划我们的下一步行动了。”

     “去吧,而我需要回去那边赶在我的掩护身份不见之前取回它们,一旦我有了判断凝心雪儿对........呃,这个打算怎么反应的机会,我会立即用龙火传信与你们联系。”

     “说出来便是,聂克丝,”余焰说,“我们刚刚宣战了。”

     “对呀,”聂克丝张开翅膀,做好准备起飞的姿势,“但我们要做就要做得有范儿。总而言之,我会与你们联系,保重。”说完,聂克丝振翅腾飞,升上高空,然后把自己传送了出去,回到主大陆那边去履行她的职责了。斯派克和余焰盯着最后聂克丝消失的地方看了好几秒钟,然后余焰开口了。

     “要知道,你们两个到现在都还没有告诉我,她那时是怎么活下来的,”余焰望向斯派克,“你告诉了我凝心雪儿怎样当着你的面将她杀害,聂克丝告诉了我她是如何逃出主大陆找到的你。我还没听你们提起过她当时是怎么活下来的。要是被凝心雪儿抢在我之前弄清楚了的话那也太可惜了。”

     斯派克从桌子上站起身来,一只龙爪攥着那一块曾经是瑞瑞的钻石项链,另一只龙爪环过余焰的身体,揽住了她的腰。“她那时没能活下来。那把匕首熔解并粉碎了她的魔力和记忆,让它们消散于无形。”斯派克露出微笑,“但,我的小妹妹认识的那匹老公马,他最擅长的,就是将破碎的魔力和记忆,重新聚合成一只活生生的雌驹。”

 

 

 

 

    

==================================

 

分歧章节结束

 

==================================

 

如果聂克丝不得不起身反抗她的家人呢?

 

 

 

 

 

 

PS:标题Fury也可以代指古希腊神话复仇女神……复仇女神聂克丝!

         而又因为furry与标题fury的相似性,所以也可以理解为..............暴君雪儿!

GloomRadiancy  斑马 #1
回复 分歧章节:炽怒

那一天,凝心雪儿终于想起了被小马国最强女武神支配的恐惧.........以及被她堂姐按在地上狠狠打屁股的屈辱(皮一下就没有这么黑了)

Apple_Tyranny  陆马 #2
回复 分歧章节:炽怒

没看懂...狮鹫团灭,龙族被逼宫。聂克丝被杀了,后来又被法汇再次复活。其他M6呢?

Apple_Tyranny  陆马 #3
回复 分歧章节:炽怒

瑞瑞变成了一条项链?变形术?回复#2 @一个身怀绝技の苹果 :

 

回复 分歧章节:炽怒

回复#3 @一个身怀绝技の苹果 :

“把她们变回原来样子的希望渺茫”,M6怕是全员装备化了。

LRlicious  麒麟 #5
回复 分歧章节:炽怒

韵律和银甲的家教是不是出了啥问题啊……看这世界观里教出了啥玩意......

小黑NB!小黑NB!小黑NB!

法汇的魔法没想到最后有了这用处...

GloomRadiancy  斑马 #6
回复 分歧章节:炽怒

回复#5 @LRlicious :

毕竟雪儿的角色定位还几乎是一片空白,所以她可能会成长成任何样子……

FROST1997  天马 #7
回复 分歧章节:炽怒

回复#6 @GloomRadiancy :

那实在是太悲剧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