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我大约是在做梦吧

第八章 螺钉、双皮奶、阿杰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4,698 字

publish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共 211 人看过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2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照进了阿杰家的牛棚里,透过我的眼皮将我唤醒。牧草被阳光照射得晶莹剔透,双皮奶仍旧在我旁边草堆上的的被窝里面睡着,车厘子在笼子里趴着,嘴里不时地发出呜呜的声响。阿杰端着猎枪,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两只眼皮正在止不住地打架。看见我醒来,阿杰晃了晃头,努力使自己保持清醒,但她的语调异常疲倦。

“你醒啦,”她对我笑了笑。“昨晚我回来的时候你们已经睡着了。那个新来的螺钉,听说你是从其它世界来的,对你很感兴趣,你或许可以去跟他聊聊天。呵啊~”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你一晚没睡!”我大喊道。

“没事的,有时候干农活遭遇天马也解决不了的那些灾难,呵啊……大风暴什么的,我也都是要忙一晚的。”

“你还是睡一觉吧,你的精神状态一点也不好。”我试图夺走阿杰手中的猎枪,即使已经困得时不时低头入睡,她还一直咬着那根扳机线,这非常令人担心。

“那怎么能行?你不……你要干什么?松开!很危险的!”阿杰一下子惊醒了,她猛地抢夺着她的猎枪——但是晚了,我拉得太用力,扳机线一下子被绷直了,“砰”的一声,大清早的宁静被戛然打破,双皮奶立刻惊醒了起来。那颗子弹从枪膛中射了出去,直直地插进了屋顶的一根木梁上。

“发生了什么?你们对车厘子老师怎么样了?”双皮奶先是转向了车厘子,接着转向了我们。车厘子仍旧仅仅是在呜呜地低沉,似乎还在用蹄子刨着土,但是她什么大的动作——比如说突然癫狂之类的——都没有。

“没有,刚才只是不小心打了一枪。”阿杰站了起来,转身对我说,“你还是出去外面散散心吧,这把枪绝对不能让你碰,太危险了。”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阿杰站起来,慢慢走了过去支走赶来看情况的史密斯婆婆和大麦。

 

我行走在阿杰家的苹果园里面。我刚才希望出去找她,我想向她解释说她刚才咬着棉线打盹有多危险,但我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她了——从谷仓到她的房间,最后又找到了这。

阿杰家的苹果园的确是一个散心的好地方——成百上千的苹果树紧密但是有序地排列在一条主干道的两旁,看起来就像是一列一列国庆接受检阅的卫兵。时不时有鸟儿从树上飞过。看样子秋天还没到,小小的绿绿的苹果挂在枝头,像是一颗巨大的葡萄,有一些才刚开始变红。蓝蓝的天,绿绿的果树,一望无际的黄土地和白色的篱笆,带来了一丝暂时的宁静。

可是这宁静却使我止不住开始思考——从开始到现在,我究竟干过什么?是双皮奶带我来的甜苹果园,阿杰收留我们在她家里住,冒险带我们去找云宝和车厘子,螺钉在我们危机的时候救了我们……可我又干了什么?我从昨天到现在,除了白吃两顿饭,扎伤一条腿,还害的阿杰走火了一枪之外,我还能干什么?我看过如此多的穿越剧,那些主角全都是天选之人,最后全部都能拯救世界——但是他们都是被导演安排好了的主角啊!谁又会给我一个安排呢?谁又会告诉我怎么做呢?

我看着天空,虽然是白天,但是我仍旧忘不了那漫天繁星。我想起了一位作家说过的话,“天底下最令人震撼的,除了漫天的繁星,就是……”后半句由于年代太久远了,我实在是忘了——毕竟那个时候也是为了应付高考作文而强行背下来的。但是,在书中获得知识和亲临实境的确是两码事——我第一次感受到,真的没有什么能够比星空更加震撼人心了。

但还是有的啊,那一天我所看见的云宝黛西撕书的情景——暗夜女王的一个小小的控制魔法,就可以把一个我最崇拜的小马整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而不仅是我们——即使是对我看来经验最丰富的,可能活了一千多年的塞莱斯蒂娅公主而言,对暗夜女王的控制也束手无策。

或许我可以用我所知道的有关于小马国的信息找出来究竟暗夜女王是谁——但我的印象大部分都被证伪了,而且我现在一点都没有头绪。

我坐在地上靠在篱笆上开始发呆。

“嘿,想什么呢。”我吓了一跳,转头一看,那只灰色雄驹正在对着我。他和大麦一样是一匹陆马,但是比大麦小一圈,我看清了他的可爱标记——一只扳手和一只老虎钳,交叉着叠在一起。

“你至少打个招呼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受控者!”

“我刚才不是说‘嘿’了嘛。”

“行吧,你为什么会在这?”

“昨晚我和阿杰商量了这个计划——用绳子绑着铃铛绕着甜苹果园的外围摆一圈,这样子的话如果受控者进来的话铃铛就会响。我们就可以进行及时有效的预防。毕竟你昨天的血一路滴到了甜苹果园。”

“我知道这是我的不对,所以以后你们别带我了,我感觉自己就是个累赘。”我故意回避开了他的眼神,我不想看见他用一种看待罪人的眼光看着我。

“昨天晚上其实阿杰也受伤了,她跳得太猛,拉伤了腿部的肌肉,这段时间都不能快跑了。这也就是我们希望以守住甜苹果园为主的原因。我们希望她回屋歇着,但是她执意要为你们守夜。”

“那现在阿杰在哪里?”

“我不知道啊,我连夜把铃铛串赶制出来,今早就拿去挂了,难道阿杰和你们不在一起吗?”

“没有。”我心头涌起了一丝隐隐的不安。

“你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见到她的?”

我努力地回想着,确认是差不多一小时之前,阿杰跛着蹄子支走大麦和史密斯婆婆的时候。我突然明白了阿杰跛着蹄子的原因。

“大约一小时以前。”我回答道。

“那没事,她没有理由也没有原因出这个圈。”螺钉说道。“实在不放心的话,我们走回甜苹果园看看也可以,你的脚也受伤了,不适合跑步。”

“谢谢关心。”说实话,我实在没办法对我面前的这只雄驹提起哪怕一丝丝的好感——他说的话每一句都让我异常尴尬或是自责。我们两个就这样静静地走在路上,尴尬地走在路上,互相没有一句对话,小路上只有凌乱的达达的马蹄声。我真希望他能走得快一点——他仍旧气定神闲地走在小路上面,而我都已经快要急死了。

他率先打破了沉默:“我听说你是从外地来这里的?”

“准确来说我不是这里的人。怎么了?”

“没什么。阿杰跟我说过。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没好气地跟他说道,“算了,不妨跟你说说。我在雷雨天开车,然后就被雷劈到了这。”

“车?那是什么东西?”他的眼中仿佛闪过一丝光芒。

“就是一种交通工具,靠烧油来做动力的,速度特别快。”

“那它在哪?”

“就在铁道旁边森林前面的某棵树上面。”我随便指了指对面的小山包。

 

他们还真的把我的车给找到了。

上午我们回到了农场生活区之后,就碰见了阿杰。大麦带她去地窖里换药了——就是敷在她腿上面治疗拉伤的药,阿杰也在那打了一个盹。螺钉随后央求大麦陪他一起去找我的车——大麦也同意了,而阿杰也把枪给了大麦,并凑到了他耳边对他低声嘱咐了点什么。中午从吃完午饭到他们把我的车运回来,双皮奶都在对车厘子喋喋不休地讲话,而我和阿杰在一旁默默地听着,听她从她认识车厘子的那一天讲到现在。

根据我所听到的那些,双皮奶有着一个不幸的童年:她的父母在她刚上初中的时候就离世了,也正是因此,她在很小的时候,性格是孤僻的,不善于也不希望与人相处,成绩也越来越差。幼年失亲使她的人生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霾。而这阴霾正是车厘子老师为她扫清的。也正是车厘子老师鼓励她,让她接受她的养父母,让她尝试着往人生的更高处走。她曾向车厘子保证她一定会考上天马学院,可如今,那一天还没有等到,车厘子已经成了这样。

我默默地听着这些。不得不承认双皮奶叙述故事的能力是真的差,但是我和阿杰入迷地听了四个多小时。直到螺钉和大麦重新出现在生活区入口,后面还牵着我租的那辆车——白色的车漆被雷劈出了一块块焦黑的斑点,活像一个巨型的花奶牛;前保险杠几乎被撞断了,车前盖也被撞凸了起来,顶部凹陷了下去,六个挡风玻璃碎了四个,两个后视镜和所有前车灯也全碎了。

“这个叫‘车’的东西好帅!能借我研究一下吗?”他跑我面前,十分兴奋,就差要跳起来了。

“随便你,反正这破玩意我也不要了。我又修不好。”

那辆破车旋即被拖到了谷仓里面——大麦说他在谷仓里有很多平时修补房子的工具,说不定可以派上用场。

只有我和苹果家族一家人晚饭时在餐桌上吃完了晚饭——双皮奶还在照看着车厘子,螺钉仍旧兴致勃勃地在修那辆破车。我把今晚的晚饭果酱面包带给他们俩,之后就去往阿杰的屋子。下午双皮奶描述到她父母的时候,阿杰眼角里面似乎有泪。

我敲了敲门。

“进来吧。”里面传来了阿杰的声音,她听起来很疲倦。

我推开了门。窗户被打开了,阿杰正趴在窗口,面对着外面漫天的繁星——今天的星星似乎比昨天又多了。

我走了进去,默默地走到了梳妆镜面前,坐在了地板上,看着阿杰的背影。阿杰此时已经把帽子摘了下来抱在胸前,她那一头金色的鬃毛显得乱糟糟的。

我盯着她的背影许久,然后她再次开口了。

“我知道你什么都知道。”

“嗯。但是我对你父母的了解真的也只是到她们的结婚为止。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离开了你。”我尽力不让自己的话触碰到要害。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们就那么离开了我——而且走得悄无声息,这么多年无论是我问谁他们都对我闭口不谈。我已经习惯了。说实话,我很同情双皮奶,我自己也是费了很大的劲才走出这个阴霾的。”

阿杰转过头,拿起了倚在窗边的那把吉他,坐了下来,将吉他倚在她的腿间。

“想听一下我写给他们的歌吗?”

我点了点头。她试了试吉他,随之开始弹拨起了弦,吉他的声音在房间里萦绕。

当我至亲 不在此处

出行在那远门外

我以此曲 将至亲忆

纪念远去的年代

且敬一杯 将其高举

我同你共饮开怀

微笑面对 往事已逝

旧日愁苦一笑代

笑对往日不复来

 

我的朋友 至亲不在

出行在那远门外

忠心相伴 善意相迎

旧日愁苦一笑代

阿杰仍在扫弦,我之前虽然听过这首歌,但是它还是震撼到了我。

人生轨迹 终将重叠

在重逢的将来

家从未远 纵隔四海

至亲永与我同在

且敬一杯 将其高举

我同你共饮开怀

谨祝干杯 为至亲们

还有往日不复来

 

我的朋友 至亲不在

出行在那远门外

忠心相伴 善意相迎

旧日愁苦一笑代

忠心相伴 善意相迎

笑对往日不复来

我呆呆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鼻尖酸酸的,尽量忍住别让自己哭。不管能否释然,每个人,每匹小马,都有隐藏在自己心中那块不容得他人戳伤的永远的伤疤啊。

“能让我弹一次吉他吗?”我说,“我保证不会伤害它的。”

阿杰点了点头,将吉他轻轻地递给了我。我试了试,我原本以为小马的吉他会很难弹,但是它上面的和弦都有一个键来指示的,所以我很快也熟悉了它的弹法。

我扫了扫我需要的弦,紧接着弹唱了起来。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 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我祈祷 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 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指引我靠近你

我看向窗外的群星,它们仍在静谧的黑幕前闪烁。我再一次想起了地球上的星空。如果,如果我能再回到地球上,我一定要去仰望那漫天的繁星——无论你身在宇宙何方,星星中永远有你原来的家啊。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知道

曾与我同行的身影 如今在哪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是否在意

是等太阳升起 还是意外先来临

 

我宁愿 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

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 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照亮我前行”

我越弹越激动,我感觉我扫弦的手臂越来越沉重。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感觉两行泪划过了我的脸颊。

“我祈祷 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 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请照亮我前行

 

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我揩去了脸上的泪水,将吉他轻轻地还给了阿杰。阿杰接过吉他,将其轻轻地放回了角落。

“我相信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注:1、此章节中出现的两首歌曲,一首是《Days Gone By》,是小马官方的原曲;另一首是《夜空中最亮的星》,歌手是逃跑计划。网易云音乐中有这两首曲子,感兴趣的话可以去搜索。)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立冬  独角兽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