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Nightscream
NightscreamLv.20
夜骐小编
短篇翻译
E

沙坑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42249/sandbox

chrome_reader_mode 6,515 event 2018 年 10 月 12 日 thumb_up 18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265 forum 10 collections_bookmark 14 star 0 file_download 3

QQ截图20181012164856.png

Sandbox

沙 坑



作者:Summer Dancer

原文: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42249/sandbox

译者:Nightscream


简介:正当余晖烁烁忙着学习应付考试的时候,她却不得不帮忙照看一个能烦死你的紫色臭丫头,这丫头就是不让她安心看书。



“没看到我正忙着吗?!”


  把书翻到下一页,年轻的余晖烁烁全神贯注地从书本上汲取着所有的信息。她的视线慢慢扫过每一句话的每一个字,在脑海中重现着所有的咒语和音节。当然,这可不容易。但如果她能通过即将到来的考试,那肯定会让她的学习突飞猛进。赛蕾丝蒂娅公主会带领她进入一个全新的等级。

  余晖情不自禁地笑了。她的老师肯定会对她刮目相看的!

  “呃……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皱了皱眉头,余晖抬起头来,被阳光刺得有点看不清,抬起蹄子挡了挡光,她看到有一只粉红色的小马站在她的野餐桌旁。

  她留着长长的鬃毛,那紫罗兰,玫瑰红,还带着金色纹路的鬃毛扎成了一束活泼的马尾辫,还系了个开朗的蓝色蝴蝶结。看着她的角和翅膀,余晖玩味地弓起了眉头,不过什么都没说。

  那只小马的眼睛亮了,笑得简直像蜂蜜一样甜。

  于是余晖下了结论:她一点儿也不喜欢这只小马。

  “我能帮你什么忙吗?”余晖干巴巴地问,眼睛依然盯着她的书本。

  “嗯……如果打扰了你,那我真的很抱歉,”小马说道,声音听起来很诚恳。“但我不由得留意到……你是赛蕾丝蒂娅的学生,对吧?”

  余晖这才抬起了头,有点自傲地翘起了下巴。“私家弟子。”她纠正道。

  她笑得更开朗了。“我就知道我认识你!我是韵律,之前来拜访的时候曾经在宴会上见过你,不过除此之外就没怎么和你碰过面了。”

  余晖把一缕鬃毛从脸上拂开,“对,嗯……我一直都在学习呢。”她重重地朝书本点了点头,希望天角兽能理解她的暗示。

  “哦那真是太好了,继续好好学习啊。”她笑着说道,“你知道吗,有一阵子,我还以为你在躲着大家呢!实在太傻了对吧?”

  余晖露齿而笑,“真是滑稽。”稍稍停顿了一下,“你需要什么帮助吗?”

  韵律眨眨眼睛,微微摇了摇头。“哦!嗯……对,是的。我真的需要你能帮我个小忙。你看,我正在给那边那个孩子当保姆呢……”余晖顺着韵律伸出的蹄子望去,只看到一只紫色的小独角兽在踢球玩,还留了个全坎特拉皇城最傻最白痴的发型。

  “我得一直看着她,可……我现在得去……方便一下。”她看来几乎都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我又不能把她自己扔在这里,可……我觉得……你看上去似乎很能负责-”

  “我正在学习呢。”余晖没好气地回答。

  “哦,只要一小会儿就行!她非常乖的,我只希望有谁能帮忙看着她一下别出事。”

  正当余晖张口想随便找个借口把她给搪塞走的时候,却又顿住了。她的视线盯住了韵律,嘴角微微拉紧了。

  其实再想想……这可能还真不是件坏事啊。

  要是她能善意地帮忙看一下那个死小孩,韵律肯定会在赛蕾丝蒂娅公主那里夸奖她的。

  余晖暗自一笑。

  不仅仅能在考试里发挥出色,还能获得公主侄女的好感,何乐而不为呢?越是仔细琢磨,余晖就越喜欢这个主意。一点小恩小惠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害处的。最后她面向韵律,“当然好啦。”她开心地回答,把最甜蜜的笑容挤出来摆在脸上。“我非常乐意照看一下这个可爱的小乖乖!”

  韵律高兴地叫了起来。“谢谢!太谢谢你了!暮暮?暮暮,我一会儿就回来好吗?乖,在我回来之前,一定要呆在这位亲切的大姐姐能看得见你的地方!”

  “好的!”小萝莉回答道,伸开四条小腿趴在皮球上面。

  “顺带一提,我的名字叫余晖烁烁。”她告诉韵律。

  “余晖烁烁,”韵律重复了一遍,点点头。“谢谢你,余晖。这不会花多少时间的,我保证!”说完,她就撒腿跑走去找卫生间了。

  余晖看着她离开,然后又低头看书去了。“嗯……刚才看到哪儿啦……”

  “嗨。”

  余晖低头一看,只见那个紫色的独角兽小丫头突然从野餐桌旁边冒了出来。她用两条后腿直立而起,用前蹄撑着皮球。那双紫红色的大眼睛眨巴着。“你在读什么啊?”

  余晖不耐烦地叹了口气。“一本非常非常重要的书,我得在礼拜一之前把这本书给完全记下来。”

  小独角兽微微歪着头。“你要准备考试吗?”她一脸傻乎乎的笑,小心翼翼地朝余晖挪了几步。“我喜欢考试!”

  余晖哼了一声。“喜欢考试?你能考什么试?你还在包尿布片子呢。”

  暮暮皱起了眉头,她挺直了身体。“我都已经上一年级啦!”她骄傲地点着头,努力挺起胸膛。“我早就不包尿布了!”

  “哦,那真好。”余晖漫不经心地回答。

  小暮暮凑到她身边,伸长了脖子想去看书。“我也能读吗?”

  余晖板着脸把书拉到了桌面另一边,让暮暮没法够到它,顺带瞪了她一眼。“不行。”

  暮暮快乐的笑脸黯淡了。“嗯……为啥不行呢?”

  “因为这是一本非常重要的书,我可不想让小孩子把它给弄坏了。另外你才不会喜欢它,里面一张图片都没有。”

  “我不介意的!”暮暮满怀希望地说道。眼看着余晖没有吭声,她又试着开了口。“那你在准备什么样的考试啊?”

  “一位非常重要的老师的一场非常重要的考试。”余晖哼哼着,翻开下一页。“要是我没通过的话,那我可就糟糕了。”

  暮暮咬着嘴唇,“挂科?”

  “比那还糟糕。”余晖回答道,脸上带着一点点坏笑,“她是一位非常非常善良的老师,可她依然是个老师。还有,你知道学生考试没通过,老师会怎么办吗?”

  暮暮睁大了眼睛,慢慢摇了摇头。

  弯腰凑了过去,余晖在暮暮胸口点了点,“他们会让你降级!而且要是你再继续考试不通过的话啊……那你可就要被降回魔法幼儿园啦!”

  暮暮的下巴掉了下来,她的皮球滚到了草地里,惹得余晖暗地里都快笑破肚皮了。

  “现在,你不想让我被送回魔法幼儿园,对吧?”

  暮暮使劲摇头。

  “乖,现在你为啥不去那边玩呢?”余晖指着附近的操场,那里有一组秋千,还有一架滑梯和一个沙坑。

  暮暮朝那边望了过去,咬着嘴唇。“嗯……”

  “怎么啦,去吧?有什么问题啊?”

  暮暮低着头,拖着蹄子慢慢腾腾地挪着。“你……你能跟我一起去吗?”她怯怯地问。

  余晖恼火地把书重重砸在桌子上。我这哪儿还能看得完!“你干嘛不自己过去玩?!两分钟之前你还跟我说过你不是包尿布片子的小娃娃呢!”

  暮暮依然低着头。“我、我之前就是在沙坑里玩的,可是当韵律和妈妈说话的时候,有些孩子跑来把我赶出来了。”

  余晖用眼睛上下打量着她。“那你就让他们这么把你赶出来了?”

  “嗯……他们比我多,”暮暮低声嘟囔着,“我知道我抢不过他们。”

  余晖从座位上猛地站了起来,吓了小独角兽一跳。“所以呢?什么时候数量能胜过质量了?”

  暮暮有点不知所措地望着她。“啊?”

  余晖朝沙坑望去,看到有只小雌驹和一只小雄驹在那里玩。她冲他们扭了扭头,“就是那俩小鼻涕精把你轰出来的?”

  “嗯……我不会叫他们鼻涕精,”暮暮望着那两只幼驹。“可是,对,就是他们。”

  轻蔑地哼了一声,余晖给她的书上夹了个书签,把书合了起来。“好,我就和你去看看。”

  暮暮睁大了眼睛望着她。“真的?”

  余晖走到了她身边,“赶紧给你把事儿了结了,我好回去看书。”

  暮暮的笑脸垮了下来,“哦。”她望着沙坑,又抬头望着余晖。

  “我……我……我可以……牵着你的蹄子吗?”余晖低下头,迎上了暮暮那双满怀憧憬和哀求的大眼睛,这恐怕是余晖见过的最可怜巴巴的小脸了。

  “不行。”

  余晖朝沙坑走了过去,暮暮不得不小跑着跟上了她。“现在,你过去告诉他们,那沙坑是公共设施,谁都可以在那儿玩,所以你有权利和其他小马一样在那里玩,明白没有?”

  “可……可要是他们不听呢?”

  走到沙坑旁边,余晖停住了。“只管去把我说的话告诉他们就好,现在就给我去。”

  暮暮叹了口气,“好的……”她朝那两个孩子正在堆沙子城堡的地方走去,稍微等了片刻,很明显是在琢磨该怎么开口。小独角兽又朝后面的余晖瞅了一眼,余晖只是弓起眉头瞪着她。

  深深吸了口气,暮暮回头走到沙坑里,响亮地清了清嗓子。“咳咳!”

  两个孩子抬头一看,“瞧啊,白银盘盘,”小雌驹嘲笑道,“她又来了!”

  “我们没告诉过你走远点儿吗?”男孩子从鼻孔里哼出声音来,还朝着暮暮的蹄子前面踢沙子。“现在这沙坑归我们了!是我还有羊绒锦的地盘!”

  暮暮咽了口唾沫,“从……从技术上来说,这沙坑是坎特拉皇城的公共设施,还有秋千,还有滑梯,还有公园里其他的设施也是一样。我们并不能把这些公共设施占为私有当成自己的地盘。”

  “哦,又来了。说一大堆难懂的话,把我们当傻瓜似的。”白银盘盘翻了个白眼。

  暮暮眨眨眼睛,“等等,不是!我没有那个意-”

  “她觉得自己很厉害嘛,因为她是老师的跟屁虫!”羊绒锦眯起了眼睛,“老师问问题,大家都不会,就你巴拉巴拉的,肯定感觉很棒,对吧,暮暮?”

  “我-”

  “谁听说过幼儿园小幼驹居然跑来上一年级啊?”白银盘盘冷笑不已,他逼到了暮暮面前,抬起蹄子戳了戳她的脑门。“聪明归聪明,可你还是个小屁孩。”

  “她那才不是聪明,”羊绒锦说道,冲着暮暮坏笑,“她是个小怪物。”

  “好吧,姐听够了!”

  三个孩子慌忙扭过头朝右边一看,只见余晖烁烁跺着蹄子走了过来。两个小坏蛋惊叫一声,急忙从暮暮身前退开,“你这是在干什么呢?!”余晖几乎是在咆哮,吓得三个孩子都直发抖。

  “我……我们……就只是在玩,大姐姐。”羊绒锦的声音又胆怯又温和。“我们-”

  “闭嘴!没问你!”余晖吼道,她大步走到暮暮面前,低头瞪着她。“这算什么?你就让他们俩这么欺负你?!”

  “可、可我……我只是在听你的话,照你说的做啊。我在和他们谈判-”

  “谈判?谈个鬼!要是有谁敢抢你的东西,直接抢回来!”

  余晖转向那两个吓得发抖的小恶霸。“这俩熊孩子真贪心不足,让我给你们换个能配得上你们的模样!”一束明亮的魔法光束从余晖的角上迸射而出,照得暮暮急忙捂住了眼睛。一直到她听到余晖在哈哈大笑,才敢睁眼。看到两个小恶霸的位置上现在是两只胖胖的小猪仔在嗷嗷叫着团团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你……你把他们变成猪了?!”暮暮尖叫道。

  “很容易,”余晖笑嘻嘻地回答,顺便在胸口拍了拍,“只要很简单的几个魔法步骤-”

  “那太坏了!”暮暮大喊道,她也慌得团团转,几乎上不来气。“我们可能会惹上大麻烦的!快把他们变回来啊!”

  余晖一脸困惑,“你知道吗,很多孩子都会很乐意看到他们讨厌的家伙变成这幅模样啊。”

  “求求你啦?!”

  “唉,好吧好吧。嘿!臭猪们!要是你们俩保证不再欺负这个傻丫头,我就把你们变回来,怎么样?”

  两头小猪大声尖叫,眼睛珠子几乎都从眼眶里瞪出来了。

  余晖把蹄子抬到耳边。“啊?说什么?”她坏笑着,弓起了眉头。“听不明白啊,你们得说清楚点儿!”

  连暮暮都急得尖叫起来了,惹得余晖好笑不已。“好好好,稍等一下……”她的角亮起了光,集中精神……一道魔法光芒之后,两头小猪马上又变回了两只哆嗦个不停的小幼驹。“现在再接着来玩,玩啊!”两个小坏蛋发疯一样摇头,结结巴巴地朝暮暮道了歉之后,撒开蹄子就跑。

  暮暮急急忙忙地张口想叫他们回来,但忽然发现自己被余晖的魔法力场飘了起来。好吧,现在问题解决了,她想道。把受欺负的丫头放回沙坑里,我就能回去继续看-

  “我觉得肯定有更好的办法能处理这种问题。”暮暮的小脸拉得老长。

  余晖翻了个白眼,“可能吧,但问题被解决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她叹了口气,朝公园周围张望了一圈。“现在,乖乖在这儿玩,我就继续看书了,好吧?”

  “我不知道韵律怎么这么半天还没回来。”暮暮嘀咕道,和她心里想的一样。小雌驹抬头望着她,“你觉得……她是不是拉便便去了?”

  “非常有可能。”她忍俊不已,几乎是在自言自语,“要不就是被谁给拐走了。”

  看着暮暮脸上的表情,余晖急忙改了口。“我开玩笑的啦,开玩笑的。”

  正要迈步走,暮暮又在后面叫她了。“等等!别……别走好吗?……拜托?”

  余晖的脑袋耷拉下来了,她叹了口气,“又怎么啦?”她转过身来,只见暮暮站在那里,脸上笑得有点害羞。

  “我……我在想……在韵律回来之前,我们可不可以一起玩?”长出一口气,余晖勉强保持着冷静。要是她把这小丫头片子给弄哭了的话,那等韵律回来的时候可不好看。

  “好——”她回答道,走回了暮暮身边。带着一脸不祥的笑容,她的影子把小独角兽全身都笼罩住了。“不过我们得按照我的方法来玩。”暮暮惊叫一声,眼看着余晖再一次把她飘到了空中,放在了一架秋千上。

  “等等,我们这样太快啦!”暮暮喊道,小蹄子在空中挥舞着。

  二话不说,余晖直接把暮暮放上秋千。“听着,你家保姆让我帮忙照顾你……我也不知道具体多久,但现在是我负责照顾你,不管你喜不喜欢,反正你都得玩开心点儿!现在,悠起来!”

  暮暮乖乖从命,踢腾着后腿,使劲前后摇动身体。“帮我一把好吗?”

  好不容易把差点儿脱口而出的脏话咽了下去,余晖伸出一只蹄子,帮暮暮推动秋千,让孩子能越荡越高。看着暮暮脸上快乐的笑容,余晖的心情不知为什么也放松了下来。

  “谢谢你帮我对付那些坏孩子。虽然我还是觉得有更好的办法……”

  微微低下头盯着地面,小独角兽悠然叹息,“我在班上已经被欺负够了……真希望我能考上那所特别的学校啊。我这么努力就是为了那里……说不定,到了那儿,情况就会不一样了吧。”

  余晖有点认真地看着暮暮,继续推动她在秋千上荡来荡去。“你为啥那么在乎那两个坏孩子?”她冲着两个小恶霸逃走的方向点点头。

  暮暮沉默了片刻,皱着小脸冥思苦想。“你可以保证不告诉别的小马吗?”

  余晖嗤之以鼻,但决定幽默一把。“好~我一直把这秘密保留到我棺材里。”

  暮暮朝周围张望了一圈,然后在秋千上轻轻地缩起了身体。“我其实……真的很想让韵律能开心。她一直都让我去交些朋友,可是……”她重重地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烦恼。”

  余晖也皱起了眉头。“好吧。”她叹了口气,放开了蹄子,让暮暮能自己来摇荡。“有些事情比交朋友更重要。如果你想在生活中步步前进的话,那些朋友什么的,只会毁了你得到想要东西的机会。”暮暮的鬃毛在风中轻轻地飘曳着。

  “会吗?”

  暮暮的秋千慢了下来,余晖点了点头,声音更加平静。“朋友只会拖累你,让你无暇去追求你真正重要的东西。”暮暮静静地注视着前方。

  “努力学习,”余晖说道,更加轻柔地推动着暮暮。“让自己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变得更强,更好,变得完美无缺……这才是生活中茁壮成长的办法。只是……你想要的东西,永远都不够。”

  暮暮抬起头,朝着身边的余晖笑了。

  “你们在这儿啊!”一个开心的声音响了起来。两只小马抬起头,正好看到韵律从天而降,落到了她们面前。

  暮暮顿时眉开眼笑,纵身跳下了秋千。“韵律,你回来啦!”她飞扑过去,扑进了韵律温暖的怀抱。公主抬头看着余晖,感激地笑了。“真是太谢谢你了!谢谢你帮忙照顾她!不好意思,花的时间比我想的还要久-”

  “我懂,”余晖直接打断了她,克制住没去堵她的嘴,“你真的用不着解释什么的。”

  韵律有点害羞地笑了笑,“嗯……好吧,看来你们俩还挺处得来的嘛,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许你可以时常来-”

  “不,谢谢了。”余晖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鬃毛。“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得在乎呢。而且我真得赶快回去看书了。”

  头一次,韵律看起来踉跄了一下。“哦……对,当然。我明白,如果我妨碍你了,那实在抱歉。”

  瞅了暮暮一眼,余晖耸了耸肩。“别担心,她可是个小天使,我和她过得很开心。”她咧着嘴努力表现出一副“开心”的样子来,脸都快抽筋了。“真的。”

  韵律的表情立刻开朗起来。“真高兴听到你这么说!我相信赛蕾丝蒂娅一定也会的!”

  余晖等这话已经等了好久了。飞快地点了一下头,她扭头就走,小跑着去拿她的书本。也许该是去城堡里面学习的时候了。

  韵律目送她快步穿过公园,不由得叹了口气。“真是太糟糕了。”她低头朝暮暮瞥了一眼。“我本来挺希望她能成为你的新朋友呢。”

  暮暮笑了。“没关系啦,韵律。”她遥望着余晖远去的背影,又抬头望着她的保姆。

  “有些事情比交朋友更重要。”



thumb_up 18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DreamsSetFree Lv.12 独角兽
评论 沙坑

感谢啸夜的翻译,不用啃原文了

2018 年 10 月 12 日
和谐秩序 Lv.11 陆马
评论 沙坑

2018 年 11 月 17 日
GloomRadiancy Lv.5 斑马
评论 沙坑

Then some distress~

Words so careless~

Standing there you just know what to do~

2018 年 11 月 18 日
Accurate_Balance Lv.17 独角兽
评论 沙坑

估计暮光闪闪的Magic-kindergatenphobia就是这么得上的啦。

 

2019 年 3 月 28 日
小马Flintie Lv.7 独角兽
评论 沙坑

韵律目送她快步穿过公园,不由得叹了口气。“真是太糟糕了。”她低头朝暮暮瞥了一眼。“我本来挺希望她能成为你的新朋友呢。”

嘿,韵律和暮暮是串通好的吗?原来这么大一通是为了交朋友哇:rainbowlaugh:

可怜的余晖

3 月 13 日
Nightscream Lv.20 夜骐小编
评论 沙坑

回复35416 @小马Flintie :

那倒未必……韵律没那么多心计。

 

3 月 13 日
极光闪耀 Lv.8 独角兽
评论 沙坑

原来ts只学习不交友是ss那来的,直到和谐之源到来才使ts回光返照了!

3 月 15 日
果子 Lv.1 独角兽
评论 沙坑

棒呀(๑•̀ㅂ•́)و✧:ftemoji_sgpopcorn:

3 月 18 日
Krissssss Lv.2 独角兽
评论 沙坑

好温馨的文章

3 月 18 日
WZNGT Lv.3 天马
评论 沙坑

原来暮光是这么被带歪成住在图书馆里没朋友的···

10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DreamsSetFree的推荐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