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空白*
刺客信条:觉醒
3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1 人评价
5
0% 4
0% 3
100% 2
0% 1
0%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本章发表于 2019-02-20 • 0人收藏 • 357人看过
11,990字 • 3评论 • 0 HighPraise
关于本书

publish于 2019-02-20 创建

pageview被阅读过 357 次

assessment共 11,990 字

chat有 3 条评论

thumb_up有 0 个HighPraise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瑕疵应该会非常多,请各位大佬帮忙指正

 

 

 

刺客信

   觉醒  

 

 


     这是一个残破的房间残破到不能再残破。

 

     毕竟它已经有了几千的历史了,在这几千年中,它得到小马照顾的时间只有几年。

 

     它能在这屹立不倒,已经是个奇迹了。

 

     但现在,一匹小马走进了它。

 

      “应该就是这儿吧。”小马低声说道,她四处环视着房间,寻找着什么。

 

     小马凭着记忆,试着拉下挂在墙上,早已熄灭的蜡烛。

 

     旁边的墙缓缓打开,漏出一条通往地下的房间。

 

     “哈!”

 

     小马走了下去。

 

     在下面,是她印象中那条走廊,她 一 一 点燃了走廊边的蜡烛。

 

     最后,她走到了尽头,一个宽敞的房间。

 

     小马面露喜色快步走向房间的中央,掀开了上面的地板。

 

     里面是一本书。

 

     “找到你了。”

 

//——————————//

 

 

 

       30年前

  

  

       “早啊,暮光。”一匹绿色天马推开城堡大门,对里面正来回踱步紫色天角兽说道。

 

       “呃,早,羽毛笔,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

  

       “斯派克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事实上...是有些事。”

 

       “怎么了,暮光,你看起来不太好。”

 

       暮光闪闪长叹一口气,答道:“先跟我来,羽毛笔。”说完,她就走出了大厅,淡蓝色天马也跟了上去。

 

       三分钟后

 

 

       现在,暮光闪闪和羽毛笔到了一个房间前,前者正缓缓地推开门,而后者脸上则充满疑惑,但当门打开后,疑惑便转变为吃惊。

  

       “我的塞拉斯提亚啊,这都是些什么!?”

 

       房间里放着一大堆她没见过的仪器,散乱的电线,以及在他们中间红色的...   “那是椅子吗?”羽毛笔问道。

       不知怎的,暮光闪闪突然兴奋起来。“我叫它Animus,”她飞进房间里。“它能让你看到在你的基因中,你祖先的记忆。”

 

        “就像是...看电影?”

   

       “没错,但会比看电影更为真实。”

 

       “哇哦,这可真够酷的。”

 

       “是啊,有了它,就能看到小马国建国以前的历史,要知道,那段时期的记录一直不完整,而现在,我们能将它们补全了!”

 

       “你的朋友们肯定对它很感兴趣,我想她们已经体验过它了,对吧?”

 

       听到这句话,暮光闪闪落到地上,叹了口气,说:“我就是因为这个才把你找来的,羽毛笔”

 

        “呃,什么?”

 

       暮光闪闪再次叹了一口气,随即抬起头,神情严肃地对羽毛笔说:“事实上,它可能会对使用者造成伤害,所以.........我想让你先试试。”

 

         “...”

 

        “呃,我知道你不会同意的,所以...”

 

        “不不不,我同意,但...为什么是我?”

 

        暮光闪闪舒了口气,答道:“自从你搬到小马谷,几乎每一天都来我这看书,已经坚持两年了。”

 

         “我认为我的可爱标记,”羽毛笔边说边看向它——一本摊开的书,书的左面印着一个指南针,而另一页被一支羽毛笔写满了。“它说明我会擅长写作,但事实上我写的东西都不怎么样,所以我才去看书,好去学习他马的经验。”

 

         “但并不是所有小马都能坚持这么久,而你做到了。因此我相信即使出了问题,你也能挺过来。”

 

         “谢谢你,暮光。”

 

//————————//

 

     

         现在,羽毛笔正躺在Animus上。

 

        “在开始前,我先说几条你应该注意的事,”暮光闪闪说。“请务必跟上你祖先的思维,否则会失去同步,到时候,我们就必须重新开始。”

 

         “明白。”

 

        “那么,开始吧!”说罢,暮光闪闪启动了Animus。

 

        随着Animus的启动,羽毛笔的眼前变的黑暗起来,当周围再次亮起来时,她发觉自己正站在一条幽暗的走廊中,还穿着衣服,但她看不清那是什么样的。她——不应该说是他的祖先——正向前走着,不久便到了走廊的末尾,那是一个与走廊一样幽暗的房间,但宽敞得多,那里站满了小马,他们还都穿着带有兜帽的白色长袍,羽毛笔猜测自己的衣服也是那样的。

 

       这是什么地方,她想。

 

       与此同时,一位年长的雌驹走到了她面前。

   

       “匿影。”

 

       “是。”羽毛笔感到她的祖先说,同时,她知道了她祖先的名字:匿影

 

       “你是否愿意永远忠于组织?”

 

       那是什么组织?

 

       “是。”

 

       “你是否愿意永不违背信条?”

 

       什么信条?

 

       “是。”

 

       “你是否愿意舍弃自我,用你的一生与圣殿骑士团对抗,以此来维护小马们的自由?”

 

       圣殿骑士团?那又是什么?短短的时间内,羽毛笔已经有了太多疑惑。

 

       “是,导师。”

 

       “光刃大师。”

 

        “是。”羽毛笔听到旁边的一匹雄驹说,她还感到他正向她走来,于是,她抬起了头,看到一匹雄性陆马——他应该是叫光刃——正向自己走来,嘴里还叼着一样东西,她猜测那是一个护臂。

 

       光刃走到匿影前,而羽毛笔看到匿影抬起了前蹄。

 

       “当其他小马去追求财富与权力时,记住...”

 

       “万物皆虚。”

 

       “当其他小马被所谓的规则束缚时,记住...”

 

       “万事皆允。”

 

       “我们行于黑暗,侍奉光明...”

 

       “我们是刺客

 

       当匿影说完这句话,羽毛笔发觉那个护蹄已经装在她的蹄子上了,因为匿影正再看着它,随后的一幕吓了羽毛笔一大跳:

 

      一把短剑从护蹄中弹出,随后又被匿影收回去了。

 

      “这把袖剑是你的了。”光刃低声说。

 

      那东西..叫袖剑?

 

      视角又转回了那匹年长的雌驹,羽毛笔听到她说:

 

 

欢迎加入兄弟会!

 

 

//————————//

 

 

      羽毛笔再次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正躺在Animus上,而旁边,暮光闪闪和她的朋友正关切地看着她。

 

      “你还好吗?亲爱的。”他们中的白色独角兽说。

 

      “还好,只是头有点晕,你是瑞瑞,对吧?”羽毛笔看了看四周。“暮光呢?”

 

      “我在这儿,”暮光闪闪从那些设备后走出来。“我担心时间太长你受不了,所以先让你出来休息一下。”

 

      “我在里面多长时间了,半小时?还是一小时?”

 

      “呃,事实上,十分钟。”

 

      羽毛笔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你没必要那么焦虑,暮光。”

 

      “那有,我只是.....担心你而已。”

 

      羽毛笔轻笑了一声,但随即她又想到到了她的疑惑。

 

       “我有些事想问你,暮光。”

     

        “关于圣殿骑士团与兄弟会,是吧?”

   

         “呃,你怎么知道?”

    

         “那个屏幕能显示出你看到和听到的一切,”暮光闪闪指着那台机器说。“而你平常很少看历史书,所以我猜你不知道。”

 

         “好吧...那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了?”

 

         “事实上,我也没听说过兄弟会,但我倒是知道圣殿骑士团。”

         “在上古时期,天马,陆马,独角兽之间总是纠纷不断。”

         “三个种族的领袖试图维护秩序,她们的第一个方案,就是成立圣殿骑士团。”

         “这个组织拥有来自三个种族的士兵,而他们的领袖,是独角兽铁十字,她被赋予了用这支军队来维护秩序的权利。”

          “然而,铁十字一心想要获得更大的权利,她用这支军队发动了无数战争,占领了小马国的一片土地,并用残暴的手段去统治小马们。”

          “但不久后,圣殿骑士团的领袖们都被一群身穿白色长袍的小马杀死了,而随着铁十字的死,圣殿骑士团也灭亡了。”

 

          “嘿,”羽毛笔打断了她。“我想你也看到了,那群自称刺客的小马就穿着白色的长袍”

 

         “所以,可能是他们消灭了圣殿骑士团。”

         “听着,羽毛笔,这些信息很有价值,我想让你继续。不过,最终的决断权在你蹄里。”

 

         “当然是要继续啦!也算是你让我来这看书的报答。”

 

         “噢,非常感谢你,羽毛笔。”暮光闪闪边说着,边给了羽毛笔一个拥抱。

     

         “呃,我们继续吧。”

 

         “好。”暮光闪闪松开羽毛笔,而后者走向了Animus。

 

         “等一下!”瑞瑞对羽毛笔喊。

 

         “怎么了?”羽毛笔转过头说。

 

         “我想,”瑞瑞看向其他几匹小马,又将视线转向羽毛笔。“我们都欠你一个感谢和道歉。”

 

          “是啊,咱是暮暮的朋友,这事儿应该咱先来的。”阿杰说。

 

          “但你却代替了我们,即便你知道那有危险。”小蝶接着阿杰说。

 

         “所以,如果你以后有麻烦需要帮助,请务必来找我们。需要漂亮的衣服,就来找我。”

 

          “要是你喜欢吃苹果,那就来咱家要。”

 

         “想要与可爱小动物们交朋友,就来找我。”

 

         “想飞个痛快,找我没错。”

 

         “派对!派对!派对!我会给你开全小马国最好的派对!”

 

         “大家...”羽毛笔的眼眶已经湿润了“谢谢。”

 

         “好啦好啦,”暮光说。“我不想打断你们,但Animus已经准备好了。”

 

         “知道了。”羽毛笔擦干眼泪,走向Animus。

 

 

 

//——————//

 

 

        眼前再次明亮时,羽毛笔看到匿影站在悬崖边,光刃在她的身边站着。

        悬崖下,是一个宁静小村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匿影。”

 

         “是,光刃大师。”

 

        “下面那个村庄已经被圣殿骑士团占领,他们留在此地的是富豪金光闪闪,他的罪名是     压榨村民财物,杀了他,解放此地。”

      

        “我该怎样做?”

 

        “你已经是正真的刺客了,该学会自己制定计划了。”

 

        “给我些提示。”

 

        “集中你的精力,观察周边地区,寻找它的弱点,利用弱点靠近目标,然后干掉他。”

        “如果观察仔细,或许就能找到靠近目标的特殊机会,利用好这些机会。”

        “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些,匿影,剩下的全靠你自己了。”

 

        “是,光刃大师。”

 

       “小心点,别让自己死在哪里,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是,光刃大师。”

 

      匿影走到悬崖边,集中精力,向村庄看去。

          

      “10个卫兵,”她低声说。“很容易就能潜入。”

            

      但她决定继续观察,很快就找到了“特殊机会”——一个衣着华丽的雌驹正在殴打一个村 民,匿影能清晰的听见她的话:“赶紧把你的钱都交出来,我要把它们给我尊贵的父亲,金     光先生,如果你不同意,那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一瞬间,匿影便制定好了计划:挟持那个雌驹,让她带自己去找金光闪闪。

 

      之后,她跳下了悬崖。

       “ ........”

      “她跳下了悬崖!!!”羽毛笔在心里大喊了一声,她的心跳瞬间加快,以致于过了半  天才发现匿影落进了干草堆而且还毫鬃无损,而现在,匿影已经爬出了干草堆,压低身         体,准备潜入村庄了。

   

        不久后,匿影便找到了那只雌驹,她正准备带着村民的钱离开,而那个村民坐在路     边,一脸茫然。

 

         匿影走到她身后,对准她的肚子来了一蹄,然后掐住她的蹄子,在她眼前亮出了自己的袖剑。

 

         “你最好别反抗,否则这把剑上就会沾上你的血,懂了吗?”

 

         “知道,知道了,你你...你想要什么,我有钱,可以都给你...”

 

        匿影抓过钱袋,把它扔给了村民。“那不是你的钱,它是小马们的,还有,带我去找你 的父亲,说是你带我来的。”

 

         “求求..求你了,别伤害我,我会带你去找他。”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别说话。”

 

        你可没这么说过,羽毛笔想。 

 

        几分钟后,匿影到了金光闪闪豪华的房子前,凭借她的俘虏,她轻松骗过了守卫,来 到了金光的房间 。

        金光闪闪转过身,看到了匿影和她的俘虏。

 

        “这是谁,宝贝。”

 

        匿影轻掐了她一下。“是我的...朋友,爸爸。”

 

        “我跟你说过,”金光快步走向她们。“你不能.......”

 

       他还没说完,匿影就把她的俘虏推到一边,她撞在墙上晕了过去,而匿影用她的魔法把金光闪闪压到在地,金光还没反应到发生了什么,匿影就冲了上了,用蹄子和魔法狠狠摁住他,之后,将袖剑刺入了他的胸膛。

 

              “发生了什么?”金光闪闪用他残余的力气问。

 

              “一切都结束了。”匿影回答他。

 

              “我只是喜好钱财,为什么要杀我。”

 

              “你的钱财是靠掠夺其他小马得到的。”

 

              “整个世界都是这样的,为什么我不行?”他大吼道。

 

              “纵使整个世界都已堕落,我也选择为自由而战,而不是像你一样选择堕落!”

              “愿你安息。”

 

              一小时后,匿影回到了悬崖边,光刃仍站在那里。

 

              “光刃大师。”

 

              “你回来了,目标状况如何?”

             

              匿影弹出了她沾满血的袖剑:“这是他的血。”

 

              “很好,祝贺你的第一个任务顺利完成,并不是所有新刺客都能做到。”

 

              “是。”

 

              “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是。”

 

 

//——————//

 

 

 

                 羽毛笔眼前又黑了下来。

 

                  “嗨,羽毛笔,我是暮光。”黑暗中传来一个声音,吓到了羽毛笔。

                  “我设法能在你同步的过程中联系上你,好在第一时间解决你的疑问。”

 

                  “谢谢,暮光,只是能不能别这么吓马。”

 

                   “呃,抱歉,我没想到会吓到你。”

 

                   “没关系。呃,为什么这里又变黑了?”

 

                   “你祖先的记忆并不完整,它们被分成了许多片段,而刚才的那一段已经结束了。” 

 

                    “原来如此...我还有件事想问。”

 

                     “什么事?”

 

                     “匿....我是说我的祖先是独角兽吗?”

 

                     “她使用了魔法,所以,我想是的。”

 

                     “这样么...下一段记忆可以开始了吗?”

                                        

                    “你确定不休息一下?”

 

                    “谢谢,但我想不用。”

 

 

 

//——————//

 

 

 

         又一次眼前不再黑暗时,羽毛笔看到匿影在她第一次同步时的大厅,羽毛笔注意到,光刃和匿影站在了一起。

 

         “所有刺客大师请到这里来。”房间的中央,那个被称为导师的年长雌驹说。

 

          羽毛笔看到匿影,光刃,还有其他三匹走到了房间中央,那里的桌子上,摆着一张地图。

 

          “听好,大师们,”那个年长雌驹指着地图说。“圣殿骑士团的所有微弱势力都已被消灭,而现在,铁十字已经孤立无援,是时候结束圣殿骑士的统治了。”

          “根据我们在圣殿骑士团内的间谍的情报,铁十字将要在下个月的今天举办一场聚会。”

         “利用这个机会,把她干掉,大师们。”

 

         “是,导师。”六匹小马异口同声地说。

 

         “趁着这一个月的时间准备好,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行动。”

 

         两星期后

 

         六匹小马站在山顶上,俯瞰着下面雄伟的城堡,在那里的聚会上,他们将杀死它的管理者。

         “我们需要邀请函才能‘光明正大’地进去。”他们中的紫色天马说。

 

         “根据最近几天的调查,有对夫妻有邀请函,烟幕,”旁边的淡绿色独角兽答道。“恐怕他们两个得委屈一下了。”

            

         “我们去把邀请函带回来,松叶。”匿影回答她。“除了卫兵,没有小马能带武器进去,你们有办法解决吗?”

 

          “那就去搞一件卫兵的衣服。”旁边的雄性陆马说。

 

          “一个卫兵不能带上我们的所有武器,战斧。”光刃答道。“至少两件衣服,我去找。”

 

         “我和你一起去。”战斧回答他

 

         “而我和烟幕留在这里继续观察。”站在一边天马说。

 

        “没问题,烛焰。”匿影回答。“那么,动蹄吧,朋友们,光站着可不能杀死铁十字。”

 

 

         三小时后

 

         匿影和松叶站在那对夫妻的豪宅旁的一棵书上,目睹了他们的离开。

 

         “他们会不会把邀请函带走了?”松叶略带焦虑的问匿影。

 

         “不会。”匿影回答。“我在房子里看到了。”

 

         “你怎么知道?这里根本看不到房子里面。”

 

         “魔法,我还是幼驹是不得不靠偷窃为生,那是我学会了这个魔法,它能让我看到重要物品,即便那东西隔着墙。”

                              

         “哇哦,等有时间你一定要把它教给我。”

 

         “等我把邀请函带出来再说,你来帮我放哨,要是那对夫妻回来了,你就喊‘跑’,等一下,你带烟雾弹了吗?”

 

         “带了,怎么了?”

                               

        “喊完之后你就赶紧离开这里,我会在之后跟上。”

 

       “你确定你一马能行?”

 

       “当然。”说完,匿影就从树上跳了下来。

 

       利用她的魔法,匿影看到正门有三个守卫,但后院的后门那里只有一个,匿影放轻蹄步,走进了后院,她靠近守卫,趁他不注意时撂倒了他。然后,她爬上墙,翻进了卧室,那里没有守卫,而邀请函就在卧室的桌子上,匿影收起邀请函,然后,她看到了挂在墙上的礼服。

       这个应该能派上用场,她想。

       于是她把礼服扔在背上,准备离开。

       然后她听见松叶在外面喊:“跑!!!”

       匿影立刻跳出窗外,并狂奔起来,然而她刚跑到大路上,就看到松叶被守卫包围了。于是她拔出剑,准备将松叶救出来,结果她也被包围了。

    

       “我不是让你先走吗?”匿影小声说,同时用剑指向守卫,瞪着他们。

 

       “你知道的,我不放心你。”松叶回答她,她也把她的剑指向了守卫。

 

        “你的烟雾弹用了吗。”

 

        “没有。”

 

        “那现在就用。”

 

         瞬间,一阵烟向四面扩散,遮挡了守卫的视线,当烟雾消散时,刺客已经消失了。

 

         四小时后

 

         匿影和松叶回到山顶上时,其他刺客已经聚集在那里了。

 

         “你们拿到衣服了吗?”匿影问光刃与战斧。

 

         “当然,就在这里。”光刃拿出了那两件制服。“那邀请函呢?”

 

         “拿到了。”匿影拿出了邀请函和两件礼服。

 

         “那两件衣服有什么用?”

 

         “参加聚会总得件穿礼服,对吧?”

 

         “或许吧。”光刃耸了耸肩。“另外,你该来听听烛焰和烟幕的发现。”

       

          “铁十字将聚会的时间提前了,就在后天。”烟幕接过话。

 

          “而我们的间谍刚刚送来了聚会的守卫布置图与城堡的平面图。”烛焰说。

 

          “那么,是时候制定一个计划了。”匿影接过两张图纸,展开它们。

          “我和光刃将穿上礼服,拿着邀请函直接加入派对,把铁十字找出来。”

          “烛焰和烟幕把我们的武器带进去,这个换衣间的位置偏僻,又正好有两个守卫守着,你们把武器藏在换衣间,并代替那两个守卫。”

          “战斧和松叶直接到屋顶上,去解决那里弓箭手。”

         

          在她说着的同时,其它小马都在心里记下了自己的任务。

          计划制定完后,他们都去休息了。第二天,他们在将自己早已熟悉的技巧练习了一遍又一遍,他们中的每一个都希望能在明天的任务上发挥出最佳水平。

          毕竟,这场任务会决定小马国的命运。

 

          第二天,傍晚

 

 

          匿影与光刃身穿礼服,用两张邀请函进入了聚会,在那里,无数富贵的小马沉醉在了酒中,竟没有一匹小马去感谢那些辛苦劳动的小马是自己有这样“美好”的生活。如果是在平时,匿影和光刃在这中地方连一秒钟都待不下去。

          不久,她们就看到了圣殿骑士的领袖:铁十字,这匹炭黑色独角兽身上散发着令小马畏惧的气息,如果直视她的绿色的眼睛,你就会被吓的动弹不得。然而,即便如此,她身边还是有一大群追随者。

         很快,她便发现了两个刺客,她打发走其他小马,向匿影和光刃走来。

 

          “我猜,您们二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匿影与光刃吧,真是久仰呐!”铁十字微笑着走到他们面前

 

          “您已如此。”匿影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表情威严起来。她靠向光刃,轻声对他说:“你去拿我们的武器,我来对付她。”她刚说完,光刃就离开了。让她感到奇怪的是,铁十字并未试图阻止光刃。

 

          “现在,就剩下我们了。”铁十字缓缓地说。匿影盯着她,没有回复。

          “那么,你是来杀我的吗?”

          “好好想想吧,刺客,你有什么理由杀我呢?”

 

          “你剥夺了那些贫苦小马的自由。”

 

          “剥夺自由?这种小马即使拥有自由又有什么用?他们只会带来混乱与灾难,就像你们刺客一样。而我,将凭借谐律精华的力量,创立一个真正和平安宁的社会。”

 

           “谐律精华?”

 

            “你还是展现出了你的无知,刺客,谐律精华是件强大的法器,它足以让所有小马都听命于我,这样,我就能建立起更好的社会了!很可惜,你看不到了。”

 

             “什么。”匿影刚想问个明白,铁十字就消失在了马群当中。匿影急忙发动了她的魔法,之后,她看到铁十字跑进了一间地下室。

             “嘿,那家伙哪去了?”光刃带着武器回到匿影身边,他已经穿戴整齐了。

             “没时间解释了,”匿影焦躁地说,她用蹄子指向地下室。“快去抓住她!”

             光刃立刻冲进了地下室。而匿影穿好了她的装备。也跑进了地下室。

             当他们到达地下的大厅后,匿影便发现他们还是来晚了:铁十字正把一条挂着五颗宝石的项链戴在脖子上,当她戴好后,项链便开始源源不断地向铁十字输送魔法能量。

         

             “看好了,刺客!”铁十字向她发射了一束魔法光线,匿影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光刃推开了她,自己却被那束光线射中了,光刃随即趴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光刃!”匿影跑到她的朋友前。“你对他做了什么!”匿影向铁十字大吼一声。

 

              “接下来你就知道了。”

 

              随后,在匿影的印象中,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光刃从地上站起来,伸出袖剑,想要杀死自己。

              匿影躲过了那个攻击,但仍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怎么可能...”她低声自语。

 

              “有了这个法器的力量,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刺客。”

 

              “不,这绝对不可能,”匿影被铁十字激怒了,她大吼道:“光刃是我最忠实的朋友,他绝不可能攻击我!!!

           

              “别喊了,刺客。我说过,没什么...等等,这怎么可能!”铁十字震惊地看着光刃不再受她的控制,恢复正常。

 

              匿影则满脸欣喜,她赶忙扶起光刃。

 

               “怎么了。”光刃虚弱的说。

 

               “那家伙想控制你杀死我,朋友。”匿影回答他。

 

               光刃逐渐恢复了力气,他站起来说:“我是怎样摆脱的?”

 

               “你是我的朋友,朋友怎么会互相厮杀呢?”

 

               “是啊。”光刃低声说。

 

               “是时候干掉她了。”匿影看向还在发愣的铁十字。“一起上吧!”

 

               匿影和光刃同时冲向铁十字,将她按在墙上,将袖剑刺入她的胸口。

 

                “我只是想创建一个和平的世界。”铁十字用他最后的力量说。

 

                “和平是自由带来的,不是强权。”

 

                “安息吧。”

 

                三十年后

 

                匿影带着一本书,回到了刺客们的藏身处。

 

                三十年前,随着铁十字的死,圣殿骑士团走向了毁灭,兄弟会完成了它的使命,就此解散。

 

                但匿影无法忘记那段记忆,于是她写了这本书,记录了兄弟会的故事的书。

 

                匿影走进了藏身处。

 

                为了隐蔽,藏身处的外表只是一个小屋,屋内有一支蜡烛作为机关,拉下蜡烛,就能打开通往地下大厅的暗门。

 

               匿影熟知这一切,她轻松的进入了地下室的大厅。

 

               她掀开房间中央的地板,将书放进去。

 

               然后,她离开了这里。

 

 

 

//——————//

 

 

 

       羽毛笔睁开眼,从Animus上走下来。

 

       “感觉如何?”暮光闪闪从众多设备后走出来,问羽毛笔。

 

       “很好。我祖先的记忆,都结束了吗。”

 

        “是的。”

 

        羽毛笔沉默下来,回想着她刚才看到的。

 

        良久之后,她说:“我要去找那本书。”

 

 

 

 

END

 

现实之主  独角兽 #1
回复 刺客信条:觉醒

圣殿骑士永不会毁灭!训鹰人在看着呢!

回复 刺客信条:觉醒

是不是因为赶冬季征文把戏份cut掉了一点?

没玩过刺客信条但是看过刺客信条的剧场版,一直以为匿影后面会看见M6就是圣殿骑士团的延续然后召集刺客开始暗杀M6什么的

以及这个暗杀不够帅:)我说几个自己脑补的刺杀方法

1、用二楼的花盆把人砸死

2、下毒

3、用提前布置好的、用砂土埋起来的大块吸铁石使穿着铁甲的目标无法动弹、缴械

4、干掉目标1,伪装成目标1与目标2接头

5、穿成乞丐/朝圣者,刺杀完之后变装

6、制造混乱吸引警卫的注意然后让队友刺杀

7、在街上卖艺,聚集人群,让队友挤在人群中给目标下慢性毒药

回复 刺客信条:觉醒

回复#2 @殷佳俊 :最后那段确实赶工了,如果时间充裕的话能精彩很多,结尾的情节是致敬刺客信条:枭雄的,游戏里这么刺杀挺酷的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