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魔法的本质是科学。(由于考试周临近,为保证不挂科,考试周结束前暂不开新坑,但会保证EWU的第二轮校对和原创小说的周更,感谢支持!)(有bug可以私信或QQ私聊,欢迎扩列,加好友的话记得写备注)
没有我们的地球(Earth Without Us)

————第三章 第五节 无名之城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4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3-09 • 0人收藏 • 192人看过
7,410字 • 7评论 • 0 HighPraise

这个空间里没有上下之分,亚历克斯不知道她正落向何处。她只能任由着自己旋转,这令人恶心的旋转似乎永远不会结束。

它还是结束了,她在空中飞行了一段距离,然后在地面上翻滚着,颠簸着停了下来。她呻吟着,轮流活动着两只翅膀以确保它们没有被折断。还好没有。

然后她直了直身子,努力坐了起来,扫去脸上的尘土。

这座城市很大,它高耸的摩天大楼与现代小马建造的小型建筑相比又大又广。这一边的“血门”仍是一个垂直的正方形,大小与她刚离开的那个池子完全相同,由坚固的金属铸造而成,上面镌刻着标记。它里面除了天空之外什么也没有,不过似乎有几滴鲜血从洞口渗出,然后落到地上蒸发了。

亚历克斯爬了起来,试了试她的每一只蹄子,然后再完全站起来,所幸她没有受伤。在站起来之后,她可以更好地环顾四周。

那是一座人类的城市。摩天大楼虽然高耸,但是它们已经成了废墟。玻璃板没了,暴露在外的金属明显被腐蚀了,许多完整的窗户被涂上一层薄薄的……什么东西。她周围的地面,从前繁华的街道,满是渣土,只能看到微微的道路或人行道的痕迹。

没有汽车,也没有生锈的船体。建筑本身也只剩下腐朽的长满了绿色植物的外壳。有些在重压下摇摇欲坠,而在这附近更多的楼房已经倒塌了。

即使如此,这个地方也比她想象的更好地抵御了时间的侵蚀。她死后没过一年,许多郊区和小城镇就已经被大自然彻底抹去了。也有些城市仍旧留存着人类的痕迹——如东京、伦敦或罗马。

“这座城市为什么还能屹立不倒?”在仅仅看了三天星星的情况下,她仍然不知道这是哪一年,但她猜想这大概过去了至少几十年。天堂陨石坑反应堆的金属腐蚀成一堆被毁坏的零件就得要至少那么长时间,而很有可能这其中绝大部分时间它们都在水下。

不过她没有继续站在原地深思,因为有谁一直在她肩膀上戳来戳去。是那只叫密原速跃的母鹿。她也跟来了。”我们在哪里?”

亚历克斯沿着严重风蚀过的街道走了几步,来到了一个路标前。那些字母早已褪去,但标志上的结构很熟悉。”大城市,许多摩天大楼,熟悉的植物……我猜我们在纽约。”

“我们不该进入这样的废墟。如果我们亵渎了他们的坟墓,猎人们会报仇的。”她一直来回跳跃——这并不是焦虑小马的表现,但是她表现得很明显,她能够理解。

幸好他们可以用另一种语言来交流——亚历克斯第一个咒语的效果在传送的时候失效了。空间传输非常狂暴,精神魔法带来的微弱联结被扯断了。

“你在说什么猎人?”亚历克斯不得不问——鹿不可能指……

母鹿离得很近,将头低到离亚历克斯的耳朵不到几英寸的地方。”没有人确切知道。我们只知道他们比天猫更坏,比法师之族(magebloods,和前文的“被遗弃者”一样,指前世界的人类们变成的小马)更坏,他们要坏得多。他们——体格巨大,魔力强大以至于他们几乎看不到我们。但如果他们看见了的话,他们会杀了我们。即使是你,法师之族。”

“人类,”亚历克斯补充道。“这个词指人类。现在几乎所有的人类都消失了。你本不应该知道他们的。你的物种在人类存在的时候还没有智能……”

那只鹿只是一脸茫然不知所措地盯着,”人类?”

“没啥。”亚历克斯试着擦掉外套上的一些污渍,然后沿着一个方向小跑起来。母鹿很轻松就跟上去了,她一步的步长是亚历克斯的一倍。”看,密原速跃……你的名字太拗口了。我可以只称呼你疾步(Stride)?或者是……草地(Grass)?”

“疾步吧。草地是用来吃的,我不喜欢这名字,听起来像是我要被吃了。”她的眼睛向它们周围扫视着,从早已倒塌的建筑看向历经岁月仍旧巍峨挺立睥睨群雄的建筑。“我希望这条路是对的,法师之族。这里可能不欢迎我们。”

“亚历克斯。我叫亚历克斯。而且这个地方并不……“她伸出蹄子,拍了拍母鹿的肩膀,希望这样能够让她安心。”没人在乎你是否在这里。你可能只是感觉到人类还活在这些地方的时候祖先们留下的某种本能。”

“你怎么能确定?”疾步停了下来,把蹄子放在她的肩上。”我从没见过,但是…那是有传说的!可怕的传说!”

“我终于能听到一些我乐于听到的的话了。”亚历克斯想。但她接着说,“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她回想着,直到想起一本关于北美野生动物的书。“你的十五代前吧,也许二十代前。”

疾步摇着头,“即使是法师之族也活不了那么久!我见过老的,你看起来不超过20岁!也许你已经大到可以做我的母亲,但绝对做不了原始部族的母亲!”

“这就是真的。和我一起呆足够长的时间,你就会知道了。我用两条腿走路,住在这样的城市,吃着肉……”

母鹿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退到了她够不到的地方。”这就是你为什么可以杀死天猫的原因!但是…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们剩下的人?你让我的亲人活着,甚至想让我和他们一起逃走!”

“我不再是人了,疾步。”她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草地上。不管怎样,那些人都去哪了?他们周围被毁坏的街道空无一人,周围全都是植物和瓦砾,她们看不见远处。”但即使是在那时,我也不喜欢打猎。我唯一一次见到你们鹿群是在我去野营的时候。我从不伤害任何鹿。”

“我想即使我们找到了一些人类,他们也不会像旧时一样对待你了。他们不会杀生来制造衣服、建立社会或者学习古老的人类语言。“亚历克斯再次站起来,大步从她身边走过。”听着,我不知道怎么送你回去。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自己走回去。但我绝不离开。”

亚历克斯没走多远,又停了下来,观察着在落叶和其他垃圾中露出一半的苍白的东西。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亚历克斯擦去树叶,用力把下面的那东西拉了出来。那是一个小马头骨的上半部分。在它附近还散落着几块骨头,显然这是一套完整的骨架。“我们要阻止更多的小马变成这样。我们要把这里变成一个繁荣的城市,这样小马在冬天不会挨饿。最终我们可以强大到摧毁政府,杀死利用智能生物来补充魔法的那群统治者。只要我能找到雅典娜……”她把头骨放回落叶里,两只蹄子在地上擦着。

“很抱歉我们来迟了,朋友。不管你是谁。冬天前我一定会派人厚葬你的。我保证。”

“这位母亲之王疯了,”疾步在她身后咕哝道。“她以为她和那群猎人是一对的,还跟死者说着话。”

“你仍然相信我在和她讲话?我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解决方法更容易。”

“我在你眼中看到了她的力量,”疾步平静地说。“就在当你看到他们对虹间七色做了什么时。一些法师之族愁着,哭着,或者看向别处。你在战斗。”

“行吧,现在看看我的眼睛,疾步。”她伸出蹄子摸了摸旁边的母鹿。“你不必和我在一起。但是既然你呆在我身边,如果你帮助我,对我忠诚,我就会教你用如何从零开始建立一个社会。当这结束之后,你就可以带着这些知识回到你的亲属身边,让他们强大起来。下次有人试图绑架和杀害你时,你就可以和朋友一起与之战斗。”

疾步沉默地盯着她看了很久。亚历克斯只听见风和远处树叶的沙沙声。然后疾步点了点头,”你说得像是这已经成为事实了。我想与你一起期待这个未来。”

 

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地区与传送门周围的区域相似:一些建筑完好无损,也有一些倒塌了,但没有任何有效救援的迹象。当这里还有小马定居点时,这座城市就已被彻底洗劫一空。亚历克斯按照她记忆中的路线,前往中央公园。她上次来这的时候,他们就在那里盖房子,除了住在那里之外,还把城市里有用的资源全部洗劫一空。

她睁大眼睛寻找着能够让这座城市保存这么久的迹象。事实上,有些摩天大楼还没有建成,她不止一次经过一条变成了河流的街道,还有一些建筑物受到严重损毁的区域。尽管如此,整件事还是不太对。“一个城市不应该还剩下这么多遗址。有一两个建筑留下已经是很幸运的了,也许只剩下一座座石头教堂。但绝不是大多数房屋。

他们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现在天色越来越暗。对亚历克斯来说,夜幕降临不再显得那么可怕,因为她的视力随着周围的光线的减弱变得更好而不是更坏。不过,她的同伴对外出感到越来越不安。她已经看见了狼的痕迹,而且不知道周围还会藏着什么。

亚历克斯挑选了一座她见到过的最完整的建筑:那是一栋高大的公寓楼,大部分玻璃窗都没有被损坏。

但内部并非如此,她对这座城市被洗劫一空的记忆也没有错。经过了几个世纪的清理和侵蚀意味着这座建筑留给她们的只是很少的东西。没有地毯的痕迹,这就像是一个钢铁和水泥外壳,房间大小不一,偶尔还有一堆腐烂的碎石。楼梯完好无损,爬上去时大楼没有摇晃,她觉得这足够了。

没有门,他们沿着地板找了一个后面的房间,把一些腐烂的物件堆在门口,直到门口被塞满了。在这过夜挺压抑的,但还好这至少是一个安全的地方。

“明天我要教你如何找到更好的食物,”当亚历克斯脱下衣服,用背包做了个枕头时,疾步说道。鹿睡在附近,比本地的小马更不注意私人空间。亚历克斯在此刻感受到了温暖。”你就像小鹿一样,把绿色的东西统统放进嘴里。难怪你长不大。”

亚历克斯皱起了眉,她有苦说不出。“我们有办法放牧吗?我们不是在吃垃圾吗?那几乎没有能量,只是为了活着。我们很快就能开始耕种,但我们必须找到——”

疾步瞪了她一眼,使她哑口无言。“就像法师之族一样!也许在严冬我们会绝望,但在树叶变色之前不会这样!我明天就教你那些。你不能用满腹青草和枯叶来建造任何东西。”

她不安地睡着了。她没有进行梦中旅行。她仍然想找到雅典娜,但是现在开始帮助那些被流放到“无名之城”的人这件事似乎更为紧迫。也许她会找到足够的拥有技术的小马来联系人工智能。如果她能得到足够强的信号,手机甚至都可以做到。

她听到大厅里有动静,像是被布蒙住的轻微的蹄子声。有人想偷袭他们。亚历克斯睁开一只眼睛,一动不动,但她看见他们设置在另一头的的临时路障开始倒塌,这几乎是无声的。

亚历克斯更加安静地站了起来,她相信她可以隐藏在黑暗之中。她贴在一堵墙上,呆在一个任何偷袭者都很难看到她的地方。她环顾四周,调用着她的感官。这座城市的小马以前是人类,这是真的吗?

这个应该是。她一直等到他把路障拆完了,或者差不多拆完,然后才爬到瓦砾堆上。同时提高了嗓门,大声喊叫着,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罗伯特·米勒,没必要偷袭我们。你可以直接进来。”

有个金属物当啷一声掉在了水泥地板上。她看到了,那是一把刀,一把看上去很结实的,没有任何腐蚀的,事件前的样式的刀。

罗伯特是一匹体格结实,皮毛黝黑的陆马。他的鬃毛是浅棕色的,眼睛有点激动。像大多数小马一样,他的夜视能力也很差,当他开口时,他只是朝着她所在的大致方向看去。”不管你是谁……不要试图打架。我可以把动物分成两半。我以前真做过。”

档案馆走到了侧面,呆在了窗户正下方,被月光照得清清楚楚。”那是因为你种族的天赋,罗伯特。你已经成为一匹陆马,力量是你的主要能力之一。这不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但意义重大。”

“我不想伤害你。”他摸索着拿刀,把一只蹄子放在了刀柄上,但拿不起来。他似乎也不愿意弯腰叼起来,这会使他变得非常脆弱。

疾步睁大了眼睛,看着墙边他们对话的景象,但主要在盯着罗伯特。“我可以做什么吗?”

“什么都不用,”亚历克斯用她的语言回答到。“我们的第一个新兵来了。”

“但看起来他是来吃我们的。”

“安静!”陆马一蹄跺在了水泥地上,水在压力下很轻易就开裂了。“说人话!如果你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就杀了你!”

“但你不会。”档案馆慢慢地走向他,“你骗不了我,孩子。你不是杀手。你现在可能已经当上律师了……你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2011级的学生,对吗?你是一个大三学生,在——”

“闭嘴!”他又喊叫起来,看上去几乎失去理智,“你什么都不知道!全世界都死了!每个人都死了!”

“但罗伯特没有死,”她说,“你恨自己为了生存所做的一切。”她现在离得很近,几乎一下就能碰到他。档案的身体像绷直的绳子一样紧,只要有一丝不对,她就逃走。一匹情绪激动的小马会像打碎玻璃一样把她摔碎,但他必须先打到她。

“我不怪你,孩子。你只能这么做。但你可以冷静一下。”

那匹小马现在在发抖,他的眼睛在她和刀子之间快速瞟着,但他一动不动。”快——快停下来……不管你在做什么……”

她把一只蹄子放在他的肩上,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她现在非常脆弱,很容易被接近。成功或失败已经由不得她来选了。”让我告诉你一个更好的方法。你在这座城市里跑来跑去,半饥半饱,被一些你看不见的东西猎杀,不知道下一顿饭在哪里吃,也不知道下一个睡觉的地方……但在这一切之下,我仍然能看到你是谁。罗伯特你想当律师,这样就能帮助人们,也可以确保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我可以帮你成全两者。”

肌肉发达的陆马像阳光下的黄油一样疲软了下来。他哭了,亚历克斯用尽全力抱着他。事实上,她几乎看不了他来到城里以后的生活,她只能看到他作为人时的生活。但她看见他外套上的伤疤,看见他突出的瘦削的肋骨,听到他声音中的颤动,一切都不言自明了。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我不明白,”疾步说道,此时面前的小马虚弱地颤抖着,危险已经过去了。“他甚至没有试图伤害你。这究竟是什么法术?”

“一个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法术,”亚历克斯回答道,“它叫做真相。”

 

亲爱的日记,

我在“无名之城”找到了我的第一个难民同胞。顺便说一句,这里肯定是纽约。我以前见过一些这样的建筑,但现在我看不到任何标志性的地标。对于这个城市如何在过去的时间里如此完整,我找不到一个简单的答案。即使是最幸运的摩天大楼过了这么久也应该碎裂成灰,对吧?好吧,如果我能知道这是哪一年的话。

疾步这头荷兰鹿(这比她的真名叫起来容易多了),比难民知道的还多。

嗯,这匹陆马的名字叫罗伯特。显然他从去年冬天开始就在这座城里。虽然我对他提供给我的信息的真实性有点怀疑,但他还是能告诉我一些有关这个城市的情况。我将尽可能去亲自验证其中的内容。

他猜想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几千匹小马被困在这里。他不知道大部分人在这里呆了多久,这消息并不令人开心。

这里没有什么能够加入的定居点,也没有城市或城镇。大多数小马靠放牧生存,根据一些在草纸上的的计算,如果整个曼哈顿岛大部分还是城市的话,我觉得放牧不可能持续整个冬天。小马的皮毛很有帮助,但这个娇嫩的物种不可能做好。

没有小马建造房屋,大多数只是在废墟中苟活,躲避着掠夺者。有很多像他这样的小马,有着几到几百个偷窃团伙,他们总是阻止着更文明的东西形成。

罗伯特对和我们一起建设这个城市感到极度紧张,因为他害怕一旦消息传开说我们有值得抢夺的东西,人们就会来杀了我们并夺走它。现在,我也认同了他的恐惧。

几千匹小马将是一个可观的开始。如果我们能达到一定的成熟度,这个城市的金属和玻璃是非常有用的恢复的原材料。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的建筑幸存下来……但它们真的保存下来了,也许更有价值的搜寻工作也都做过了。也许我们可以从建筑电线、管道或整个机器上取出铜!

我没有看到任何机器运转的迹象。汽车也和生锈的土堆差不多了。没有看起来完好无损的路灯,在我检查过的几栋建筑物中也没有任何与能用的科技产品类似的东西。

当想到如果我能和雅典娜说话我能做更多的时候,我就感到丢脸。我会再试一次与艾萨克交流。告诉他一个他醒来之后还会记住的信息很棘手,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明天我会让罗伯特去保护疾步,她则去寻找可食用的植物作为我们的食物储备。如果我们非常走运的话,我们会找到可以种植的东西。当陆马被教导正确使用魔法之后,他们可以用他们的魔法养活许多其他的小马。丰富的食物是我们稳定的第一步。

当他们搜索的时候,我会试图找到一只独角兽。如果有小马能够给我的咒语充能,就几乎没有什么是我们完不成的了。如果我们希望克服对我们不利的局面,我们就需要魔法。

还有一个好消息:被流放在这里的难民可能正在慢慢失去理智,他们可能正在挨饿,但没有人教他们使用他们的力量。我们将比犯罪分子有明显的优势。他们可能看到我们所做的,知道他们也可以这么做,但他们之中没有老师。

我今天承诺了一些难以完成的事情。但我不想成为一个骗子。

第二天的更新:

我想确定我记这些事时各自的日期,但是如果没有用于参考和比较的特定时间体系,就很难做到。按日计怎么样?在城市的第二天是成功的,尽管不是我想象的那样。

首先,食物。疾步和罗伯特收集了各种食用植物。那头鹿真的足智多谋。她发现了好几种不同种类的浆果,还有一些野生萝卜和几十种小麦浆果。如果有土豆和甜菜就更好了,但考虑到我们的现状,我们有这些就知足了。

在搜查过程中,他们显然遇到了其他的小马,但罗伯特把他们吓跑了。我很高兴那没有变成战斗。疾步的忠诚让我放心,但罗伯特的忠诚并不能。如果他卷入战斗的话,我敢肯定他会逃跑,再也回不到我们的身边。他作为陆马的天赋对我梦想中的建造实在很必要。

这里的小马是我见过的最孤独、最空虚的生物。今天我还真遇到几个,他们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好像看不见我似的。当我解释我想要在这里建立一个镇并邀请他们加入时,有些人笑了。没有小马比罗伯特更容易接近。他们非常冷酷无情,非常残破空虚——我想知道他们是否在城里住得太久了。我可能会让他们回心转意,但是……肯定不是用现在的空头支票。

就这样,我的搜索并没有什么结果。我找到一只天马,她不肯说话,但她听着我说,而且她愿意跟着我回来。实际上,自从我找到她之后,她就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她只是一只小雌驹,可能有十一或十二岁。上一次我发现的被遗弃的孩子是一个幻形灵皇后,她躲在一栋楼的顶层。南希(Nancy)和瑞利差不多大,但她已经撑不住了。她看起来很糟糕,我只能想象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但她在这里很安全。我给她洗了个澡,现在她干净了许多,安逸地休息着。也许这是她很久以来第一次这么安逸。

明天我们将迁移到一个更稳定的地方——一个更小的,更完整的建筑,这样我们更容易防御,而且最好能在我们可以开始种植的地方。我们可能需要从屋顶花园或其他容易保护的地方开始重新建造城市。

对于是什么能让这个城市经历了这么长时间依旧完整,有一个迹象:这里有魔法。它微弱地弥漫在周围,以至于我第一天错过了它,我也不是独角兽。随着处在魔法中的时间越来越久,它变得更加明显。不同于把我们带到这里的血门,它并不邪恶,但除此之外,我并不知道它是什么。它需要独角兽的感觉,而我没有。

我把大量注意力集中在了罗伯特身上——我不能让他放弃我们。我认为疾步带他找到许多可食用的植物的经历和随后的那场盛宴,比我能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更能赢得他的忠诚。很少有什么话比填饱肚子更具有说服力。

——孤日

奇幻光影  麒麟 #1
回复 第三章 第五节 无名之城

噢,是更新,没有什么比喜欢的小说更新更好了

LRlicious  麒麟 #2
回复 第三章 第五节 无名之城

又开始建设了。。。虽然这次变成了一个更诡异的地方。。。

立冬  独角兽 #3
回复 第三章 第五节 无名之城

回复#1 @奇幻之光 :

蟹蟹支持!

立冬  独角兽 #4
回复 第三章 第五节 无名之城

回复#2 @LRlicious :

没错,还找到了一只天马小雌驹!(关注点错误)

回复 第三章 第五节 无名之城

所以…是孤日去世后,被某boss侵入然后人类文明大倒退?全前人类都被扔进这里自生自灭吗…

话说新的小天马好可爱

立冬  独角兽 #6
回复 第三章 第五节 无名之城

回复#5 @茜茜 :

肯定有查理布狄斯的力量介入了……从萨拉查开始到后面决斗的场景那鬼魂一直出现着……不管怎么样期待吧

kickwinds  独角兽 #7
回复 第三章 第五节 无名之城

孤日死了多久啊……貌似作者空间转换太快了(难以适应)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