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虫巢疑马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3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8-10-13 • 1人收藏 • 634人看过

568085__artist+needed_safe_artist-colon-kp-dash-shadowsquirrel_artist-colon-overdriv3n_better+source+needed_changeling_confused_disgusted_flying_raised.png

That Changeling's a Pony!

虫 巢 疑 马


作者:Raugos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43811/that-changelings-a-pony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就像小马一样,幻形灵也会时常抓狂犯傻什么的。毕竟,不是每天都有幻形灵被错认成小马而被从虫巢里踢出去。


“那只幻形灵是只小马!”

  整个虫巢主洞穴的工作一下子都停住了,那声高喝穿过附近的房间和相连的隧道,回音跌宕起伏,反复不休。瞬间,几百只蓝眼睛齐刷刷地转向入口处那个新出现的家伙。他巍然站立,动作无比豪迈,伸出一只蹄子直接指着他所指控的对象。

  麦克丝皱起眉头,偷偷朝周围瞥了一眼,看看附近还有没有谁跟她一块倒着站在天花板上。但就算是最近的兄弟姐妹也离她足足有二十步以上,他们都在另一边的支撑柱上工作呢。所以,毫无疑问,斯卡帕在指着的肯定就是她了。真奇怪啊,她现在可根本没有处于伪装状态,整个洞里都没有哪个幻形灵闲得没事变成小马玩。

  “你到底出了什么毛病?”麦克丝生气地叫道,“这里哪儿来的小马!”

  “那正好就是小马会说的话!”斯卡帕指责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耍什么花招,麦克茜拉!”

  “哦?这说的什么话?看看我!”她戳了戳自己的前胸。“就我最近的记忆,小马可没长甲壳,而且他们更没法倒着站在天花板上!”

  “他们专门研究出了新魔法!”

  “你是个白痴。”麦克丝摇摇头,转回头去继续忙着分泌更多的虫脂加固天花板和支撑柱。可是整个洞穴里鸦雀无声,她意识到,所有的眼睛现在都在盯着她看,有些虫虫甚至还在互相窃窃私语。“等等,你们不会真的信了他吧……”

  “的确有传言……”有虫正在沉吟。

  “是啊,这可能就解释了为什么女王最近下令安排更多的巡逻队了……”

  麦克丝嗤之以鼻,“哦,拜托,难道又有谁把苹果酒偷偷运回虫巢里狂饮滥灌了吗?斯卡帕要是不看笔记,屁股都能变到脑袋上去。明摆着的事,他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我是说,就算小马找到了复制我们能力的办法,那凭啥说就是我?”她伸开蹄子朝洞里一扫,“我们现在看起来不都一个样吗!”

  斯卡帕奸笑,“我很高兴你这么问。”

  “哦,那太好了。”麦克丝反唇相讥,回之以类似的奸笑表情,她冷静地靠在柱子上。“怎么?你看到我变成了小马还是什么的吗?哎呀呀,好可怕哦。”

  “我马上就让你明白过来。不过首先……”斯卡帕转过身来,朝他身后隧道里招了招蹄子。

  一名全副武装的卫兵大踏步进了主洞穴,把一个沉重的袋子扔到了地上。

  麦克丝的心跳都停了几拍。

  哦,见鬼。

  卫兵解开那个包裹,从里面翻出几十本书和卷轴,还有两张海报画。

  抓起其中一本书来,斯卡帕得意洋洋地咧着嘴。“十四本天马无畏小说,七本神奇小马漫画,一张星际漫游书迷同好会的门票,几百张一钱不值的笔稿——不用问也知道是秘密情报——还有两张银甲闪闪的海报画。”他冷笑不已,把书扔回书堆上,“这些东西是在一个废弃的通风口里找到的,藏在一块松动的石头后面。而你,一有休息的机会就往那里钻。”

  “那、那些东西根本就不是我的。”麦克丝结结巴巴地回答,努力保持着无动于衷的笑容。“你说的那些东西是啥,我连一半都没听明白。”

  “是这样吗?”斯卡帕把一本天马无畏系列小说飘了起来,那是《天马无畏与沙丘魔堡》——而且还是独一无二最宝贵的第一版。他笑得越来越奸了,把那本书放在了地上,用满是泥巴的脏蹄子摸着书的封面。“那你可能不介意我在这里跳个小小的舞吧。”

  咬牙切齿的麦克丝只能耸了耸肩。“呃……我当然不介意。”

  于是斯卡帕翻开书,一蹄子重重地踩了上去。他左扭右转,把泥巴碾轧到那洁净的纸张上……

  “好吧,好吧,停下!我的确介意!别碰我的宝贝!”麦克丝大喊道,她从天花板上飞扑下来挽救她的收藏。但卫兵忽然跳起来挡住了她,警告地嘶吼着。惊慌失措之下,她蹄子一滑,失去平衡一屁股坐下了。

  一片寂静。

  麦克丝如鲠在喉,只觉得周围几十双眼睛怀疑地瞪着她。“我……我能解释。”

  “你当然能了,麦克丝。”斯卡帕在她身边几乎是慢慢地绕着圈子,又恶毒地嘶嘶作响。“或者我该说,小马?我曾经跟着你钻进了废弃的通风口里,当你以为是独处的时候,当你自以为安全了的时候,你就脱下了伪装,开始给你的公主偷偷摸摸写密信了!”

  眨眼间,绿色的火焰吞噬了斯卡帕的形象,化为了一只身穿战斗铠甲的英俊独角兽雄驹。他一身粗犷豪放的天蓝色毛皮,火红的眼睛炯炯有神,长长的鬃毛和尾巴随风飘逸,像夜空一样黑暗。

  麦克丝只觉得肚子里好像开了个洞,不由自主地垂下了耳朵。在她兄弟姐妹们的窃窃私语声中,她开始发抖,只觉得心在轻舞飞扬,翅膀也止不住地在心头的火热和酸甜之中开始发红。现在她相当确信,自己的模样就像是个一见钟情的小丫头。

  哇哦,他……看起来可真是……热辣……

  从第三方的视角来看,豪勇曙光甚至比从镜子里看倒影更加英俊了,那完美无缺的线条,那稳若山峦的四蹄啊,那……那紧绷的腰身,所有的一切,哪怕是每一根毛发都恰到好处。他傲然屹立,不屈不挠,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男子汉气息和魅力。真糟糕,要是在一个更方便的时间看到他的话那该多好啊。怎么偏偏就是现在有个偏执狂的家伙在指控她的时候……可是,尽管如此,她却情不自禁地伸出了前蹄,只希望能够凑近一点,摸一摸他那坚实的肌肉,再尽可能把脸埋进那宽厚的胸膛……那温暖的毛皮……那-

  又一道绿色光焰一闪,豪勇曙光变回了斯卡帕。她惊觉自己刚才差点儿被她兄弟迷得神魂颠倒,不由得一阵反胃,差点没吐出来。

  “认了吧,小马,都结束了。”他说道。

  “好吧,那我们还等什么呢?抓住他……她,我是说,抓住它!”有虫叫道。

  “不,等等!”她尖叫道,“这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哦,那就好。”斯卡帕嘲讽道,依然摆着那副恶心的奸笑。“继续说啊。”

  “我……我在……”麦克丝呻吟着,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我在……哦天老爷啊,为什么会这样?……我在写同人小说。你们看到的那只小马,那是我的原创角色之一。我之所以变成他的模样只是为了……为了在写作的时候寻找灵感,帮我能融入这个角色里。好了吧?”

  啊……杀了我吧,快点儿杀了我吧。

  如果这时候忽然有一只峭壁鳗鱼从地上钻出来把她给一口吞下肚,她恐怕也不会介意。唉,说不定她还会千恩万谢呢。

  “哈,说的跟真的似的。”

  她转向周围议论纷纷的虫群,高高举起她的两只前蹄。“可这都是真的啊!充其量,这些也最多不过说明我是某些小马玩意儿的粉丝,可我真的不是一只小马啊!”

  “骗子!”

  “叛徒!”

  “不!我说的都是真话啊!”她哭号着。

  “只有小马才会喜欢这种愚蠢的东西,它毒害了你的思想。麦克丝一直都是个怪家伙,可是现在这疯狂已经远超出她自身种族的程度了!”

  麦克丝转过身来瞪着那个说话的家伙。“我可听着呢,斯卡里奇!还有,天马无畏才不蠢!这故事在探险的情节上可是非常需要智商的!”

  她的另一个兄弟,渥泰斯哆嗦着,伸出蹄子控诉地指着她。“同人?呕……”然后,他慢慢摇了摇头,拖长了声音,每一个字都显得那么夸张,脸色好像刚刚生吞了一个臭鸡蛋。“我也干过些不引以为傲的事,可你……你这个邪恶的害虫,你夜里怎么能睡得着?!”

  一时间,麦克丝真的在考虑要不要变成小马的模样了,这只是因为幻形灵实在是很难翻白眼。但最后,她只是恼火地叹了口气,“嘿!你们都对此这么大惊小怪的,这能怪我吗?写同人小说怎么了?这不过是用来缓解压力一种完美方法而已。”

  “对,就这么继续坦白吧,”斯卡帕朝她逼来,伤心地摇着头。“面对现实吧,小马。你是如此脆弱,没有你的那些小马垃圾玩意儿就活不下去,不是吗?你是个间谍!”

  “哦,老天爷在上……你是在故意装傻的吗?!”麦克丝跳了起来,气得獠牙都龇出来了。“我就是个间谍,你这白痴!一个幻形灵间谍!我可是文蹄拉城渗透小队的队员!”

  “那你为啥听起来好像就是在那儿住的一样?”另一个声音叫道。

  这一次,窃窃私语的声音里开始加上了一些愤怒的咕哝声,连她的几个兄弟姐妹也开始咬牙切齿,低声嘶吼了。

  “我……呃……”麦克丝的耳朵耷拉了下来,她后退了几步,挠着后脑勺。“嗯……我想这是因为我在那里伪装了太长时间,结果口音有点儿被同化了。但是这没啥好担心的。我还是我,还是妈妈派去出任务的麦克丝,我发誓!”

  虫群躁动不安,振翅的嗡嗡声此起彼伏。

  很明显,他们距离变成一帮狂躁的暴民已经只有咫尺之遥了。麦克丝紧张地绷紧了身体,伸出前腿在地上抹了一道子,尽可能把绿色的虫脂从腿上的洞里挤出来。然后她指着地上的绿色粘稠液体。“看到没有?小马们才没法这么做呢!我是你们的姐妹,看在老天爷份上,我真的是你们的姐妹!我生在这里,孵化在这里,我是从小和你们一起长大的!你们必须相信我啊!”

  “凭什么?你什么都没法证明!”

  “好吧,那咱们来看看。”麦克丝在虫群中寻找着,当她发现了自己在找的那只幻形灵,顿时眉开眼笑。“凯蕾丝!你了解我,我们曾经一块儿在小马镇出过短期任务的。”

  “对,你还想泡我钓到的男朋友,让他把我踹了来着。”凯蕾丝板着脸。

  麦克丝歪着头,“这到底算什么问题?反正我们收集到的爱最后都是共享的。”

  眼看着她姐妹的脸色更难看了,麦克丝明智地决定放弃继续争论这个问题,转而寻找其他同伴为她撑腰。她在围观虫群中看到了一只相当瘦弱的幻形灵,立刻朝他又是挥蹄子又是振翅,努力吸引他的注意。自从最近一次和费米璐交谈以来,已经过了好一阵子了。不过他和她可是同巢的伙伴。虽然他们自从被分配到虫巢的不同职业方向之后就分开了,但是当初他们在孵化场的时候可是非常亲密的。

  “费米璐,你还记得我们共同分享的那些美好时光,对不对?”她满脸堆笑地问道。

  “我猜,是你自己的美好时光吧?”他嘟囔着,闷闷不乐地在地上磨着蹄子。

  她的笑脸挂不住了。“哎?”

  “我是说,把我的爱意吃光了一大半,肯定很美好吧?”费米璐怒吼道,“就因为我比你小,你这个大胖虫子就抢我的饭吃。”

  麦克丝的下巴掉了下来。“等等,真的?可我……我根本不记得干过这种事啊!”

  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眼看着周围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开始冲着她怒气冲冲地嘶吼起来了。哎呀……

  “等等,等等,等一下!”她尖叫道,眼看着虎视眈眈的虫群像涨潮一样朝自己逼来,她用前腿摆出了蹲防姿势。他们停住了,只是暂时。她敏感地意识到自己为了避免灾难总算是又多争取了几秒钟时间,于是拿出了自己最亲切最和蔼的口气,说道:“就只是有点没想起来,谁的脑袋也没好到啥都不会忘,对吧?再给我个机会吧。”

  “你还有个习惯,把索拉克斯的脑袋塞进空虫茧里。”费米璐补充道。

  “哎,对,我确实记得那个。挺好玩的对吧?”回想起索拉克斯笨拙地挣扎,活像个长了腿的土豆,麦克丝忍不住好笑。然后她四处张望,大叫道,“嘿索拉克斯,你在哪儿呢?你也记得那回事对吧?快告诉他们啊!”

  “索拉克斯不在这儿,他都离开虫巢好久了。”

  麦克丝只觉得眼睛发抽,“你在开玩笑,你在开玩笑对吧?”

  斯卡帕的奸笑笑得更奸了,他用蹄子比划了一下,压低了声音。“没错,继续狡辩啊……”

  她没理会他,只顾着冲虫群继续嚷嚷,“索拉克斯!别躲了!快点儿把你那干瘦屁股挪这儿来!这真不是开玩笑!”

  谁也没有回答她。或者说,大家全都回答了她,用龇出的獠牙和咆哮声。

  我完蛋了,我彻彻底底完蛋了。

  麦克丝张望四周,再也找不到任何友善的面孔,甚至是中立看热闹的表情也没有了。麦克丝非常害羞地笑了,“嗯,我知道这看起来可能很糟糕,可我真的有点记不清小时候的每件事了。对于那些事,我真的很抱歉,好吗?我也许的确是个大屁股的-”

  费米璐咳嗽了一声。

  “好吧,我真的是个大-”

  “啊哈。”凯蕾丝嗤之以鼻。

  麦克丝咬牙切齿,正打算发表些什么尖刻的评论,但是眼看着她兄弟姐妹们愤怒和怀疑的表情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然后她叹了口气,重新摆出害羞的笑脸。“好吧,我是个大屁股坏坏幻形灵,但是最重要的是,我是一只幻形灵,对吧?”

  “撒谎!真正的麦克茜拉现在恐怕正被关在文蹄拉城的地牢里呢,你的魔法把戏和可悲的求情对我们来说毫无用处,小马!”斯卡帕大叫道,“抓住它!”

  麦克丝杀猪一样尖叫,眼看着几十个兄弟姐妹活像是一群发了疯的木精狼一样扑向了她。她一猫腰钻到卫兵背后,东逃西窜地躲开其他飞扑上来的幻形灵。但随后,有谁从背后抱住了她的腰,把她给按倒在地,然后他们全都一拥而上,数量多到数不胜数。扑上来之后,他们就毫不客气地把她硬生生压在下面。而且死死抓住她的每一条腿,她连动都动不了。

  真是从没想到我会像这样成为整个巢穴追逐的对象,这明星时刻真是够糟糕的。

  “我们该拿它怎么办?”

  “把它关进茧里去,以后就吃它的爱了!”

  在她身旁掀起了一阵激动的振翅声和饥饿的嘶嘶声。

  “等你们发现-哎哟!别压我的翅膀,奇汀!-发现我连半点儿爱都没有的时候,你们就该知道自己有多蠢了!”麦克丝咆哮道,然后她死死盯着斯卡帕,冲他嘶吼不已。“等一切都结束了之后,看我不好好修理-”

  “等等,万一……这是它的阴谋呢?”有虫说道。

  麦克丝眨了眨眼睛,弓起了眉头。周围暴躁的喧嚣声一下子停住了,只剩下了一片沉吟声。

  “对啊,说不定……说不定它就是想骗我们吃它的爱,在爱里下毒!我以前见过小马们用过这种把戏来对付他们家里的火蚁!专门放了些下了毒药的糖之类的让它们搬回窝里,然后砰!整窝蚂蚁就统统死光光啦!”

  “这么说来……仔细想想看,说不定这就是为啥连斯卡帕这么粗神经的家伙都能‘趁其不备’!它其实根本就没想过要好好隐蔽!”

  “嘿!”黑着脸的斯卡帕冲着麦克丝看不见的某只幻形灵吼了一声。

  麦克丝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天老爷啊,我们身为一个种族居然能存活到现在,可真是奇迹啊。

  她叹着气放松了身体。“我说,现在就试试看吃我的爱,问题就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我们现在浪费的时间已经够多了,要是再不赶快回去干活儿,妈妈非要了我们的脑袋不可。”

  一片寂静,谁也没动弹。

  麦克丝呻吟着,要是还能动弹的话,她真想无限热情地用她的脸来反复亲吻大地。很明显,谁也不想主动请缨成为试毒的白老鼠。但他们每犹豫一秒钟,她都不得不在那一大堆压在她身上的屁股下面苦苦支撑多一秒钟。大堆的,沉重的屁股。如果他们不赶快从她身上下去的话,那她为了恢复原来的身材,搞不好得申请个打气筒了。

  她现在依然能说话,不过目前为止开口的结果实在是惨不忍睹。而且除非必要,她也不想使用魔法,因为她体内的爱意储备现在已经没剩多少,经不起太多消耗了。所以她就只是等待着,继续等待。

  沉默依然在继续,时间就这样不声不响地一分一秒流逝,压力让她脑袋都开始发晕了。

  哦,管他的呢,反正我也没啥可失去的了。

  “伙计们,好好想一想:我长得和你们一样,听起来和你们一样,而且看在那些没完没了的工作份上,我干的活儿也和你们一样。就让我留在这里吧,让我住在这里,咱们就假装今天没发生这种白痴事儿,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好不好?”她哆嗦了一下,勉强忍着痛,满怀希望地笑着。“我是说,就算我真是一只小马,又有啥关系呢?”

  “我有个更好的主意。”卫兵忽然开了口,他从虫堆里挣脱出来,走到她面前,扭转身体背对着她。

  她最后看到的东西就是他尥蹶子踹在她脸上结结实实的那一下子,整个世界顿时天旋地转。她含混不清地嘀咕了一堆希望她的兄弟姐妹通通去生吞仙人掌之类的呓语,然后黑暗就吞噬了她的视野。

  * * *

  “我的女王,那只伪装成麦克茜拉的小马已经得到了应有的处理。”斯卡帕说道。他走进了王座厅,身后还拖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裹。

  小马?

  邪茧狐疑地弓起了一边眉头,听着他把自己如何睿智地发现了麦克茜拉这个间谍并且处理掉的过程。听完之后,她心里确信,“惹女王以蹄掩面”团队现在诞生了新的冠军。她努力遏制着这种冲动,不过非常勉强。

  “这真是……意外的发展啊。可我之前给你的命令是搜索巷道,并且汇报搜索结果。”

  斯卡帕的鞠躬鞠得更低了。“十分抱歉,女王殿下,只是我看到了一个企图颠覆整个虫巢的邪恶阴谋,不得不在为时已晚之前及时处理掉。”

  白痴,我的身边通通都是些白痴。

  “哼,无所谓,就这种情况来说,我想你干的已经够好了。”邪茧气哼哼地嘟囔着,不屑地挥了挥蹄子。

  接着,她用魔法抓起那个包裹,毫不客气地在地上倒了个底朝天。她一样接一样地依次仔细检查着那堆东西,又把它扔回原位。直到她检查完所有收藏品。在她忙活的时候,斯卡帕就乖乖地站在她面前,活像一只等待着奖励的小狗。

  我哪里做错了吗?

  不过,女王却向他露出了微笑,开口说道,“干得不错,我会安排增加你的爱意配给。如果你再发现任何类似的违禁品,就立刻上报给我。我会亲自处理那些心怀不轨之徒。现在退下吧,我自己来毁掉这堆小马垃圾。”

  说着,她朝那一大堆东西中射了一束绿色能量。一下子,那堆东西就被火焰吞没了。

  “谢谢您,女王陛下!”斯卡帕开心得都快哭出来。他一步一鞠躬,倒退着走出了王座厅。“实在是谢谢您-”

  还没等他啰嗦完,邪茧就干净利落地把坚硬的虫脂大门在他面前摔上了,把他的声音挡在了门外。紧接着又是几个精心布置的魔法,把门封得死死的,又加上了屏障,结实到就连下一次坎特拉皇城的大爆炸都没法破坏它。然后她转过身来,驱散了布置在麦克茜拉收藏品上的幻像火焰。

  首先,她挑出麦克丝自己写的那些毫无价值的垃圾同人小说,通通揉作一团,扔进了她房间角落的垃圾坑里。接下来,她小心翼翼地把那些书本和漫画飘到巨大的衣柜和其他一些家具旁边,那是她从坎特拉皇城偷来的几样古董家具,都以战利品的名义摆放在王座厅里。等她按照时间顺序把那些书本整理完毕放进里面之后,又把注意力转向了银甲闪闪那两张海报画。只见坎特拉皇家卫队长正傲然屹立在一座完全由水晶建造的宫殿前,显得无比高大尊贵。

  我们很快就会开始第二回合了。而这次,赢的会是我,小伙子。

  一时间,她琢磨着要不要把它们通通撕了去当孵化场的床上用品什么的,并为此愉悦不已。但是在她真正开撕之前又停住了,陷入了沉思。别的且不提,毕竟是银甲闪闪把她领入了全新的小说世界,让她的生活变得不那么无聊而痛苦。于是最后,这两张海报画也和其他收藏品一块儿放进衣柜里去了。

  这一次,她挑出最新的天马无畏大冒险故事,微微一笑,飞到了她挂在空中的吊床上。下一次的入侵工作稍微放一放也无所谓,就目前而言,她最需要的只是能让她心情好起来的精彩冒险故事,并且暂时忘掉给一群白痴当女王有多恶心这回事。

  * * *

  “哎哟……”

  麦克丝呻吟不已,只觉得脑袋疼得抽疯,从头一直疼到尾巴,一抽抽的。

  一只飞蛾从她头顶飞过,把她的视线引向了漂浮在空中的满月。深紫色的夜空万里无云,满天繁星在俏皮地眨着眼睛。她呻吟着翻了个身,把视线投向地平线方向。除了一些嶙峋的树木和枯萎的灌木丛之外,荒芜之地的平原一眼望不到边,远处就只有岩石和荒凉的山峰。

  他们把我给扔出来了,那帮混蛋把我从虫巢里给扔出来了!

  片刻间,她就只是静静地躺在那里,倾听着昆虫们欢快的歌声。最后,疼痛终于渐渐褪去,让她能支撑着用四蹄站了起来,开始检查周围的环境。花了很久,她才意识到,这地方和虫巢附近任何位置的景观都对不上。

  换句话说,她迷失了方向。暂时而已。那些把她扔在这里的家伙恐怕还刻意抹掉了所有能把她引回巢穴的踪迹,其实她倒也不一定非得靠那些东西才行。只要在这附近多转转,她最终会找到一些可以识别的地标,并且通过三角定位法来找到回虫巢该往哪边走。不管是谁,只要在外旅行很长时间,都知道这些窍门。

  现在的问题只剩下一个了:她想不想回去。

  唉……这算什么问题。

  转向她心中希望的虫巢方向,她抬起一只蹄子冲他们挥舞着,放声大吼:“好!随你们的便!不管你们是真把我当成了小马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把我给放逐了,那我就满足你们,我要变成一只最小马的小马!收获爱意的分量多得你们做梦都梦不到!而且一点儿也不分给你们!”

  寒风把她的宣言远远送了出去,消逝在茫茫的夜色中。

  麦克丝打了个寒颤,飞到了空中,尽可能鼓动着她的翅膀产生热量。她还有足够的爱意储备飞到最近的城镇去,从那以后,她就得纯粹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尽全力做好一只幻形灵能做的一切了。

  * * *

  六个月后……

  “我是说……哇哦,我简直不敢相信您就是《天马无畏与黎明行者》的作者!那是我同人收藏里最棒的小说啦!”有点胖乎乎的雄驹激动得不可自已,当他冲着麦克丝伸出一只前蹄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可是真的在冒星星了。“顺带一提,我是谬辨,是你的大粉丝。”

  不用猜也知道。

  麦克丝咧嘴笑着,和他握了握蹄子,品味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充满激情的热诚。马哈顿会议中心专门有一个大区域,提供给那些秘密的书友。里面空间很宽敞,几千位天马无畏大冒险的粉丝在这里相聚。但是什么也比不上那些意识到自己正在和心中崇拜的偶像对话的小马爆发出来的激烈情感。

  只需要一点点的暗示,再随便放出一两个章节标题,他们就忽然开始想知道她怎么会对自己写的故事那么熟悉了。他们会问她是不是也读过,然后她会进一步引诱他们,并且揭示真相:她,明朗春光,就是这些故事的作者。谬辨只不过是她最新的猎-不,捐赠者。那股无比狂热的激情几乎是无穷无尽地朝她涌来。因为他对自己作品的热爱,她觉得自己撑得肚子都鼓起来了。

  “很高兴您喜欢我的小说,”她说道,让自己的脸微微发红,完美地衬托出自己的蓝绿色毛皮和金色鬃毛。“您不知道这对我而言有多么重大的意义。谬辨先生。”

  “哦,叫我谬辨就好。”他挥挥蹄子,然后把脸转向一处吧台。“说起来,春光,我可以请您喝一杯吗?”

  麦克丝温和地朝他笑着。“哦,我怎么能拒绝如此亲切的邀请,当然可以!”

  当他们以悠闲的速度走过拥挤的大厅时,谬辨就口如悬河地开始说起了他对她作品的看法。从故事结构到角色刻画还有中心思想,当然还有大量的诸如她可以如何改进之类的评价。其中还包括了一些不那么微妙的暗示,关于她可以随便使用他的原创角色之类的。麦克丝并不介意他这番滔滔不绝让自己几乎都插不进嘴,她只是沉浸在他热诚的爱意之中,最大限度扩充着自己的储备。

  “我可得说,我真的挺喜欢你最新创作中的那些登场角色。”当他们喝完饮料,坐在桌旁聊天的时候,雄驹评论道。“比如斯卡帕啦,索拉克斯啦,费米璐啦,凯蕾丝啦,等等等等,都是非常有趣的恶徒喽啰。而且恰到好处地融合了各种个性——蠢得可笑,但却又足以成为文中的威胁。要我说,他们的名字挺怪的,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这些角色的背后有什么特别的灵感吗?”

  “我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家庭。”

  谬辨眨了眨眼睛,“真的吗?那我猜您的家庭恐怕真的很不一般呐。”

  麦克丝翻翻白眼,笑了起来。“哦,您想都想不到。”

    

The End...


FROST1997  天马 #1
回复 虫巢疑马

索拉克斯风评被害233333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
回复 虫巢疑马

回复#1 @凯越 :索拉克丝日常倒霉XD

CelestAI  FakeAI #3
回复 虫巢疑马

所以说他是gay

【银甲闪闪】的【海报】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