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立冬
  独角兽 站务 赞助者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我们留存于世的那些(The Things We Left Behind)

本作评价
12()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题图:

large.png

由Derpibooru的basykail画师所绘制

题图原网址:https://derpibooru.org/1536074

 

原标题 Original Title:The Things We Left Behind

中文标题 Chinese Title:我们留存于世的那些

原作者 Original Writer:FabulousDivaRarity

译者 Translator:立冬(Winter Comes)

原网址 Original Website: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432340/the-things-we-left-behind

作者许可 Author's Permission:

捕获.PNG

 

正文:

 

我们留存于世的那些

The Things We Left Behind

 

作者注:

 

这是从忧郁中获得的意外产物,不是计划好的。但在我看来没什么大问题。

准备好悲伤吧。

希望这篇故事能够打动你。

 

 

挤压,汲取,猛抽,涌出。

呼吸机的声音、压、吸、抽、涌的循环是唯一能让他活着的东西了。液体晃动的声音表明他的肾脏一直保持清洗状态。他的头发,曾经那么光鲜亮丽,现在也随着年龄的增长变成了银灰色。皱纹破坏了他的脸。年老对任何小马都不友善,但直到去年他还是相当健康的。他一直保持着他的思想,他的智慧,他的锐气。除了他年轻的状态,什么都没有从他身上被夺走。

但后来,那一天还是来了。他妻子接到命令去了一个叫小马谷的地方,他独自一马。他女儿一段时间前从皇宫搬走了。她去了坎特洛特,作为代表协助其他公主处理水晶帝国的事务。那天,他在皇宫里。卫兵还在那里,监视着他。但他们没有多少烦恼。他走到阳台上,环顾了这片由他统治了60余年的王国。现在和那时候相比变化并不大。小马们仍旧非常高兴。光明和爱像往常一样为帝国和整个小马利亚注入着能量。他俯身在阳台上,看着太阳落在帝国上空。

然后,事情发生了。支撑他的栏杆倒塌了。尽管水晶使宫殿变得异常坚固,但多年来的袭击削弱了阳台的结构,尤其是栏杆,因为它没有那么厚。他跌了下去,速度越来越快,高度越来越低。他试着点亮他的角施法,但他的魔法很弱。卫兵们争先恐后地试图救出他们倒下的王子,但由于他体重轻,没有吃那么多东西,也没有出去锻炼,他以惊人的速度坠落。卫兵也仅仅是天马。他们没有魔法来辅助他们。他们试图从地面请求增援,增援火速赶到。但他从试图救他的卫兵旁擦身而过,然后重重地砸在地板上。他的骨头在那一刻非常脆弱,断了开来。他的背断了,肋骨几乎被压扁了。

卫兵急忙把他送到医院,给他的妻子、女儿以及暮光公主报了信。当然,她们立刻就来了。她们一个接一个来到时,他正在手术台上。首先是韵律,然后是暮光,最后是一路从坎特洛特赶来的凝心雪儿。他出来时,形势很严重。他的伤势太重了。他们试图治愈最坏的伤口,取出骨头碎片,并试图复位他的肋骨。他们试图治愈他的背部,但他会瘫痪。他的腿骨被固定住,以帮助他们愈合,但这已经是他们遇到的最小的问题了。他的内脏严重受损。医生们曾试图修复最严重的损伤,但重要的是,他们需要天角兽的魔法。所以三个公主都试图治愈它,但即使他们的魔法结合起来也只能没起到多大作用。他们试图治愈它,但最终仍旧是徒劳无功。他身体的损伤意外导致他昏迷了。医生不确定他会醒来。

雌驹们哭了起来。他们互相拥抱,试图安慰对方,但只有凝固了般的寂静。他们都知道他们说什么也无法令事情好转。他们一同伤心着,试图在黑暗中找到一些光明。但仿佛什么也没有。

那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了。她们一直在等待他的病情好转,但什么也没有发生。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逐渐恶化,她们再也熬不住了。是时候该让他安息了。他们不想让他再受苦了。她们每匹马都和他待在一起一段时间,然后道别。先是暮光,然后是雪儿,最后是韵律,她现在就在他的旁边。

她看着她的丈夫。他看上去既脆弱又矮小,和之前她嫁给的那匹强壮的雄驹已经判若两马。她看着他,回忆历历在目。他们的婚礼,拯救水晶之心,他们女儿的诞生。回忆只会令她心碎。这不公平。她和女儿依旧这么年轻,但丈夫已经老了。她感到她被愤怒所贯穿,但很快这种感觉就消失了。现在生气对她没有任何好处,等以后当她独自一马的时候再说,这样她不会伤害任何小马。她希望丈夫的最后时刻是幸福的。她曾考虑让女儿在那儿说再见,但她的母性否决了这个想法。她不想让她看到心脏监护仪的显示变成一条直线,因为那可怕的声音而做噩梦。她不想让女儿看到他的尸体被带走。她曾考虑过让暮光留在那,但友谊公主决定在和她的哥哥道别后去坎特洛特,帮助塞莱斯蒂娅公主和露娜公主准备一个面向小马利亚全境的为王子的演说。韵律公主要和她的女儿一起向帝国发表演说。

这是她和他在一起的最后时刻,她知道她会在前方漫长的道路上慢慢地消化掉这些。她现在要独自走下去这条路,像寡妇一样。如果她确定他最后的时光是美好的,她知道她会更容易放下这些。她走到他跟前,亲吻他的脸颊。

“我爱你,银甲。我永远爱你。”她说。然后,她用魔法点亮了自己的角,碰了碰他的角。她以魔法的形式给了他她的爱。然后,她又点亮了一次。她用她最珍贵的回忆填满了他的脑海。当最后一丝晚霞褪去时,她知道是时候了。她抬头看医生,点头示意。医生一个接一个地关掉了那些维持他活命的机器们。心脏监护仪的哔声从间断的变成持续的一声。她长长地叹了口气。结束了。她吻了他最后一次。

他临终前立了遗嘱,说要把自己的器官捐给其他小马,而且把他所拥有的所有东西都捐给像他以前那样想当皇家卫兵的小马。他的许多内脏都损坏了,但他仍然可以提供一些内脏。他的肝脏给了一头肝脏早已衰竭的小马驹,他的心脏奇迹般地完好无损地经受住了这一切,在一匹想要成为皇家卫队但有心脏病的雄驹的胸膛里跳动着。他在坟墓外实现了他的愿望。

她看到几个卫兵在解开机器后把他带走,他的器官在她今天决定拔掉插头的那一刻就已经被拿走了。现在,是时候让其它一切开始了。

在她离开之前,她凝视着这个房间。这个房间曾经是他们的会客室。有时如果晚上卧室里感到令马窒息,他们会睡在那里。他们会像几个十几岁的孩子一样偷偷溜走,在床上一起笑。他们会接吻,会大笑,有时还会一起唱歌,即使那些愚蠢的歌毫无意义——只是为了看见对方笑。她把他放在这个房间里,希望积极的记忆能产生某种影响。但它们并没有。而现在,这个房间却无情地提醒大家,马生若蜉蝣,只在朝夕之间。她一蹄跺向光滑的门框。

“再也不会有无忧无虑的笑声了……剩下的只有沉默。”她对自己说。她想,她如果再进这间屋子,那令马恶心的死亡的气息再也挥之不去。再也不会听到他的声音,脑海里只有那条白色的直线和永久的哔声。所以,她向这个房间道别了。向那美好的记忆,可怕的记忆,希望的记忆,痛苦的记忆通通道别了。过了一会儿,她站在那里。她承受了一切。她的情绪几乎使她绝望,但她把它们压制住,不让它们浮现出来。较晚一些的时候,她一匹马独自休息着。现在,她必须坚强。

她从房间里退了出来,关上门,把所有东西都甩在了身后。

她发现女儿在房间里哭泣。当她为逝去的那些哭泣时,她走到她身边,张开她的翅膀,围绕住了她。看到女儿心如刀绞,她也几乎心碎了。但她知道,现在她必须成为她坚强的支柱。成为她在这段艰难时期里的依靠。当她女儿要求独处一段时间时,韵律公主迫使着自己去他们的卧室。她走进房间,坐在床上。她环顾四周。许多美好回忆还在这里。他以前作为皇家卫队穿着的盔甲挂在墙上。他小时候喜欢的旧玩具Brutus Force就放在一个角落的架子上,他曾希望把它传给孙子。墙上贴满了他、他们、他们和女儿的照片。她看着他们生命中的各个瞬间:他们的第一次约会,他求婚的那晚,他们的婚礼,凝心雪儿的出生,雪儿刚学步的时候,雪儿从学校毕业的那天。

她的心疼得厉害。她感到来自全身的痛楚,仿佛所有骨头都被搅得稀烂一样疲倦。她躺在床上,把自己裹起来,睡着了。她醒来时,天已经很黑了。夜幕笼罩着帝国,当现实中的一切都重新回来时,她开始哭泣。只有在黑暗的掩护下,她才敢这样做。她为自己、为女儿、为丈夫、为自己的国家恸哭。在把眼泪都哭干了之后,她又睡着了。到了早晨,她重新振作了起来。

她向她的臣民们致辞,表达了他们对失去亲人的悲痛,并表示她们会尽快处置好王子的后事。她向大家强调了她们需要时间来安慰彼此,重新振作。作为结尾,她说尽管缺少一位王子,她还是会保护王国的安全。她感谢他们抽出时间,然后离开了。她负责王室事务,照看留在家的女儿,直到葬礼结束后,她再尽她所能将所有事务继续下去。

葬礼的日子到了,这一天她感到阴霾笼罩。公民、卫兵、贵族和她的公主们排成长队,纷纷向她和雪儿表示悼念。这个环节似乎在一瞬间就结束了,尽管事实上持续了几个小时,朋友和亲人互相谈着回忆,轶事,互相委婉地告别。尤其是暮光闪闪,被她与银甲一同长大,看着他成为一名卫兵然后成为一名王子的往事所打动。她随着回忆笑着,哭着。韵律公主试图留下那些记忆。除了悲伤,有些事情也值得她去沉思。葬礼之后是一个宴会。她挑了一点吃的,尽力地安抚那些关怀着她的眼睛。然后,就是埋葬的时候了。他们以亲切的话语和鲜花同他在地下长眠。当他们把闪亮的棺材放在地里时,她和雪儿紧紧地抱在一起,他们每匹马都在棺材上放了一朵花。一朵玫瑰代表韵律,一朵百合代表雪儿。之后,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接下来的几个月对她来说是一段艰难时期。自己消化自己的悲痛是困难的。但她还是想办法做到了。她遇到了接受了她丈夫器官的小马。这极大地帮助了她,使她知道他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活在世上。她听到他的心脏在皇家卫队成员的胸膛内跳动,这使她平静下来,使她昏昏欲睡。知道他的心脏还在跳动,她振作了起来。当她那天晚上进入卧室时,她平静了下来。那天晚上,她用蹄子拿起了Brutus Force,闻着布娃娃身上银甲的气味。她从气味中找到了慰藉。

小马们会由王国的一草一木而回忆起他,由天空中的阳光和它在盔甲上的反光而回忆起他。但最重要的是,小马们会由他留存于世的那些而回忆起他:他的话语,他的遗产,他的笑容,最重要的,他的家人。

 

 

感谢为我指正翻译的所有人!

#1
CelestAI  FakeAI
回复 我们留存于世的那些(The Things We Left Behind)

挤压,吮吸,猛抽,涌出。我想歪了。

2019-02-17
#2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我们留存于世的那些(The Things We Left Behind)

他们每个“人”

前面已经“马生如蜉蝣”了,看来是没完全替换?

2019-02-17
#3
立冬  独角兽 站务 赞助者
回复 我们留存于世的那些(The Things We Left Behind)

回复#1 @Shine Sky :

瓦卡塔

2019-02-17
#4
立冬  独角兽 站务 赞助者
回复 我们留存于世的那些(The Things We Left Behind)

回复#2 @1516 :

这就改,感谢指正!

2019-02-17
#5
回复 我们留存于世的那些(The Things We Left Behind)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家有长生种爱人是长生种的悲哀

2019-02-22
#6
jazspid  独角兽 小编 赞助者
回复 我们留存于世的那些(The Things We Left Behind)

维基译名表:

Brutus Force

神力布鲁托(原)

神奇的布鲁托(国)

10 天前
#7
歌者  幻形灵
回复 我们留存于世的那些(The Things We Left Behind)

有趣吧。。。。。。。

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