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在下Astery,大概离mastery只差一个m吧。

是OC们!!

第二阶段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6,015 字

publish于 2019-02-12 发表

pageview共 520 人看过

chat共 10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0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第二阶段






今天简直是最棒的一天!!



没错,这匹不起眼的天马,她——她居然是个时空旅行者!我以前只知道时间旅行是可行的,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哦赛蕾丝蒂亚啊我之前居然都没注意到这一点——关于她为什么会如此了解我们这个世界的一切,为什么她能够未卜先知,还有关于她的种种谜题……现在全都变的合理了!我是说,当你能够随心所欲、自由自在地在各个时空中穿梭,你身上有些奇怪的特质还称得上是奇怪吗?而且,这是我打到小马谷以来第一次有马能够如此流畅地谈论鞍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当然了如果我是个时空旅行者我也会多读些书给自己的头脑武装些必备常识——哦对书!如果我是时空旅行者的话我能读到多少种书啊!噫!



“暮暮……”



我可以收集所有宇宙的书籍,堆积如山的知识啊!我还可以把它们存在一个看起来只有一本书大小实际上里面却有——



“暮暮。”



——实际上里面却有整个皇家图书馆那么大——不不不比那还要大得多得多的空间用来,嘿嘿!用来存放我收集到的所有书籍而且我在里面读书的时候外面的时间根本就不会流动因为我是时空旅行者我想怎么做就怎么——



暮暮!你傻笑什么呢!?”



“——啊!我的书!”我一下子被拉回现实,眼前是蛋糕家的方糖甜品店。“哦……我们到了呀。”



“没——错,书虫小姐,拜托下次别走神儿了,好么?”天马撇着嘴说道,“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但是请你保持冷静,我可不想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看见你在那儿犯暮癫疯。”



“好的,……呃……”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你叫什么来着?”



“啊——我真——”她气得一下子张开翅膀,“时元!时间的时,次元的——算了那不重要——跟我来!”



“好的,时元。”我小步快跑跟上她,“不过,‘暮癫疯’是什么意思?”



她似乎不想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径直推开了甜品店的门——里面很热闹,五彩缤纷的彩带悬挂在天花板上,栏杆、柜台甚至是桌子腿上都系着各种形状的气球,地上满是彩纸屑和短彩带,几只我从未见过的陌生小马正在开心地随着音乐起舞。啊,萍琪专属迎新派对的经典风格。不过……哪儿来的那么多新小马?



哦~又有一只新小马!”柜台后面的萍琪很快就注意到了我们,然后“嗖”的一声,她以肉眼不可即的速度凑到了时元面前,吓得她连忙向后退了几步。“你叫什么名字?”



我看见时元好像咽了咽口水。“呃,我是时——”



“哦我开玩笑呢,小傻瓜~”萍琪打断了她,脸上洋溢着近乎疯狂的笑容,“我早就知道你了,嘻嘻!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带那——么那么多新小马来!我得做一个这——么这么大的蛋糕才能够你们每一匹的份!”萍琪说着,用蹄子夸张地比了个大大的圆,直径足有半个房间那么长——等等,她是怎么做到的?



时元尴尬地笑了笑:“萍琪,其实我来这里是要问你——”



“哦,等等,等等!”萍琪又打断了时元的话,“我的鬃毛!痒痒,痒痒!哦唔~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萍琪,我没工夫——”



“那意味着这句话会出现在封面上!”她说完又咯咯笑了起来。不知怎的,我和时元竟不约而同地以蹄掩面。萍琪……她又在萍琪了。



“不管怎样,享受这个派对吧!我烤蛋糕去啦~”萍琪一跳一跳地回到柜台后面,“还有你也是,暮暮!”她大喊着补充道。



“呃,谢谢……?”也是什么?我总是好奇萍琪脑子里在想什么,但是我已经要习惯逼迫自己不去想这个问题了……这注定是个解不开的谜。



时元呆立在原地,嘴张着像是要说什么,可最后还是摇头叹了口气:“走吧,暮暮,我们问问别的小马。”



“可是,你刚才不是说只有她知道时空裂隙在哪吗?”我疑惑地看着她,“我们还什么都没问呢!”



“没错,”时元自嘲似的笑了笑,“但是我们也肯定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她会告诉你它们到处都是。天,我居然把这给忘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嗯……”时元若有所思地搓了搓下巴,“问问那些OC们,他们是从裂隙里出来的,所以没准儿会知道裂隙的位置。”



“好的。……等等,‘没准儿’?要是他们真的是从裂隙里出来的,又怎么会不知道它的位置?”我疑惑不解地问道。



“相信我,”她转身向聚集在房间一端的一群陌生小马们走去,“你不会想知道的。”



我不会想知道的?我当然想知道!时空裂隙可是魔法奇观!谁会不想——算了,还是先解决叠合危机再说吧。



我快速地环视了一圈,房间里的陌生小马们——或者,按时元的说法,“OC”们——他们看起来都很友好,大部分在有说有笑地聊着天,看起来和一般的小马也没什么不同……



……除了角落里的那匹灰色独角兽。她身材矮小,穿着又脏又破的蓝色工作服,外面还套着……某种护甲。她用翠绿色的眼睛警惕地看着四周,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惊讶还是疑惑。赛蕾丝蒂亚在上啊,她身上那么多伤疤是怎么弄的?不管她是从哪个时空来的,那里一定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我决定不去问她,转身向正在说笑的一群陌生小马走去。毕竟,她看起来不像是那种适合交流的类型。



“你们好!欢迎来到小马谷,”我走近他们,笑着说道,“我是——”



“暮暮!我刚才还奇怪你去哪儿了呢!”



一只浅棕色的陆马突然跳了出来,冷不丁地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强劲的力道压得我简直喘不过气来。



“对不起……咳咳……”我使劲想要挣脱,从嗓子眼里勉强挤出几个字,“我想我们……我们还没见过……”



“什么?”感谢赛蕾丝蒂亚公主,她终于放开了!“哦~我知道了——你和萍琪商量好的吧?假装不认识我?”



“可是我真的……”等等,我真的没见过她吗?浅棕色皮毛,深褐色长鬃毛,深绿色眼睛,还有——我歪头朝她的侧腿看去,嗯……好吧,她的可爱标记是个向日葵,我确实从来没见过她。不过,我可以赌一把……



“你是……向日葵?”我犹豫地说道。



“不然还能是谁?”她咯咯地笑了起来。再次感谢赛蕾丝蒂亚公主!“你演的可真像,暮暮!真没想到你会和萍琪一起恶作剧,你一直都挺严肃的……不管怎样,准备好参加铁马大奖赛了吗?”



铁马大奖赛?“呃……还没……不过我有件要紧事要问你,”我决定直奔主题,以免她嘴里再蹦出什么我不知道的名词,“你是怎么来到小马谷的?”



“什……什么?”不知为何,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你……我……我是……走过来的?”



“不,”我严肃地说道,“我的意思是你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传送门在哪里?”



她的脸已经血色全无了。“这……暮暮,我真的不能……对不起!”不知为何,她撒开四蹄就跑,掀起一阵彩纸屑的旋风,还接连撞倒了好几匹小马。



“嘿!等等!有什么不能说的?”我赶紧追了上去,可是等我追到门口,她已经不见踪影了。除了苹果杰克和云宝黛西之外,我还没见过哪匹小马能跑这么快的。唉……早知道就用传送术堵住她的路了。



我扭过头来,那几匹被撞倒的小马正躺在地上呻吟。我赶紧走向离我最近的那匹冰蓝色小天马,将她扶了起来。“没事吧,小家伙?”我关切地问道。



“唔……”她低着头,哭着揉了揉痛处,“对不起……我不应该撞到你的,对不起……”



“啊?”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不不不,不用道歉,你谁也没撞到,是刚才那个家伙撞到你的,你难道没看见吗?”



“我……”她抬起头,一双暗淡无神的大眼睛空洞地看着面前的空气。哦不……她好像根本就……



“我看不见……”她又将头低了下去,将脸埋在前蹄里小声抽泣着。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暗暗咒骂着自己,同时也咒骂着刚才那个鲁莽的家伙。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小雌驹,一股怜爱之情在我心底油然而生。真不幸……她肯定因为失明受了不少欺负。她也还没获得自己的可爱标志……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不过……也许也没那么糟。



“嘿,别哭了,”我轻轻抚摸着她雪白的鬃毛,“跟我来,好吗?我认识几匹小马,你们一定能成为好朋友的。”



“真的?”她满怀希望地抬起头,尽管看的并不是我所在的方向。



“当然!”我自信地笑了笑,想要给她鼓鼓劲儿,然后悲伤地意识到小家伙根本看不到我的笑容。我只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有说服力些:“她们是可爱标记童子军,我想她们一定会让你加入的。”



“哇哦!那,好吧……”



“来吧,别害羞!”我将她扶起来放在背上,小雌驹吓得微微一抖,随即笑了起来:“我刚才是不是飘起来了?好神奇耶!”



我笑了笑,朝围坐在一台电子游戏机前的童子军们走去。甜贝儿正在和我不认识的一匹深棕色小陆马打游戏,小苹花和飞板璐则在一边兴奋地指指点点,全然没有旁观者的样子。



“买点儿苹果!”



“干嘛,小苹花,为什么非得买苹果?要我说,滑板车可炫酷多了。”



“咋啦,小璐,苹果用处可多了!买点儿苹果,甜贝儿!”



“我知道,小苹花,但是这个道具商店的苹果太贵了,打到下一关再买不行吗?”



“你要打BOSS战了,来不及啦!买点儿苹果!”



“说真的,我妈都比你们会玩游戏。”



那匹深棕色小雄驹说着,腾出一只蹄子来转了转头上的螺旋桨小帽子,然后流畅地单蹄操作,一旁的甜贝儿都看傻了。



“小霸王,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她吃惊地问道。



“呐,我就擅长这个。我要是有可爱标志,一定会和电游有关!”他摁下了某个按钮,屏幕上跳出一行“暴击!”和一堆数值,“虽然……这么长时间它从来没出现过。但是我的天赋一定是打游戏!天,真不敢想象哪一天我要是不玩游戏了会怎么样!我没准会消失的!”



“消失?”童子军们齐声惊呼。“怎么会?”甜贝儿接着问道。



“要是你不能做自己喜欢并且擅长的事情,你不就和消失了没什么区别了吗?而且,还有,呃……她站在那儿看着咱们干嘛?”



谁?我吗?哦对……没错。四匹幼驹的眼睛齐刷刷地盯着我,好像我侵犯了他们的私马空间似的。



“呃……你们好呀,姑娘们!”我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更加尴尬地意识到自己貌似忽略了那匹小雄驹。不过,他倒是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接着打游戏去了。



“你好啊,暮暮!”童子军们异口同声地向我问好,个个脸上绽放着大大的笑容。



“我给你们带来一位新朋友,”我扭了扭身体,示意背上的小雌驹下来,“来,你们相互自我介绍一下吧!”我轻轻地碰了碰小雌驹的头,让她看向童子军们的方向。



“哦……那个……我叫落雪。”



“嘿,她好像是个瞎——唔唔——”幸好,飞板璐还没说完,小苹花就一蹄子堵住了她的嘴,随即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口无遮拦的小天马愣了半秒,然后很知错地把头低了下去。



“咱叫小苹花,苹果家的!”小苹花说着,把仍沾着飞板璐口水的蹄子伸向小雌驹,看起来是想要握蹄。失明的小雌驹对此毫无反应,不知该算是幸运还是不幸。



“小苹花!懂点儿礼貌行不行,你脑子里就没有自我介绍的程序吗?”甜贝儿说着把小苹花的蹄子按了回去,然后优雅地行了个鞠躬礼,惟妙惟肖地模仿起了瑞瑞:“在下甜贝儿,初次见面,深有相见恨晚之感,呃,那个……啊对了,还请多多指教!”



“我是飞板璐,”小璐不好意思地笑着,“对不起啦~刚才没走脑子。”她做了个鬼脸,随即意识到这并没有起到缓解尴尬的作用,便又把头低了下去。“哈,这个自我介绍可真够酷的……”她喃喃道。



“没关系的啦……”落雪弱弱地笑了笑,“唔……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们——”



暮暮!”时元不知从哪钻了出来,喊声盖过了小雌驹细不可闻的声音,“无尽之森!我知道它在哪儿了!”



“切,三岁小驹子都知道无尽之森在哪儿。”小苹花小声嘟囔了一句。尽管我知道时元指的是时空裂隙,小苹花的话还是把我逗笑了。同时,我又为时元粗鲁地打断了小落雪的话而感到气愤。



她一直都是这样的吗?和云宝还真像。……不过这么一想,时元的皮毛也是蓝色的,不过更接近落雪的冰蓝色;鬃毛简直是云宝彩虹色鬃毛的黑白版;可爱标志也主要是红黄蓝三色;连嗓音都是一样的沙哑;更别说她们之间性格的相同之处了……除了眼睛是和云宝完全不同的深蓝色之外,其他的简直……简直……



“思考够了没有,暮光闪闪小姐?”



“啊?哦……”时元的话一下子把我拉回现实,我晃了晃脑袋,“你说你知道时空裂隙在哪儿了?”



“要不是小皮,鬼知道什么时候能搞清楚它在哪儿,”时元抬蹄指了指身后。……不会吧,是刚才那匹灰色独角兽!“她的哔哔小马可是帮了大忙。”时元笑着补充道。哔哔小马是什么东西?



“我们还等什么?出发吧!”灰色独角兽笑着说道,声音意外地充满热情和自信。



“慢着点儿,废土拯救者,”时元赶紧拦住了她,“剩下的就交给我和魔法部部长吧。这个神经模拟系统出了点儿小毛病,所以才会放你进来,等我们修好了,你就能退出去和你的朋友们团聚了。另外,你现在没有任何武器,无尽之森的怪物光靠悬浮术可是杀不死的,所以我建议你留在这里,好好享受享受士气部部长的派对,好不好?”



“可是我……”灰色独角兽看上去想要反驳,但最终还是放弃了,“好吧,你说的对,薇薇和灾厄估计已经开始担心了。唉……这个见了鬼的模拟程序!我只是想开个保险库而已……”她小声说了一句关于什么“露娜的新月”的话,转身享用萍琪的蛋糕去了。



“刚才你们说的都是什么意思啊?”还没等她走远,我就忍不住小声问时元。



“假的,唬她的,”时元得意地微微一笑,“得符合她那个时空的世界观才行,要不然交流起来可就麻烦了去了。”突然,她的表情僵在了脸上,随后尴尬地朝我笑了笑:“对不起,暮暮,委屈你了。”



是啊,这次轮到我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了。让一匹完全不了解其他时空的马去和穿越者聊天问路,真是个好主意。



“没关系,”我苦笑道,“不管怎样,我们该走了。”



“对,没错——哦,糟了……”时元突然面露难色。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一匹通体黑色的小独角兽正飞快地朝这里跑来。“呃……快!装病!”时元焦急地说道。



“装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等我再看向时元,只见一只冰蓝色蹄子裹挟着气流的呼啸声猛锤过来,把我砸了个眼冒金星,整个世界瞬间天旋地转起来。怎么回事?我的脑袋已经疼的无法思考了,于是开心地决定停止运行。嘿,不错的主意……





“咚”的一声,暮暮瘫倒在地上不醒人事。我赶紧扛起她放在背上,张开翅膀准备起飞,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聂克丝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我的腿,死活不肯放蹄。



“别担心,聂克丝,”我满头大汗地扯着谎,“暮暮她……生病了,我现在要送她去医院……”



“可是我都找了她好久了!”小雌驹哭着说道,“而且我明明看见你——”



“那……那是急救治疗方法的一种……”我快编不下去了!“这样,你先进屋,让萍琪大姐姐陪你玩儿会儿,暮暮和我一会儿就回来,好不好?”



“不要!”小雌驹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我要暮暮!我……我要妈妈!”



“该死……”我别无他法,只好狠下心来粗暴地把聂克丝拽开,然后立即腾空而起,朝无尽之森的方向飞去。可怜的小家伙儿仍然边哭边追,用令人心碎的声音哭喊:



“妈妈!!!!!!!”



“怎么回事儿?”萍琪听见哭声,从方糖甜品屋走了出来,一下子就看见了正无助地坐在原地放声大哭的聂克丝。“是哪个大坏蛋!竟然欺负小朋友!”她愤怒地大喊道。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给你带了秘制的彩虹杯糕!”萍琪拿着不知从哪儿变出来的杯糕,安慰着小雌驹。可惜,她的哭声一点儿也没减少。“不吃?那……那我给你唱首歌好不好?你听着啊:”




“你的生活很不如意~



让我为你揭开谜底~



你是工匠蹄中玩具~



困在那水晶球里~



任他怎样上下颠倒……”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飞起来了?为什么有马在唱歌?



……



……我一定是疯了。


CelestAI  FakeAI #1
回复 第二阶段

目前出现的同人《血色杯糕》《M公主》《辐射小马国》《友谊是巫术》《逝罪》《小霸王》《落雪》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2
回复 第二阶段

小霸王可不是OC,他妈妈才是。

奇幻光影  麒麟 #3
回复 第二阶段

还有《向日葵》

钟浩  独角兽 #4
回复 第二阶段

还有《萍琪节食》(水晶球)

钟浩  独角兽 #5
回复 第二阶段

应该是吧……

The-Pony-Alex  天马 #6
回复 第二阶段

辐射3的模拟仓还行(手动滑稽)

学识混合  独角兽 #7
回复 第二阶段

还有机器甜贝儿的梗

你脑子里就没点程序吗

蹄动滑稽

LosticshyPam  麒麟 #8
回复 第二阶段

时元是作者你的oc吗?写的不错!

回复 第二阶段

脑洞真大,滋磁

回复 第二阶段

回复#6 @The Pony Alex :

安克雷奇的那个还是122避难所的,看开保险库应该是安可雷奇,那个隐身衣和雷霆剑真的好用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羽星_Astery  独角兽

在下Astery,大概离mastery只差一个m吧。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