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第一阶段
  3. 第二阶段
  4. 第三阶段
  5. 时空裂隙
  6. 蹄注:用到的梗
高考在即,暂离马圈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是OC们!!

————第一阶段

4.5 分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 star_border
12 人评价
5
75% 4
17% 3
0% 2
0% 1
8%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2019-02-12 • 0人收藏 • 814人看过

第一阶段






“是OC们!!”



我面前的陌生天马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喊道。



事实上,她不到十秒前才刚到我的图书馆——确切地说,是坠落在图书馆的中厅里,顺便还把我昨晚辛辛苦苦整理好的书给震掉了一大半儿。可怜的小龙今天晚上又要有的忙了……多亏了这个莽撞的家伙。更别说,她把我大清早打开窗户高歌一曲的好心情全给糟蹋了,小马谷今天早晨的阳光多好啊!



“这位年轻女士,”我站在台阶上,怒视着这位不速之客,“我希望你这样匆忙能有个好理由。”



“是OC们!”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用前蹄揉着自己的额头,嘴里重复着这句意义不明的话。



“没错,是的……”我走下楼梯,尽量压抑着内心的怒火,“……不过,先不管那是什么,我想我们必须谈一谈如何处理你造成的破坏。”



“Who。”房间的角落里传来一声轻鸣,看来小贤鸮十分支持我的观点。



“什么?那不重要,”天马摇了摇头,神色十分焦急,“暮光,你必须跟我来——现在,马上!”



“马上”?我敢说那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奇怪的字眼儿了。她大概只是在转移话题,想逃避罪责——就像云宝黛西常做的那样。不过,看她这么着急,不像是装出来的。也许……也许真出了什么大事也说不定。



“好吧,冷静点,”我换上了缓和的语气,“能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了吗?不管是什么问题,我相信我和我的朋友们都——”



“没时间了!”她粗鲁地打断了我,“有你一个就够了!快来!要不然小马谷就要完蛋了!”她说着,猛地拽住我的一只蹄子,想要强行把我拖出图书馆。很显然,她把我想的太软弱了。我亮起独角,“啪”地一声传送到了楼梯上,那匹天马失去了阻力,一下子摔了个倒栽葱。



“Who。”小贤鸮又叫了一声,似乎是在为此喝彩。



“这位小姐,”我怒目圆睁,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且不说你弄乱了图书馆,毁了我美好的早晨,你刚才粗鲁而不合逻辑的行为已经足以让马无法忍受!现在,在我失去全部的耐心之前,请你立即离开这座图书馆!!”



天马重新站起身来,转过头用一副“你在开玩笑吗”的表情看着我,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啊!我真不敢相信——”她咬牙说道,像是在极力克制自己,“——出大事了!你——你就没感觉出什么不对劲吗?”



“Who。”小贤鸮又叫了一声,尽管我并不清楚这次是为了什么。



“我确实感觉有点儿不对劲,”我冷冷地说道,“但那是在你闯进图书馆之后!”



“你不明白,暮光,”她气愤地张开双翼,“整个小马国正面临一场次元叠合灾难!一旦三个阶段全部完成,你所熟知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我们可以阻止它,只要你——”



“别胡说了,”我打断了她。次元叠合?三个阶段?她的话和疯马院里神经病的胡言乱语简直没有任何区别。“那种事情一定会激起明显的魔力爆发的,要是真像你——”



“Who。”小贤鸮的叫声打断了我的话。



“我是说,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赛蕾丝蒂亚公主早就通知我——”



“Who!”又一次。……我受够了!



“小贤鸮!”我转过身愤怒地看着它,“你今天是着什么魔了!?让我把话说完不行……吗……?”



疑惑和不安取代了我心中的愤怒。小贤鸮无辜地看着我,它的爪子里紧紧抓着一个信封,而那上面插着的三根凤凰羽毛则表明了这封信有多紧急。显然,小贤鸮并不知道这个暗号,而斯派克显然也没有告诉……等等,斯派克去哪了?



我晃了晃脑袋,暂时先将小龙的事放在了一边,赶紧浮起信,拆封快速读了起来:





我忠实的学生暮光闪闪:



自昨夜午夜突然惊醒,我便陷入了痛苦的失眠,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我以前从未有过此种状况,因此这令我感到深深的不安。



不过,更令我惊讶的是,在我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的,竟然是……唉,我努力寻章搜句,但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表达了:我一直在想象着你……曼妙的身躯。事实上,还有露娜的,还有……许多其他小马的……



我不知道这是否又是无序的恶作剧,但目前为止我找不到更好的解释。希望你能够尽快展开调查,解决为师的……欲望问题。拜托了……这真的十分难忍。



爱你的老师,

色蕾丝蒂亚





“啥?!”我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看到了什么。可是经过再三确认,那白皙皇家信纸上的优雅字迹的的确确是赛蕾丝蒂亚公主的无误。可是,她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她又怎么可能写错自己的名字?



“让我猜猜,”那匹天马抬起一根眉毛,脸上的焦急不知何时换成了猥琐的笑容,“皇家大——呃,大公主给你写信,让你去解决她的……某些问题?”



我吃惊地看着她。她怎么知道的?这种内容,我怎么敢……我读到一半就没再大声读出来了啊!



“哦,我当然知道,”她继续说着,好像能看透我的心思似的,“我比你想象的还要了解你,暮光闪闪,更何况你刚才面带红晕地把那封信来回读了好几遍。看来事情正在变得更严——”



我刚才——什么!?”我大叫起来,然后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脸又红又烫,“怎么会?为什么我刚才完全没感觉到?这……这跟本不合理啊!”



我的大脑以彩虹音爆般的速度飞速运转着,想要找出合理——好吧,任何可能的解释。每次这种完全不合逻辑的事情发生的时候,罪魁祸首通常只有两个:第一个是萍琪,但她绝不会开这么过分的玩笑;第二个——现在看来他根本就没洗心革面——就是那个玩弄我和我朋友们的思想,十恶不赦的无——



“你可以放弃无序这个选项了。”天马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又一次!她是怎么猜到我在想什么的?我必须要搞个一清二楚!



“我敢打赌,”我还没来得及发问,天马就自顾自地说道,“D爷现在不是在忙着和他的女儿团聚,就是在听他专属的混音呢。另外,你也许想看看斯派克怎么样了——这图书馆里难闻死了。”



对了,斯派克!说起来,他今天的回笼觉时间可真是异常地长。而且图书馆里确实有股怪味儿……但这又是怎么来的?而且这又和斯派克有什么关系?



我看了看天马,半信半疑地走进卧室。





三、二、一……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吓得连忙退了出来,“斯派克!他——他变成了一块石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就料到你会是这个反应,”天马撇着嘴说道,“异味,变石头——龙到青春期的正常生理反应。对不起,暮暮,他在长出翅膀前会一直保持这个状态,而且这本来应该是好几季之后的设定,我不知道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她顿了顿,焦急的神情重新出现在她脸上,“所以现在你明白了吧?我急需你的帮助!我们可以阻止这场叠合危机!”



“我……我不知道……”我被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语无伦次,更何况她刚才的话更让我晕头转向了——龙的青春期?……长出翅膀?我的小龙宝宝怎么会长出翅膀?他会不会被一直困在石头里?不行……保持理智,暮光闪闪!如果这匹天马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不管发生什么,你都要相信她,并且尽力帮助她。只有这样,才能阻止这场你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的灾难!



我将一只前蹄放在胸前,然后随着深呼吸将它伸展开来。纷乱错杂的想法瞬间烟消云散,只剩下一个坚定的目标——跟上这匹天马,阻止这场……什么叠合危机。



“好吧……”我叹了口气,“我相信你。你想让我怎么做呢,……呃……对不起,请问你叫什么名——”



“时元。”还没等我问完问题,她就干脆地回答完了。“终于!现在——”她转身走向门口,“快跟我来,我们已经浪费了不少时间了。我会在路上跟你解释。”



我赶紧跟了上去。脑子里有匹小马告诉我,今天将会是十分糟糕的一天。


目录 下一章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