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第一章
  3. 第二章
  4. 第三章
  5. 第四章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长篇翻译】寂静小马镇 2

————第四章

- 分
sta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0 人评价
5
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5 天前 • 0人收藏 • 31人看过

  小蝶轻轻叹了口气,躺倒在化验室的地板上。她把一条毛巾披在头上,慢慢地呼吸着,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恢复到自己的最佳状态刚刚在水里折腾了半天,她身上的那些伤口都被泡开了但现在她又重新包扎了自己的伤口,它们重新开始愈合了。尽管健康饮料镇痛效果显著,她全身上下还是很疼。她的体温逐渐恢复正常不像刚才那样颤抖

  

  她用一些剩下的纱布和绷带,还有一小点灯油助燃,生了一小堆火。火苗她面前舞动着,温暖她的身体,舒缓她的心灵虽然这堆火能持续的时间并不太长,但是已经尽其所用了。

  

  她把包挂了起来,这样能让它干得快一些,同样也是为了把八音盒里的水都弄出来。在水下如此混乱的情况下,玩偶钥匙居然还没有弄丢,简直是个奇迹虽然小马镇的地图也没有弄丢,现在也在慢慢变干,但它干了之后肯定看不清了

  

  “……我想知道云宝黛茜和萍琪派现在怎么样了……”小蝶盯着火焰问自己。身边没有了朋友,她感觉很孤单,而且她也开始担心她们的安危。这个地方可不太友善,她都已经两次与死亡擦肩而过……两次她得救都多亏了云宝黛茜。

  

  “……云宝黛茜……”她静静地说,闭上眼睛,怀念起自己的好朋友来。

  

——————

  “就是它了!这可是我的好机会!”云宝黛茜开心地尖叫道,把一张海报递给小蝶看,“闪电天马还有三个月就会举行公开选拔赛了!这可是他们第一次办这个肯定是被上次比赛时那些优秀的飞行员们给惊艳到了,所以他们还想再看一次亲自邀请最最优秀的飞行员加入他们!”云宝黛茜又尖叫一声,舞足蹈。

  

  “太棒了云宝黛茜!”小蝶开心地为她欢呼,“你肯定能实现你的梦想的!”

  

  “我知道!要这样说的话,我必须得加紧训练了!我还要多几个新招式,那些没有小马能够想象得了的招式!最狂霸吊炸天没有小马见过的招式!”云宝黛茜像放连珠炮一样,把她的计划和打算一股脑地说了一通。

  

  “还不要忘记你的彩虹音爆哦,你是全小马国唯一一个到的呀要是他们看到音爆,绝对会让你加入的。”小蝶开心地说。

  

  听小蝶的话,云宝立刻停止了深思,刚刚举起来的蹄子放回地上。

  

  “……彩虹音爆啊……”云宝用蹄子蹭着地面,似乎有些焦虑。

  

  “怎么了?”小蝶注意到云宝好像有些不同了

  

  “那个……说实话……自从那次最佳年轻飞行员比赛之后就再也没使出过彩虹音爆了。提到自己做不到,云宝像是被刺痛了一样蹙了蹙眉头。

  

  “真的吗?是不记得怎么使出来了吗?”

  

  “倒也不是这回事……只是因为在我快要飞出音爆的时候,什么事都变得好可怕……我离地面太近的时候,我不是开始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速度,就是开始觉得音爆只有在关键时刻才能施展,还有——”

  

  云宝黛茜躁狂的抱怨被打断了——小蝶的嘴唇悄然袭上了云宝的唇。云宝的脸刷的一下红了。

  

  “我知道你能做到的云宝黛茜,我相信你。”小蝶对自己的朋友露出温暖的微笑

  

  “好吧……我觉得我总可以选择,再来一次”黛茜笑着,脸上通红。她展开翅膀,高速射进天空。小蝶微笑着看着她云宝飞行的方式总是那么惹马喜爱

  

  云宝飞到很高,直到里一朵云的上方,在那里几乎可以俯瞰整个世界她迅速地做了个深呼吸,再次出发,开始在空中盘旋逐渐加速。小蝶看着她开始盘旋,明白是要先找找飞行的感觉最终,她停在高空中,几乎要淹没在太阳的光里

  

  接着,俯冲开始了。云宝正在以极其巨大的速度直冲大地而来。小蝶早已经料到了,她能看到云宝身边已经出现了空气锥。她几乎屏住了呼吸。

  

  有那么一会云宝看起来似乎有些犹豫,小蝶看得出她飞行之中的变化——她犹豫地把一只蹄子放到嘴边,她可能要返航了……就像此前的无数次一般……

  

  但在最后一刻,终于,一丝决心之火从她眼睛中迸射而出,她努力伸长她的身体然后猛然——

  

  

  

  巨大的爆炸席卷天空,一圈彩虹自爆炸中心扩散开来,彩虹色的尾迹朝地面射去,在地面撞击前一刹那转过一个急弯,重返天空,在天空中画出一道巨大的彩虹。

  

  小蝶欢呼着,眼前的奇景让她激动得上蹿下跳。

  

——————

  “……等等……爆炸……”小蝶把头从蹄子上猛抬起来。“之前吵醒我的那一声……听起来很像彩虹音爆!”

  

  现在她很是担心。究竟是什么非逼着黛茜在这用彩虹音爆不可呢?除非……

  

  “噢不……难道是黛茜又被那条龙追了吗?”小蝶的心脏开始砰砰直跳,“也许她受伤了,或者被困住了,或……还可能更糟!”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飞快地站起来,摇摇头,试着理清头绪,头上的毛巾一下掉在地上。

  

  “不,我不能这么想!云宝黛茜没事的……我相信萍琪派也是。我只要找到她们就好……”小蝶看着已经燃尽的火堆,上面只剩些许的余烬还闪烁着光芒,很快就会熄灭了。

  

“好的,我身上应该干得差不多了,我的东西也该干了需要想办法离开这里,要找到我的朋友。”小蝶迅速地把她的东西收拾起来,还微微潮湿的包里。出发前,还特地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背包,里面一些多余的纱布,绷带还有健康饮料这样一来,就算她在探索的过程中出了什么事,也有足够的医疗用品来保证自己的安全。

  

  现在这些应该是足够了她合上包,把重新背到背上。她把油灯挂回到脖子上并点亮,确认了油灯仍然可以正常燃烧之后她踏进了走廊。

  

  她的八音盒突然发出蜂鸣般嘶嘶声空气似乎变得凝重。小蝶大口喘息,空气仿佛在挤压她的身体,想要榨干她的生命力重压之下的她全身都僵住了,但是她还是很努力地扭过头,慢慢地,朝走廊那头,这份恐怖的重压的来源之处望去。

  

  她猛地睁大了眼睛,瞳孔恐惧地成两个点。两只刺的红色眼睛盯着她。那个怪物形似小马,但异常高大,能够轻轻松松把她碾碎。黑暗在它的身流动和蔓绕,就像舞动的火焰。它凝视着她,慢慢张开了,露出纯白的口腔,和它身上的黑暗形成强烈对比它那锯齿状的锋利牙齿在她面前暴露无遗。它冲着她狞笑。

  

  它开始向她走去,每一步都发出一声巨响,在走廊里回荡。它越越近,空气也越来越沉重,她身上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她的腿开始颤抖,屏住了呼吸,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着。

  

  怪物越逼越近,一个字开始在小蝶的脑海里回响。

  

  痛。

  

  这个怪物能够带给她痛苦。

  

  她必须跑,她必须离开,但她的蹄子好像被粘在了地上。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她为什么不跑?她必须跑。如果她不跑,她就会死的,但是恐惧麻痹了她的身体她在害怕什么?怪物的暴怒?但是她必须从中逃离!

  

  

  “我要你现在就坚强起来,好吗

    

 

  小蝶的意识突然回到现实,她猛地转过身,全力往反方向跑去。

  

  她终于能呼吸了,趁此机会,她迅速地穿过走廊,路过一扇扇身边的门。走廊很快就到了尽头,在她面前的是通向第二层的台阶。她现在还不能停,她必须继续跑下去。

  

  她跑上台阶,每一步都重重地踏在台阶上。她似乎已经远离那个怪物了,空气也变得能够呼吸了,她也不再感受到那种深入灵魂的重压,八音盒也越来越安静。

  

  她跑到楼梯顶上,喘着气,呼吸着陈腐的空气。虽然她仍然要面对这个遍布着霉菌和腐物的世界,但至少要比那个怪物压死要好。

  

  沿着二楼的走廊向前走去,这时,她的八音盒又开始嘶叫了。她停了下来,以为那个黑色的怪物又要在她面前了,但是慢慢走进她油灯的不是那个黑色的怪物……它长得像一个护士……

  

  它穿着一套标准的云中城医院的护士制服——一顶粉色的帽子,帽子上标有一个红十字;一件贴身的粉色外套,下摆束于腰部,以便露出可爱标记;还穿着一双白色的长筒袜以及一双特制的蹄鞋,减小走路时发出的蹄步声,以免吵到病马。

  

  但,这些就是这怪物和真正的护士全部的共同点了这个护士的脸上缠着绷带,遮住了眼睛和脸颊,嘴上戴着金属口罩,口罩上开着以供呼吸的孔不过这个口罩似乎是谁想要让它闭嘴而给它戴上去的一样。它的制服上面血迹斑斑,似乎刚刚袭击了谁,但它白尾巴却洁白无瑕。

  

  但它身上最夺目的,是脖子上的那条黑色项链项链上燃着黑色的火焰仿佛来自于先前的黑色怪物

  

  那怪物越走越近,八音盒的嘶嘶声也越来越大。她环视四周,想找到一条出路,而不必原路返回。

  

  她的目光落在了怪物右边的双开门上。她一跃而起狠狠地用蹄子推门,祈祷它能够打开。门真的打开了,她跑进去,关上了身后的门。

  

  八音盒的嘶嘶声变小了,但她仍然知道那怪物还在门外不远处。她希望它不会破门而入,但是她才意识到自己把自己关在了一间没有别的出口的房间里。

  

  这房间看起来像是一间储藏室。但是,这里的绝大多数物品都已经同这个世界一起腐烂掉了。一群蛾子在天花板下绕着圈飞舞着空气中弥漫着丝丝血的味道,却看不到任何血迹。她朝四下里看了看,想找到有没有可供藏身的地方,或是足以阻拦门外怪物的东西。

  

  在油灯的光里,架子上的一个东西反射出了耀眼的光

  

  “哈?”她慢慢走向闪光的地方。

  

  那是一橘黄色的眼睛形状的宝石,是整个房间里唯一没有腐烂的东西。而且,它看起来相当干净仿佛是有一匹神秘马每天都来这里擦拭这颗宝石,而放任房间里的其他东西腐烂一般。宝石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把小蝶引导到自己面前,仿佛催眠术。那宝石好像在盯着她。

  

  她吞了口唾沫,好让自己的心脏跳得不那么厉害她小心地把宝石放进包里。她得拿着它,她感觉这个东西很重要。

  

  她慢慢走回门前,把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听门外的动静。八音盒的嘶嘶声已经停止了,此时她听不到门外的任何响动。

  

  她小心地打开门,把头探出去,朝四周看了看。那个护士已经走了,它不像是要追她,甚至破门而入。意识到这点,小蝶欣慰地,轻轻地叹了口气。

  

  她离开储藏室,朝护士来的方向走去。她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不要原路返回,于是,向前走便成了她现在唯一的选择了。

  

小蝶仔细地观察着走廊两边的门——很多门上都钉满了木板,这样一来就没有谁可以通过这扇门了;还有一些仿佛是被某种建材给堵死了,另外的那些不是门锁坏了打不开,就是把手断了没法开门。

  

  沿着走廊走到尽头,拐过一个直角弯,有什么东西突然进入了她的视线。她快步上前,停下来仔细一看,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一连串门对面的墙上是一幅巨大的塞蕾丝蒂亚壁画。她面对着看画的观众,举起一只前蹄,伸开双翼,神态庄严肃穆,令马难忘。壁画上方,用大字写着一句话,似乎是她曾经说过的名言。

  

  “生命是每只小马的权利,愿我们都沐浴在它的光芒之下。”

  

  小蝶眨着眼,敬畏地看着这幅壁画。她之前从未见过这幅壁画,至少她在医院度过的那些年里,并没有见过这幅壁画。而且,壁画上有一些奇怪的地方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仿佛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她的眼睛!她的眼睛不见了。眼睛的位置上有两个缺口,看起来应该什么东西来填到洞里面去。

  

  小蝶小心翼翼地拿出刚才在储藏室找到的橙色宝石,小心翼翼地把它塞进了右边的眼睛洞里。宝石咔哒一声,正好卡了进去。现在塞蕾丝蒂亚只少了一颗眼睛了。而另一只眼睛很有可能就藏在这家医院的某处。

  

  她突然明白前台上的那张纸条的意思了。他们把另外一只眼睛锁在了某个地方,是因为他们认为塞蕾丝蒂亚的眼睛在审视审判他们,似乎壁画能看到某种东西,但是他们不希望壁画看到那种东西。

  

  小蝶一只蹄子托住下巴,若有所思,“所以我要找到他们锁那颗宝石的地方,唯一一个提示就是hide(隐藏)这一个单词。

  

  小蝶又打量了一遍漆黑的走廊,随后便继续沿着走廊走下去。不过现在,她更加仔细地检查身边的那些门,说不定哪一扇门上就有个密码盘, 或者哪一扇门就能进去调查一番,里面也许有一些带锁的箱子之类的东西。

  

  走廊又拐了一个弯,但却没有哪扇门达到她的要求。不知不觉间,走廊又一次来到了尽头,面前的是另一道通往一楼的楼梯。

  

  她小心地走着,生怕要是自己不小心的话,就又会有什么怪物朝她冲过来。

  

  但这里旧安安静静的,这条走廊她小时候就认识了。这里是医院的检验科,她母亲住院时,她经常和母亲来这里。

  

  她静静地缅怀着,开始检查走廊里的门。她终于遇到了一扇能打开的门,她走了进去。

  

————

  “妈妈!”一只小雌驹的声音响起。小蝶看着眼前的一幕,震惊地倒退几步。她母亲的幻影躺在房间的床上孩提时代的小蝶开心地跑到母亲的床边。

  

  “小蝶,你又来看我啦。”她母亲开心地笑,俯身抱起女儿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躺回床上。

  

  “当然啦妈妈,我会一直都来看你的。”母亲的头发逗得她痒痒的,她开心地笑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回家啊?我好想你……”

  

  “今天医生做完检查就好啦。”母亲微笑。

  

  “真的吗!?”小蝶兴奋地睁大了眼睛。

  

  “是真的。”母亲看着激动的女儿高兴地笑着,“他们说除非检查结果特别严重,我今天就能回家。毕竟家里有你照顾我嘛。咱家有他真是好福气啊。”她淡淡一笑

  

  “爸爸是世界上最棒的医生啦!他很快就会治好你”小蝶甜甜的笑了

  

  “当然啦”小蝶的母亲乐了但立刻转头捂着脸咳嗽了一会,免得把病传染给自己女儿。

  

  “你真该好好休息一会。”一个低低的声音说。两只雌驹转过头,发现一只穿着白大褂的天马走进房间。

  

  “爹地!”小蝶高兴地

  

  “你好啊亲爱的。”她的母亲也开心地微笑起来

  

  “你们好啊。”他微笑着,走近妻子的病榻“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点了,住院确实让我感觉好了不少,但我还是想赶紧回家陪陪咱们的小可爱。”母亲微笑,开心地摸摸小蝶的头。

  

  “你马上就能回家养病了。虽然你感觉好了些,但这并不代表你已经痊愈了。但是我们会找到治愈你的办法的,不必担心。”父亲微笑着。他看起来很疲惫,好像很久都没有睡个好觉了。

  

“我知道你会的亲爱的。了多咱们就又会是欢乐的一家了。”她母亲开心地说着

  

  影像消散了。

  

————

  小蝶不知道这段影像是什么意思。影像消失后,房间变回了医院原本腐烂破败的样子,室内的陈设和窗帘都破旧不堪,空气中还有一股刺鼻的霉味。

  

  “母亲……”小蝶静静地说。曾经她在试图回忆这一段的时候,记忆却像被迷雾笼罩一般模糊不清,但现在这些记忆又仿若昨日。她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记忆之前一直在回避自己的母亲,却要在现在用这种方式呈现给她看。

  

  她仔细地检查了整个房间,但却没发现任何值得注意的东西。微微皱了皱眉头,本来以为她还能找到更多记忆,但房间似乎就是不肯给了。她慢慢走回门口,回到走廊里。

  

她轻轻地叹了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沿着走廊继续走了一会面前是一扇双开门,门上的灯牌亮着灯,上面写着两个字:“急诊”

  

  她有些犹豫,她之前都没有到医院的急诊区去过,而且她怕自己会遇上什么可怕的东西。但她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她压下心头的恐惧,快步走进双开门

  

  她朝四周看看,没有发现任何怪物,但是她闻到了血腥味。她低头一看,发现地面上有一道长长的血迹,向急诊区里面延伸而去,仿佛有谁拖着一具小马的尸体从这里经过。她的直觉告诉她要跟着血迹走,但是她怕遇到什么不好的东西——她不想看见流血的尸体。

  

  她又吞了一口唾沫,顺着血迹往前走。血迹穿过走廊尽头的一扇门,那里好像是手术室。她小心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的确是手术室,生锈的金属栏杆挂着破旧的窗帘,房间一侧的观察窗已经被坏一张摔碎的桌子旁边放着一个托盘,里面满是生锈的医疗器械。绝大多数机器都被砸碎了,碎片散落一地,消毒水槽里是一层厚厚的血,已经凝固了。

  

  血迹最终止于手术台下的一大摊血。手术台上则是一个木箱子,上面沾满了血迹,箱子上有一把密码锁,锁上有四个密码轮,似乎只有输入正确的数字才能打开它。

  

  小蝶小心地走到盒子边,检查一番,这才注意到手术台上,有谁用血写了一句话:

  

 

  转,转,转,字母变(?)

  

 

  最后一个词被血涂抹掉了,令马庆幸的是,这段话的其他地方并没有被涂掉

  

  她小心地把一只蹄子放到密码锁上,看着上面的四个码轮。每个码轮上面都标有一到九,组成一个四位数字的密码。

  

  “嗯……纸条说密码是单词……这里的字又说什么转换字母……”小蝶沉思了一会,想搞清楚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突然明白过来,随即把另一只蹄子放在号码轮上面,开始转轮盘

  

  “八……九……四……五……”她念出声来,把所有的数字转到了她认为正确的排列上。密码锁发出咔哒一声,打开了。小蝶得意地微笑着,拿开密码锁,打开盒子。

  

  盒子里的东西正如她所料,是塞蕾丝蒂亚的另一只眼睛,虽然它并不像之前那只一样是橘黄色,而是深蓝色。小蝶小心地把宝石放进包里,准备离开手术室。 

  

  她转身离开了房间,却发现八音盒又一次发出了响亮的嘶嘶声。

  

  她立刻看向面前的走廊,这才发现有一个跟刚刚长得一模一样的护士朝她走了过来,堵住了她的去路。小蝶四处张望着,不知所措,她既不想被这个怪物攻击,却又无处可躲。她只能想到一件事——紧紧地贴在墙上,然后慢慢往外蹭,也许这样那个护士就看不见她,她也能这样溜出去。

  

  就在小蝶刚刚经过护士身边的时候,护士猛地停了下来,转过头瞪着小蝶。小蝶一惊,也跟着停了下来。

  

  护士的脸上虽然缠满了绷带,但却仿佛有视力一般死死盯着她。小蝶看不见它的眼睛,却能感觉到对方的双眼已经将她牢牢锁定。小蝶只能报以同样的凝视,但是她的头上早已冒出了冷汗。

  

  他们似乎陷入了僵局。小蝶当然不敢打破这份宁静。她紧张地要命,只有不断发出嘶嘶声的八音盒在警告她危险的逼近。

  

  护士终于,但是非常缓慢地,扭开了头,走过小蝶身边,朝手术室走过去。

  

  刚刚紧张的时候憋的那口气终于可以呼出去了。

  

  护士猛地转过头,发出一声刺耳的惨叫。小蝶一跃而起,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出了急诊区的走廊。她朝检验科的走廊跑去,朝二楼的楼梯冲刺。八音盒的噪音突然变得更大了,她猛地撞上了一堵厚厚的空气墙,几乎要把她活活闷死。

  

  她猛地停了下来,恐惧充斥着她的身体。那个黑色的怪物又一次来到了她的面前。它咆哮着,白色的嘴巴大张着,尖锐的牙齿就要咬下来。

  

  小蝶本能地举起一只蹄子自卫。尖牙深深地插进了她的前蹄里,她痛苦地尖叫,仿佛自己浑身的血肉都在燃烧。黑色的怪物咬住她的蹄子,把她举起来,然后狠狠地甩了出去。小蝶狠狠地撞在墙上,摔得她有些窒息,疼痛接踵而来,席卷了她的全身。

  

  厚重的空气几乎要让她窒息。黑色的怪物趁机走来,还想再次攻击她。

  

  小蝶挣扎着想站起来,但那条伤腿却不堪重负,打了个滑,她受伤的半边脸再次撞在了地上,她痛得大脚。她转过头,泪眼模糊地看着怪物慢慢逼近。她必须赶紧站起来,离开这里。

  

  她本能地张开翅膀,狠命地扑打着,想赶紧起身,尽快赶到塞蕾丝蒂亚的壁画那里去,越快越好。

  

  尖牙狠狠地刺进她的翅膀里。小蝶尖叫得更大声了——怪物锋利的牙齿在她敏感的翅膀上穿出好几个血洞。这还不算完,黑色的怪物狠狠地一扯,一阵响亮的声音传来——她的翅骨骨折了。

  

  小蝶无助地挥舞着蹄子,自己的尖叫声一遍遍回荡在医院走廊里。黑色的怪物松开她早已残废的翅膀,看着自己的杰作,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小蝶挣扎着站起来,痛苦的眼泪顺着脸颊滚滚落下。她终于站起来了,她不敢浪费任何一秒钟,立刻调动全身的力气,聚精会神地跑了起来。现在的她只想离那个黑色的怪物远一些。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几乎看不清前路。

  

  她猛地撞在了走廊尽头的墙壁上,痛得尖叫起来。她摇摇晃晃地转过脑袋,看见黑色的怪物模糊的身影正朝她缓缓走来。

  

  她伸出那只没受伤的蹄子,摸到了一扇门。她急忙把门打开,跌跌撞撞地走出去。她迅速眨了眨眼,朝四周看了看。她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自己正在医院一楼大厅的另外一侧,穿过大厅对面的门,再上楼梯,就能到壁画那里了。

  

  八音盒的嘶嘶声仍然没有停止,一个东西突然闯进她模糊的视野里。小蝶绕开这东西继续向前跑,回头一看,模模糊糊能看见那个护士正朝她走来。

  

  慌乱之中,她被接待处后面翻倒的椅子绊倒了。但没时间等待疼痛慢慢消退了,她必须赶紧站起来。她慌乱地爬起来,跑到另一扇门前。

  

  刚刚走进病房区的走廊,又有一阵刺耳的尖叫声响起。小蝶想绕过去,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才刚发现有一个护士用后腿支撑着站起来,那家伙的前蹄就直接打在了她身上。

  

  护士这一蹄径直打在了小蝶脸上,她踉踉跄跄地后退几步,撞在了墙上。她喘着粗气,站起来,还想朝四周看看。但这时,她的一只眼睛已经看不见了。

  

  她刚刚认出了朝她走来的护士,但却甚至没来得及意识到自己被狠狠地打了。小蝶扶着墙站了起来,跑过护士身边。跑过护士身边的时候,它又朝她发出尖叫。

  

  她几乎看不见东西了,爬楼梯的时候,她的蹄子重重地撞在了楼梯上,她的脸又一次砸在了楼梯上。她头痛欲裂,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有哪里受伤了。她只知道她需要爬起来,继续跑下去,她必须到壁画那去,那是她唯一的出路,那绝对是她出去的路!

  

  她最终还是爬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她甚至都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她继续跑着,她也不知道自己凭借这副伤痕累累的身体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她的腿仍然在跑动。她在二楼的走廊里拐了一个弯,她模模糊糊地看见,壁画就在眼前了。她直冲壁画跑了过去,在它面前猛地停了下来。

  

  八音盒发出一阵响亮的嘶嘶声,空气又开始变得凝重起来。小蝶把蹄子伸进包里,拿出那只蓝色的眼睛。

  

  空气似乎在压榨着她,要把她的身体榨干。她拿着眼睛摸索着,试图把它放进正确的孔里。眼睛有好多次都差点从她的蹄中滑落,她又赶忙把眼睛拿回蹄子上。

  

  她无法呼吸了,空气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她都能清晰地感受到那怪物喷在她脖子后面的气息了。最终,蓝色的宝石咔哒一声,卡进了槽里。

  

  两颗宝石发出一道明亮的光芒,她的背后随之传出一声惨叫。壁画开始移动了,它退进了墙里,消失了,又一条漆黑的走廊在她面前出现了。小蝶冲进走廊,尽全力逃离那厚重的空气。

  

  但是怪物仍未放弃追逐,它跟着她进了走廊。她的胸口像是着火一般又开始灼痛起来,但是,她不能停下。

  

  走廊尽头是一间办公室。办公室里的陈设很简单,一张办公桌,一个装得满满的药柜,几张椅子,以及一些办公空间。小蝶直接撞在了办公桌上,两只蹄子搭在桌子上,绝望地喘着气。她的眼睛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了,只能堪堪看清办公室内陈设的轮廓。

  

  空气再一次变得凝重,她恐惧地转过头,只见那个怪物越走越近。它的脸上沾满鲜血,露出一个扭曲的微笑,锐利的牙齿上方是一对血红的双眸。除了怪物的脸,她什么也看不见了。她的呼吸声好大,简直要跟她的心跳声一样大了。

  

  这次她再也无路可逃。壁画把她引到了一个死胡同里面,这里再也没路可走了。她的视野被黑色的怪物填满了,它就要杀掉她了,她会死在这里,她的朋友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她喘着气,小声对她的朋友说着抱歉。她的脸被泪水浸得透湿。怪物来到了她面前,空气已经到了完全无法呼吸的地步。怪物身上的压力感觉要让她的心脏都停止跳动。

  

  它张开它的嘴巴,准备最后一次獠牙刺进她的身体。

  

  但它停下了。怪物突然不动了。有什么东西阻碍着怪物杀她。小蝶害怕地盯着怪物,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它本来有机会杀掉她的,为什么它突然放弃了?

  

  她的耳朵抽动着——她知道为什么了。远处的某个地方,防空警报拉响了。

  

  她面前的黑色怪物开始消失,仿佛是防空警报将它召唤出来,现在要将它召回去了。围绕着怪物身体的黑暗仿佛燃烧殆尽了,还没等它结果了小蝶的性命,它就化为一团黑色的火焰消失了。怪物一消失,八音盒的嘶嘶声也停止了,只余下她一马留在办公室里。

  

  一阵响亮的咔哒声传来,随后又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小蝶的脑子迷迷糊糊的,她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还是坚持走到发出声音的地方。她的身体已经不听她的使唤了,是自己在运动。

  

  她的身体自动走到了一个平台上面,她确定她刚进来的时候这个平台还不在那里。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倒在平台上面她躺下来,仍然不停喘着粗气。

  

  平台开始移动了她不知道平台是怎样,或是为何运动的,但这些都不重要了。平台在上升,它在带她原离这座医院。平台穿过了天花板,经过了一段漆黑的区域,但是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再危险了。

  

  她的痛感逐渐恢复了。她的脸首先恢复知觉,她感觉自己伤眼周围已经肿了起来,脸上应该流了不少血,但她也说不清楚到底流了多少。

  

  她的那条伤腿也没法用了。因为恐慌,在那只蹄子已经受伤的情况下,继续高强度地奔跑,那条腿已经彻底麻木了。也许那条腿已经受到了不可逆转的伤害,再也不会完全恢复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腿上流了多少血。

  

  她的翅膀……怪物刚刚扯断了她的翅膀。天马的翅膀非常强壮和坚固,通常是不那么容易被骨折的。它们不像鸟儿的翅膀那么脆弱,强壮到足够支撑小马的整个身体的重量,但她的翅膀刚刚就被折断了。她不知道她的翅膀还能不能被治好她只知道一件事——翅膀受伤之后,只会有两种可能的后果。一种是,她还能飞得起来;另一种她再也飞不起来了。其他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平台突然停了下来,打断了她的思路。看样子平台到达了目的地。

  

  她喘着粗气。她的身体想让她躺在那里,慢慢承受这些疼痛……她几乎是要被疼得丧失理智。她只有一直想着自己的伤势,以及如何治疗自己才不至于丧失理智。

  

  但是她知道她至少要爬起来。如果她不爬起来,那她永远也没法治好自己的伤。

  

  她试着站起来,把力量集中在腿部,但她的腿却似乎相当抗拒。她小心地眨眨她还能用的眼睛,想要把眼睛睁大些,但是她的身体又一次拒绝她的指令。她试着扇动那只完好的翅膀,但是它却被她的身子死死地压在平台上。

  

  她喘着气她太累了,甚至连恐慌的力气都没有了。她命令自己站起来,但她的身体就是不听使唤。

  

  “哈哈哈,噢天哪,干得漂亮!”萍琪开心地咯咯笑着。

  

  小蝶不由自主地紧闭双眼,她的身体想用睡眠来逃避疼痛,但她强迫自己睁开眼睛

  

  “哈哈,天哪你这次恶作剧可算是最好的啦萍琪派!”云宝黛茜在粉色的小马身边开怀大笑

  

  她虚弱地把那只好的前举起来,非常小心地撑在地上。

  

  “……嘻嘻,好好玩啊。”小蝶咯咯笑着,一只蹄子捂着嘴巴。

  

  她先把自己的前半身撑了起来。她的身体仍然处处跟她作对,但是她还是把自己撑了起来。她现在可以慢慢挪动自己的后腿了。

  

  “我告诉你肯定会超级开心的啦”云宝说着,咯咯笑,一只蹄子搭在小蝶的肩膀上。

  

  她慢慢移动着后腿,缓缓用蹄底着地,支撑住自己。她终于把自己撑起来了,她又站起来了她感到自己身上有东西在滴落。她在失血。

  

  “毕竟这些东西都超级好玩的呀”萍琪笑到,蹦蹦跳跳到小蝶身边,“再说了,谁不想跟自己的朋友一起开怀大笑呢”她放声大笑。

  

  她用三条腿慢慢开始走了。她还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但是她有一个念头:要往前走。

  

  “说得对,我还不太敢肯定自己擅长这个呢,但是我喜欢和你们一起做这”小蝶开心地微笑。她爱和她的朋友们待在一起,她们给了她力量。她不知道没了她的朋友们她还能做什么。

  

  小蝶停在一面镜子前。她现在能够看清自己了。她已经淤血发肿的半边脸上,眼睛周围都肿了起来。以及自己那只残废的翅膀,流血不止的腿。她简直糟透了。她非常小心地卸下鞍包,用那只没受伤的前蹄,打开包,拿出一瓶健康饮料。

  

  她非常小心地吞下了小瓶里苦涩的液体,然后放下瓶子。接着她取出包里的绷带,小心翼翼地把它缠在腿的伤口上。

  

  “我觉得今天我们就到此为止吧,但是我们一定要再来玩一次”云宝朝小蝶笑着。

  

  “噢是的,我会很乐意的。如果还有下次的话,我会很高兴的!”小蝶开心地笑。她现在别无所求,只是想要……

  

  在朋友的爱关怀中再度过一天而已。


上一章 目录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