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我大约是在做梦吧

第九章 醒来吧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6,450 字

publish于 2019-02-13 发表

pageview共 467 人看过

chat共 2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3 人评价

4.3 star

5
67% 4
0% 3
33%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我沿着后门回到了牛棚,双皮奶面对着车厘子一言不发,车厘子的笼子里一直传出嗒嗒的声响。我一转头,下午还呆呆地低头坐在那里的车厘子此时正在拼命地用蹄子刨着栏杆,把我吓了一跳。

“没事,没有危险的。她从刚才开始就变成这样子了。”双皮奶拉住了准备去向阿杰报告的我。我一转身,看见了她渴求的脸。

“行吧。”我在他旁边一屁股坐了下来。屋顶上黄白色的灯泡来回晃动,我的视线忽明忽暗,车厘子仍旧刨着栏杆。果酱面包还摆在她们的面前——她们都没吃。

“她想出来了。”双皮奶淡淡地说道。“车厘子老师本不应该呆在这里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我叹道,“我们到目前为止也没有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而且我们必须得尽快想出来,如果塞莱斯蒂娅公主也沦陷了,我们离真正的末日就不远了。”

“我知道。”

“你先把晚饭吃了吧。”我站了起来,她再一次一把拉住了我,“身体要紧,谁都不想看见我们之中的任何一匹小马倒下。我去找螺钉探讨一下他对于受控者有没有什么新发现,也许他能够解决问题,车厘子就拜托你了,让她也把晚餐吃了吧。”

 

我从后门走进了谷仓——螺钉正躺在车底下鼓捣,大麦则站在旁边,嘴里叼着一把绿色的螺丝刀。我仔细看了一下被他们改过的车子——前保险杠被胶水强行粘了回去,边缘还有棕黄色的胶印;两个前大灯被撤了下去,换上了两个巨大的白炽灯泡;所有的挡风玻璃全都被敲了下去,比较大块的碎玻璃凌乱地堆在车后面的墙沿;每个轮胎下面都垫上了两块砖头——我突然才发现这车居然没有爆胎,而且四个轮子的胎压都是正常的。

“你在干什么?”我趴了下去,螺钉正躺在地面上,借着双皮奶电筒的光芒用螺丝刀拧着什么。

“你的‘车’的底部有一条管子螺丝松了,掉了下来,我在把它旋回去。这应该是最后一个要改的地方了。天哪——你们的科技至少比我们的强一万倍——你们是怎么能让电流跑在那么小的铜丝上的?”

我猜他大约讲的是集成电路——大规模集成电路是现代计算机的基础,也是人类目前为止最伟大的一个发明——否则每台电脑都会像埃尼阿克一样笨重。

“我猜你肯定知道它的原理了。”

“没错!我花了半个晚上才懂得它的启动和转向原理——我不得不说这真的是太神奇了!能用这么简单的原理造出这么精巧的机器!”

“但是你们有魔法啊!”

“魔法有什么用?所谓的魔法不就是运用意念力来控制物体罢了——但是这个不一样,对我来说,科技的有趣之处比魔法强一万倍!”他把扳手递给了大麦,然后从车底爬了出来,“你们肯定还会有更奇妙的东西!”

“确实是有。”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的手机,但是现在我变成了小马,手机肯定不在我的身上。说不定车内还会有。“等等,我找一下。你们在车里看见过一个套着蓝色外壳的白盒子吗?”我将头探进车里面。

“这个吗?”他拿起了一个东西,我将头缩回车外,转向他,定睛一看,那确实是我的手机!

我点了点头,绕过车前端,从他手上拿回了那部手机。

“我还以为这个是车的一个零件呢。”

“没有,这是我的手机。”我的手机居然毫发无损,大概是硅胶外壳的缘故吧。我用蹄子抠下了开机键,屏幕亮了起来,一个白色的logo显示在了屏幕上,下面还跟着一行字:“Powered by Android”。

“这个是什么?”他把脸凑了过来。

“这个是手机,我平时用它来打电话、听歌、跟别人聊天,还有看小马。说实话,它能干的事情多太多了。等等,我先输个密码,你不要看……好了,”我点开了相册,我平常拍的照都存在了那里面,“这个就是我原来所处的世界,这是我原来的样子,……哎哎哎,这张不要看……后面的都是我们建造的高楼,我们有一批优秀的设计师,自从钢筋混凝土的结构被广泛使用之后,我们的楼就越建越高了。”

手机的左上角仍旧显示“无信号”,右上角显示还有将近一半的电量。看来我得节省一下使用了,但是,在小马国,手机又有什么作用呢?

“这真是太棒了!如果有一天条件允许,我也想去看看你们的世界。”

“欢迎。对了,你有想出对付受控者的办法吗?”我想到了正题,锁了手机,将它拿在蹄子上。

“没有,目前我能想到的也只有催眠——但是催眠完全不起效果,他们几乎不会睡眠,即使睡下去了,醒来之后还是受控的状态。”

“物理上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没有,受控者是被暗夜女王用精神控制的。改变受控者只能从精神方面改变。或者是——”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把他们尽数消灭。”

“不可能。车厘子是双皮奶的老师,云宝黛西是阿杰的朋友,小马谷大多数小马我都认识。如果你要把他们消灭,我第一个站出来不同意。而且现在小马国几乎全部的小马都被控制了,消灭他们几乎相当于毁灭小马国。”

“行。”他转过身,“那我也没办法了,你可能是还正常的唯一一只独角兽了,你可以试着用一下魔法,说不定魔法能够解除暗夜女王的控制。”他回头,“对了,车我帮你修好了,你可以随时来试开。很多零件小马国都没有,我尽可能地使用了原来的零件。”

 

我回到了谷仓。刚才螺钉说完可能可以用魔法来解除暗夜女王的控制之后,我就想试着学一两个魔法。我想到了双皮奶,于是我就回来了。双皮奶还在看着车厘子——她把我们捆车厘子的竹竿扔了进去,此时车厘子正在像狗啃骨头一样咬着它。竹子屑铺了一地,双皮奶仍旧在前面默默地看着。

“怎么样?”她看到我过来,急切地问道。我摇了摇头,我看到她的眼神逐渐黯淡了下去。

“螺钉说他没办法解决,除非……除非用魔法,但是我一点魔法都不会。你有魔法相关的课本吗?”

“本来没有,但是昨天有个小马落了一个《魔法学基础3》,我想想你可以试着看一看。我找找……”她打开了她的鞍包,她的鞍包里整齐地摞着好几本书,旁边插着一个笔袋。她抽出了其中的一本。“我觉得你可以看一看这本。”

“谢谢了。”我接过书,放在地板上,接着点亮了手机屏幕。

“嗯?这个是什么?”

“是手机,我们世界的通讯工具。它还有好多功能。”我再一次输入了密码,在相册里删除了一些对我来说比较敏感的照片,然后递给了她。“你可以看一看,这个就是我们的世界。”

她接过了手机,开始翻阅起来。我则打开了那本魔法课本。但是看了两行之后,我就几乎放弃了——这里面的咒语就像在脑内编程一般,它必须要按一定的顺序去使用意念力才能起作用,就像——就像我知道我要去外地,但是我必须得先坐地铁,之后坐火车,再倒车一样,必须要把所有的过程都得想出来。虽然我是个程序员,但是对于重度依赖调试器的我来说,脑内编程简直是致命的。

双皮奶捅了捅我,我像解放了一样转向她,她把一幅图片对着我,是我淘宝上留的我家地址,我忘删了!

“这个是你家吗?”

我点了点头。“准确来说是租的,我还没有能力买房。”

“嗯。”她继续看着手机。“你以前的样子好帅。(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夸我帅,而且是一个小雌驹)我养父母家其实住在郊外。就离上次我们所经过的那片区域不远。我的家境并不算太好。”

“所以你想要去天马学院,好报答父母和车厘子老师?”

“是的。而且,我也崇拜云宝黛西,她毕竟是全小马国飞行速度最快的小马,我想要她教会我一些技巧,但是我不太敢开口……你知道的。现在我怕是永远开不了口了。”

“别这么说,我感觉我们已经快要找到办法了。”

“不,我所有的话都说过了,螺钉也否决了,我们又没有会魔法的,希望没了。”

“但是我可以学啊!我好歹是一只独角兽。”我安慰她道,“我试着看看能不能在一个晚上学会这些。”

 

双皮奶在我旁边呼呼地睡着,时不时就会说一些很模糊的梦话,我知道她又在做噩梦了——她皱着眉,五官缩在一起,身体紧绷绷的。每当这时候,我就会轻轻摸摸她的背,直到她重新放松下去进入梦乡。这是一个难熬的夜晚——我本身也没有多少睡意。我借着双皮奶的电筒读着那本魔法课本,用我读大学时一天一科的那种劲头,勉强学会了怎么让物体移动——说实话,看到墙角那把铲草叉飞起来的一刹那,我的整个心都是激动的。一个晚上很快就过去了,又一个黎明来临了。晚一点意味着希望更渺茫一点。双皮奶终于醒来了——看她的黑眼圈就知道她没少经历过噩梦。车厘子的黑眼圈虽然隐匿在她紫色的皮毛下面,但还是重得令人吃惊,仿佛她到现在都没睡过。她已经虚弱到只能趴在地板上。她的蹄子前端已经被磨得稀烂,有些地方露出了血肉,有很多皮毛被她咬了下去。她在自残——我将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双皮奶,我从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和绝望。

她走向了车厘子,一下子俯在了那个栏杆上。车厘子被惊得抬了起头,用早已经失焦的血红的眼睛望着她。我也被她吓了一跳,赶忙用魔法把干草叉调了过来,用蹄子一把勾住。不管怎样,我必须要确保双皮奶的安全。既然我不能用枪,那这就是我唯一的工具。

“车厘子老师。”双皮奶轻声地说着,泪水从她的眼眶里面滑出。

“车厘子老师,”她又说了一遍,她在啜泣,“你知道的,我是你的学生,虽然你没有回答我,但是我相信你肯定知道的。”车厘子慢慢地退缩到了角落,我看见她像在躲避,又像是在蓄力,我把干草叉举得更高了。

“车厘子,醒来吧!”她突然撕心裂肺地喊道,“我们已经绝望了!——暗夜女王她,她控制了小马国那么多的小马,我们已经孤立无援了!现在整个小马国都要毁灭了!我,您的学生,我们找不到办法了!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小马利亚毁灭!”

双皮奶的话刚说完,两只紫色的蹄子立马从围栏里伸了出来!我吓得赶忙将干草叉朝着车厘子插过去,但随后我看见了她的眼睛——绿色的!

我的蹄子颤抖着,干草叉在距离笼子两厘米远的地方直直掉在了干草上面,泪水不断地从他们俩的眼眶中涌出。

我听见了马蹄声,大麦和阿杰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谷仓门口,阿杰端起了枪,咬紧了棉线。我急忙挥手示意他们停下。

车厘子恢复了!

随后,她葡萄绿的眼睛逐渐地闭了起来,她太累了,这两天她从来没有睡过。

 

车厘子终于恢复正常了,但是她的情况并不乐观——她发着高烧,好多处的毛都被啃掉了,身上全是血痂——有些地方甚至还化着脓,还有些地方甚至已经露出了红白色的肉。双皮奶替她好好洗了个澡,上了碘酒之后,用纱布几乎缠满了她的全身,又给她服了几粒抗生素。接着,她将车厘子放在了阿杰的床上,轻轻地盖好被,然后趴在了她的身旁。我们所有人都异常欣慰——车厘子,这个在小马谷教书育人的雌驹,克服了重重阻碍重新回到了我们身边,她也是我们的希望——也许我们有能力挽救整个小马谷,甚至小马国!

小苹花那个下午也在照看着车厘子——虽然在这个世界中车厘子不是她的老师(她跟我说过),但是她希望在拯救小马国的过程中尽出自己的一份力。

现在我们手中有了唯一的希望和目标——既然我们成功了,那么就证明我们可以用同样的方式唤醒小马谷甚至小马国的所有人。我们只需要找到这种方式,而找到这种方式的唯一方法,就是等车厘子醒来。

但是我们下午异常兴奋——我们离成功又近了一步!整个下午,我都带着大麦和螺钉在试他们为我新改装好的车辆——它居然还能跑!而且雨刮器(虽然挡风玻璃早就被卸了)和车前灯(就是那两个大灯泡)居然都能用!我们在果园的那条笔直的小路上疯狂飙车,一直飙到了铃铛线那里又飚了回来——螺钉说他从来没坐过这么快的东西——就连小马国的火车都没有它快!从家里出发到现在,我几乎没用过多少油,所以我可以放心地飙车,反正在这个世界中没有交警也没有罚单。风透过不存在的挡风玻璃直直地吹进车内,我就像当时坐过山车一样刺激,但远没有后面那俩小马兴奋。大麦希望螺钉能够给他做一辆这种东西出来,这样子他就不用从遥远的果林把苹果辛苦地拉回来了,而螺钉马上就答应了。

阿杰也是,在得知车厘子恢复意识之后,她甚至跟牛跳起了舞——我们在场每一匹小马的神经,都随着车厘子的恢复而猛地一松——而正如橡皮筋一松手就被打到一样,神经一下放松的后果就是我们每匹小马都兴奋到精神失常。

车厘子在晚上终于醒来了,我,双皮奶和阿杰都围在了她身边。她看起来仍是非常虚弱。史密斯婆婆特地给她煮了苹果粥。她坐在阿杰的床上,宛如获得新生一般面带微笑。

“车厘子老师,您终于恢复正常了。”阿杰说道,“这两天我们担心死您了!”

“嗯。”这是我听见车厘子老师说的第一句话。声音是那么柔和,和她前几天喉咙里面发出的低沉的呜呜声截然不同——但是哑了。

“老师,您还记得我吧?”双皮奶问道。

车厘子老师点了点头。

“车厘子老师,能和我们形容下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问道。

“我不知道,我当时拿完了牛奶(双皮奶)交给我的那些题目准备往回走,突然我就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打中了。我感觉我的身体越来越沉,似乎有什么东西钻进我的身体,对我说‘服从我吧!我才是小马国真正的主人!’我拼命地想把它赶出我的身体——但是什么用都没有。”车厘子有气无力地讲着,但是我知道她此时的语气非常激动,“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攻击你们,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抓进笼子……我听不清你们在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你们一直想让我回来……直到我听见了一句明亮的‘车厘子,醒来吧’,接着,声音开始越来越清晰,我感觉自己夺回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但是我那时候已经非常虚弱了。”她转向双皮奶,“牛奶,你交给我的题目我看过了,全对,你是令我骄傲的学生,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

“我也是。”双皮奶说道,“车厘子老师,我爱你。”

 

我也一晚没睡了——刚从阿杰的房间出来,我就感觉到特别困,就顺势躺在了楼下客厅的沙发上面睡着了。螺钉,双皮奶和阿杰则在我旁边连夜制定了一份计划,这计划制定到几点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到挺晚的。当第二天早晨天还没亮时,我就被推醒了,他们把这个计划跟我说了一遍,虽然有点危险,但是我还是决定一试——这可能是我唯一的表现机会了。

天刚蒙蒙亮,我和双皮奶悄悄地飞到了市议会中心的上头——那座最高的塔上面。为了不制造一点声响,我们选择了软着陆,就是轻轻地降落到屋顶上。随后,我深吸了一口气,将阿杰借给我的扩音喇叭举到了自己的嘴前面。

“各位小马谷的小马们,早上好。”我努力地让自己保持着清醒。我看见不远处有好多小马走了出来,她们的瞳色都是清一色的红,“我知道,大家此时都非常难熬,暗夜女王正在企图蚕食我们的思想,让我们成为她所控制的小马!”

有几个独角兽试图用红色的魔法光线柱射我,随之我发现我站在高处是个明智的选择——魔法的攻击范围有限,他们射不到这里。但是我不保证他们能够爬上高处。他们正艰难地扭曲着身体,像蠕虫一般,磕磕绊绊地向前,似乎在对他们体内的敌人做最后的反击。

成群的天马飞了起来,像幻形灵大军一般,我从未在现实中看见过这么多天马同时飞起——这比候鸟群壮观多了。

我四肢都在战栗,即便是这样,我仍旧继续说了下去:“大家,醒来吧!你们的敌人不是塞莱斯蒂娅公主,而是你们自己,是你们自己体内蚕食着你们的妖魔。我相信大家一定能够战胜自己!”

突然,我的正前方,一只飞马从远处抬起蹄子向我迅速飞来——是云宝黛西!她比两天前看到的还要憔悴,但是她拼尽了全力,似乎希望置我于死地。

我放下了话筒,那个全是血的蹄子越来越近了。

“云宝黛西,”我对她说道,“醒来吧。”

蹄子在我面前两厘米的地方停住了。

紧接着,云宝黛西放下了她的左蹄,她整匹马像是松了发条的玩具一样软绵绵地倒了下去。双皮奶从我的头上快速飞了下去,接住了她,将她放在了议会的屋顶上。天上的大军围着我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但是她们并没有前进。

我环顾了一圈下面,发现大多数的小马我都认识。“送我下去!”我对双皮奶喊道。双皮奶把我接了下去,那些独角兽和陆马靠近了我,但是全都扭曲着身子——甚至是他们的表情。

“天琴心弦,醒来吧。”我对早些时候看到的那匹薄荷绿独角兽说道。我看见她的眼睛从红色渐变成了葵花黄。

“糖糖,醒来吧。”我对她右边的那匹米黄色陆马说道。她的眼睛从红色恢复成了宝石蓝。

“酸梅酒,醒来吧。”“奥塔维亚,醒来吧。”我试图唤醒着我认识的所有小马。“醒来的各位,请叫醒一下还没有醒来的同伴,我们需要你们参加我们对暗夜女王的反击。我们要让暗夜女王从此绝迹,我们要让暗夜中的小马国重现光明。”

旋即,整个市政厅广场前,“醒来吧”的声音以我为中心散开,此起彼伏,逐渐变响,一匹接一匹小马的眼神恢复了正常——最后,整个天马群也恢复了正常,太阳如期从东方升了起来,小马谷的黎明到来了。


奇幻光影  麒麟 #1
回复 第九章 醒来吧

这,这也太简单了吧!

立冬  独角兽 #2
回复 第九章 醒来吧

回复#1 @奇幻之光 :

是的,他们就是被思想控制了,只要能让他们意识到被控制他们就能摆脱(有些小马是完全任由控制,有些是抵抗控制,车厘子属于后者)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立冬  独角兽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