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第一章:友谊会〈一〉黑夜中的星光
  3. 第二章:女皇〈一〉和煦光流王朝
  4. 第三章:友谊会〈二〉谐律经济
  5. 第四章:公主〈一〉世外桃源
  6. 第五章:女皇〈二〉帝皇之策
  7. 第六章:友谊会〈三〉分道扬镳
  8. 第七章:公主〈二〉地牢救援
  9. 第八章:公主〈三〉团结与友谊
  10. 第九章:女皇〈三〉一个时代的结束
  11. 第十章:小马国〈四〉解放日
  12. 后记
这里一只全年发情(划掉)的卡龙,请多关照!假如大家看完文章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欢迎来到QQ:2846223889来告诉卡龙哦~交友也是十分欢迎的呢!
【中篇原创】和煦光流帝国

————第一章:友谊会〈一〉黑夜中的星光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4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9-02-14 • 0人收藏 • 854人看过

学院城堡今天热闹得有些出奇。若是在平日,这座友谊女皇的寝宫是绝不会允许平民小马通行的。但是在今天这个日子——准确的说是一年一度的盛大狂奔节,就算是友谊女皇,也终究是要遵循一点传统,邀五湖四海的小马来参加盛典的。


盛典还有一段时间才开始。收到请柬的嘉宾们在城堡门口排着长队,他们必须等全副武装的皇家卫兵给他们逐一做完安检,才能进到城堡里面去。


“请柬,先生。”


皇家卫兵的长矛把一匹海青色的陆马拦在了城堡门口。这匹陆马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未经梳理的青色鬃毛,剪得短短的尾巴,友善的笑容,平均的体型。就连他的可爱标志都是那么普通,不过是三只海龟而已。


陆马打开腰间的鞍包,把请柬递给了卫兵。皇家卫兵看了看请柬,又抬眼看了看陆马。“姓名?”然后他说。


“沙坝。”陆马说。


可能是因为他看起来实在是太普通了吧,皇家卫兵只是马马虎虎地在他身上搜索了一番,然后形式性地翻了翻他的鞍包,便就这样让他通过了。他身后的四匹幼驹似乎想趁机跟在他后面溜过去,但皇家卫兵的长矛及时地挡住了她们。


“喂!为什么不让咱过去?”苹果金色的幼驹抗议地挥着蹄子。


“孩子们,如果你想进去的话,必须得有请柬才行。”皇家卫兵眯了眯眼睛说。他蹄中的长矛闪烁出一阵幽幽的闪光。沙坝知道这是魔力充能的声音,这可不太妙。


“先生们,”于是沙坝赶忙拦在了卫兵和幼驹们中间,“实在是抱歉,她们是我的表妹们。您知道,未成年小马是不会收到请柬的,但她们真的很想参加一次庆典!”他满脸堆笑地把一块小小的魔法水晶塞到卫兵蹄里,“要不您看……稍微通融一下?”


卫兵看了看几匹小幼驹可怜巴巴的眼神,又看了看沙坝。然后他请哼了一声,尽量不引马注目地把水晶揣到了自己的鞍袋里。“进去吧。”他挥了挥蹄子。


“耶!”小家伙们振臂高呼,一溜烟地撒起蹄子冲进了大门——


然而卫兵的长矛及时地拦下了最后面的那匹幼驹,“但是这个幻形灵……”他冷冷地说,“必须留在外面。”


“啊……”沙坝张了张嘴,又从鞍包里掏出了一块储能量更高的魔法水晶。


“对不起,先生,但是女皇有令,我们不能放小马以外的生物进去。”卫兵把沙坝的蹄子按住,低声说。“而且您知道,她的魔力会被谐律网的魔法盒子探测到的。”


沙坝看着天蓝色幼驹随着一阵闪光现出了幻形灵的原本模样。幻形灵松绿色的眼中写满了失望,粉色的薄翼和尾巴也无力地下垂着。“对不起,奥瑟蕾丝……”沙坝歉意地说。


“没事的,”娇小的幻形灵挤出一抹笑容,“但你们以后一定要把今天的盛典讲给我听!”


三匹幼驹有些不舍地对奥瑟蕾丝挥了挥蹄子,然后被沙坝催促着走进了城堡的大门。


友谊学院已经完全变了样子。沙坝带着小萍花、甜贝儿和飞板璐快速穿过了大厅,但他仍然忍不住在走进宴会厅的大门之前在这里驻足了一会。


在他仍然是一个学生的时候,这里到处是抱着书本的同学,他们的蹄步很快,因为他们渴求着尽快学到知识;现在呢,虽然这大厅奢华了不少,但充斥着这大厅的,却变成了举着魔能长矛的卫兵,和沉迷于智能独角与投影眼镜中乐不思蜀的小马。


“伙伴们,我有点担心……刚刚那样是不是对奥瑟蕾丝不太友好?”


甜贝儿的声音把沙坝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他微微叹了口气,跪下身子抚摸着甜贝儿的鬃毛。“放心,这没什么的,”他说,“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奥瑟蕾丝她们需要给我们打掩护——还记得吗?我们事先说好了计划的。”


甜贝儿默默点了点头,但她的神情仍然有点担心。


“嘿,别难受,咱相信,假如是阿杰、瑞瑞和云宝,她们一定也会为大家这么做的!”小萍花拍了拍甜贝儿的后背安慰道。


“说起来,我们的计划是什么来着?”飞板璐在沙坝推开宴会厅的门时说,“我、我有点担心我们会忘记,那样会拖累大家的……”


“我得先和加鲁斯他们确认一下。”沙坝从包里掏出了几个眼镜一样的小物件递给几个小家伙——只不过和眼镜比起来,这个小物件还多出了一个话筒,和一个连在镜腿上的独角发箍。“把它们戴上,我们待会得用它联系。”


“喔!我一直想要一个自己的智能独角来着!”小萍花激动地把名叫智能独角的物件戴在了头顶,正了正脸蛋上的投影眼镜,然后按下了镜腿上的一个小按钮。投影眼镜片上的透明魔法屏幕立即显示出了花花绿绿的操作界面。


“投影镜片是用透明魔法显示屏做的,这玩意可以靠左右眼的视差塑造虚拟的三维图像,而且它能感应你蹄子的动作。所以,你如果你需要用什么功能的话,”沙坝一边说着,一边用蹄子点了一下小萍花视野中一个虚拟的“通话”图标,“只需要简单地用蹄子点一下对应的虚拟三维图标就行了,你可以想象那是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虚拟按钮。然后独角里面的集成法阵就会帮你完成剩下的工作。”


“知道啦知道啦!”小萍花用蹄子在空中点来点去。然后她奇怪地对沙坝皱了皱眉,“可是你为什么能看到我的控制界面?”


“幼驹模式。”沙坝耸了耸肩,“在禁止幼驹使用智能独角之前,为了防止你们的误操作,曾经有过一段成年小马的独角能够显示并随意操控幼驹独角的日子。实际上你们现在用的就是一个改装的幼驹独角。但是在一个劫匪利用这个绑架了几个幼驹之后,幼驹独角就不再存在了。”


“嘿!这简直太酷了!”飞板璐蹦了蹦,“我能在看见虚拟界面的同时看到现实的东西!就像是……那些虚拟的图形真的在现实中一样!”


“但它们都只不过是假的投影而已。”沙坝说。他点开了自己智能独角里的通话法阵,“试音,试音,1、2、3……加鲁斯,能听到吗?”


“清楚明白。”沙坝和三个小家伙耳朵上的对讲机里同时传出了加鲁斯的声音,“你们的情况怎样了?”


沙坝观察了一下周围是否有其他小马,然后才压低了声音说。“我和童子军已经进来了,多亏你伪造的请柬。但奥瑟蕾丝被拦住了,和我们之前预料的一样。”


“嗯,一切按照计划进行!”耳机里传来了奥瑟蕾丝的声音,“我已经和暗焰、约娜、银溪她们会和了。”


“太好了。”沙坝点了点头,“接下来就要靠你们制造混乱了,我们需要给小家伙们争取足够的空间。”


“呃,实际上,我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一定要让我们做这个……”小璐的声音有些犹豫。


“因为幼驹是被禁止登陆谐律网的,所以你们不会被皇宫里的谐律网魔法盒子探测到。”加鲁斯的语气颇有些不屑置辩,“而且只有你们的小身体能潜入通风管道。我会把通风管道的路线图传给你们——假如它和我当年用它逃课时还是一样的构造,你们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她。”


“嘿,等等,你当年竟然用这个逃课?”这是暗焰嘲讽的声音。


“逃课是不好的……”奥瑟蕾丝的声音还是很小。


“哦,看在格雷弗大帝的份儿上,能不能别纠结这些细枝末节了?”加鲁斯说,“现在,奥瑟蕾丝、约娜、暗焰、银溪,我会给你们的长矛传点应用法阵过去。沙坝,你离他们近一点,去大厅旁边的阳台。”沙坝听见了他那里敲击键盘的声音,“为了不被他们的魔法盒子探测到,我们这次用的是自己的魔法盒子,而它和所有的魔法能量水晶都在你的身上——这意味着我们这次行动的魔力都要由你身上的东西供给。千万别出宴会厅,而且注意混在马群里别被发现。否则笨蛋们就得不到足够的魔力供给了。”


“牦牛从来懂得节俭!”约娜听起来很有干劲。


“我们这边的魔力还多着呢!多关注关注小可爱们那边吧!”银溪接着约娜的话说。


“喂等等!刚才你管谁叫笨蛋!”这是暗焰的声音,“蓝小鸟,我保证回去以后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让我们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吧!”银溪说。然后她看了看智能独角眼镜片中显示的充能状态,“沙坝身上的魔法盒子正在给我长矛上的法阵充能,也快充能满了。”


“好的,先不要轻举妄动,听我指令,我还有些要嘱咐孩子们的。”沙坝说,然后他在空气中点了四下,断掉了自己和小家伙们的通讯。“听着,孩子们,你们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如果你们被发现的话,一定要立即中止救援。教务办公室的办公桌抽屉里有一个应急的传送法阵——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它可以把你们传送到加鲁斯身边。”


“好啦好啦,我们知道啦。”小萍花不耐烦地扶了扶她的耳机,“我们走吧,童子军们!”她对自己的两个好友说。但沙坝把蹄子搭在她的肩膀上,强行把她拽了回来。


“看着我,我要你向我保证。”沙坝认真地盯着小萍花的眼睛。


小萍花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我们发萍琪毒誓。”她有些不满地说,“但我们也不再是小孩子了!”


小萍花甩开沙坝的蹄子,拍了拍飞板璐和甜贝儿的后背,头也不回地混进了了宴会厅熙熙攘攘的马群里。沙坝看着她们的背影,稍稍叹了口气,然后点开了投影眼镜中通讯器的图标。


“小狼们已经出发了。”他说,“奥瑟蕾丝,该你了。”


不久之后,皇家守卫又在城堡门外的队伍中发现了一匹海绿色的小马——准确的说,是和沙坝长得一模一样的小马。只不过这次,他们感觉这匹小马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请柬,先生。”皇家守卫对她威胁地眯着眼。


“欸……抱歉,守卫先生,刚刚出去上厕所,忘记把请柬带上了。”奥瑟蕾丝故意拙劣地掩饰着。她的余光瞟到护河边窸窸窣窣的树丛。那树丛刚刚还不在这里的。


“等等,我认识你,你就是那个——”守卫恍然大悟地和奥瑟蕾丝相视一笑,然后话锋一转,“但我没有看到他离开这里。你到底是谁?”


奥瑟蕾丝瞟着树丛里冒出的几个黑影。其中比较大的那个已经被剩下两个会飞的拖过了城堡的护河,然后他们顺着城门正面的桥,从守卫们的背后悄悄地接近着他们。于是她继续说:“先生您不要误会,我……我刚才是从另一个门出去的。”


“另一个门?”守卫的眼神更加狐疑了,奥瑟蕾丝看到他的魔法长矛上已经闪烁起了充能的幽光。“幻形灵,你以为这点东西就能骗过我吗?”


时机来了。


“快上!”奥瑟蕾丝大喊了一声。三名守卫忽然意识到不对,急忙转过身为魔法长矛充能——却发现他们背后的银溪和暗焰早已把两根充满了魔能的长矛对准了他们。


两道攻击魔法分别从银溪和暗焰的矛尖射出,两名卫兵甚至还没来得及来得及给他们自己的长矛充能,就被两道魔法正中了胸口。剩下一个皇家卫兵刚刚准备松一口气,却忽然听见一声“尝尝牦牛的厉害!”的大喝……


……恐怕在他昏过去的时候,都还没明白自己到底是被什么庞然大物撞飞的吧。


“干的不错,伙计们。”暗焰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然后她歪头看着正在被关闭的城门,“等等,它们在关上城门!”


“这倒是不急。”银溪歪着头,眼神有些顽皮地看了看约娜,“约娜,你现在感觉头晕吗?”


……所以在牦牛撞开城堡的大门时,大厅中的马群看起来简直是快要乱成一团了。有的小马在尖叫着逃跑,有的小马在用智能独角录像、然后上传到谐律网上去,有的小马则只是在那里咒骂着什么——尽管并没有小马理会他们。


沙坝看到一些皇家卫队正在慌乱的马群中清出一片通道,他甚至听到了魔法长矛开火的声音。而另一队皇家卫队,则正脚步匆匆地顺着他们的同事们清理出的那条通道,从内宫穿过大厅,走向城门的方向。好消息是,他们想要的效果达到了。但坏消息是,他很确定他们的朋友很可能没办法再挺多久了。


沙坝急忙打开了通讯器:“加鲁斯,情况怎么样了?”


“他们四个应该还能顶一段时间。我骇入了他们的系统,大批卫兵都被他们引出去了,因为内宫部分魔法盒子的连接数正在减少,而大门和大厅的连接数在增加。”加鲁斯说。“我不知道小家伙们在哪里,我们只有一个魔法盒子,但至少要有8个魔法盒子才能完成定位。我没法通过这个定位她们。”


“很好,小狼们呢?”沙坝压低声音说。


“还差一点……”这是小萍花的声音。然后戴着耳机的大家便听见一阵刺耳的轰鸣声。


“嘿!搞什么!”暗焰抗议地摘下耳机捂着耳朵。刚刚那一声巨响到现在还让她耳鸣不已。甚至她刚刚用长矛打出的那发魔法束都打偏了。幸亏挡在她前面的约娜帮她解决掉了那个冲过来的皇家卫兵。


“唔……咱还以为那只是个切割应用法阵呢!”小萍花趴在光洁的地板上挠了挠头说。“不过,用爆炸魔法打开通气栅好像也不错!”


“格雷夫大帝在上啊。”耳机里是加鲁斯的声音,“我为什么要答应在这里给你们当骇客。”


小萍花没有理会他。她的四蹄撑着地面尝试着站起身子,但似乎有什么重东西把她压在了下面。她艰难的转过身子,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她站不起身子——


“星光?!”


小萍花尖叫了出来。没错,就算离开了这么久,她都是不可能认错星光熠熠的——星光看起来仍然是老样子,整齐得体的紫色鬃毛,淡紫色的身体,和眼中那永远柔和而理性的眼神。她的独角上闪烁着一抹淡青色的魔光,小萍花能通过独角感应到这魔法正连接着头顶上同样颜色的魔法护罩。估计也正是这玩意在刚刚爆炸的一刻救了她们吧。


“孩子们,你们怎么……来了……”


星光虚弱地呻吟了一声,她角尖的魔法和头顶的护罩渐渐地消失,原本护着三匹幼驹的身体也无力地翻滚到了一边。


“星光!”


小家伙们惊叫了一声,急忙起身围到了星光的身边。但星光只是摆了摆蹄子:“别担心,我没事的,就是刚刚的护罩魔法有点费劲。你知道,每天小煦都会来吸走我的魔法……否则她知道我能逃走的。”


小萍花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示意她的朋友们一起搀起星光。“咱就是来把你救走的!”她说。


“你们?”星光虚弱地笑了一声。


“暗焰她们在门口吸引皇家卫队,但她们撑不了太久。”飞板璐的语速很快,“我们必须快点离开!否则他们会抓到我们,把我们送进牢房……或者抽走魔力的!——星光姐姐现在能走路吗?”


“有点困难,但我想没问题。”星光微笑着说。


小萍花、甜贝儿和飞板璐分别撑起了星光的两只前蹄和胸口。让她可以一瘸一拐地向门口挪动。然而,就在她们刚刚准备踏出这间屋子的门框时,一阵刺眼的闪光却忽然在她们面前闪过——当然,伴随着这阵闪光出现的,还有一个幼年天角兽的身影……一个她们绝不愿意在现在遇到的身影。


“哦,别吧。”飞板璐绝望地垂下了脑袋。


“喔,喔,喔——看看是谁来了。原来是我敬爱的教导主任,还有我最好的辅导老师们呀。”


淡粉色的幼年天角兽向她们慢步踱来,小萍花近乎是出于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而她的朋友们也是这么做的。淡粉色幼驹的声音仍然像小萍花的记忆中那样甜美,就连她头顶的那花朵一般可爱的海蓝色卷毛都与记忆中的她别无二致。


但这也让那些与小萍花记忆中不同的东西显得更扎眼了。比如她头顶上华丽的皇冠,以及那支本不该属于她的独角。


小萍花关掉了智能独角的通讯功能。“和煦光流。”她咬了咬牙。


“哈,原来我最好的朋友还记得我呢!”小煦撑着脸蛋,眯着眼给了小萍花一个可爱的笑容,“难道你们不想对你们的友谊女皇下跪吗?”


“别想的太美了!小马国从来就没有什么女皇!”飞板璐的声音有一点颤抖。


“哈,全小马国这么对我说话的小马并不多呢。毕竟,大家都是我的朋友,也都是善良的小马呢。”小煦就这样在她们身边慢悠悠地踱着步,她身上华丽的装饰发出阵阵清脆的响声。但小萍花却只对此感到发自内心的厌恶。


“除了你们以外。”小煦的声音忽然变得阴冷起来,这让小萍花打了个寒颤。但友谊女皇的脸上很快便又重新挂上了阳光无害的笑容。


“哎呀,大家别这么紧张嘛~”小煦捂着嘴巴偷笑了一声,“你们以为我会对你们那个小组织的计划一无所知嘛?我只是很怀念陪你们玩闹的时光罢了——所以,既然我已经陪你们玩到现在了,不如你们也陪我玩一个游戏怎样?毕竟,你们知道,这里以前是教务办公室,我可不喜欢这样不友好的环境。”


“等等,刚才你说这里是什么地方?”小萍花眯了眯眼。


“哦,当然是教务办公室了——否则,我还有哪里更适合软禁我们敬爱的教导主任,星光熠熠姐姐呢?”小煦微微笑着说。


小萍花往办公桌蹭了蹭身子。“你刚刚说要和咱玩一个游戏?”她说。


“小萍花,千万别相信她……”星光虚弱地说。但小萍花似乎并没有听到这个。


“你知道,小马身体里容纳的魔法能量是有一定限度的。当积攒了太多魔法能量的时候,一般小马是可以通过某种方式释放它的。比如你的智能独角就有这个功能。”小煦微微笑了笑,然后站定了身子,“但是,假如我们在你可爱的小身体上加一个束缚环,再向身体里强行灌输魔法的话,它就会变得越来越多……直到超过你的身体能承受的限度。呀~猜猜那时会发生什么呢?”


“你可真是个病小马,小煦。”小萍花说。她的蹄子悄悄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在里面摸索着什么。


“别破坏大家的兴致嘛~”小煦摊了摊蹄子,“想想吧,如果输的是我,你们的目的不就达到了吗?不过如果输的是你自己的话嘛……恐怕苹果杰克老师会很伤心的呢,假如她还活着的话。”


“说真的,咱以前确实挺喜欢和你玩的。”小萍花笑了笑,她的蹄子握紧了从抽屉里摸到的小物件,又悄悄重新合上了抽屉。“但是现在,咱可不想再和你这种小马做朋友了。”然后她按下了那个小物件顶端的按钮。


一声尖锐的爆鸣,小萍花感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异常强烈的吸力,她知道这是传送门开启时的效果。于是她搀起了星光的前蹄,竭尽全力地向后一跃——


“后会有期咯,小煦!”


小煦眼睁睁地看着小萍花拉着星光、而星光又带着连滚带爬的甜贝儿和飞板璐掉进了传送门的漩涡里。“不!这次不行!”小煦大喊了一声,扇起翅膀全力扑向了传送门,企图阻止她的敌人的逃脱——然而那个传送门魔法却恰在她跌进去之前消失无踪,这让友谊女皇在地面上摔了个货真价实的大马趴。


当小萍花下一次恢复意识时,已经是在坎特洛特的旧皇宫里面了——或者更准确的说,把它称为“友谊会”的反抗基地更加贴切。在这里充当远程骇客的加鲁斯,很显然并没有从刚刚发生的事情中缓过神来,他的爪子中甚至还拿着他的魔法平板。但他的惊讶其实也只持续了那么一刻而已。


“你们又是从哪儿蹦出来的?”加鲁斯挑了挑眉毛。


小萍花喘着粗气,无力地举起了蹄子中仍然握着的那个小物件——一个刻着前EEA图腾的徽章。而银溪、奥瑟蕾丝她们则去扶起了飞板璐、甜贝儿和星光她们。


“EEA的传送徽章?”加鲁斯说,“有你的,小鬼!你是怎么找到这个的?”


“小萍花!塞拉斯缇亚在上!你们安全回来了!”加鲁斯的话音还未落,小萍花就感觉自己被一个高大了许多的青绿色身影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当然,伴随着这个的还有她所熟悉的温暖,以及熟悉的体香。“是他告诉咱的。”小萍花对加鲁斯做着唇语,同时拼命地试着脱离沙坝的怀抱。


“等等,你们又是怎么……”飞板璐惊讶地看着暗焰、奥瑟蕾丝、约娜和银溪她们,当然,还有抱着小萍花几乎要哭出来的沙坝。


“实际上,我们也不知道……”银溪说,“本来我们在城堡那里已经快要顶不住了,我们的长矛已经快要用光魔法了,约娜的魔法力场护盾也没有一点多余的储能了。但是……似乎有谁在我们身后开了一个传送门魔法,等我们下一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时,就已经回到基地了——和沙坝一起。”


“嘿,蓝小鸟,干的不错嘛!你什么时候都会骇入传送门魔法了!”暗焰笑着削了一下加鲁斯的头。


“首先,我不叫蓝小鸟,”加鲁斯抗议,他的爪子里仍然捧着他的魔法平板,“其次,我发誓我什么都没干!光凭那个城堡附近的谐律网,根本不够带宽调来开启传送门的能量的!”


“奇怪……”奥瑟蕾丝皱了皱眉,“好像是有谁在帮我们一样。”


“管他呢!”但约娜看似并不在乎这些,“牦牛应该在取得胜利时及时欢庆!”


奥瑟蕾丝无奈地摇了摇头,干脆去查看星光的情况了。


“话说回来,”加鲁斯说,“星光的情况怎么样?”


“还好,看起来她的魔力有点透支,所以昏过去了。”奥瑟蕾丝说,“但我想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她只是需要休息。”


“我想我们也没好到哪儿去!”银溪吐了吐舌头,“总之,朋友们,大家干得漂亮!”


“不过小煦可能就没这么幸运了。”小萍花说,“毕竟,现在咱们有了星光。”


目录 下一章
龙啸九天  独角兽 #1
回复 第一章:友谊会〈一〉黑夜中的星光

大佬的文这么惨,一个评论都没有。。。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