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1. 前言
  2. 一 · 序章
  3. 二 · 同...而不同的故事
  4. 三 · 追忆:意外发现
  5. 四 · 暴风雨前的宁静
  6. 五 · 暴风雨
  7. 六 · 回家
  8. 七 · 追忆:公主诞生日
  9. 八 · 婚后抑郁症
  10. 九 · 盾与矛
  11. 十 · 幻形灵公主
  12. 十一 · 阴影之中
  13. 十二 · 荒原什么的
  14. 十三 · 御暮飞行
  15. 十四 · 追忆:暖炉节快乐
  16. 十五 · 我至今仍然不能明白我怎么就被自己的妹妹抓了起来
  17. 十六 · 兄妹重逢
  18. 十七 · 穿甲暴击
  19. 十八 · 小马离家幻灵回
  20. 十九 · 坎特洛
  21. 二十 · 迟来的会面
  22. 二十一 · 外交就位
  23. 二十二 · 心若毒蛇
  24. 二十三 · 晴天霹雳
  25. 二十四 · 雷击过后
  26. 二十五 · 被借的刀
  27. 二十六 · 窥探
  28. 二十七 · 追忆:初恋的滋味
  29. 二十八 · 怒火的名字叫母亲
  30. 二十九 · 伤痕,终将被抹平
  31. 三十 · 第一部分 尾声
  32. 三十一 · 间幕:公主睡觉的时候,太阳在想什么?
  33. 三十二 · 第二部分 序章
  34. 三十三 · 不祥邀约
  35. 三十四 · 使命在召唤
  36. 三十五 · 水晶帝国
  37. 三十六 · 梦魇
  38. 三十七 · 启程
  39. 三十八 · 入侵警报
  40. 三十九 · 女王和女王以及女王
  41. 附录 · 女王名单(截止至第三十九章)
  42. 四十 · 传说
  43. 四十一 · 逃出生天
  44. 四十二 · 皇室大会——谎言与危机交织而成的前路
  45. 四十三 · 追忆:萝莉女王(划掉)交友记
  46. 四十四 · 真相大白
  47. 四十五 · 计划有变
  48. 四十六 · 终焉:第一部分
  49. 四十七 · 终焉:第二部分
  50. 四十八 · 终焉:第三部分
  51. 四十九 · 幸存
  52. 五十 · 新的开始
  53. 五十一 · 第二部分 尾声
  54. 五十二 · 间幕:不那么愉快的旅程
  55. 五十三 · 第三部分 序章
  56. 五十四 · 伤痕累累
  57. 五十五 · 母亲的忧虑
  58. 五十六 · 追忆:求婚时刻
  59. 五十七 · 马镇一天
  60. 五十八 · 老友相助
  61. 五十九 · 侦查任务
  62. 六十 · 敲响战鼓
  63. 六十一 · 幻形之灵:第一部分
  64. 六十二 · 幻形之灵:第二部分
  65. 六十三 · 曙光重现
  66. 六十四 · 尾声
  67. 完结感言 归档
  68. 附录 · 女王名单(截止至第一部结尾)
欢迎,此处是Accurate Balance——一个不会编故事、但想讲故事的小马——讲故事的地方。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长篇翻译】幻形之灵

————五十五 · 母亲的忧虑

- 分
sta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star_border
0 人评价
5
0% 4
0% 3
0% 2
0% 1
0%
字体调节: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发表于 7 天前 • 0人收藏 • 48人看过

五十五 · 母亲的忧虑    55 - Motherly Concern



难民营,午夜刚过,开战前两日



“所以,普通幻形灵们是从蛋里面出来的,但幻形灵女王是和小马一样,直接生出来的?”蝠勒迪米尔向面前的幻形灵确认道。



“没错。”索拉克斯(Thorax)点点头,“但小幻形灵出生后,都还要在茧里待上一阵子。”



“是这样。”和他们一同分拣货箱的飞星也说道。



幻形灵和小马们仍然在不辞辛劳地工作。尽管战争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难民营里还是一派混乱。受伤的精神不会那么快得到修复。



“大部分幻形灵都是在集中育婴室里孵化的,有的幻形灵选择让自己的孩子在更加私密的地点孵化,但育婴室还是最传统的选择。”索拉克斯接着说道,“我就是在育婴室里出生的,那时邪茧女王正好在场。”



“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些,飞星?”蝠勒迪米尔问道。



“我都没跟尤菲妮说过‘小宝宝是从哪里来的’,闲着没事给一位成年夜骐讲着个干什么?”飞星板着脸说。



“啊...有道理诶。”蝠勒迪米尔老脸一红。“你是叫,索拉克斯对吗?你在巢穴里是做什么的?”



“我以前是卫兵——皇城婚礼事件那天,其实我就在现场。”索拉克斯回答。



“‘以前是’?你为什么现在不干了呢?”



“就是因为那次,”他简短地回答,“那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但是...我一点也激动不起来。我相信友谊远比战争有效。说实话,如果邪茧女王是怀有恶意的,我可能会宁愿离开巢穴,到水晶帝国之类的地方去独自生活。”



说到这儿,索拉克斯的脸色阴沉下来:“但陛下一点都不坏,她很和善...对我们都很好,虽然有时候有些浮夸。陛下不该这样死去的。”



“我也这样认为。”蝠勒迪米尔歉意地说。



“先这样吧,我还在忙,恕我失陪了。”说完,索拉克斯便离开了。



“嗯,很高兴认识你。”夜骐对着幻形灵的背影点点头。



索拉克斯离开之后,蝠勒迪米尔转头看向飞星:“嘿,你注意到那孩子的魔法了吗?”



“是蓝色的。”飞星说,“我也发现了。和暮光女王一样,他的魔法颜色不是绿色的。”



“看来我没看错。”蝠勒迪米尔说,“我觉得索拉克斯是个好小伙子。”



“他是还不错,不过他不适合当卫兵,放弃是个正确的选择。”飞星说,“不过嘛,你是没见过他饿肚子时候的样子。”



“诶?饿肚子?”



飞星露出一个微妙的笑容:“一饿就嘴软,看谁都像士力架。”



蝠勒迪米尔偏了偏头:“士力架?”



“嗯。”飞星只说了一个字,得意地瞥了他一眼。



“好吧好吧。”蝠勒迪米尔决定不当好奇宝宝,“呀,麻烦来了。”



他看到一只小幻形灵,不对,两只,跑了过来,脸上露出微笑。



“你好,蝙蝠叔叔!你好,飞星叔叔!”浦璐璐停在他们面前,挥了挥蹄子。



“爸比!”尤菲妮也激动过头地嚷嚷。



“孩子们。”飞星宠溺地拍了拍女儿的头,“你们两个,玩的开心吗?”



两个孩子笑着点点头。



“那就好。浦璐璐,你姐姐在哪里?”飞星问道。



“我在这里。”索洛尼大口喘着粗气,追上了在前面疯跑的两个小妹妹,“我快要跑死啦。”



“至少算有点乐子。”蝠勒迪米尔幸灾乐祸道。



“确实。”索洛尼稍稍站直了些,“浦璐璐很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难得她有了个年纪相仿的朋友。”



“我们大家死定了啦!”蝠勒迪米尔故作夸张地说。



“你很搞笑诶,阿蝠叔叔!”尤菲妮大声港到他听到为止。两只小幻形灵一同傻乐起来。



蝠勒迪米尔翻了个白眼:“阿蝠是个什么操作?你是不是想尝尝蝙蝠坐飞机的滋味了?”



“好啊!”两个孩子故作无辜道。



“不过,你的标记确实是个蝙蝠嘛...”这回轮到索洛尼幸灾乐祸。



于是蝠勒迪米尔又翻了一个白眼。



浦璐璐突然抬起头,转向自己的新朋友:“有啦!我们去找龙珠女王(Queen Drago)吧!”



“她不是叫龙灼吗?”尤菲妮问道。



浦璐璐晃晃脑袋:“管她呢,我们可以去给她帮忙阿!”



“你们两个,不要给女王添——”索洛尼想要阻止,可惜已经晚了。



她咕哝一声,拔腿追了上去,以免这俩倒霉孩子把难民营给烧了。



蝠勒迪米尔轻声笑了笑:“这几个孩子倒还算开心。”



“恐怕也只有她们开心了。”飞星严肃地表示,指了指不远处的银甲闪闪和音韵公主。



“银甲在担心他妹妹。”蝠勒迪米尔说,“邪茧的死对她打击很大。”



“你不用分析这一点,别忘了,我们和陛下是心意相通的。”说着,飞星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好吧...那你知道暮光现在在干什么吗?”



“不知道。”飞星不快地说,“她屏蔽了自己的虫巢通讯,还在帐篷外面加了隔音法术,但猜也猜得出来陛下在想什么。”



蝠勒迪米尔叹了口气:“他喵的。”



“怎么了?”



夜间卫队长伸出一只前蹄,指向四周:“看看这些吧。前两天我还在水晶帝国,大家都活的好好的,谁承想,今天却成了这个样子。”



“那确实是惨痛的损失。”飞星沉重地说,“但这里是安全的,营地戒备森严,原雄不会来袭击这里。等过几天,一切安顿下来,情况就会好很多了。”



“但愿如此,”这是蝠勒迪米尔的回答,“但我还是会时刻把蹄子放在剑上,谨慎不会有错。”



“没错。”飞星赞同道,“我没能保护好上一位女王,但我绝不会再次失职。”



“这不是你的错,你当时和暮光一起,在对付一条巨龙。”蝠勒迪米尔安慰说。



“我明白。”飞星的语气强硬起来,“但陛下还是死了,我却什么也没有做。无论如何,我会为保护暮光,做些什么。如果有必要的话,我愿意为她挡下一发魔法。”



“你在这儿瞎立什么FLAG啊?”蝠勒迪米尔批判道。



“我是认真的,”飞星真诚地说,“这就是我的职责所在。”



“你可别死,我还想拉着你去喝酒呢。”



飞星叹了口气:“但愿还有那么一天。”



“还有哪一天?”盾矛和雪景出现在他们面前。



“喝得烂醉如泥的那一天。”蝠勒迪米尔得意地微笑,“高枕无忧,没有一堆破事等着解决的时候。”



“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撑过去吧。”盾矛说,“我们错过了什么吗?”



“只错过了和一只叫索拉克斯的幻形灵交谈的机会。”飞星说,“你们两个去哪里了?”



“我们算是走了运。我们本来预约的医生凑巧来了这里,所以他就趁着没有事,给雪景做了孕检。”



“这么巧?结果如何?”



“宝宝很健康。”雪景微笑道。



“那太好了,”蝠勒迪米尔祝贺道,“祝你们好运。不过嘛,为马父母可不是件小事,你们不如去找银甲取取经?”



“音韵或许会更合适吧,”盾矛开起了玩笑,“银甲满脑子尽是骚操作。”



蝠勒迪米尔笑了笑:“确实是这样。你们要准备睡下了吗?”



“我要睡了。”雪景说,“医生要我早点睡觉。盾矛还要晚一些。”



“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盾矛看了看四周,“我需要履行职责。”



“哇你真是好棒棒哦。”雪景先是故作讽刺,然后在老公的脸上亲了一口,“别忘了您还有身为丈夫的职责呢,卫队长阁下。”说完,她便离开了,只留下不知何时白脸变红脸的盾矛。



他缓缓转过头。飞星和蝠勒迪米尔看上去很是高兴。



“我去忙了。”盾矛尴尬地小声说。



-



塞雷丝缇雅和妹妹信步于营地外围,远处营地里的繁忙仍然清晰可见。但在远离营地中心的地方,夜晚依然寂静无声,只有偶尔传来的猫头鹰叫声。



“很难想象暮光会对你这样说话。”露娜说,“她很少说这么刻毒的话。”



“她说的都是真话,这真的算是刻毒吗?”塞雷丝缇雅问道,“我也曾经考虑过她说的那些事情。”



“谁也不是完璧无瑕的,而且我认为目光也不是真心要责备你。她能理解你的爱,也把你看做她的母亲,但她经历了太多...”



“我只是凑巧当了出气筒,我能理解。”塞雷丝缇雅叹了口气,“我只是觉得自己很无能为力,我想要帮助暮暮。”



“不妨让她自行消解吧。也许到了明天,她想通了,又会像往常一样惊天动地鬼哭狼嚎地来求你原谅她。你要知道,习惯是很难改变的。”



“也许吧,”塞雷丝缇雅说,“我只是很担心暮暮。她现在成为了女王,这意味着非常沉重的职责。”



“而且还有原雄。她们之间终将迎来一场决战。”露娜补充道,“但原雄胜算不大,暮光绝不是能轻易扳倒的对手。我自己都曾犯过这样的错误,那时我刚从月球上回来,以为自己能轻易打败眼前小小个的独角兽;结果下一秒我就倒在地上,力量全无。我相信暮光不会有事的。”



“不。”塞雷丝缇雅突然开口道。



“什么?”露娜困惑地问。



“我再也不会让原雄有机会伤害暮暮。先是那个刺客,再又是这次袭击...如果原雄再敢为非作歹,我一定要亲自消灭她。”



“命运难以改变。”露娜提醒道,“你或许能暂时阻挡原雄,但命运终将让她们进入最终的决战。”



“去他的命运!”塞雷丝缇雅喊道,“我要保护暮暮,命运什么的也不能阻拦我。”



“或许如此,命运的走向终究是可改变的。”露娜承认道,“但我们无法决定结果,因为我们也不是神。”



“我知道,”塞雷丝缇雅让自己的妹妹宽心,“世界上没有神,只有强大得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但无论如何,我也要尝试,为了暮暮,也为了我自己。我不能失去她,妹妹,我绝不能。”



“你对暮光的关爱,和我猜想的一样无以复加。”露娜说道,“但无论原雄最终要和谁决战,我相信都不远了。原雄处心积虑地做了这么多,她现在不会再隐忍了。”



“你觉得她会袭击这里吗?”塞雷丝缇雅问。



“她被仇恨与愤怒蒙蔽了双眼,但我想她还没有愚蠢到这种程度。她一定还有别的打算。”



“比如说呢?”



“这是个未知数。”露娜承认道,“一千年前的我选择直接和你对抗,如果是今天,我或许会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然后在你的早餐里下毒。”



“那真是谢谢你了。”塞雷丝缇雅讽刺道。



“幸好我当时那样天真。”露娜蹭蹭姐姐,想给她些许慰藉,“我沦为梦魇之月之后,是毫无准备地和你对抗;但原雄不一样,她计划了很久,一定还有计划。她会找上暮光,但我担心的是,她会用什么样的方式。”



“我们能做的,就只有做好万全准备,等着她出蹄。”塞雷丝缇雅说,“我会要求这里的小马国军队保持高度警惕,时刻准备作战;我还要从飓风要塞调派更多的增援。”



“我赞同。”露娜点点头,“我们最好再安排一些特工,用以处理国内的渗入者。”



“已经处理过了。”塞雷丝缇雅说,“我一得到消息,就安排了一次秘密的清扫行动,以防万一。”



“你能把一切处理到位就好。恕我失陪了,皇姐,我有事情要做。”



“事情?”塞雷丝缇雅并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梦境的世界并不会等着我,我需要加快工作才能赶上进度。”



“原来如此。晚安吧,露露。”



“晚安,缇雅,不必担心暮光的事情,我有办法处理。”



塞雷丝缇雅挑了挑眉:“办法?”



“办法。”露娜点点头,“我以后会解释。再见吧。”



“请对暮暮好一点。”塞雷丝缇雅说着,展开翅膀,飞向不远处的难民营。



“我可不像传说里那样不近马情呢!”露娜对着姐姐的背影喊道。



她摇了摇头,咕哝道:“夜之公主可不是白叫的。”



说完,露娜展开翅膀,飞向难民营,很快她便来到了自己的帐篷门前。她从自己的两名守卫之间走过,一进门便摘下了自己的胸饰,躺倒在床上。



她闭上双眼,点亮独角。等她再睁开眼睛时,已经身在一片星空般的空间里,身边到处是通往梦境的门扉,小马、幻形灵,以及其他会做梦的生灵的梦境。



但今晚,她不会在梦境领域中巡视,而是要找一扇特别的门。她要找的是一位需要帮助的朋友。



所有的门都消失了,正片虚无缥缈的星空中,只剩下了一扇门。那扇门设计简洁,只在上端画了一个大大的粉紫色六芒星。



露娜露出一个微笑,推开门,走进了暮光闪闪的梦境,准备迎接门后扭曲的梦魇。



---注 释---F o o t n o t e---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登录后方可回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