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阳光波尔卡
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9 人评价
5
10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5 天前 • 4人收藏 • 178人看过

celestia_and_luna_by_sleepwalks_d6uasn7-fullview.jpg

图片by:sleepwalks           

        https://www.deviantart.com/sleepwalks/art/Celestia-and-Luna-413689219


“您好,欢迎参与《访谈录》,我是布莱克。很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赛蕾丝蒂娅公主!”

“这是我的荣幸,我很愿意向艾奎斯陲亚分享一些自己的故事。”

“那真是太好了!”

“当我还是一只小雌驹的时候…”

“无意打扰,公主,但…也许我们更想知道那些您最近的故事,像是每天早上您会想些什么?”

“我…每天早上?没问题…”

“好的?”

“每天早上我会看到一大串的任务清单,然后想…哇噢,今天又是忙碌的一天,就像…每一天一样…但我一定会让艾奎斯陲亚变得更好!”

“嗯哼~您当然是个温柔而又有责任感的公主,然后呢?”

“然后呢…?”

皇宫起居室里的显像管电视发出沙沙的底噪,溢出的白光成了这屋里唯一的光源。虽然太阳还没落山,但露娜已经起床,半躺在堆满了抱枕的沙发上大口嚼着夜晚特供皇家面包,满心陶醉于低清音频后的录播访谈节目,不时捂嘴发出扑哧的笑声显得自己还算是有那么点公主的矜持。但这次她是真的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知道布莱克是挺尖锐的,但他居然在节目一开始就把你问得哑口无言了,这也太夸张了点!”

“这不好笑。”赛蕾丝蒂娅恼怒地摁下遥控器电源,让这房间除了透过窗帘间隙的几线阳光外几乎漆黑一片。

“别告诉我你连我工作前看看有趣谈话节目的自由都要剥夺。”她拉伸了一下躯干,从沙发上立起,故意让赛蕾丝蒂娅听到了些关节的响动,并在她面前摆了幅可笑的鬼脸。

“不,我只是想问问,如果你被问了这种问题,你会怎么回答?”再次打开的荧幕冷光映照在赛蕾丝蒂娅沾了些焗土豆碎渣的下弯嘴角显出一份有些滑稽的肃穆。

“我也不知道,也许我会抱怨下晚上孤独宁静的工作,或是我的笨蛋姐姐?”她叹了口气之后,取出一张抽纸替老姐擦了擦:“或是…作为艾奎斯陲亚独一无二的二公主,因为你是…大公主…”

“这些话无聊死了,而且你的笑话也糟透了。另外,谢谢。”面对妹妹塞来的纸巾她稍微向后躲了一躲,但依然让她在自己脸上蹭:“呐,露娜,你上次生活有工作以外的目标是什么时候?”

“呃…一千年前,我想做点什么,然后你把我丢月亮上了,还记得吗?”露娜重新倒在沙发上,捡起放了许久的咖啡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工作就是我们的全部。”

“我不是…”

“而且你是个公主,整个白天的艾奎斯陲亚都是你的,你还想要什么?”露娜往喉咙里浇上一杯凉黑咖啡:“或许今天晚上我可以让你做个好梦,不过当咱们第一天通过努力升降日月,决定了开始做公主之后,生活就已经达到了巅峰,没有什么能努力的方向,这样的我们不过是两具失去方向的行尸,你真的觉得这样的自己还算活着吗?”

“当然!我一直都追求着艾奎斯陲亚以外的,某些高于物质的东西。我会向你,向艾奎斯陲亚证明这一点!让我一直活到现在的可不止是永生不灭的生命魔法!”赛蕾丝蒂娅朝着露娜大声吼叫,仿佛这样就可以把自信心提到最高点,然后真正去完成某种她还毫无头绪的伟业。

露娜已经整理好了鬃毛,踏出门外,在听到姐姐充满激情的吼叫后,用蹄子挡住了正被带上的门,将头探进屋子内,表情展现出一些老成而又顽皮的坏笑:“说得好老姐,但我们早就死了,但如果你真能证明你还朝着什么目标活着,我会给你一个月,不,一年份的好梦。”

“好啊!那就准备好给你老姐的奖励,等着瞧吧!”

“所以说,您在这近一千年中最大的成就是什么呢?”布莱克低沉粗糙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回荡在失去了露娜的起居室,只留下赛蕾丝蒂娅一马重新将注意力投向他。

“培养了暮光公主,执行我的职责…我得说我在文学上有那么些追求,还记得那些演讲稿吗?”赛蕾丝蒂娅再次关上电视,一头栽进沙发上的一堆枕头之中,看着显像管电视屏幕上的荧光拖着她因疲劳而衰退的意识一点点消失,她只是累了,所以才想太多,明天早上她会重新站起来,回到王座。

———————————————

“到现在了你还抱着我的枕头睡觉,快醒醒,再过俩小时就该日出了。需要我帮你泡杯咖啡吗?”刚回家的露娜扑在姐姐身边,却发现她只是半耷着眼皮,一语不发:“你还好吧?”

“嗯…,”赛蕾丝蒂娅将蹄子顺势搭在露娜有些消瘦的背脊上,轻轻抚摸:“要知道暮暮发表了她的友谊公主日记,A·K·叶尔玲有她的无畏天马,星璇写了些魔法书,而我?我也总得留下点什么。”

“别告诉我你现在才开始想该怎么证明你自己,不过既然我们没设时限,我猜这也算?还以为你过了一晚上早就忘了呢。”露娜翻着白眼,挥舞前蹄并没把这场赌约当回事:“你是个永生的公主,把自己留下去就好。”

“但我说的是现在,当我醒来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我在有一个领域完全没有作为,那就是…”赛蕾丝蒂娅故意拖长了尾音,刻意表现出这毫无意义的戏剧化效果:“…艺术!”

“好吧,那我们敬爱的蹩蹄演员女士,请问您在绘画和音乐上有任何天赋吗?至少你在过去的一千年内什么艺术都没有尝试。”也许是因为这个夜晚的工作过于阴沉,连露娜都被染上了些更加低潮的气质。不知为何她似乎只想否认姐姐提出的任何设想,或许只是她太累了,或是她只是嫉妒着一只尝试寻找激情的小马:“话说,老姐看到我的遥控器没有?”

“不是绘画,也不是音乐,我活了上千年,见过无数的马,这些经验,每天睡前我可以写上那么一页,就像那些演讲稿一样,我是说…”

“你想写自传?像友谊公主日记那样?”

“不,不是自传,是小说!”

“哈?”赛蕾丝蒂娅只能从露娜的表情中读到一丝不屑,或是那种讽刺的讥笑,这样她似乎突然能读穿妹妹心思的感觉驱使她在从沙发上站起身时抓起一个枕头向露娜扔过去:“嘿,别这样,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我会在今天回来之前想出一篇故事!然后拿去参加那个我今天审批的文学比赛获奖,你给我洗好屁股等着!”赛蕾丝蒂娅叫嚣着摔上了门,还不忘挤回来朝露娜吐了吐舌头,才最终选择离开。

“好运~”露娜慵懒地在沙发上挥挥蹄子,向已经远去的姐姐送去无谓的祝福。

———————————————

“看看这个怎么样!”这天晚上,当赛蕾丝蒂娅回到起居室时,捧着一小本白色的纸张跑到露娜跟前。她胸口的白毛在剧烈而又兴奋的喘息下起伏,面庞上的紧张肌肉绷出了极为僵硬的笑颜。

“当然…你靠一天工作的空余,写出来了一篇三页的短篇?难以置信…”露娜接下了稿子,随蹄静音了电视,借着尖角发出的照明术开始阅读。尽管她眉头不时挤出厌恶的褶皱,但总体而言她倒是显得无比平静。

“没错,只要找那么一点点时间,坐在打字机前一个词一个词地努力,一篇故事就能跃然纸上,这没什么难的。”

“嗯哼。”

“这能有多难?我的意思是,只要拿着脑中构建的角色和情节一个个粘起来,就能做出一份完美的故事!不知道你有没有读到第三幕?当那个充满梦想的小女孩第一次掌握魔法的时候,她正把一个黄色的罐子举起来,这恰恰是对她命运的一个暗示,这在第七幕她在…”

“嗯哼。”

“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我只是希望你别错过那我精心设置的细节,这对你理解这部作品有极大帮助。这当然是我,一个细心观察并在这一千年有着生活的公主才能驾驭,而且,我只花了一天就把这本文章写出来!”

“嗯哼…”露娜合上了赛蕾丝蒂娅交予她的那三页稿件,没有看着它们,反倒是头部轻侧,半悬着眼皮,无表情地看向姐姐。

“怎么样?我打算把这个先去《深潭秘语》投投稿试试。”白色天角兽屏住了呼吸,让不久前还颤抖的绒毛凝结在胸口,等待露娜即将脱口而出的评论,并在她说出任何坏话的时候反驳她。

“你的文笔不错,我猜这些年的演讲没算白写…”说实话赛蕾丝蒂娅并没想到露娜没选择一股脑把坏话丢她脸上:“但是,这算不上一个故事,完全就只是对你创造的这个叫‘索拉’的小女孩的一个角色设定而已,你写了整整三页对她童年经历的平淡叙述,从出生到最后莫名其妙地成为什么学院里最成功的独角兽?这整个过程连个核心冲突都没有!而且…你居然自恋地把这么多你小时候的事都搬了上来!?”

“什么!?”她知道自己的故事是平淡了些,但自恋?

“这个索拉,她看上去根本就是你小时候的样子,只不过更加的…理想化,你更像是在写自传,只是把那些犯过的错改成了你理想中更正确的选择。所以这只是你自己的幻想而不是个戏剧化的小说。”

“露娜?”白色天角兽并不想去反驳那些她不太明白的东西,但因情绪而涨红的面颊让她不得不向妹妹吐一口火气:“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刻薄?”

“我…刻…不…算了。”露娜恼火地把电视声调到最大,更大口地咀嚼自己的营养早餐。

“反正…总会有小马喜欢的吧?”

露娜本只是继续坐着聆听着电视里的对话,但经过短暂的沉思,她几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别告诉我你把那文章拿去投稿了!”

“那个杂志?是啊,怎么了?”对于这位新入行的作者而已,这根本就算不上什么事。

“这又怎么了!?算了,我得去工作了,早上见!”妹妹飞奔出起居室,连门都忘记了关。

———————————————

“老!姐!”一大早这笨蛋妹妹就吵得不行。

“什么呀?”清晨,这甚至比平时还早半个小时,赛蕾丝蒂娅最近爱上了这一堆她和妹妹一同放满了抱枕的沙发床,它虽然比起床铺小了不少,但却有种别样的温暖。

“我昨天晚上跑到了杂志社去了一趟,把这些东西给你带回来了。”她在茶几上放下了几张大公主熟悉的稿件,一只信封,以及一个一次性打火机。

“你昨天晚上这么早离开就是为了防止这篇文章上刊吗?”白色天角兽展开翅膀拍打,让上面僵硬的肌肉变得稍微柔软些,为今天可能会到来的飞行活动做出一些准备。

“不,实际上他们建议我直接把这些稿件烧掉,这可能对你作为公主的完美身份会些不良后果…但我想你得至少看看这个退稿信。”接过信时赛蕾丝蒂娅有些犹豫,但当蹄尖碰到信纸之后,她忍不住把它撕开,从头到尾参了个透。

“所以…这些话的意思是,我这篇文章缺乏中心,没有前提,没有冲突,没有…故事…哈…”白色天角兽的耳朵向后扭曲,紫色双瞳扩张到了某种夸张的程度,但紧绷着的双唇却不愿透露一丝话语。

“当然,就像我昨天说过的那样…”露娜紧紧用双蹄搓揉着太阳穴,发出漫长而又显得极为悲伤的哀叹:“抱歉姐姐,你想怎么样?”

“我该怎么办?”赛蕾丝蒂娅注视着露娜,摆出她可能近千年都没露出的认真表情,将眼睛挤成一条细缝,微微上翻嘴唇,露出死死咬合的白牙。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几乎每件事都尝试用某种很高的标准要求自己,所言,所行,但你知道这不一定是好事。”

“我只想把蹄上的事做好而已,然后得到小马的认可。要知道能让我燃起热情的东西可不多。”大公主深叹一口气,久违地认识到自己在某方面拥有缺憾,但就像她做过的每件事一样,她很少真正放弃过什么。

“首先不要把你的角色和你的真实经历混在一起。一般的作者可以这么做,但你是个公主!如果让读者知道了这点,他们只会因为你而喜欢你的作品。所以你要…”露娜晃了晃前蹄的末端关节:“重新…”

“重新想个笔名,当然!”赛蕾丝蒂娅兴奋地垫着蹄尖轻巧而快速地在原地跳动着:“快速波尔卡,不,阳光波尔卡!”

“我本来是要说重新设定一下索拉,”露娜扶住额头:“但‘阳光波尔卡’?我觉得还不错。”

“怎么设定?我觉得我设定得还不错来着…”

“真实,你的角色一定要显得真实,有目标,有去做某件事的动机,也有一大堆会让她显得可爱的缺点。而不是像你之前写的那样只是突然想成为一个…你不能写公主,那只会暴露你的身份,而这不是你想要的。也许…这个小女孩她…”

“她实际上想成为…一个魔法导师,因为她年幼时跟着一个非常温柔的教师,和一个没她那么勤奋,但还是很可爱的同学一起学习魔法,而那几乎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间,所以她想当一个魔法老师。”

“哇噢,我从不知道你觉得我可爱…”

“这只是设定,设定而已…”赛蕾丝蒂娅从侧面轻轻给了露娜一瞥,便迅速移开了视线:“然后,冲突?但她的命运让她不得不去参与其它职业,她被视作一个很有天赋的小马以至于她…如果只是当一个老师,她就被认为是将金币丢进了煤堆,所以…她的命运和梦想,冲突?”

“很好,但她采取了什么行动?她为这个行动付出了什么?最后,结局是什么?”

“我…还没想好,我想写一个快乐的故事,当故事结尾的时候,索拉当上了魔法教授,有了个幸福的生活,但我想不到她能怎么做,或是…她凭什么这么做。”

“你没必要逼自己写一篇喜剧,也许你只想写出自己生活中那些最真实的东西,不是所有角色都能得到他们想要的,这才是推动他们继续前进的动力。噢…现在不是该谈动力的时候,对吗?抱歉。”

“你说得对,真实的行动!没错,那…年轻而又天真的索拉故意在那老师面前表现得像个傻瓜,把能犯的错都犯了个遍,还期待着能让他们别对我,不,索拉抱太高的期望。然后你猜怎么着?”

“他们鼓励索拉,让她成为了自己不想成为的重要小马?”

“不,虽然她以为那就是最差的情况,但实际上,她伤透了身边所有小马的心,她的朋友,她的家马,她那个对她超级重要却永远无法理解她的笨蛋同学,那家伙甚至蠢到还想帮她求情结果她们俩都被骂惨了,最重要的是,她最喜欢的那个老师。她蠢到让这个世界都想抛弃她,也就是当她的老师离开她家那天晚上,索拉实际上鼓励了自己,让自己成为了自己最不想成为的重要小马。要我说,这听上去其实挺像个喜剧的,像黑色笑话。”

———————————————

“所以说您要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进行小说竞赛?我最喜欢观看那些竞争性的比赛了!你一定也觉得当两位运动员在赛场上挥洒汗水,肢体为了胜利而相互碰撞的场景很美吧!”

“当然布莱克,虽然这是个小说竞赛,不见得会有太多作者会真正挥洒太多汗水,除了去年大概也不会有谁会为了胜利而相互肢体碰撞,那两个家伙俩现在都被禁赛了。不过我敢肯定不少作者会让他们的思想相互碰撞创造出优秀的作品,我很期待呢。”

“我听说最后你们会把最优秀的十个作品做成文集发售…”

在看到赛蕾丝蒂娅一蹦一跳地跑进起居室后,露娜调低了电视音量,朝姐姐摆出大大的微笑,她高兴地挥舞双蹄,仿佛有什么事要宣布。但白色天角兽似乎更为兴奋,她抱住一叠稿纸一把丢到露娜面前的茶几上。

“露娜!来看看第三稿!”自从她开始写这篇作品的一个月来,姐姐一直保持着一种极为亢奋的状态。

“我还从来没见过你那么兴奋过。”露娜舒展开自己的微笑,轻轻拨动纸张:“我很高兴,你能高兴起来。”

“我只是很开心自己能在工作以外找到些能挥霍憋屈了上千年热情的东西。然后,我似乎已经把它写完了。也许我该想想其他故事?”原本几乎只是来源于赌气的一个决定,却似乎难得的有了个好结果,其实获奖与否都没那么所谓,这反倒能给她带来几年或许几十年去努力争夺什么的决心,也许这就足够可以向露娜证明自己能找到某种动力。

“在想其他故事之前,”露娜指了指电视上的访谈节目:“你会不会因为获奖而高兴呀?”

“当然会,我的确想获奖啦,但…”赛蕾丝蒂娅深吸一口气,想着如果获奖了又怎么样,也许她还会继续这种爱好,去争取更高的名次什么的,便换作更平缓的语气:“我不知道,那肯定是个高蹄云集的战场,即使只是参与肯定也不错。”

“你得有自信,这是个好故事,它肯定能得奖的。我想你可能只需要稍微做些文笔上的调整。我不是说你的文笔不好,但我相信你能再增强一下,这是加分项!”

“我会加油的,露娜,谢谢你,帮我找到一个目标。”她用双蹄从正面环抱妹妹,像是抱住了什么洪流中不动的树根。

“嘿,这紧了点。”

“抱歉…”

“你的小说会登上那个文选,因为…它棒极了。”

“谢谢。”

———————————————

愉悦,赛蕾丝蒂娅想不到什么更好的词能用以描述她现在的心情,快乐?幸福?欢愉?不,她在上个月已经构思过太多遍类似问题了,在她的索拉高兴时,使坏时,悲伤时,她甚至会花上几个小时只是为了能找个合适的词汇或是写上那么一段一句来表现这一角色。而对于其它的马,其它的生命与其所经历的事件还有他们的逻辑联系,像是某种毒药把她拽入思考深渊的兴奋。说实话这样的写作生活似乎对她造成了不少影响,有时她会一直写到露娜回到起居室,然后升起太阳去上班,而有时露娜则会说她明白那感受,为了劝她多睡几个小时而帮她把上午的工作包干了。

不过…那些努力都是值得的,她从谒见室离开后,专门跑到妹妹为她准备的隐蔽地址取回了藏着样本文集的包裹。自己的小说被印在这本仿古精装书的最底层,这十篇杰作的第十名,作为赛蕾丝蒂娅的处女作这已经是个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露娜起得比平时早很多,像往常那样,侧身瘫在一大堆抱枕之中,大口嚼着面包等待着《访谈录》的开始,直到赛蕾丝蒂娅坐上沙发时她才意识到姐姐的到来。

“已经拿到书了吗?老姐怎么样?”露娜朝姐姐挪动了自己的屁股,将重心侧倾,一头倒在姐姐胸口上,用面庞将白色天角兽胸口的白毛扰乱。

“获奖了,虽然只是第十名!”

“那也很棒了!”依偎在大公主怀里的妹妹眯眼做出开心的笑容向姐姐祝贺,“老姐打算什么时候写第二篇故事呢?”

“休息一周吧,不过我已经把大纲想好了…不过这次不是我自己的故事了,还得再精进一下,然后就能动笔了,写一篇大家都喜欢的故事!”

“那么加油喔~”

“不过,这一来就证明了吧?我正为着一个可以上进的目标而奋斗,我还活着,真正像个马一样活着!”她激动地说。

“诶?”

“说起来我们很有段时间没看《访谈录》了…”随着电视中一小段轻快的舞曲,熟悉的两只米黄色座椅相对摆放,简洁的房间和其他朴素家具让这个直播间看上去莫名温馨。

躺在赛蕾丝蒂娅怀中的露娜忽然抽动了一下,转身用一种僵硬而扭曲的表情向姐姐望了一眼:“这集我们跳过吧?”

“诶,为什么?”蓝色的身影掠过荧幕,在一张椅子上端庄地坐下:“哦呀?看来是有小马害羞了?”

“唔姆…”露娜不再发声停止了抵抗,但她却只是看向地面,而非正视屏幕上的自己。

“露娜公主殿下,很高兴你能参加《访谈录》,这应该是您第一次接受采访,有什么我们需要留意的事项吗?因为我肯定要对此打破砂锅问到底。”

“留意?好吧,也许咱应该声明一下咱作为公主也许需要受到一些温柔的关照?咱看过汝的节目,知道汝尖锐的风格。”

“公主?据我所知,您可不止这一个身份。您还是这次文赛的大赢家,月影女士。”

“你…汝是怎么知道的?”

赛蕾丝蒂娅的下巴都要掉露娜身上了:“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你知道那些写作技巧?原来你也是个作家。”

“嗯…”露娜低声回应了姐姐,但她的语气显得有些犹豫。

“当然依靠神奇的媒体推断力,您的作品非常优秀。谁想得到呢,我们尊敬的月之公主在文学方面有这样的实力,但您大可不必遮遮掩掩。”

“咱可不希望读者因为咱是个公主而对咱的文章产生偏见。”

“当然,不过您可不是这场比赛唯一谜题。”

“喔?”

“《索拉》,我们曾尝试寻找这位作家的踪迹,但…我们对这位新马作家几乎毫无了解。”

“一位…秘密作家,这听上去…很有魅力不是吗?”

“哈哈哈哈,您真幽默,魅力当然是属于那些好东西的,但《索拉》却不属于那个范畴。”

“《索拉》是个好作品,它所包含的触动心底那种绝望孤寂与不甘的情感,在优秀的文笔下表现得非常出色。将它称作有魅力并不为过吧?”

“好吧,《索拉》本身也许并没有那么糟糕,但在这高蹄云集的战场上…它…实在是太平庸了,乏味的叙事和平淡的高潮,这样的作品能获奖其实…能暴露出一些问题不是吗?”

“什么?”

“阳光波尔卡,我猜她是你的姐姐对吗?挂着这个没品名字的公主向我们的观众做出了自己无法实现保证,然后自己违反了规则,天哪,这个故事可比《索拉》精彩!也许下次我该去投稿。”

“不…她没有!”还没听完露娜的辩驳,她本马已经将屏幕关上,让这房间彻底陷入无光的黑暗,沉默,赛蕾丝蒂娅希望妹妹能先说点什么,但很明显的是,她更愿意保持沉默。

“请跟我说实话…”白色天角兽在黑暗中凝视着胸前的头颅。

“我…不…”沉默了许久了妹妹将话卡在喉咙中,得益于黑暗,她不用和妹妹眼神相接,但这样的支吾却让赛蕾丝蒂娅愈发烦躁,这让她回忆起还是魔法学徒时的露娜,愚蠢,迟钝,最重要的是,她永远也学不会说谎,那慌乱而漏洞百出的姿态只会引来受害者的不满。

“说实话,反正你也撒不来谎。”她想也许自己应该推一蹄子。

“没错…是我…我给了评委会八千货币,为了让你的文章能入选,就是这样。”

“为了什么?是因为你作为一个高贵的作者,见不得自己的亲姐姐连得奖都做不到?还是你为了证明我脱离了公主的光环一无是处?你可怜我?”她有些气愤,不只是对妹妹行为,也是对自己的无能。但强烈的感情是憋在了心中的熔炉里,成了一锅滚烫的恶意,它总得有个去处。

“我只想让你高兴而已,只是没想到会这样…”

“高兴?”赛蕾丝蒂娅的呼吸平缓了下来:“我不是为了高兴去写东西,或是为了什么成就,只是想向你,向我自己证明我还活着,而不是一个顶着公主头衔的行尸走肉。不过我输了,什么都没能证明,我依然是那个一无是处的花瓶公主,仅此而已。”

“可那只是为了起床气后随口说说…”

“露娜,谢谢,至少你让我对我的生活有了新的认识。”

“今天晚上需要我给你一个好梦吗?也许能给你点创作灵感?”

“不用了,露娜,不用了。”赛蕾丝蒂娅推开露娜起身离开了沙发,漫步走向窗口,拉开紧闭多日的帘布,俯身于窗边远眺。远处的红日在她的控制下缓缓沉入山间,却在消失的那一刹那射出了最耀眼的光,让这封闭过久的起居室在几个月来第一次受到某种具有神圣气息的自然洗礼,就算是迫于逃离这肃杀死寂的露娜也停下蹄上的动作向窗口望去。但很快,当那孤独的太阳没入地平,这天变得黯淡,余辉后,一叶弯月也伴着夜幕爬上了天空。那月亮只能溢出柔和却又冰冷无比的惨淡白光,她甚至觉得那光充斥了一种说不清的邪气,将她逼得后退倒在沙发上。夜让这房间重新回到黑暗,房屋内只有露娜蹄子在光滑大理石上走动的清响,妹妹已经走出了房间,窗口射入的微光正巧照在门口让露娜的蹄步定格。妹妹缓缓转过身来轻轻带上了门,却又在未闭之时出蹄阻挡,这次她没将头探回。

“姐姐,对不起。”露娜只藏着脸轻声地说,而后闭门,只将赛蕾丝蒂娅独自留在了这黑暗而又一片死寂的皇家起居室。


回复 阳光波尔卡

第一个点击第一个回复!

回复 阳光波尔卡

打个五分吧,因为我是好马

回复 阳光波尔卡

诶哈哈哈哈哈!回复#2 @榴莲炸弹 :

 

回复 阳光波尔卡

你fimtale的瑞瑞头像真的好可怕啊,还是小蝶的好看

回复 阳光波尔卡

这边的头像不知道怎么换啊,很绝望回复#4 @榴莲炸弹 :

 

回复 阳光波尔卡

嗯,乌冬的写作水平一定远超出了露娜公主的。

回复 阳光波尔卡

回复#5 @兔肉乌冬 :

在设置里换的

回复 阳光波尔卡

回复#5 @兔肉乌冬 :好像是真的,我也记不得我是怎么有的现在这个头像了,当时好像是账号和微信或者qq关联的时候的qq或者微信头像?

 

回复 阳光波尔卡

一说到波尔卡我就想起ievan polkka

回复 阳光波尔卡

哈哈哈哈哈,甩葱歌~回复#9 @榴莲炸弹 :

 

回复 阳光波尔卡

回复#10 @兔肉乌冬 明明是芬兰民谣《爱娃波尔卡》好不好!可怕的二次螈!

 

回复 阳光波尔卡

哼!我们二次元是这样的!回复#11 @榴莲炸弹 :

 

回复 阳光波尔卡

露娜是职业哒!(设定)回复#6 @安德 :

 

回复 阳光波尔卡

写得不错!

回复 阳光波尔卡

qwq乌冬加油啊

回复 阳光波尔卡

看完啦,乌冬的故事质量一如既往的高呢。。。所以后续是大公主破灭之阳警告吗2333

回复 阳光波尔卡

之后的某日,塞拉斯蒂娅品读露娜的文章的时候:

嗯哼。    嗯哼。   嗯哼...   对了露娜,你能把你的屁股挪过去一点吗,我不希望我的学习热情被它打扰。

回复 阳光波尔卡

脱口秀主持人天天想搞大新闻,目测很快就要被封杀(

说点感受。

非常有意思的故事,不去说文笔了,乌冬的文笔非常棒,流畅而且叙事清晰,节奏把控得很好,画面感实足,像在看一部话剧。

但主要是剧情挺值得玩味:角色最终其实并没有获得实际意义上的成长,一切的努力最终戏剧性地被证明都是枉然。老实说这个结尾确实出乎意料,相信超过了绝大多数读者的预期,从作品本身来说是很成功的。很真实,但也足够丧,估计读到最后,大部分人都会陷入和大公主一样难以释怀的郁闷情绪中,乃至对“活着”的意义产生怀疑。

而最让人感到很丧的地方,也是乌冬最残忍的地方,是大公主在自己所写作品中投入了不只是时间和努力,更重要的是她写的是自传故事。作品被否定约等于她自己的童年或者她对自己童年的看法也被否定了。小时候在学校被霸凌,我曾经写了篇日记想告诉老师自己很痛苦,结果老师表示“不要老去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另外,就算是活了千年的大公主,她也无法对自己的童年释怀,着实令人唏嘘。

现实就是这样,我们往往以为很困难、很痛苦,又或者很快乐、很兴奋的事情,在别人看来其实很可能都不值一提。我们付出了大量的努力和心血,最后往往都付之东流。有一段时间我甚至都在思考努力本身是否有意义——毕竟有可能失败,而且失败后会很痛苦,那么为什么还要努力呢。

但我相信最后大公主的郁闷期不会很长,毕竟她有个爱她的妹妹,毕竟她是个智者,是统治一国的君主,什么大事都经历过了。而且她其实根本不需要通过成功来证明自己活着,她既然有心去参加比赛,说明她已经“活着”了。参加比赛所投入的时间、期间文笔的成长、与妹妹的交心,这些都是她付出努力收到的回报。这些回报将在她日后的生命中成为宝贵的回忆。而作为统治者,她善待自己的国民,每日每夜维护这个国家的正常秩序和发展,这也是活着。

那我们呢?我们虽然可能没有“公主”或者统治者的头衔,但我们统治着60万亿个细胞,能够支配大约七十万个小时;我们能对八百多万同样具有60万亿个细胞的个体见面、交谈,并且对他们产生影响,也被他们影响着。我们其实都是统治者,我们统治的国土名为:人生。

所以还是要努力。还是要去尝试。还是要去做。可能收获不了什么物质或者金钱上的奖励,但我总能从努力中得到一些什么东西。比如共同努力的朋友;比如参与的经历;比如心理上的历练。这些获得的东西或许并不一定具有马上能兑现的价值,但他们总归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所以我决定要善待它们。善待它们,才是善待自己。善待自己,那就是善待人生。

只要学会善待这片“国土”,你就能好好地活着了。

希望大公主能早日明白这一点,也希望所有的读者能早日明白~

回复 阳光波尔卡

回复#18 @魔法师T_T :

我的感觉就是,无论别人怎么否定你,努力也好,心血也好,都无需垂头丧气。我们仍然还有着一个最为宝贵的东西,也就是自己~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