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圈名天河,初始网名侠客,老马迷一只~
【短篇】【OC】《迟到的情马节》
4.7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10 人评价
5
80% 4
10% 3
1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7 天前 • 0人收藏 • 167人看过

 爱是什么?

每只小马心中都有一个对爱的定义,或许是一种无时无刻的理解与陪伴,又或者是来自精神和灵魂的一种共鸣。

但是,对于天河来说,思考这个问题是非常愚蠢的。作为一只从小就习惯了独处的小陆马来说,他既不需要依赖,也不渴求共鸣。不同寻常的思考方式让他对现实中的大多数事物漠不关心,当然他也不会去花时间与脑力去深钻一个难以用理性思维解释的问题。

今天是214日,连理节,当然,现在的年轻马还是更喜欢叫它情马节,毕竟这样听起来有一种爱与欲望交织的神秘感。

但这样一个日子,毕竟不是类似于夏日庆典亦或是暖心节那样的全民节庆,没有哪个部门会为了这些所谓的情情爱爱而给自己的员工放假一天,特别是像坎特拉皇家科学院这样的科研机构。所以对于天河来说,这班还是得继续上。

这一周也真是格外的忙,近期整个小马国地质活动愈发频繁,科学院的小马们为此都不得不放弃原来的作息模式,不得不住在科学院的宿舍里。不过好在,忙完了这一天,就到周末了,所以整个办公室里的气氛相比这周的头几天还算是活跃的。

“哎哎哎,你听说了吗?”天河敏锐的耳朵又捕捉到了同事们的谈话。“前几天那部很火的电影里的段子,被网友编成了情马节版的。”

“唉,真的吗?说来听听?”一旁的几只小马都凑了上去,但唯独天河没有,他仍埋着头,独自做着这周的统计图。

“哈哈哈,‘那啥不规范,孕棒两条杠’?!真是太有趣了,编出这个段子的小马真是个天才!”一时间,大半个办公室都热闹了起来,原本枯燥的工作气氛,很快就被几个段子王给带动起来了。

天河没有加入他们的闲谈,只是冷冷地在自己的座位上打了个寒颤,他就知道自己的这几个同事会说什么,这段子自己今天刚起床的时候就在网络论坛里刷到了,不仅是对一个早就快过火的梗的反复利用,更掺杂了许多粗俗的成分,这让他感到很不适,但自己也不能管制别的小马的爱好,只能悄悄白他们一眼,然后默默叹了口气。

他准备戴上耳机,用音乐把自己和周围的环境隔绝开,就像他往常做的那样。

“哟,天河小朋友很不开心吗?”身旁的问候声打断了天河的动作,他一听到这声音就呆滞住了:又是那个自以为是的“交际花”,无论什么事都会来掺和几句,看来自己的小声抱怨还是被听到了。“天河今年又是一只马过节啊?”他不怀好意地问着,像是一句关切的话,但有点情商的小马都能听出他的本意。“你要多加油啊,都21了还是个情场小白,咱今晚可就直接上垒啦~再不努力去追你就要落后咱们一大截了啊!”他重重地拍了拍天河的肩膀,弄得小陆马很是不舒服,不过好在,丢下这一句带有嘲讽意味的炫耀后,他便走开了。

“这该死的家伙···还以为自己多么有魅力呢,这都换了第几个女朋友了?还上垒呢,呵呵···”天河一面用另一只前蹄揉着被拍疼的肩膀一面在心底抱怨着,“就这还瞧不起我呢,得亏没把沐月介绍给他们认识,一群庸俗的家伙!”

其实,天河并非像他们所想的那样是个情场小白,他不但有伴侣,而且还和对方在两年前就成婚了。她叫沐月,是一只深蓝身体、浅紫鬃毛的夜骐,长得说不上出众,但很清纯可爱,在天河的眼中,她已经可以说是天使一般的小马了。

沐月并不太活泼,甚至相比天河还要内向保守些,但这样的女孩天河却不是靠所谓的技巧追来的,而是顺其自然相处来的,他们二马有太多相似的地方,第一次的相遇也非常偶然特殊,这绝不是自己的这些庸俗的同事们能够理解的,至少在他看来不是的。正因为如此,天河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已经成婚的事情告诉他的同事们,他知道说了只会给自己和沐月增添麻烦,倒不如就把自己这个纯情小处男的形象塑造到底,反正他的气质也正是如此:不懂浪漫、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过好就好在,有个女孩能够走进她的世界,除此之外,他和别的宅马也没有什么差别。

办公室的这群小马们都慢慢聊到了各自的情马节计划,无一例外,都是要去约会的,当然在这方面天河也不是异类,在这周离家前,他就和沐月约定好了在情马节这天晚上来坎特拉车站,然后一同在这喧闹的首都度过一个浪漫的夜晚。自打四年前和沐月认识,天河就再也没独自过情马节,但前三次无一例外都是在小马镇这个安宁的地方度过的,这次正好赶上连续几天的加班,天河干脆就把自己的爱马一同叫来坎特拉。毕竟自己的好友飓凌和莉雪今年都特地跑到马哈顿过节了,自己也不能亏待月儿太多呀!

16:45···16:50···16:55···16:59···

最后十几分钟天河几乎是看钟看过去的,当分针与秒针重合在数字12的时候,他一反常态地第一个脱下了工作服,披上自己的蓝灰色披风就往外跑去,这还着实把其他小马们吓了一跳。

“难得啊,第一次见他这么活跃。”

“这小子,该不会是有女朋友了吧?”

“怎么会呢,谁会喜欢这么没趣味的家伙?我看他是高兴终于可以结束工作回家拥抱自己了吧~

“我想也是,哈哈哈哈···”

 

小马镇车站 下午18:20

天河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焦急地望向站台的大钟了,科学院离车站并不算太远,他一个多小时以前就赶到了车站,与沐月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半,可现在已经过了快一个小时了,从小马镇开来的列车一趟又一趟,但他就是没有找到那只小夜骐的身影。

“怎么回事···是睡过了吗···”和她一起生活了四年,天河很了解沐月的作息。尽管为了多和对方见面,他们这两只生物钟完全相反的小马会轮流倒时差来适应对方的作息时间,但毕竟自然规律还是难以违抗,在大多数时候他们还是保持着作为一只陆马或夜骐正常的作息时间,白天沐月休息,天河在上班,前半个晚上也能有六小时的相处时间,这短暂的时间使他们彼此都很珍惜,同时也让他们之间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但正如同他这样的陆马会睡懒觉睡过半个白天,沐月这样有着相对自由职业的小马,睡懒觉睡过半个晚上也是很平常的事。“她不会真的还没醒吧···在这么重要的日子···”天河越想越心急,他很想用自己的电子蹄环给沐月打个电话,但自从他把这种“现代科技”推荐给自己的爱马后,她就没有用过一次,天河也很清楚:这只从林中小镇里走出来的夜骐,是不会主动去接触这些新事物的。但出于担忧,他还是给沐月打了通电话。

“滴···您好,这里是沐月,抱歉我不常用电话,如果有事找我,请在‘哔’声后···”没等录音放完,天河就把电话挂了,果然,她又没开机···

现在的天河就如同迷失了方向的小幼驹一样,似乎一下子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虽说他早就习惯了多年独处的生活,但不得不承认自从有了沐月之后,她对对方就愈发有依赖心理。她不该在的时候天河很能适应,但当她该在却又不在的时候,天河就很无助了。

怎么办呢···等吧···也许她是路上堵车了呢···不过···火车怎么可能会堵···

也许···也许她已经醒了,正因为迟到了而焦急,所以没有管电话就直接往这边赶路呢?

再或者···家里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我走之前是不是没有关好炉子啊···或者是有连环杀手看着我出远门了···所以···

想到这里,天河不禁打了个冷颤,他的发散思维一面可以帮助他在日常进行文学创作,但另一面,又会让他在情急之时胡思乱想,使他变得不理智。

“呼~~”天河尝试着调整自己的呼吸,这四年来有许多次自己的月儿没有在约定时间到来,每次他都会联想一些特别可怕的事,但最终沐月都毫发无损地出现,二马再聊起这事的时候,对方总是会天真地笑着然后说一句没有任何恶意的“你真蠢~

“这次一定也没事···别自己吓自己啦~”天河终于追回来一点理智。“说不准她马上就来了呢,现在还不晚,还不晚···”

还不晚、还不晚···可是···

又是一次看不到边的瞭望,分针又在表盘上转动了一圈···已经七点半了,对于天河来说,这一小时就如同一年般难熬。

“七点半了啊!!”天河的心跳越来越快。“再不来,餐厅都要打烊了!”

那好不容易被压制住的忧虑之心,又被激起,天河这时想到了一件更让他不安的事。

虽说自打他与沐月相识,直到对方到了法定结婚年龄与自己成婚,那两年他们都是甜甜蜜蜜、生活无风无浪,安逸而幸福。但自从正式成家以来,自己的那份热情似乎不再同于以往了。过去的自己常常因为得不到足够的关注而对来之不易的幸福极其珍惜,但自从这幸福触蹄可及时,他就开始有点放纵自己了。他在自己朋友的心中总是一副温柔沉默的样子,但哪只小马没有一点脾气呢?之前面对沐月的时候,自己总是用最高的道德标准约束着自己的脾气,但自打成家以来、自打习惯了这有马关心有马照顾的生活以来,他确实是越来越随性了。

···

“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再买这些没用的祭品了!这都是那些没良心的教会用来敛财的工具!”

“可···这是我们夜骐一族的传统啊,我们爱戴尊敬的露娜公主,就如同你们对待塞拉斯蒂亚公主一样,这些祭品都是我们信仰的寄托啊。”

“那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为了塞拉斯蒂亚买这么多没用又昂贵的劣质品呢?!传统是一回事,但现实又是另一回事啊!现在都是科技进步的时代了,还有多少小马遵守这些虚幻的压抑马性的教条呢?!”

“你不信不代表我不能信好吗?!我可是私马医生,从小就见证过无数生离死别,至少在我最绝望的那几年,正是对圣洁之月的信仰才让我撑下来的!没有信仰的小马,怎么能过好这一生呢?”

“我不就不信这些邪乎的玩意吗?你看我这不活的好好的?!”

“你···你真是不可理喻!”

“你才不可理喻!”

···

那日的回忆又一下子涌入了天河的脑中,那是他这几年第一次和沐月吵架,就在一周前。虽然回想起来,自己当初确实太固执了,竟然妄想着让她接受自己的世界观,完全没有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那天的争吵真的对他们感情的伤害很大。无关于理念、无关于习惯,只因为···那次争吵打破了他们四年来的平静与和睦。

天哪···我到底怎么了···

天河觉得自己再也不是曾经那个宽容、温柔的自己了。回想着以前,他似乎对身边的一切都能够笑颜相待,他知道自己的思维独特但却从不质疑别的小马。而如今,他却对自己的爱马发了火,对自己的同事们不屑一顾···

他有些后悔了,但又不知道怎么办,自己曾经因为无时无刻不在的善意而积攒了太多难言之隐,现在的自己只是想把这些都发泄出来。但···这真的对得起沐月吗···毕竟,当初她看上自己,也正是因为自己的善良啊···

“她不会···还在生我的气吧···”天河心想着。现在的他没有任何理由让自己停止这种联想了,毕竟他之前从没对自己的爱马发过火,这是第一次。“她是不是···不会来了?”

回想着周一早上自己离开家前,沐月那平淡的神情,使他有些相信自己的推断了。

天河并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对他来说,一件毫无希望有转机的事情,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去担心了。他摇摇晃晃地走进坎特拉车站的候车大厅,找了个空位就瘫坐了下来。

坎特拉不愧是首都,车站的大厅十分空旷,就如同千年前神话中记载的宫殿一般,几盏晶莹的吊灯把整个宫殿内部都给点亮,从顶部投射下来的无遮挡的光线与在宽阔的室内不断反弹的声波放大了这个大厅的一切,放大了情侣们重逢的喜悦,也放大了单身马儿们难言的忧伤,当然,还有天河心中的自责与惆怅。

“凯特!你终于来了!”

“我想死你了,凯伊!你不知道我这个月有多孤独,都没心情画画了!”

“我也是啊!”

一只深灰色雌性独角兽扔下行李箱飞奔着扑到了一只白色天马的怀中,看起来又是一对久别重逢的异地情侣。

“银笛笛,今晚我们去哪玩儿呀?”

“你在小马镇植物园工作了那么久,还从没去过坎特拉的皇家植物博物馆吧?今天我带你去哦!”

“真···真的吗?!哇啊啊啊谢谢银笛笛!”

又是一对刚下火车的情侣,似乎看着有些眼熟···唉~管它呢···

无数欢声笑语在车站大厅里回荡着,但这些原本甜蜜的对话在天河心中就像一把又一把的刀子,扎在他的心里。

“该死的···要是我那天没有和她吵架···我今天也能和这些小马一样啊!唉!”他再次哀叹一声,彻底仰着头,瘫倒在椅子上。

时间又一分一秒地过去,原本到达坎特拉的情侣们都开始等候回程的列车,再然后···大厅里逐渐变得安静了。

天河也不知道自己是睡着了还是只闭目发呆了三小时,反正对于他来说,这两者都没啥区别。都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自己仍然没有等到最想见的那只小马,而此时,大厅的吊灯也从远到近逐一熄灭了,原本比大白天还要明亮的大厅如今则像黄昏时候的山村,只剩下几盏指引灯还在散发着微弱的黄光,引导着少有的夜归者找到方向。

整个大厅里除了流浪汉,就只剩下天河一马了,也难怪,都这个点了,就算是灯火通明的坎特拉商街也都该关门了,想回家的情侣们都已经坐上返程车了,来不及回家的情侣们也都在酒店住下,享受他们的幸福夜晚去了。只剩下孤单可怜的自己,就算是随着灯,也找不到方向。

天河不打算在大厅呆着了,再大的室内也终究是压抑的,自己本来就很不痛快了,何必再把自己的苦闷憋着呢。他想着,又走到了站台上。

周围实在是安静地可怕,坎特拉虽然是大城市,但车站修建在市区边缘,往外就是没有马居住的林地,所以到了午夜,这里依然很宁静。静到天河都可以听见一旁的虫鸣,与来自不远处山谷的风啸。

他就地坐下,抬头望着天,银河还是那样宏伟壮观,皎洁的明月已经快升到顶空,这些来自遥远宇宙的光源,也算是此时难得的美景了。

本来,应该带月儿来看星空的···带她去坎特拉山顶天文台,给她介绍这片他深爱的领域。可惜···现在只有他一只小马欣赏了···

天河再次看了看站台的时钟:还有半小时就到零点了,自己期待已久的情马节,也快要结束了···

惋惜之余,他萌生了一个想法。他想继续在这里守着,在这个早已空旷的站台。从他俩结婚以来,虽说感情日益平淡了,但每一次和她的约定,他都没有违背过,这可能算是自己为数不多还能坚持的东西吧···那么今天,也如此吧。

他决定把这半个小时也守过去,既然约定了情马节见面,那么就等情马节过去了再离开吧···至少我履行了承诺,也算是对她爱的证明吧。到了零点,会有一班往返小马镇与坎特拉的夜班列车到站,到时候我再回去吧···回去和她亲自道歉。

“沐月···我爱你呀···”

“沐月···我真的很爱你呀···”

“那天的事真的很对不起···”

“对不起!”

他把这一番话说给这片夜空,他知道没有谁会听得见,但能把这些话说出来,他感觉心底很舒畅,同时又有一种释怀感。

虽然情马节是个暖心的节日,但这毕竟还是二月,尚有些威力的北风夹带着空气中的水汽掠过站台,天河就算披着他那身斗篷,也还是被冻地发起抖来。

“哐嚓——哐嚓——”往小马镇的方向,有个声音正不断接近,那是夜班列车的声音。

“嗞——”伴随着列车的刹车声,车站零点的钟声也同时响起了,215日到了,自己终于守到了最后一秒,该回去了···

天河又叹了口气,朝着车厢门走去。

但还没等他上车,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就从车厢中传来。“糟了糟了糟了!”

这声音···是···

还没等天河反应过来,那只小马就冲到了车门,她刚准备下车,就撞见了站台上的天河,二马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愣住了。

这正是···自己等待了许久都没有见到的···那只特别的小马。她的头发乱糟糟的,没有做什么特别的打扮,只有随身背着的一个医疗箱。

“沐月?”

“天河!”

小夜骐的眼睛里最先涌出泪水,她一下子从车厢上跳下来,拍打了两下蝙蝠翅膀,扑到了天河的怀里。“天河···对不起···我···我来晚了···”沐月的两只前蹄把天河抱得紧紧的,她紧闭着眼,想压制住自己的眼泪,但还是徒劳。

起初天河还以为这是梦,是他迷糊太久产生的幻觉,但当对方的体温传递到自己身上、当对方的泪水滴到自己的背上,他才慢慢意识到:这是真的!

紧接着,小陆马的眼泪也憋不住了。他将自己的前蹄慢慢合拢,也抱紧了自己的爱马。

“情马节快乐,二位~希望还不算晚。”负责清车的列车员走到车厢门口,看着眼前这对恩爱的情侣,发自内心地祝福到。“不过我们的列车马上就要发车了,你们是想留在这儿还是坐回程呢?”

“当然是留在这儿~”天河空出一只前蹄来擦眼泪,另一只仍紧紧地抱着自己的伴侣。“谢谢师傅,不晚!这真的不算晚!”天河说着,很快泪水又涌出来了一波,鼻子一酸,又说不出话来。

······

坎特拉商业街,午夜0:30

空旷的大街除了路灯以外,就很难再见到其他光源了,就连街道两旁的酒店,也不剩几间亮着灯的房了。整条大街上就只剩下这一对情侣,虽然孤单,但他们并不觉得寂寞。

“天文台还开着吗?”

“应该还开着,不过我想都这个点了,他们应该不会接收非学术研究目的的访客了。”

“噢···好吧···嗯···真的对不起,但之前实在是情况紧急,那位患者中的毒,如果不及时排解,就会很快危及到生命···我真的是刚准备出发就···总之···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

“没事的!”

“可我还是···”

“真没事的!”

小夜骐抬头看了看自己的爱马,她在来的路上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容易被原谅。她明白这一天对天河很重要,对他们的感情也很重要,尤其是在不久前发生过争吵后···这样的节日是难得治愈他们感情伤疤的机会,可她却因为自己的职业准则不得不违约了。在她的预想里,天河肯定会气得一整天不想和她说话,但现在,他的神情竟然如此的愉悦。

“月儿?”

“嗯?”

“对不起···”

“啊???有什么对不起···是我的···我的错啊···”

“对不起那天···那天我吼了你。我太自以为是了,却没有站在你的角度去想问题,你是医生,你的心比我想象的还要仁慈、还要坚强,这让你能够抛弃个体的情感为其他小马奉献···让你能面对生离死别依然保持乐观···那天,真是我错了。”

“唔···好啦~你也别太夸奖我啦,而且,乐观什么的,正是天河教我的呀~我才应该道歉,那天的事你说的确实有道理,而且情马节···也的确是我没有及时通知你···我本以为你会离开,但当我看见站台上的你的时候···我真觉得···实在是太···太委屈你了···对不起!”

“哎呀哎呀,又哭了。没事儿,真没事儿。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本来我就不太喜欢这什么所谓的情马节,太多虚伪的爱都是借着这种形式苟延残喘了,我一点儿也不羡慕。”天河有些骄傲地说着,随后底下身子,亲了亲沐月的脸颊。“有你在,每天都是情马节~

月渐渐开始下落,两只小马的影子也正被渐渐拖长,他们相互依偎在一起,再也不孤独,只有甜蜜。

夜已渐渐沉落,而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4dabc8a23ea78bcc.jpg

图片作者:@缤纷彩彩

回复 【短篇】【OC】《迟到的情马节》

有你们在,每天都是情马节~

回复 【短篇】【OC】《迟到的情马节》

另:这省略号的点为什么这么大【手动滑稽】

回复 【短篇】【OC】《迟到的情马节》

真是篇充满爱意的发糖文呢。心理刻画得很贴切。

只要有另一半,每天都是情马节~

你的心,就是我的归属。

回复 【短篇】【OC】《迟到的情马节》

谢谢!回复#3 @1516 :

 

回复 【短篇】【OC】《迟到的情马节》

可能是文本问题吧233333回复#2 @The Pony Alex :

 

回复 【短篇】【OC】《迟到的情马节》

写的真的棒啊!

dl #7
回复 【短篇】【OC】《迟到的情马节》

心理描写很自然很贴切。环境描写也挺准时。

由于本人自身的原因,感觉和主角相似度挺高的,因此见到此文的第一印象特别好。

情节构思得很顺畅,有起伏也有平坦,冲突出现得恰到好处。

感觉结尾部分有点力不从心?是不是因为快到截稿日期了而匆匆写完的XD

如果有后续的话,请邀请我来吃糖:3

回复 【短篇】【OC】《迟到的情马节》

其实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还有这个比赛,当时写到这里的时候,是因为已经快到凌晨4:00了,而且这是情人节的特别篇,我不想拖的时间太长了,所以就赶着写完了2333333回复#7 @dl :

 

回复 【短篇】【OC】《迟到的情马节》

其实我所有的小说都是同一个世界观的,所以说后续的作品,就是我的其他作品。嗯,未来有一个中篇和两个长篇,但是我目前只写了那个中篇,而且还在更新当中。目前发在贴吧上,但是以后可能也会发到这里来。回复#7 @dl :

 

dl #10
回复 【短篇】【OC】《迟到的情马节》

回复#9 @Unistar Galaxy :朋友你好像没有直接回复到我,今天再次阅读的时候才看见的23333我会继续关注的啦!

 

回复 【短篇】【OC】《迟到的情马节》

好甜!(=・ω・=)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