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在下Astery,大概离mastery只差一个m吧。

是OC们!!

第三阶段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4,628 字

publish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共 763 人看过

chat共 5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9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三阶段






“你是不是疯了?”隔着湿漉漉的鬃毛,我怒不可遏地看着面前的天马。



“对不起,暮暮,我……”时元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真的没别的办法了。我知道让你和那匹小雌驹分开有多困难,所以……”



“困难?”我揉着仍然隐隐作痛的前额,“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有什么困难的?”



“第三阶段马上就要开始了,我怕……我怕她的出现会激发你在另一个时空的记忆,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什么?把我打昏,抬走,然后还往我头上泼冰水,好让我再醒过来?这就是你的计划吗?”



“你知道这有多艰难吗?”头一次,时元的眼角出现了一丝泪花。她执拗地扭过头去,不想让我看见她的泪水。“我……我刚从一个孩子身边抢走了她的妈妈!……”



看见她这副样子,我的心立刻软了下来。“这……对不起,我不知道……”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妈妈?那是……我的女儿?太疯狂了……我总想着事情该不该符合常理,可是现在……只有时元知道各个时空的“常理”该是什么样子。再加上这场危机给了她这么大的压力……我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质疑她的决定。



“好了好了……”我走近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对不起,时元,我应该更理解你才对……我不该冲你发火的。”



“不,你是对的……应该有更好的办法才对,是我太心急了……”她把头转了回来,眼圈微微发红,但泪水已经被憋了回去,“而且……对不起,把你打晕了过去。”



“我接受道歉,”我轻松地笑了笑,希望能让她好受些,“不过,下次你给我突然来这么一下子之前,先提醒我一下行不——”



“暮暮,小心!”时元一下子把我扑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道彩虹色的尾迹就径直撞进了我刚才站立的草地里,砸出一个直径足有好几蹄的大坑。不一会儿,一只天蓝色的天马就从坑里爬了出来,一边咳嗽一边抖落着身上的泥土。



是云宝黛西!赛蕾丝蒂亚在上,要不是时元救了我,云宝的坠机非把我砸扁不可。我想我已经原谅时元这次没事先提醒我了。



“哦,嗨,暮暮!”云宝拍着身上的土,笑着说道,“我本来想给你来个惊喜拥抱的,结果……哈,你也看见了,不怎么样。”她说着,重新伸展开翅膀抖了抖,“我告诉你,今天真是酷毙了!



“酷毙了,嗯?”我挑起一根眉毛,“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儿——”



“没错,酷、毙、了!”天马似乎只听见了我的前半句话,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今天一大早我一起来,就收到了小呆给我送的信,你猜怎么着?天气工厂让我去当经理!虽然那不是我想干的工作,但是,你看,那样我就有更多机会给天马们展示我无与伦比的飞行技巧了!闪电天马队最后一定会录用我的!而且不知怎么的,我今天飞的特别快,简直快了百分之一百二十——可能我一直都这么快吧,哈!……呃,怎么了,暮暮,你不高兴么?”



“哦,没事,”我讽刺道,“我真替你高兴,高兴到简直都快忘了你差点儿——”



“哈,谢谢!”云宝又一次打断了我,而且还把一旁也在怒视着她的时元当成了空气马。“哦,对了,暮暮,”云宝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有没有做过那种特别奇怪的梦?就是梦里能听见一大堆你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的那种?”



“你在说什么啊?”



“我昨天晚上做的奇怪的梦啊!就是什么五个二十,一百再除以四啊吧啦吧啦……一大堆数,想想我就头大。你真没做过这样的梦?”



“没有。”我谎称道,只想让云宝赶快把话匣子关上。我昨天晚上的确做了个类似的怪梦,但说真的,我已经懒得去思考这又是为什么了。时元肯定知道是怎么回事。



“嗨,我还以为这种数学梦只有你这样的书呆子才会做……”云宝突然停了下来,不知道是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还是发现我差点儿没被她砸扁,抑或是二者兼有。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呃……那个我还有事儿,先闪啦!”



云宝话音未落,就“嗖”的一声没了踪影,只在天空中留下一道亮丽的彩虹尾迹。突然,随着一声巨响,一道——不对,是两道彩虹音爆激起的光环出现在天边,紧接着整个地面都震动了起来,冲击波在草地上激起一圈圈波纹,狂风吹的我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你能解释那个吧?还有她刚才的胡言乱语?”我转头问时元。今天我真的已经惊讶够了。



“双虹音爆,还有……算了,不提了。”时元回答道,“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抓紧时间做什么?亲爱的,为什么不多留步,欣赏欣赏这美丽的彩虹呢?哦,云宝的彩虹音爆可真是炫酷呢,对吧,暮暮?”



我转头一看,是瑞瑞!她背着白色的鞍包,身边跟着另一匹裹着风帽和斗篷的小马,只露着四只黄色的蹄子和乱糟糟的粉色鬃……等等,那是小蝶吗?



“你好,瑞瑞!”我打招呼道。时元翻了个白眼,碰了碰我示意我快走。



“哦,赛蕾丝蒂亚啊!”瑞瑞一下子冲到了我的面前,满脸忧虑地看着我的头顶,“你的鬃毛怎么乱成这样!这简直是对美的侮辱,我绝能坐视不管!”她说着从鞍包里浮出了剪刀剃刀等美鬃工具,一应俱全到令马产生怀疑。



“谢谢你的好意,瑞瑞,但你真的不必……等等,你带这么多美发工具干什么?”



“哦……你看,这个……”瑞瑞回头看了看小蝶,然后神秘兮兮地朝我耳语道:“是小蝶!我正好想问问你……你有见过小马……变成蝙蝠树吗?”



什么玩意儿!?“对不起,瑞瑞,我好像没听清。”



“蝙蝠树!”瑞瑞警惕地看了看时元,她正站在原地无奈地以蹄掩面。确认她没在听后,瑞瑞接着小声说道:“她在变成一棵……蝙蝠树!小蝶今天早上起来,身体就起了……变化,她本来去图书馆找你——毕竟你是小镇里知识最渊博的——但是你并没有在家,于是她就来找我了,可怜的小蝶……所以,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怎么可能知道!?“对不起,瑞瑞,”我叹了口气,“我从来没听说过这种怪病……不过这和美鬃工具有什么关系?”



“哦,这些啊,”瑞瑞笑了笑,“我们先去了医院,但医生说他也无能为力。在找到治疗方法之前,我想购物也许能让女孩子的心情好一些……结果除了衣服和化妆品外,我们都想买些金属物件,真是又奇怪又凑巧,不是吗?对了,小蝶甚至开玩笑说想买把电锯呢!真不知她什么时候有了这种幽默感……”



瑞瑞说着,给我展示了她鞍包里大采购来的物品。除了美鬃工具外,果然还有许多其他金属刀具:餐刀、厨刀、水果刀……甚至还有些我叫不上来的锋利器具。哇哦,那把剪子看起来可真锋利,我甚至可以想象出它闪着寒光的刀刃切开……



一只蹄子使劲地推了推我。我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中跳了出来,转头一看——时元正用眼神示意我快走,而且不知怎的,她似乎在压抑着某种强烈的恐惧感……她在怕什么?作为一个无所不知的时空旅行者,她有什么可害怕的?在我来得及想更多之前,我已经被她推离了正看着鞍包里的刀具发呆的瑞瑞和小蝶。



“这太严重了……”时元看着地面,声音微微颤抖着,“连这种设定都……我还以为……!”



“什么意思?”我停住了她,突然发觉刚才的一切实在诡异得过分,“等会儿,小蝶怎么会变成……蝙蝠树?瑞瑞怎么会喜欢刀子?还有……”我咽了咽口水,决定不说出那把剪刀给我的奇怪感觉。



“没时间解释了——”她抬头说道,同时伸平了翅膀,“我们要来不及了!上来!”



尽管我脑子里有一万个声音咆哮着想要知道这一切到底都是怎么回事,我还是用深呼吸和理智思考把它们压了下去。我坚定地点了点头,爬上了时元的背。在我来得及怀疑她是否能够载得动我之前,呼呼的风声在我耳边响起,苹果家的谷仓不一会儿就出现在了视野里。这时我才意识到,时元刚刚还背着昏迷不醒的我飞了老远。她可真是个厉害的飞行家啊……就像云宝黛西一样。



“那个,时元?”我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像云宝黛西?”



她哼了一声,“只有某个死宅才知道。”好吧,我早该猜到问了也是白问。



掠过苹果农场,无尽之森已经近在眼前了。空气中不知为何弥漫着一股浓重的酒精味儿,时元咳嗽了几声,然后像是被什么提醒了一样突然加快了速度。



“我们要去公主姐妹的旧城堡吗?”我抱紧了她的身体,问道。



“不是——”她用喘息的空档回答道,“我们要去和谐之树那里。”



“和谐之树?那是什——”



就在我们飞进无尽之森边缘的那一刹那,时元像突然失去动力了似的猛地下坠,翻滚着摔进了树丛里,带出一条断枝和烂泥的径迹。我毫无防备地被甩在地上,还因为话没说完不幸咬到了舌头。“啊!疼始热!”



不过先不管我的舌头,时元摔得可比我惨多了。我朝她坠落的地方飞奔过去,点亮独角,小心翼翼地将缠绕在她身体上的荆棘浮开。无尽之森恶毒的荆棘藤蔓正在她冰蓝色的身体上划出无数细小的伤痕,我能看见她正咬着牙坚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我不由得佩服她的坚强,但同时也寒毛倒竖地意识到她可能在忍受另一种疼痛——骨折的疼痛。而对天马来说,最重要也最脆弱的正是他们的翅……



——她的翅膀呢!??



我像当初看见鸡蛇怪那样张大了嘴巴——她的翅膀呢?我十分确定它们没有……断掉,因为时元的体侧没有任何严重的创口。那双翅膀,刚才还载着两匹小马飞行的强劲翅膀,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时元拨开剩下的几条藤蔓,艰难地站了起来。更奇怪的是,她不仅没了翅膀,身高也变矮了。我现在必须微微低头才能正视她的脸。我赶紧确认她的身体还有什么地方起了变化。还好,没别的了……可这还是超出了可能性的限制,简直是彻彻底底的疯狂!



“时元,李的……”我抬起颤抖的蹄子,指了指她的身侧。



她迷迷糊糊地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自己的体侧。“啥?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



——她的声音怎么变成雄驹的了!??



更令我惊讶的是,时元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惊讶,只是十分懊恼。“我的原始设定!我怎么没早想到!”她(或者说……他?)用富有磁性的雄驹声音抱怨道,“看来我们只好用走的了,暮暮,我们不能停——



怎么了?她的声音戛然而止,惊讶地大张着嘴巴看着我,连呼吸都停止了。简直像见了蝎尾狮一样,……不对,她在看……我的身后?



我下意识地回头。“暮暮!别……”时元急忙说道。



一双丰满的羽翼在我身后傲然展开着,紫色的羽毛随着我的呼吸有节奏微微律动。



我有了一双翅膀。



……慌……”时元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我变成了匹天角兽!!???



疯了……我一定是疯了……



整个世界天旋地转起来,我眼前一黑,差点儿没摔在地上。



等回过神儿来,我发现自己正在不受控制地急促喘息着,无论时元怎样安慰我,都只是让事情变的更糟——她那雄驹的声音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这个世界已经疯狂到了什么地步。



一个可怕的想法闯进我的脑海。我的朋友们呢?他们现在是不是也遭受着同样的折磨?然后,我绝望地意识到,我已经看见她们身上发生的改变了:不仅仅是她们的言行、性格和爱好,还有她们的身体,甚至灵魂……毒笑草可开不了这种级别的玩笑,就连无序都不能——她们的灵魂被改变了!



我突然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就好像千千万万个不同的我正挤在这幅天角兽躯体里,争抢着要夺取主导权。更让我害怕的是,一股强大的陌生感正在我的心中发展壮大,吞噬着我的意识,我和朋友们的记忆,我的……我的灵魂。



我却……不想反抗。我想就这样全盘接受……



一旦三个阶段全部完成,你所熟知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时元早就告诉我了……而我现在才真正意识到这场叠合危机的可怕。那些“OC”们,不管它们是什么……我,还有我的朋友们,我们正在被它们取代……



不。



我不能让这发生。



时元找到了我,她在一开始就知道怎么从根本上解决这场危机,而她需要我的帮助。



而她不知道的是,我也急需她的帮助。



“向我保证,”我抬起头,强忍着舌尖的疼痛认真地看着时元说道,“在我们修复这场危机后……”



我不住地抽噎起来,无法说出后半句话……我害怕她会给出否定的答案。



“一切都将恢复原样。”她眼睛湿润着,露出一个会心的微笑,“我保证。”



有时候,有别的小马知道你在想什么,也并不见得是件坏事。



我破涕为笑。


CelestAI  FakeAI #1
回复 第三阶段

新增同人:《莉莉瑞瑞》,(树蝶,蝠蝶),《彩虹工厂》

钟浩  独角兽 #2
回复 第三阶段

还有《百以四分》

学识混合  独角兽 #3
回复 第三阶段

从超形上学角度,因为上层叙事NoahWade的干涉,世界开始不稳定重合

从纠结姐的设定,因为人类脑中的OC设定和信仰,马国虚宙在不明事件中发生主次重合事件

空灵止水  独角兽 #4
回复 第三阶段

《双虹音爆》,黑化m6全部上线,原剧时间线错乱

斯沃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5
回复 第三阶段

以及《太阳的灵魂》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羽星_Astery  独角兽

在下Astery,大概离mastery只差一个m吧。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