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梦想很远,现实很近

关于本作
中篇原创
E
连载中

assessment共 2,987 字

publish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共 322 人看过

loyalty共 0 人收藏

chat共 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0 人评价

0 star

5
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一章

 

随着最后一粒甘草糖被包进点缀着小碎花的纸里,糖糖停下了她蹄上的工作,有些担忧地抬头望向不远处的另一匹雌驹。

天琴心弦双蹄站立在糖果店的柜台后,一只前蹄支在上托着侧脸,另一只则随意地搁在旁边,把上半身的重量全都交托给了橡木台面。就算在独角兽中也略显瘦削的脸上,挂着典型属于店员的得体笑容,邀请着所有路过的小马,即使什么都不买,随便看看也是欢迎的。一切都像包好的甘草糖那么正常,除了门前其实没有任何一位潜在的客户。

抬头扫了一眼太阳,糖糖注意到距离上次工作间的休息,它又移动了整整一蹄尺,也许还要更多一点。而她的朋友似乎在这期间纹丝未动,安静得让她几乎忘记这位朋友的存在。

这很不寻常,前探员忖思着,尤其是对这位闲不下来的朋友而言,能这么安安静静地跟柜台约会一整个下午,从结识这位鬃毛和性格都像薄荷糖一样充满活力的朋友开始,就是不可想象的。

搁在往常,天琴大概早就溜回自己的房间,沉浸在竖琴弹奏之中了;又或者,就着和煦的阳光读一本她最爱的小说。想到这里,糖糖忍不住遗憾地扫了一眼书架上孤零零的两三条鎏金书脊。自从小马谷的馆藏随着图书馆被付之一炬,就再也没有新的补充进来了。尽管新上任的公主再三保证说首都会支援一批书,但如饥似渴的读者们依然没能见到哪怕一页纸也是事实。糖糖对这套官僚主义倒是再熟悉不过了。就在今天早上,她亲爱的竖琴小马还试图向斯派克打探一下新书的消息,却被三言两语从那栋崭新的、亮闪闪的城堡打发了回来。

不过,有时天琴会兴高采烈地加入蹄工糖制作。那可真是帮了她的大忙,不管怎么说,魔法在这些活计上总是比蹄子来的又快又好。当然这并不是说蹄子办不到,但糖液锅、模具和包装纸被包裹在她的魔法光芒里,在空中上下穿插,往来有序地就像塞蕾斯蒂亚的宫廷舞会。她更情愿让她亲爱的朋友来大显身手,自己坐在一旁观赏这出严谨的舞台剧就好。尤其是这点魔法对独角兽来说算不上什么难事,这从她工作伊始,就开始唠唠叨叨的闲聊就可见一斑。
聊天的内容从来都是老一套,不外乎日常生活,小镇八卦,当然还有她关于“人类”的独特嗜好和那些没完没了的人类故事。

糖糖永远不能理解,这位可敬的朋友为什么会对那些并不存在的没毛猴子感兴趣,她是说,这也许可以作为骗骗小驹子们的睡前故事,但是,塞蕾斯蒂亚在上,天琴可是匹成年的小马了,偶尔的幻想故事还可以认为是在活跃气氛,但要是对它们着了迷…好吧,谁没有点可爱的小缺点呢?可能她的内心还有一块保留着傻乎乎的天真,才会相信浪漫主义的逸闻野史。尽管有时候听她的口气,就好像这种暴躁愚蠢的生物真的生活在世界的某个不为所知的角落,有些令马毛骨悚然。要知道就算在最荒诞不经的传说故事里,人类也是传说的传说。但是她的朋友在坚信其存在上,比牦牦斯坦最老的公牛还要固执。

至于现在,作为糖果店的现任店主,糖糖并不介意来当帮蹄的天琴偶尔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但作为朋友,她相信自己有责任去关心一下好友的反常。于是她悄悄地绕到柜台后,调皮地从背后戳了戳朋友柔软的腰腹部。

“啊呀!”半张脸被蹄子覆盖的雌驹小小地被惊吓到了,因为出神而有些涣散的眼神重新聚焦。天琴晃了晃脑袋,驱赶走脖颈处的少许僵硬,回头用云雀一样轻快的语调调笑道:“抱歉,思考的太入神了,我没错过晚饭吧?”

“如果你继续沉思下去的话,你可能会连早饭也错过喔。”糖糖借着亲昵地梳理几下好友的鬃毛,斟酌了片刻字句:“我猜你又沉浸在你那些可爱的小故事里了?”

“嗯…差不多是这样。”天琴转过身,认真地看着同伴,在短暂的停顿后,同意了她的说法。

干脆利落的承认反而让陆马小小地吃了一惊,她原本以为让朋友无暇分神的是什么更紧要的事情。她仔细地看进那双金色的眸子,没有预计中的闪烁和躲闪,显然那不是为了掩盖而编出的回答。但这仍然不是该有的样子:要是又看到什么奇闻异说,这只独角兽一定会迫不及待地晃着尾巴,跟不情愿的室友兼朋友分享这段“历史”。

“不要那样盯着我啦。”天琴不舒服地扭动着身子,试图从审视下挣脱出来,“我知道这有点古怪,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吧,你想的太多了。”

糖糖没有说话,继续盯着面前的小马,眼中的怀疑之色浓重得快要滴出水了。独角兽不得不扭过头去,让鬃毛去抵挡尖锐的目光。她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后者的蹄子犹疑地试图带着主人逃离,在地板上所发出拖沓的摩擦声。

天琴有的时候也会奇怪,为什么一匹糖果小马,目光会比瑞瑞的锥子还犀利。在不断蔓延的沉默中,她最终败下阵来,重新抬眼对视向她的好友,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亲爱的糖糖,我知道你从来不相信人类的存在,甚至觉得我也有些荒谬。其实曾经的我在内心深处也告诉过自己它们不存在。”独角兽的喉头没来由地干燥了起来,她不知道面前的小马会对接下来的话作何反应,但是微微定了定神,就接着说了下去“但是从今天上午起,一切都不一样了。就在暮光闪闪公主那里,我看到了人类的照片,它们是真的,不是卷轴里的传说,也不是讲给小马驹的童话,人类确实活在这个世界上!”

天琴认真地回望着糖糖,如愿地在海蓝色目光砌就的高墙上找到了一丝松动,她几乎可以看到隐藏在其后的慌乱,看起来这次她终于要把固执的好友给说服了。是时候再推一把了:“你知道,早上我去公主的新城堡询问新书的事。那时候公主不在,我在斯派克去倒茶的时候,发现了桌子上摊开了一个笔记本,我发誓只是出于好奇翻了一下,你猜我发现了什么?”天琴停顿了片刻,试图给接下来的话涂抹上戏剧性的色彩,“人类的照片。你瞧,这可是实打实的证据。”

“真的吗?你能不能确定拍摄的地点?”

“呃……我……我想没有”天琴脑袋里滴滴答答运转的齿轮突然卡壳,她想起那时走廊外爪子敲打在地板上的声音渐渐靠近,她慌乱地把图画夹回笔记本,只来得及瞥了一眼,大概像是“人”的样子。但她不甘心就这么认输,“虽然我只看到了一秒,但我很确定那上面就是人类!”

“是啊,我相信你看到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那可能只是新出的传说里的插图什么的,或者就干脆是神话生物图集的一部分。”眼前雌驹脸上的担忧都快溢出来了,看起来所谓慌乱并不是被震惊到,而是怜悯突然犯傻的自己,天琴沮丧地想到,现在她甚至不能确定当时包裹在魔法里的到底是照片还是普通的图画了。

如果说薄荷色雌驹刚才的兴奋是一条小溪,那现在显而易见的失落足以淹死一头星座熊。糖糖明智的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的朋友不需要更多的刺激了。并不是谁都能接受这样的大起大落,就算尊贵的露娜公主,一天内把祂扔到月球上再接回来,怕是也受不了。

糖糖转到天琴身边,右前蹄环住后者的肩膀,蹭了蹭脸颊,努力宽慰她:“我知道你心里人类占了很大分量,但不要被它左右,过度的期待只会让你失望。其实就这样朦朦胧胧的传说不也挺好吗,你最近似乎把那本《人类传说考证》读完了吧,我们回去来杯茶,我很有兴趣听听里面讲了什么呢。”

独角兽暗淡的脸上终于又闪起些许亮色,点了点头。糖糖暗暗松了一口气,嘴角勾起小小的弧度,轻快地打了个响鼻。似乎事情回到了正轨上,虽然她的朋友可能接下来的几天会有点失落,但总比沉浸在不靠谱的白日梦里好得多。

也许明天该去找暮光聊一聊,让她来开解下天琴,这些传说啊古籍啊什么的,她可是比自己强得多呢,何况还能解决今天的误会。糖糖跟在天琴身后,在走回她们温暖的寓所的路上,几个呼吸间就打定了主意。今天确实发生了些小插曲,但她衷心期待平静的日子能继续下去,她已经迫不及待要泡上一壶好茶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作者还没有写个人简介。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