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骰先攻

第一周:骰先攻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4,624 字

publish于 2018-10-12 发表

pageview共 1,222 人看过

chat共 1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4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若是继续前行,你必死无疑。”白胡子星璇的幽灵警告道。

  “说的跟真的似的,这座脏兮兮的破庙里根本没有什么能阻挡我。”天马无畏傲然回答,然后下一秒钟她的蹄子就踩到了一块压力板上。一阵快速的咔哒声之后,整条低矮狭窄的走廊下起了箭雨。

  每一发利箭穿透她身上的皮甲时都伴随着颤抖和咒骂。天马无畏活像猴子似的乱蹦乱跳,落荒而逃冲过通道。好不容易冲到另一边从死亡陷阱里逃出生天,她停下来回头张望。虽然喘得像条狗,但还是摆了个非常自信的POSE,朝她的伙伴们鞠躬致敬。

  “都看见了吧?天马无畏不可阻挡!传奇的冒险-”

  说到这里,她蹄子下面的陷阱门忽然敞开,打断了她这番骄傲的独白。但她的快速反应又一次救了她,天马无畏飞速展开插满了箭矢的翅膀,高高飞了起来,火炬照亮了下面的陷坑里林立的长矛,闪烁着锋锐的寒光。

  “咳咳,就像我说的那样,天马无畏不可-”

  天花板塌了,一下子把天马无畏砸进了坑底。

  * * *

  云宝黛茜放声尖叫,用两只前蹄玩命地挠自己的鬃毛。这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什么鬼,暮暮?天花板塌了?你把那玩意儿放那儿,害得我挂了!”

  “对,当然了。”翻着白眼的暮暮放低了DM帷幕。“我之所以设定那个机关还就是特别针对你的。难道这神庙的建筑师会想要让外来的侵入者在里面舒舒服服散步吗?顺带一提,外来的入侵者指的是任何生物——包括天马和狮鹫。这真的不能怪谁,只能怨你自己了。星璇甚至还专门告诉你前面有危险来着。”

  “怎么都好。”云宝没好气地哼哼着,“我还能把角色设定卡上的数字抹了,再投骰子造个新角色出来,对吧?”

  “对,云宝。当你建完新角色之后,你的新角色还赶得上冒险小队。”

  “好啦,伙计们,就赶紧的吧,趁着没有啥事拖累咱们,赶紧发展剧情吧。”苹果杰克一脸坏笑。

  “赞成,不过还是你来领队吧。”瑞瑞说道,“咱们队里谁也不能检测陷阱,而你是最可能活着过去的。”

  暮暮弓起了一边眉头,“瑞瑞,吟游者也是能探测陷阱的,你知道的吧?”

  “我想我可以吧,可我的敏捷值实在是太低了。而且我才不要牺牲魅力和说服力呢。”

  摇摇头叹了口气,暮暮重新抬起DM帷幕,继续游戏。

  * * *

  “我想,从这里开始就由我来领队吧。各位。”圣武士高声宣布。她花了些时间,把沿途每一块石头都戳了一个遍,专门把那些松动的石头都打上了标记。

  冒险者们很快就通过了暗箭陷阱,又跳过了陷坑,都没朝坑底那个短命鬼浪客的尸体瞅一眼。反正,掉进坑的装备已经捡不回来了。

  没一会儿,道路就通向了一间开阔的厅堂。冒险者们组成了防御队形。最前面的是两只陆马:圣武士全身白色的毛皮几乎都覆盖在厚重的铠甲之下,身边还有个名叫暴碎的黑色大块头,他唯一的铠甲就是背上沉重的斧头鞘。他们身后是两只独角兽,褐红色的吟游者丽钻,还有粉红色的女魔法师璇闪。

  这座大厅曾经是一所礼拜堂,但现在已经变成了阴森恐怖的墓穴。墙上到处都挂满了血淋淋的刑具,房间正中还放着好些带着束缚皮带的长桌。

  当然,还有好些腐烂的死尸四处散落在大厅里。

  整个小队刚走进大厅没几步,门就砰的一声在他们身后关上了。空洞而低沉的声音震得他们耳朵嗡嗡响,连墙上挂的那些刑具都被震得直抖。勇士们屹立在血迹斑斑的地面上严阵以待,那声音继续在回响。“所以,你们居然到得了这里,英雄们?干得漂亮。不过我看,你们也不是都那么走运嘛。”

  “别替我们担心了,”圣武士大义凛然,“就算没有无畏,你的僵尸小马也敌不过我们!更别提,马上就有个新的浪客要到了。”

  * * *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暮暮开了口,再一次把DM帷幕拍到了桌子上。“阿杰,你的角色根本不知道新队员马上要赶过来这回事。而且你凭什么觉得会有僵尸?”

  苹果杰克拱起眉头咧着嘴,“嗯……暮暮,你都说了地上有一大堆死尸了,这不明摆着它们要爬起来,和咱们杠上么?”

  “我是说了有尸体,我可没说这就非得是要和僵尸开战。”

  “亲爱的,我恐怕这桥段实在是太明白了。”瑞瑞说着,从茶杯里喝了口苏打水。“不过这也未必就是坏事嘛。说白了这房间里除了战斗之外也没别的好做了,所以这也不算是毁了谁的大惊喜。”

  “太对了,暮暮!这简直太明白最明白明白得实在不能再明白啦,僵尸们会爬起来一块儿‘喔~~~哦~~~’”萍琪跳起来,用后腿直立着,像拳击手一样在空中挥舞着前蹄。“而我们就会像蝙蝠侠那样‘砰啪!’还有‘乒乓!’而且还有‘啪嚓!’直到最后把它们通通都打趴下!”然后她出拳中途僵住了。“哦等等,我们队里可没有蝙蝠马!”

  暮暮呆呆地瞪着眼睛,看着萍琪端庄坐好,但是她飞快地摇了摇头,恢复了清醒。“呃……差不多,挺接近吧。现在,我能不能回到黑晶的台词上,然后开始这场明白得实在不能再明白的战斗了?”

  “黑晶?”云宝黛茜叫了起来。“真的假的?这就是你安排的反派?黑晶王?”

  “够啦!对对对,黑晶就是这一次的反派,要是你不喜欢的话,那拜托赶紧干掉他。这样你就再也不会见到他了!”暮暮用魔法使劲地把DM帷幕砸回原位。

  * * *

  “说到哪儿啦?……哦对了。”黑晶嘀咕着,“想起来了……我根本不在乎你们到底来了多少。你们都会死在这里,然后服侍我,就像他们一样。”

  “早该这么着了。”当全队纷纷拔出武器时,圣武士哼了一声。与此同时,整个房间倒在地上的僵尸小马们也站了起来,默默地确认了他们的攻击指令。

  第一个行动的是璇闪,她朝最靠近的不死生物发射了一轮魔法飞弹,把它打得跌跌撞撞,但是没能干掉它。

  暴碎下一个行动,他冲向前去,用他那特大号战斧一击就把两只僵尸分成了四段。又有几只僵尸绕到了他身侧,不过他都没怎么去留意它们,因为他们的撕咬几乎连他的皮都没伤到。

  圣武士将她的神圣力量投向包围了暴碎的怪物们,把其中几只给烧成了灰烬,为野马留出了退路。几个摇摇晃晃的怪物转而朝她这边冲了过来,但是她毫不畏惧地挡住了它们的去路,抡起盾牌把它们的下巴都给敲得粉碎。

  丽钻抄起了她的鲁特琴,用魔法拨动琴弦开始伴随着旋律引吭高歌。星璇的幽灵也一同加入,和她一起二重唱。

  这时候大厅的门板忽然化作了大块的碎片四处飞溅,第四个天马无畏一记猛踢踢碎了大门冲了进来。“别担心,伙计们!这个交给我了!”她大呼道,先花了点儿时间摆了个无比英勇的POSE,然后迎着一群僵尸冲了过去。当冲到最近的那个面前时,她一个转身,瞄准了那东西的脑袋……

  * * *

  苹果杰克和萍琪的哈哈大笑声响彻整个房间,瑞瑞和小蝶比较含蓄,只是捂着嘴嘻嘻笑个不停而已。暮暮和云宝则同时抬起蹄子按住了脸。这次进攻骰的点数投出了一个1点:判定为自动失蹄。而且根据暮暮那边投出的点数来看,恐怕结局比这还要糟糕。

  * * *

  天马无畏那糟糕到极点的攻击不但完全没有击中自己的目标,还害得她一个筋斗滚进了僵尸堆里。当整群僵尸都趁着她晕头转向之际扑到了她身上的时候,队里耳朵比较敏感的英雄说不定能够听到她的遗言:“这游戏蠢透了!”

  趁着僵尸们都聚在天马的遗骸上,璇闪不失时机地往它们中间射了一发火球术。虽然她把爆炸半径之内所有的不死生物都轰成了渣,但她却忽视了没有被她魔法飞弹干掉的那个僵尸。怪物趁机扑了上来,用带着尖锐裂口的碎裂蹄子狠狠抓了她一下子。

  随着暴碎的大斧再一次的挥舞,又是几个僵尸被干掉了。剩下的僵尸们死死咬着他的腿,用蹄子在他身上又是踢又是抓。圣武士努力重整旗鼓去支援,但却又不敢把丽钻扔下不管。吟游者继续大声歌唱。

  女魔法师又朝着她的攻击者胸口来了一发魔法飞弹,这次彻底摆平了它。接着她跑到了更安全的位置,招呼吟游者也赶紧过来。就在此时,又是一大堆僵尸从天花板的陷阱门掉了下来,闯进了战场里。

  “嗯……我想我现在得狂暴了。”暴碎说道,“当然,如果大家对此没有意见的话。”经过一番仓促的许可之后,野马低头看着蹄子上面的一个镯子。上面刻了一行字“自强课程”。“要是僵尸敢挡道……”他轻声念道。

  * * *

  “……把他们脑袋都打爆!!!”小蝶放声大吼。她怒目圆睁,瞳仁紧缩,抄起骰子重重砸在桌子上。结果投出了一次重击,干掉了一个怪物。然后她又继续砸了一次骰子。

  “铁血真的教过这种口号吗?”当怪物像割麦子一样纷纷倒下时,暮暮小声问道。

  瑞瑞笑嘻嘻地望着她。“那有什么关系。”

  * * *

  当狂飙的金属旋风平息,气喘吁吁的野马依然屹立,而身边只剩下了一堆七零八落的破碎肢体。

  房间另一边,圣武士耸耸肩,从她一直在激战的队伍旁边跑开。吟游者依然在捧着鲁特琴热火朝天地又弹又唱。星璇留在后面,一直在扮鬼脸分散着不死生物们的注意力。

  很快又轮到了暴碎的回合,他朝着剩下的僵尸们冲了过去。

  * * *

  两个钟头,几次遭遇战,以及迎接并告别了另外十个命运悲惨的天马无畏之后,冒险小队在白胡子星璇的指引之下终于来到了死灵法师的秘密圣所。黑晶王大模大样地坐在白骨堆成的王座上,还有一帮身穿黑色连帽长袍的家伙,每边七个,侍奉在他左右两侧。

  “你的恐怖统治到此结束了,你这野兽。”丽钻说道。

  “啊,对,吟游者。”黑晶甚至都没抬眼看她,只是盯着面前漂浮的酒杯。“我一直都在盯着你们呢。要是你哪怕伤到我的任何一个奴仆一点点的话,我都会留意你这份自信的。不过,我相信你甚至连剑都没有出鞘过一次,不是吗?”

  “嘿!就只是因为她根本没打过架那也并不表示她没帮上忙,你这坏蛋死灵法师先生!”璇闪大叫道。

  黑晶抬起眼来,短短扫了她一眼,便又回到杯子里的液体上去了。“璇闪,是吧?你的力量令我印象深刻。当你归我所有之后,你定会好好侍奉我。”

  圣武士拔出剑来严阵以待,“我恐怕我们谁也不会归你所有的,黑晶。你就准备好好领教一下吧。”

  “我也久仰你的大名了:赛蕾丝蒂娅的忠实圣武士,光光蹄。”

  * * *

  桌边响起了一阵窃笑声,就连暮暮努力保持的扑克脸都崩坏了。

  苹果杰克气哼哼地在桌上拍了一蹄子。“又笑?笑什么笑!咱都告诉过你们了,对于圣武士而言,光光蹄这名字再合适不过了!咱就不知道你们笑个什么劲。”

  * * *

  “光光蹄,”黑晶轻声窃笑着,“赛蕾丝蒂娅的圣光或许可以保护你不会转化为不死生物,但你还是会死。在我干掉你们之后,我会让你的朋友们把你的每根骨头都啃光。”

  “是是是,大话我们听得够多了,可是你就光说不练。”无畏嗤之以鼻,展开翅膀大步向前,“你的喽啰们是要呆一边儿看着呢,还是我们马上就要开打了?”

  “对,无畏小姐,我们马上要开打了。不过在开打之前,说不定你该先来领你的袍子。”黑晶指了指他王座旁边挂着的一件黑色长袍。

  “你这话是什么意-”天马无畏的话没说完就卡了壳,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些黑袍子的家伙们同时掀开了兜帽,十四张染血的面孔正在面对着她,十四双呆滞的眼睛在和她对视,脑袋上还扣着十四顶冒险家帽子。

  “是僵尸天马无畏大军!”璇闪尖叫起来。

  黑晶呵呵一笑,“因为你很快就用得上了。”他把酒杯飘到一边,撤掉了魔法让它摔在了地上,从王座上站了起来。

  * * *

  “真是不酷,暮暮,真是一点儿也不酷。”云宝黛茜脸色黑得像锅底。

  暮暮放低了她的DM帷幕,冲着她的朋友露出了调皮的坏笑。“开始骰先攻权。”

 

utopia  幻形灵 #1
回复 第一周:骰先攻

笑出了声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