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二等奖

10月16日是我们家乌酱的生日!仓促之下居然忘记了真是该打该打!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幻形之灵

六十二 · 幻形之灵:第二部分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7,748 字

event 于 2019-02-12 发表

visibility 共 442 人看过

forum 共 0 条评论

star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六十二 · 幻形之灵:第二部分   62 - Change: Part 2



烈焰,鲜血,死亡。



原本和平的小马镇,如今充斥着的只有这些。



首当其冲的是香甜苹果园。农舍已经在战乱中伤痕累累,而谷仓更是化为了废墟。战争愈演愈烈,原雄女王麾下的幻形灵大军,正一步步向敌方推进着。



“趴下!”飞星对同属暮光女王的几名同僚喊道,可惜已经太迟了。密集的绿色火焰之下,他们当场化作了余烬。



一只蹄子落在这名卫队长的肩上,将他拽到谷仓的残垣断壁后;下一刻,一道魔法从他刚才站着的位置呼啸而过。这才意识到危险的飞星喘着粗气,看着银甲闪闪从掩体后探出头去,朝着袭击者的方向以几发魔法反击,但随即又不得不再退回掩体后。



“敌我数量悬殊!”蝠勒迪米尔喊道,“我们需要更多增援!”



“增援在来的路上,但来不及了!”盾矛回答道,“我们需要计划一下。”



“目前的计划只有一个:活下去。”银甲闪闪表示,“就现在的情况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又是一阵爆炸,泥土溅了他们满身,弄进了眼睛和嘴里,令他们几个大声斥骂起来。就在他们周围的战场上,友军的数量正在以飞快的速度减少。似乎每一次他们杀死原雄的一只幻形灵,这一边都会有两倍的伤亡。



“呵呵,真不错。”盾矛讽刺道,一支箭从他的头盔一侧蹭过。



一发接一发的魔法落在他们藏身于后的木板上,那木板已经渐渐有了裂痕,开始弯折。



“这玩意儿撑不了多久了!”蝠勒迪米尔警戒地说,“最多再有几分钟,我们就没处可藏了!”



天空中又是一阵彩虹色的爆炸,至少忠诚元素还在坚持作战。



在四周的幻形灵能来得及反击之前,云宝黛西又起身飞走了,只留下被她撞扁了的几具尸体。有几只幻形灵想要追上她,但根本都追不上她。



一阵左躲右避之后,她看到了几只似乎地位不低的幻形灵,于是故意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引来了他们的注目。



“哈,有种就来抓我啊!”云宝出言嘲讽道,随即用比平时慢得多的速度转身飞离。



不出所料,那群幻形灵都恼羞成怒地追了上来,想要消灭谐律元素之一,以便邀功。云宝保持着安全但又近在眼前的距离,引着他们一路追逐。她故意带着他们乱绕圈子,一边享受着玩弄敌马的快感,一边把他们带到了无尽之森的边境。刚刚来到森林上空,云宝立即停了下来,落至地面,转身看向追来的幻形灵们。



他们也停了下来,拿出了武器,准备终结眼前蓝色的天马。



“嘿,你们好像逮到我了呢。”云宝打了个哈欠,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惜你们这些笨虫子,刚好进了我们的陷阱。”



幻形灵们睁大了眼睛,紧接着便被一道闪电结果了生命,只留下冒烟的尸体。



“干得漂亮!”迅足坐在云上喊道。一旁的另一朵云上,坐着的是流星。



他们带着雷云,躲在树木之间,等着猎物自己走到面前。



“快看!”流星指向上方。三位公主在更高的天空中一同飞过,将魔法汇聚在一起,消灭了一大群敌马。



在和另外两位公主协作的时候,音韵看到了些什么。



“铐,凉了!”飞星眼看着面前的掩体轰然崩碎,喊道。



他和银甲闪闪立刻面向前方的幻形灵大军,连射几发魔法。前面的幻形灵倒下了,但后面的又补了上来。银甲想要召出护盾,但一发绿色的魔法抢先击中了他的独角。吃痛惊呼的声音在战场上回荡,银甲倒在地上,用蹄子紧紧抓住额头。他的独角碎了。



“银甲!”盾矛喊道,砍倒冲到面前的几只幻形灵,和战友们一同拥到银甲身旁。



他们扶着水晶帝国的王子起身,慌乱地寻找掩体,但四周空无一物。他们已经完全暴露在敌军面前,无路可逃,无处可藏。



原雄的幻形灵们包围了他们,而银甲现在也没有了魔法,他们被逼在包围圈内,紧紧握着蹄中的武器。



数不清的魔法同时向他们射来,多到足以令他们毙命。他们眼中满是绿色的魔法飞来,已经做好了最后的准备。



忽然,眼前的绿色化为了蓝色。绿色的魔法在这一片蓝色之下很快消失殆尽。



“音韵!”银甲的声音很虚弱,但他还是叫出了妻子的名字。她架起的护盾替这四位雄驹挡下了所有的攻击。



“等等!”她双眼微眯,独角闪亮,集中了注意力。



护盾消失,绿色的魔法飞来。一片蓝色的闪光过后,一道道绿色的魔法撞在了一起,空气顿时安静了。



与此同时,金橡木图书馆里。爱之公主带着四只雄驹,在传送法术中突然出现。四只雄驹蹄下一软,慢慢地适应了突然改变的环境,摆脱了传送带来的不适。



“谢了,音韵。”蝠勒迪米尔说道,强忍着没有被突然的传送弄得呕吐。



“不用谢。”她回答道。“银甲,亲爱的,你怎么样?”她转向自己的丈夫,但他没有回答,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前方。



“银甲?”



银甲闪闪突然倒了下去。音韵立即跑上前去,用翅膀搂住昏迷不醒的独角兽。她点亮独角,扫过他的独角,确认着损伤情况。



“他的独角还有救,但我们需要尽快,快点!”她对一旁的几名医生命令道,声音里满是担忧。



“遵命,殿下!”医生们快步来到王子身旁,将他放上担架,抬去楼下。



“伤员们都在楼下。”一名留在一楼的医生对公主说,“图书馆的地上部分现在用作部署中心和马员集散地。”



“这里够安全吗?”盾矛问道。



“这座图书馆以前也遭过不少麻烦,”音韵回答,“但我的小姑子以前在这里住着也没出事。”



“为什么不用镇上的医院?”日间卫队长问道。



“没办法。”医生歉意地回答,“敌军包围了那里。但我们派了一只小队去,希望能抢回一些药物。”



盾矛叹了口气:“好吧,至少镇民们已经撤离了。”



“否则就真成单方面屠杀了。”蝠勒迪米尔阴沉地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情况不容乐观,”音韵承认道,“我们在农场那边占据的优势已经完全丧失了,而在镇上的军队也大多被困在了几个岗哨里,只有少数还在外面作战。”



“我去协助守门。”飞星说着起身离开,“千万小心。”



目送幻形灵卫队长离开后,小马国的两位卫队长又看向米 · 娅莫 · 卡登瑟。



“殿下,身为卫队长,我们需要和公主们并肩作战。”盾矛说道。



“我可以送你们去塞雷丝缇雅和露娜那里。”音韵点了点头,“我们之前主要都在支援农场那边。情势已经不好,不能让局面彻底崩盘。”



“那就继续作战吧。”蝠勒迪米尔叹了口气,“增援什么时候到?”



“几架带着作战物资的直升机随时有可能到达,那之后很快闪电天马队会带领一批天马前来。”音韵一边解释道,一边准备着用来回到战场的传送。



“真的够吗?”盾矛脸色僵硬如石头。



音韵沉默了片刻,努力挤出一个微笑。



“我们还有希望。相信暮光吧。”



就在音韵一行回到战场的同时,暮光闪闪正与她最憎恨的那个东西搏斗。双方都已无路可逃,都已别无选择,也不可能在这时投降。这一场战斗,就将决定这座已经饱受战火的小镇的命运。



原雄猛蹬蹄下的屋顶,撞向半空中的暮光。暮光被撞得向后退去,但依然保持着飞行的姿态。她们之间的战斗,一路从小镇边缘打到了镇中心;这两位之间的战斗恐怖如斯,蹄打、剑刺,魔法纷飞之间,将四周的树木、房屋尽数连根拔起。两位幻形灵女王狂暴的战斗中,就连大地也颤抖起来。



暮光的独角亮起,紫色的魔法光柱沿着大地,一路移向原雄。身穿红色盔甲的幻形灵们仓皇从魔法的路径上躲避开来。在这绝对的力量之下,树木破碎,土壤飞溅。暮光以一个短距离传送,躲开了原雄向她掷来的碎木。



刚一从传送魔法里重新出现,暮光立即看准敌马,向她冲锋而去。在原雄来得及有所反应之前,暮光已经抓住了她,带着她一同撞穿了一座房子的两面墙。那座建筑在她们身后化为了废墟。两只幻形灵女王落在地上,都急切地想要用蹄子殴打对方,都向对方发射出一道魔法,而那魔法正好在空中相遇、爆炸。



直升机在她们上空飞过,准备向镇上的友军投递物资。其中一架直升机注意到了原雄,于是立即对她开火。箭矢如同倾盆的暴雨,向她袭来。



暮光趁机动身。就在原雄用魔法接下了飞来的箭矢时,她突然意识到,暮光女王已经传送到了自己身边。下一秒,她便被踢飞了出去,倒在街道上。原雄很快便恢复过来,再次举起一块建筑碎片,导弹似地投向暮光。暮光俯身避开了这一击,但几片碎屑还是从她身上擦过,其中最锋利的一两片还在巨大的动能下刺进了她的身体。这对暮光来说不算什么,但当原雄用魔法抓住一旁残破的房屋的地基时,情况就有了变化;很快整座房子被连根拔起,向她飞来。一个紫色的传送门出现在她蹄下,她沉入地里。



在稍微远一些的地方,暮光从传送门中跳了出来,一同出现的还有一些先到的碎瓦砾。暮光张开背后的一对翅膀,停留在空中,以鄙夷的眼神看着下方咆哮的原雄。



暮光冲着原雄嘶叫,露出满口尖牙。恼羞成怒的原雄跃入空中,向暮光飞来。年轻的幻形灵女王躲向一旁,在街道间飞行;她向下俯冲,躲过一发红色的火球,随后降落在镇政厅不远处,满是小马和幻形灵尸体的地面上。就在其中一具尸体的旁边,暮光找到了一颗没有爆炸的魔法炸弹,并在原雄向她扑杀而来的那一刻,启动炸弹,向她丢去。



原雄恐慌地睁大了眼睛,慌忙以用魔法挡去,撞大运般地将那枚炸弹推向了一旁已经破败不堪的镇政厅。



‘淦,这下怕不是得死了。’魔法爆炸,尘土与碎石落下时,正下方的一只颤抖着的幻形灵如是想道。他躲在倒坍的镇政厅旁,一小片残垣断壁之后。小马国的军用直升机在他上方飞过;直升机的门旁,重型连发机械弩正对着敌方的幻形灵猛攻,将他们撕成了鲜血淋漓的碎片。小马国的一位公主从高处俯冲而下,用太阳的力量,将一道毁天灭地般的魔法射向敌军,消灭的幻形灵甚至比直升机还要多。但敌军仿佛无穷无尽,死了一个,又会有两个扑上来。



‘这座小镇多年来经历过很多事情,稀奇古怪多如牛毛,惊险万分好似日常,但我敢说这样的场面还是头一回。’



一支小马与幻形灵联蹄的队伍,与一队敌意十足、来势汹汹的幻形灵展开了搏斗,一时间,剑锋相交、箭矢破空,空气都仿佛填满了喊打喊杀的声音。这只幻形灵从断墙上方探出头去,用自己的机械弩射向敌军,也打中了好几只幻形灵;他没能来得及检查结果,又被几道射来的魔法逼得躲到墙后。硝烟漫天的小镇里一声巨响,原雄女王被甩到不知是哪只小马的房子上,但她的魔法护盾挡下了撞击与碎石,只留下了几道擦伤。暮光闪闪女王毫不犹豫地追了上去,连续向她掷出了几发紫色的火球。原雄慌忙地躲开了火球,然后用她红色的魔法抓住了暮光。



他重新填装了弩箭,举起机械弩瞄准原雄,想要为女王解围。但在他发射之前,原雄将暮光投向了正在开火的直升机。暮光用魔法架起护盾,可惜这护盾并不能保护直升机,她撞穿了直升机的尾翼。直升机在空中旋转起来,飞行员们拼了命地想要保持控制,但终究是做无用功,仅剩的螺旋桨和附魔宝石根本不足以让直升机继续滞空。他惊恐地僵在原地,看着失控的直升机撞向自己。他仅仅来得及惊叫一声,坠毁的大家伙就已经落到他头顶了。紧接着到来的剧烈爆炸,在战场上炸成了红黄两色的火花。他和直升机里的小马们,全都当场死去。



战争还在继续,他们不是这场战争最先的牺牲品,也绝不会是最后的亡故者。



暮光恍惚地看着在爆炸中被夷为平地的镇政厅,心中的震惊很快化作了怒火。她死死盯着原雄。



“我绝不会让你再毁掉我的家。”她低吼道,以一道魔法光柱射向原雄。



两位女王的战场来到了小镇上方。卫队长飞星震悚地看着这一切,看着暮光渐渐占了下风。



*坚持住,陛下!坚持住,暮光!*飞星在虫巢中对她喊,尽管知道她身陷苦战,很可能听不到。



他找了一名部下来接替自己看守图书馆,然后急切地去帮助暮光,他的女王、他的朋友。



一道小法术击中了暮光的肩膀,她吃痛瑟缩,但还是躲开了紧跟而来的更强力的法术。她俯身向小镇飞去,左闪右避地躲避身后密集的魔法攻击。但还是有一发魔法正好落在她的翅膀之间,让她螺旋着坠入一片废墟当中的空地。



暮光女王重重落在地上,原雄准备在她身后降落。暮光从一旁拾起一把剑,向原雄挥去,划破了她的胸口,见了血。原雄痛叫一声,向后退去,在稍远处降落。



暮光挥剑刺去,但原雄用魔法将剑折成了碎片。两位女王又开始了一场魔法互射,原雄一步步向前走去,而暮光则步步后退。几发魔法过后,原雄抓住破绽,突然施法推倒了暮光;这位红色的幻形灵女王随即抓起年轻的幻形灵女王,将她撞到墙上,一遍,又一遍;然后,她把暮光重重摔在地上,带着变态的笑容,看着暮光挣扎着想要起身。



暮光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杀死自己母亲的幻形灵女王向自己发出一道魔法。她知道,这一发魔法的力量,足够穿透自己的身体,在身后的墙面上留下焦痕。



暮光想要躲开,但她的身体已经不听使唤,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命走向终结。



“暮光!”飞星撞向她的身侧,将她推开。



那道致命的魔法击中了飞星的体侧,在一阵惨叫声中,将他击飞出去,撞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飞星!!”暮光尖叫道。刚刚有了知觉的身体立即作出了反应,她艰难地站起来,跑到倒地不起的卫队长面前。



她小心地让他仰面躺下。不久,飞星的眼睛微微睁开。



“妈的,痛死了...”飞星咕哝着,咳出了几口血。



“为什么?”暮光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艰难地挤出了一个虚弱的笑容:“很久以前,我说过,愿意为朋友赴死,而你,也是我的朋友啊,暮光...”伤势很重,飞星仍然在咳血。



“坚持住,飞星,你不会有事的。”暮光努力想要安慰他。



他哀伤地微笑着,闭上眼睛,低下了头。



暮光绝望地看着倒下的朋友,泪水已然夺眶而出。她闭上双眼,再睁开时,眼里已经没有了泪水。



只有熊熊燃烧的怒火与决心。



她转身看向窃笑着的原雄女王,脸上满是怒容。



“你还有朋友来陪我们玩吗?”原雄开了个残忍的玩笑。



“你已经疯了...”



“我才没疯。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种族,而你却在威胁我们的未来。”



“威胁?!我到底哪里威胁我们的种族了?!”



“我们正在走向灭亡,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小马。你是一只小马,暮光。你打心底里是一只小马,所以你必须死。”



“你真可悲,原雄。你什么也不懂。”



原雄的微笑顿时变成了咬牙切齿:“死鸭子嘴硬。”



“你错了,今天我不会死在这里。”暮光如陈事实一般地说,“你的力量,你储存的爱意,是从其他生灵的身上抢来的。这样的力量不纯粹,不洁净,不正当。你将会为这样的力量走向灭亡。”



“你这是什么意思?”原雄咬牙问道。



“你说我毁坏了幻形灵的未来,但你却不知道,真正的问题不在于我,而在于你。你使用了不属于你的力量,窃取了不属于你的爱。”暮光脸上的愤怒渐渐散去,留下的是一个平和的微笑,“而我的力量,是我最亲爱的大家赐予我的——我的朋友,我的家庭;从我在小马镇的朋友,到我的每一个子民,他们给了我爱和友谊,给了我力量。这样的魔法,远比你一辈子能见到的魔法还要强大,原雄女王。”



原雄嗤之以鼻:“说的不错,快闭嘴吧。”



原雄的独角亮起,几道致命的魔法飞向暮光,却被一面紫色的护盾挡了下来。



原雄继续发射魔法,一道接着一道;暮光挡下她的魔法,一道接着一道。她一步步走向前去,一步步靠近了她的敌马。她们四周,战争仍在进行,但暮光的脸上只有平静的微笑。



暮光越走越近。终于,原雄怒吼一声,低下头,以锐如利剑的独角向她冲来。暮光以自己的独角反抗,与原雄陷入缠斗。



独角紧扣,暮光和原雄继续对抗着,互相推着对方。危险的绿色、紫色魔法四溅,两者互不相让。这场战斗即将走向尾声,附近的小马与幻形灵们忘记了继续作战,停了下来,敬畏地看着眼前的一位女王和一只女王。



暮光以后蹄向原雄踢去,逼迫她向后跳开,射出另一道魔法。



这道魔法击中了暮光的左脸,她将一道光柱射向原雄。红色鬃毛的女王跃入空中,躲过一击,点亮独角准备反击。但没等她来得及发射,暮光已经扑了上去。两位女王一同落在地上,原雄抬腿踢向暮光的脸,暮光惊呼一声,倒向一旁。



原雄翻身站起,但暮光比她更快。



暮光将一道强能的紫色魔法射向原雄的胸膛。命中了。活了上千年的女王闷哼一声,几乎要倒下去,但终于还是坚持着站在了原地。



于是又是一发魔法。



一发接着一发,暮光没有给原雄反抗的机会。原雄想要抵挡,想要躲避,但暮光的每一发魔法都精确无比地打在了她身上,让她渐渐力不从心。



终于,原雄抓起了一大块断墙当做临时掩体。在一阵爆炸声中,砖墙化为碎片。尽管挡下了这一击,但精疲力竭的原雄已经无力反抗,被暮光用魔法抓到空中,丢了出去。



原雄重重落地,啐了一口血,想要站起来。但她已经站不起来了,只能看着年轻的女王站在面前,冷漠地看着自己。



“原雄女王,”暮光以庄重的语气开口了,她的声音似乎在空气中回荡,“你对我、我的巢穴,还有小马国,犯下了不可磨灭的罪行...但我愿意原谅你,就像我原谅无序、露娜公主,还有其他小马那样。死亡不一定是你的结局。”



原雄震惊地看着暮光:“我杀了你妈妈,还差点杀了你,你却想原谅我?”



“我是谐律元素之一,魔法的代表,这是其一。其二,我和现在的你不一样,我不是铁石心肠的怪物。”



暮光伸出一只前蹄。这是一个机会,如果原雄愿意握住她的蹄子,愿意投降的话...



“请接受这个机会吧。”



原雄仔细看了看面前的这只蹄子,又抬头看向暮光。时间仿佛放缓了,等着最终的答复。



原雄露出一个微笑,轻轻接住暮光的前蹄。



“或许,下辈子吧。”



原雄的微笑烟消云散,她猛然跳起,露出尖牙,扑向暮光。



但暮光早有准备。



她躲向一旁,用魔法抓住原雄,振翅转身,将原雄再次丢了出去。原雄落在一座房子的废墟之上,一块尖利的断梁刺穿了她的背,伴随着令马不安的声响,从她的胸口穿出,在伤口四周留下裂痕的同时,也刺穿了她体内的数个器官。



原雄看着自己胸口穿出的断梁,在剧痛中哀嚎。



暮光又走了过来,原雄眯起眼睛看着她。



暮光的眼里满是憎恨。看到一旁正好落着一支机械弩,她用魔法将它举到了面前,抓在蹄子里。看着这件武器,她不由得回想起一位朋友。两年前,正是眼前这名将死之虫派出的刺客,杀死了她的这名朋友。



为了远距倍镜,也为了所有原雄蹄下的牺牲者们,只有用这样一件武器杀死她。



这也是为了邪茧。



“等等,”暮光将机械弩抵在原雄头上时,原雄开口了,“这不对,不要杀我,暮光闪闪,我还要拯救幻形灵!”



“不杀你?我给了你机会,给了你选择友谊的机会。而你已经给了我答复。”暮光回答道。



“你有一颗小马的心,你是小马而不是幻形灵,你不敢杀我的,你做不到!”



“这一点,你错了。”暮光将弩箭的箭头插进了原雄的眼睛里。



“我两者都是。”



扣响扳机。原雄女王,不复存在。



下一刻,随着虫巢的覆灭,所有身穿红蓝两色盔甲的幻形灵,同时抱住了剧痛的头。有一些受伤的幻形灵,在刺激之下,当场倒地死去;而对于剩下的来说,他们正面对从未有过的恐惧。有的幻形灵向小马国/荒原联军投降了,而有的则仓皇逃跑。战局顿时扭转,迅速走向尾声。原雄的幻形灵们已经斗志全无,他们不再反抗。一眨眼间,原雄女王苦心经营的一切计划,都化为了乌有。



暮光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尸体时,小镇里的战争已经结束了。医生们赶到了卫队长飞星的身旁,确认他还有心跳之后,用担架将他带去急救。小马和荒原的幻形灵们一同为胜利而欢呼,空中盘旋的直升机上,士兵们看着原雄的幻形灵们四下逃散。



“她在这里!”云宝黛西和飞火(Spitfire)队长一同出现在空地中间。云宝身上的闪电天马队服已经破损,但她自己却毫发未伤。



在她们身后,龙灼女王、塞雷丝缇雅和露娜也降落在空地上。她们看了看小马镇的满目疮痍,又看向暮光。



一只白色的蹄子落在暮光肩上,她惊慌地瑟缩着回头,看见塞雷丝缇雅温和而同情的、如母亲一般的脸。



“结束了,暮暮。没关系了。”



泪水的堤坝终于决堤,暮光把脸埋在塞雷丝缇雅的胸口,放声大哭。所有的悲伤,所有的沉重的负担,在这一刻都释放了出来。



但这一切终于要结束了。千年前两姐妹之间留下的矛盾,终于要走向终结...



---注 释---F o o t n o t e---



回复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 Transformation变形/变化
  • 乌托邦的推荐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