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你和朋友们结缘的时候,甚至可能还未相识。
【短篇翻译】厮守到底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7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7 天前 • 2人收藏 • 172人看过

厮守到底

Together In The End

 

作者:Trials

原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59645/together-in-the-end

译者:1516

 

“我们现在要坚强起来,飞板璐,”黛茜说,“闭上眼,再睁开时就都过去了。”

 

慰藉




云宝黛茜正尽全力穿过小马镇。

如果是平常,黛茜会飞慢些,也不会离地面那么高,但,当时,一点都不平常。她的翅膀飞速调整姿态,险险地避开房屋与树林。时而左拐时而右拐,她真希望自己只在意蹄头的事情,而非周围充斥着的恐慌与忧虑。雌驹、雄驹,无论成年与否,都在尖叫,融成了一个彻底疯狂与混乱的大漩涡。

飞板璐仍独自一马,时间不多了。

几周前,一颗巨若行星的流星体在遥远的宇宙里被发现。起先没多少马在意,但后来,科学家们发现它在直直冲向艾奎斯陲亚,于是一切都乱套了。在最后一次问候与演讲结束后,代表日月的两大公主齐齐出发,期望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这次危机。自那以后,她们便杳无音讯了。

云宝黛茜抬头一瞟,算了算自己还剩多少时间。一团巨大的黑色物体占据了天空,伴有赤焰色的火花四周闪耀。她深吸一口气,继续穿梭于街道之中。看起来,时间还很充裕,可惜总共就没多久了。

继公主们动身数日后,一批科学家开始投身研究另一个能截停这带来毁灭的流星的方法。新的计划出炉得快,否定得也快。最初,大家一直以为独角兽一族一定有什么办法能在灾厄降临前用魔法解决这次危机。

计划还未执行,她们很快就发现,如果一切顺利,这次尝试会彻底地,意外地,消灭所有生命。可仅仅只是流星体所携带的动量释放出来,就足以制造一场规模堪比上千个太阳的大爆炸,完完全全摧毁整个行星。不管怎么选择,流星体都会把他们清理干净,而他们对此却束蹄无策。

如今,死亡还不完全是黛茜最在意的事情,不过鉴于当下的情况,它迟早会是的。不是说她没有死亡这个概念:特技表演本来就会出事故和危险。错一个动作,你就上天了。没得后悔。黛茜早就无所畏惧了,她每天早上起床时都清楚,那一天可能就是最后一天,只是 —— 她没意识到那一天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就是今天。

她刹在了半空中。飞板璐的家已在正左边。时间仍在流逝,黛茜跨上台阶,冲过大门,此时已经没必要再注重礼仪了。

“飞板璐?”她大声地喊。没有回应,她再一次喊道。

“嘿,飞板璐,你在吗?”

又一次,没有回应。没时间可以浪费了 —— 黛茜必须立刻找到她。她迅速扫视了一楼的每一个房间,随即将目光投向楼梯。没有丝毫停顿,她三步并作两步迈上了几节楼梯,又喊了起来。

“飞板璐,好啦。你在哪?”

“谁—谁在那?”一个颤抖的声音回荡在空中。从声音判断,它肯定是在卧室。正如她名字Dash字面上的那个意思,向右一个急转她就看见了躲在几层床单下的小幼驹。橙红色皮毛,凌乱的紫色鬃毛,这只可能是那一只幼驹。

“是我啊,飞板璐。你还好吗?”黛茜谨慎地发问。

用着几乎与黛茜一样快的速度,飞板璐蹿出床,紧紧地抱住了身前的成年雌驹。趁此机会她将头直接埋进了黛茜的身里,又惊又喜。不过也到此为止了,黛茜很快就感受到了挂到她皮毛上的泪珠。

“我不好,云宝黛茜。”她边噎边泣,“我一点……点不好。”

随着惊喜的过去,黛茜恢复了思绪。她也给了飞板璐一个大大的、温暖的拥抱。

“好啦,孩子。我们会共同度过的。想要做些什么迎接终……”她突然一怔,几乎就要说出来“末”了,幸好脑子及时转了个弯。飞板璐还只是个孩子,这么说只会让她感觉更糟。虽然她可能早就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但她肯定不需要再被刺激一遍。

“终什么,黛茜?”飞板璐满怀希望地问,吸溜着鼻子,慢慢冷静了下来。

“终……中午。想干些什么特别的吗?”

“可—可为什么找我,黛茜?你为什么来找我而非你真正的朋友们?”

这惊住了她。如果不是因为某个显而易见的原因,这句话肯定会是最令她震惊的,无形间压迫着她喘了口气。黛茜松开了飞板璐,直视着她,回答她的问题。

“因为她们并不孤单,小璐。她们有自己的家庭,总会有别的马去安慰她们。而你,只有我了。”




六只小马围成一圈,站在一个图书馆内的书架与木制家具旁。气氛阴暗沉郁,和每位雌驹的表情并无二致。她们全部陷入了沉默,似乎都在等彼此开口。

“好吧,我猜你们都已经听到消息了,”暮光闪闪说完后痛苦地叹了口气,“我们所剩的比原先预计还要少一天。明天就是终结。”

再一次,房间被沉默笼罩。

暮光闪闪又一次开口,“我很抱歉,女孩们,但我不能陪你们到……最后一刻了。我要回到坎特洛特去陪伴我的家马。斯派克今晚就会和我一起回去。”

突然,其余的每只小马都开始齐声说话。而又同时停下来想让其他几位先说,沉默几秒后又一齐开口,重复着刚才所述的内容。笑声在她们中间传递起来,尽管只是微弱、惨淡的笑声。除了瑞瑞自己,每一位小马都指向了她。她感激地点了点头。

“我的朋友们,”她开口道,“甜贝儿还要我去陪,我们的父母来不及赶回来和我们一起。而且,即使他们能来,我也不能就这么抛弃我的亲妹妹。很抱歉,我没法明天与你们一起了。”

“我也是 —— 我的动物们还不知道将要面对什么,我也不想告诉他们,”这次是小蝶了,“我非常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但我也很在乎他—他们,我……我就是不能。”萍琪把一只蹄子放在明显越来越沮丧的小蝶身上。这只天马直接把头埋在了萍琪的皮毛中,发出一阵阵细小、模糊的抽泣声。

“我也不行,姑娘们。采石场那边,我家里基本不与外界有什么沟通。我甚至怀疑他们还没听到过这事,我现在不能就这么背弃他们。再说,我也好久没跟他们说过话了,如果我不回去看看,真会后悔一辈子的!“萍琪的脸上还挂着个无精打采的笑容。

“对了,女孩儿们。咱也不能就那么把咱家往那一丢。小苹花儿现在可吓死了吶,咱真的做不到,”阿杰说话时把帽子挪了下来,遮住了眼睛。“对不住,这事儿就这样。”

在五位皆已发言之后,他们转向了始终盯着地面的云宝黛茜。她发觉自己正被盯着,但仍选择了沉默。阿杰轻轻推了她一下,“如果你不想说,那也没啥。告诉咱们行还是不行就好。”黛茜在准备回答前,还用蹄子挠了挠脖。

“我还有东西要收拾,”她的声音单调乏味,毫无波澜,“我没法跟你们一起了伙计们 —— 外面有些小马,还没有像你们这般那么酷炫的朋友。我得……想要去陪陪他们,行了吗?”




“云宝黛茜,你听得到我吗?”

黛茜被拉回了现实。除了现实中即将来临的死亡外,她对一切的反应都相当快。转过身面向飞板璐,她回话了。

“怎么了,小璐?”

“我也不太明白,”她解释说,“你看上去就像在做白日梦。”

“我是走神了,但那不重要,”黛茜说,“所以,你想到什么可以做的事了吗?”

“嗯,想到点,呼吸下公园里的新鲜空气就不错。”

就那样?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了,飞板璐想要的只是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她托住了下巴沉思起来。毋庸置疑,她还能让事情更有趣些。“没问题,但你必须要比我快!”连回应都没有等,黛茜冲出了房间,荡下了楼梯。她听见了背后咯咯的笑声和喘气声,看来飞板璐跟她没差几个身位。没多久,黛茜感觉到花草从蹄下掠过,才反应过来已经在户外了。

小镇一片死寂。那些显然是与家庭或是朋友一起迎接最后一刻的居民们早已聚集了起来,路上已见不着独行的马驹。寂静得可怕,寂静得诡异,但黛茜仍不停下蹄子,继续奔跑。她们奔跑时发出的笑声回荡在这空寂的世界内,反而吸引了不少小马打开窗户,看看究竟是谁发出的杂音。

飞板璐最后赶上了云宝黛茜。赛跑已经接近尾声,公园就在前方触目可及,每一蹄子迈下去,云宝黛茜就近了一分。她跑着,回头却发现飞板璐开心地笑着,似乎她所有的烦恼和担忧奇迹般地不见了 —— 仿佛她即将要面对的死亡什么也不是了,以往美好、自由的日子又回来了,哪怕只有一小会儿。

莫名的愤怒在体内膨胀。她没有发声,怕吓到飞板璐,只是在脑子里自己想。死神从她这要夺走谁?飞板璐,还有其他幼驹,对于这种疯狂来说都太年轻了!他们凭什么需要遭受如此之苦?他们究竟犯下过何种罪孽?这一切简直就不公平!

这突然启发了她。生活是不公的,就这样。改变这条大道的唯一方法就是它们自行改变。正是出于那个目的,她放慢了步伐。不过很小心,免得她身旁正在急奔的幼驹看出端倪。既然命运不肯帮助小璐,就让她来帮忙吧。

不出意外,飞板璐赢了。她回身给了黛茜一个大大的微笑。“我赢了,黛茜!我跑赢你了!”她喘着粗气大叫着。

“没错,小璐……你赢了。”

与此同时,现实中正在逼近的荒谬感卷土重来。事态的严重性已经不言而喻,飞板璐的笑脸很快又皱起了眉。几秒钟前,她还在愉悦地炫耀胜利,可现在,她看上去已经不再关心。

“那么,想要一起坐一小会吗?”黛茜试探着。

“好—好的,没问题,”飞板璐说着,抬起了头看向空中那火红的圆球,黛茜没能及时阻止她。

“别!”黛茜喊了出来,用力把这位幼驹的头给压了下去。“别那样做,小璐!”她看向飞板璐,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看到一道长长的泪痕已经挂在了她的脸颊上,黛茜立刻自责起来,这都怪自己。“千……千万别抬头,好吗?”说完,她给了飞板璐一个拥抱。“别抬头。”黛茜轻轻一抹幼驹的脸,擦去了那仍在下滑的泪滴。

“好的,黛茜。我们休息一…一下吧。”

很快,他们就在一块舒适的草地上坐了下来。黛茜还特意让一颗大树挡住了流星,这样飞板璐就不能看到它了。黛茜回看了似乎已经陷入了深思的她一眼。最终决定先不打扰这只小天马,给她点自己思考的机会。又过去几分钟,寂静才被再次打破。

“黛茜,”她开口了,“那……那会痛吗?”

黛茜叹了口气。她不想欺骗这个孩子,想要告诉她其实自己也一知半解,但事情没那么简单。有时,一点点,善意的谎言要胜过真相,尤其当真相是所有她们已知的生命都无法避免这次死亡时。

“不,肯定不会痛的。”她撒了谎,“它就和我一样快,你什么都来不及感觉。”

又一次,两马陷入了沉寂。黛茜开始轻轻地敲击地面,脑子里回想着自己原本还能做的事情。奔跑 —— 好吧,就在刚才她已经跑了好久了。黛茜喜欢丰富的生活,所以不要再想跑的事了。那就,到湖里游泳?也还是算了:水总会让翅膀变得软绵绵的。通过实践可知,水对翅膀没什么帮助。和前面的一样——

“我们为什么不试试逃走?”

听到这个问题后黛茜眨了眨眼,良久又眨了眨眼。她知道,内心深处早就知道,即便她们能够与流星体拉开几千米,也活不过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她注视着小天马的眼睛,想知道她是否理解“已知的生物都将终结”的全部含义。而当黛茜发现有的仅是一双充满恐惧、哀求的眼睛时,她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或许,我们可以……”黛茜还没说完便被打断。

“求你了,黛茜,我们就试一试吧?”

“嘿,我正想说我们可以试试!” 黛茜笑着回话。“而且,我的翅膀也可以顺带锻炼一下。”尽管她说的话轻松而愉悦,飞板璐的反应和她原本所想相距甚远。飞板璐只是闷闷不乐地盯着地面,似乎在等待着。

“别轻易放弃,孩子。还有一段长途飞行等着我们呢。”她把飞板璐从地面抱起,放到了自己的背上。黛茜展开了她的翅膀,预热似的扇了下翅膀,她看着飞板璐,说:“抓紧了,小璐。”

黛茜跃向空中。她开始飞离那流星体,尽管看上去毫无作用,她也要试一试。毫不费力地扇动着翅膀,她又想到了些什么:如果她真的要死,她也要飞着死。飞行早已是她的第二本能,即使是生命的最后一刻,她也不会停下,否则一切就都不对了。

她不断加速,身边的风越来越大。很痛,但黛茜仍在加速。很快,她就感觉到飞板璐从她的背上滑了下去,她的蹄子飞快一递,救下了幼驹。

“我说了抓紧!”她的声音随着狂风飘荡。看到她背上的乘客点了头后,她把全部心思贯注在了飞行之中。

去哪里,黛茜心中并无定数。但只要那不断逼近的流星体仍在背后,她就无须担心前进的方向。才一会,她们就飞过了坎特洛特。她们低头看去,毫不在乎自己已经身处高空。黛茜想要找到那特别的薰衣草色独角兽,在终末来临之际,向她发出一切安好的信号,可惜好运没有眷顾她。

时间不断流逝,但,就在这时。黛茜开始听见尖叫和欢呼。回头看去,飞板璐正把蹄子高高举到了空中。不知为何,飞板璐从未到过如此之高这个常识,竟让她给忘了,而且直到刚刚才记起来。

有点意思。

黛茜微倾身子,一开始,仅仅一点,但很快就完全平飞起来。她仍在看向前方,一切似乎都未发生。唯一扰乱她的只有开始轻轻拽她鬃毛的飞板璐。她转过头,一脸好奇,就像在问:出什么事了。

从面部表情上,黛茜可以看出她并不享受。想要不被吹走,肯定要竭尽全力,她清晰地看到,一颗汗珠从飞板璐的额头上淌下。她没法听清说了些什么了,但,即便她能,那个要求也会被拒绝。这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黛茜决定适可而止,她不能让那位年轻的天马仍那么挂着,于是她开始飞速盘旋。桶滚(*一种飞行特技)本来就已经够疯狂够刺激了,再带个乘客,更……好吧,更多,更快乐,她经常这么说。接下来的几圈,连她都开始大脑发涨,但她不在意,快乐早已盖过了疼痛。

过了片刻,黛茜感到飞板璐松开了蹄子。那乱飞这事就算了吧,她想。于是黛茜决定继续直线飞行。风一下子变得更易接受,更易驾驭了。还有,现在她可以听到飞板璐对她的谩骂了。

“你就是个十足的……大傻逼,”飞板璐吼着,“讲真,你脑子有病吗?你疯了还怎么?”云宝突然想笑。而她一笑出来,飞板璐却变得更发火了。只见她皱着眉头,蹄子叉在身前,再次开始了连环嘴炮。“你笑毛啊?要死啊?你应该去精神病院……正经点,什么东西这么好笑?”

“你,孩子,”黛茜看了看她,“你。”

整个世界刹那间漆黑一片。




“没事的,云宝黛茜,”暮光闪闪说,“如果你不想告诉我们,也没问题的。”

尽管朋友的声音相当和善,黛茜却仍一脸坚决。因为一些,难以启齿的原因,她不想让朋友知道自己究竟想干什么,真正意图的重要性已经凌驾于这些朋友的之上了。

“那,就这样吧,女孩们 —— 最后一次我们齐聚一堂。”暮暮总结道。

平静来临。每只小马都对这意外的结果感到不安,不过得除了萍琪派。“呀,我们不是应该嗨起来吗?为什么不开个派对呢?”她试探着。

“实话实说,”瑞瑞最先开口,“我不认为现在合适,萍琪。”

“但,为啥不呢?”

“嗯……不太好解释。就是感觉不太合适。”

“那我们就让它变得合适,开动!来吧,黛茜,你难道就不想最后开次派对吗?”

“算了吧,萍琪,”黛茜不情愿地拒绝了。

“各位?派对?”萍琪一个个朋友望了过去,希望能得到一些肯定。但当她看到的只是五张愁眉苦脸时,她就坐在了地上。“行,这样也好,是吧?”话还没说完,她的下唇开始颤抖起来。“你们知道的,我们明天都要……都要死了,而你们这—这些马却想要让我们之间最后的回忆只是呆坐在这。”

一声不经意的抽泣声插入了她的两句话之间,“在……在我们度过如此多美好的时光后,你们竟只想着荒度余生。”一滴泪珠打在了萍琪身下的木质地板上。“不觉得那……就是有些夸张吗?”更多的泪珠滴落下来,聚成了一个小水坑。“我不想死,姑娘们!我不想把这些……全部抛弃!这不公平而且——”

萍琪的话还没说完,黛茜便坐到了地上,给这只绝望的雌驹一个安慰的拥抱,让她靠在自己的肩上放声大哭。黛茜完全不在意那些沾湿她皮毛的液体,那是她挚友的泪水,而萍琪远比这重要多了。其他的朋友们也加入了这次大合抱,用各自的泪水宣泄着相似的感情。黛茜环顾着她抱成一团的朋友们。也不知为何,在这混杂的情愫与悲伤之中,云宝黛茜感到了慰藉。

这便是她的朋友,没有任何事物,哪怕是那流星体,能够拆散她们历久弥坚的友谊。纵使明日就要分道扬镳,她们仍然不离不弃。于心,于忆 —— 厮守到底。




梦境悄然改变。黛茜不再是被朋友们所围绕,她发现自己在夜空中不断下坠。一个燃烧的火球在左,一片片云朵在右与她伴行。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何处。她只知道她在下坠,就这样。飞板璐在她上方,身子不断下落的同时伸出了蹄子。不知何故,她的语气似乎十分着急,像是在争取与黛茜对话。

但,这怎么可能?这就是个梦,对吧?相当逼真 — 比方说这掉落特效就很真实,她简直都能感受到掉落时背后扑打她的风。刻在飞板璐脸上的表情也十分传神,黛茜甚至都能看到一滴眼泪从扑腾向下的飞板璐脸上滚落。更不用提……

这不是梦

猛然振翅,黛茜冲上天空,握住了飞板璐的蹄子。解释可以再等等,逃离危险才是首要之急。当黛茜理清了以后,她又开始平飞,继续着她之前未完成的飞行之旅。

“飞板璐,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刚刚突然一声巨响,然后你就不动了。”飞板璐把蹄子挡在了眼前。她明显被眼前的事物所吓到了,黛茜可以感受到她恐惧的颤动。“然后,我们就开始下落了!我们一直往下落,我就是没法叫醒你。”

“没事了,孩子 —— 我们现在没事了。”

“但……但,我们其实有麻烦了,对吗?”

一声突如其来、惊天撼世的咆哮在空中迸射而出,响到黛茜不得不在提醒飞板璐堵住耳朵后,自己也飞速捂住耳朵以求自保。她的身体随着巨响一并震颤,仅从这一点上,黛茜就意识到末日来临了。这种程度的声音绝不可能是好事。感觉时代都变迁好久了后,声音才减弱下来。但,它没有消失,黛茜仍能清晰地听到同样的声音连续不断地传来。还好,它轻多了,只是仍然存在。

“云—云宝黛茜,那是什么?”

她打算无视这个问题。有时,相比直言各种坏消息,沉默才是真金。她抬起头看向天空,想要证实她心中的猜测。现在不是晚上,她之前一直以为是 —— 只是流星体遮住了部分太阳,让天空昏暗了。她刚想进一步思索,天变得更黑了,声音变得更响了。

“云宝黛—黛茜……”飞板璐咕哝起来,“我害怕。”

黛茜侧身面向她,品红色的眼睛映入了幼驹的眼里。她继续飞行,举起了只蹄子,放到了飞板璐的脸上轻轻揉了揉。她带上了一个振奋的笑容,全然不管内心的恐惧。

“我,也,是,飞板璐,但我们现在要坚强起来,”她回应道,“闭上眼,再睁开时就都过去了。”

飞板璐听了,闭上了双眼,还把蹄子挡在了面前。“它结束后……还会发生什么,黛茜?”

“我跟你一样一无所知,飞板璐,” 黛茜直说,“但那不刺激嘛?”

万物皆已隐于黑暗之中。黛茜左顾右盼,除漆黑外别无他物。毫不在意,她仍在飞行。噪声已经提到了无法容忍的响度,她仍在飞行。黛茜不知道自己将要前往何方,她只知道她在前行。

一副副朋友的画面闪过了黛茜的脑海,她看到了仅仅一天前,她们抱成一团的模样。她想到了暮暮搬来的那天,她们那开心的模样。她回忆起了在飞行新秀比赛时,她们竭力支持她的模样,最重要的是,她追念起了她们共同的欢乐、欢呼、欢笑,以及,共创的那么多美好时光。尽管万物即将终结,她们仿佛仍在身边,哦,她对此爱得多么深沉啊。

之后,她再看不见,也再想不了了。

 

The End.


回复 【短篇翻译】厮守到底

诶等等,我好像在哪儿看过这个?不知道是英文的还是中文的,反正看过!

回复 【短篇翻译】厮守到底

(又见面了)请问这翻译了多久了?辛苦吗?

回复 【短篇翻译】厮守到底

回复#2 @LosticshyPam :

翻译没多久,两天吧。润校花的时间要久很多。很多地方最终还是达不到想要的效果。只能继续学习咯。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