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第一章 梦
  3. 第二章 遇
  4. 第三章 虹
  5. 第四章 亲
  6. 第五章 新
  7. 第六章 贵
  8. 第七章 悯
  9. 第八章 问
  10. 第九章 者
  11. 第十章 蝶
  12. 第十一章 瞥
  13. 第十二章 忧
  14. 第十三章 惑
  15. 第十四章 皮
  16. 第十五章 闹
  17. 第十六章 显
  18. 第十七章 闲
  19. 第十八章 瑞
  20. 第十九章 续
  21. 第二十章 生日
  22. 第二十一章 回家
  23. 第二十二章 访友
  24. 第二十三章 “皇特”
  25. 第二十四章 终,始
  26. 第二十五章 醒来
  27. 第二十六章 日耀
  28. 第二十七章 等待
  29. 第二十八章 一家
  30. 第二十九章 等到
  31. 第三十章 夏日将至
  32. 第三十一章 准备工作 其一
  33. 第三十二章 准备工作 其二
  34. 第三十三章 夜幕永临
  35. 第三十四章 谐律元素
  36. 第三十五章 无尽之森 其一
  37. 第三十六章 无尽之森 其二
  38. 第三十七章 证明忠诚
  39. 第三十八章 未来消逝...
  40. 第三十九章 ...往昔重生
  41. 终章 昔我往矣,今我来思
  42. 完结感言 归档
欢迎,此处是Accurate Balance——一个不会编故事、但想讲故事的小马——讲故事的地方。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长篇翻译】一瞥未来

————第二十九章 等到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4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5 天前 • 0人收藏 • 96人看过

等到    Awaited Awakening



“恭喜你,暮暮,我知道你能做到的。”塞雷丝缇雅说着,在包围着暮光闪闪的一片虚无般的雾与星中踏出。身在这陌生的幻境中,看到老师的出现,让她松了一口气。



“公主殿下!”她喊道,向前跑去,扑进大天角兽温暖的怀抱中,“我还是不明白...发生什么了?”



“今天,你完成了一件历史性的壮举。就连白胡子星璇(Starswirl the Bearded)也不能做到这件事,因为他并不像你那样了解友谊的魔法。”塞雷丝缇雅解释道,在空气中凭空取出一本星璇的魔法书。似乎就在几分钟前,暮光刚刚补全了这本书。



“你在小马镇学到了很多...”塞雷丝缇雅说着走过暮光身边,脸上浮现出骄傲的微笑。她回过身,看向年轻的独角兽,展开翅膀:“你已经准备好了,暮暮。”



“准备好?准备好什么...?”



破碎。暮光又一次乘着思想,无助地漂浮着飞向下一个地点,下一个时间。“这是怎么了?”她问,像是第一亿次。



数不清的紫色羽毛向她眼前扑来,那之后,又是不一样的景象:坎特洛城堡的一座高塔——如果她没有记错,是城堡里最奢华的一个房间。



“这是塞雷丝缇雅公主给我的第一个皇室任务!我不能让她失望!”暮光惊慌失措道,俯身和斯派克四目相对。



“我相信你不会的。”从她的右边,传来了慈爱的声音。暮光和斯派克一同转头看去,塞雷丝缇雅公主站在门外的走廊上,一如既往的高贵端庄。



“殿下!”斯派克惊异地吸了一口气,连忙躬身行礼。暮光也俯下身子。



“不需要这样,暮光‘公主’。”塞雷丝缇雅轻声提醒道。



再次破碎。暮光的脑海中闪过一阵剧烈的刺痛。她已经能记住自己看到的景象了。像是过去了好几个星期,她被困在无意识的循环中,看到了一个又一个闪现;闪现消失,她心生困惑;记忆也一并消失,让她心中多了几分浮躁。



又是另一个场景。这一次,是一座小小的、呆板的小镇,所有的建筑都在一条街道的两侧,像一对直直的等号。



小镇前段,一座房子的前门打开,走出来的是一只雪白色的雄性陆马,他示意六只雌驹跟他进屋。



“做好准备,我们可不知道门后有什么!”云宝轻声对一旁橙色的陆马说。那陆马看上去只是稍稍有点紧张。门慢慢地打开了,那只浅紫色的独角兽——星光——脸上带着大大的微笑,走了出来。



“欢迎!”



破碎,紧接着又化为几秒后的画面。



“恕我冒昧,这位是暮光闪闪公主吗?”



破碎。最后的破碎。



----



暮光轻轻地哼了一声,慢慢恢复了意识。冷、累,僵硬,意识一片模糊。她慢慢地、勉强地睁开眼睛,紧接着又闭上了它们。光好亮,照得眼睛生疼。



“什...暮暮?”一个声音问道——那声音模糊而遥远,在暮光的脑海里回响着,隐隐作痛。



“嗯嗯啊...”她呻吟着,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慢慢地,她的眼睛适应了光线,看见自己正身在坎特洛城堡内殿的医疗区域里。



她向视野的下方看去,许多小马站在她身边,脸上带着期盼的神色。妈妈,爸爸,银甲闪闪,还有云宝黛西。“发...发生什么了?”她嘀咕着,意识仍然昏昏沉沉。



云宝立刻转身跑了出去。只过了一秒,她就抓了一位穿白大褂的一脸懵逼的雄驹回来。“她醒了!她醒了!”云宝高兴地说个不停。



医生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云宝从身上拽了下来,翻了翻白眼,看向暮光的眼睛。他慢慢地向前走了几步:“暮光闪闪,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能...”暮光模模糊糊地回答,试着坐起来一些。她身上接满了管子和线路,把她拉了回来。“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小马都迟疑了,只有云宝黛西决定告诉她真相:“你昏迷了,差不多,两个月,暮暮。”



“什...啊,啥?!”暮光恐慌地叫了一声,拼了命想要坐起来,“我的学习全落下了,塞雷丝缇雅会——”



“塞雷丝缇雅会抱得你昏天黑地,小傻瓜。”云宝轻声打断了她的话,把一只蹄子塞到她嘴里,“先叫医生放你下来,让我们好好抱抱你。”



云宝收回自己的蹄子。一片沉默。那之后,夜光闪闪、薄暮微光和银甲闪闪挤上前来,一家马紧紧地抱在一起。医生等他们抱了一会儿后,清了清嗓子。“咳,我需要把器械摘下来,这样才能放病患离开。”他尖锐地说。



“啊,是,抱歉。”夜光一家子向后推开,满面歉意。医生理解地微笑着,开始工作。他先是做了一系列检查,确认暮光的精神和身体都足够稳定,再将一个个连在她身上的器械拆了下来。



“你的身体比入院前会虚弱许多,凡事小心,不要操之过急。”全部拆完后,他提醒暮光。暮光点了点头,从床上挪了下来,全身的力气仿佛都消失了。幸好有微光和银甲在她两旁,扶着她站稳。于是云宝又走上前来。



在来得及反应之前,暮光又一次被她的家马和朋友紧紧抱住。几乎每一只小马都激动得掉了眼泪,就连云宝都是——虽然她打死也不会承认。医生悄悄地走开了,让家属和病患能好好说话。



“两个月...”过了好一会儿,拥抱结束,暮光低声说,“怎么会这样的?”



云宝叹了口气:“记得我们在云中城遇上的超大闪现吗?”



“呃...记得?”



“就是那个的锅。我也昏迷了,但塞雷丝缇雅说我只昏了几天。”云宝解释道,又露出微笑,“我们都快急死了,暮暮。”



“是啊,”银甲说着,侧身宠溺地蹭了蹭妹妹,“我们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好妹妹。”



暮光也满心地蹭蹭银甲,看了看身边的大家。她现在回想起了昏迷中经历的闪现,那里面的她...



“暮暮!”塞雷丝缇雅公主的声音传来。大天角兽绕过遮帘,脸上满是希望与释怀。暮光抬起头,正好看见塞雷丝缇雅在面前停下,她已经低下头,和自己平视:“他没骗我...你真的醒了...”



暮光点点头,看了看塞雷丝缇雅的眼睛。



你已经准备好了...



暮光公主...



她稍稍看向一旁,不敢看塞雷丝缇雅的眼睛:“嗯...我醒了,但头还是好乱。云宝说我因为云中城的那次闪现昏迷不醒,但从前的闪现从来没有这样过。”



塞雷丝缇雅立即注意到暮光的异样,宽慰的笑容化为担忧的神色。“...恐怕,我们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了...”她轻声说着,站直了身子,转头看向云宝,眼底浮现出埋藏至深的对未来的忧虑。云宝同她四目相对,看到了她眼中的不安。



沉默。塞雷丝缇雅轻轻叹了口气,向后退了一步:“我...真希望能多在这里待一会儿,我忠实的学生,但我听说你醒来的消息后,是从皇庭上逃出来看你的。我不能就这样让其他的公民等我太久,希望你能理解。”



“我明白。”暮光轻轻点头,依然不敢看公主的眼睛,“我们可以有时间再聊。”



塞雷丝缇雅看了看在场的每一只小马,满怀敬意地把头点了一点,转身离开了。云宝看着她的背影,皱起眉头,陷入了沉思。她慢慢地看向暮光,她正和父母说着昏迷期间的事情。



云宝一声不吭地转过身,飞奔出去,追向塞雷丝缇雅。等银甲想要问她一个问题时,才发现她不见了,病房里的每只小马都有些诧异。



----



“你又在隐瞒。”云宝确保塞雷丝缇雅能听到时,说道。大天角兽停下动作,转头看向云宝。



“你说什么?”



“别玩这套。我能看出你有所隐瞒。你是个操纵大局的大师,但你需要时间考虑每一步棋。”云宝解释道,在塞雷丝缇雅面前停了下来,直直地看着她的双眼,“要是没有准备好,你就会找个借口回避,比如两个月前,我醒来时,你在我房间里那样。”



塞雷丝缇雅明显一怔,看向一旁:“...我也不希望把我关心的你们蒙在鼓里,云宝。”



“那就别再遮遮掩掩的了!”云宝抬高声音说道,拍着翅膀抬升自己,直对着塞雷丝缇雅的脸,“你承认把我们蒙在鼓里。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能信任我们,让我们帮帮忙!?”



“因为太危险了,云宝!”塞雷丝缇雅回道,她的声音也提高了些,“如果太多小马知道真相,一切就太危险了。”



“你到底隐瞒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危险?!”云宝追问道,恼火地把两只前腿伸开,“我不相信,说真的,我不相信这么危险!你说啊!”



“我做不到!!”塞雷丝缇雅抬高了声音,窗户都震动起来。云宝立即落回地面,向后退了几步。塞雷丝缇雅有些挫败,她展开翅膀,紧紧闭着双眼,仿佛肩上有万钧重量。终于,她深吸一口气,放松下来:“...第一千年。”



云宝偏了偏头,困惑地说:“啥?”



“第一千年的夏日庆典那天,我就告诉你,不会再推迟,也不能提早。在那之前,我做不到...”



云宝微微眯起眼睛,轻声叹了口气,放松了语气:“好吧...好,我等着你告诉我。”



“...谢谢。”塞雷丝缇雅深深吐了一口气。云宝露出一脸苦相,向前挪了几步,被塞雷丝缇雅深情地抱了起来:“对不起,我不该冲你发脾气...”



“没事啦,你看上去压力好大。”云宝回答道,看着继母的眼睛,“别食言哦,第一千年,记得吗?”



塞雷丝缇雅点点头,把女儿抱得更紧了。



“记得...第一千年...”



- - -注 释-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