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一个认理科逻辑,脑洞又比较大的家伙。

【辐射小马国】第一天

关于本作
短篇原创
T
已完结

assessment本作共 2,757 字

publish于 2019-03-02 发表

pageview被阅读过 443 次

loyalty共 5 人收藏

chat共 7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总星数

3 人评价

1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一天.....

 

支队伍在翠绿的山谷中前行。他们从斑马国补给线上的一座被围困已久的要塞中潜出,要穿过小马的封锁线,到斑马国尚未经由战火洗礼的南方去。

这支队伍里几乎全是神情紧张的平民,其中大部分是老弱妇孺。

很难说要塞为什么会被围困尽管它的确是补给线上最大的节点,这名不符实的要塞里,士兵的数量,却相对前来讨生计的普通斑马足以忽略不计。也并非是什么要冲之地。但对于一条匆忙建立起来的脆弱补给线而言,哪一点被攻破都同样致命。

但小马国的战争声明只说是为了尽快结束战争,却从来没有提起过因为城中的平民,斑马国必定会全力救援,而无论这必将发生的惨烈战斗结果如何,都会为小马国那些忠于友谊的记者宣传不通友谊的邪恶斑马国提供问心无愧的素材。

围困进入了第三个月,城外开始架起了巨大的喇叭,一个雌驹的声音在那儿不分日夜的用热情的语调,富有真诚的语气,以字正腔圆的斑马语向囹圄中的斑马喊话:

“……小马国是友谊的乐土,斑马国是友谊的荒漠。在小马国,无马不懂友谊的魔法,在斑马国友谊只被马摒弃……离开不友谊的斑马国吧!来到友谊的灯塔照亮的地方!善良的小马会以最热情的友谊迎接你……”

斑马们做了最后的挣扎,他们不愿让自己马受难,但实在行无它法。军官与市民委员们投了票,集合了城中屈指可数的战斗马员,集中了老弱,用了城中为数不多还能开得动的运输车,要向南方做一次赌博。没有马能够保证安全。们渺茫的希望,只系于战争未全面爆发的事实,以及难以言明的,对小马们会遵守驲内瓦条约的期许。

飒飒的清风吹动谷地的苍松,默默行进的队伍比山林更寂静。

斑马风格的卡车那厚重而可靠的车体里,传出了魔能引擎的嗡鸣。 这每一轮响动都在消耗着因为小马国的封锁而日渐紧俏的高纯度魔能水晶。

卡车缓缓前行,以让队伍中的老弱跟上节奏。在车头旁,一匹粗壮的斑马背负着繁杂的定位器材,紧随着车头。尽管在小马国铺天盖地的法术干扰下,无论是通讯还是定位设备都已经形如虚设,这斑马仍然注视着显示屏,一丝不苟。

车窗打开了,驾驶员望向了这匹斑马。

阳光政委,我们这一群老弱病残的,要是撞上了小马可如何是好!

叫我老阳吧,青师傅。这批中年斑马说着,我们这一路,也就是赌一个小马在这条路上没设什么埋伏……”

但万一他们就是埋伏了马呢?

他们……小马已经达到了目的,不管是军事上的还是政治上的……他们应该不会为难我们这一小批马。

沉默。

更何况,假若能说自己是故意放走老弱的,可是能在政治上加不少分啊……那些小马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我们到底还是掉在小马的圈套里出不来?!

是啊。

“…”   “干!司机啐了口吐沫。

青师傅,活着就好啊!阳光说着,继续开始调试他的设备。

沉默。

 

静静的队伍比山林更沉寂。

于是,当一声清脆的童声响起之时,整个队伍的斑马都立即听见了。

爹爹,南方好吗?趴在父亲背上的幼驹,顶着惺忪的睡眼说道。

会好的。那儿有大海,沙滩,椰树……会好的,宝贝儿。父亲说。

会好的!”“会好——”队伍中的其他斑马也应和道。

爹爹,南方不用和小马打仗,对吗?

“……是。父亲沉沉的说道。

是。”“……”队伍里的应合声稀稀落落。

幼驹再次沉沉睡去,嘴里还念叨着。

南方,漂亮的……小河……沙滩……”

沉默。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阳光政委突然开口了,也不知是对幼驹,对队里的马,还是对自己说:

马好了,哪里都好。

 

更沉默的队伍走向沉默的山谷深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块路牌,上面写着斑马们看不懂的文字。

导航打开了战前的陈旧地图,告诉队里马,他们在某个地点走错了岔道,要比计划中更加深入小马国的国境。但幸好,这山谷也足够荒无马烟。

队伍继续前行,在他们身后,那块八成新的路牌上,写着日后马尽皆知的几个字:

 

“幼角谷

 

沉默的队伍在沉默的山谷中前行,凄厉的警告声突然响起。

 

斑马!不许向前了!立即停止行动并接受搜查!

 

然而,没有斑马能够听懂哨戒机器腔调怪异的小马话。

于是斑马们像计划中一样,用不久前学来的糟糕小马话高喊起来。

 

我们为友谊而来!

我们渴望友谊!

……

 

斑马!立即停止行动,接受搜查!哨戒机器无动于衷,继续高声喊着。但仍然没有斑马听懂。

 

斑马们继续高喊。

“……只是为了友谊!

我们是相信友谊的斑马!

……

 

斑马!立即停止行动,接受搜查!哨戒机器的声音变得急促,这是最后的警告!

 

同样没有斑马听懂,他们甚至想着:这也许是本地的规章制度吧。但为什么没有斑马语版本的?谁知道呢?

队伍就这样前进着,直到他们都越过了某条界限。

 

碰!

 

一声枪响,一匹斑马的身体被贯穿了——一名父亲倒下了。他的小女儿在她身边失声痛哭。

爹爹——爹!不要睡,不要睡!你说要带我去南边的,南边——

已经有斑马隐隐约约意识到发生了些什么,但为时已晚。

队伍里一片混乱。而那些哨戒机器的机械眼里看见的,却只是一个士兵下意识的将蹄子放到步枪上的情景。

 

于是,山谷中响起了骤雨一般的枪声,如冰雹一般的榴弹声,以及被淹没而几乎消失了的尖叫与哀嚎声。

 

很快,山谷里就如平常一样宁静了,山风呜呜的吹过不再能发出声音的车辆残骸与遍地的尸体,峭壁之上,青松摇动着枝条,发出簌簌的轻响。

 

死寂。

 

在尸体之间,一块运输车的残骸边凭空发出了响声。在一批穿着厚重定位器材的斑马尸体旁,半空中,隐身斗篷被掀开了一条小缝。斗篷之下,一双黑眼睛,看向地上死不瞑目,望向那永不在能到达的南方的,同样漆黑的眼睛。

已死之马的眸子里倒映出尚且活着的马的身影。那匹斑马本来可以发狂,恸哭,但他感觉这些能力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他的眼睛里,能被看到的,唯有空洞。

他接受了充足的训练,这让他能足够迅速的披上这件本以为这一路上不会派上用场的隐身斗篷。他终究是保全了性命,但他已经连悲痛都做不到了。

穿过尸山血海,来到了这匹斑马的身边:这是他的老师,他的挚友,他的父亲。多少昔日的话语从他的脑海里划过,然后破碎在记忆的深处。

不再有了,他的双目瞪视向前,看着那斑马胸口鲜血浸染的徽章。他想起了面前小马在长眠前最后的称谓:

他的长官,他的政委。

安息吧,同志。他微不可闻的说道。

 

一瞬间,他决定了自己要做什么。

 

壮士此去兮……不复还。他默念,然后攥紧了怀中的巫术炸弹。随后,隐身斗篷再次将他完全遮蔽。

在这条路的尽头,伫立着一座年轻的学校,青春的小马在那里蓬勃着生机;在这条路的中央,古老的山谷间,死去的斑马尸体温度尚存。

结束了。

开始了。

这是希望尚存时代的最后一日。

这是属于绝望与疯狂的纪元的第一天。

kickwinds  独角兽 #1
回复 【辐射小马国】第一天

不错不错,填补了一段马国历史……

Typhoo鳯  天马 #2
回复 【辐射小马国】第一天

回复#1 @Little pipi :

而且,往往是一带而过的那一段。

这种重大转折总得有人写写。

Typhoo鳯  天马 #3
回复 【辐射小马国】第一天

修正:“小角谷”改为“幼角谷”。

回复 【辐射小马国】第一天

我没看完辐射小马国,请问这个故事是不是在原著中提到过?

回复 【辐射小马国】第一天

回复#4 @x-s-y- :应该说基本是一笔带过

回复 【辐射小马国】第一天

回复#2 @Typhoo鳯 :

这个斑马的原型是中国,原文斑马原型是罗马帝国。满口同志说到政委,对于小马世界观没有俄国原型势力。那就是中国。这些斑马好像从星光村出来的。还有最后的斑马武士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更说明了这是中国。总体评价KKAT会看了吐血,但是这填了恐龙灭绝级别陨石坑

回复 【辐射小马国】第一天

这需要一首开场诗来结尾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Typhoo鳯  天马

一个认理科逻辑,脑洞又比较大的家伙。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