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I am the Shadow hid in the Light !
小马工厂(Pony Factory)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8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15 天前 • 2人收藏 • 228人看过

 

 

  你,是否向往真正的友谊与爱?你,是否深深地爱着这群名为小马的生物?你,是否渴望来到艾奎斯陲亚,成为这个和睦大家庭的一员?

  恭喜你,你获得了一个实现这些梦想的机会!在这里,你将真正地融入小马,真正地接触友谊与爱!

  欢迎来到,小马工厂!

 

  PS:灵感鸣谢——FimTale用户交流群全体群友

 

 

小  马  工  厂

 

 

  你是佚名。

 

  你是一个人类。

 

  你并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你只知道,你的眼前一片漆黑。被什么罩住了吗?

 

  你似乎是直立在地面上的,身体被什么绑住了。你试着挣扎,但无济于事。捆锁你的,是钢铁吗?

 

  眼睛看不见,但耳朵还正常。你可以听到一些叮铃哐当的声音,还有蒸汽?你怀疑自己被绑架到了一个类似于工厂的地方。

 

  究竟是谁绑架了你?你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说家!工作上没点起色,生活上也就那点平凡的破事,感情上更是一场空。你喜欢过的女孩带着一句“你这工作赚不了多钱!”一去不复返。而现在,你居然被绑架了?没钱没权没色,你简直就是个三无产品!你实在搞不懂这绑架犯的犯罪心理!不过说到这儿,绑架?嘿!这倒是个不错的主题。你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如果你能安全逃生,你一定会把这件事写出来。毕竟这种事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小说家就能遇得到的!

 

  “哦?你醒了?我亲爱的贵客。”

 

  你听到了一个女生的声音!被女生绑架,哈?这有点太……丢人了吧……

 

  “你为什么要绑架我!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我在哪儿!”你尖声问道。你听到的女声似乎是从你头顶上方传来的,那个女生也许站在什么高台或者台阶上。

 

  “解除他的失明魔法。”

 

  等等?他听到了什么词?魔法?她在开玩笑吗?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这玩意只会出现在人们臆想的作品中而已。你开始怀疑绑架自己的不会是个精神病人吧?

 

  然而下一秒,你眼前的黑暗突然消失,你看清了面前的一切——

 

  这里就是一个工厂。干枯的金属交错相通在空气令人作呕的封闭空间里,婀娜多姿的古怪机器时不时冒出叫人窒息的炽热蒸汽,延绵不绝的传送带正经历数重重锤的磨炼,魁梧高大的玻璃仪器盛装着吐着泡沫的诡异绿色液体。

 

  而此时,你张大嘴巴,瞪大双眼,宛如写了几万字的论文还没保存电脑就死机般——啊,听说还有人造假呢,真是厉害——震惊地,望着高台之上,操纵杆之后的那个生物。

 

  不,也许你才是个精神病人?离你几米远的高台上,绑架了你的女生正握住那根通红的操纵杆,对,用她的蹄子握着。

 

  阴郁又黯然的灰色覆盖在她四足的身体上,火红的鬃毛顺流而下依附在她的脖颈上,强劲有力的翅膀休憩在身体两侧,两个一模一样的图案对称地占领了她臀部两边的皮毛。一张专属于女生的可爱小脸上,一对赤红色的双眸注视着你,嘴角扬起的微笑让你的心直打颤——可是!

 

  她是一只小马!

 

  是一只小马!

 

  一只小马!

 

  小马!

 

  小马啊!!!

 

  你可对彩虹小马并不陌生,最棒的动画!而现在,一只活生生的小马,出现在你眼前!她还是绑架了你的那个坏蛋!?

 

  你觉得自己的脑子像被学生时的假期作业挤爆了一样,爆得稀里哗啦连渣滓都不剩了!一个动画角色——你并没有在动画里见过那只高高在上的雌驹,但你总觉得好像在哪里看到过她——来到了现实世界?还是说,你来到了她们小马的世界?呵……穿越,这种题材貌似满大街都是啊。

 

  你费了点力把自己脱臼的下巴收回——你已清楚自己被固定在一块铁板上了——管它叫什么,你对这方面又没有小马熟!总之,这可不是那么容易逃脱的啊……

 

  “你好啊,我的小马驹!”她又一次开口了,哦,难道小马们都会在不经意间非常突然又异常自然地说出动画的标题吗?

 

  “欢迎来到小马工厂,我的名字是——”

 

  嘿,等等,你想起来了!你大声地打断了那只雌驹的话:“哦,得了吧!你不就一云宝黛西的改色吗?拜托,除了孩之宝,谁还会那么龌龊地偷懒地,以一只小马为模板,改个颜色标记,造出了只新小马?吼,踹黛西早就不算改色了!哈!只有那些愚蠢龌龊的人会那么做,照搬官方角色,要改就改得好看点儿嘛,那配色,简直惨不忍睹!居然还有人直接拿别人的OC当自己的呢!够无耻的,对吧小姐?”

 

  你很清楚地看到她脸上冒起了青筋——尽管如此,在劳伦式的画风之下,她还是显得那么可爱!

 

  “够了!我才不是云宝黛西!你这脑子如幻形灵的躯干般的人类!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彩虹猛冲!”她满脸通红,鼓着小嘴,生气地用蹄子重重地锤了锤地板。

 

  “噗!”你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那个名字太有“翻译腔”了!然而,你忘了一件事——

 

  “不许笑,人类!你可是我们案板上的鱼肉,你真的不怕我们这些菜刀吗?”她很快从愤怒加羞耻的情绪中离家出走,挑了挑眉,微笑着望着你。

 

  先不说为什么小马会知道鱼肉案板菜刀这些东西,不过……《鸿门宴》。你了解这个典故。哦,佚名,你清醒一点!你现在可是被一群,放个魔法就可能毁掉一个城市的小马给绑架了呀!!!

 

  “对,对不起,小姐!”你咽了咽口水,立刻道歉说。谢天谢地谢大屁股!她刚才居然没有因为生气按下那根操纵杆!鬼知道那玩意儿是干什么用的!

 

  “您,您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呢?”你提问道。彩虹猛冲身后还有很多只身着白色大褂的小马,离她最近的是一只独角兽,应该就是刚才解除你失明魔法的那只。

 

  “哼哼~”该死,你开始讨厌那种冷笑了,“为什么要请你来我们工厂做客?当然是为了——惩罚!”

 

  “惩罚?”你皱紧了眉头。

 

  这听起来可不是一件好事。你从小到大没少挨过惩罚。不必说因为喜欢熬夜开灯看小说而被爸妈惩罚锁书一星期,也不必说为了反驳老师的错误观点而被教师惩罚站到走廊几节课,单是阻拦别人在公交车上抽大烟而被惩罚骨折一个月……花样到还挺多啊!

 

  她说的惩罚到底是什么?你的心有些忐忑。绑架,囚禁,工厂,这可不是什么小打小闹!也许会死人啊!她们也许会将你扔进炽热的熔炉,看着你慢慢变成灰,细嚼慢咽;她们可能会将你固定在传送带上,被重锤碾碎身体,肉末被做成杯糕,供她们享用;她们或许直接将你沉入水中淹死,加点福尔马林做成标本,让学医的小小马尽情研究!剥开你的胸脯,割断你的血管,取出你的器官,制成一件又一件艺术生!好了,你现在已经口干舌燥,直冒冷汗,吞咽口水,嘴唇颤抖。你难道要凉吗?

 

  “是的,惩罚——没必要重复一遍,你复读机啊?”

 

  “呃,抱歉!”

 

  “咳咳,总之呢,你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说家?”彩虹猛冲走到高台左侧的一张铁桌旁,拾起了桌上的文件——用翅膀,“你的经历还真是‘普通’呀,小说家?”

 

  什么?你的心开始猛烈跳动!你似乎有点知道那雌驹要说什么了!不……会吧?

 

  “最初,发表了几篇还算不错的文章,字里行间可以看的出来,你很认真努力,耗费了无数精力。但可惜的是,看的人知道的人关注的人实在是少得可怜!我一只蹄子都数得出来。”

 

  呵,这个冷笑话还真是精彩……

 

  操她的塞拉斯蒂娅!你试着挣扎,企图挣脱束缚着你的钢铁,可想而知,无功而返。那只小马……她怎么会知道?

 

  “心灰意冷的你几乎放弃了写作……直到你盯上了一篇同样优秀却极其冷门的作品。”

 

  该死!你朝她啐了一口:“别说了!住口!”

 

  而处在几米高之外的彩虹猛冲又怎会受到你的影响?她看着你无谓挣扎,摇了摇头,继续阅读文件说:“啧啧!于是,你构思出来一个完美的走红计划。改个明星范儿的笔名,寻个鱼龙混杂的文学网站,再雇些专业的炒作大师,你开始了——”

 

  不!你朝她破口大骂,净是些无法过审的话。你的身体不住地抖颤,牙齿也在内战。你狭窄的眼眶似要挡不住眼球的越狱,你全身的毛孔也早已被汗液淹没。你心脏上的那道疤,正在被一只小马,缓缓说出——

 

  “抄袭!”

 

  彩虹猛冲甩下那些纸,走回高台中央,俯视着惊慌失措诚惶诚恐的你,嘲笑道:“哦,你可真够‘普通’啊!你靠着那篇窃来的长篇,一路走上巅峰,万众抄捧。原作者反倒被指抄袭了呢,真可怜!他将你告上法庭,结果你还胜了?厉害啊!”

 

  “等等?”她突然停了下来,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塞拉斯蒂娅公主在上!你刚才居然还有脸说我是云宝改色?!”彩虹猛冲鄙夷地将视线从你身上移走,“你有什么资格说那些改色?自己抄过袭的人就别指责其他抄袭者了好吗?搞得好像你有多圣洁廉明的!真不要脸……”幸好再过个几分钟,我就看不到你那张丑恶嘴脸了!想到这儿,彩虹猛冲心中的怒火逐渐消退。

 

  “不!我只是做了那个时候人们都会做的事!”你愤懑地为自己辩解,“而且,这世上抄袭的人多了,文章歌曲漫画影视,为什么只抓来惩罚我?”

 

  彩虹猛冲将两只蹄子搭在高台前的栏杆上,后蹄交叉支撑站立。她大笑一声,带着戏谑的口吻回答说:“哈哈~那就要问你自己了!谁叫你是那些抄袭了的人中,唯一一位,承认了的呢?”

 

  “哈?”你愣住了,你丝毫无法理解。

 

  “很久之后,你忍受不了良心的谴责,最终承认了剽窃的事实。你向原作者道歉,并给予了应有的赔偿。你的部分粉丝升华了。一大波好心人出现在各大平台上,谴责你的不良行为,为这些正义之士鼓蹄!”话完,她身后的那群小马立刻跺起了蹄子,敲击着钢铁地面,噼里啪啦的。

 

  天马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说:“你说得很对啊,大千世界,做坏事剽窃的人多了!那我们该怎么知道谁真抄了谁假抄了?所以啊,我们要谢谢你的无私奉献,谢谢你为我们指明了方向,亲爱的灯塔!”那群小马又开始为你而欢呼喝彩。

 

  你紧咬着牙,接受来自一群动画生物的嘲讽。你还想为自己争斗一番:“是的,我承认我抄袭了。但是之后,我道歉了,赔偿了,反省了,改正了!那是我一生中唯一一次,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抄袭过!”

 

  “是啊,那之后,你还发表了多篇比那个恶心的抄袭作好几百多倍的文章。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彩虹猛冲耸耸肩,微笑道,“这世上的任何生物都是这样的,在即使最微小最无关紧要的的错误、罪恶面前,生物们哪会管什么成功、正确、优秀、光彩?黑板上的十道题,即使孩子做对了九道,家长们也只会抓住那错误的一道不放。考试成绩无论多高,达不到父母的期望,一切都是浮云!老板布置任务,绝不会轻易交给出过错的员工,就算那只是一个小数点般的错误。而这些只不过是最轻的!你们的世界里,在监狱改过自新的罪犯,有多少个、有哪一个走出监狱后可以真真正正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中去,得到一个正常人应有的尊重对待?他们再听话,再改过,可又有谁会去管他们在牢中表现多好、出来后又做何善事?即使他们做了轰天动地的大好事,那烙印般的罪名依旧跟随着他们。他们的下半生将在罪恶中度过……他们中有多少个在格格不入、怀疑自己后,踩上凳子,在自己寄居的小屋横梁上,告别毫无意义的人生啊……战场上被俘的老兵,无论他多么顽强、多么不屈,即使面对敌人最严苛的拷打鞭挞也意志坚定,缄口不言,即使遍体鳞伤,也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祖国,将情报信息透漏给敌人!而这样的忠贞不渝之人,在战争结束世界和平之后呢?被俘将成为他一生的污点。他会遭受无数无数人的歧视,也许甚至连他的亲生父母都会不再承认他。他再也不能当兵后,没有公司愿意聘用他,没有女生愿意爱上他。他的人生陷入了一片黑暗,因为,他被俘过。等待他的,将是永不抬头的悲惨结局。所以我讨厌战争。呵,你们这些人类还真是有聊!不好好照顾自己家的人民,跑去干扰其他家庭?真是悲哀!”

 

  彩虹猛冲不屑地呵斥着,她的每一句话都重重地捶打着你的心。你不由地低下了头,你开始陷入了沉思……

 

  “当然了,小马的世界也是如此啊。”彩虹猛冲继续阐述她的观点,她理所当然才不会去管你心里怎么想啊,“变成过梦魇之月的露娜公主,直到现在也不被部分贵族待见,更不用说夜骐们了。就算她为艾奎斯陲亚做过的贡献不比她姐姐少。改邪归正的混沌之王无序,依旧会在某些坏事发生后被怀疑为幕后黑手。即使被证实并非他所做,只要没有为拯救世界出份力,就会被指责无所作为什么的。好像这种混蛋事,无序要么是罪魁祸首,要么就该是捍卫正义的勇士?搞得好像他就没有自己的日常生活!你看,不管是那个世界,都是这样啊!这,就是现实!没错,你改变了!你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静下心来,寻找灵感,构思内容,查询资料,撰写初稿,遣词造句,反复修改,潜心钻研。一页一页地翻阅资料,一字一字地写下故事,一遍一遍地裨补缺漏,一篇篇文章就此诞生!最后的成果是多么精彩,多么完美!有人肯定了你,有人喜欢着你。但,那,又,有,什,么,用!!!!你依旧改不了抄袭过——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吼吼~换句话说,就算你拯救了马国又能怎样?只要你犯下罪错,我们就有一万个理由厌恶你、咒骂你、抹杀你、惩罚你!哎呀呀,放弃吧,我的小马驹!你再怎么辩驳也逃不离这命运的。”然后,她朝你挥了挥蹄,说了声再见,毫不犹豫地后蹄一蹬,扳下了操纵杆。

 

  一阵颤抖,你现在没时间思考那只雌驹的话了,固定你身体的铁板在移动,你在离开地面!你眼看着铁皮地板一点点远去,你已被提升至空中。你再度奋力挣扎,你想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挣脱那钢铁牢笼——这可真够“自不量力”的。

 

  你的嘴巴并没有停歇,你还在反驳道:“不!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已经改过自新了!我没有再抄袭,我自己完成了那些作品!构思,写作,润色,校对……还有人在支持我,还有人肯定我,还有人喜欢我的文章!我为什么要被惩罚?!这不公平!你想要干什么?你想要杀死我吗?不……我通过小马,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原谅过我的错!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还不知道云宝黛西对决的结局!我还不知道镜面萍琪的去向!我还不知道天琴怎么解除的诅咒!我还不知道,还不知道啊……不知道啊……”

 

  你满身热汗,心脏狂跳。你的双眼已控制不住泪水决堤。你望向下面,你被移到了那个装满绿色液体的大玻璃容器正上方。你心中充满了恐惧,它在冒着泡,它在散着光!你看见彩虹猛冲依旧面带微笑地望着你。

 

  那只天马雌驹朝着半空中的你大声说道:“放心,你可不会就这样死了!我们有更好的办法!哈~你马上就可以体验到了!顺便说一下,我花这么长时间和你解释,只是单纯地和你聊聊天,纯粹是因为和一个人类交流可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乐事!总之,祝你好运,我的小马驹!”

 

  她话音刚落,钢板上的如铁爪般的锁栏全部松了开来,你瞬间开始了充满阻力的自由落体运动。你妄想转身抓住那铁板上的任何部位。你当然失败了。你眼看着铁板离你越来越远。上一秒你还在努力挣脱,此刻你却多么希望再被它锁住几秒。在你跌入那坨诡异溶液前,你努力地回想自己的一生,但不知为何,你的脑中一片空白,走马灯灭了。

 

  这个操蛋的世界连这个权利都给你一并剥夺了吗?!

 

  在你坠入无尽深渊前,你还能听见彩虹猛冲的声音。你想再看一眼那只加害自己的幕后黑手,不,黑蹄。然而,你已无法看见任何东西。你的脑袋已经深入液体,不用急,下一秒,你的脖颈,你的胸脯,你的双手,你的双腿,都会掉进这禁忌之地。液体涌进了你的七窍,你几乎无法呼吸。你扑腾着四肢,这是最后的挣扎,但这又能有什么用呢?一股炽热袭来,你感觉自己的身体快要融化了。你的生命之火正在被这些绿色的溶液浇灭。

 

  这时,你突然发现,整个世界好像安静了下来!没有跺蹄声,没有蒸汽声,你甚至,听不见自己的心跳声!

 

  一个念头冲进了你的脑中——你想要睡一觉。是啊,绑架,惩罚,抄袭……这一切的一切,都太费精力了。你微笑地赞同这个绝妙的主意。你停止了挣扎,安详地闭上了双眼。在你陷入美丽的梦乡前,你似乎回想起了那只雌驹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

 

  “欢迎来到,小马工厂!”

 

  ————————————————————————————————————————

 

  你是彩虹猛冲。

 

  你是一只天马。

 

  你是小马工厂的执行经理。

 

  你满意地注视着那个曾经叫做佚名的生物被特制魔法溶液融化。你招呼着身后的小马,计划下一步:“好了,我的朋友们,请继续最后一步吧。虽然我们已完成了很多次同样的事,但依旧不能松懈!你们要记住,我们的职责是让艾奎斯陲亚拥有更多的友谊。如果你们出了差错,我们都是要向全艾奎斯陲亚的小马谢罪的!别掉以轻心,努力干活吧!给她一个惊喜!”

 

  “是!”

 

  分工明确,井然有序,你拥有一个完美的工厂,还有完美的同事,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事呢?

 

  “经理,调色盘和命名板。”你最可爱的助理为你带来了需要的东西,哦,她可真乖!

 

  你高兴地称赞她的称职,看着助理的可爱笑脸,你的心情愉悦极了!

 

  “经理,你想好了吗?”

 

  “当然,量身定做!一定很适合她。”你笑着回答说。

 

  在其他小马忙碌时,你这个做经理的也不能太闲啊!你的工作也许看起来很轻松,但对那容器里的朋友来说,这可是重中之重的事!可不能太随意啊!

 

  你开始了——

 

  ————————————————————————————————————————

 

  你是佚名,你不知道过了多少。

 

  你记得自己掉进了那团恶心的东西里了,你是死了吗?

 

  不……你有知觉!你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你似乎在水里,是那个液体里吗?你原以为自己的身体已经被那玩意儿融掉了。你睁不开双眼,也张不开嘴巴。

 

  没有氧气罩之类的护具,你居然能在液体里活着?你实在搞不懂这个……

 

  你试着抬起胳膊,你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指,或许是因为在液体里泡了太久?你四处摸索,碰到了玻璃。你使了点儿劲,结果,这玻璃就突然没了?!

 

  你尖叫一声,随着液体涌出,你被那容器喷了出来。你撞在了地上,铁做的,哦,好疼!你听到液体在身后流淌的声音。他们应该有什么回收装置吧,这么大一缸,太浪费了……

 

  “欢迎回来,我的小马驹!”

 

  你又听到了彩虹猛冲的声音,你现在对这个声音讨厌极了!你开始怀念云宝黛西带着些许沙哑却充满自信的甜美之声。

 

  你趴倒在地上,大口地喘着气,你需要空气,你要呼吸!你脸上的液体差不多流尽了,你尝试张开眼睛。与此同时,你试着从地上爬起来。然而,连半个身子都没起来,你就失去平衡,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这铁板可不是什么沙发毛毯啊!你“哎呦”一声,疼地叫了起来。这声音,尖细,稚嫩,甜蜜,惹人爱怜。你,怎么发出了这么古怪的声音?

 

  借助疼痛感,你完全地睁开了双眼。你惊讶地看着那块曾经是你双手的部位,墨绿色的纤细圆柱体,灵活的关节,充满魔力的掌心。

 

  你,拥有了,一双蹄子!!!

 

  不!你似乎明白彩虹猛冲口中“更好的办法”了。

 

  你不知道该如何掌握你完全陌生的新器官——四只蹄子。你像个婴儿一样,跌跌碰碰,颠沛流离地,站了起来。你的视线比过去低了许多,顶多也就120厘米高的感觉。你的新头发——也许该说,“鬃毛”?它们飘进了你的视线里,淡蓝,浅黄,可真“好看”啊!你用蹄子,以及尾巴,漂亮的顺长的尾巴,勉强地维持住了身体平衡。你不知所措,满脸都是疑惑迷茫。你就这样木讷地愣在原地。

 

  彩虹猛冲现状,立刻发号施令:“来,给她一面镜子。”

 

  你迟疑地转过头,像个机器,看着几只小马推来一面大镜子。你看得很清楚。

 

  墨绿色的皮毛,淡蓝淡黄相间的鬃毛和尾巴,有着诱人弧度的小嘴,灵巧精小的鼻子,一双满是迷雾笼罩的猩红色双瞳,额头上还有根装盛着无限魔力的独角。瘦弱的身体,可爱的面孔,动听的嗓音——两缕清泪从你的双眼溢出,你开始新生后的第一场哭泣。

 

  “你,你把咱,把咱变成了,变成了一只,独角兽小雌驹?!”

 

  你闪着泪汪汪的大眼睛,抬起头来望向高处的那只灰色天马。一张悲伤难过的孩子的哭泣的脸庞,冲击着所有有良性的小马。

 

  “该死,她绝对是我捏过的,最可爱的小马!”彩虹猛冲扭过头,迅速做了几个深呼吸。她平复了下心情,回过头对你说:“咳,是的,你看到了。这就是小马工厂的工作——将人类榨成小马!很神奇吧?呜呼!实话说,我很喜欢你的!你看,我给了你一具超棒的身体呢!”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你心中泛起一阵恶心。

 

  “你的配色和我们这儿一只在特殊领域非常有名的小马,很像。瞳孔颜色到不同。挺适合你的,也希望你好好利用你那双特别的眼睛~”

 

  “咱的,咱的颜……”等等,这是什么鬼?!你控制不了自己的嘴巴!你震惊地捂住了嘴。

 

  “哦,超可爱的口癖,给你的特别附赠!”彩虹猛冲朝你眨了眨眼,你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至于名字,我帮你想好了。看你资料,很喜欢露娜公主和夜骐嘛。正好,夜骐们居住的林荫镇在你们那儿有另一个译名,给你了。再加个夜晚,哦,请放心,好听着呢!”

 

  名字……你属于人类的最后一点,也被她们无情地夺走了吗?

 

  你呜咽着问道:“这……这就是你们的‘惩罚’吗?”

 

  “不然你以为呢?”彩虹猛冲略有惊讶地说,“你不会以为我们要把你的身体撒成两半,扔进机器做成彩虹吧?拜托!你是疯子吗?谁这么变态,臆断意淫我们小马的?不不不,别把我们想的太黑暗好吗!什么黑暗同人,太恶心啦!”彩虹猛冲厌恶地挥了挥蹄,似乎想把那些不好的东西从她脑中挥散。

 

  “就算你有你自己的爱好,但也没必要到处宣扬给对此并不感兴趣的人呢?呕!”她愤怒地跺蹄,一声巨响回荡在整个工厂空中。

 

  “呼!”她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迅速地平复了心情——这只雌驹总能从不安的情绪中快速脱身,真不错。

 

  “总而言之,我们这儿可是真的讲爱与友谊的,不像你们有些人类只是说说而已。什么诓骗未成年人啊,什么剽窃泛滥、矛盾四起之类的。”彩虹猛冲摆了摆蹄,笑了笑接着说,“幸好你们最起码还有一部分人类是好人,真棒!除了惩罚,我们工厂还会有奖励哟~对于一些做出伟大贡献,拥有很多声望的人,我们也会在他们死后将他们的灵魂召唤至此,给予他们第二次生命。例如最近几次,一个叫做啸夜的著名翻译家,选择成为了一只帅气的夜骐! 还有个叫做卡龙的,和你一样是个原创小说家,文笔精彩,内容也值得深思与回味。他选择成为了一只叫做窃心樱樱的独角兽雌驹。哦,塞拉斯蒂亚在上,她美极了!”彩虹猛冲的脸颊瞬间起了一层红晕。

 

  “经理,注意形象!”她身边的雌驹助理连忙提醒道。

 

  她立即回过神,干咳了几声,继续说:“咳咳,不好意思,有点失态!她还说呢,成为一只雌驹是为了更好地接触小萍花,哈,她可真是个斯文败类!”她用翅膀掩住半边脸,轻声笑着。

 

  而此时的你,泪水泛滥,轻声啜泣,一点也笑不出来。现在除了变回人类,没有一件事能让你开心起来。想当初,每个爱上小马的人都会幻想有一天变成小马,来到艾奎斯陲亚。但当梦想变成了现实,你的整个人生被清除,你的一切挚爱被抛弃,你根本不觉得有任何的快乐感。除此之外,你听到的一个词——

 

  “死,死后是什么意思?”你带着哭腔的女孩声音连你自己都心疼。

 

  彩虹猛冲皱了皱眉,用着充满同情的眼光看着你说:“哦,可怜的小雌驹,忘记告诉你了。我们小马并不是全能的,我们只能在目标死后实行工作。换句话说,你你早已经死了。早点接受现实吧,小雌驹,你再也不可能变回人类了。好好地当一只小马吧,你会享受这一切的。祝你好运吧,再见!”

 

  彩虹猛冲又朝你挥了挥蹄,她转身对那些小马说道:“好了,带她去做清理吧,交给你们了。”

 

  “是的,经理。”

 

  几只独角兽来到了你面前,他们直接用魔法将你提了起来。你并不知道要被带去何处,而此时你也无心去想。

 

  随着彩虹猛冲的声音在脑中褪去,你变回人类的最后一丝希望被她打破。被发布了自己的“死亡通知单”,再也变不回去的你已经接近崩溃。你注视着高台上的那只雌驹,无力地挥舞着双蹄。你以趴倒在地上的姿势被漂浮在半空中。对一只幼驹来说,这些成年独角兽完成这事轻而易举吧……

 

  你根本止不住眼泪。它们从你猩红色的双眼中冲出,满是绝望。你还在用几乎沙哑的嗓子朝离你越来越远的,那只天马,进行着最后的挣扎。对那只小马来说,这充其量,也只是不疼不痒的无病呻吟吧……

 

  “不!把咱的身体……咱的性别……咱的年龄……咱的名字……还给咱!”

 

  “还给咱……还给咱……”

 

  “咱早已经改过自新了……咱道过歉了!为什么?为什么道歉改过,没有用了呢……为什么还要惩罚咱!咱知错了……呜……”

 

  “露娜……咱那么喜欢你,请救救咱!救救……”

 

  “彩虹猛冲,你回来!把咱变回来!咱知道你们一定有方法的……小马的魔法,很厉害哦呀……”

 

  “不,你不能这样对咱……”

 

  “你们要带咱去……”

 

  “你们干什——”

 

  “别,别!不……不要!不要!不……”

 

  …………

 

  “为什么……”

 

  “为什么……”

 

  “咱的鬃毛全湿透啦!!!”

 

  ————————————————————————————————————————

 

  你是幽影夜寂。

 

  你是一只独角兽小雌驹。

 

  你来到小马镇已经很久了,此时,你正和最爱的奥克塔维亚以及维尼尔享用早饭。你提到了昨天晚上——

 

  “什么?奇特的梦?”奥克塔维亚歪了歪头问道。

 

  “是啊!”你点了点头,激动地说,“咱梦见自己以前是个人类,就是两足的,高高的的那种。咱还是是个雄性呢!后来咱因为犯了什么错,就被绑架到了一个什么什么工厂里。你们知道咱在那里看到谁了吗?云宝黛西!哦哦,当然不是真的她,只是一只和她外貌超级相似只是配色不同的天马雌驹。她总是笑嘻嘻的,和咱一样,不过没咱可爱~”你撩了撩头发说。哼,你听到维尼尔“噗嗤”一声笑出来了。不过没事,正常!毕竟,你是如此得可爱~

 

  “她跟咱聊了好多,内容啥的忘了。接着,她居然指挥好多小马把那个人类——也就是咱——丢进了一个大大的绿色瓶子里!”你挥舞着双蹄,似要描绘出那种壮大,“然后,然后那个人类就变成了一只小雌驹——就是咱现在!你们说,是不是超奇特呀?”

 

  维尼尔和奥克塔维亚面面相觑,无奈地耸了耸肩,相视一笑。她们心知肚明,天琴的人类病毒又感染了一只小马。

 

  “呃,奥提,维尼尔,你们什么意思了啦!”疑惑不解的你朝着与你朝夕相处的亲爱的两只小马,又开始撒起了娇。

 

  幸福的小屋顿时又响起了愉快的笑声。

 

  “没什么啦,我们只是同意你的梦的确很奇特而已。”奥克塔维亚笑着回答说。

 

  “哦吼?”你歪了歪头,鼓起嘴。

 

  深思了一会儿后,维尼尔正了正她的墨镜:“是的。非常奇特,整个梦充满着奇幻和想象。我们先不说人类怎么被绑架来到这里——”

 

  “魔法呀,暮暮她不是还去过人类世界?她那里有一块镜子啊,应该是一个原理。”你皱了皱眉头,立刻打断维尼尔的话。

 

  “哈?”奥提突然有些不明白现在……

 

  “好吧,也许你说的有道理。”维尼尔的墨镜可盖住了她眼神中的感情,“但是艾奎斯陲亚是不可能出现两只一模一样的小马的,除非双胞胎。据我所知,云宝可没姐妹!”

 

  “如果只是你不知道呢!”你停下了进食早餐,“而且,你怎么解释暮暮和月舞、圆舞曲和天琴!哦,圆舞曲和博士的可爱标记都差不多一样呢!”

 

  “喂喂,你们在干什么?这只是个梦而已……”奥提有些无可奈何。

 

  “那些只是个巧合而已!至于可爱标记,你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它们的不同的。他们每一只小马都拥有自己的性格爱好经历,不相同的。”

 

  “哼……好吧,好吧,这个算你的,维,尼,尔!”

 

  “你们别太纠结了,这只是个梦啊!”哦,塞拉斯蒂娅在上,她,她甚至连话都插不上……

 

  “嗯哼~接着呢,把一个非小马生物转化成小马,这你就有些高估艾奎斯陲亚的魔法水平了吧,幽影?你确定真的有那种改变种族甚至性别的魔法?”

 

  “并没有高估。咱还变过天马呢!记得吗?”

 

  “这,只是……个梦啊……你们……”奥克塔维亚无奈地摇了摇头,她还是先把桌子收拾一下吧。

 

  “那还不是小马?就算你能变成只夜骐又如何?你终究逃不过小马的生物种族。何况,你只是改变了外形而已。”

 

  “哦……也许……只是咱还没尝试呢?那可是星璇的魔法!”

 

  “好吧好吧,勉勉强强算你通过。那么,只是为了惩罚将其他生物变成小马,这个工厂权利也太大了吧?”

 

  “哼,谁知道后面有没有公主们的支持!塞拉斯蒂亚有时还去抢劫蛋糕店呢”

 

  “那进一步说,如果这个工厂真的这么办下去,这是不是意味着艾奎斯陲亚的大陆上存在着数只被惩罚的小马?她们就不会聚集在一起,反抗起义吗?”

 

  “或许独角兽们掌握着一种可以修改记忆的魔——”

 

  “够了!!!!!!”

 

  一声大叫轰醒了正在争吵得不可开交的维尼尔和你!你们茫然地转头望向——

 

  “这个话题可以就此打住吗?你们居然为了这么个玩意儿几乎吵起来!?拜托!这,只是,一个,梦,而已啊!!!”愤怒的奥克塔维亚炸开了毛,怒气冲冲地瞪着你们俩,“我都把桌子收完了,你们怎么还在没完没了的,有意义吗?就一个梦,嗯?你们今天都闲得没事干吗?”

 

  “没有没有——不不不,有事有事!”你和维尼尔满头大汗紧紧地互相抱在一起,蜷缩在奥提的目光中“我们没吵架,我们好,好着呢!”

 

  “那还不快去干事!”

 

  “是是是!”

 

  “拜拜,奥提!”

 

  “奥提再见!”

 

  艾奎斯陲亚生存法则第一条:别惹奥克塔维亚生气!

 

  彩虹音爆之间,你和维尼尔迅速收拾好东西,和奥提告了别便夺门而出。

 

  而留在屋内的奥克塔维亚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她看着敞开的大门,无奈地耸了耸肩,叹了口气。

 

  和维尼尔分别,躲过一小劫的你终于可以放松下来喘口气。刚才还真是危险呢!

 

  可是呢,这就是你喜爱的每一天的日常,不是吗?虽然不像暮暮她们总是太惊心动魄。几个玩笑,添点很快就可以消除的小矛盾,风平浪静,温馨和睦,你乐在其中啊!哦,露娜在上,你能来到小马镇,真是太幸福了啦~

 

  至于奥提……回去让维尼尔哄哄她就好啦!

 

  总的来说,太过煽情的字就免了吧。现在呢,你对这天接下来的时光心中充满了期待!你忍不住开始幻想今天,又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

 

  ————————————————————————————————————————

 

  你是维尼尔。

 

  你是一只独角兽雌驹。

 

  “维尼尔,你怎么又回来了?”

 

  “嗯……没事,取个东西,刚才忘记拿了。”

 

  “好吧,那我先走了。”

 

  “嗯,拜,奥提。”

 

  吃过早饭,待奥克塔维亚和小幽影全部外出,你心爱的小屋只剩你一只小马。在确认安全无误后,你走进了卧室,从柜子深处取出了一颗水晶球。

 

  你对它使用了一种特殊的魔法,开始向某处传递作息:“呼叫经理,您好。我是维尼尔,产品102425出现部分记忆复苏现象,请求对其进行处理。”

 

  “维尼尔,你的请求已被批准同意。行动时请谨慎小心一点,加油努力,祝你好远,我的小马驹。最后——”

 

  “欢迎来到,小马工厂!”

回复 小马工厂(Pony Factory)

Now a ponies' tale isn't quite as nice.
As the story we knew of sugar and spice.
But a ponies' easy once you get to know it.
With the help of the magic of a Human-race Device.

Now let's delve deeper into Pegasus philos ophy.
Far beyond that of Unicorn's mythology .
It's easy to misjudge that Eatchpony city.
With it's alluring dector and social psychol ogy.
But with all great things comes a great res ponsibility.
That of Equestria's being pony stability.
How,you ask,are they up to the task?
To wich the answer is in a simple facility.


In the Ponies Factory,where your fears a nd horrors come true.
in the Ponies Factory,so serious thing get through.

回复 小马工厂(Pony Factory)

变成小雌驹……

SCP-fimtale-173激活

回复 小马工厂(Pony Factory)

写成短篇有点可惜了

回复 小马工厂(Pony Factory)

斯文败类前来报到-

回复 小马工厂(Pony Factory)

Is this the Truth? Or does the truth lie somewhere else? 

 

How comes I know? Well done, though. 

回复 小马工厂(Pony Factory)

其实也不算太短,叙写的故事和表达的思想情感都有了,这样就够了——最初的版本比现在更短呢~回复#3 @鲜血鬼王 :

 

回复 小马工厂(Pony Factory)

不更新正文了吗?

 

回复 小马工厂(Pony Factory)

会的,不过最近学业有些重,没多少时间打字了,不过一直在写的,请放心~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