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发布短篇数量5/8,长篇数量0/1。十分想看独角组的文!

斯芬克斯的谜语

关于本作
短篇翻译
T
已完结

assessment共 8,507 字

publish于 2019-02-14 发表

pageview共 1,211 人看过

loyalty共 8 人收藏

chat共 15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1 人评价

4.8 star

5
82% 4
18%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The Sphinx's Riddle

作者:Monochromatic

原文地址: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82768/the-sphinxs-riddle

译者:DreamsSetFree


祝各位连理节和情人节快乐!颜色不代表立场!


因光而生,赴光而死


The Sphinx's Riddle

by Monochromatic & Earthsong9405

sphinx.jpg


====================***====================

几乎所有小马都知道了暮光闪闪的真面目。


多年以来,沙特鞍拉伯的斯芬克斯国王和皇后一直试图埋藏这个秘密,让它远离外界的视线,不想让这种耻辱玷污了他们原本纯洁的名声。现在所有小马都知道他们的女儿,暮光闪闪,是一位私生女——同时也是一位混血儿。


她是国王与一名女佣偷情的意外产物。


现在,她将成为小马国的合法统治者。


“我都没和她说过哪怕一分钟的话。”


小马国的瑞瑞公主没有回应朋友的倾诉,仍然悠闲地搅拌着茶水,看着杯子里的牛奶液滴在稀薄的雾气下面旋转。自从她和暮光宣布订婚已经过去了六个月,自从斯芬克斯搬进城堡也有一个月了,但是瑞瑞感到自己和暮暮之间仍然隔着一层雾气,就像杯子里那样。


“她是不是……”小蝶,蝶马们的小马国大使,同时也是瑞瑞最要好的朋友,慢慢说着,“也许她仍然在……”


“刻意回避我?”瑞瑞补全了句子的后半部分,从茶杯上抬起头,“难道我看上去像一场瘟疫吗?”她停顿了一下,又无果地纠正了自己刚才的说法,“或者,难道她觉得自己是一场瘟疫吗?”


她仍清楚地记得暮光第一次跨进城堡的那一天。沙特鞍拉伯骄傲的国王和皇后,迈着高贵的步伐走上大理石制成的台阶,他们的六名高大威武的孩子紧随其后,她则跟在他们之后。那只美丽的——至少对瑞瑞来说是美丽的,而且瑞瑞不允许任何小马质疑她的看法——混血儿跟在父母和兄弟姐妹的后面,目光低垂,耳朵压得扁平,战战兢兢的眼神里几乎无法隐藏她对这次见面的感受。


“小蝶,我竟然一点都不了解她!这太荒诞了!”她继续说,发泄着积攒一个月的失望之情,“她是我的妻子!或者说是我的未婚妻,然而我们之间最长的谈话竟然只持续了十分钟,而且是关于天气,天气!


小蝶皱起眉头:“你没有试着和她交谈吗?我是说真正的交谈?”当瑞瑞向她投来质疑的目光时,她详细说明了这一点,“我觉得如果你先开口和她说话,也许她就不会那么害羞了。”


公主戏剧性地叹了口气:“我你说的没错,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该跟她谈些什么!”她用蹄子碰着嘴巴,眉毛间纠结出一道深沟,“父亲说过她在魔法方面小有造诣。但我从来没见过她表现出来,也许她一直在城堡的哪个地下室里偷偷练习?”


“哦,可能吧,不过我只在图书馆里见过她。”小蝶说着,竖起身体,“我……我觉得她可能没有朋友。我试着和她说过话,但她完全被书迷住了。我不想打搅她。”


“到此为止了。”瑞瑞毅然决然地站起身,蹄子砸在地板上,“她已经——或者说马上就会——被我的魅力折服的,感谢你的帮助,让那些书见鬼去吧!如果我将在余生中与她相伴,我宁愿认为我有权利分享她的一部分时间。”


====================***====================


事实上,在刚才那番令马热血沸腾的宣言之后,瑞瑞发现自己并不是很愿意强迫自己以这种方式和狮身马头的公主见面。她更希望午饭之后,或者学完剑术课程之后,再去拜访她的未婚妻。


“你确定她在城堡东侧吗,云宝?”


与她并肩而行,公主最信赖的麒麟保镖转了下眼睛。“公主,这是你第六次问了。”她说,“就好像你不想她呆在这似的。”


公主停了下来,几乎要被这句并非完全属实的言论吓到了:“云宝!”她严厉地说,用蹄子敲了敲地面,“这不可能!我只是……”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保镖哼了一声,于是她的脸颊上燃起了愤怒的红晕,“不可能!”


“公主,她看到你时会比你看到她的时候紧张多了。”云宝脱下头盔,用蹄子梳了一下鬃毛,“其实这不能怪她。如果半个国家都反对她嫁过来,换成是我也会觉得紧张的。”


瑞瑞吸了口气:“云宝!


“嘿,这是事实。”云宝回答,戴好头盔,“公主,自从住进了城堡,我们都把每天巡逻的警卫数量翻了三番。如果你想问我小马国有多少小马愿意他们的‘受马爱戴的瑞瑞公主’和一个来自天杀的谁知道在哪的国家的‘令马遗憾的错误’结婚,我告诉你,答案是‘一个都没有’!现在你明白她的处境了吗?”


“云宝黛西!我现在真想打你一顿!”瑞瑞打断她,将一只蹄子抵在她朋友的胸甲上面,“她出生的原因并不能说明她的出生是什么错误,你必须立刻收回你刚才的发言!”


“公主,听着,我当然知道暮光公主是个挺不错的小马……一样的……斯芬克斯,但是——”现在轮到她把蹄子抵在公主的胸前了,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公主的亲密朋友,这种行为一旦被其他马看见,她将难免牢狱之灾,“但是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拥护小马纯血统主义的疯子每天都会发来上百封邮件,他们甚至说地狱都会拒绝暮光公主进入!而她一直不让卫兵保护她的安全的做法更是对改善情况毫无帮助!就好像她压根儿不想让任何一匹小马喜欢她一样!”


公主决定与其继续这场毫无意义的争论,不如翻个白眼把它丢到脑后,就好像……就好像她十分清楚云宝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无可争辩的事实。正如她记得暮暮抵达城堡那天的情况那样,她也鲜明记得宣布订婚时群众反对的呼声是多么强烈。


甚至她也为自己感到羞愧,因为她曾经愤慨地抗议沙特鞍拉伯国王让他们的……不太知名的……孩子当她的爱人;更让她感到愧疚的是,她任凭自己接受这门婚事,仿佛自己是一名圣徒,是一名愿意牺牲自己的女英雄。


在每个夜晚,万籁俱寂之时,公主总会扪心自问,她是否如同她的国民相信的那样纯洁善良。


“看吧,我就说,她一定在。”


坐在皇家图书馆中的是一只非常美丽又非常奇怪的生物,她既不是斯芬克斯,也不是小马,而是二者的混合体。乍看上去,小马们会认为她是一只长了翅膀的淡紫色狮子,有着瘦削而结实的下颚和四个同样强健的脚爪,仿佛假如谁招惹了她,即使不被咬死也会被咬掉半条命。


事实上,她身上只有两处不属于斯芬克斯的地方。一根长长的,锐利的独角——几乎是瑞瑞见过的最长的角——从她的前额伸了出来。很久以前,其实只是一个月以前,年轻的小马国公主总会暗自揣测那根东西会不会锋利到足以当场刺死一匹小马。


她知道暮光公主不会那样做,但是……但是她偶尔会听到那样的传言。在她和暮暮订婚,第一次谈话,以及流言四起的那个月,瑞瑞和小马们一样好奇,暮暮这样的猛兽是否如同她的外表一样凶猛狂野,桀骜不驯。


现在,她就在那,这头猛兽正坐在桌子旁,做着完全无害的举动,她正读着一本书。


瑞瑞对她知之甚少,但是父亲曾经说过暮暮爱好天文学,考虑到暮暮后腿上面有着一个紫罗兰色的星星标记,瑞瑞觉得父亲会做出那种猜测不足为奇。


而可爱标记正是第二处让斯芬克斯感到耻辱的地方——就好像身为小马也应该感到耻辱一样!


在命令云宝黛西在外面等待之后,瑞瑞终于迈进了图书馆,直奔她的未婚妻而行,她终于理解到小蝶为什么会为打搅到暮暮感到不安。斯芬克斯似乎完全被书吸引住了:她的耳朵竖的老高,唇边挂着欢愉的微笑,尾巴摇晃着,忠实地展示着它的主人的良好心情。


暮暮本来很开心,遨游在她的世界之中,然后欢乐闪烁而逝,因为她注意到了瑞瑞的存在。


瑞瑞感到很尴尬,真的很尴尬,心痛感随之而来,她看到暮暮整个像变了个马一样。虽然她没有把书藏起来,而是把它合上并推远;她的耳朵折向后方,紧贴着头皮;她佝偻着身体,尽可能让自己显得小一些,以腾出一切她不配拥有的空间;最后,她明媚的笑容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惊恐的视线,好像有谁走过去跟她说,她在这儿是个麻烦。


“暮暮,你在这儿啊!”瑞瑞打了个招呼,尽一切努力跨越暮暮的态度,传递给斯芬克斯小马国最诚挚的问候。


“瑞瑞公主。”暮暮的回复快得惊马,几乎和瑞瑞同时开口,“我能为您做什么吗?”


公主坐到桌子旁边,满不在乎地挥挥蹄子:“哦,没什么事。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仅此而已。”


“呃,说——说话?哦,当然。”暮暮的回答迅速而慌乱,她坐直了身体,“您想谈什么?出了什么事吗?”然后她停顿了半秒钟,补充道,看起来被吓坏了,“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不,不!天啊,不,”公主连忙回答,“我只是想和你聊聊天,仅此而已。自从你来之后,我们还没怎么说过话,我相信如果我们能更多了解彼此,我们之间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加亲密,你不这样认为吗?”


暮暮有些坐立不安,她慌忙道:“是的,您是对的。”然而她的表情泄露了她对这件事情的真实想法。


无边的沉默接踵而至,她们俩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期待对方先发言,直到瑞瑞终于愿意做点什么打破这个局面。


“那么那么,”她以此开头,蹄子向前方划了个圆,“也许你能向我介绍一下你自己……?”


暮暮眨了眨眼睛,然后开始机械地复诵。“我的名字是暮光闪闪公主,我是王国的第三个女儿,我的父亲是阿扎尔王,我的……”她动摇了不到一秒钟,“母亲是艾拉王后。”


结束了,暮暮再没说些什么,也没订正什么。


“呃……”瑞瑞犹豫了一小会,尴尬地笑了几声,然后清了一下喉咙,“好的,嗯,我早就知道这些了,实际上我是想请教你的其他方面,比如说,你的个马兴趣。能告诉我喜欢做些什么吗?”


“那并不重要。”暮暮不假思索地回复道,瑞瑞知道那是多年训练的成果。


瑞瑞一直以为机智而迅速的回复是只有自己才能掌握的独门特技,直到她遇见了暮光闪闪,她平生第一次感到无话可说。尴尬感纠缠着她的身体,穿透了她的皮肤,她突然明白小蝶为什么想要避免打扰这只斯芬克斯了。


谢天谢地,瑞瑞不懂什么叫适可而止。


“一派胡言!那重要极了,对我来说是这样,对你来说也是如此!”瑞瑞大声说道,蹄子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然后在暮暮被吓得一怔时立刻后悔。她笨拙地装作咳嗽了两声,好像她没有被吓到一样。“请告诉我,暮光公主,你都有什么爱好?”


“魔法。”过了一会,暮暮才说。


“魔法!”瑞瑞惊呼,为她刚刚取得的进步兴奋不已。然后她冲着桌上的书努了下头,“还有阅读!这座塔里全都是书!你还喜欢什么?”


“嗯……”暮暮对着桌子皱了一会眉头,然后看着瑞瑞,眨了眨眼,“猜谜语?”


“猜谜语?”瑞瑞傻笑了一声,“啊,当然啦,我早该想到的。你是不是还知道很多谜语?”


暮暮满怀热情地点点头,挺直了身子:“是的!每天早饭前,母后都会和我交换一个谜语。”


瑞瑞的笑容充满暖意:“真好,听上去简直甜的要命,不是吗?我希望我妈妈也能和我培养一段像你那样的家族传统。”


暮暮的笑容突然消失了:“那太好了。”她赞同道,轻声细语击中瑞瑞,仿佛一个巴掌扇在她的脸上。


“好——好吧,跟我说说!你愿意给我出一个谜语吗?”瑞瑞问,像渴望甩开舞伴一样甩开她刚才失礼的行为。


暮暮的眉毛皱成一团。“你愿意听我的谜语?”她问,声音中有一点惊讶。“喔,嗯……”她舔舔嘴唇,视线不仅牢牢锁定在瑞瑞身上,而且正在熊熊燃烧,她从未在斯芬克斯身上见过这种表情,小马国的公主觉得自己正在被她彻底分析。


终于,她开口了。


“什么东西在一小时内出现一次,在一刻钟内出现两次,却在一千年内从来不会出现?”


瑞瑞轻哼着,咬住嘴唇。“嗯……”


她一边思索着答案,一边用蹄子敲打着桌面,她能感觉到暮暮在盯着她看。她……她在考验我吗?她抬起头,发现暮暮在转向其他方向,这一次,第一次,瑞瑞觉得自己的心脏停跳了一拍。


然后她想起来自己这次是来给某匹小马留下深刻印象的,瑞瑞咳嗽一声,然后大声哼着,闭上双眼:“天啊,这比我想象的难多了!什么东西在一小时内出现一次,在一刻钟内出现两次,却在一千年内从来不会出现……”


“嗯……瑞瑞公主?”


瑞瑞睁看眼,斯芬克斯一脸温顺地看着她:“哦,嗯,怎么了?”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就继续读书了?”她问。


这句话吸走了瑞瑞的全部热情,她又一次有了那种不安的感觉。


“噢!当然,我不介意!去吧,我是说,请。”她沉默了一会后说道,然后站起身,礼貌地朝着暮暮笑了笑,她不知道除了这件事以外她还能做什么,“我……”她如鲠在喉,但仍然强迫自己把话说完,“和你说话感觉很愉快。”


然后,不等暮暮回话,她低着头逃离了图书馆,心里很不是滋味。


好吧,我们走着瞧。


====================***====================


那天的剩余时间里,瑞瑞公主再也没有想起过暮光闪闪。


她不愿想起她,她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么绝望地想要做成某事,她的每一次尝试,都跌落为痛苦的想法。想法困扰着她,折磨着她的心灵;她越想摆脱它们,就越多回想起暮暮此前的生活方式,仿佛它们被硬塞进她的脑海一般。


她没去尝试破解谜语。


可能终有一天她会解开它,但那不会是今天。夜色来了又走,晨光悄悄降临。


整个家族像往常一样围坐在餐桌旁,准备享用早餐。先是她的母亲和父亲,小马国的国王和王后;然后是她的小妹妹,甜贝儿;接着是瑞瑞,还有最后那位,暮光闪闪公主。


一切都照常进行着。她的父亲母亲每天谈论的不是政事,而是他们的女儿们。虽然暮光公主总是很安静,但当国王问起她的生活时,她也总能及时回答。暮光公主在早餐时总是很安静,瑞瑞会注意到,她只是坐在那里,吃着食物,而其他小马则在交谈中享受着彼此的陪伴。


然而,今天有些不同,瑞瑞公主也很安静,她再次和她的未婚妻面对面,终于决定去解开那个该死的谜语。


什么东西在一小时内出现一次,在一刻钟内出现两次,却在一千年内从来不会出现?


“甜贝儿,”国王笑着,看向嘴里塞满纸杯蛋糕的小女儿,“那些只是点心!”


“但是它们很好吃!”甜贝儿抗议道,嘴里仍然塞满了纸杯蛋糕,“尝一尝嘛,爸爸!”


国王大笑着,用魔法飘起一块糕点,一口塞到嘴里,满意地发出一声长叹,“呵呵呵呵呵呵呵——”


瑞瑞突然想到了答案。


“就是这个!”她吸了一口气,把蹄子砸在餐桌上,直勾勾地盯着受到惊吓的斯芬克斯,“答案是‘合体字’!”


沉默短暂降临到这个房间,每只小马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公主,仿佛她突然发了疯。她的父亲询问瑞瑞为什么要突然说什么“合体字”,她的母亲则责备她不分场合的行为和糟糕的餐桌礼仪,她的妹妹仍在吃着纸杯蛋糕,而暮光公主……


而暮光公主,即使那只持续了短短一瞬,第一次向瑞瑞露出了笑容。


 


几小时后她们又碰面了,尽管这可能不是最准确的描述。瑞瑞从不曾向别的小马吹嘘过自己取得的成就,但当她走向暮暮时,她的脸上情不自禁地洋溢起得意的微笑。


“看啊,看啊,看啊!暮光公主!”她大声说,坐到桌子的另一侧,扑闪着睫毛看着斯芬克斯,“猜猜是谁在试图困住我的计划上失败了?”


暮光公主立眼瞧了瑞瑞一会:“不过,瑞瑞公主,至少我的谜语困住了你一整天。”她阐述着这个事实,对瑞瑞吸了一口气的动作一笑而过。


请等一下!这和我在说的根本毫不相干!毫不相干!”瑞瑞怒气冲冲地嚷道。实际上,她真的生气了,有些事必须现在就说清楚,“还有,暮光公主,我也为你准备了一个谜语!您意下如何?!”


暮暮坐直了身体:“真的?”她的耳朵竖了起来,“说说看?”


瑞瑞笑了,两只蹄子搭在桌子上:“我不存在于过去,但永存于将来,从未有马看见过我,今后亦然,但凡有气有生者都寄希望于我,我是什么?”


“明天。”暮暮说,她骄傲的笑容击败了瑞瑞,“一次很棒的尝试,对新手来说很不错了,公主。”


瑞瑞大口喘着气:“哼,你耍赖!你是一只斯芬克斯!你一定已经读过了小马发明过的每一个谜语!”


“我可能读过,”暮暮的话语不带一丝嘲讽,“你想再听一个谜语吗?”她问,“我刚想到一个你会喜欢的谜语。”她清了清喉咙,不等瑞瑞回答就擅自说道,“国王没有儿子,没有女儿,也没有王后。因为没有继承者,他决定给王国的每一只幼驹发一粒种子,然后告诉他们:谁能用这粒种子培育出最繁盛,最美丽的植物,谁就会赢得他的王位。”


“这可不容易,不是吗?”瑞瑞打断道,暮暮冲她神秘地笑了笑。


“到了答案揭晓那天,”暮暮继续说,“每一个孩子都来到宫殿,蹄中捧着他们培育出的最繁盛最美丽的植物。国王走过每一株作品,最终选择了一个捧着空花盆的小雌驹作为王国的下一任女王。为什么国王没有选择那些培育出美丽植物的幼驹,偏偏选择了她呢?”


瑞瑞叹了口气,“你知道我得先离开这儿才能找到答案。”


“没关系,”暮暮回答,“你可以明天晚上再来找我,公主。”


====================***====================


瑞瑞的生活中充满了各种传统,但在过去一周中,她似乎迷上了一种全新的传统。自那天起,风雨无阻,瑞瑞每天都会拜访图书馆,和她的公主交换谜语。尽管实际上是暮暮一直在给她出谜语,而瑞瑞只能一边抱怨问题太难,一边等到遇见某个明显的提示才能猜到答案。


“公主,这可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


躺在床的正中间,公主抬起头,嘟着嘴望向她的贴身保镖,“云宝,求你了!”她坚持说,“如果我还想给她留下深刻印象,就必须给她出一个能让她动脑筋的谜语!我上周都告诉她至少五十个谜语了,但是她全部都听过!全部!


“公主,你看我出谜语的马吗?只有书呆子才玩猜谜!”云宝抗议道,倚着房间的门,“之前我可是花了大半辈子才帮你解出那道植物谜语!不是我说!她凭什么会认为有小马能猜出那些种子都是假的?”


瑞瑞戏剧性地叹了口气,把枕头按到自己脸上。其实,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么执意想让暮暮留下深刻印象,她怎么这么任性!她想困住她,不是因为自尊心,而是因为她想给暮暮提供一个挑战。她似乎对此上了瘾,也许就差那么一点,她就可以让那只斯芬克斯露出微笑。


门板上的三次敲门声打断了她内心的独角戏。


“可能是小蝶蝶,”云宝说,站直身体打开房门,“嘿,小——哦,呃……”她退后几步,飞快地给了瑞瑞一个眼色,“呃——,暮光公主,你好。”


“暮暮?!”瑞瑞倒吸了口气,几乎要从床垫上跳了起来。暮暮来找了?她爬下床,跑到门前,几乎用推的把云宝挤到一边,“暮——暮暮!”她惊呼,激动得浑身发抖,看起来比她应该表现的更加兴奋。


走廊里,暮光闪闪公主向她眨了两下眼睛,向后退了几步,又看向周围,好像才弄明白她现在在哪,在和谁说话,“哦,呃,你好,公——”她停顿了几秒,然后强迫自己说完,“你好,瑞瑞。我……你还好吗?”


暮暮!暮暮在和她交谈?!她在主动向她搭话?!


“我很好!好极了,非常好,完美无缺!”她说着,姗姗来迟地清了清嗓子,换了一种更适当的姿势,“我觉得很好,暮暮,感谢你的关心。你呢?哪阵可爱的风把你给吹来了?”


暮暮舔了下嘴唇:“嗯……”她犹豫不决,眼睛朝一脸好奇的云宝黛西闪烁着。


突然,瑞瑞跨进走廊:“云宝,你能帮我个忙,老老实实地待在房间里吗,你可以对吗?”她问。


“啥?!但是,公主——嘿!


飘起麒麟丢进房间,关上房门,瑞瑞转过身向暮暮露出微笑。“现在!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暮暮的嘴巴开开合合了几次,这时瑞瑞才注意到斯芬克斯看上去十分不安,她大大的爪子不停刨着地面,“嗯……”她深吸了一口气,咽了口唾沫后,终于开口,“是你……我……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


瑞瑞的兴奋劲骤然冷却下来:“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她问,有些困惑又有些担心,“亲爱的,是什么让你觉得自己做了什么?”


暮暮别开视线:“我……我很抱歉,那并不重要,”她飞快地丢出这句话,低下头转身就要离开,“我希望晚餐时能——”


她的话被打断了,然而不是通过语言而是通过蹄子,瑞瑞的一只蹄子突然按在她的身躯上。


“暮暮,请别这样。”瑞瑞说,眼神里没有严厉,只有关怀,她发现自己正盯着一只畏惧着自己的美丽生物。她走近,轻轻抬起蹄子撩过暮暮的刘海,“暮暮,如果你和我举办了婚——”


“公主,不要,那不——”


“暮暮,”瑞瑞又一次打断她,“暮暮,你将成为我的伴侣,我对让你感到快乐有着很大的既得利益,但是如果你不和我沟通,我就不可能做得到。求你了,告诉我。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做了错事?”


暮暮没有立刻回答。她只是望着独角兽,过了好一会,她的眼里绽放开闪烁的泪花。她哽咽了一声,眨着眼睛驱散泪水,然后回答。


“我……你今天没有过来找我……”


“哦,暮暮。”瑞瑞说着,蹄子缓缓划过斯芬克斯的脸颊,然后撂下它,露出微笑,“亲爱的,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今天没有去图书馆吗?”


“是的,”暮暮说,“不,是的。我不知道。”


“暮暮,”瑞瑞毫不畏惧地说,“我今天没有去找你的唯一原因就是,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拼命地寻找某个能真正挑战你的谜语。请你不要认为我很麻烦,可以吗?”


暮暮后退着,十分震惊:“我——我没有觉得你很麻烦!我觉得你让我着迷!”她大声呼喊,然后才缓慢意识到这样的宣言意味着什么,脸红来的太猛烈,她试图收回之前的陈述,“我是说,我认为你很——!我不是那样——!”她停住了,“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继续给你出谜语吗?”


瑞瑞傻笑着。“暮暮,”她说,向侧方歪着头,“如果你不介意我陈词滥调,我想现在向你承认一件事,我确实有一个需要一生才能解开的谜语。”


“喔?”暮暮问,为话题终于转向她熟悉的领域松了口气,“是什么谜语?”


“是你,亲爱的。”瑞瑞说道,露出真诚的微笑,“我们先去图书馆好吗?如果你愿意帮忙的话,我会很感激的。”


====================***====================


    完

utopia  幻形灵 #1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一开始看到封面我就直接×掉了……抱歉抱歉

这个种族设定和剧情都有点意思啊,甜是真甜。

连理节快乐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2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回复#1 @1516 :

封面很欧美风)节日快乐

龙啸九天  独角兽 #3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应邀水评论,不过你这个封面我真的不想吐槽了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4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原文

What comes once in a minute, twice in a moment, but never in a thousand years? ——M

什么东西在一分钟内出现一次,一瞬间内出现两次,一千年里却不出现? ——字母“M”。

听到国王说“mmmmm”(“嗯嗯嗯嗯嗯嗯”)而猜出答案。

译文

什么东西在一小内出现一次,在一刻钟内出现两次,却在一千年内从来不会出现? ——体字

体字,就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单个字组成的汉字。

听到国王说“呵呵呵呵呵呵”而猜出答案。

 

这样的双重文字游戏,属于极限难度了。厉害。

hdldm  海马 #5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这个封面图是什么鬼。。。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6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回复#4 @Accurate Balance :

hhhh翻译时我也没想到能合的上,真是太巧了~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7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想了想,还是选这篇当冬季征文了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8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平行世界的m6,挺有意思。瑞瑞是独角兽公主,暮暮是混血斯芬克斯,云宝居然是麒麟,小蝶是风精马……好吧,这也说得通。只不过阿杰依然隐形中,而萍琪的蛋糕杯比她自己还瞩目……前提是那蛋糕杯确实是她的作品。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10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回复#9 @DreamsSetFree :

……那是牦牛吧?另一张里是驯鹿……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11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回复#10 @Nightscream :

啊,是的,确实是驯鹿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好甜 但是 公主跟公主的婚姻???

等等 這邊需要本子!!!!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13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回复#12 @烏拉拉 :

本子是不行的

RainbowLightning  天马 #14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回复#13 @DreamsSetFree :

没看过英文原版emmm

看书时以为是hour(一小时)quarter(一刻钟)millennium(一千年)结果我发现答案是r这个字母

这都能解释的通也是醉了2333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15
回复 斯芬克斯的谜语

回复#14 @RainbowLightning :

这也是个解释角度。英文拆单词真是神奇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DreamsSetFree  独角兽

发布短篇数量5/8,长篇数量0/1。十分想看独角组的文!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