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希望本凋零于现实,但却最终植根于表达与概念的舞蹈中。”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长篇翻译】幻形之灵

五十四 · 伤痕累累

本章发表于 2019-02-12 • 0人收藏 • 236人看过 • 4,108字 • 1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五十四 · 伤痕累累    54 - Scarred



难民营,开战前三日



暮光闪闪女王一脸严肃地穿过难民营。看着依然一片混乱的营地,想到自己的子民正遭受煎熬,她便觉得肩上的担子前所未有地沉重。现在,她是巢穴的女王,再也没有母后给她提供帮助、建议和指引。她现在只能依靠自己。



母后的死,仍然压在她的心头,使她的内心源源不断地生出怒火。她原本满心祈盼着母后能从伤势中恢复过来:邪茧的体魄和意志一向都坚强至极,但那个时刻还是来到了。邪茧无力地躺在暮光的怀抱中,胸口的起伏渐渐减弱,呼吸的声音也不复可闻。那一刻,暮光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惊恐。那时还是公主的她喊来了医生,和他们一起努力,想要救回幻形灵女王。



终究还是没有结果。



尝试了几分钟后,主治医师也放弃了,他用沉钝的声音,宣告了邪茧的死亡时间。



暮光不愿相信这个结果,坚持要医生们继续抢救。她喊叫、她发怒,但无论她怎么做,现实都已无法挽回。



她的妈妈,邪茧女王,过世了。她死在了病榻上,而暮光无能为力。



暮光从没有觉得自己这么无能。



‘我要变得强大起来。’



她费了些功夫,但总算是找到了她要找的那位——龙灼女王。她还在协助主持局面,指挥着幻形灵和小马们东奔西走;尽管为邪茧的死悲愤交加,但暮光的幻形灵们依然维持着应有的专业素养。



一看到如今已和自己是同级的那位女王,暮光立刻转向,穿过马满为患的小道,走向那边,幻形灵和小马们纷纷为她让出道路。看到年轻的幻形灵出现,龙灼露出一个微笑。



“暮光公主。”她说道,“但愿邪茧早日康复。我刚刚同米 · 娅莫 · 卡登瑟公主进行了一场颇有收获的谈话,关于你在大会上的提议。”



看到暮光的脸色越来越差,龙灼的微笑很快烟消云散。



“暮光?”她稍稍抬高了点声音,“发生什么了?”



暮光深吸一口气,缓缓呼出:“不是公主了,我现在是这座巢穴的女王。”



龙灼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恐惧:“这是怎么回事?邪茧是个坚定的老顽固,不会轻易退位的。她伤得到底有多重?”



暮光只是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就足以说明一切。龙灼意识到了些什么,但她不敢说出口,心中仍然保留着几分期望。



虚幻的期望。



“龙灼...”暮光又开口了,“母后她...她过世了。她伤得很重,我和医生们都尽力了,但是...”她停了下来,已经无法再往下说半个字。



龙灼上下打量着年轻的幻形灵女王,渴望能找到哪怕一点欺骗的痕迹。她不在乎暮光为什么会在这种事上面说谎,而只是徒劳地寻找着。



毫无结果。



“过世了...”龙灼咆哮道,一双龙瞳扩大了些许。



年长的女王点亮了独角,把魔法倾注向边上一堆无辜的空木箱。她愤怒地破口大骂,木箱也在绿色的魔法中碎得连粉都不剩。



碎末在风中飘散。四周的幻形灵和小马们明智地决定回避暴怒的女王陛下,但暮光却不动如山,耐心地等着龙灼发泄怒火。



终于骂够了之后,龙灼站在原本是木箱的锯末堆上。她的呼吸依然沉重,但她的怒气已经暂时宣泄一空,逐渐理智了下来,把视线移回脸色平静如水的暮光身上。



“抱歉。”龙灼说,“我不应该这样发脾气。”



“我也没好到哪里去。”暮光回答道,“而且你失去了最好的朋友,我能理解。”



“但你失去的是妈妈。”龙灼反驳道,“我很抱歉,暮暮。”



“我也很想对母后这么说。”暮光垂下头。



龙灼叹了口气,原地坐下,回忆起她已经阴阳两隔的朋友来。



“跟你说一些事情吧。”她娓娓道来,“我还很小的时候,我的母后对我管的很严。从小,我只和她,还有侍从们接触,从来没有见过和我年龄相仿的小幻形灵,也根本没几个朋友。直到那一天,我第一次去参加皇室大会...”



暮光没有抬头看她,但她双耳高高竖起,于是龙灼接着讲了下去。



“我和她,当时都迷路了,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起。她说个不停,什么最初巢穴的历史啊,还有书的好处——你喜欢书,都是遗传邪茧的。”说到这儿,龙灼的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但我们还是很快就成了朋友。我总是期待着能快点去皇室大会,这样就能见到她。然后,我们长大了,时不时会自己安排见面。再然后,大约二十年前,邪茧怀孕了。”



暮光抬起头,看着龙灼。



“你绝对想象不到她——还有你父亲——有多高兴。”龙灼微笑着回忆,“当她不得不和你分离的时候,就跟天塌下来了一样。邪茧找到我,让我的密探帮她在小马国里为你找一个家,我们是一起选出的夜光闪闪和薄暮微光这对父母。她把你送走的那个晚上,我陪着她一起去的;直到离你们家还有一条街的距离时,邪茧坚决要独自送你去,说是要和你告别,所以我就躲在街边,等着她一起离开。”



“等等,”暮光打断了她的回忆,“那天晚上,你也在?”



“是这样的。”龙灼点点头,“她几乎把和你有关的事都跟我说过一遍,只有一件事例外,那就是为了和你重聚的侵略计划,她在事情发生前从来没有说过。”



龙灼将一只前蹄放在暮光的肩上:“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一直陪伴着你。就像是我至今——我曾经一直陪伴着邪茧。我会和你一起,让原雄付出代价。”



暮光感激地微笑:“谢谢你。”



“说说吧,”龙灼问道,“你准备对原雄做些什么?”



“你觉得呢?”



“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龙灼点点头。



“但在我复仇之前,我需要为我的幻形灵们找一个新家。”年轻的女王说,“我们稍后再说这件事,公主们会给我有关那个地下洞穴系的地图和资料。”



“她们跟你说过这事啦?你觉得呢?”



“目前看来没有问题。”暮光说,“但还不确定。”



“没错,不应该轻易下决定。”龙灼赞同道。“那现在呢?”



“现在,我需要睡一会儿。”暮光强忍下一个疲惫不堪的哈欠,“如果我站着都能睡着,那就完全帮不上忙了。”



“天色确实晚了。”龙灼看着远处即将落山的太阳,“我还不困,可以继续在这儿看着,等你休息好了再来接班。你经历了这么多,是时候休息休息了。”



“我同意。”暮光说道,走向她的帐篷。



“晚安,暮光闪闪。”龙灼在她身后喊道。



暮光消失在视线里,龙灼这才哀伤地叹了口气。但现在不是哀悼的时候,她需要继续工作,保护这里的难民们。为了邪茧。



然而,仅仅几分钟后,龙灼的工作便又被打断了。这次是小马国的太阳公主。



“塞雷丝缇雅公主。”她说,“有何贵干?”



“我在找暮光女王,您见过她了吗?”塞雷丝缇雅问。



“我刚刚见过暮光,但她已经准备休息了。”龙灼告诉眼前的公主,“她今天已经很累了。”



“我明白。”塞雷丝缇雅哀伤地说,“你也都知道了吧?”



“都知道了。”龙灼点点头,“我会找时间悼念我的朋友,但现在我还需要工作。”



塞雷丝缇雅点点头:“好吧,请允许我向你传达我的哀思。打扰了。”



塞雷丝缇雅从幻形灵女王身边走开,穿过依然马满为患的道路,走向暮光的帐篷所在的方向。



龙灼叹了口气,很快又继续忙碌起来。



-



暮光从守卫们之间走过,一进入帐篷便立即倒在床上。今天早上,她就是在这张床上醒来,只是那时邪茧还活着。



泪水不断地往外涌,枕头完全浸湿了。她想着自己失去的一切。



“为什么只有两年?”暮光喃喃道,“我们共同的时光就这么短暂吗?才两年...”



她听到帐篷被打开,然后是四只渐渐靠近的蹄子。



暮光知道是谁来了。除了她还会是谁?



塞雷丝缇雅在暮光的身边坐下,用同情和哀痛的眼神看着她。“暮暮,对不起,如果我来得再早一些,也许本不会这样。”



“不。”暮光摇摇头,扭过头看向塞雷丝缇雅,“这都是原雄的错,我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你愿意和我谈谈吗?”塞雷丝缇雅问道。



“不,谢谢你,但是...不要。”暮光拒绝了塞雷丝缇雅。



“暮暮...”塞雷丝缇雅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很愤怒,但不要让它控制了你的心。”



“你这是什么意思?”暮光忽然抬高了声音,“我妈死了,我不该生气吗?!”



“我没有说你不该。”塞雷丝缇雅安抚道,“但愤怒是很危险的,尤其是对我们这样的存在来说。天角兽和幻形灵女王在很多方面是很像的。需要我用露娜举例子吗?另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就是原雄,她被对你们的憎恨冲昏了头脑。”



“你...你拿我和她比?!”暮光从床上跳了起来,义愤填膺地瞪着塞雷丝缇雅啐道。



暮光愤怒的眼神、明晃晃的尖牙,让塞雷丝缇雅睁大了双眼。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和她不一样,暮暮。我只是举了一个例子,愤怒会改变我们。它现在就改变了你。”



“你没资格批评我,公主殿下。”暮光低吼道。



“暮暮?”塞雷丝缇雅的声音细若耳语。



“是你派了六个当时还没成年的孩子去解决你的问题。是你排挤你自己的妹妹,才害得她堕入黑暗,而你却让几个孩子去给你擦屁股!同样的一群孩子,你还派去对付无序。更不用说,你连自己的‘侄女’被幻形灵掉包了都看不出来!在我知道事实之前,我就满心怀疑,要是我当时提出了我的疑虑,我看,当时忙着操持婚礼的你,恐怕都不会相信我!”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当然会相信你!”



“哦,真的吗?”暮光丝毫不信地说,“那真是太麻烦您了,坐在您那高高的王座上面,还要处心积虑地,什么脏活都交给别的小马去干,维持您那德高望重、纯白无瑕的形象!”



“暮光,我...”塞雷丝缇雅微微颤抖起来,“我对此很抱歉。”



暮光咆哮一声,死死瞪着塞雷丝缇雅公主,心中的怒火愈发旺盛。



“您就只会说这个?”她不屑地轻哼一声,“您就只会‘抱歉’这,‘抱歉’那?好啊,我也很抱歉...真抱歉您居然不敢重复一遍您自己的那些丑事!”



“暮光,我只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情,一向都是这样。”塞雷丝缇雅严肃地说,“但我并不完美,也不是小马们曾经传说的那样,是什么无所不能的女神。我也只是小马。但我对你的关心,不比对我的子民们的关心少。我爱你,暮暮,我就像爱女儿一样地爱你,就像邪茧和薄暮微光一样爱你。我们都爱你。”



暮光一时沉默了下来。她睁大了眼睛。



但怒火不会轻易烟消云散。



“出去。”她低声说。



“暮暮——”



“不想死就滚出去!”暮光展开翅膀,露出尖牙,独角上有火花闪过。



塞雷丝缇雅向后退了两步,随后快步走出了帐篷。



暮光瘫倒在床上,用一个隔音魔法包裹着自己,嚎啕大哭起来。



-



塞雷丝缇雅踏出帐篷,努力想克制自己的颤抖。暮光从来没有对她这样说过话,但她能理解。暮光的心都要碎了,她的怒火需要找一个地方宣泄。



自己只不过是凑巧点着了火药桶。



至于暮光说过的那些话,塞雷丝缇雅自己也早有愧疚。但就像她说的,她终究也只是小马。



她最重要的职责还是需要履行。塞雷丝缇雅点亮独角,将最后一缕阳光沉入了地下;与此同时,露娜升起了月亮。



夜幕降临。



---注 释---F o o t n o t e---




ID313  陆马 #1
回复 五十四 · 伤痕累累

终于,暮暮终于把我一直想吐槽的东西说了出来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希望本凋零于现实,但却最终植根于表达与概念的舞蹈中。”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