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一 · 序章
  3. 二 · 同...而不同的故事
  4. 三 · 追忆:意外发现
  5. 四 · 暴风雨前的宁静
  6. 五 · 暴风雨
  7. 六 · 回家
  8. 七 · 追忆:公主诞生日
  9. 八 · 婚后抑郁症
  10. 九 · 盾与矛
  11. 十 · 幻形灵公主
  12. 十一 · 阴影之中
  13. 十二 · 荒原什么的
  14. 十三 · 御暮飞行
  15. 十四 · 追忆:暖炉节快乐
  16. 十五 · 我至今仍然不能明白我怎么就被自己的妹妹抓了起来
  17. 十六 · 兄妹重逢
  18. 十七 · 穿甲暴击
  19. 十八 · 小马离家幻灵回
  20. 十九 · 坎特洛
  21. 二十 · 迟来的会面
  22. 二十一 · 外交就位
  23. 二十二 · 心若毒蛇
  24. 二十三 · 晴天霹雳
  25. 二十四 · 雷击过后
  26. 二十五 · 被借的刀
  27. 二十六 · 窥探
  28. 二十七 · 追忆:初恋的滋味
  29. 二十八 · 怒火的名字叫母亲
  30. 二十九 · 伤痕,终将被抹平
  31. 三十 · 第一部分 尾声
  32. 三十一 · 间幕:公主睡觉的时候,太阳在想什么?
  33. 三十二 · 第二部分 序章
  34. 三十三 · 不祥邀约
  35. 三十四 · 使命在召唤
  36. 三十五 · 水晶帝国
  37. 三十六 · 梦魇
  38. 三十七 · 启程
  39. 三十八 · 入侵警报
  40. 三十九 · 女王和女王以及女王
  41. 附录 · 女王名单(截止至第三十九章)
  42. 四十 · 传说
  43. 四十一 · 逃出生天
  44. 四十二 · 皇室大会——谎言与危机交织而成的前路
  45. 四十三 · 追忆:萝莉女王(划掉)交友记
  46. 四十四 · 真相大白
  47. 四十五 · 计划有变
  48. 四十六 · 终焉:第一部分
  49. 四十七 · 终焉:第二部分
  50. 四十八 · 终焉:第三部分
  51. 四十九 · 幸存
  52. 五十 · 新的开始
  53. 五十一 · 第二部分 尾声
  54. 五十二 · 间幕:不那么愉快的旅程
  55. 五十三 · 第三部分 序章
  56. 五十四 · 伤痕累累
  57. 五十五 · 母亲的忧虑
  58. 五十六 · 追忆:求婚时刻
  59. 五十七 · 马镇一天
  60. 五十八 · 老友相助
  61. 五十九 · 侦查任务
  62. 六十 · 敲响战鼓
  63. 六十一 · 幻形之灵:第一部分
  64. 六十二 · 幻形之灵:第二部分
  65. 六十三 · 曙光重现
  66. 六十四 · 尾声
  67. 完结感言 归档
  68. 附录 · 女王名单(截止至第一部结尾)
欢迎,此处是Accurate Balance——一个不会编故事、但想讲故事的小马——讲故事的地方。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长篇翻译】幻形之灵

————五十八 · 老友相助

- 分
sta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0 人评价
5
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7 天前 • 0人收藏 • 45人看过

五十八 · 老友相助   58 - Old Friends



难民营,开战前两天



暮光从辗转反侧的睡梦中醒来时,一切都是安静的。



安静得不自然。



前一天,营地里还到处是小马和幻形灵们的各种声音;现在,暮光躺在床上,侧耳听去,却一点声音也听不到。没有蹄声,没有说话声...什么声音也没有。



暮光女王缓缓地用魔法将被子推到一旁,起身下床。她试图说服自己相信安静是正常的,但却做不到。她的子民们还在虫巢中,她能听得到,但他们的声音却是模糊的、沉钝的。暮光知道,就这样站在这里,想破脑袋也没有用,于是她深吸一口气,走出了自己的帐篷。



营地里空荡荡的。



厚重的雾气覆盖了一切。暮光四处寻找,但没有发现任何生命的迹象。活没有马,死没有尸,营地里...一个影子也见不到。也没有打斗或撤离的痕迹,就像是大家突然消失了一样。



*飞星?*她朝虫巢里问道。



*有谁在听吗?*



没有回答。



暮光努力鼓起勇气,走向临时指挥部的帐篷——就是里面放着战争地图的那里。一路上,除了暮光自己的呼吸声,什么也听不到。雾气弥漫,这只让年轻的幻形灵女王愈发不安起来。



她凭着记忆来到临时指挥部。这里也是一片死寂,和其他地方一样空空荡荡。



‘大家都去哪了?’



“喂!”暮光高声喊道,希望能得到答复。



依然没有回答。



暮光安静地等了一会儿,期待着会有小马或幻形灵回应她。然而,几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成果。她决定到临时指挥部里找找线索。就在她来到帐篷门前时,身后传来一阵蹄子的声音。



暮光转过身,飞快地扫视四周,希望能找到刚刚走过的身影。



“喂!我知道你在那里!”暮光高叫着,追了上去,在一堆空木箱旁停了下来。



“我在这里,陛下。”一个声音说。



暮光惊叫一声,向后跳开。她抬起头,正看见一只幻形灵坐在箱顶,脸上还带着轻蔑的笑容。



“害怕了,暮暮?”毒蛇问道。



“怎么会是你?”暮光啐道,“毒蛇?我明明杀了你!”



“才怪。”毒蛇说道,“你只是在梦里杀了我哦,实际上是你妈咪杀了我。真正的我已经死翘翘啦,我只是你的幻想,从你崩坏的精神世界中溜了出来罢了。我在你这里,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哦。”



“什...么鬼?所以说我疯了是吗?”暮光板着脸问。



毒蛇轻声笑了起来。“或许吧,啊,谁知道呢?我捅了你一刀,你差点就死了;后来啊,原雄杀了你妈咪。你的家没有了,你的幻形灵也死了大半...你到底还要遭多少罪呢?”



“我不会退缩的,”暮光满怀决心地回答,“我永远不会退缩。梦魇之月、无序、提雷克...还有现在的原雄。我不会被他们打倒的。”



“不过嘛,原雄可是你的亲属哦,”毒蛇讥笑道,“和这么残忍的家伙是一家的,你作何感想啊?”



“她永远不是我的家马。”暮光啐道。



“血缘关系是改不了的,女王陛下,”毒蛇放声大笑,“断裁的血脉在你体内流淌。看看你的怒火吧,如此强大...你完全可能变得比原雄更加残忍可怕。”



“我永远不会成为第二个原雄!”暮光反驳说,“我永远不会像她那样铁石心肠。”



“你对塞雷丝缇雅说的话,难道不算铁石心肠吗?她想要帮助你,就像你的妈咪一样。”毒蛇得意地笑着指出。



“我...我...”暮光一时语塞,“我本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一时太生气了。”



“气话也是实话的一部分,”毒蛇哼了一声,“‘不想死就滚出去’,哎呀哎呀,亲爱的暮暮,你的脾气可真不小...”



“闭嘴!”暮光怒斥道。



毒蛇脸上的笑容愈发得意了:“你瞧,这么轻易就发火了...我看你最适合做的就是暴君啦。”



“你还是个没有道德观念的刺客呢。”暮光沉声说。



“道德是件麻烦事。”毒蛇耸了耸肩,“没了道德挡路,做事方便多了。想一想吧,原雄的统治之下,幻形灵们会变得多么强盛;想一想吧,幻形灵的帝国会变得多么伟大!”



“顺者昌逆者亡?”暮光怒视着毒蛇,“我绝不会这么做。”



毒蛇不怀好意地大笑,消失在阴影之中。暮光身后出现了另一个身影。



“真的吗?”原雄笑着问道。



暮光转过身,点亮独角...紧接着便熄灭了。



“什、什么?”暮光结结巴巴地说,努力想要再试一次。



“你的力量在这里是无用的哦。”原雄嘲讽地说,“你妈妈都死在我这里了,你呢?”



原雄一步步走向前来。“我...”暮光向后退去,脸上露出了恐惧。



“我愿意与你同行,亲爱的暮暮。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无可取代。抛弃掉那些没用的小马和他们愚蠢的思想吧。”原雄说道,“没有你,他们最重要的防御毫无用处,在我们面前就会不堪一击。有了你,我们就能成就伟大,我们的帝国会让上古的女皇都嫉妒不已。你的子民们在强大的帝国保护下再也不会有危险...你难道不想保护他们吗?”



“我...我想保护他们。”暮光喃喃道,“我要让他们安全...而不是听命于你!”



原雄恼火地嘶吼起来。



“你是邪恶的一方,原雄!你已经夺取了这么多,仍然不知满足。我要保护我的子民,但我还要保护我在小马国的朋友,保护我的爸爸妈妈和哥哥。我是幻形灵没错,但我同时也是小马,原雄。”



原雄威胁地双眼微眯:“我就知道,你已经无可救药。我的帝国没有你的位置。”



“其他女王们也不会屈从于你的!”暮光喊道。



原雄笑了笑,她的独角闪着红色的光,抓着暮光的脖子把她举了起来。



暮光挣扎着,但没有魔法的她什么也做不了。



“永别了。”原雄只说了三个字,笑容里露出尖牙。



氧气被卡在外面,暮光的眼前渐渐黑了下来。她的挣扎渐渐停止了,两眼看向了天空。那么一瞬间,她似乎看见了月亮上有一只雌驹的影子。但这怎么可能?且不说现在是白天,露娜公主也早就回归了!



她没能继续思索此事。一支箭矢射中了原雄的胸口,她惨叫一声,松开了暮光。暮光摔在地上,急切地呼吸着。



甜美的氧气救活了她的肺,暮光抬头看向原雄。箭尾的羽毛还露在她的甲壳外面,她的脸上满是震悚。



“怎...怎...”她想要说些什么。一道绿色的魔法落在了和箭矢相同的位置上,原雄女王顿时碎成了黑色的玻璃,散落得遍地都是。



暮光盯着眼前的场景看了足足一分钟,满脑都是惊异和不解。她向箭矢和魔法飞来的方向看去,那里站着的两个身影让她睁大了双眼。其中一个,是一位幻形灵女王,她矫首昂视,蔑视着敌马的碎片;另一个,坐在毒蛇刚刚坐过的箱堆之上,满面笑容。



“淦,这太爽啦。”倍镜笑得像个孩子,蹄中拿着他的机械弩,“吠城(Fillydelphia)有句谚语,复仇之美甜如蜜。”



“我记得这不是吠城的谚语来着。”邪茧困惑地看了他一眼。



“我觉得可以。”倍镜说,“别拆我台。”



“倍镜?还有,母后?”暮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们怎么活了?”



“做梦。”倍镜耸耸肩,“你在睡觉,暮光。”



“我...我在做梦。”暮光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不由得垂下了头,“原、原来如此。”



“别难过。”邪茧轻声说着,来到女儿面前,轻轻搂住她,“虽然只是个梦,但我真的在你身边。”



“不,你不在。”暮光的声音细不可闻,“是我想象出了你。”



“那可不对哦,”邪茧说道,“我就是邪茧的一部分,我就在...”她用一只蹄子指了指暮光的心口,“你心里。”



暮光靠在妈妈的怀里,任由几滴眼泪流下。但这场面很快便被打断了。



“肉麻啊。”倍镜傻笑起来。



暮光和邪茧转过头瞪了他一眼,他立即尴尬地向后退了几步。



“真对不起,”邪茧说,“他非要跟着我来找你。”



“没关系的。”暮光安慰道,“能...再见到他也好。都是因为我,他才死了...”



她又掉起了眼泪。



“你也死了,因为我没能来得及去救你。是我害死了你们...”



“不,”邪茧摇了摇头,“是你把我救了出去,是你给了我活下去的可能,这多亏了你。因为有你,我的女儿,我才能在舒服的床上,在我最爱的幻形灵身旁离去。你永远是我亲爱的女儿...”



邪茧宠爱地蹭蹭暮光的头,她的脸上也满是泪水。



“对不起,暮暮。”



“我想你了,”暮光说,“我什么也做不好...”



“你能做好的。”邪茧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你会成为了不起的女王,我相信你;你能保护好我们的幻形灵,我们和小马国的友谊只会让大家都更加强大;你还会为我们的种族带来友谊与谐律。等到你寿终正寝,与我一同长眠于地下的那一天,历史会把你的名字铭刻在每一只幻形灵的心中。你会把我们的种族带领向真正的强大。”



暮光没有回答,她只是闭上了双眼,期望着这一刻妈妈的怀抱能再长一些。



“邪茧,”倍镜轻声说,“是时候了。”



“再给我点时间。”邪茧回答道,然后低头看着女儿,“暮暮?”



“没关系,我知道,”暮光擦了擦眼泪,“我该醒过来了。我会让你骄傲的,我保证。”



邪茧露出一个微笑:“我一直都为你骄傲。”



暮光点点头,脸上也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等着我,好吗?”



“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邪茧回答,“我爱你,暮暮。”



“我也爱你,母后...妈妈...”暮光最后一次紧紧拥抱她。



世界渐渐消散,四周的营地、蹄下的地面,全都消散在一片虚无之中。倍镜对年轻的女王点了点头,也潜匿在了虚空之下,只留下邪茧和暮光,依然紧紧抱着彼此。



那之后,暮光醒了过来。



-



露娜穿过难民营时,天已经亮了。营地里的气氛似乎缓和了许多,幻形灵们的精神状态看上去也有所改善,这很可能是因为他们女王的情绪得到舒解的缘故。暮光对未来重新有了希望,这令露娜心满意足;现在,处理了最重要的问题之后,她可以专心在营地里帮忙了。



虽然暮光远远地见到塞雷丝缇雅,就会满脸愧疚地躲开,但露娜知道,她们很快就会和好如初。



露娜从尤菲妮和浦璐璐身旁走过。她们俩成了龙灼女王的助理,帮着她把成堆的报告书分类摆放;龙灼看上去对这两个孩子很是满意,不知是因为她和小孩子本来就合得来,还是因为她想要让自己从邪茧过世的打击中抽身出来。不管究竟是什么原因,至少两个孩子是很高兴的,龙灼看上去也算是愉快。



一切都好起来了。



露娜公主终于在营地边缘找到了姐姐。她用魔法飘着一封信,脸上的表情与营地里明亮的氛围恰恰相反。



“皇姐,”露娜用轻快的语气问道,“你为什么拉着个脸?”



“哦,露娜。”塞雷丝缇雅看向她,“你看上去心情不错。”



“嗯,我刚刚帮助了一个有需要的朋友。”露娜说道,“我觉得自己做得不错。”



“原来如此,怪不得暮暮今天的心情这么好。”塞雷丝缇雅稍稍露出一个微笑,“谢谢你,露娜。看着她心里受煎熬,我也很不好受。你在她梦里做了什么?”



“给她告别的机会。”露娜回答。



“这样啊...”塞雷丝缇雅又把视线移回面前的信件,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



“缇雅?”露娜担忧地看着她,“怎么回事?这封信是谁写来的?”



“苹果杰克,从小马镇寄来。”



“这信为何让你如此不悦?”露娜问道。



“读一读吧。”塞雷丝缇雅将信递给露娜。



露娜将信浮在眼前,视线扫过上面的文字。很快,她的脸色变得阴沉,心情也顿时不好了。



“欢笑元素被幻形灵袭击了?”



“正是如此,他本想冒充萍琪的身份。是原雄派他去的。”



“这...是个坏消息。原雄的幻形灵已经潜入了小马国内部,而且还潜伏在暮光的朋友,同时也是谐律元素们身边...”



“他们恐怕有危险。”塞雷丝缇雅说出了露娜没能说出口的推测,“我们需要安排一架直升机进行监控。如果原雄准备进攻小马国,我一定要尽快得到消息。”



露娜点点头:“我知道了。你觉得,原雄女王真的准备攻击我们吗?”



“她想要做的,是把暮暮引过去。”塞雷丝缇雅解释道,“虽然我希望这只是凑巧,但这样的风险冒不得。我认为,一场大战即将到来,但愿是我看走了眼吧。”



---注 释---F o o t n o t e---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